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6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lifei200196
伯爵 | 2009-2-14 14:05:30

美學者從地緣戰略析中國為何不惜為台海一戰
0213_546642.jpg

本文摘自美國阿倫·沃克曼教授所著的《為什麼是台灣?中國大陸的領土要求下的地緣政治原理》一書

(美)阿倫·沃克曼 美國著名國際政治學家、塔夫斯大學教授 2007年曾出版《為什麼是台灣?中國大陸的領土要求下的地緣政治原理》(《Why Taiwan? Geostrategic Rationales for China’s Territorial Integrity》)一書

長弓 編譯

本文為《現代艦船-軍事廣角》獨家授權鳳凰新媒體軍事頻道稿件

為何台灣問題值得中國以戰爭方式解決?地緣戰略因素或許更值得深思。

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中國在處理其他任何方面的外交政策時,都有意識地對外營造以和平而非武力方式解決問題的形像,即便中國較大幅度地增加了國防開支,北京也一直在對外展示和平意願,希望消除外界對“中國威脅”的擔憂。然而,在處理台灣問題時,中國卻始終不放棄以武力影響或解決兩岸爭端,這顯然是一種反常情形。為何台灣問題值得中國以戰爭方式解決?中國最關注的安全威脅到底是什麼?在分析該問題時必須重構理論框架,只有從地緣戰略上入手,才能真正認清兩岸爭端的實質。

最重要的地緣戰略因素:橋頭堡

在1949年之前,中國統治者曾長期關注台灣,這種情況通常是中國與其他企圖占領或影響該島的國家之間鬥爭的產物。在中國歷代統治者中,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並非最先意識到了台灣作為中國戰略資源的重要價值。

歷史上,在中國與列強對抗的各個關鍵時刻,台灣要麼是列強在中國近海擴充實力進而侵略中國或對中國安全構成威脅的橋頭堡,要麼就是中國控制之下在東南沿海形成的領土安全屏障,成為防御外敵入侵的像征性或實質性堡壘。

自從海上力量成為東亞國際政治體系中的主要影響因素以來,台灣就一直具有關鍵性的戰略意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上世紀80年代起集中力量發展海上作戰能力的態勢,這或許標志著在21世紀初期會重現歷史上的戰略競爭,而這場競爭的參與者是擁有強大陸上作戰能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擁有強大海上作戰能力的美國。

目前,某些中國分析人士認為台灣具有特殊的地緣戰略意義。某些觀察人士認為,在敵對勢力控制台灣的情況下,中國大陸失去了可不受干擾地進入太平洋的平台。台灣正好處於這條關鍵通道上,中國大陸的水面和水下艦艇在台灣北部和南部海域將面臨部署於該島的敵對力量的襲擾。
0213_546648.jpg

東海艦隊的“現代”級驅逐艦

只要台灣仍處於中國大陸的勢力範圍之外,或出現更糟糕的情況(處於美國勢力範圍之內),它就會一直被視為美國指向海峽西部中國大陸的“凸出部”,以及美國借以包圍中國的據點。因此,當中國戰略和分析人士探討成為海洋大國所必須具備的能力時,使用了“衝出”這種比喻性的詞語,用以形容突破這種阻止中國拓展國力的障礙。

實際上,中國某些分析人士確信,美國之所以堅持為台灣提供防護,與該島所處的戰略位置具有重要關系。他們認為,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把台灣比作“不沉的航空母艦”,充分反映了台灣地理位置的重要性。例如,中國某位海洋戰略研究人士撰文指出,台灣“守衛”著西太平洋的關鍵通道。其他一些人士也認為,台灣是美國用於遏制中國的島鏈的組成部分。上述人士認為,只有台灣回歸中國,中國才能獲得直接進入太平洋的通道,擺脫在沿海地帶受制於人的困境,改善中國面臨的海洋戰略環境,進而確立海洋戰略優勢。從這種意義上講,台灣對於中國大陸具有“通往大海門戶”的重要意義。與其他學者一樣,上述人士也把台灣描述為美國“不沉的航母”,並在美國的全球戰略中發揮了相應作用。他們指出,美國采用了“以台制華”的戰略。

《人民日報》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以不無焦慮的語調指出,台灣是美國在西太平洋可以利用的潛在基地。美國利用台灣可有效控制東北亞至東南亞以及中東的海上交通線。因此,美國將台灣視為“不沉的航母”。還有文章指出,冷戰結束後,第一島鏈和第二島鏈不僅並未消失,反而在某種程度上還得到了強化,並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工具。該文作者認為,“打破這根鎖鏈”的關鍵在於台灣。這種觀點似乎獲得了廣泛認同。

另一位中國學者認為,美國、日本和台灣在冷戰結束後不斷發展相互之間的密切關系,這種關系的特點之一就是利用台灣作為遏制中國的“籌碼”。例如,復旦大學一位教授(中美關系問題專家)在《環球時報》上撰文指出,美國和日本建立軍事合作框架的目的在於遏制中國,而且對台灣問題也產生了影響。他認為,美國和日本於2005年2月發表的聯合聲明中強調,以和平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是美日“共同戰略目標”,這種表態的目的在於抵消中國大陸對台灣不斷增大的影響力,確保台灣仍處於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之下,而不是倒向中國大陸。

自1979年以來的絕大部分時間裡,中美關系在許多方面都呈現出合作與競爭共存的態勢。然而,在台灣地位問題上,中國則明確表示,美國既不能向台灣提供政治支持,也不能利用台灣損害中國大陸的利益。中國雖已不再像上世紀50和60年代那樣強烈譴責美國協防台灣的行徑,但也未對此保持沉默。雖然中美關系的摩擦因素可能不僅僅限於和台灣主權相關的問題,但這種摩擦確實具有地緣戰略的內涵。
0213_546649.jpg

中國海軍039型潛艇編隊

中國的海權與台灣

上世紀80年代,中國大陸逐漸開始關注擴大“戰略縱深”,進而御敵於海岸線之外的問題。這種形勢從側面反映了中國軍事實力不斷增強的事實。中國處於調整過程中的軍事原則也開始從多個角度關注國家安全問題。畢竟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與繁榮使其越來越依賴於以海運方式提供原材料和運輸進出口商品。這種形勢促使希望成為海洋大國的中國努力發展海上作戰力量,不僅要擔負保衛中國海洋主權的任務,而且要保護中國的遠洋運輸船舶。顯然,中國目前已認識到,持續的經濟增長在某種程度上依賴於海權。由此,中國開始大力建設強大的海軍力量,這種情況在以前數百年間都很少出現。

在某些外國觀察人士看來,作為中國發展強大海上作戰力量計劃的組成部分,解放軍當前的改革、現代化建設、武器裝備采購和訓練的主導思想是為近期可能發生的台海衝突作好相應准備,它對解放軍的相關決策具有最重要的影響力。實際上,一些觀察人士根據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來收集的證據認為,解放軍的既定戰略是:部署一支能在短期衝突中擊敗台灣的作戰力量,同時又能作為反介入力量阻止美軍干預或遲滯美軍抵達戰區並協防台灣。有跡像顯示,中國正在打造一支在第一島鏈具備制海權的海軍力量,這將使中國能更加有效地在東部海域實施防御行動,同時又可挫敗對手阻止中國艦船進入海上交通線的圖謀。中國可能還制定了在第一島鏈東側至第二島鏈之間的海域實施“海上阻截”的計劃。

中國在2004年頒布的《中國國防白皮書》中聲稱,在繼續重視陸軍建設的同時,“加強海軍、空軍和第二炮兵建設,謀求作戰力量結構協調發展,提高奪取制海權、制空權及戰略反擊的能力”。所謂“制海權”,實際上就是海上作戰力量實現最高目標的同義語。中國大力發展海上作戰力量的意圖進一步凸顯了台灣問題的重要性。台灣在地理位置上與大陸相當接近(相距約100英裡),這使中國大陸更加清醒地認識到該島的戰略價值。直到上世紀90年代初,台灣一直被視為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它必須與大陸實現統一,從而確保中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中國未來要發展成為繁榮與安全的海洋大國並實現國家統一,台灣回歸大陸便成為關鍵性的地緣戰略因素。例如,時任解放軍軍事科學院政委的溫宗仁上將把國家統一描述為“對打破某些國際勢力以封鎖手段破壞中國海洋安全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打破這種封鎖能夠體現中國的海洋發展戰略。我們只有突破這種封鎖,才能實現和平崛起。”

中國的另一些海軍專家也高度強調了台灣的戰略重要性。例如,一位解放軍海軍專家認為,只要台灣問題不解決,中國保衛海疆的能力將一直受到制約。更確切地說,中國的安全挑戰主要來自海上。他強調,台灣具有極高的戰略價值,中國如能收復台灣,將獲得更大的“戰略縱深”。他認為,中國的海防力量受制於“第一島鏈”的封鎖,因此無法超越該封鎖線的限制並實施有意義的防御行動。唯一可行的防御行動是依托海岸線實施淺海防御。由於作戰行動在中國的“大門口”實施,因此沒有多少回旋空間可用於奪取作戰主動權。台灣應該成為中國的防御門戶,但如果事態惡化,它也有可能成為敵人攻擊中國的跳板。
0213_546643.jpg

中國海軍陸戰隊新型兩棲殲擊車

這位專家基於對國家領土的傳統認識,認為必須統一台灣。他指出,自古以來,台灣都是中國理想的出海通道。如果擁有台灣,那麼太平洋對中國而言就是一片開放海域。台灣本身是“第一島鏈”的關鍵一環。大陸與台灣統一後,中國將突破“第一島鏈”的封鎖,中國軍隊能將防線向東延伸至太平洋,從而更好地保護中國沿海和內陸地區的安全。到那時,台灣海峽將成為中國軍隊在南北方之間輸送部隊和補給的安全和便利的通道。他在描述更為廣闊的前景時指出,一旦統一 大業完成,台灣北部的釣魚島及其周邊海域將處於中國的火力防護範圍之內。而從台灣向南,將使中國海岸防御力量與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之間的距離大幅度縮短。

對於中國從霍爾木茲海峽經由印度洋和馬六甲海峽到北太平洋的海上交通線而言,上述構想也可視為中國雄心勃勃的保護計劃的組成部分。該計劃關注的問題之一是確保能進入台灣以北的中國東海以及該島南部巴士海峽的咽喉要道。如果中國收復了台灣,就可在這兩處咽喉要道、台灣海峽以及台灣以東的海上交通線上占有絕對優勢。如果不具備安全進入這些咽喉要道及海上通道的能力,中國對外依賴程度不斷提高的貿易運輸活動就極易遭受敵方攻擊(包括封鎖)。

中國的和平崛起與台灣

此外,如果無法使台灣回歸祖國,將被視為影響中國大國地位的不利因素。北京航天航天大學國際戰略研究所的張文木教授是這種觀點的有力倡導者,他認為,台灣問題目前仍然體現為中國與美國之間的海權競爭。如果中國失去台灣,隨後將會失去南沙群島。失去這兩個地區,則意味著中國將完全失去大國崛起的基本能力。因此,對台灣的主權宣示,絕不僅僅是中國內部大陸和台灣之間的矛盾,台灣問題更具有戰略上的重要性。

在中國的地理認識中,台灣被視為東南沿海的“屏障”,台灣海峽成為整個沿海地區防御的症結所在。在一篇文章中,台灣被描述為“東南的鎖鑰”。該文作者認為,台灣與海南共同構成“雙目”,並與位於浙江東北沿海的舟山群島一起形成了以台灣為中心的戰略“犄角”。這三片領土結合在一起,很自然地構成了“品”字形的有利作戰態勢,由此形成的海防態勢“足以為中國六個東南沿海省市構成有效防護”。

台灣被視為控制著西太平洋島鏈的戰略“咽喉”地區,它是距大陸最近的支撐點,也是東海和南海的分界線。因此,“台灣(包括台灣海峽)是保衛中國大陸的防御前哨,也是中國南北海上交通線以及中國海洋安全區域的樞紐,與維護中國海洋權益和領海安全息息相關。”

另一篇文章認為,一旦兩岸最終實現統一,“中國軍事力量可再次利用台灣作為軍事基地,推進至太平洋的海空前沿。”台灣被描述為具有“橋梁和跳板”的潛力。中國大陸通過控制台灣及台灣海峽,也能“挫敗敵對勢力封鎖中國的圖謀。”解放軍海軍和空軍由此可“部署至西太平洋海域的縱深,切斷美國在太平洋建立的‘前沿戰略鏈環’,鉗制東亞地區並控制日本與東南亞之間的海上生命線。”
0213_546651.jpg

台灣海軍陸戰隊的AAV7兩棲突擊車

張文木撰文指出,中國在亞太地緣政治中的核心問題是台灣問題,不僅事關中國的主權,而且與中國的海權和全面現代化密切相關。他的觀點與中國其他一些人士的相關論述相似。雖然目前很難判斷這種觀點對中國高級領導層的影響有多大,但它確實代表了某種值得認真研究的思想認識。張文木認為,台灣是中國在太平洋的前沿基地以及實現海洋利益的手段之一。如果兩岸實現統一,中國將能完全突破美國在西太平洋封鎖中國的島鏈,這種態勢的重要意義甚至比美國擁有夏威夷還要重要。如果兩岸實現統一,中國將能在台灣東北側對日本形成鉗制作用。在南側可與海南島一起保護南海諸島,並為通過馬六甲海峽的中國船舶提供有效的安全保障。此外,中國的統一進程與實現海權的進程相重合,因此兩岸統一至關重要。如果沒有台灣,將無法保證南沙群島的安全。如果說南中國海的地緣政治關鍵因素是馬六甲海峽,那麼中國對南沙群島擁有主權是實現海權利益的最重要問題。作為大國,中國將不可避免地要擁有自己的海上基地。如果釣魚島和台灣回歸中國,將有助於強化中國在東北亞和東南亞的安全利益。

上述觀點在中國軍方某些知名專家中也得到了呼應。例如,軍事科學院的彭光謙少將探討了台灣對中國大陸的戰略重要性。他認為,台灣是中國跨越太平洋並走向世界的重要基石。它作為重要的戰略區域,不僅影響國家安全和統一,而且還影響中國的對外開放、貿易關系以及原油等能源運輸。台灣處於中國與國際反華勢力、分離主義勢力及恐怖勢力對抗的前沿。如果容忍“台獨”,將形成“多米諾”效應,為其他分離主義勢力實施分裂活動提供借口,由此將造成難以想像的後果。因此,中國絕對不能妥協。反對“台獨”和維護統一,也事關中國的國際地位、形像、影響和權威。在國家分裂的情況下,中國的國家尊嚴難以得到有效的維護。因此,台灣的地位與中國的國家安全密切相關,台灣處於中國與國外“反華勢力”對抗的“前沿”。彭光謙還高度關注“台獨”勢力為其他分離主義勢力提供“榜樣”的問題,他得出以下結論:台灣問題的解決將除掉中國和平崛起的最後一塊“絆腳石”,有助於中國以“大中華經濟圈”的強大綜合實力參與全球競爭,進而從根本上改善中國的國際戰略和安全環境。台灣是有助於中國和平崛起和國家統一的一艘“航空母艦”。

總之,台灣問題並非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爭端那麼簡單。中國領導層認為,台灣問題具有更加重要的戰略意義。中國堅決反對台灣獨立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特有的態度。自17世紀以來,中國大陸的統治者始終將台灣視為絕對控制的範圍,而且由於台灣靠近大陸海岸線,它一直受到敵對勢力的嚴重威脅。在過去400年中的某些特定時刻,中國統治者可能已得出下述結論:如果中國無法控制該區域,那麼它將被其他國家所控制,而這些國家幾乎肯定與中國缺乏共同利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看法與這種一脈相承的地緣戰略認識相吻合,這可能有助於解釋為什麼中國會在台灣問題上不惜發動一場戰爭。(《現代艦船-軍事廣角》2008年刊載文章)
0116_534794.jpg


0116_534836.jpg

金門的台軍炮兵陣地
0116_534801.jpg


0116_534797.jpg

去年12月,馬英九觀摩台軍陸上操演。
0116_534833.jpg


0116_534834.jpg

去年10月,金門守軍的203毫米榴彈炮進行射擊操演。
0116_534880.jpg


0116_534881.jpg

進行作戰訓練的台灣特種部隊
0116_534883.jpg

0116_534884.jpg

去年12月,馬英九參觀漢翔公司,並視察了新型“翔升”戰鬥機。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