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樂於送刀
Crawler | 2016-8-13 11:23:24

昨晚熬夜看了場臭球,一大早的又被電話叫醒,張南的心情非常煩躁。

  他開了罐啤酒,踱步到陽台,希望這五月早晨的清冷空氣能讓他舒服些。

  那場比賽讓他一夜之間丟掉了借來的二十多萬,偏偏債主竟然神通廣大,沒過幾個鐘頭就來了電話——當然不是來安慰他的。張南知道這幫人惹不起,可拿什麼還呢?但凡有別的辦法,他又何苦找高利貸借錢賭球?

  天已經開始亮了,空氣很新鮮,張南喝著啤酒,睡意全無。從陽台上可以看到這個小區內部的全貌,零零星星的晨練者中,一個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女人穿著一套運動衫褲,像是要出去跑步的樣子,腳上的運動鞋讓她的步伐顯得格外有彈性,末梢焗成褐色的馬尾辮一甩一甩的。張南喜歡這種裝扮。

  張南認識這個女人,她就住在樓上,三十多歲,長得挺有風韻的,不過只知道姓李,好像是一家什麼外企的行政,典型的OL。張南住401,這女人夫妻兩個住502,張南夜晚趴陽台邊抽菸時,常能看到她身穿睡衣在樓上晾曬衣物,一副賢淑主婦的樣子,那薄薄的布料下熟透了的身姿總惹得他心猿意馬無限遐想。

  他感覺到褲襠裡頭有點熱,不單單只是酒精的作用。女人出了小區大門,一轉身不見了。

  張南仰頭喝光了啤酒,若有所思。他疲憊的眼神裡忽然閃出一絲異光。張南摸出手機,打通了麻三的電話,他只說了一句:「晚上開車過來。」麻三隻是個外號,沒人知道他到底姓什麼叫什麼。事實上麻三是這一帶方圓幾十里有名的地下人口販子,從嬰兒到徐娘大小通吃。

  張南也絕非善類,他憑藉自己那天生討女人喜歡的嘴臉和三寸不爛之舌,通過網絡等途徑勾引外地的寂寞女性前來見面,伺機用暴力手段控制對方,劫財劫色後再把人轉手賣給麻三,從中獲取利益。

  最近風聲緊,張南已經有半年多沒找過麻三了,但此刻他的嗅覺在巨額債款的刺激下又陡然敏銳起來。

  「媽的,逼著老子再幹他一票!」

  二十分鐘後,那個姓李的少婦回來了,她顯然對即將到來的噩運毫無察覺,完全不知道一個陰謀已經在不遠處悄悄向她張開了口袋。

  張南轉身回屋。

  他們住的這棟樓已經有些年頭了,一梯兩戶的老式商品房,樓道很窄,張南估摸著時間,推門而出。

  他算的很準,女人正要經過他家,兩人打了個照面。

  「呦,李姐,出去鍛鍊啊。」張南佯裝出門。

  女人沒說話,僅僅客套地笑了笑,一邊走一邊繼續低頭翻一本雜誌,封閉的樓道里充斥著一股甜膩的香氣。

  張南有點尷尬,眼看女人就要上樓了,他一眼瞥見對方手裡拿的是本美容雜誌,靈機一動:「哎對了,李姐,麻煩等一下。」「你有事兒?」女人終於停下了,但口氣冰冷,居高臨下的漂亮臉蛋上滿是那種膚淺的傲慢。

  「啊,是這樣的,」張南醞釀了一下表情,開始編故事,「我一個朋友欠了我幾千塊錢,他弄了批進口化妝品擱我這兒,說是抵債,可我這光棍一條的哪懂這個?您能不能,幫我參謀參謀?這樣,要是東西您看得上的話,拿兩盒走,就當諮詢費了。」

  「呃,那……那怎麼好意思呢?」女人有點意外,但隨即臉上就由陰轉多雲了。

  張南心頭暗喜,行了,也是個貪小便宜的主,有門兒!「沒事沒事,咱們樓上樓下的誰跟誰啊,大不了,您給個成本價得了,呵呵。那什麼,我屋裡正好有樣品,要不,您先進來看看?」

  「這個……我……那好吧。」女人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張南把女人迎進來,大方地說:「李姐你隨便坐啊,家裡頭亂,見笑見笑,哦對了,不會耽誤給您先生做早餐吧?」

  「他呀,」女人大大咧咧在客廳的沙發中間坐下,自然而然翹起二郎腿,「一天到晚就知道他的公司,早就出門了。」說著,又開始低頭翻雜誌,斜劉海遮住了半邊臉。

  「唉,男人事業為重理所應當嘛,哪能都像我似的這麼瞎混,呵呵……」張南關門的時候,不易察覺地落了鎖。隨後,他從廚房端了杯橙汁出來:「李姐,先喝點飲料吧。」

  「謝謝。」杯子不大,也或許是慢跑過後確有些口渴,女人接過三口兩口就喝完了。

  一絲笑意在張南嘴角閃過,稍縱即逝。

  「我再給您倒點兒。」

  「不用了不用了,小張啊,你快把東西拿出來吧,我看了就走,一會兒還上班呢。」女人說完,順手把空杯子擱在茶幾上。

  「哦哦好,瞧我這記性,李姐您稍等啊,我這就去拿。」說著,張南鑽進了裡屋。

  女人似乎有些熱,她挽起運動衫的長袖,鬆開了馬尾,及肩的燙髮披散下來,她把黑色的皮筋頭繩穿到白皙纖細的手腕上,將右側鬢髮夾到耳後,露出一枚精緻閃亮的耳釘,修長的手指隨意梳理著秀髮。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雜誌,眼簾低垂,長長的睫毛不時撲扇一下。晨曦透過半拉的窗簾,將狹小的客廳渲染成柔和而又嫵媚的橙色,把慵懶閒適的美少婦映襯得分外撩人。

  張南在裡面翻箱倒櫃。

  就在他找出兩捆尼龍繩和一卷黑色封箱帶的同時,張南聽到客廳傳來「嘩啦」一聲。

  只見女人斜靠在沙發上,手邊的雜誌掉落,似乎已經沒了知覺。

  「嘿嘿,運氣不錯,想不到放了這麼久的東西還有那麼好的效果,我還擔心會不會過期呢……」

  毫無疑問,果汁裡頭加了料。那並不是普通的安定,而是張南從黑市弄來的速效迷藥。

  他撥開散在女人臉面前的發絲,雖然幹這勾當張南早已是老手但此刻他仍難以控制心頭的喜悅和興奮,他的手都有點發抖了。

  儘管看起來像是睡著了,但是張南知道女人只是動彈不得,這會兒她的意識非常清醒。在手指碰觸到額頭的時候,女人的眼皮甚至很明顯地顫了一下。

  換言之,女人看不到但是聽得見,感受得到張南的所作所為卻無力抵抗。這讓張南覺得萬分刺激,也正是他始終喜愛這種藥的原因。

  女人的表情看似安逸,但是胸脯劇烈的起伏卻表現出了她的不安和恐懼。

  張南湊到女人的耳邊:「別怕,美人兒……」說著,用舌頭輕輕挑起柔軟的耳珠,含在嘴裡吮吸了一遍。女人似乎輕微地抖了一下,隨即耳根子立馬紅了。

  張南感到嘴唇很乾,他舔了一下,一隻手已經伸了上去。褪下拉鏈,敞開女人的外套,粉藍的運動服裡面襯了一件稍顯緊身的黑色吊帶打底衫,正被豐滿成熟的一對肉球高高撐起。翻起短衫,下面竟是一條性感的黑色深V文胸,罩杯及其邊緣還綴著精緻的蕾絲和刺繡。

  黑色的蕾絲團團緊簇在雪白粉嫩的雙乳上,吸引力比起完全裸露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在張南看來這就是成熟女人與黃毛丫頭的典型差別。

  樓上這對夫妻尚未生育,女人也自然沒有哺乳過,不小於C杯的乳房保養的很好,圓潤緊實,散發出女性特有的體香,張南反覆揉捏著這對黑白相間的尤物,愛不釋手,直到無意中用力過猛導致女人弱弱地哼了一下,這才作罷。

  他俯身把女人的雙腿抱起來,讓她躺倒在沙發上。

  同樣粉藍的運動長褲下一雙白色阿迪達斯慢跑鞋看上去乾淨整潔,張南解開鞋帶,輕輕褪掉鞋子。

  女人小巧玲瓏的雙腳上穿著純白色的運動襪,襪底細膩,只不過可能由於晨練的緣故微微有些潮濕,加之襪子的彈性很好,潔白的棉襪緊緊包裹著主人秀氣的玉足,勾勒出美妙的輪廓。女人右腳的褲管滑落,露出半高的襪腰,襪口邊緣兩圈桃紅色的條紋,中間是清晰的阿迪達斯標誌。

  不用看也能猜到,這身夾雜著白色的粉藍運動衫褲多半也是同一品牌,「真是精緻的女人,出來跑個步都要穿個一套牌子」張南心裡一邊念叨,一邊把鼻尖探入女人襪底腳掌和腳趾根交界的凹陷處,隔著綿軟的白襪狠狠嗅了一把。

  棉織物特有的氣息混合著女人幽幽的腳香,聞上去就像淡淡的奶酪味,張南的鼻孔貪婪地翕動著,彷彿不願放過一絲一毫。他的手指摸索進褲管,迫不及待剝掉了女人腳上的一隻襪子。

  出乎意料的是,在白色的運動襪裡頭,女人竟然還穿著一雙黑色絲襪。她三十六碼左右的小腳在通透的黑絲包裹下,腳弓現出優美而圓潤的弧線,加深的襪尖下修長的腳趾錯落有致。張南忍不住把那細滑的腳底放到臉上,閉上眼睛用口鼻忘情地摩挲。

  悶在棉襪內的絲襪味道更加濃郁,憑藉多年戀足的經驗,張南判斷這絲襪顯然已經有一定的穿著時間了。

  「這麼講究的一個女人為什麼同一雙絲襪好多天不換?太奇怪了,」他心裡直犯嘀咕「也許他男人也有同樣嗜好吧,管他呢。」他把一黑一白兩隻腳掌併攏,臉深深埋了進去。

  片刻後,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三兩下拉開女人的褲子,白花花的大腿根告訴張南她穿的是長筒襪,一條小的可憐的黑色內褲艱難地保護著那隱秘的地帶,卻掩映不住一片濃密茂盛的毛髮,兩根吊襪帶把絲襪和內褲連成一體。和文胸一樣,吊襪帶和內褲上也都做了蕾絲邊設計。

  這儼然就是一套情趣內衣嘛。真沒想到,看上去如此保守矜持的女人背後竟然有如此奔放的一面,「原來也是個騷貨啊,呵呵,」張南故意嘲笑著,他知道女人能聽得清清楚楚,「還老裝得正兒八經的,骨子裡還是一樣浪呢……」若不是迷藥的關係,他倒是很有興趣看看女人現在會是什麼窘相。

  張南一手鉗住女人雙腳的腳踝,一邊繼續輕薄兩隻秀美的玉足,另一隻手熟練地在女人的陰道口和陰蒂間遊走,隔著內褲時而揉捏,時而撫弄,過不多時,紙頭就潮了。

  他把手指伸到嘴裡嘬了一口,興沖沖地開始解自己的皮帶。他的下體早就已經支起了帳篷,急於把這堆毫無反抗能力的媚肉就地正法。

  突然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張南冷不丁被嚇了一大跳,他猛然起身,慾望也給趕到了九霄雲外。

  當發現那只是女人褲兜裡手機的短信鈴聲時,張南的驚懼立刻轉變成了懊惱與憤怒。

  他想砸了那東西,或者理性一點來說至少是關掉,但出於好奇,他點開了那條短信。

  「在幹嗎呢?想你。」發件人是一個典型的男人名字。

  張南轉了轉眼珠,掃了一遍通訊錄,在「老公」一欄中顯示著一個不同的號碼。他嗅出一種曖昧的味道,本著狗血的好奇精神,他開始翻看女人和這個男人的短信往來,在看到不少諸如「我老公出差了,晚上我去你那兒……」「昨天你真厲害……」之類的隻言片語後,張南確定,對方必定是女人的情夫。

  那個看似溫婉賢淑的女人又一次讓張南對她產生了新的認識,「難怪裡頭要穿成這樣,八成兒是趕不及要會情人去呢。」

  這時一個念頭在他腦子裡閃過,他迅速回覆:「我也想你,今天老公不在,一會兒我去你那兒。」

  只幾秒鐘功夫,對方的回音就來了:「好!」雖然只有一個字,但是感嘆號還是傳遞出了他那溢於言表的喜悅。

  「呵呵,算你倒黴。」張南嘲弄似地笑笑,關掉手機。他攔腰抱起軟成一團的女人,向房間裡走去。

  這會兒他的慾望已經減退,他急於要做的,是另一些事情。

  十分鐘後,502室的門被悄無聲息地打開。確定房間裡沒有人後,張南躡手躡腳進了屋。

  他用的是女人身上搜出來的房門鑰匙,還刻意戴上了醫用的乳膠手套。

  房間設計的很漂亮,裝飾也很豪華,張南一直不知道這家的男主人是做什麼的,但現在看起來毫無疑問也是個有資本的人。

  他踱步進了臥室,從口袋裡掏出女人的手機,那上面已經被他用酒精棉花擦過了,張南四下里仔細看了看,最後把手機塞到枕頭底下。他打開衣櫃門,就像電視上演的一樣,女人的衣服一件件掛的整整齊齊,琳瑯滿目,眼花繚亂。

  張南挑了一套淺色的西裝制服裙,一件白色前胸帶有花邊設計的長袖襯衫。

  這是他每每在陽台上目送女人上下班時非常欣賞的一種搭配。

  他的目的很簡單,事後女人家裡報警在所難免,他要造成女人是在與情人幽會後失蹤的假象,混淆警方的視線。

  令張南慶幸的是,他在一個抽屜裡無意中發現了女人的身份證,如果缺了這小東西,麻三在價格上可是會毫不客氣大大殺上一筆的。

  女人的大名,叫李靜嫻,是個和她一樣溫柔賢良的名字——至少外表看起來是這樣。

  臨走時,張南無意中瞥見門口鞋櫃上有一雙亮藍色的漆皮高跟鞋,他從鞋窩裡抽出一大團的東西來,那是條杏色的連褲絲襪,通體帶著蝴蝶圖案的提花,從上面彷彿還能隱隱聞到女人的體香。

  他捂到鼻子前聞了一番,滿意地塞回鞋裡,然後提起高跟鞋,夾著衣服,輕輕打開房門,左右望望,趁著沒人,迅速溜之大吉。

  李靜嫻一直處在渾渾噩噩中,她懷疑自己在被這個男人猥褻後是不是短暫昏迷過,以至於記憶產生了斷檔。

  當她終於能睜開眼皮的時候,發現自己似乎是身處在一個骯髒簡陋的浴室中。

  嘴巴裡被柔軟的布料塞滿了,她試著用舌頭推了推,臉頰上立刻就有東西勒縛的觸覺。

  她感到雙手被高高舉起,在手腕處緊緊捆綁,動彈不得。

  定了定神,李靜嫻觀察了一下四周。開放式的浴室,帶著洗漱台盆和馬桶,台盆上一面鏡子正對著自己,雖然有些髒,但還算能看清楚。

  鏡子裡的女人一絲不掛,身材凹凸有致,淩亂的長發披散著,從鬢邊自然垂下兩股,褐色捲曲的末梢正好擋住了前胸的兩顆紅葡萄。

  她的嘴裡堵著一團白色的東西,外面用黑色的什麼長布條勒著,想必是防止其吐出來。不過她顯然沒有看到布條尾端鮮明的蕾絲痕跡。

  她看到雙手捆綁後是被掛在了屋頂的一個大金屬掛鉤上。

  「這到底是什麼人家?為什麼會在浴室裡安掛鉤?」在台盆邊堆放著自己的衣物和運動鞋,李靜嫻聽到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

  張南推門而入,帶出一陣冷風讓赤身裸體的女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呦,你醒啦,」見女人似乎已經恢復了神智正瑟瑟發抖,張南在那顯然是因保持鍛鍊而翹挺的臀部上摸了一把。

  「嗚嗚!」女人躲了躲,身子縮成一團。她併攏膝蓋雙腿微曲楚楚可憐的樣子,並沒有讓張南產生惻隱之心,反倒激起了他的慾望。

  「裝什麼裝?明明是個浪貨。」張南說著,徑直把手探入女人夾緊的勾股間,粗糙的手背快速摩擦起女人肥嫩的外陰。

  「嗚!嗚嗚!嗚嗚!」不知是出於疼痛還是興奮,女人漲紅了臉,被堵住的嘴大聲的嗚嚥著。她撅著屁股想往裡躲,卻苦於雙手被吊,移動範圍有限,根本逃脫不了魔掌的侵犯。

  過不多時,張南的手上就帶出了晶瑩濃稠的汁液,眼見女人的呼吸開始急促,他索性解開皮帶褪下褲子,現出早已高高�起頭的陽具。

  他�起女人的一條腿,用手托住膝蓋窩處,露出淫水氾濫的私處,略微一扶,堅挺的陰莖長驅直入。

  「嗚嗚!」李靜嫻感覺一根滾燙的東西直接刺進了身體,她的腳尖不自覺踮了起來,手腕上的繩子深深陷入了肉中。

  女人熟透了的身體包圍著張南的命根,「啊……」張南長出一口氣,腿腳都差點發軟了,他調整了一下姿勢,開始有節奏的一波一波衝擊女人溫軟的嬌軀。

  李靜嫻從來沒有過這種性體驗,即使是和情夫在一起的時候。緊捆的雙手和被嚴密堵塞的嘴巴使她產生一種任人侵犯的屈辱感。她的頭向後仰起,眼神迷醉,男人的每一次碰撞,都讓她難以自拔得心馳蕩漾。

  三十多個回合後,張南緩了緩,他把李靜嫻從吊鉤上解下,女人這會兒已經繳械投降,隨他把自己面朝下摁倒在台盆上。張南把女人的雙腿打開,屁股撅起,在白皙嫩滑的臀部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上面立刻就現出五條血印。

  「嗚!」這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女人大叫了一聲,話音剛落那粗壯的陰莖已重新殺到。

  張南一邊從後面抽插,一邊不時重重拍打女人的臀部、大腿、後背等處,每次打擊都會給他帶來對方陰道驟然緊縮的快感。而女人雖然忍不住淚水直流,但是在疼痛和刺激的雙重作用下,早就如墜雲裡霧裡,不知東南西北了。

  「嗚!」「嗚!」「嗚!」「嗚!」

  ……

  隨著張南一陣輕微的痙攣,大團白色的液體從兩人相交部位的縫隙中滲透出來,掛到地上。女人繃直了小腿抽搐幾下,便如同爛泥一樣癱在了台盆之上。

  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李靜嫻發現自己已經被重新吊了起來,張南正蹲在自己身下不知道幹著什麼,她低頭一看,自己三角地帶原本濃密的毛髮已然不見了蹤影,不遠處一把沾滿肥皂泡沫的剃鬚刀似乎是在向她做出解釋。

  震驚之餘,一陣溫熱傳來,原來是張南用浴室裡的淋浴噴頭在做最後的清潔。水很暖和,李靜嫻感到男人扒開了自己的陰道口,如注的水流沖洗著兩人剛才的戰場,李靜嫻不禁雙腿一酸,身子又軟成了一團……麻三是那種一般身高一般長相一般穿著,在人堆裡看一眼就懶得看第二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天擦黑的時候,他敲開了張南的家門,隨身攜帶的,還有一個大號的旅行箱。

  他滿面紅光,看起來心情不錯。

  「你老弟可是有段時間沒給我信兒了,這麼樣?這次喊我過來,有什麼好貨色?」麻三的聲音洪亮,中氣十足。

  「我弄來的你還不放心?」張南遞上李靜嫻的身份證,「怎麼樣,32歲,外企職員,正宗的良家少婦,正點吧?」

  「呦,盤子挺靚的,不過嘛貨還是得驗,這是規矩。」張南指指後面,做了個「請便」的動作。

  衛生間內,麻三看見一個身著淺色西裝制服套裙的女人被五花大綁捆成駟馬倒攢蹄的樣子吊在中央。

  外套前襟敞開著,白色襯衫裡隱隱透出胸衣形狀的黑色,本已不小的胸脯因為反弓起來的身體顯得更加飽滿,雙乳之間恰到好處地修飾著一道荷葉花邊。

  長及膝蓋的直筒裙前部被朝上翻起,折進橫向束縛在女人纖腰處的幾道繩索中,小指粗的尼龍繩從中間引出兩條,呈T字形緊緊勒住她僅穿著褲襪的下身,朦朧的絲襪下,女人被清理過的私密部位一覽無遺,兩瓣肥嫩的陰唇間還恰到好處地嵌進了一個故意打上的繩結。

  杏色的絲襪點綴著白色蝴蝶提花,配上女人修長的一雙玉腿,顯得別緻而素雅。她的腳踝被彎曲到身後,交叉捆在一起,使得膝蓋無法併攏,更不用說夾緊大腿來掩蓋裙底風光了。一雙本該穿在秀足上的亮藍色高跟皮鞋用它細長的鞋跟掛在繩結上,鞋窩裡塞著條黑色的絲質內褲。

  綁縛腳腕的繩子和反捆在背後的雙手拴在一起,擰成一股後穿過天花板上的掛鉤,被拉到衛生間另一頭的支架把手上,牢牢固定住。

  女人就這樣被吊在半腰高的地方,由於受力的緣故,兀自悠悠旋轉著。

  麻三撫摸著那雙仍在不斷擰動腳掌,薄如蟬翼的絲襪包裹下,腳底光滑潔淨,白裡透紅,不似其他穿慣了高跟鞋的女人那般佈滿了老繭和死皮,看得出來勤於保養,勻稱的腳趾上塗著淡粉色的指甲油,左腳第二個腳趾上,還戴著一枚小巧的銀質腳戒。麻三湊上去聞了一下,玉足上散出的,竟是淡淡的花香,讓人心神愉悅。

  女人的頭耷拉著,麻三攏起她面前披散的亂發,把臉揚了起來。

  「嗚嗚!」女人可能是被拉疼了,白皙的臉頰上兩行熱淚奪眶而出,劃過了緊緊勒住嘴巴的黑布,梨花帶雨中一雙美目彷彿在哀求著什麼。

  「真是個美人兒,比照片上更漂亮。」麻三心裡嘀咕,身體也就有了反應。

  他解開女人嘴上的布條,從口中掏出一團白色的棉布,細看之下,竟是一隻女式短襪,已經浸透了女人的唾液。

  「咳!咳!」女人狠命咳嗽了兩聲,「救……救命,我被人綁架了!」她顯然還不知道麻三的身份。

  「嚓——」麻三拉開了褲襠的拉鏈。一根黝黑粗壯的陽具伸到女人面前,拍打了幾下她的臉頰。

  「張開嘴!」麻三邊說,邊嗅起那溫熱潮濕的堵嘴物來,上面的味道很奇怪,但卻刺激得他下面漲得難受。

  李靜嫻被弄得不知所措,她睜大了一雙杏眼目瞪口呆。

  「叫你張嘴,騷婊子!」麻三粗魯地掰開女人殷紅的小嘴,把傢夥狠狠塞了進去。

  「唔?嗚……嗚!嗚嗚!」

  麻三肆意在女人綿軟的口中抽插,李靜嫻幾乎呼吸困難,但身體懸在空中,不由自主的搖擺卻彷彿在配合著麻三的動作。

  不一會兒,麻三就吃不消了,他�起頭伸出舌頭,手上一使勁,把女人堵嘴襪團裡飽蘸的香津全部擠到了口中,與此同時,李靜嫻感到大股黏稠的東西噴進了口腔,一時間上顎牙床舌底都充滿了這種腥臊惡臭的液體。

  麻三拔出已經疲軟的陰莖,一隻手迅速掂起女人的下巴抵住,另一隻手用那隻白色襪團簡單抹了抹唇邊的痕跡之後,一股腦用髒襪子把滿嘴黃白的精液堵在了裡面。他從衣兜裡掏出一個紅色橡膠口球,塞到女人口中,壓住了嘴裡的襪子,狠狠扣在腦後。

  女人的喉嚨滾動了幾下,她的抗議就逐漸變成了嚶嚶的抽泣聲。

  麻三撿起原先勒住女人嘴巴的黑色布條,那是一雙疊在一起的長筒絲襪。麻三用它們擦拭自己的陽具後,直接拿來蒙上了女人的雙眼,黑色的絲襪上立刻就映出了水漬。

  他打開自己的皮箱,把女人解下來,用小刀割開雙手雙腳間關聯用的繩子,將女人側著身抱進去。箱子很大,但李靜嫻仍不得不彎腰屈膝縮成一團,好在此刻她已經非常老實,任由麻三怎麼折騰,連哼都不怎麼哼了。

  一雙亮藍色高跟鞋扔進皮箱後,「撲」的一聲,蓋子被關上。

  「不錯不錯,這個我很滿意,價錢我加你三成,回去就打到你卡上,」麻三拍拍張南的肩膀,「最近缺貨,要是還有這麼好的,跟我聯繫,錢麼,好說。」張南笑笑,遞過去一個袋子:「這女人隨身的東西,你拿了去吧,留我這兒也是個麻煩。」

  麻三翻開看看,幾件衣服,一雙運動鞋,還有手機、錢包、手錶、鑰匙之類的雜物。

  「那行,後會有期。」

  「走好。」

  張南目送一輛切諾基駛出小區,他不經意望瞭望502的陽台,這會兒已是萬家燈火但房間裡卻沒有透出絲毫光亮,他擰滅了手裡的菸頭,回屋睡覺去了。

  疲憊的身體讓張南一氣兒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直到那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

  「誰啊?」張南睡眼惺忪,很不情願地出了臥室。

  「派出所,想找你瞭解點情況。」

  「這麼快?」張南心想,「看來樓上男人已經報案了。」他一邊穿上衣服,一邊用最快的速度複習著昨天設計好的說辭,他猜想對方一定會問些是否見過什麼可疑人物之類的話。

  門剛打開,幾個民警魚貫而入。

  「跟我們走一趟,協助調查!」什麼東西在張南眼前晃了晃,兩隻有力的手不由分說架住了他的雙臂。

  這突然的變故驚得張南半天說不出話來。

  審訊室裡,張南眉頭緊鎖,沈默不語。

  兩個警察和他對面而坐,他們都穿著制服,看上去很相似,不怒自威。

  桌上扔著一隻用塑封袋裝著的白色短襪。

  「這是從你家沙發墊子夾層裡搜出來的,經過502室戶主辨認,與他妻子失蹤當天所穿一致……」

  「說明她到過你家!快說!你們什麼關係?」

  這是典型的紅白臉,張南不吃這一套,僅憑一隻襪子是不能說明什麼的。但自己的手機,電腦,甚至是銀行賬戶是經不起查的,這點張南非常清楚。他需要考慮的已經不是交代與否,而是交代多少的問題了。

  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以為天衣無縫的嫁禍計畫,為什麼沒起作用?

  警察是怎麼從一開始就懷疑到自己頭上的?

  單身漢永遠不會明白,每一個你想上的女人背後,都有一個上她上到要吐的男人。

  作為一名事業出眾身價不菲的成功人士,李靜嫻的丈夫曹鵬早在去年就和一個更為年輕漂亮的女人糾纏不清,兩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在耳聞妻子也相繼出軌之後,為了能讓其淨身出戶,他迫切需要尋找協議離婚的有利證據。

  於是,曹鵬在自己家中安裝了隱秘的針孔攝像頭,尤其,是臥室……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