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先帝創業
Crawler | 2016-8-14 21:46:42

 高二的時候,學校要求學生早晨6點半必須到校上早自習,這對習慣睡懶覺的我,是個巨大的折磨,最晚我需要6點起床,騎自行車上學,爸爸媽媽習慣了5點半就叫我起床,洗漱,吃飯。

  一個月,我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折磨,搬到了在學校旁邊的叔叔家裡借住,叔叔的家就在學校對面,過了道就到學校了,我即使六點二十分起床都來得及。

  叔叔是開夜班計程車的,弟弟還小,嬸子那時候賣保險,生活過得不錯。叔叔家是兩居室的房子,叔叔和嬸子住一間,我過去了,我就和小弟住一間。

  那時候的我,青春萌動,要知道,我是小學五年級開始手淫的,雖然一直沒有機會接觸女子,但是手淫卻從未停止,什麼的人都是我幻想的對象,鄰居、老師、同學,我都意淫過多少次。到了初中的時候,有機會接觸到「黃色書刊」,對性的認識也增加了,雖然依然沒有接觸到女子,但是想像的力量是巨大的,我開始把我的幻想用筆寫出來,鄰居、老師、同學。

  在叔叔家住的時候總是早出晚歸,大連的出租生意很好,叔叔一般都是早晨5點半交車後才回來,我上學的時候,叔叔都在睡覺,而我,要下了晚自習才回來,偶爾晚上回叔叔家吃飯,然後再上晚自習,晚自習要到9點,回到叔叔家,小弟都睡覺了,我再看看書,十點多也睡了。

  生活簡單、平淡,但是,我的內心卻不是那麼平淡的。

  嬸子名叫趙璐,我並不知道嬸子的實際年齡,三十多一點吧。嬸子以前是運動員,大約170的個子,身材很魁梧,我只能用魁梧來形容,胸部碩大堅挺,身體結實,幾乎沒有多少三十多歲生了孩子的女子身體那種贅肉,腿是那麼的結實,也許和多年的訓練有關吧。總之,嬸子符合所有我喜愛的女子的特徵,只是嬸子長得很一般,非常一般而已。

  夏天,很熱,幾次我下晚自習回來,看到嬸子,是因為我回來才穿上白色的紗質衣服,可以想像,我不在的時候嬸子只穿內褲和胸罩。幾次我回來,嬸子都是匆忙的穿衣服,我看到了白色的內褲和白色的胸罩。

  我為嬸子著迷了,她是那麼的健康,那麼的魁梧,我一直很幻想,一個身材結實的女子在我的身下呻吟,在我的身下達到小說中描寫的高潮�起。在家的時候,我不止一次幻想鄰居狄鳳琴,一個很潑辣很魁梧的三十多歲的老娘們,但是和嬸子比起來,嬸子更加高大、更加結實,當然,也沒有狄鳳琴那麼大的肚子。

  如果嬸子能在我身下達到高潮,那麼是多麼刺激的事情啊!

  我開始幻想,幻想,幻想,我儘量討好嬸子,顯得很乖、很好,嬸子對我顯然並不排斥,甚至會特意留晚飯給我。

  一天早晨,我從春夢中醒來,我的陰莖勃起到最大,雖然我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夢,但是需要解決我的陰莖的腫脹問題。

  小弟還在睡覺,我坐在床邊,手套動著自己的陰莖,我的陰莖在我的套動下充血嚴重,龜頭現出了暗紫色。我突然想到了嬸子,心裡默默地唸著:「我的大陰莖啊,插在嬸子的陰道里啊,抽動啊,抽動啊,抽動啊……」我一洩如注!

  我�頭,長出一口氣,但是一個情況讓我大驚失色!對著床的牆上是一個大鏡子,我在鏡子裡看到了客廳裡有個人影,我慌忙收起陰莖,穿上衣服,我聽到外面慌亂的穿著拖鞋走動的聲音。

  是誰?叔叔?叔叔應該睡覺了;嬸子?不會是她;不過,不是她,是誰?

  我背著書包,嬸子從她的房間出來,臉似乎有些紅,問我一句:「上學啊,吃早飯不?」我隨口應付一句「不吃」就走出了家門。

  那一整天,我都在想著這個事情,嬸子是不是看到我手淫了呢?她是不是會告訴叔叔呢?她是碰巧看到就回屋了,還是一直看直到我發現了呢?等等等等說不清的問題折磨了我一天,所有老師講課我都沒有聽到一個字。

  下了晚自習,我回到叔叔家,叔叔出車去了,嬸子在家,小弟睡覺了,桌子上放著晚飯。嬸子似乎很自然,並沒有什麼特殊的,給我盛飯,我不自然的吃了一些就躲回自己的房間,假裝看書了。嬸子沒有打擾我,收拾收拾也睡了。

  那一夜,我居然失眠了,不知道為什麼,到了12點依然睡不著,我就起來看著書,卻怎麼也看不下去,也許是出於習慣,我拿出了本子,開始寫些東西,我的幻想的東西……「早晨我手淫,被嬸子看到了,嬸子過來要求和我做愛,我們就做愛了。」我還在「奮筆疾書」的時候,聽到了外面有聲音,應該是嬸子,我忙合上本子,假裝看英語,嬸子沒有進來,只是在門口問了句:「志斌,還不睡啊?」我道:「再看一會兒就睡了。」嬸子道:「別看太晚了!」嬸子去了衛生間,一會,我就聽到了水流的聲音,應該是夜來太熱了,嬸子的體格更是容易熱,嬸子起來沖涼。

  嬸子在沖涼,我甚至有了一種想偷窺的衝動,可惜,一切也只是幻想,我打開本子,繼續寫我的幻想。

  我正寫著的時候,突然,檯燈滅了,我擰了擰開關,還是不亮,我聽到嬸子在外面的聲音:「怎麼停電了啊?」原來是停電了!

  我打開抽屜,找到裡面的手電筒,把書和寫的東西收起來,準備睡覺。

  嬸子在外面道:「志斌,把手電筒給我,我手鏈掉了!」嬸子的白金手鏈啊,我想都沒有想,拿著手電筒過去。嬸子還在衛生間,我心無雜念的推了一下門,門開了,我把手電筒照過去,嬸子蹲在衛生間的地上,在底下摸索著找什麼,嬸子赤裸,黃褐色的背對著我。

  我的目光停留在赤裸的嬸子身上,我的手電筒光線停留在赤裸的嬸子身上,我的心思,停在了赤裸的嬸子身上,一切,都停留在赤裸的嬸子身上。

  嬸子看到我進來了,扭頭看著我,看著直勾勾盯著她的我。嬸子站起來,要接我手裡的手電筒,我沒有控制住少年的衝動,一把抱住嬸子,嘴在她的臉上、她的胸口上胡亂地親吻著。現在看來,完全就是青春年少完全沒有經驗的表現。

  嬸子沒有反抗,從我手裡拿過了手電筒,放著旁邊的水池台上,摟住了我,任我親吻著。

  我很衝動,匆忙地脫下了內褲,只脫到膝蓋,我的陰莖已經勃起了,我的陰莖在赤裸的嬸子身上胡亂地捅著。嬸子叉開了腿,翹起了腳尖,因為我比她高,她需要翹起腳尖,她手扶著我的陰莖,插入了她的陰道。

  我感到了無比的熱量,熱量,熱量,好像我的陰莖進入了一個潮濕而且很熱的地方。我毫無經驗的抽動,但是隨著我的抽動,那熱量越來越強烈,刺激得我要撒尿的感覺突然異常強烈。

  不到十下,真的不到十下,我就在那個潮濕的、異常炎熱的地方,射精了。

  我的神志似乎一下子就回來了,我鬆開了抱著嬸子的手,嬸子似乎有些失落,但是沒有什麼表示,她拿起手電筒,蹲下身子找她的手鏈。

  我穿上內褲,回到了房間。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似乎嬸子在等我,而我做得不好。

  我躺在床上,很深刻的「檢討」自己,我做了什麼?我怎麼會如此?我看了那麼多的小說,寫了那麼多的性愛描寫,為什麼在做的時候,什麼都忘記了呢?

  我怎麼會那麼快射精?幻想中我是可以挑戰所有女人的神,但是在現實中,我居然射得那麼快。

  外面,嬸子的拖鞋的聲音從衛生間來到自己的房間,手電筒的光亮從衛生間到客廳、到叔叔的房間,到熄滅。

  我感覺什麼東西很壓抑,非常壓抑。我從床上起來,走到了嬸子的房間,雖然沒有燈,但是有微微的月光。

  嬸子赤裸著躺在床上,嬸子赤裸的躺在床上。嬸子知道我進了她的房間,但是嬸子沒有動,也沒有說話,好像睡著了。

  我到了床邊,嬸子居然自動地向床裡面挪了挪,給我空出了一個地方,我上了床,在嬸子的旁邊躺著。

  嬸子依然沒有進一步的動作,現在需要進一步的是我。我起來,儘量控制自己,想著我看過的那些書籍的「知識」,手扶著嬸子的碩大乳房,將舌頭舔在嬸子的乳頭上。嬸子的乳頭非常黑,乳暈也非常黑,也許是因為嬸子本來就不白,所以乳暈乳頭也是黑黑的吧?

  嬸子的身體很快就有了回應,乳頭很快就勃起了,大大的乳頭鼓起來顯得更加的大。嬸子開始動手了,她的手在我的身上撫摸,很快,就把我的內褲脫了下來,手撫摸著我的陰莖,我的陰莖很快就勃起了。

  我怕我的陰莖再次不爭氣地在嬸子的撫摸下射精,於是從嬸子的身上下來,躺在了嬸子的身邊,手撫摸嬸子的大乳房,另一隻手伸向嬸子的下體,嬸子很配合,分開了腿。

  嬸子的陰毛很多,很濃,我分開了陰毛,深入了嬸子的陰部。嬸子的陰唇很肥大,感覺長長地長了出來,剛才匆匆忙忙地插進去,都不知道這些事情。

  我的手指很容易地插入了嬸子的陰道,陰道里依然火熱,我的手指輕輕地在她的陰道里插了幾下,她的陰道就很濕潤。

  嬸子的手沒有離開我的陰莖,當我的手在她陰道里抽插,嬸子突然拉住了我道:「快上來!」我道:「上來幹什麼?」嬸子道:「別鬧了,快,快肏我!」嬸子說話很直很粗魯,也許是因為從小就上體校,沒有什麼文化的原因,但是,這很符合我的口味。

  我再次趴到了嬸子身上,陰莖勃起,嬸子似乎更加性急,抓著我的陰莖就往她的陰道里塞,我的陰莖很輕鬆地進入了她的陰道。

  依然是熱,但是因為射了一次精,感覺差了很多,我開始慢慢地�起我的屁股,讓我的陰莖可以慢慢地在嬸子的陰道里抽動,我希望可以慢慢來,這樣可以讓自己不要太快射精。

  嬸子的腿叉開得很快,我整個人趴在她的身上,慢慢地動著。嬸子真的很性急,她自己開始�起屁股,希望我的陰莖能插得更深,叫道:「快點,快點!」我希望可以讓嬸子滿意,這樣也方便我以後可以享受,我的動作開始加快,我的身體撞在嬸子的陰部發出不大但是清脆的聲音。

  很快,嬸子的下體已經水流成河了,嬸子的鼻子裡發出很濃重的「哼哼」聲音。突然,嬸子的雙腿收緊,整個身體向上挺了一下,在空中挺了一下,然後重重把身體跌在床上,我想,嬸子是高潮了吧?

  嬸子剛剛收緊身體那一下,我感覺我的陰莖被嬸子的陰道用力地夾了一下,夾得那麼用力,那感覺真的是無以倫比的。

  我繼續在嬸子身上努力著,嬸子似乎很累,但是很快,她又一次有了迎合,她的屁股再一次�起,這次她似乎更加用力,好像把身體的全部力氣都使出了,每一次,我的陰莖都深深地插到嬸子的陰道最深處。嬸子陰道里流出的水把我的陰毛都淋濕了,嬸子屁股底下的床單早就像尿了一樣。

  很快,嬸子好像達到了第二次高潮,陰道再一次收緊,我又一次感受到那禁錮的感覺。嬸子的身體似乎異常敏感,高潮來得很快,前後不到二十分鐘,嬸子已經來了兩次高潮了。

  看到嬸子再次落在床上,不動了,我停下了身體,讓我的陰莖完全插在嬸子的陰道里,嬸子的身體已經滲出汗水。我道:「嬸子,要休息一下嗎?」嬸子卻搖了搖頭,道:「你的雞巴太厲害了!要是你叔早就不行了。換個地方,床單濕了!」我從嬸子的身體爬起來,嬸子翻身跪在床上,屁股對著我,手拄著床說道:

  「來,插進來!」我到了嬸子後面,嬸子的大屁股對著我,屁股那麼圓,那麼豐滿,我扶著陰莖插入嬸子的陰道,嬸子的身體自動前後著,我的身體也努力著。

  不知道是不是第二次射精的原因,或者是看到嬸子的高潮心理的滿足,我的身體完全沒有射精的衝動,我跪在嬸子身後,覺得用力似乎不徹底,我就站了起來,像紮馬步一樣,不過身體坐在了嬸子的屁股上,嬸子完全承受著我的身體,但是她似乎更加滿足。

  這個姿勢,嬸子的大腿用力,我感覺嬸子的陰道比她躺著的時候要緊很多,但是不像躺著那麼深,似乎我每一次用力插入都能插到陰道底部。

  簡單的動作,不同的感受,嬸子的水順著她的大腿往下滴答,我拍打著嬸子的大屁股,好像一個縱橫沙場的將軍,心裡很有成就感。

  又過了四十分鐘,嬸子趴在了床上,癱軟無力。我趴在她的身上,她的屁股緊繃,雖然我的陰莖依然插在她的陰道里,但是因為屁股的原因,我的陰莖只有一半在她的陰道里。

  不等我說話,嬸子道:「不行了,四次了!不行了,不行了!」我問:「四次什麼了?」嬸子道:「到天上四次了!你的雞巴太厲害了!肏死我了!」我道:「只要嬸子滿意就行!嬸子你累了,那我們不做了?」嬸子道:「那怎麼行?你不射出來對身體不好的!」我道:「但是我不希望嬸子累嘛!」嬸子突然從床上起來,把在她身上的我整個翻在了床上,我一愣,不知道嬸子怎麼了。嬸子趴在我的雙腿之間,把我的陰莖含在嘴裡,用力吸吮舔舐!

  我感覺好驚訝,我沒有想到嬸子會這麼做,雖然在小說裡有如此的描寫,但是,我沒有想到如此突然。嬸子的嘴如此有力、如此溫暖,好像我第一次插入嬸子陰道的感覺一樣,很快,緊張的我就射精了。

  嬸子似乎沒有鬆口的意思,而是在我射精的時候繼續套動,直到我的陰莖射精完畢,嬸子才吐出了我的陰莖,道:「真濃啊!」嬸子居然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嚥下了。

  嬸子拍了拍我的赤裸的屁股,道:「快睡覺吧!明天還要上課呢!明天晚上嬸子等你」!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