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6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gngn
公爵 | 2009-2-11 22:24:22

阿貴是個普通高中生,她自己說的。

我們第一天認識時她這麼對我說。她會認識我就一點也不普通了,普通高中生哪會認識我。

那天為了搶業績,你知道我們同行(別忘了我是領路人)間競爭是很兇的,所以我提早到客戶的死亡地點,有一次就是太晚到客戶被一個討厭的清朝同行帶走了!氣死我也。

於是我到了那地方,一個植物人的病理醫院,三個小時後將有一個人會斷氣,那就是我的客戶。

不過我好像太早到了,所以到處閒晃。然後就認識了阿貴。

「坐下來啦,晃來晃去,礙眼!」

好久沒有人兇我了,我這不經兇的個性就乖乖聽話的坐下。等一下,我幹嘛要聽話,又沒有人可以看見我,那剛剛是誰兇我?

她看見我驚恐的表情笑了起來:「抱歉抱歉,原來你不是活人啊?我就是這樣,死人活人搞不清楚。很多人都以為我有自言自語的習慣。」我更驚恐了,不管活的死的你都隨便亂兇嗎?小姐!

然後她就自我介紹,我們就認識了。「這是我大舅,躺在那15-c的病房昏迷七年多了,」她指了指她左邊的中年男子,他正茫然的望著前方,她又指了指另一邊的一個兩歲小男嬰,「這是我大哥,兩歲時在家門口被卡車撞死。」

我一愣,「你大哥……」

她點點頭,「對呀,他死了我和我二哥才出生,大概只有我看得到他的關係才跟著我的。」好像很高興她大哥跟著她似的。

我都不知該怎麼接話了……人死了以後魂魄就該跟著領路人找孟婆報到,錯過了報到期限就會變成孤魂野鬼,然後在路邊亂飄,偶爾出來嚇個人這樣。

變成孤魂野鬼是不能回到我們那個世界的,想回去?成,找個法師來超渡超渡。我不是幹法師的,所以有個孤魂野鬼在我面前我可以假裝沒瞧見。

「我大舅是植物人…我和我媽每個禮拜都來看他,希望有天他會清醒。欸,我問你,他會醒嗎?」阿貴問。

這……我不是大夫也不是郎中我哪曉得。不過根據我多年經驗(不多  一百多年來著)植物人的情形是:魂魄在軀體尚未死亡的情況下就脫離了身體,然後徘徘徊徊回不去自己的身體,就這樣昏迷不醒。

「哦…你就看他自己個兒想不想回去吧。」我瞎講。反正她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看他這樣是不行了。」她看看她大舅的迷茫表情,嘆了口氣。



她立誓要成為畫家。當畫家要不少錢唷,我提醒她,沒見著那麼多的畫家把自己畫到餓死。她說她曉得,但想法不變。

她很窮的,就抱了本易經,跑去夜市擺攤算命。有一回我遇上她。

「你算塔羅牌拿易經做什麼?」這簡直莫名其妙。

「你也知道,人都是這樣,明曉得對方是騙人的你還是會忍不住過去被騙。」你還好意思講啊。雖然她講的也沒錯。

不久後她考上了美術學校,可喜可賀。反正夜市少了一個阿貴騙人,還是有人接替她的重責大任,繼續騙下去。橫豎這世上不乏人找騙就是。



我收到了阿貴的邀請函,她開的個人畫展,她是我認識的唯一一個還活著的朋友,當然要去看看。我翹班去的,被我老闆海k一頓,還扣我薪水。冤哪,比竇娥冤還冤。也就是翹了四個小時而已。

阿貴的畫展非常特別,全部都是人物肖像。我不是說人物肖像非常特別,而是阿貴畫的每張人物畫像都不是人!這麼說也不對,應該說她畫的都是好兄弟。

可想而知,她的畫展會場陰到那個不行。

「我的教授把我罵了一番,我同學也都沒來,好冷清。他們都覺得我怪怪的。哈哈。」阿貴抱著她大哥,笑著說。

才不冷清呢,這兒滿滿都是人,起碼都不是活人。

我倒是很好奇,她是怎麼找模特兒的。

她解釋道:「就路上隨便看到哪個抓哪個,不管美的醜的都要畫,東挑西挑沒辦法練好畫畫的。放心,殯儀館附近很多,農曆七月街上到處都是。」喂,話不是這樣講的好嗎。算了,人生在世,開心就好。阿彌陀佛。



沒想到這次的客戶居然是阿貴。

我不曉得這算不算情殺,阿貴就是被他男朋友肢解掉的。她男朋友是個醫大實習生,下手時充分發揮了專業技術,阿貴瞬間就斷氣了。

先不說她為什麼可以交的到男朋友(她還蠻漂亮的),我發現客戶是她時有震驚到。

「哇……沒想到是你。」她笑著說。這才是我要說的吧。

接客戶最怕遇到熟人,我就是這樣。

她是這麼說的:「我想繼續畫畫,拜託,我不跟你走。放我走吧。」

然後,我能怎麼辦呢,就放她走了。

然後,我就被我老闆追殺。差點沒死第二次。

我有問她:「你要畫畫?」

「嗯,我死掉後,第一件事不是詛咒我男友,而是想畫畫……你說奇怪不奇怪?」依我看,這在你奇怪的莫名其妙的人生中算一點都不奇怪了的。

想不到她對畫畫那麼執著,執著到有了形體。

「這很少見啦,一個人執念夠強的話就會這樣。」事後我的老闆一邊暴扁我一邊說。被他扁的要死,還要加班,沒人性。這在冥.勞基法裡居然是許可的,我一定要對閻羅王提出修憲法案。

「掰掰。」我能怎麼樣呢?我怎麼也不能樣,她還是我放走的,我含淚的和她道別。順帶一提,我會含淚是因為想到我的薪水。

顯然她以為我是為她而哭的,「我會幫你拉客戶的。」這對我老闆說去,看他會不會對我好一點。



後來,也有聽說阿貴的消息。他們管她叫冥畫師。他們說啊:(別問我他們是誰,要知道不管活著死者總有一堆亂嚼舌根的人)冥畫師帶著她兒子和一個畫箱到處旅行,冥畫師的畫可以驅邪,避兇,降魔什麼的。簡直把她當成觀音大士了。

那才不是她兒子呢,那是她大哥。我抗議著想。之後也有跟我老闆提到她一下。

「老闆,還記得嗎?那個阿貴呀。」

老闆一腳把我踹到天邊,「快去接客!」什麼接客,難聽死了。



不知過了多久,還是會聽到這樣的消息。

一個漂亮的女孩,走在黃昏時候的巷道上,她那淡到幾乎沒有的影子拉得長長的,一手提著畫箱,不時回頭望向她身後,好像她身後有個嬰孩似的。

一個年輕的女畫家,對著空無一人的亂葬崗,在畫布上創作著,她的畫裡有好多人,挺熱鬧。

也許,她現在仍在某條街上悠閒的走著,尋找她下一個看不見的模特兒。
請大家看帖要回覆唷~若不吝嗇請按右上方的感謝作者,我將用更大的行動來回饋各位^^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