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4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米滷蛋切一半
侯爵 | 2016-8-11 03:57:22

扣!扣!在走廊間響起的聲音。

一名男學生站在學生之間最敬畏的場所----學生輔導室的門前。

「進來」從房間內傳出來的聲音。

男學生打開輔導室的門,然後馬上看到輔導室裡的兩位女性。

其中一位坐在房間的深處、另一位則坐在桌子的對面--比較靠近門的一邊。坐在裡頭的女性--許敏萍一臉生氣的樣子、而靠近手邊的女學生--陳誼禎則是一臉無辜地看著這裡。

「打擾了」

男學生緊張地發出生硬的聲音、然後進入進入輔導室裡面。這個房間除了門口以外沒有其他的出口、門一關起來就成了一間密室。

男學生朝著誼禎的旁邊走去、然後在誼禎旁邊的坐了下來。無聲的沈默。然後首先打破沈默的是敏萍。

「知道為什麼會被叫來這裡嗎?」

「不知道。請問我是為了什麼而被叫來這裡的呢?」對於男學生。他的確沒有想到會被叫到輔導室的理由。

「真的嗎?」

男學生的眼睛有意無意地瞄向在坐旁邊的誼禎。

誼禎一句話都沒說,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做錯什麼事而在那邊低頭懺悔。

「恩、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而被叫來的呢。完全想不到理由」

「喔。或許是吧。你的確是沒有犯什麼錯。不過--」說著敏萍朝著坐在男學生旁邊的誼禎望去。

誼禎似乎感受到那股視線吧、亦或是怕男學生吧、身體突然像是被嚇到般的顫抖著。

「你是不是對陳誼禎做什麼事」聽到這句話,男學生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看著誼禎。

「陳誼禎現在是我被催眠了。除了我之外、她還被用了外行人不懂的方法來催眠。就算是現在也感受到那股惡意。然而不管怎問她都不能好好的回答。」

「所以說」、說到這裡敏萍再度望向男學生。「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

「為什麼認為是我?」聽到男學生的回答。

敏萍嘆了一口氣:「那是因為....」說著、手指發出響聲。坐在男學生身旁的誼禎突然發抖了起來。

「我發誓..永遠愛著並且服從..我..發誓..永遠愛著..並且..服從..」

誼禎像是壞掉的錄音機般的開始重複著同樣的話。面無表情、一臉茫然的樣子。

「雖然很不想這麼做。但是陳誼禎的樣子也太過於奇怪了..」稍後又嘆了一口氣的純再度看著男學生。

「如果是一般戀愛之類的話語我也不會特別感到怎樣、但是、現在這又是什麼?」眼神中散發出的敵意朝著男學生刺去。只是、對於敏萍的眼神男學生完全不在意、他回頭看著敏萍。

「真是的。只會給我添麻煩・・」聽到男學生口中的細語,誼禎的身體突然震動了一下。但是只有這麼一瞬間而已,很快的又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般的重複著相同的話。

「那麼、妳要對我怎麼樣?退學嗎?」

「的確、最終應該是這樣。可是在這之前你先把陳誼禎恢復原狀。我現在的話還不會把你交給警察的」

「這麼說的話、也就是還沒報警吧。」男學生的眼神筆直的瞪著敏萍。敏萍也不服氣地回瞪回去。

「你也想讓我陷入催眠之中? 我也算是有研究過心理學的,要讓我陷入催眠狀態可沒這麼簡單」

「是嗎?不過..妳的眼睛不是已經無法移開我了嗎?」

「想使用誘導術是吧、這可不行喲。我眼睛現在還是能簡單的移開的說」雖然這麼說著、敏萍的眼神卻還是沒有移動。

「那為什麼不看其他的地方呢?這不就是已經不能移動了?」

「誰知道你會趁我移開視線時會做什麼?」敏萍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的如此回答道。那個樣子完全沒有空隙、印證著敏萍的回答。

「真厲害、看來跟誼禎她們完全不同。不過難道老師你不會覺得很累嗎?我發現老師眨眼的次數變多了喔。你看、又來了」男學生擺出不在乎的樣子對敏萍說道。事實如此,敏萍眨眼的次數的確是增加了許多。

「看、眨眼的次數越來越多了。眼睛累了吧?看,又來了」在敏萍再次眨眼的同時,男學生說了「看」。

「看」「看」「看」現在在男學生說「看」的同時,敏萍又眨了一下眼。看來敏萍已經快被男學生的催眠術給捕獲了。

「眼睛已經感到很沈重了吧?張開眼的話不是很累人嗎?很累的話那就閉上雙眼吧」

「你在..說什麼。我一點都..不會累喔!」眼睛已經快要閉上同時又馬上強迫睜開的敏萍。她的語氣已經沒有先前那個激烈、不過敏萍也似乎沒有發現這件事。看著如此般的敏萍、男學生嘴角上浮出笑容。

「那麼、老師的眼睛已經無法睜開。慢慢的慢慢的閉起來。看」男學生如此肯定的說著。隨著話的引導、敏萍的眼睛漸漸地闔起來了。

「就算想抵抗也沒有辦法。不管老師怎麼想、老師的眼睛已經閉起來了。看」

「為..為什麼..」反抗著敏萍的意志、在男學生話語的催促下、敏萍的眼睛閉了起來。

「看、老師的眼睛已經完全閉起來了」聽到男學生的話、敏萍的眼睛已經完全地緊閉在眼瞼之下了。

敏萍的眼瞼在那邊抽動著。男學生迅速地靠近敏萍、然後在耳邊細聲說道。那麼、老師還是對我保持警戒是吧」

「恩..」

「恩、因為現在老師不知道將會被我做什麼。所以對我正站在背後的事情感到很害怕也是沒辦法吧。那麼老師為了掙脫而站起來吧。來」如此說著、男學生用手敲了一下椅背。同時、敏萍像是被什麼彈到般的站了起來。

男學生對已經站著的敏萍悄悄地說「現在老師已經站起來了。不過仔細看看。老師所站的地方的四周什麼都沒有。除了老師所站的地方以外都是懸崖。在這種地方老師的身體完全不能保持平衡。瞧、身體向左邊傾斜了」

隨著男學生所說的話敏萍的身體向左邊傾斜過去。然後像是為了抵抗似的敏萍身體向右邊使力。

「現在身體又向右邊傾斜了。」原本已經向右邊傾斜的敏萍。現在又往左邊抵抗。如此的重複著、放著在那邊想辦法取得平衡的敏萍、男學生朝向還在重複同樣話語的誼禎望去。

「發誓永遠愛著與服從..我..發誓..永遠愛著並且服從..我..發誓..」

「呼....」男學生嘆了口氣、然後從口袋間拿出腳踏車的鑰匙往誼禎伸去、接著把鑰匙像是要開門般的轉動著,誼禎突然停止發出聲音。

「在我叫妳之前就保持現在的樣子。」然後男學生馬上走回到敏萍身邊。敏萍正往右、往左、往前、往後的、四面八方不規則地搖晃著。

「老師。像現在這樣搖搖晃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下去很可怕是吧。感到恐怖也沒辦法。不過如果被我抓住的話就不會覺得那麼可怕了喔」於是男學生將手向敏萍伸去、但是敏萍卻還是顫抖著拒絕了男學生的觸碰。在這之間敏萍的身體還是持續的搖晃著。


「是嗎。可是阿、對一個人類來說,像現在這樣不知道何時會掉下去而感到十分害怕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如果變成人偶的話就不會覺得可怕了喲。因為人偶完全沒感覺嘛。所以如果不想被我抓住的話那就變成人偶吧。

看、老師正在變成人偶了喲。。看、老師已經變成人偶了」說到這裡、男學生走到敏萍的身後、把剛剛敏萍坐的椅子調整好。

「像這樣站著一個人偶很奇怪吧。現在老師已經不需要站著了。就這樣坐在椅子上吧。」男學生一說完、敏萍馬上順勢地坐到椅子上去。然後、手跟腳無力般的往下擺、宛如線被切斷的懸絲傀儡般。半開的嘴間飄逸著妖魅的氣息。

「現在老師已經變成了人偶,什麼事都不用去想了。不管是誼禎的事、我的事、或是自己的事情。已經不用去想了。人偶只能被操縱而已。看、什麼都不能想了」然後、男學生拿出先前對誼禎使用的鑰匙讓敏萍看。

「聽好了喔。這是老師的鑰匙。雖然老師的心中的門平常的鎖閉著、但是只要把這個拿給老師看的話,不管在什麼地方就會回到現在的狀態、是的,回到人偶的狀態。那麼、暫時先將老師的心中的門鎖起來吧」說著、男學生像是要將鎖上門似的轉動鑰匙。緊接著、敏萍的眼神恢復了生氣。

「你做了什麼..」雖然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但敏萍也沒辦法馬上理解全部的狀況。男學生再次的轉動起鑰匙、敏萍的身體馬上失去力氣地靠在椅背上。

「老師是一個人偶。人偶一定有主人的喲。如果沒有主人的話人偶就會被當作垃圾丟掉。老師不想變成那樣吧。所以呀、我來成為老師的主人吧」男學生先從敏萍身邊離開到教室的入口處將門給鎖住之後又馬上走回敏萍身旁。

男學生緩慢地朝敏萍的嘴吻去。接著用舌頭來玩弄著敏萍的舌頭。一邊發出啾啾的聲音、一邊把自己口水流向敏萍的嘴裡。然後、男學生從敏萍的嘴唇離開並說。

「那麼、將留在口中的口水喝乾淨吧。這樣的話我就是老師的主人了」咕嚕、咕嚕的敏萍的喉嚨動著。現在男學生確定敏萍已經把自己口水給喝乾了。

「那麼我現在已經是老師的主人了。當然、已經是人偶的老師是無法反抗身為主人的我喔。那麼。老師,關於誼禎還有我的事情還有其他人知道嗎?」

「只有我知道而已。今天我讓陳誼禎陷入催眠狀態之後就馬上叫你過來了」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男學生重新觀望著敏萍。平常讓學生感到恐懼的輔導老師敏萍那毫無防備的姿態、男學生面無表情的吞了一口氣。哼。男學生的臉上浮出笑容。

「老師。站起來」敏萍隨著男學生的聲音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取而代之坐在椅子上的是男學生。

「老師。你知道口交嘛?」然後敏萍背對著男學生點頭著。

「那麼老師。現在幫我口交吧」敏萍馬上回過頭來並且跪在男學生的腳邊。就這樣什麼話都沒說的直接將男學生的西裝褲及內褲給脫下、開始吸著男學生的性器官。

從上到下細心地舔著。口中留著的唾液、用舌頭盤繞著棒子。敏萍的手則是為了給予刺激的觸弄著睪丸。

到嘴巴深處之前先輕輕的含著、然後像吸塵器般一口氣用力吸住。

「嗚....!」敏萍一點喘息都沒有地動著、然而、在敏萍默默地效勞之下男學生的性器官立刻地堅硬起來。

一邊發出啾、啾∼的聲音、敏萍的頭一邊前後的移動著。那個樣子就像是機器一樣一點猶豫也沒有。

緊緊地咬住牙齒的男學生。他的臉上透露出即將要射精的表情。棒子像陶醉般的震動著、每根腳指頭都宛如感受到針刺。

「嗚」男學生將敏萍的頭移開。瞬間、男學生的精液飛濺到敏萍的臉上。是想到已經完成讓男學生射精的命令吧、敏萍停下了動作。

在佈滿精液的姿態下,原本像鬼一般的輔導老師的樣子的已經完全消失了。男學生從敏萍身旁離開、在整理好褲子之後往誼禎那邊走去。

「來、誼禎。看看老師。你看、那邊有誼禎最愛吃的精液喲。現在已經受不了了吧。快去舔乾淨吧」聽到這句話之後誼禎緩緩地站起來。搖搖晃晃的、然後站穩腳步往敏萍走去。

在敏萍面前誼禎彎下膝蓋讓兩人的眼睛達到同樣高度。接下來、誼禎伸出舌頭開始舔起敏萍臉上的精液。

看著將下巴、鼻子、頭髮、臉頰、然後細心的舔著覆蓋在敏萍臉上的精液的誼禎。還有受到誼禎用舌頭舔遍整個臉上卻完全沒有動作的敏萍。兩人的樣子看起來淫靡極了。

在確認誼禎完全處理掉敏萍臉上的精液之後、男學生對誼禎使用了『鑰匙』。 

然後讓誼禎在旁邊等候著、回頭望向敏萍。

「老師、從現在開始老師心中的門開始關起來了。不過就算老師心中的門關起來、在老師心中的深處還是記得我是主人。所以在老師心中的門關起來的時候還是不能違抗我、也完全不能做出對想傷害我的事情。那麼、老師心中的門要關了喲」像先前做過的一樣、在敏萍的面前轉動鑰匙。就這樣敏萍眼神又回復了光輝。敏萍啪嘰啪嘰的眨著眼睛。然後回想起剛剛的事情。「你快讓陳誼禎恢復原狀」

「老師妳不用在意這件事」男學生用尖銳的眼神盯著敏萍。剛剛的那句使得敏萍說不出話來。

「老師請妳去調查在其他老師之間有關於我評價。如果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的話、請幫我好好解決一下」男學生說完、就帶著誼禎走出輔導室。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