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6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緊急應變
Crawler | 2016-8-12 18:48:47

「老公,你準備好了嗎?」電話裡傳來老婆略帶顫抖的聲音,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儘量用平和的語氣說道:「準備好了,老婆你放心玩吧!」其實又不是第一次了,但我還是忍不住被刺激得心血澎湃、心跳狂動。

  「嗯,你要是聽了想射……就射吧,不要忍著辛苦。」老婆愛憐的說。

  「好的,老婆,你也不要忍著,舒服就叫出來。」「嗯,我知道了,會讓你聽見的。我就要被別人玩了,你興奮嗎?」「你叫得越淫蕩我就越興奮,知道嗎?」「嗯,我會的。他洗完了,老公,聽著吧!啵……」「咚」的一聲輕響,電話應該是被老婆放到了床頭,馬上傳來的是一聲我再熟悉不過的嬌吟:「嗯……」這就開始了嗎?我在問自己,這小子也太猴急了!

  「嗯……」老婆的聲音還是這麼誘人,肯定是男人已經開始攻擊了吧!不知道他是在撫摸老婆34C的美胸,還是在玩弄老婆那雙又滑嫩又直挺的美腿呢?

  「寶貝,你的咪咪好軟,摸起來好舒服啊!」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也確證了我的想像。這個男人第一次見面就直瞪瞪的看著老婆豐挺的酥胸,恨不得一把就扯掉老婆的吊帶,近距離欣賞那迷人的美景。是啊,男人對我老婆的胸前雙峰哪會有什麼抵抗力呢!

  「啊……你這樣摸……會把我的……摸大啊!」老婆的身體還是那麼敏感,被男人一摸奶子就開始興奮了。

  「那你還把胸挺起來給我摸?是不是很爽啊?嘖嘖……想不到這麼豐滿還這麼堅挺,又滑又嫩,是不是大哥平時捨不得揉啊?真是便宜我了。哈哈!」男人得意的發出淫笑。要知道我老婆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她胸前那對玉乳,每次逛街都是男人目光的焦點所在。

  「他才不會……像你這樣……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可是……又好舒服……不一樣的舒服……嗯……摸我……再用點力……啊……」「真是個淫蕩的小騷婦啊!這麼性感的老婆,大哥也舍得給人玩,我真是幸運。」「嗯……我老公……就是喜歡……別人玩我……他才會興奮……」聽著老婆不斷發出的淫聲浪語,我的雞巴也忍不住硬梆梆的挺立起來了。

  「那你喜歡讓我玩嗎?」「我……」「喜不喜歡?」「嗯……好舒服……啊……我喜歡……繼續……舔我……嗯嗯……好癢……你的舌頭……好厲害……啊……不要……不要吸我那裡啊……」原來男人已經開始舔弄老婆的肉穴了。那是更敏感的地方,老婆被男人的舌頭玩弄得已經失去抵抗能力了,誰讓她身體那麼敏感呢!

  「啊……好癢……我要……你……我要……」男人似乎意猶未盡,電話裡傳來斷斷續續的吸吮聲,那是男人在我老婆雙腿中間肆意地舔弄那貝殼般的肉縫,吸吮著肉穴深處溢出的帶著淫香的蜜汁吧?曾幾何時,那都是我的專享,可現在……「寶貝,想要什麼啊?」男人的嘴終於放過了老婆的蜜穴,開始挑逗起來。

  「你知道的……」老婆嬌喘息息的輕吟,又想要又害羞。

  「你要告訴你老公啊!你老公想聽。」男人似乎覺得這樣的淩辱更能滿足。

  「啊……老公,人家想要……要他來操我啊!我要大雞巴操我……」老婆已經抵受不住大雞巴的誘惑,發出淫蕩的呻吟和叫聲,刺激得我差點要射了!

  「那我來啦!」男人悶哼一聲,毫不客氣地挺起黑乎乎的肉棒,「噗哧」一下整根沒入了老婆早已濕透的淫穴!「啊……」老婆似乎被這根肉棒的插入帶來無比的享受,滿足地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

  「干死你這小騷貨!真緊……啊……啊……啊……好爽!」男人在老婆的呻吟聲中開始瘋狂地抽動,「啪!啪!啪……」兩個肉體碰撞的聲音不絕於耳。

  「啊……用力……幹我……再深一點……我要……啊……老公……他幹得我好舒服……啊……好硬……好大……好舒服……」「大哥,你老婆好性感,我要干得她升天!好爽!啊……」男人大聲說道。

  我連連點頭,可是別人又怎麼看得到呢?不過看不到還不是一樣,胯下幹著我性感的嬌妻,他又哪裡還顧得上我呢?

  「老公……啊……他的雞巴……好大……好脹……比你的大……我喜歡……被大雞巴干……啊……我要死了……我要被幹暈了……」在老婆充滿誘惑的淫叫聲中,我加快了動作,猛力地套弄著滾燙的雞巴。

  「啊……老公,我要來了……我不行了……啊……快……再快點……」老婆越來越瘋狂的淫叫,夾雜著男人不斷的低吼聲,讓我精血一齊澎湃,忘乎所以。

  「啊……」在男人瘋狂的抽插中,老婆高潮了!而我,隨著老婆最後的一聲嬌呼,也射出了一股濃濃的精液。

  好一會,電話裡才傳來老婆低低的聲音:「老公,你硬了嗎?射了嗎?」「嗯,好硬,射了好多,好爽!你呢,舒服嗎?」「……他去洗了,我……也舒服,他很會弄……老公,我愛你!」「老婆,我也愛你!」「等我回來,回家見!老公。」「回家見!老婆。」電話終於掛斷,看著漸漸軟去的雞巴,激動的心情也慢慢平復下去,但腦海中,男人在赤裸的老婆身上橫衝直撞、恣意發洩的影像,卻遲遲無法抹去……如果不是因為我身體的原因,怎麼會淪落到今天這一步呢?

  (二)老婆的皮膚很好,可能是因為家鄉的水好吧,全身皮膚都光滑得發亮,尤其是一雙美腿,穿著迷你裙的時候,被陽光一照,白嫩的大腿閃著聖潔的光輝,奪人眼球,誘人無比。

  其實老婆的思想一開始是保守的,畢竟是從鄉下來的妹子,信息面太窄,根本無法想像都市裡燈紅酒綠充滿激情和性的生活。

  一切的轉變,都要從結婚一年後說起。

  結婚那一年,我27,老婆25,結婚一年內,我們瘋狂地做愛,學著各種從A片裡看來的姿勢,晚晚翻雲覆雨,而老婆被滋潤得愈發漂亮,皮膚都要擠出水來,整個人就像剛成熟的蘋果一樣,紅撲撲的臉,滑嫩嫩的肌膚,散發出少婦迷人的氣息。

  然而不幸的事發生了。

  一年後的那天晚上,前戲過後,老婆躺在床上,張開雙腿、挺起屁股,渴望的望著我,等待我的插入。而就在這美景當前,需要我躍馬提槍的時候,我居然硬不起來了!老婆正在性趣高昂的當頭,並沒有發現我的異樣,嬌聲息息的對我說:「老公……插進來……我要……」我看了一眼軟趴趴的雞巴,閉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腦海裡快速閃過蒼井空、紅音、香山聖等美女被人肆意操弄無比淫糜的畫面……沒有用!平時這可是百試百靈的啊?我腦子裡不由跳出一個讓我冒冷汗的字眼:「陽痿」!那太可怕了,我趕緊搖了搖頭。

  老婆看出來有點不妥,瞧見了我下面的反應,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可能白天有點累,休息一下就好。

  老婆體貼的把我扶著躺下來,親暱的靠在我身邊說:「那老公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噢!」「嗯。」我有氣無力地回道,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我本來可能不會多想,還要你提醒我。

  接下來的幾天,卻證實了這不是想歪了,面對嬌妻赤裸而迷人的胴體,儘管我心裡、腦子裡已經把她操得死去活來,但真正要替我實現這想像的傢夥,卻怎麼也強硬不起來,我知道有問題了。

  從醫院出來後,老婆看著我陰沈的臉,不敢多說話,只是緊緊挽著我的手,默默地陪我走回了家。

  之後的日子,我們沒有了性愛,彼此也不再提及,生活漸漸趨於平淡。

  難道一輩子就這樣了?雖然醫生也說陽痿的原因有很多種,手淫過度、房事過度、先天不足等等都有可能導致陽痿。而我手淫的確有,但沒有過度,房事按年輕人的頻率來說也不算過度,因此無法斷定我的病因。

  但我有需要啊!更何況,一個嬌滴滴的老婆,也需要性愛的滋潤啊!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網上查找關於陽痿的資料時進入了一個網站,是一個色文網,有人討論男人不舉的原因。興奮無比的我一口氣看了十來個帖子,卻是隔空搔癢,一點用處也沒有,靠!我罵了一句。

  隨手點開了另一個子論壇,全是轉貼的色文,看到一篇《性愛導師》,點進去一看,立馬被文章吸引,視線再也無法移開。 一氣看完全文,我下面竟然硬挺著從頭到尾!我得救了!我大喊一聲,發洩著心中的鬱悶,看著硬梆梆的肉棒,興奮之情,難以自抑。

  在文章裡面,老婆當著自己的面跟另外的男人調情,並在自己親自幫助下讓男人跟老婆激情做愛,看著老婆被男人用邊走邊干的姿勢猛操,粗大的雞巴在老婆的淫穴裡搗時搗出,帶出一股股淫液,而老婆被操得淫叫不止、放蕩絕倫……真是太刺激了!

  這不是我第一次逛色網,可是為什麼我以前對這一類的文章卻沒有任何感覺呢?難道真的是天意?當晚,在我幻想著老婆被別人騎在身上瘋狂地抽插,把濃濃的精液射入老婆的蜜穴之後,我終於在時隔兩月之後讓老婆高潮了!老婆很高興,問我怎麼好了,是不是看了別的醫生?是不是吃了藥?感覺比以前還硬。

  面對老婆一連串的問題,我無法解釋,慢慢平復情緒後,我不由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會這樣?接下來的幾次,我嘗試著不去想色文裡的情節,卻怎麼也硬不起來,只要一想到老婆光著身子被人幹的場景,就硬得發脹。

  那這倒底算不算陽痿呢?難道是因為做愛久了審美疲勞?不會吧!

  出於對老婆的忠誠,我坦然跟她講了一切,老婆聽完後一臉羞澀,臉紅紅的不敢做聲,好一會才顫顫的對我說:「老公……那個……只要你好,你想怎麼想就怎麼想吧!」我激動的親了一下老婆,說:「放心,老婆,我只是幻想,最要緊的是我們又可以享受性愛了。」老婆也激動地回吻了我一下,把頭埋到我懷裡,感受著我的疼愛。

  之後我到處找淫妻類的色文,把各種情節帶入到我的腦海,那一段日子我又恢復了活力,而我們做愛的話題也由此走向了另一條路……(三)一天洗完澡後,我穿著短褲,老婆則穿著我最喜歡的黑色半透明真絲吊帶睡衣,兩人摟在一起看色文。

  當看到女主角放蕩形骸的淫聲浪語時,老婆紅著臉,羞怯怯問我:「老公,這樣好……淫蕩啊!你不會要我也那樣吧?」我看著老婆水汪汪的眼睛,動情地說:「老婆,我不是要你那樣,而是要你比她們更淫蕩!」老婆被我的話弄得耳根都羞紅了,握起蠻拳輕輕捶了我幾下,嗔道:「老公你壞死了,我不來!」老婆嬌羞不已的模樣卻又激起了我的慾望,我一把抱起老婆,將她平放到床上,喘著粗氣說:「老婆,快給老公擺個淫蕩的Pose!」老婆有點不知所措,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是想讓她學色文裡的女人那樣主動誘惑我。於是老婆媚媚的看了我一眼,嬌聲說道:「老公,你想看人家脫光嗎?」「想,快脫!」「嗯。」老婆坐起身子,背對著我,臀部微翹,吊帶裡隱隱露出老婆姣好的身材、優美的線條。

  老婆回過頭,下巴靠著肩膀,用柔嫩的手指挑起左邊的吊帶,緩慢地把吊帶撥弄開來,然後媚眼如絲的看著我:「看好噢!老公……」老婆用另一隻手以同樣的動作把右邊吊帶緩緩拉下,「嗖」的一聲吊帶全部滑下來落到腰間,頓時滿室春光,老婆滑嫩的背部全部裸露出來。

  老婆微微撐起身子,跪在床上,背對著我趴了下去,吊帶順著老婆的臀部滑過白嫩的大腿,老婆已經全裸了!老婆把屁股對著我,慢慢地張開雙腿,屁股中間慢慢地顯露出淫光,老婆的陰部已經濕潤了。

  老婆知道我最喜歡從後面操她,也知道這個姿勢很淫蕩,於是對著我呻吟:

  「啊……老公……我癢……」「癢就摸摸。」我慫踴道。

  「怎麼摸嘛?」「用手插進去。」我幾乎已等不及了。

  「嗯。」老婆應了一聲,把右手從腿中間伸到陰部,摸了一下自己的陰唇,然後中指順著肉縫上下撫摸,兩片粉紅透亮的肉瓣在手指的摸弄下一開一合,好像要迎合什麼。

  老婆更濕了,淫水已經把手指完全打濕,她曲起了中指,緩緩地從兩片肉瓣中間插進了自己的淫穴,「嗚……」老婆發出一聲舒服的嬌哼。

  我再也控制不住,扒開短褲,挺起淫槍,順著老婆的手指「噗」的一聲直接插入了老婆濕透的小穴。老婆連忙抽出手指,挺起屁股迎合著我的抽插。

  「老婆,想不想別人看你自慰?」我一邊插,一邊開始說著淫話。

  「嗯,不想……我要用干的,不要用看的。」老婆淫蕩地叫起來。

  「你想被誰幹?說!」「啊……好舒服……我想……想……」老婆一邊爽,一邊支吾著。

  「說,小騷貨,想被誰幹?」我又用力猛插了幾下。

  「啊……老公……再用力……幹我……我想……要海濱……海濱來幹我……啊……」老婆已經投降了,叫出來男人的名字。海濱是她的初戀男友,現在還偶爾有聯繫。

  「現在我就是海濱,小雨,我來幹你了!」我叫著老婆的小名,開始衝刺起來。「啊……好爽……好舒服……快點……海濱……幹我……干小雨……」老婆聽到我叫她小名,好像已經回到從前,好像真的被海濱在操干。

  「小雨,好久沒幹你了,啊……你的陰道還是那麼緊,是不是你老公很少幹你啊?」「我老公……才不會……像你這樣……總是干人家……啊……」「你的肉穴還是那麼粉嫩,你老公都不干的嗎?」「嗯……我的……那裡……是天生的,怎麼幹……都不會變黑……啊……好大……」「你老公不干就讓我來幹好了,把你的屄操黑!」「啊……不行的……我老公會知道……知道別人操過我了……不行……」「什麼不行?我就要操,還要當著他的面操你!」「啊……你頂到我裡面了!你要操……就讓你操吧……只要我老公願意,我就隨便你操……」老婆不斷地淫叫,讓我的雞巴變得更加硬挺,淫糜的肉穴被我抽插出一股股的淫汁,順著老婆的美腿流下來。

  我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不可自抑,轉身拿過老婆的手機,說:「老婆,打給他!」老婆看到我拿著手機,肉穴一緊,嚇道:「不要啊!老公,不行。」「打!用免提。」我命令道,並在她豐滿的臀上「啪」的摑了一巴掌。

  老婆接過手機,猶豫了半晌,在我的催促下撥通了電話,「嘟……嘟……」電話響了兩聲,老婆緊張得連穴也更緊了,夾得我差點交槍,連忙停下動作,吸了口氣。

  「喂……小雨啊,這麼晚了,找我有事嗎?」聽到海濱的聲音,老婆回頭看看我,見我揚了揚下巴,小聲的說道:「嗯,沒什麼事,就聊聊。」「好啊,聊什麼?你這麼晚還沒睡啊,在幹什麼呢?」我開始緩慢地抽動起來,老婆一邊忍著享受的舒暢,一邊跟海濱聊著。

  「沒……沒幹什麼。」老婆的聲音有些顫抖。

  「你怎麼啦?是不是不舒服?病了嗎?」海濱關心的說。

  「沒,沒有。」老婆連忙掩飾。

  「那你要小心啊!晚上不要著涼,多穿衣服,我聽你有點喘氣呢!」他要是知道小雨現在沒有穿衣服,渾身赤裸,喘氣是因為下身還夾著一根肉棒,會怎麼想呢?我頓時血脈賁張,不由「啪」的一下來了個滿貫,把整根雞巴全都插到老婆的洞底。

  「啊……」老婆被我意外的動作弄得一聲長吟,又發現這時不該發出這種聲音,頓時臉變得通紅通紅。

  「小雨你怎麼啦?你在做什麼?」海濱可能感覺到了異樣。

  「沒,沒,我在做按摩啦!」老婆斷續掩飾。

  「噢,這樣啊?那你做完早點回家,這麼晚了。」「嗯,我會的,很快就回去了。」「路上小心啊!」「好,我會的,你也早點休息吧!拜拜。」「拜拜,小雨。」老婆掛掉電話,轉過身來把我推倒在床上,隨即跨坐到我腰上,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對準自己的洞口,屁股往下一沈,「嚕」的一聲全都插入她的淫穴。

  老婆嬌媚的望著我,瘋狂地扭動著屁股,像是要把我的肉根磨掉一樣,刺激得我也瘋狂起來,抓著老婆一對美乳用力地揉捏起來。

  老婆一邊扭動一邊發出慾望的呻吟:「啊……舒服……好爽……好刺激……老公……海濱……幹我……我要……」我也不可自抑的興奮,用力向上挺動著雞巴,在老婆瘋狂的動作下,我終於再也忍不住了,一聲悶吼,一股熱精像離弦之箭,射入了肉洞的最深處。

  老婆也同時伏下身來,緊抱著我,指甲掐到我肩膀像是要抓進我的肉裡,不斷地嬌喘,下面一陣陣收縮,一股溫熱從下身傳來,老婆也高潮了!

  ……良久,老婆靠在我身上,輕輕的說:「老公,剛剛……你好猛,我好喜歡。」我撫摸著老婆的秀髮,說:「老婆,那是因為你剛剛表現得太好了,我才會這麼猛。」「剛才差點露餡了,我好怕。」「怕什麼?又不是做壞事。」「可是……被他知道了,怎麼辦?」「什麼怎麼辦,大不了讓他幹一次嘛!」我調笑道。

  「你說什麼啊?老公,再說不理你了。」老婆嗔笑道,我知道她不是生氣。

  「真的呢,我想那樣一定很刺激。」「不行,我只讓你一個人玩。」「嗯,那要不這樣,你的身體只讓我玩,但是下次,你跟他在電話裡做怎麼樣?」「電話裡怎麼做啊?」「就是我配合你們啊!他想怎麼玩你,我就幫他來實現。」「老公你真壞,壞死了!那他會怎麼看我啊?我真成淫婦了。」「說真的,你還喜歡他嗎?」「嗯……也不是不喜歡……還是朋友嘛!」「不喜歡就是喜歡了,又不是沒幹過,有什麼關係?只要你喜歡就行。」「這不同的啊,老公,這怎麼可以?」「沒關係的,老婆,如果你享受、我舒服,他也快樂,有什麼不可以呢?」「要是被人知道……」「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誰會知道?你看他那麼關心你,不會害你的。」「你一定要這樣嗎?」我沒有回答,閉上了眼睛,在舒暢過後的疲憊中緩緩睡去。睡之前我在腦子裡回答了老婆:「一定!」(四)在我的慫踴下,老婆跟海濱的聯繫越來越密,經常通電話聊天,當然偶爾也開開葷玩笑,但沒有出格的言語。

  一個週末的下午,老婆下班回來後,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吭聲。

  好一會,老婆才小聲說道:「老公,他……晚上去市裡參加一個舞會,想讓我當他的舞伴……」「他是誰啊?」我看著老婆不安的眼神,故意調笑道。

  老婆臉又紅了,啐了我一口,道:「就是他啊,你知道還問!」我笑了笑,輕鬆的說:「你想不想去呢?」「我很久沒跳舞啦……」「我看不是因為這個吧?是不是很想再被他摟在懷裡?嘿嘿……」老婆受不了我的調笑,撲進我懷裡,不停地捶著我的胸口,說我又笑她。

  在打打鬧鬧中,我同意了老婆的外出,老婆有點按捺不住的欣喜,美美的親了我一口,然後去洗了澡,開始挑衣服。

  「不用挑了,就那件紅色的。」我指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說道。

  「這件好久沒穿了,不知道還穿不穿得下,最近好像長肉了。」老婆一邊咕噥著,一邊拿起裙子套到身上。

  「好緊啊!老公,我真的長胖了。」女人真是,長一點點肉就受不了,咬牙切齒的。

  我在一邊看著老婆修長的身材,緊緊的連衣裙包裹出迷人的曲線,傲挺的雙乳、翹起的隆臀,尤其是短短的裙襬下露出的一雙美腿,不由連連讚歎。

  「老婆,很漂亮,就這件了,剛好,一點也不胖,真的。」老婆看了看我的眼神,確定我說的是真話,又改嗔為喜的說:「那好吧,聽你的。」老婆又挑了雙紅色的高跟鞋穿上,站在鏡子前淡淡的化了妝,噴了一點點香水,然後左右前後再審視了一下自己,確定比較滿意了,才對我說:「老公,怎麼樣?」看著老婆一身紅色裝扮,秀髮披肩,再加上白嫩的肌膚、玲瓏有致的身材,忍不住輕輕的摟住她,說:「老婆,你肯定是今晚最美的女人。」老婆嘻嘻一笑,打開我正撫摸她豐滿胸部的手,好像突然才想起來似的說:

  「老公,我又忘記穿內衣了!」我早知道了,故意不提醒她的,我知道這件裙子只能從頭上往下套,而老婆又顧著化妝,把內衣給忘了。不過這也是她經常忘記的事,我喜歡還來不及,哪會提醒她。

  看著老婆為難的樣子,我說:「算了,不要穿了,不然搞亂了,妝又要重新化。」老婆飄了我一眼,說:「那怎麼行啊?被人看到……」「這衣服又不是透明的,再說裡面還有胸墊,怕什麼?」「那胸墊一點點大,只能蓋住乳頭啦!」「那不就行了,本來就是這樣設計的嘛!再穿上內衣,後面不就可以看出內衣帶子,多不好啊!」這句話說得老婆連連點頭,稱讚我說:「還是老公想得周到,看到帶子多難為情。」可是內褲不能不穿,我再三堅持也沒法說服老婆不穿,只好退而求其次,挑了一條黑色丁字褲。老婆穿上後,從裙子外面看不出一絲痕跡,火紅的連衣裙下包著的難道是一個全裸的胴體嗎?真是令人浮想連篇……出門的時候,老婆說可能會晚點回,我說:「如果很晚就不要回了,在市裡過一夜再回,免得辛苦。」老婆沒有聽出我的異樣,答應了一聲就出發了。

  我不禁開始聯想,海濱看到小雨性感的樣子,會不會想起以前和她一起翻雲覆雨的情景呢?會不會想看看小雨裙下久違的肉體呢?會不會想再一次把小雨豐美的雙腿拉開,把自己粗大的雞巴全都塞入小雨緊緊的肉穴呢?

  我在興奮和緊張的情緒中等待了幾個小時,腦子好像出現了小雨被海濱摟在懷裡,在昏暗的舞池中抱在一起,海濱上下其手,撫摸著小雨豐挺的乳峰、揉捏著小雨豐滿而富有彈性的美臀,親吻著小雨溫熱的嘴唇,把帶著強烈男人氣息的舌頭伸進小雨的嘴,跟小雨熱辣的舌吻,兩人緊緊摟抱在一起,旁若無人的……受不了啦!我開始有反應了,雞巴有�頭的跡像,於是撥通了老婆的電話。

  「老婆,舞會開始了嗎?」響了幾下才接通,電話裡傳來老婆的嬌喘聲:「開始啦,剛剛跳完一首,好久沒跳了,好累啊!現在休息一會,你聽,下一首開始了。」果然聽見音樂響起了,我問道:「感覺怎麼樣啊?」「還好啦,很久沒跳舞了,都有些不適應了,老是走錯步,嘻嘻,踩了他好多次。」老婆調皮地笑道。

  我好像看到了海濱一臉的苦笑:「那你要補償補償他啊!」「他也要求過啦!再下一首陪他跳,補償他。」「再下一首是什麼?」「《一千個傷心的理由》,我們以前跳過的。」「啊,就是那首情人舞嗎?要兩個人完全摟在一起的。」我想起了以前我們跳情人舞的時候,老婆兩手環扣摟住我的脖子,我也雙手摟住她的纖腰,兩人緊緊貼在一起,老婆把頭深深埋在我的胸口,胸前凸起的雙峰壓在我的胸膛……難道今晚又要重現嗎?只是男主角換了人。

  「嗯……是啦,你是不是不喜歡啊?」,老婆聽到我「啊」的一聲,以為我生氣了。

  「不是不是,你跳得開心點,就當回到從前,好好享受吧!」「嗯,謝謝老公!」老婆在電話裡親了我一口,不一會音樂又響起,舞曲開始了。

  掛掉電話,我有點悵然若失,可是又有點興奮莫名,太複雜的情緒……晚上11點,接到老婆電話:「老公,舞會結束啦!我今晚就不回了,他在酒店訂了房間,我已經在床上了。」我心頭一跳,說:「只有你們兩個人嗎?」老婆「噗」的一笑,說:「怎麼,不放心啦?不是的,我們都是單間,不是住在一起呢!嘻嘻!」我也調侃道:「住在一起也沒什麼,不睡在一張床上就行。」「那可不一定哦!說不定他一會會過來呢!」「那你不要放他進來,萬一他起了色心,要強姦你怎麼辦?」「你放心啦,不會強姦的,如果他想要,我就給了他,用不著強姦的哦!」老婆非常配合著我的幻想,真是好老婆。

  「你是不是勾引他了?」「還用得著勾引啊?你不相信老婆的魅力嗎?」「相信相信,他是不是對你動手動腳了?」「嗯,跳情人舞的時候,他摸我了。」老婆的聲音突然變得低低的,好像生怕別人聽到。

  「摸你哪裡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把硬挺的雞巴掏了出來。

  「就是……胸啊……屁股啊……還有……下面都摸了。」「你沒攔住嗎?舒服嗎?」「我沒想攔啊!他想摸,我就讓他摸啊!摸得我好舒服,癢癢的,下面都濕了。」「啊,那他摸到你裡面去了嗎?」「沒有啦!隔著內褲摸的,不過肯定摸到我的水水了,嗯……」老婆也禁不住有點興奮起來,哼了一聲。

  「我就不信他不想摸到裡面去。說,是不是瞞著我?」「沒有啊!你要不信,我呆會叫他過來摸給你看。」「好啊,你現在就去找他。」「……才不要……那好沒面子的。」老婆發嗔的說道,女人真是,摸都摸了還要面子。

  「那你等他過來摸你?」「如果他過來找我,那我就……全都給他。」「會讓他親你嗎?」「嗯,讓他親我,我要他親遍我全身,就像以前一樣……」「那不是會被他脫光了嗎?」「是啊!穿著衣服怎麼親我全身?嗯……讓他脫掉……」「那你會不會把他也脫光?」「他才不用我脫,自己就會脫光了。」「那你不是會看到他……的雞巴?」說出「雞巴」這兩個字,我的雞巴也憤怒的顫抖了一下,我用一隻手握住,滾燙滾燙的。

  老婆也被刺激得唇乾舌燥,有點喘不過氣來:「啊……我看到了,好大……比你的還大!」「老婆,想不想被他幹?」「嗯……想……老公……我讓他幹我……幹你老婆……」「叫他來幹你,快!」「啊……老公……海濱幹我……我要你的……大雞巴!」「誰幹你比較爽啊?」「啊……都爽……老公,我下面好癢……」「他不過來幹你,你就用手吧!」「嗯,好難受啊!老公,想要……」「啊……老婆,我要過來幹你,把我幹得死去活來!!」我已經忍不住要爆了,老婆電話裡傳來的喘息和呻吟,讓我的雞巴不停地發硬髮抖,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老公,我要,你要是不來,我就去找他了,我受不了啦!」「嗯,去吧去吧,趕緊去給他操你啊!」就在這時,電話裡傳來「咚咚」的敲門聲,老婆連忙低聲說:「有人敲門,等一下。」我說:「如果是他呢?」「那……你說怎麼辦?」「你看著辦吧!不管怎樣,只要你喜歡就行。」「嗯,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去看看。」說完,老婆掛掉了電話。

  良久,電話不再響起,我充滿憧憬的看著電話,等待著它再一次響起……(五)敲門的是海濱嗎?老婆讓他進來了嗎?接下來發生了些什麼?我腦子裡不由又浮現出嬌妻被大雞巴深插到底恣意狂操的淫糜畫面,頓時血脈賁張,拿起手機就要撥老婆的電話,由於心跳緊張,手都有點發抖。

  我還沒撥出去,「叮咚」一聲響,有條短信來了,原來是老婆發來的:「老公,手機快沒電了,你趕快上QQ。」上QQ沒問題,為什麼要趕快?但我並沒有遲疑,馬上打開電腦。在緊張和興奮交集的心情下,開機的幾分鐘變得好漫長,開機動畫條有規律的滾動著,好像變成了海濱的肉棒在妻子的肉穴裡抽插的旋律……開機完畢,馬上登錄QQ,然後彈出老婆的一個視頻請求,我馬上點同意。

  視頻裡出現了老婆洗完澡後的樣子,全身她只包了一塊浴巾,高挺的乳峰把浴巾撐得鼓鼓的,頭髮濕濕的,髮梢帶著水珠,有的水珠還掉下來掉到肩膀、胸口,然後沿著深深的乳溝流入那誘人的峰巒深處,留下一條閃亮的水漬……「老公,他來了,剛去洗澡,我手機快沒電了。」「老婆你好性感!」老婆甜甜一笑:「那我把視頻開著,讓你不但能聽到,還可看到,好嗎?」「好好好,那你把屏幕關了,他不會知道,讓我看你被他操吧!」打出這個「操」字,我已經唇乾舌躁,全身熱血上湧了。

  「嗯,真是色老公……他要出來了,我關啦!」攝像頭一陣搖晃,定格下來已經不再對著老婆,而是對著床。

  老婆走到床邊,揭開薄被,躺了進去。剛躺下,海濱出現在視頻裡,180公分的高個,略帶黝黑的皮膚,健壯又不顯得霸道的肌肉,正是我老婆最喜歡的類型,難怪能竊取我老婆的芳心呢!

  海濱也圍著一條浴巾,但浴巾下卻明顯鼓脹起來,這傢夥是一直挺著的吧?

  海濱沒有說話,把被子慢慢揭開,然後看了一下我老婆羞紅的臉,雙手把她的浴巾解開,頓時,我心愛的老婆一絲不掛的玉體橫陳在白色的床上,傲立的雙乳、平坦光滑的小腹、舒展修長的美腿……一時之間春光滿屋。

  我的呼吸開始粗重起來,同樣的,我聽到了海濱的呼吸也粗重起來。

  海濱盯著我老婆的玉體掃瞄了好一會,不停發出「嘖嘖」的讚歎聲,說道:

  「想不到,想不到,小雨你是怎麼保養的?這麼多年了,身材還這麼性感!」老婆嬌聲道:「那你還楞著幹什麼?好看你怎麼不動手?」海濱似乎這才回過神來,趕緊伏下身子,貼在我老婆的身邊,左手從她的小腹撫摸到胸前,然後握住老婆的右乳,同時頭一伸,親住了我老婆的兩片嘴唇。

  「嗯……」的一聲嬌哼,老婆扭動了一下嬌軀,雙手抱住海濱的頭,開始跟他熱吻起來,兩條靈活的舌頭翻滾著交織在一起,老婆閉上美目,不斷地發出勾人的喘息聲。

  海濱的雙手也沒的閒著,把老婆上身抱起,讓老婆背靠在他懷裡,舌頭還一直糾纏著不放,然後兩手從老婆腋下穿過,一手一只玉乳握在手中,緩慢而有節奏地揉捏起來。老婆的乳房愈發堅挺,連兩粒乳頭也在空氣中硬硬的傲立,像兩顆帶著成熟氣息的草莓,垂涎欲滴,誘人無比。

  海濱雙手在老婆的胸前不停地活動著,有時一手撫摸著老婆光潔的小腹,一手緊握著一隻乳房,把乳房揉捏成各種各樣的形狀;有時兩手托著老婆的雙乳,像掂量份量一樣的撥動,引起波濤洶湧。老婆已經有點情緒亢奮了,兩條玉腿不停地扭動、磨擦,好像下面已經癢得不行了。

  海濱終於把嘴抽離了老婆的朱唇,抽離的一剎,老婆發出長長的一聲嬌吟。

  海濱的嘴從老婆的唇邊移動到她耳根、脖子、肩膀,每一處都細細品嚐,輕輕舔舐,好像是在品嚐一道美味可口的餐點。

  海濱把我老婆放平,然後弓著身子,把頭移到老婆的胸前,在老婆一聲滿足的嬌喘聲中,海濱親上了老婆的美乳。

  海濱的舌頭在老婆的乳房上肆意舔弄,偶爾含住乳頭用力吸吮,這種動作會讓老婆感覺麻癢難當,老婆把海濱的頭緊緊摟住,好像要讓他吸得更緊,永遠不要放開。但海濱沒有停留,細細地把玩了老婆的雙乳後,繼續往下移動。

  終於來到了老婆緊閉著的大腿,海濱一邊用手在老婆滑溜的大腿上摩挲,一邊用嘴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密林深處探索,鼻子發出深深的吸氣聲,他是在聞我老婆蜜穴裡散發出的淫香吧?

  海濱的表情很陶醉,老婆閃亮的陰毛下發出那既淫又騷的氣息,讓他也不禁伸出舌頭,一頭鑽入了森林中。

  老婆在海濱的玩弄下,下面騷癢不已,海濱輕輕扒開了老婆緊閉的雙腿,一幅勾人魂魄的畫面呈現在他眼前!只見老婆美腿盡處,一道玉門如開似閉,在密林中若隱若現,已經春情氾濫的小穴閃著淫光,一絲朱亮的蜜汁從肉縫中溢出,彷彿帶著淡淡的淫香。

  海濱出神地緊緊盯著老婆的下體,一時竟忘了動作,老婆雙腿一夾,把海濱的頭夾住,然後雙手用力把海濱的頭按向自己的陰部,嘴裡發出夢吟般的淫聲:

  「舔我……好癢……」海濱「咕嘟」一聲吞了口口水,湊近老婆的肉穴,伸出舌頭貼著老婆的肉縫從下往上來了一個掃蕩,把老婆舔得舒服的叫了一聲。

  海濱把老婆的腿打開,肉縫也因為腿的角度而緩緩露出內裡春光,兩片薄薄的陰唇分開,現出一個深幽無比的暗洞,洞口上面小小的陰蒂也開始初露如豆,淫光閃閃,海濱被眼前美景誘惑得心癢難熬,伸嘴含住了老婆的陰蒂。

  「啊……好舒服喔……嗯……海濱……我要……」老婆已經頂不住海濱的攻勢,開始淫聲浪語起來。

  海濱還捨不得把嘴移開,雙手緊緊按住老婆的大腿,舌頭在老婆的肉穴中翻滾攪動,甚至伸進了老婆的陰道里面,把老婆舔得淫水直流、嬌聲大作。

  老婆再也忍不住心裡的騷癢,坐起身子,一把將海濱推倒在床上,然後跨坐到海濱的頭上,把海濱的浴巾一把掀開,一條又粗又大的肉棍昂然挺立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伏下身子,讓海濱繼續舔弄著小穴,自己一把握住海濱的雞巴,「咕嚕」一聲,老婆把海濱的龜頭含到了嘴裡!這時的我已經被視頻裡的淫景刺激得無法控制,開始打起手槍來。

  海濱的雞巴在老婆的口交下變得越來越硬,老婆的口水在肉棍上塗了一層又一層,整根肉棍都被我老婆吃得濕透發亮。

  海濱也被老婆弄得淫興大發,把老婆抱了起來,放到床邊,自己下了床,站在床邊上,把老婆兩條玉腿架在肩膀上,老婆主動地抓住海濱的雞巴,把龜頭對著自己早已濕透的小穴,海濱用力一挺,大雞巴整根沒入了我老婆的淫穴!

  「啊……好大……好脹……好舒服……幹我……海濱,像以前一樣幹我……快……我要……」老婆彷彿回到了從前跟海濱干炮的日子,淫叫起來。

  「啊……好緊……小雨,你還是那麼緊……一點沒變……好爽!」「誰叫你的傢夥大……我老公的……小很多……當然緊……啊……」海濱用力地操幹著,陰囊拍打著老婆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床也禁不住他的力量,「吱吱」響個不停。老婆在他的操弄下,雙手亂舞,好像要抓住什麼,又好像是要丟掉什麼。

  「啊……不要……不要舔我的腳……好癢……啊……好癢,受不了啦……」海濱一邊干,一邊把老婆的玉趾含到嘴裡吸吮起來,老婆最受不了這樣的刺激,下體湧出一股淫液。老婆抖動起來,瘋狂地叫著海濱的名字,在海濱深深的抽插中,老婆高潮了。

  「啊……我來了……我不行了,被你幹到高潮了!海濱……射我……快……跟我一起……啊……我要上天了!!!」海濱嘴裡發出「嗷嗷」的低吼聲,粗大的雞巴在老婆的蜜穴裡插進抽出,帶出一股股白色的淫汁,順著老婆的屁眼,流到了床上、地板上。

  「啊……小雨……好爽……操你……操你這小騷貨……」「海濱……操我……我是你的……女人……操死我吧……」「喜歡我操你……嗎?」「嗯……喜歡……你的雞巴……好大……好喜歡……比我老公的大……比我老公操得爽……爽死了……」「以後想被幹就找我……你老公沒用……滿足不了你。」「好……我天天找你幹我、操我……不讓我老公操……就讓你操……啊……頂到我裡面了……好深好深……」「你天天來……給我操……讓你老公……天天戴綠帽……」「嗯……天天……給你干……會幹壞了……老公會知道……」「知道又怎樣?誰叫他的小!」「好……那你天天來操我……把我操得死去活來……讓我老公知道……也沒關係……海濱……我只要你操我……」「啊……小雨,我要射了,射到你裡面!」「射吧……射我……沒關係……啊……」「唔……啊……」聽著兩條肉蟲的淫聲浪語,我這個做老公的已經忍不住快速套弄起自己的小雞巴來,在老婆和海濱的高潮聲中,一股精液射到了地板上。

  高潮過後,海濱抱起我老婆進了浴室,傳來水聲,但是良久不見出來,可能是又一輪開始了吧?可是我已經筋疲力盡了,就由他們去吧!於是顫抖著手關掉了視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