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510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11 10:58:50

黃蓉無慘一: 海外荒島 (上)

酣鬥中黃蓉忽然向前疾撲,反手擲出鋼針,歐陽克揮衣擋開,黃蓉猛然竄上,舉蛾眉刺疾刺他右肩。歐陽克右臂折斷,使不出力,左臂穿上待要招架,黃蓉的鋼刺在手中疾轉半圈,方向已變,噗的一聲,已插進他的傷臂。黃蓉心中正自一喜,忽感手腕酸麻,噹啷一聲,鋼刺掉在地下,原來腕上穴道已被點中。歐陽克出手迅捷之極,見她轉身要逃,左臂伸了兩伸,已將她左足踝上三寸的「懸鍾穴」、右足內踝上七寸的「中都穴」先後點中。黃蓉又跨出兩步,俯面摔下。歐陽克縱身而上,搶先將長衣墊在地下,笑道:「啊喲,別摔痛了。」黃蓉這一跌下去,左手鋼針反擲,以防敵人撲來,隨即躍起,哪知雙腿麻木,竟自不聽使喚,身子離地尺許,又復跌下。歐陽克伸手過來相扶。黃蓉只剩了左手還能動彈,隨手一拳,但在慌亂之中,這一拳軟弱無力,歐陽克一笑,又點中了她左腕穴道。這一來黃蓉四肢酸麻,就如被繩索縛住了一般,心中自悔:「剛才我不舉刺自戕,現下可是求死不得了。」霎時五內如焚,眼前一黑,暈了過去。歐陽克柔聲安慰:「別怕,別怕!」伸手便要相抱。忽聽得頭頂有人冷冷的道:「你要死還是要活?」歐陽克大吃一驚,急忙回頭,只見洪七公拄棒站在洞口,冷眼斜睨,這一下只嚇得魂飛魄散,叔父從前所說王重陽從棺中躍出、假死傷人的事,如電光般在腦中一閃,暗叫:「老叫化原來裝死,今日我命休矣!」洪七公的本事自己曾領教過多次,可萬萬不是他的對手,驚惶之下,一掌下意識反手打向洪七公。

洪七公萬萬想不到自己挺著最後一口氣,歐陽克居然還敢反擊,功力全失的洪七公哪裡可以抵擋這一掌,掌風印在洪七公的胸口上,好大一股勁力將洪七公打到山洞的牆壁,洪七公嘴角噴出了鮮血,內傷更甚,貼著洞壁緩緩地倒下去了。

歐陽克大吃一驚,本以為自己即將命喪洪七公掌下,想不到色膽包天加上本能性的反擊,居然拆穿了洪七公的偽裝。歐陽克連忙點了洪七公跟黃蓉周身大穴,躍出了洞口。歐陽克輕功卓越,沒幾下就在附近山壁折了不少藤蔓,在兩人穴道解開之前用藤蔓將洪七公五花大綁。


對黃蓉,歐陽克愛到骨子裡,自然要好好享用佳人,他一向自視甚高,對不屈從的女子往往百般挑逗,令對方無法抗拒後委身於他。黃蓉是第一個他用強的對象,朝思暮想了許久,無奈她一顆心老向著那個蠢笨無比的郭靖,每每令他想到之後氣結。


沒兩下歐陽克就把黃蓉全身衣服解開,最忌憚的軟蝟甲也已經卸除,褻褲也除去,現在黃蓉身上只有一件淡黃的肚兜包著窈窕的身材。黃蓉雖還是少女,但這幾年在江湖奔波後身形逐漸長成,尤其肌膚白裡透紅,身上還有少女獨特的幽香,歐陽克親近後聞的心神俱醉,連忙用藤蔓將黃蓉的兩手綁在身後。


過了半響,黃蓉幽幽轉醒,沒想到自己身上除了肚兜之外沒有一絲片縷,看著雙手被緊緊地綁在身後,歐陽克壓在自己身上親吻自己的身體,不禁驚駭莫名,不斷扭動身體逃離。本想馬上咬舌自盡,卻發現自己牙關的穴道被點,酥麻無法用力。歐陽克冷冷地看著黃蓉,眼角瞄著不遠外的洪七公說道:「你若不希望你師父被拋去海裡餵鯊魚,就好好的侍候本爺,你自己想想,願意的話就點頭,不願意的話就搖頭。」說完立刻跳到洪七公的身邊,往肚子就是一腿,洪七公重傷後神智未清,哪禁得住這樣的折磨。不禁悶哼一聲。


黃蓉眼看歐陽克要對洪七公不利,急忙點頭,歐陽克此刻大喜,撲上去抱著黃蓉親吻細嫩的肌膚。黃蓉此刻又羞又氣,自己還沒被靖哥哥溫存的肌膚一寸一寸被歐陽克褻玩,臻首轉過去臉上留下兩行清淚。歐陽克知道黃蓉尚未屈從自己,不禁使出渾身解數,挑逗愛撫黃蓉處子之身。


歐陽克邊舔邊撫摸黃蓉溫潤的身子,從俏臉,到細細髮絲的後頸,到圓潤的肩膀與背,同時手還不安分地撫摸著肚兜內精巧的雙乳,黃蓉又癢又麻。沒多久,歐陽克就把黃蓉身上僅剩的肚兜給脫下來,邊揉邊舔著黃蓉秀氣的乳頭。黃蓉的乳頭是淡淡的粉紅色,此時含羞待放,可惜撫摸她的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郭靖,想到這裡黃蓉淒苦更甚。


馭女無數的歐陽克對尚未經人事的黃蓉,身體的每一寸反應都在他的掌握中,在輕輕的舔了雙乳後,歐陽克用舌頭打轉撩播黃蓉雙乳的蓓蕾,黃蓉忍不住瑤鼻輕呼一聲,一種從未經歷過的反應從乳房傳來,忍不住隨著歐陽克的舔弄發出了微微的呻吟。身體也隨著微微顫抖,乳頭也明顯變硬。


歐陽克知道黃蓉身體已經開始動情,除了繼續輕揉著舔弄黃蓉的雙乳之外,手也不安分的往下撫摸,中指輕柔的揉著黃蓉的下體,此時黃蓉反應更為激烈,雙手被綁在身後的身體不斷扭動,想離開歐陽克的輕薄,但歐陽克就好比水蛭一般吸著他的乳房,同時好幾根指頭不斷撫摸著黃蓉的玉貝。


直到歐陽克用手指輕輕地戳進去下體時,一種混和著快感與疼痛的感覺刺激著黃蓉,歐陽克輕柔著用手指滑過會陰、下體與後庭,黃蓉忍不住搖著頭:「不要啊,那�髒」黃蓉心裡悽慘的叫道。但歐陽克只是更若有似無輕柔著撫摸,黃蓉豐腴結實的臀部與大腿不斷隨著撫摸緊繃著。


黃蓉雖隨著洪七公習武,但練武卻淺嚐即止,沒有用心,尤其是馬步這類的基本功遠不如郭靖紮實,但也因此黃蓉的腰腿有著習武女俠的苗條纖細,卻不會因此肌肉結實,歐陽克先前欺淩過許多女俠,多半是肌肉結實之輩,看到黃蓉軟硬適中的肌膚不禁大喜過望,雙手開始不安分的大力揉著黃蓉的臀部。其後又把黃蓉的臉朝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黃蓉此時不知道歐陽克想做甚麼,眼中露出驚懼的表情,歐陽克大手一揮,啪的一聲,黃蓉白裡透紅的臀部瞬間就浮現幾條打屁股的指痕。黃蓉吃痛,不斷地搖頭掙扎。「蓉妹妹,這是逞罰你一直不甘願的接受本爺的追求。」說完歐陽克繼續用大掌或輕或重的打著黃蓉的屁股,黃蓉連小的時候犯錯黃藥師都捨不得責罰,何況是現在全身被剝光趴著讓歐陽克打屁股?她羞憤交加,眼淚不斷地湧現。


歐陽克在打了數十下之後,將黃蓉擺成狗趴的姿勢,雙膝跟肩膀著地,黃蓉此時眼神呆滯地看著山洞前面的牆壁,歐陽克身體衣服一除,將黃蓉大腿一分,堅挺的男根就靠近著黃蓉未經人事的花徑。


黃蓉是個古靈精怪的少女,雖然黃藥師完全沒教她關於男女人事相關的知識,黃蓉偶爾也知道撫摸自己的下體會有莫名的快感,然而直到現在她寧願自己逃脫眼前的困境,只能無助的祈禱老天開眼,自己能逃離歐陽克這個賊子的狎弄。


然而事與願違,黃蓉感受到一根粗大火熱的物事靠近自己的下體,在頂開花徑的同時,黃蓉只有屈辱的感受到下體逐漸撐開的痛苦,歐陽克不慌不忙,他就是要好好征服黃蓉的身心,好讓她從此之後遠離郭靖,變成自己的禁臠與胯下性奴。於是歐陽克慢慢的讓黃蓉適應粗大的下體,同時不斷的用下體頂弄黃蓉的陰核,一股強烈的刺激讓黃蓉忍不住失聲尖叫。


在黃蓉已經全身顫鈄,春情勃發之後,歐陽克殘忍地往前一挺,撕開了黃蓉的處女封印,黃蓉此時全身疼痛如雷擊,活像一根燒紅的鐵棒烙著自己的下身,下身也流出絲絲鮮血,歐陽克此時充滿著征服的快感,挺動著粗大的陽根不斷抽差黃蓉嬌美的臀部。黃蓉痛的想用牙齒咬住嘴唇,然而被點穴的嘴巴卻酥麻無力,只好隨歐陽克的抽差發出嗚嗚的慘叫。歐陽克此時就是要淩虐嬌俏的黃蓉,每次抽差都一棒到底,黃蓉的大腿不斷的往內縮,想要抵擋歐陽克的入侵。

歐陽克哪會不知道黃蓉的企圖,用雙腿把黃蓉的玉腿強制頂開,每一次都直接撞擊黃蓉初經人事的子宮,黃蓉感到下體又痛又麻,偶爾還會傳來一種不可言喻的妙感,抽插了半響,黃蓉忍不住前後搖著腰跟屁股,想讓快感更強一點好壓過疼痛。當黃蓉隨著抽差搖擺豐滿的翹臀時,歐陽克知道此時她已經完全動情,用雙手大力的剝開黃蓉的雙臀,下體不斷的往前面頂著,另外大拇指也戳進去黃蓉的後庭。


黃蓉此時除了下體之外,後庭傳來強烈的疼痛,她忍不住頭轉過去,淚眼汪汪的看著歐陽克求饒,歐陽克看著黃蓉楚楚可憐的求懇神情,心神為之一盪,但此時歐陽克朝思暮想的美人在自己身下嬌喘,哪會憐香惜玉,大拇指戳的更進去。黃蓉為了要抵擋後庭的撕裂,下體收縮得更厲害,歐陽克此時是加倍的快感,喉頭也發出跟野獸一樣叫喊的聲音。歐陽克在抽差一陣之後,兩隻大手往前抓住黃蓉的俏乳,大力的抓握著,同時用手指抓捏幼嫩的奶頭,黃蓉感覺自己的乳房跟下體同時被淩虐,既疼痛又心傷。


淩虐了兩刻鐘,彷彿是過了一輩子這麼久,黃蓉只能在歐陽克身下發出低沈的呻吟,此時她感覺進入自己身體內的陽根脹大了些許,之後一股熱流射進去自己的下體,黃蓉全身發抖,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歐陽克此時看著黃蓉全身赤裸,下體還帶著絲絲混和血跡跟陽精的分泌物,想到自己已經得到朝思暮想的俏佳人,不禁大感快慰。功力十足的他,沒兩下精神就恢復過來,看著地上的黃蓉思索怎麼進行下一步的調教。


黃蓉無慘一: 海外荒島 (下)


約莫過了兩柱香的時間,黃蓉悠悠轉醒,張開眼只看到歐陽克在自己身邊欣賞自己一吋一吋的玉體,黃蓉此時有如出水芙蓉,香汗淋漓,肌膚透著紅潤,美艷不可方物, 下體混雜著陽精與絲絲鮮血緩緩流淌而出,歐陽克方才用近乎強暴的方式淩虐撻伐著黃蓉,剛破身的黃蓉根本還沒體會到人事的快感,有苦於自己啞穴被點,黃蓉下意識翻轉縮起了身子,夾緊了雙腿,雙眼惡狠狠的瞪著歐陽克。


「蓉妹妹,是我不好,妳實在長得太美了,跟天仙一樣,我一時忍不住就跟你做夫妻了,你看,在這荒島上,甚麼人也不會有,咱倆在這裡做夫妻不是挺好的嗎?」說完歐陽克右手一伸,解開黃蓉的啞穴。有洪七公當要挾的把柄,歐陽克已經不擔心黃蓉會自尋短見,現在他處心積慮希望軟硬兼施,讓黃蓉對自己服服貼貼。


「呸,你這個下流鬼,竟敢用卑鄙的方式玷汙我的身子,改天我向爹爹說,看他不把你千刀萬剮?」黃蓉好不容易可以開口說話,杏眼圓睜,恨恨地看著歐陽克。想到自己清白的身子本該在洞房花燭夜交給靖哥哥,忍不住臉上兩行清淚又落了下來。


「蓉妹妹,妳已經是我的人了,相信你爹爹也會為我們高興,叔父跟令尊同列五絕,妳跟了我,也不算埋沒妳,本少爺會好好疼愛妳的。」歐陽克溫言勸撫黃蓉。「況且,我們身在荒島,妳上哪找妳爹爹去?妳師父我會好好照顧,不用妳擔心的。」說罷歐陽克起身往洪七公走去,想把他叫醒。


「等等,你…你想對我師父做甚麼?」黃蓉甚怕歐陽克對洪七公不利「你把師父移到另一個地方吧,我…我不想師父醒來看到我這個樣子。」黃蓉深怕洪七公轉醒發現自己已經被歐陽克強暴而自責,加上現在自己赤身裸體,也實在沒臉面見師父,不禁語氣放軟稍微懇求歐陽克。


歐陽克正求之不得,他等著好好調教黃蓉各項房事之道,有個洪七公這個破爛乞丐大剌剌的在旁邊,豈不大殺風景,不如藉此賣黃蓉這個人情「蓉妹妹既然這麼說,我就先帶七公他老人家到外面散散心了」說完歐陽克抱起洪七公,腳步一點飛出了山洞口。


把洪七公放在樹下,確認身上的藤蔓綁得很紮實之後,歐陽克三步併兩步的回到山洞裡,此時黃蓉用盡全力將身體翻滾到山壁,全身畏縮著瞪著他。


「蓉妹妹,本少爺雖然不是甚麼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不會憐香惜玉之人,你好好聽本少爺的話,我保證不會對你師父不利,但如果你不聽從的話,或者是有逃跑的念頭的話,本少爺也不敢保證甚麼了,妳自己想想」歐陽克冷笑著說道。


黃蓉想到自己已非清白之身,加上靖哥哥在海上生死未卜,心裡唯一懸念的只有爹爹跟師父兩位老人家,想說橫豎豁出去了,量這個賊子覬覦自己美色,應該不會對師父不利,加上自己身無片縷,雙手被反綁,周身大穴又被點,即便聰穎如黃蓉,一時半刻也實在找不出逃脫的方法。只好半區半就,委屈的說「好,只要你不傷害師父,我聽你的便是。」


這句話在歐陽克耳中聽來,真是恍如仙樂,雙手勁如疾風的在黃蓉身上解穴,但卻不把背後的雙手解開,黃蓉急著叫道「為什麼不放開我的雙手?很痠麻呀!」歐陽克答道「抱歉了,蓉妹妹,在確認妳是不是真心的跟了本少爺之前,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其實以歐陽克的身手,他根本不擔心武功弱上一大截的黃蓉會逃跑,只是純粹喜歡征服難以追求黃蓉的感覺而已。


歐陽克把黃蓉拉了起來,黃蓉腳步一個蹌琅,起身的時候牽動剛開苞的下體,不禁吃痛輕哼了一聲,跪了下去,黃蓉年幼天真,又不解男女之事,實在很難想像歐陽克還有甚麼花招對付自己,歐陽克寬了寬長袍跟褲子,把那跟雄偉的陽根挺到黃蓉嘴邊,黃蓉愛潔,看到上面混和自己處子鮮血跟歐陽克陽精的肉棒,嚇得花容失色叫道「你…你做甚麼?」


「不是才說要聽我的嗎?怎待現下就反悔?」歐陽克哪會不知黃蓉的反應,此時他好比抓到老鼠的貓兒,不斷玩弄戲耍著嬌俏清純的黃蓉。「爺教你怎麼討好男人,妳可還有得學著呢,不過你天資聰穎,我看不需要我花太多時間。」歐陽克說完兩手錮著黃蓉的頭,將俏臉拉向自己的下體。


「嘴巴張開,不然有妳苦吃的」歐陽克說完手下一伸,擰著黃蓉的乳頭,黃蓉痛極慘叫,一根又腥又臭的肉棒就插進自己嘴巴裡。此時黃蓉才知道自己愚笨的可笑,這男人有千百種方法讓自己生不如死,無奈為了師父,無論如何得先逃出生天。


歐陽克此時感受到自己的下體被暖暖的口腔包覆著,舒服的難以言喻,開始捧著黃蓉的頭前後開始抽插,黃蓉此時口中腥臭難當,嘴巴漲的滿滿的,不斷頂向自己喉頭的肉棒,讓自己難過的忍不住邊流淚邊作嘔。


「識相的就別用牙齒咬,要多用舌頭頂,妳要快點解脫就多學著點」歐陽克邊抽插邊跟黃蓉說著,黃蓉天資聰穎,即便是男女之事,抓到了要領後,也學得很快,為了盡快逃避眼前的痛苦,只好委婉的配合,邊吸吮邊用丁香小蛇纏繞著嘴裡的凶器,嘴裡滿是腥味。


「喔…蓉妹妹,妳果然一點就通,聰明伶俐,我真是沒看錯妳,喔…」在黃蓉曲意配合下,歐陽克此時下體傳來一陣陣不亞於開苞時的快感,尤其黃蓉靈巧的小舌或頂或纏,或舔或吸,即便歐陽克久經花場,也要專注心神才不會繳了械。此時歐陽克每次都粗暴的抽插著,肉棒上腥臭的痕跡已經被黃蓉嘴裡的唾液清潔好


歐陽克最後實在受不了了,抓著黃蓉的頭往前猛力一頂,黃蓉哪知歐陽克的用意,想說盡力配合好解脫,沒想到喉嚨裡一股腥臭的熱流射出來,在呼吸困難的情況下黃蓉差點翻起了白眼,「嗚~~~~嗚~~~~~」喉頭也不自覺的抽搐著。

在歐陽克獸慾得逞之後,身下的肉棒逐漸變軟,黃蓉此時實在受不了了,臉趴在地上乾嘔。「蓉妹妹,這只是個開始,以後我還有很多床第之事可以好好教妳呢,哈哈哈哈哈哈…..」


極度羞憤,嘔吐加上呼吸困難,黃蓉一口氣喘不過來,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歐陽克探探鼻息,知道黃蓉身體無恙,看著嘴角流出絲絲精液,歐陽克不禁得意的笑了出來。


接下來數十日,除了打獵讓黃蓉烹調,順便照顧功力全失的洪七公之外,歐陽克每天玩弄著黃蓉嬌美的肉體,黃蓉的表情從一開始的羞憤,堅毅,到逐漸變得麻木,荒島之中根本無法逃脫的痛苦,讓黃蓉一度放棄求生意念,諷刺的是,自己的身體卻一天天對歐陽克的褻玩反應更敏感,而本來清秀窈窕的身材,現在彷彿是被灌溉施肥後了花朵一樣變的更嬌豔,舉手投足不但更有少婦的嫵媚感,乳房更是變大了不少,原本嬌小如少女的臀部也逐漸變得豐滿,這些自己身體上的變化,黃蓉心裡十分反感,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好過一日算一日。


另外,由於遲遲等不到郭靖,黃蓉大概心知肚明,知道靖哥哥能活著來找她的機率也越來越低,只要有機會出洞口,黃蓉總忍不住遠眺海面靜靜地流淚,祈禱奇蹟的出現。而歐陽克則以黃蓉的生命威脅洪七公就範,每天更是在洪七公練氣到一半的時候點個穴,讓洪七公一直處於氣血沾滯的狀態,功力回復非常有限。


歐陽克也沒好到哪裡去,除了張羅島上的生活大小事之外,荒島生活實在相當的無趣,所以除了溫存之外,歐陽克也變相玩弄黃蓉得更厲害,黃蓉最痛苦的是歐陽克為了怕自己逃走,連解手都要在旁邊觀看,黃蓉雖師承黃藥師,輕世俗禮教,然而畢竟還是一個姑娘家,被人當寵物一樣在旁邊觀看自己大小解,這個人又是奪去自己清白的賊子,心理的淒苦,一度讓黃蓉想自我了斷。


另外一個黃蓉痛不欲生的是綑綁跟抽打,歐陽克不知有甚麼本事,把藤蔓用的爐火純青,除了用藤蔓把自己用各種方式綑綁起來褻玩外,偶爾還用藤條抽打自己的身體,偏偏總要在黃蓉動情之後,用藤條或輕或重的鞭打黃蓉的臀部、腹部跟背,讓她求懇自己插入。黃蓉不是被反綁,雙手吊起來,大腿分開倒吊,就是被無盡的花樣給玩弄,痛苦之餘,黃蓉無奈的身體也慢慢適應這種夾雜痛感與快感的床第之歡。


歐陽克時而溫柔,時而粗暴狂亂的虐待,層出不窮的花招讓黃蓉心力交瘁,況且戰場還是自己不斷變敏感的身體,有一日,歐陽克點了黃蓉四肢穴道,五花大綁,餓了兩日,只給著清水,黃蓉飢餓難當的求懇著「求…求你給我點東西吃吧」可歐陽克總是不理,直到第三日,當黃蓉渾身無力的趴在地上時,歐陽克餓虎撲羊般的撲上餓的奄奄一息的黃蓉,三兩下把她的身上衣服脫掉,然後用手指開始溫柔的按摩著黃蓉的後庭,黃蓉恍恍惚惚間感到下體一陣異樣的感覺,但自己又餓又累,實在沒力氣掙脫,歐陽克看準黃蓉此時無力抵抗,褲子一脫,粗大的陽根就往黃蓉的後庭頂進去。

黃蓉此時驚怒交加,感覺到下面一股不亞於破身的痛楚,撕裂開自己的後庭,不由得發出陣陣淒厲的慘叫,歐陽克哪管那麼多,頂開後庭初時的緊窄,歐陽克開心的長驅直入,並開始抽插,歐陽克看著自己粗大的下體,狂暴的頂開黃蓉精巧的後庭,豐滿的臀部前後搖擺顫抖著,征服慾望更盛,體弱的黃蓉此時哪堪的起如此撻伐,心裡不斷叫苦,只希望這頭野獸盡快得逞獸慾之後饒了她。


「饒…饒了我吧…不要啊…疼…停…停下來吧…」無論黃蓉如何求懇,慾火中燒的歐陽克哪裡會輕易放過,除了更使勁的抽插之外,雙手也不斷的撫摸黃蓉全身,黃蓉除了後庭疼痛之外,竟意外的發現在歐陽克愛撫之下,自己的身體即便在疼痛中也有快感,無奈中只好自己放鬆身子,隨著歐陽克擺弄。


抽插了半響,看著黃蓉從一開始的抵抗,到後來無奈的順從,歐陽克一股獸慾越來越高漲,後庭的緊窄跟黃蓉先前被開苞的下體相仿,不禁一股腦地把所有陽精全部射入黃蓉的後庭中。黃蓉只感到下體一陣灼熱,一股熱流射入自己的屁股中,之後半軟的肉棒緩緩的退出自己的身體,眼淚又不自覺得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下滑。


至於還漂流在海上的郭靖,此時渾然不覺自己心愛的蓉兒被玷汙著,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了。


<第一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