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生活都市]

你插錯了

[複製連接]
查看: 28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feeling9887
男爵 | 2016-8-11 23:00:41

去年5月的時候,舅舅新開了一家餐館,委托我到鎮上的勞務市場招幾個服務員。鎮上的勞務市場並不是很大,人也不多,大多是一些農閒時準備打臨工的人,我轉了幾圈,並沒有看見合適的人選。服務員嘛主要是要招小姐,可是這裡的丫頭不是太難看 就是老的可以當我媽了。

  當我正準備明天來碰碰運氣的時候,突然發現在角落裡有一個身材和長相都不錯的姑娘,仔細看看大約已經有25、6歲了,當服務員雖然大了點,總也勝於沒有 吧。

  我上前問她是不是想找個工作,她看上去是第一次外出打工,有點怯生生地點了點頭。這時我看見她豐滿的身材和秀麗的容貌突然有了種新的想法,於是我並沒有說出我的真實意圖,只是慌稱開了家服裝店,需要一個人站櫃台。她看我斯斯文文的樣子,有了點信任感,便問我一個月能給她多少錢,我說:“一個月基本工資 400元,管吃住,如果生意好的話,還可以拿到提成。”在我們這個經濟並不算發達的地方,能出到這個價錢已經是很優厚了。果然我看見她眼睛一亮,神色中有種抑制不住的興奮。她答應馬上就跟我去服裝店看看。

  在回去的路上,我看看天色已近傍晚,就建議抄一條近路,翻過前面的一道小山梁就可以到了,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在那道山梁的小樹叢中有一個廢棄的國民黨時期修建的小碉堡,小時候我就經常在這裡捉迷藏。路上我挑了些有趣的話題和她閒聊,了解到她姓劉,今年27歲,是臨近省份一個貧窮小山村裡的人。我對她說: “你比我還大2歲,我以後就叫你劉嫂了。”她笑著答應了。

  看看離那個小碉堡只有十幾步遠了,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也沒有,我突然一把勒住勒她的脖子,用小水果刀在她的面前比劃勒兩下,惡狠狠地說:“不許出聲,否 則一刀宰了你。”

她嚇的花容失色,驚惶地說:“你不是要找一個站櫃台的嗎?你騙人!我沒錢,再步放手,我就要喊了。”

我把鋒利的刀鋒在她的臉上來回地劃動,威脅著說:“敢喊,就讓你變成大花臉,一輩子沒臉見人。”我一面說,一面劫持著她走向那個小碉堡。

碉堡裡又小又黑,裡面有一股潮濕難聞的氣息。

  一進入小碉堡,我就放開了她,說:“只要你老老實實地讓我玩上一回就放了你,不然家裡人就得給你準備骨灰盒了。”到了這步田地,劉嫂只能按我說的辦了,她 慢慢地脫去了上衣和長褲,雙手護在胸前。我走上前去,拉開她的雙手,把她的一對肥大的奶子握在手裡使勁地揉搓著。

我把她脫下的衣服鋪在地上,讓她躺在上面,分開雙腿,然後便壓了上去。

  這哪裡象十在非禮,簡直就是一對情人在偷情,一切都在無聲中進行。她顯然是生過孩子,陰道很寬,插進去一點也不費勁,稍一用力,便已直沒至根,並不是很舒服。好在她的淫水很多,只插了幾下,淫水便湧了出來。我這個人有個特別的嗜好,就是很喜歡聞女人的臭襪子味,我一面非禮著她,一面脫下她腳上的布鞋,把她 穿著白色棉襪的腳湊到鼻子前聞著。

  這個少婦罪起碼有好幾天沒換過襪子了,襪底部已被腳汗染成了黃褐色,一股股濃重的惡臭直沖進我的鼻孔。簡直太妙了,這是我最喜歡聞的氣味,我貪婪地使勁地嗅著那股惡臭,興奮地無以復加。身下的劉嫂壓抑不住地呻吟著,肥大的臀部不住地扭動,配合著我的抽送。

  雖然趴在她柔軟的身子上,但是用力地抽送,還是使兩個膝蓋不住地摩擦著地面,很不舒服。於是我讓她跪在自己的包袱上,來了個背後插花。還別說,在後面操女人更爽,不但進去的更深,也更加省力。

  不一會兒,我已漸漸地不滿足於她寬松的陰道了,於是在她的屁眼上抹了好多口水,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龜頭已頂在她的菊門上,狠狠地了進去。

  她哎呀了一聲,哭叫著說:“疼死我了,你搞錯了,快點拔出來。”我雙手按住她不住掙扎地大屁股,使勁地往裡插,緊窄地屁眼給我帶來了強烈的刺激和快感。俗話說“三個扁不如一個圓”,干女人的屁眼,不但異常的舒服,還有一種難得的對女人征服的自豪感。

  劉嫂不住的哀求呻吟,看得出她從未和人肛交過,我都能感覺到她由於疼痛和不適而產生地顫抖。我可顧不了那麼多,只管把粗大的家夥一點一點地硬擠進了她的肛門中。真的好爽,整根家夥完全插入後感覺象是被柔軟的小手緊緊握住一樣,有一種難以言傳的舒服和刺激。我慢慢地開始抽送,先只是輕抽淺送,溫柔而緩慢,等 她的直腸已經慢慢適應了我的家夥後,我逐漸地加快了速度。

  劉嫂的屁眼裡竟然也能分泌出一種潤滑效果極佳的淫水,這可能就是俗稱的大腸油吧,我既粗且長的家夥在她緊窄而滑膩的屁眼中竟然也能進出自如。我雙手從她的腋下伸過去,一面把玩著她的奶子,一面使勁地干著她的屁眼。劉嫂似乎也從肛交中體會到了快感,她不再掙扎,一面呻吟著一面把屁股向後頂,迎合著我的抽送。 在她的屁眼裡我足足干了10分鐘後,終於控制不住地一瀉入注,把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她的直腸深處。

  發洩玩後,我意猶未盡地點上了一根香煙,坐在劉嫂的旁邊抽了起來。劉嫂這時似乎才從剛才的快慰中回到了現實裡,她抽泣著擦著眼淚,哭著說:“你別傷害我, 我答應不告發你,我只是想回家。”

  我笑了笑,說:“好吧,一會兒我送你到車站。”等兩根香煙抽完,我的家夥漸漸又恢復了生氣,於是再度壓在了劉嫂的身上。劉嫂的肛門中還殘留著我先前射出的精液,這倒是成了最好的潤滑劑,我第二次插入了她的屁眼,猛烈地抽送起來。從剛才用過的背後插花,我又來了一招老漢推車,把她的雙腳架在肩膀上,這樣不但 可以干她的屁眼,而且還能聞到她的臭襪子。由於才射過不久,這一次我足足在她的屁眼裡干了30多分鐘。真是從沒有這麼爽過,後來還把她的一雙臭襪子脫下來 塞在口袋裡,算是留下個紀念。

  等我們走出小碉堡時,天色已經全部黑了下來,回到剛才的小鎮上已經時晚上8點多了。這是一個寧靜的小鎮,天一黑街道上難得看到一個行人。我請她在一家還未關門的小店裡飽餐了一頓,然後帶她到公路旁等待長途車。我知道當天晚上有一班長途汽車可以去她們那裡,要差不多10點左右才能路過這裡。我陪她在路邊的田埂上坐了下來,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劉嫂一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和剛才還雞奸了她兩次的我嘮起了家常。看看時間還早,我又把她拉到了一邊的小樹林裡, 讓她扶著小樹彎腰站著,我站在後面褪下她的褲子,在她的陰道和屁眼裡輪流地發洩。

  由於她是站著的,雙腿並的很緊,使陰道也緊湊了一點,但是畢竟沒有干屁眼來的舒服刺激,在她的陰道裡 我快速地抽送了數百下之後,龜頭一擡,又插入了她的肛門中。

  劉嫂的個子和我差不多高,而她所站的地方又是一個小土堆,我每次都要踮起腳尖才能全部插進去。我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把屁股低一點。劉嫂還真聽話,彎曲著膝蓋就著我的陽具向後頂著屁股,看來她是喜歡上肛交了。

  過了一會兒,雙方都覺得這樣搞很累,於是她又把包袱放在地上,跪在上面,我站在她的身後自上而下,使勁地操著她的屁眼。我發現劉嫂是一個非常喜歡暴力的 人,每當我用力地抽送時,她總是很興奮地也用力向後頂著屁股,而一旦我慢了下來,她又會扭動著呻吟著示意我快點。真是一個欠操的女人。

  在荒郊野外裡搞女人我是第一次,剛才畢竟是在一個小碉堡裡,而這一次只是在一個小樹林裡,不遠處就是公路,不時地有一輛又一輛的車駛過,車燈一閃一閃地照過小樹林,把我們兩人的影子不時地映在地面上,這可真是刺激。後來在我強烈的要求下,劉嫂被迫讓我在她嘴裡射了精。

  其實她倒並不是不喜歡這樣,而是嫌我的家夥剛從她的屁眼裡拔出來,多少有些髒。不過最後她還是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咽了下去。乘著剛射完精的家夥還有一些硬度,我又插進她的屁眼裡,來回抽送了數十下,直到家夥變軟才依依不捨地拔了出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