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10 19:08:01

通常有兩種人能夠取得成功,一種把成功當成追求,另一種被生存逼迫,不成功就成仁。而剩下的那些人,則只能碌碌一生。

  到現在為止,我覺得,生存是一個人首先要面對的事情。

  生存是一個人首先要面對的大部分人和我一樣,沒有一個有錢的爸爸,因此在大學畢業之後,需要自己去找工作。首先是要能夠自己養活自己。

  以後結婚了,大部分人也和我一樣,沒有找到一個家財萬貫的老公,兩個打工仔加在一起,開始為自己的小日子謀劃起來。要買房子,有了孩子,就要為孩子上學打算……大部分人的生活就是這樣。我的生活也是這樣。

  我還記得自己剛剛到深圳的日子。那段日子,讓我真的明白了什麼叫作生存。

  因為母親的關係,大學畢業之後,我到深圳去了,放棄了在外資公司的工作,在母親的公司幫忙。母親所謂的公司,其實就是那種皮包公司。我和母親還有她的幾個帶著發財夢來到深圳的親戚,也算是她公司的員工一起,在深圳的一棟民房裡,每天忙忙碌碌,和形形色色的人碰面。用母親的話來說,生意就是這樣碰出來、談出來的。

  我的母親在我四歲的時候,就在我的生活當中消失了,然後在我十八歲的時候又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對於少女時期的我來說,母親在我的想像裡,是一個神秘而又親密的人物。於是當她說,希望我大學畢業之後,能夠到深圳幫忙的時候,我毫不猶豫地去了。

記得當時我的父親什麼都沒有說,他總是這樣,每當我要決定做什麼事情的時候,他總是什麼也不說,即使之後我碰得頭破血流地站在他的面前,他還是什麼都不說。

  我還記得那個夏天,我提著一個箱子,來到母親既是辦公室,也是住宅的地方。母親的第一句話是,你怎麼穿得這樣不好看。那一天,我穿的是一件簡單的白襯衫,和一條長長的花裙子。母親總是嫌我長得不漂亮,因為在她的眼中,我這樣很難找到一個有錢的男朋友。看上去還非常年輕的母親對我說,在外人的面前,不要說我是她的女兒。這年頭,一個女人要做生意,要在這裡混下去,不要讓人家知道年紀,不要讓人家知道婚姻狀況會更加劃算。

  當時的我,真心誠意地想,這個從來沒有和我生活在一起的母親,她曾經歷過多麼艱難的日子,我應該幫她。於是我答應了。

  接下來的日子慢慢讓我開始明白生活的艱難。在我房子的對面,是那些來自湖南的打工妹的集體宿舍。每天到了吃飯的時間,看到她們很多人都是端著一碗白飯,就著一瓶辣椒醬,津津有味地吃著。

  而我們的生活也不富裕。我發現,我的母親什麽生意都做,只要能夠賺到錢,哪怕只是一點點。雖然請別人吃飯的時候,她總是搶著埋單,但是在家裡面,每頓飯總是節省到只有一個素菜、一個葷菜。

  不過我的母親是那種哪怕口袋裡只有兩塊錢,也要在別人面前裝得像一個百萬富翁那樣豪爽的人。直到現在,兜兜轉轉,她還是在用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我的母親經常會突然消失一段時間,於是房東就會找我來要房租。她的這些親戚每天都要開飯,曾經有一天,我的口袋裡面只剩下兩塊錢,看著他們,看著這個地方,我真的想哭。因為我不知道,這兩塊錢用完之後,明天如何生活下去。

  母親消失的時候,我必須自己賺錢支撐這個家,同時也是支撐我自己。靠著同學的關係,我接到了一單禮品生意。我還記得我和我的同班同學一起,跑到別人的廠里和別人談判。不過他們很快看穿了我的底價到底是多少,這個合同簽得有點灰溜溜。不過好歹有點錢賺,我心裡面已經算是很滿足。

  還有一次,我母親不知道從哪裡拖來一百箱飲料,從東北運到了深圳,而她自己卻不知去向。我手忙腳亂地找了一個倉庫把這些飲料存放起來,但是開始為倉儲費發愁。

  面對這一大堆我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的飲料,我和同學一起,推著自行車,開始一家店一家店地推銷。

  求人真的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情,要面對別人毫不留情的拒絕,或者是那種干脆不願搭理的樣子。現在回想起來,還好那個時候年輕,剛剛走出校門,反而能夠承受這些東西。如果是現在,我真的很難想像自己,還能不能像那個時候一樣,去做這樣的事情。

  結果,就這樣,在炎熱的天氣裡,有一天下午還下著雨,我們的自行車倒在地上,一箱子的飲料從後座上面摔了下來。那個時候,一剎那我感到一種絕望,覺得自己不可能做成任何事情。我知道我的那個同學那時候一定和我有著同樣的感覺。

  不過幸運的是,我們的這種軟弱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我記得,我們扶起自行車,繼續一家一家推銷著我們的飲料。

  最後,我記得,終於有一個好心人被我們感動,於是我們又賺了一點錢,可以解決一大幫人一個月的生計問題。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個月的時間,很快我發現,原來我和我的母親對於生活的價值觀、生存的方式實在有太大的區別。

  我的母親總是拿一些她身邊的年輕女孩給我舉例。誰誰誰嫁給了一個有錢的老頭,誰誰誰嫁給了一個港商,或者是誰誰誰做了二奶,而她獲得多少多少的房產。

  在我母親的眼裡,錢才是最重要的,無論如何也不要和錢過不去,因為只有足夠的錢才能夠生存。

  但是我不這樣看。我覺得,如果真的愛上一個人,那個人很有錢,倒也是不錯的一件事情,但如果只是為了錢卻並不值得。

  我們鬧翻了,從此我和她斷了來往,但是對於當時的我來說,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上海,於是我要在深圳從頭開始。

  為了生活,開頭的幾個月,我什麼工作都做過。酒店服務員,倉庫管理員,還有國有企業的每天閒著沒有事情做的老總秘書。換工作的原因,最主要還是工資問題,因為要租房子,要應付日常的支出,因此那個時候,選擇工作的首要標準是工資是不是高。直到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進入了一家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從此我的生活重新走上了軌道。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如果我沒有選擇來到深圳,沒有跟著我的母親的話,我會像我的不少同學那樣,幾個月下來,在外資企業已經有了不錯的表現。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好像浪費了半年的時間。但是現在回想起來,我真的要感謝我的母親,感謝在深圳的這段日子。

因為在這段日子裡,我看到了那麼多在生活底層掙扎的人們如何生活,我也接觸到了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人物,他們做著不同的事情,有的人循規蹈矩,慢慢尋找著機會,有的人用不正當的手法,希望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賺到最多的錢。但是他們最初的出發點都是一樣,為了生存。

  在這段日子裡面,我也體驗到了,很多時候為了生存,必須有足夠的勇氣和韌勁來面對這個社會中的人和事。

我的那個同學,我們在深圳一起待了一個月之後,他回到了自己的老家——湖南的一個偏遠縣城,他說過,他的理想是要進電視台工作,之後我聽說,他在縣城的電視台主持少兒節目。後來我們失去了聯絡。

  八年之後,當我們在北京再見的時候,他已經是珠海電視台的一名編導,而我則成了鳳凰衛視的一名記者。他告訴我他用了五年的時間,從縣城走進省電視台,然後又隻身來到珠海,從一名編外人員成為電視台的正式員工的整個過程。他說,深圳的那段日子,教會他,如何在艱難的時候,勉勵自己一定要走下去。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