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四王一后
Crawler | 2016-8-12 18:49:32

 媽媽生下了我的孩說起這件事,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但我一直這樣憋著,又覺得難受,我是一個不孝的兒子,尤其是對不起爸爸。

  記得小時候,我就喜歡和媽媽在一個被窩裡睡覺,不讓爸爸進媽媽的被窩,爸爸拗不過我,只好在我和媽媽的一旁睡下,我還記得爸爸當時還笑著對我說:「小傢夥,早知道這樣,就不要你了。」那時候的我,才不管呢,只想我和媽媽親,認為媽媽只屬於我自己的。

  我們家裡很窮,爸爸長時間在外包工,只有過節過年的時候才回來,那時候是我最高興的日子,因為我可以吃上好東西了,這時候,我才樂意把媽媽「讓」給爸爸,爸爸的糖衣炮彈終於把我打敗了,不過,爸爸一走,我又會和媽媽在一起睡了,媽媽也很樂意,可能我是家裡的小男人,媽媽摟著我睡比較踏實,或許我成了媽媽的依賴,這是我瞎想的,主要是我依賴性比較強,喜歡和媽媽一起睡,所以離不開媽媽。就這樣,在我10多歲的時候,爸爸不幸被從樓頂上掉下來的磚頭砸中了頭部,就再也沒有醒來,送走爸爸的那天媽媽哭得很傷心,對著爸爸哭過去了好幾次,我也跟著哭,後來,媽媽邊哭邊死死的摟緊我,我差點就要背過氣去了。我知道,我沒有了爸爸,媽媽也沒有了唯一支撐家的頂粱柱。

  現在,連過節過年也沒有人跟我搶媽媽了,媽媽成了我的唯一,後來有些人來和媽媽說話,我偷聽的意思是給我找個新爸爸,被媽媽拒絕了,媽媽說他會一個人把我拉扯大的。果真,我一直到了初中,媽媽都沒有再嫁人,在先前的日子裡,雖然風霜一次次吹蝕媽媽那俊俏的臉,不過,看上去,媽媽也不是很老,如果打扮一下,一定會吸引那些男生的,媽媽的年齡也不是很大,比我大16歲,因為爸爸和媽媽結婚的時候,媽媽還沒有到結婚年齡,他們早早的偷吃了禁果,迫
不得已才匆匆結了婚。

  上了初中,因為我大了,媽媽和我便不再睡一個被窩了,但沒有分房睡,媽媽怕晚上我把被子給踹開了凍著我,而我也樂意和媽媽在一起,雖然我懂得了害羞,但這必竟是媽媽,在沒有了爸爸後,我是媽媽的唯一,媽媽也是我的唯一,我和媽媽是相依為命的人。在初中,生理課上,我也懂得了一些生理知識,老師教的很少,一帶而過,所以也沒有留下什麼印像,只是女的和男的生殖器不一樣而矣,但在後來和同學們玩的時候,偷偷看同學的爸爸借來的沒有藏好的成人片,那時候看得我是大開眼界,熱血沸騰,才知道男人和女人還有這樣的事做,而且還這樣的瘋狂,看著屏幕上那些裸露的女人和脫得精光的男人緊緊的纏在一起,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突的狂跳,感覺到了臉紅,耳朵根部也燒了起來,白白的皮膚讓我想到了媽媽潔白無暇而又細潤的胴體,以前不曾想過,這樣的念頭是第一次閃現在我的腦海裡,閃現了卻揮之不去,隨著裡面的女人不停的呻吟和男人不停的動作,我的下面已經搭起了高高的帳篷,我的下面已經火熱火熱的了,甚至脹得有些疼,我腦子全亂了,我天天跟媽媽一起睡,16年了,無論是跟媽媽一個被窩睡,還是分開睡,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現在我渴得要命了,只想喝水……

  晚上,回到了家,看到了媽媽,媽媽正繫著圍裙做飯,因為天氣熱,媽媽額頭上泌出了很多汗珠,有的都流下來了,於是我趕緊拿了毛巾去擦汗,可能媽媽剛剛衝過澡,我聞到了她濕漉漉的頭髮散發出的香水味,就在我要擦的當,突然看到了媽媽的胸,媽媽穿了很薄的衣服,是低胸的,那兩個渾圓的奶子幾乎半露在外面,在胸衣的壓力下中間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我立刻有了一種莫名的興奮,然而,當我意識到自己失態後,悔恨的責罵自己:「軍軍啊,你真不是人,這可是你自己的親媽媽啊,怎麼會有這種反應?!」我羞愧的趕緊幫媽媽擦完汗,貓到了院子裡,透了透氣,總算有了些緩和。我不能再到屋子裡去了,再看到怎麼辦?無所事事,我望著西方那抹泛紅的雲彩,想起了和同學們在一起玩的情景,那成人片隨即也崩了出來。真差勁,怎麼又想到那個成人片了呢。

  「吃飯了,幹嘛呢?」媽媽的叫聲,才使我如「夢」驚醒。我條件反射似的趕緊應聲,回到屋裡去,到了屋裡,媽媽早已把飯擺放到了桌子上,我機械的坐下,拿了筷子就默默的吃了起來,我不敢�頭看媽媽,我怕媽媽看到我那雙渾濁的眼睛,看到我微微發燙的臉。「去哪玩了,這麼晚才回來?」媽媽邊問邊給我夾了菜放到了我的碗裡。「去同學家了,幾個人聊了會天。」我不敢說我在同學家看了成人片,我第一次向媽媽撒了個慌,撒得竟然那樣自然,脫口而出。「多吃點菜,這樣營養才會跟得上。」「嗯。」媽媽還把我當成小孩子一樣,叮囑著。「媽,我都17歲了,我知道!」對於媽媽天天這樣的嘮叨不知道怎麼的,今天有了些反抗情緒,「傻兒子,你就是長到80了,也是我的兒子,只有你好了,我才放心!」聽著媽媽的這些話,我更加慚愧了,媽媽對我這麼好,她對我傾注了這麼多愛,而我卻……想到這裡,我不敢再想下去,趕緊往嘴裡扒飯。

  今天是很難熬的,和媽媽在一起,總覺得有些彆扭,寫完作業,還不到睡覺的時間,媽媽見我寫完了作業便叫了我過去:「軍軍,現在學習怎麼樣,快考試了,你要好好學習啊,你是媽媽的希望,一定要爭取考上縣裡的一中,媽媽聽人說那是咱們縣裡最好的高中,如果考上了,將來能上清華,北大。」「媽媽您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的。」這時候,我才敢大點聲說話,因為寫作業那會兒我已經把自己的情緒調整的差不多了,而且這會兒在院子裡,雖然離得近,但都是摸黑說話,我看不清媽媽,我也沒有那種想法了。「嗯,好孩子,你一定要為媽媽爭氣,為了你,媽媽十好幾年來都沒有再嫁,就是怕你有了後爸會受委屈。」「媽媽,你這話都說了N遍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好,好,不說了,天也不早了,咱們睡覺吧。」媽媽說著話,就去屋里拉燈了。

  這會的天氣,睡覺用不著蓋厚東西,涼蓆上放上兩個枕頭,一人蓋一個單子,就可以到天明了。來到睡覺屋裡,在柔和的燈光下,媽媽那纖麗的身形今天格外地突顯,我不小心又看到了那輕簿的衣服裡半露的碩大的奶子,我想看,我不想看,我的眼睛就這樣快速的選擇著,最終,我還是看了,那白皙誘人的大奶子,就像兩個白白的大饅頭,立刻讓我想起了白天看的影片,心裡立刻升騰了一種渴望。不管了,趕緊上床,多少年來,媽媽已經習慣讓我先睡,於是,我照例趕緊脫了被心和大褲衩,只剩一個小三角內褲就速速躺下閉上眼睛睡起覺來,哪裡睡得著,我耳朵裡聽著媽媽輕輕走過來的聲音,又聽著媽媽把燈拉滅,又感覺著媽媽小心的上床、躺下……

  (2 )

  心裡不由的暗暗激動起來,心也砰砰地跳到了嗓子眼,媽媽終於上床了,媽媽終於上床了,我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激動,我快窒息了,我快死了,還不如讓我死掉好呢,這欲罷不能的感覺叫我痛苦死了,不行,不行,怎麼下面又硬了起來?我的小褲衩緊緊的繃著,被壓抑的感覺太難受了,我睜開眼睛,看著那看不清的一輪修長的身形,聽著媽媽均勻的呼吸聲,我終於按捺不住偷偷地把小褲衩褪了下來,太爽了,感覺我的身體就置身在深深的天空裡,輕涼而自然,然而這種感覺沒有多久,就被一種莫名的渴望霸佔了,這種莫名的渴望驅使著我的身體向媽媽靠近,再靠近……「那是我的媽媽,你怎麼會這樣?」當我又聞到媽媽頭髮上的香水味的時候,猛然間驚醒了,我悔恨自己,恨自己無能,恨自己瞎想,恨自己差點侮辱了自己的親媽媽。

  我無力的躺在那裡,思想已經凝固了,如果不是腦子的突然清醒我肯定會鑄成大錯。我望著窗外,滿天的星星都在眨著眼睛,好像為了我的決定故意在跟我扮鬼臉。「睡覺吧,明天你還要上課呢!」「我自己對自己說,」是啊,明天還要上課呢。「轉過身,我背對著媽媽又閉上了眼睛,可我怎麼也睡不著,越想睡,腦子越清醒,我不由的又想起了影片裡那個女人,那個叉著腿的女人,還有大腿根部黑蔥蔥的部位。我的定力真差,一想到這個畫面,我的下面就又起來了。

       怎麼辦呢?我不停的變換著睡覺的姿勢和部位。媽媽可能是感覺到了我的異樣:」怎麼啦,軍軍,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沒事,媽,我就是睡不著。」「是不是今天媽媽的話給你壓力了?」「沒有,媽,我也不知道咋的,就愣睡不著。」「是不是熱的,媽媽給你扇扇?」「我實在不願意回答這些無聊的問話,而只是想快點聽到」要不你跟媽媽一起睡吧「這樣的話,那樣我就可以接觸到媽媽,摟著媽媽那光滑的身體了……」媽媽,要不我跟你一起睡吧,我很想跟你在一起睡!「我主動說出了這樣的話。」傻兒子,你都這麼大了,還想跟媽媽一起睡啊?!「聽到這裡我的臉刻紅了起來,是啊,這會如果在一起睡肯定不合適了,還好,天黑,媽媽看不到我的樣子。稍微頓了一下,媽媽還是說話了:」傻兒子,過來吧,不要在那裡把小嘴撅得老高了。「看來媽媽還是很疼愛兒子的,兒子有求必應,嘿嘿。剛才媽媽說我那個話,是因為每次批評我的時候,我總是撅著小嘴,所以媽媽就好像是看到了我一樣。不管了,我早等不急了,趕緊」行動「!我和媽媽本來挨得也不遠,我一挪蹭就到了媽媽身邊:」媽媽,我愛你!「叭的一下,我在媽媽臉上就是一口。媽媽沒想到我還來這一下,本能的把我輕推了一下,就在推我的時候,我的腳和腿也下意識的向媽媽身上勾了去。這時,歷史性的時刻到來了,自我懂了男女之間的事後,第一次接觸女人的身體,雖然是媽媽。我感覺到了,感覺到了媽媽身體的柔潤和光滑。媽媽在推了我後,也許怕我有會有什麼閃失,就緊接著又來拽我,因為急,媽媽用的力大了點,拽得我一下子撲到了她的懷裡,而我又零距離接觸到了媽媽的那兩個柔軟的大奶子。兒時我「理直氣壯」的吃著,而現在只是輕接觸了一下而矣,就足以讓我臉紅心跳了,唉,這就是人的變化。媽媽原來是摟著我睡覺的,而現在他也不摟著我了,我們只是挨著,偶爾動一下,身體會碰撞一下,在碰撞的當兒,我不知道媽媽是什麼感覺,而我就像被電了一樣,興奮好一會兒。我聽著媽媽均勻的呼息聲,我也美美的胡想著……

  雖然天很晚了,可是這個時候,我更難睡著了,雖然目前我還不想和媽媽做什麼,但我很想樓著媽媽,或者是說擁著媽媽的身體睡覺。我慢慢的伸出上面的手搭在媽媽的肩的位置,另一隻手不好意思吵醒媽媽,只好彎曲著放在我和媽媽和中間,緊緊的挨著媽媽的大奶子,或者稍稍用力靠的更緊些,我全身出了汗,拿勁啊,很累的,也很心虛,媽媽要是知道我這樣做,不定會怎樣罵死我的。媽媽終於要翻身了,我的手和腿終於可以動一動了,但也隨即貼得更緊了,我緊緊的摟著媽媽,腿也翹到了媽媽的身上,這時,我硬硬的下面,剛好頂在了媽媽的屁股溝上,但我不敢再動了,因為怕媽媽察覺。過了N 久,媽媽把我的手和腿從她的身上拿了下去,可不一會兒,我又裝著是在變換睡覺的姿勢,順勢又搭了上去。雖然我很想學影片裡的那個男的動作,我使勁的壓抑著,因為我知道,我不能那樣做,也沒有膽量去那樣做。又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實在太困了,我又摸到我的小褲衩重新穿上了,我怕第二天媽媽在起來的時候,看到我不穿小褲衩會是什麼樣的窘況。

  (3 )

  「吃飯了,不然,上學遲到了!」聽到媽媽的叫聲,我才知道天已經亮了,睜開眼睛才發現眼睛很難受,有些發乾,不願睜開,媽媽催了好幾次,才免強坐起來,可是坐起來感覺有點些暈暈的,為了上學不遲到,還是掙紮著起來了,趕緊洗了把臉,坐到了飯桌上,這時看到媽媽忙碌的身影,我也顧不上想昨夜的事情,扒了幾口飯,和媽媽打了聲招乎就匆匆上學去了。

  課堂上,困得不行,我不由的打起了盹,被老師發現了,幸好我的學習還行,老師對我也不錯,在走過我的課桌時,只是敲了敲桌面。這時,我才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覺得自己的行為實在是有些出格,有些過火,不,不是有些,而是大大的出格,大大的過火,作為三好學生,我是品德兼優,怎會做出這樣的醜事!唉!這一切都怪我被他們拉去看什麼成人片,不然……「陳軍!」「嗯?」聽到有人喝我的名字,我趕緊回過神來,原來老師到了講台上,要講課了,而我還在開著小差,我又被老師發現了。看來,今天實在是點背,老師這次叫我到教室後面去罰站,罰站就罰站吧,正好也可以叫我的大腦清醒清醒,為我這段時間以來自己醜陋的行為贖罪。站在後面,看著前面聚精會神聽課的同學們,還有站在講台上的老師,我暗暗對自己發誓: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學習,努力考上清華或是北大!

  放學回到家裡,我已經調整好了心態,看見媽媽時也做到了,不在盯著那些個「誘人」的部位春心蕩漾的看了,而且晚上睡覺,也不在想和媽媽一起睡了,也不再把媽媽比作是影片裡的那個裸女了,媽媽就是媽媽,她是生我,養我的媽媽。當然,所發生的這一切,媽媽還是媽媽,而她一點也不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還是她的兒子。

  就這樣,一直到我考完放假呆在家裡發生了一件讓人很生氣,很上火的事,才徹底改變了這一切,包括我的誓言。

  那是為了澆菜園子,媽媽要藉機井上的鑰匙和另一個也想澆菜園子的女人吵了起來,誰也想早點澆,因為天快要黑了,而且地也太旱,菜都打蔫了,誰也怕誰家的菜旱壞了。她們越吵越熱鬧,那個髒女人竟說媽媽是個不要臉的臭寡婦,是個沒人敢要的掃帚星。是啊,爸爸死了,在有些人眼裡是媽媽剋死的,媽媽後來拒絕了再婚,在有些人眼裡看來,是沒人再敢娶媽媽這樣的女人。而那個女人真可惡,吵就吵吧,為什麼要揭短呢?!揭就揭吧,偏偏那個女人的老公來後,又偏袒她老婆,不僅說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話,還想著要動手打媽媽,不知道媽媽怕了,還是被氣壞了,邊哭邊跑回了家。當時我正在家,看到媽媽傷心成這個樣子,就問媽媽怎麼回事,而媽媽開始只是哭,不住的哭,過了一會兒,有好心人過來看望媽媽,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當時就氣炸了,有這麼欺負人的嗎?!我站起來就想去和那對狗男女去,是好心人和媽媽愣拉著我,甚至媽媽以下跪求我不讓我去,我實在扭不過,只好作罷。我努力的把火氣強壓了下去,陪著媽媽,勸說媽媽,直到媽媽終於不哭了。此時,好心人也走了,天也已經黑了。

  (4 )

  媽媽雖然很傷心,還是默默的去做飯了。我知道這次吵架深深的刺痛了媽媽的心。而此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來到廚房幫媽媽打下手。在洗菜的當兒,看著媽媽忙著走來走去,我深深的自責起來:「媽媽,對不起,兒子沒能過去幫你撐腰,兒子對不住你!」「瞎說什麼呢,這不關你的事,你就等開了學好好讀書,什麼事也別想,你現在考上了重點,為媽媽爭了一口氣,這就是對媽媽的最好的回報!媽媽已經很滿足了。」「嗯,媽媽,你放心,到了新學校我一定好好學習,為你再爭氣!」我底氣十足的跟媽媽表了決心,這時的媽媽好像忘了吵架的事,臉上終於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媽媽,你笑的真好看,將來我找女朋友就找你這樣的,嘿嘿!」看著媽媽,我不禁說出了這樣的話。「你現在是學習階段,不要過早的談戀愛啊,這樣會影響你的學習。」「嗯,我知道了,媽,不過,我們學校都有談的了,好幾對呢!如果到了高中,肯定會更多。」媽媽這次又嚴肅了:「但你不能談,重點是給我學習。對了,你考上了重點,媽媽還沒有好好給你慶祝呢!過兩天媽媽不忙了,給你做頓好吃的。」為了調合氣氛,我逗媽媽:「媽媽,我現在就想吃了?!」「現在?太晚了,你不早說,現在應該都收攤了,算了,我給你看看去,萬一還好賣的呢!」說著媽媽就解下圍裙要往外走。我一把拉住了媽媽:「我逗你的,媽媽這麼容易受騙啊?!」「是啊,媽媽為了你什麼都可以付出!小調皮鬼!快去放桌子吧,飯熟了。」「好咧!」看著媽媽高興的樣子,我邊走邊暗暗的高興起來。

  吃完飯,天已經不早了,媽媽也沒有心思去外面乘涼了,便在屋裡打開電視,看了起來。我在上學時,媽媽是不看的,生怕影響我的學習,現在放假了,媽媽也打開了電視,剛好電視裡演的是一對剛剛結婚的夫妻創業的影片,媽媽說:「如果你爸爸還活著,咱們家也不至於這樣,今天也不會受這個氣,明明是我拿了鑰匙,非要我讓給她先澆,她地裡是苗,我地裡不是苗嗎?!這就是家裡沒有男人!」雖然媽媽是不經意說出了這樣的話,但我還是感覺到了媽媽一個女人的脆弱,沒有男人的脆弱,是啊,家裡有了男人才算是一個完整的家,才不會被別人欺負,才會讓別人看得起,男人是撐起一個家的主幹。「媽媽,要不,要不……」「要不什麼啊,吞吞吐吐的?!」「要不,你再找一個吧!」我試探著說出了這樣的話。「找什麼啊?」「找一個男人,這樣咱們家就不會被欺負了!」「傻兒子,現在你都快長大了,媽媽更不找了,媽媽已經習慣了,再說,你也馬上要長大了,你長大了,也沒人敢欺負咱們了。」「這倒也是,媽媽,我一定會像爸爸那樣,撐起這個家,做一個人人不敢欺負的大男人!」剛說完,那個電視就演完了。媽媽拿過電視搖控:「你還看嗎?睡覺吧,」聽著媽媽有氣無力的聲音,知道媽媽想睡覺了,而白天的這一折騰,媽媽已經累了,我不想打擾媽媽,就沒有說再看。

  躺下後不久,覺得有人在哭,細一聽,原來是從媽媽那兒傳來的,我立馬轉過方向,幸好,現在的天氣不像原來那樣黑了,能隱約的看到媽媽,看到媽媽側著身子背對著我,身體在不停的顫抖,媽媽哭了!怎麼辦?是先讓媽媽哭一會,還是去安慰媽媽?看著媽媽這樣,我不忍心再繼續看下去了,還是趕緊過去安慰吧,於是,我靠近了媽媽,媽媽可能查覺到了,用手擦了擦眼睛轉過身來,看著我說:「軍軍,你怎麼啦?」「媽媽,你怎麼啦?」「媽媽沒事,你睡吧。」媽媽說話的聲音明顯是哭過的,還哽嚥著呢?這讓我想起了媽媽下午在那對狗男女面前受盡他們淩辱的情景,想著媽媽孤零零個一個人無助的樣子,我控制不住自己哭了起來,見到我哭媽媽立馬坐了起來,趕緊問我:「軍軍,你怎麼啦,不要嚇唬媽媽?!」看到媽媽坐起來了,我也跟著坐了起來,「媽,我對不起你,真的對不起你,爸爸走得早,是你把我拉扯大,為我操碎了心,而我卻眼睜睜的看著你受苦,受氣,我卻……」沒等我說完,媽媽就抱住我也大哭起來,夜,是那樣的靜,我們相依為命的母子就這樣在深深的夜裡,用哭聲細細的傾訴……

  (5 )

  媽媽越哭越不斷的的摟緊我,我也步著媽媽的力道緊摟著媽媽,就在哭的同時,我聞到了媽媽身上散發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哭了一會,我們哭累了,媽媽還有些抽泣,我陪著媽媽,伏在她的肩上,呼息著媽媽那種熟悉的味道,閉著眼睛美美的享受起來。我不是不孝兒,也不是不為媽媽去出氣,更不是不陪媽媽或為媽媽傷心,我也不是藉機故意對媽媽有非份之想,那影片裡的內容我已經不再去想了,但我就是在這個當兒,聞到了媽媽身體的那種也許是女人或是她特有的味道,我聞到了也就隨之享受了,僅此而矣。

  「軍軍,今晚陪媽媽睡吧?」「好。」我知道媽媽今天是最脆弱的時候,人在最脆弱的時候,是最需要依靠的,而媽媽的依靠是爸爸,爸爸不在了,家裡就我一個人,也許只有我能充當起這個角色。媽媽叫我陪他睡的原因也許就是因為這個。

  我很快,很順從的躺在了媽媽的身邊,「媽媽,以後你就把我當做家裡的男人,我要陪你撐起這個家!以後,再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媽媽。」「大人的事情,你少管,你只管讀好書就行了。」媽媽伸手把我的頭攬在他的腋下,以不容別人插話的語氣說道。「媽媽,我已經長大了,你摸摸我嘴上的小鬍子,還有,脖子裡突起的小疙瘩,說著我拿起媽媽的手就去摸,媽媽摸著我的小鬍鬚,也許很好玩,或許漠然,好久好久離沒有離去。」媽媽?!「我一邊乞求著媽媽,一邊側過身子,一隻手搭在了媽媽的身上。突然,我感受到一股電流從我的胳膊傳向我的全身,同時,也感覺到了媽媽突然顫動了一下,原來我的胳膊搭在了媽媽的胸部,雖然隔著一層短背心,可我還是感覺到軟軟的,柔柔的,又酥酥的,我沒有拿開,但我的胳膊有些僵硬,我不敢動,只能挺挺的放在那個上面。媽媽並沒有說我,也更沒有叫我拿開,我想媽媽的那次顫動,可能跟我的感覺差不多,十幾年了,沒有人和媽媽這樣接觸過,就這樣,過了好一會兒,媽媽的另一個手也放到我的手背上,輕輕的,不斷的,來回撫摸我的手背和手腕,那種感覺怪癢癢的。為了更舒服些,我把我的一條腿也翹到了媽媽的身上,媽媽穿的是三角褲,因為我看到了,也感覺到了,我的腿也接觸到了媽媽的腿,皮膚的光滑,使我的腿老是下滑,我不時的往上��。」好,咱們軍軍也是家裡的小男人了,這下你該高興了吧?!「」謝謝媽媽,我一定不辜負您的期望,努力做一個合格的男人!「說完,我翹起身子,仰起頭,」啪「的一聲在媽媽的臉上就是一下。媽媽立刻笑了起了:」你這個壞東西!好了,睡覺吧,明天還起來呢!「」嗯。「我邊嗯,邊緊緊的把媽媽摟在了我的懷裡,腿也翹了翹,又用力的勾了勾媽媽的那兩條光滑的腿,把頭埋在媽媽靠近脖徑的地方,呼息著媽媽的香味美美的閉著眼睛享受著。這時,我的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硬了起來,今天我穿得三角庫不是緊身的,所以下面硬起來也不會憋得慌,反而頂在了媽媽的大腿根的外側,也許媽媽一個姿勢累了,突然把手伸直,腿也登直,伸起了懶腰,而這時,我也感受到我下面被強有力的回頂了一下,」唉呦!「我情不自禁的喊出了聲。

  (6 )

  「怎麼啦?!」媽媽急切的問。「你把我頂疼了。」我難受著回答。「我看看,重嗎?」媽媽說著就坐了起來,又起身把燈拉亮了。「沒事,媽媽。你睡吧!」「不行,你是我的寶貝兒子,我不能讓你受到任何的傷害!」到底哪裡弄疼了?「媽媽已經又回到了我身邊,做出要看的樣子。」我,我……「我低著頭看著下面,手還捂著襠部。」哦。現在怎麼樣了?「媽媽似乎已經明白了似的。」還是有點疼,不過比那會好點了。「」那你自己檢查一下,實在不行你把短褲脫下來看看。「媽媽似乎很理解我一樣,說完就躺下背對我了。」這時,我慢慢脫下了我的小短褲,也看不出有什麼毛病。「」怎麼樣?「媽媽問我了。」沒事……「當我回頭回答媽媽的時候,我看到了媽媽躺在床上的身體,修長的大腿,在燈光下顯得細白而光亮,纖細的腰部連著肥大的胯部和寬寬的胸部,盡顯曲線之美,尤其是那頭烏黑的長發,散亂在枕旁,滑落在嫩滑的肩部,整個我都傻眼了,這時,影片裡的裸女又跑到了我的腦子裡,一種渴望立即襲向了全身,下面又硬了起來,我真想撲上去……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把燈拉了,睡覺吧。」我起身把燈拉滅就躺在了媽媽的身邊,這時,媽媽也轉過身平躺在床上。此時的我依然是慾火中燒,渴望擁抱著媽媽的身體一直充斥著我的腦子,不管了,我又像原來那樣,把手放在了媽媽的胸部,腿翹到了媽媽的腿上,這時,我的腿已經挨到了媽媽的三角褲,但讓我更想不到的是,我的jj居然和媽媽的身體親密接觸了,這時,我才想起,只顧著拉燈睡覺,忘記穿褲衩了,媽媽沒有作聲,可能他不知道,或是沒感覺到吧,這下剛提上去的心,又放了下來。「謝謝媽媽!媽媽,我想吃你的奶子?」也不知道怎麼的,脫口就說出了這樣的話。「不行,你都這麼大了,還要吃啊,再說,也沒水了,有什麼好吃的。」「就是想吃吃嘛,好媽媽,就吃一會兒。」媽媽不說話了,我靜靜的等待著結果。「小調皮鬼,真拿你沒有辦法,就吃一會兒?!」得到了媽媽的恩準,我已經迫不急待的掀開媽媽的小背心,把嘴湊上去,吮吸起來,另一隻手也把玩起另一個奶子。這時,我已經半跨在媽媽的身上了,我的下面硬硬的隨著身體的移動,也在媽媽的大腿間磨蹭著,我簡直暈了起來。突然,我感覺媽媽身體顫動了幾下,「媽媽,你怎麼了?」我停下趕緊問到。「沒事,就是好長時間你不吃了,有點怪怪的感覺,軍軍,要不別吃了,咱們睡覺吧。」「不嘛,才吃幾下,我要再吃一會兒。」說完低頭又吃了起來,不一會兒,媽媽又顫動了幾下,媽媽兩個手突然放在我的兩腋下,試圖把我推開,但好像推了我半截又撤回了勁兒。影片裡那個男人的做法不時的影響著我,但我又不敢那樣放肆,生怕媽媽不讓我這樣了,或是罵我。我只是先撫弄著媽媽由軟變硬的乳頭,在嘴裡吃了這個,又含那個,不時的在嘴裡用舌頭拱著乳頭玩兒。在我賣力用嘴和手撫弄著媽媽的乳頭的同時,我試著用腿把媽媽的雙腿合併上,我的那個自然放在了媽媽兩腿中間,為了更好受些,我不停的稍稍扭動著。「軍軍,別這樣,我是你媽媽!再說這樣下去,媽媽會難受死的。」說著,媽媽又想把我推下去,可是我身體已經很熱了,感覺全身都在發熱,強烈的慾望使我終止不了,這股力量推動著我的手抄到媽媽的肩下,緊緊的抱著,媽媽再用力推,並沒有把我推開。我內心幾近瘋狂的繼續著,媽媽開始不停的顫動和晃動了,媽媽放在我腋下的手,我感覺到了在我身體上似動又不動的樣子。「算媽媽求你了,行嗎?軍軍不要這樣了,這樣不好,對你,對我都不好。」「媽媽,我……」「你這樣對媽媽,媽媽很難受,你長大了,應該懂事了。你是媽媽的兒子,兒子不能和媽媽做出軌的事情。」「我……」看來媽媽已經知道了我小動作的目的,一下子,我全身沒有了力氣,在媽媽的半推半就下,我從身體上移下來,重又躺在了媽媽的身邊。

  (7 )

  媽媽不在說話了,我也沒有說話,雖然被媽媽看穿了,可我心裡還是很渴望的,因而久久無法入睡,而媽媽身體一直翻來覆去,想必也是無法入眠。外面的天有些亮了,這時我才惶惶忽忽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醒來,太陽已經掛得很高了,因在假期,媽媽照例沒有叫我早起,這時我卻聽到廚房傳來「砰砰砰……」的切菜聲,看來媽媽也是剛剛起來。我穿上衣服悄悄來到廚房,看到媽媽剛好切完菜,正要直起身,我忽的一下從媽媽身後抱了上去,媽媽哪知道會發生這種這事兒,被嚇得腿一軟差點栽倒,幸好我在後面,才把媽媽攬住,「軍軍,你幹什麼呢?嚇死媽媽了!」「媽媽,我愛你!我要成為家裡的男人,我要撐起這個家!」說著,我把頭貼在了媽媽的後背上。「趕緊洗臉去!」媽媽顯得有些難為情,催著我去洗臉。其實這些話我是漲著膽說的,也算是我試探一下媽媽,不過,還好,聽媽媽口氣,應該對昨晚發生的事兒沒有放在心上。

  白天快樂的過了,又到了晚上,我還是有些擔心,怕媽媽不讓我睡在她身邊,但上床後,媽媽什麼都沒有說,如往常一樣,這就意味著允許,我太高興了,我高興的想要跳起來。「媽媽,你頭上有一樣東西,我給你拿掉。」說著,只穿三角褲的我面對面的靠近了媽媽。燈明亮的可以看到地上細小的東西,我想,媽媽肯定能看到我下面撐起的「帳篷」了。當我拿到媽媽頭上的那個小東西時,卻是一個很小的樹葉,之所以沒有掉是因為嵌到了媽媽的頭髮裡。「媽媽,你這兒還有根白頭髮,我幫你拔掉吧!」「沒事,媽媽已經老了,該有白頭髮了。」「不行,媽媽還年輕呢,怎麼能有白頭髮,拔掉了,你才會更美麗,更漂亮。」「傻兒子,怎麼說話這麼甜了?」媽媽笑著回答,看來媽媽為有這麼個聰明兒子,心滿意足了。「這根頭髮不好捏啊!」「那我往燈那邊挪挪,這樣亮些,你可以看得更仔細。」說著媽媽就要挪,本來我是半蹲在媽媽的兩條腿上,可是我得站起來媽媽才能挪動,就在我站起來的這個時候,我的漲起來的那個一下子碰到了媽媽的嘴上,頓時我心裡興奮起來,但我沒有表露,媽媽也無語,就算過去了。挪到燈下,我細細的捋著媽媽的頭髮,身體不由的向前靠了靠,幾乎要貼到媽媽的前面了。「捏到沒,捏不到就明天再拔吧。」「快了……」話還沒說完,我就捏到了那根白頭髮,使勁兒一拔,斷了。這下卻弄疼了媽媽,媽媽「唉喲」一聲,手不由的去摸那個地方,可能是媽媽出手快了,扶在媽媽頭上的那隻手被碰開了,本來我是用力拔的,這下兩隻手都沒有了扶助,我蹲著的姿勢一下失去了平衡,整個身體倒在了媽媽的身上,媽媽被我的身體又用力一推,也仰面倒了下去,而我正好趴在了媽媽的身上。在燈光下,我看清了媽媽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白晰的面龐,還有那不塗口紅就紅的薄薄的紅嘴唇,也感覺到了壓在我身下那軟軟的胸部,硬硬的下面好像也頂在了媽媽的那個地方,我們兩人就像放慢鏡頭一樣,互相看著對方,有些呆滯了。「媽媽,別動!」正好那根白頭髮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分開了,我抓好後,一用勁兒,就拔下來了。拿著那根白頭髮,讓媽媽看了看,伸直胳膊把身子往前跟了跟仍到了地上,後又縮了回來。看著媽媽「怪怪」的表情,我春心蕩漾了,我知道媽媽也有那種需要的渴望,我閉上眼睛慢慢的沈了下去,就當嘴唇剛剛接觸到媽媽的嘴唇的時候,忽的一下,我被推了起來,並倒在了一邊。再看媽媽,媽媽已經坐了起來,看她用力喘氣的樣子,我知道現在媽媽已經是心潮澎湃了,而她的手卻緊緊的攥著還沒有脫下來睡衣的前領,媽媽沒有作聲,只顧自己拉了燈,躺了下去。而我也忐忑不安的跟著躺在了她的身邊。

  日出日落,又到了的晚上,我不敢有什麼想法了,便挨著媽媽規規炬炬的睡起覺來。到了半夜,媽媽突然把我弄醒了,我被媽媽抱著,嘴還親著我的臉,下身貼著我的身體一動一動的……怎麼回事,媽媽是不是得了什麼病啊,我剛想把她叫醒,卻聽到:「軍軍,我好興奮,好快樂,使勁頂!」「嗯?」這不是影片裡那個女人的聲音嗎?媽媽怎麼會說這樣的話?突然,我若有所悟,媽媽肯定是做夢了,而且是春夢,原來媽媽也是願意跟我做那事,只是她在我面前放不開而矣。本來不抱任何希望的我,卻被這突來的情形又喚醒了,看來是天助我也。於是,我順水推舟,隨著媽媽不斷的動作,我極為小心的脫掉了媽媽的三角褲,在微弱的亮光下,我看到了媽媽那黑乎乎的隱私地帶,輕輕的湊過去聞著特有的香味,我迷醉了,我感覺到血液在急速的向我那裡匯聚,也感覺到了我的下面快速的硬挺起來,一種莫名的衝動驅使著我把手伸向了媽媽的身體。這次,我的手沒有放在媽媽的胸部,而是放在了大腿上,就當我接觸到媽媽皮膚的當兒,媽媽又顫動了一下。我慢慢的輕輕的撫摸著大腿的內側,從上往下,又從下往上,當我快要觸及到媽媽的那個隱私部位時,媽媽身體有些扭動了,也發出了呻吟聲。崩潰了,我崩潰了,當我顫抖的手撫摸到媽媽毛茸茸陰毛和濕濕的「洞口」時,我感覺我要滯息了,長這麼大,可是頭一次摸啊,我的血液猶如萬馬奔騰,在我的身體內飛速的躥騰著。我輕輕用力的柔搓著媽媽的「洞口」部位,媽媽扭動身體的幅度也越來越大,我感覺到我手指越來越濕滑,甚至有點粘,我知道媽媽快到了興奮點。我決定我的手不再逗留,於是我很小心的慢慢的插進到媽媽的那裡面,進到裡面後,感覺到裡面水水的,滑滑的,又熱熱的,那種感覺還真是興奮銷魂,怪不得影片裡的男女都如仙醉呢,我開始小幅度進行抽插,媽媽也隨著節奏挺了又挺,此時的我太興奮了,幾乎有些暈厥,我的下面實在漲得有些難受了,我不能再等了,於
是我翻身上「馬」,直搗黃龍……

  (8 )

  就在我將下面往媽媽下面插入的時候,媽媽突然醒了,沒等我回過神來,已經被媽媽憤怒的推開了。「你幹嘛?」媽媽坐了起來瘋了似的對我吼道,「你是誰?」「媽媽,是我,我是軍軍。」我沒等到媽媽的回話,而是等來了一記響亮的耳光,臉上火辣辣的疼。「你這不是亂輩啊!你怎麼可以對媽媽這樣?!真不成體統!」「媽媽,你不要說了,難道十幾年來你不想嗎?」「想,我天天都在想,我也是人,可媽媽這麼多年來,為了守住名節,遭受了多少流氓地痞的羞辱,可是媽媽都以死相逼才沒被他們得成,而今你……」「媽媽,是孩兒不孝,孩兒不應該這樣,可是媽媽,我知道你為了我負出了很多,這麼多年來,你守活寡也都是為了我,我想回報你,你比我大不了幾歲,我以後就做你的男人!」我一連吐出了我很久一直想說的話,我頓覺全身輕鬆了許多。「不行,你的心媽媽知道,但你不能這樣,你將來肯定會娶一個很漂亮的媳婦。」「不,媽媽,我發誓今後我只做兩件大事,第一就是好好學習,將來找個好工作。第二,就是我要成為你的男人,我要讓媽媽幸福的過日子。」媽媽看到我說話這麼堅定,半天無語,而就在這時,我看到了媽媽的身體在顫抖,媽媽流淚了。「媽媽,孩兒已經長大了。」媽媽雙手捂著臉還在抽泣,我轉過身,輕輕的把媽媽的手拿下來,扶著媽媽的雙肩,引導媽媽平躺了下來。媽媽沒有反抗,媽媽任由我支配著她的身體,我摸黑拿了放在床一邊的紙巾,幫媽媽擦去眼淚,上身側伏在媽媽的胸膛上。「媽媽我已經愛上你了,我不能自拔。」我邊說邊撫摸著媽媽光滑細嫩的臂膀。這時,我下面又硬了起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這麼容易激動,就像火藥見到火一樣,下面越來越硬,心越來越渴望,我不再管那麼多了,快速的轉正身體,完全趴在了媽媽的身上,當那個用力頂在了媽媽的下面時,「不——」我聽到了媽媽撕心裂肺般的喊聲,同時,也感受到了媽媽的下身猛烈的扭動,這是媽媽為阻止我下面插入進去,試圖做的最後掙扎。我使勁的抱住了媽媽的身體,死死的抱著,下面我重複的頂著,此時,我從來沒有過今天的激動,沒過多久,一陣快感傳來,我便趴在了媽媽的身上,我射了……

  「拉燈!」我聽到媽媽有氣無力的聲音趕緊起身拉著了燈,媽媽還躺在那裡,她身體的那個部位毛茸茸的黑毛上粘著糨糊一樣的東西,看來,我沒有插進去,而是射在了外面,我的人生第一次就這樣結束了,第一次是如此的倉促,是如此的不柔美,是如此的不到位。媽媽靜靜的起身,用手捂著下面快步去了衛生間,我用紙擦了擦,就躺了下去。媽媽十幾年來就這樣被我破壞了,這是媽媽的幸福還是媽媽的痛苦,也只有天知道了,希望這是媽媽幸福的開始。「你不去洗洗嗎?去洗洗吧,這樣不容易生病。」這時,聽到媽媽話才回過神來。「還用洗嗎?我用紙擦了擦。」我疑惑的問。「當然了,洗洗才健康。」媽媽就像小草被雨澆了一樣,有點澀澀的。「嗯。」此時,我才覺得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大,我以為媽媽在事後,會不和我說話,會視我為壞瘟疫,現在卻還溫柔的關心我,我真是太高興了。

  夜是那樣的美,那樣的深,洗完回來,我側身半伏在媽媽的身體上,回想著剛才的那一幕,我睡著了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