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5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8-18 21:48:45

 張英傑才十九歲就迷上了賭博,他欠了鄰鎮出名的凶狠惡霸「王剛」五萬塊錢,這筆錢不多,但對一個普通上班族說,卻要賺好幾個月才有的,王剛現正在張英傑門外叫囂要錢,不一會就破了門進來,英傑他父親長年出差國外,平常就只母子兩人,現在家中卻留下美豔母親和自己住在家裡,這一天想不到還是讓悲劇發生了。

  兩星期前張英傑被酒肉朋友阿輝鼓吹灌迷湯,阿輝先拿了幾百塊給張英傑,要他試試手氣,結果一把贏了千元,慢慢英傑越賭越順,結果一晚上竟讓英傑贏了近三千塊錢,這讓英傑喜出望外。

  雖只是序幕,但一連贏了三天,英傑每賭必贏,最後把心一狠,將贏來的數千元全數賭光,甚至連自己那存了兩萬元的積蓄,也全部給賭了下去,那酒肉朋友阿輝建議他向王剛借錢,借了好翻本。

  想不到這誘因只是阿輝和王剛兩人早串通好的計畫,因為阿輝一次不經意瞧見了張英傑的美豔母親,他母親今年才三十六歲,人又長的美,平常除了買菜上街外也顯少出門露臉,是最平凡的家庭主婦,不過只一次碰巧,就給那阿輝瞧上眼,因此阿輝就說給那王剛聽,並拿了王剛十萬元,兩人也開始計畫讓好色王剛來操上這極美豔的少婦。

  「張英傑你欠老子的五萬元那時要還,給你拖了好幾天,今天不還老子就先少了你一手一腳」。

  王剛一破門首先就大罵,他隨身的兩名小弟,山貓和皮條也開始到處搗毀屋內東西,張英傑看著三人凶樣怕極了,他曾經聽阿輝說過,王剛這人不但凶殘無比,而且做人更是好色,他突然想到,樓上美豔的母親還在睡著,如果被他知道,那不知道會有何後果,想到這,巴不得母親不要被聲音給吵醒而下樓。

  這時英傑的母親夢若聽到樓下有吵雜的聲音,探下頭走了下來說:「英傑,有朋友在下面嗎」。

  樓上傳來一陣清甜美妙的女人嗓音,過不久高跟鞋傳來踏聲,有一名穿著無袖白旗袍的女人下了來。

  那女人穿著乳白高跟鞋,細細她那高叉旗袍裙內穿了肉底褲襪,微曲走路,襯托出一雙美麗的大腿春色,那女人今天剛好要參加同學聚會,剛好刻意打扮了一下,誰知剛下樓就讓那王剛惡霸給看了見。

  王剛看大了眼不敢相信,口水也吞了吞,他眼睛注視那女人胸前的乳房完美碩大,光想像用手來搓揉已經快受不了,而且那雙美腿均勻酌稱,細長的腿跟包著褲襪,她腰枝簽細臀部圓翹,一雙美腿修長簽細。

  這時王剛看的有些目鄧,手搓了搓,雙眼喜吱吱的看著女人的拳身上下,這夢若被看的有些尷尬,把美腿微曲緊靠,臉上有些暈紅。

  女人轉口說著:「你們是誰?找我們家英傑有事嗎」?

  這女人名字叫夢若,她是英傑的母親,剛剛在樓上打扮了些,正想參與同學會,卻不知道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當下樓時卻看到這般景象,夢若只知道這些人來意不太友善,尤其是眼前一名黑皮膚滿臉橫肉的男子,他看著自己的眼神好像要吃了自己一般。

  王剛打量著女子全身上下,那胸部挺大豐滿,就像在跟他招手似的,而且女子雙腿緊縮誘人,不時傳來陣陣芬芳香味,說有多美就有多美。

  這時張英傑看著王剛一副色臉孔樣貌,瑟縮在牆角的他荒極了大聲喊著:「媽∼那些人是惡霸阿,你快點逃」

  英傑剛喊出聲,山貓和皮條兩人出拳往英傑肚子打了去,英傑肚子被兩人打的疼痛蹲下了身,那兩人還不肯罷手,更給了他好幾個拳。

  夢若看兒子被打心疼,她向前阻止喊聲說:「請你們別打了,我兒子欠你們什麼,你要如此對待我們」。

  夢若喊說著時,王剛色淫淫的眼光不時停留在夢若那矯好的修長雙腿,那大腿被膚色褲襪包的緊實光滑,白色的高跟鞋包著仔娩小腳,傳來的踢踏聲更伴著誘惑,任何人看了這景色後,任誰都會失去理智,而想上前來享受這溫香滿懷。

  王剛示意兩名手下捉牢英傑,自己看著夢若胸前那豐滿乳房,被白旗袍給隱了住,他老二早已經漲大起來,色咪咪看著夢若說:「聽好了,你兒子兩星期前向我借了五萬,現在錢滾錢加上利息一共欠了三十萬元」。

  夢若一聽差點傻住,三十萬並不是一筆小數目阿,短時間內哪裡能籌得出來,何況才欠了五萬就要還三十萬,這分明就是想要敲詐。

  夢若想了想:「我是可以先還一點錢,樓上有兩萬元先還你,其他的錢等我丈夫回來在跟你算清」。

  夢若回頭要往二樓拿錢,她還沒踏上幾步,那王剛看夢若的旗袍裙內,高叉大腿扭的讓王剛受不了,加上三角粉底褲和膚色褲襪的襯托下,他褲擋下的老二早已經全漲了起來。

  王剛突然一把從後面抱住夢若腰枝,他用手掀開夢若的旗袍裙子,嘴巴就靠緊夢若大腿,開始在樓梯間舔了起來,夢若被抱住,王剛一把提起夢若的大腿跟開始用舌頭舔
著,舔著夢若大腿處,在順滑向小腿,膝蓋,雙手不停摸,嘴巴上下動著,舔的好久,夢若心裡舒服了起來,但是卻不敢想著,王剛舔到了白色高跟鞋,舔著有些鹹味,便把高跟鞋脫了下來,然後又用嘴吸含住夢若的細腳指,一樓的英傑被山貓和皮條壓著雙手,只能眼睜睜看著母親大腿在樓梯那給那王剛吸了又舔。

  王剛拿起夢若的腳指,一隻隻寒住口中,嘴巴含住滑溜的褲襪腳指,一隻一隻用手搓揉,用大舌頭舔溜,夢若腳指被舔暈,香氣太迷人,王剛又順手拿起夢若大腿舔著,夢若有點驚嚇,但是太舒服了,想挪回大腿,但不一會又被王剛提了回去,舔到最後整雙大腿滿是濕透,那王剛還不肯罷休。

  王剛將夢若抱起回到一樓,轉了身然後把夢若旗袍裙掀起,夢若雙手扶住樓梯間,渾圓的屁股被王剛用手揉捏了一把,夢若眯著眼驚乎一聲:啊∼「然後王剛開始從後舔著夢若後臀,在舔溜夢若整個臀溝」腿跟「腿背」腳裸「夢若舒服極了,雖然一些理性讓她想掙扎,夢若跑了幾步,王剛又從後將她抱住,馬上又掀起旗袍裙舔了起來,王剛一臉惡毒淫笑,然後邊用嘴舔臀溝,在繼續舔著臀部,越舔夢若越來越害羞,也越舒服,她閉上眼整張臉紅了起來。

  王剛從後�起了夢若的右腿放在肩上,嘴巴就湊上夢若的密穴用舌頭來回吸舔著,王剛嫌褲襪和內褲礙著事,便把那褲襪弄個洞,再把白底內褲給撕破,然後繼續用舌頭舔著夢若浮出的密穴豆和大腿,夢若被舔著舒服極了,輕叫一聲」啊∼「那雙腿早已濕透,腳指已經舒服到稍微彎曲,她意識已經快要迷失,甚至快忘了底下有兒子正在看著她,夢若想到兒子,稍微回覆神智,但是王剛兩手早已經伸到夢若的乳房揉了又捏,雖然隔著旗袍,但是夢若乳房的紅豆子已經被王剛揉的又硬又大,王剛用肩膀繼續托著夢若右腿,乳房更是用力的揉,不一會,夢若飄飄欲仙,已經滿身濕答,英傑看到母親這模樣,喊出聲又被山貓和皮條打,就只能流著眼淚懺悔。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這時王剛將夢若轉身壓下,開始解開夢若的旗袍鈕扣,王剛強扯破那粉底乳罩,嘴巴靠緊乳豆子用舌頭舔溜著夢若的乳房,王剛兩手又捏又揉還邊用嘴含,揉了好久,舌頭活動在夢若乳暈轉圈圈,乳豆子隨著王剛舌頭轉圈,一邊又含又吸,又吸又含的,含的夢若乳香四溢,表情充滿舒服,王剛對乳頭輕咬又舔又含,夢若舒服起來說:」啊~ ……別舔……咬……啊~ ……色……狼……不要……喔~ ……嗯……別……色……狼……喔~ 「

  聽到美人淫叫,王剛起來將身上衣服褲子脫了各精光,在地下的夢若神情迷惘,看著王剛超大的老二有些吃驚,王剛將夢若兩腿�到肩,眼看就快要將老二猛力頂入。

  在一瞬間王剛老二在夢若密穴口磨啊磨的,夢若癢處難耐,在一瞬間,老二就」噗滋「聲,王剛快速抽著老二,王剛左右摸著夢若大腿,夢若被抽了幾十次,淫水早流了出來,一旁的英傑看到母親模樣,都知道是自己的錯。

  王剛抽的有點舒服,想到太快流出就沒戲唱了,就抱起夢若去客廳桌子上,然後讓她雙手扶桌面,自己就用手指摳穴,夢若看到兒子就在眼前,她密穴舒服但是保留尊嚴跟王剛說:」你……這……色……色。狼。你……啊~ ……別……手。指……啊~ ……啊~ ……啊~~……呦~……別啊~ ……求……你……啊~ ……啊~ 「

  夢若說的越多話,王剛密穴摳的更深,夢若抵不住密穴的舒服,最後還是享受王剛的玩弄。

  王剛忍受不了,一下扶住夢若腰枝,大老二從後面進入夢若密穴抽動,只聽到:啪!啪!啪!啪!抽動聲音,英傑顧不得疼痛說:你這臭惡霸∼有膽就殺了我,別弄我媽,快放開」

  啪!啪!啪!啪!啪!啪!王剛臉上淫笑,雙手從後扶著腰枝,大老二又抽得更用力了,夢若雙眼眯著,腰枝被抱緊,密穴被挺直更深入了。

  王剛將老二抽了出來對英傑說:老子愛如何玩女人就如何玩,說著把夢若抱到桌上,要夢若坐好,然後嘴巴靠緊夢若乳房,開始舔溜著夢若乳暈,他又含又舔,夢若乳房豐滿漲大,滑不溜丟,王剛兩手也隨意揉捏。

  「別…啊~…舔…啊~…不…錢…會給…你…不…要舔…啊~…澳~…喔~…啊…啊~~色…狼…」

  王剛對英傑笑說:嘿……這麼好的女人,可不想這麼早結束啊,錢要給不給都沒關係了嘿,老子的錢很多,要多少都有,最缺的還是像你媽這種好女人,很久沒跟男人作了,密穴又緊又深,身材惹火又性感,弄得老子我抽了幾十次就受不了了嘿…

  「你這惡霸,快放了我媽啊」英傑生氣怒吼

  王剛冷笑,又將夢若抱起來,大老二也挺入夢若密穴,夢若眯著雙眼呼叫聲「啊∼」雙手抱住王剛後腦,王剛挺直抽動幾下後,在英傑面前說:「嘿……看…這美穴抽的多快活,我的老二被你媽穴吸的快活死了」。

  「你這臭惡霸∼你會有報應的,可惡∼放了我∼」

  王剛腰邊抽動,嘴巴吸含住夢若嘴唇親著,夢若緊咬嘴唇,但是王剛大力抽動,夢若不注意的空檔,被王剛舌頭侵入嘴裡,王剛玩過女人眾多,熟絡的把舌頭纏繞夢若口裡,舌頭探花取物,吸探纏蛇一樣,把夢若舌頭緊緊纏住,夢若被兒子瞧見這種樣子,密穴更被抽動,心裡罪惡,但是密穴舒服的無法想著,她下一秒鐘隨時會被射入精液,是那惡霸的濃濃精液。

  「怎了,你小子不敢看了啊」王剛眼色看了山貓和皮條,要手下把英傑的頭給轉回來

  王剛將夢若抱向牆壁,然後將夢若放下轉過身,夢若扶著牆壁,王剛大老二從後「噗吃」聲進了密穴,雙手抱緊腰枝,就開始啪!啪!啪!啪啪!更快速的抽著,力氣更大,老二更挺挺的進去,抽了幾十下。

  「啊~ …好深…別…別…啊…呦~ …好…澳~ …啊…好……深……進入……色……狼……狼……啊…啊」

  王剛又將夢若移到客廳沙發,躺著沙發上,又將夢若抱起,將老二放入密穴,雙手揉著夢若乳房轉圈圈,夢若腰枝舒服動著,王剛不太費力,雙手又揉又轉,夢若舒服極了淫叫:「色……狼……喔……啊~ ……好……深……好……舒服……要……飛了……啊……澳~ …啊~ ……在……深……點……啊~ 」

  王剛將夢若抱去大門口,大老二從後面挺直進去夢若密穴,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過不久王剛又壓著夢若,直接將老二抽緊密穴,然後扶著腰枝一抽一擺動著夢若舒服的叫出聲音。

  「……好……深……好舒……服……再……進……深。點……啊……再……啊~ ……深……快……飛……了……啊……」

  「嘿……聽到沒有啊小子,你媽這快活模樣這麼迷人,我看不操各三天三夜是無法解決了嘿」。王剛滿臉得意淫笑說。

  「別……英……傑……別。看……媽媽……啊~ ……啊~ ……」

  英傑頭被王剛手下壓著,強迫看著母親與王剛活春宮畫面,王剛將夢若雙腿盤著自己虎腰,大老二挺直抽了幾十下還沒射精,王剛抽了幾十下,老二越來越舒服,他感覺夢若密穴還是很緊縮,如果在多抽幾下免不了會射出

  王剛拔出了老二滿臉淫笑對英傑說:小子沒看過女人密穴豆子吧,軟軟密豆,老子舔功可是一流,表演給你看多學著點,王剛說完,用手�高夢若雙腿,嘴巴靠緊密穴口,舌頭就在夢若密豆子上舔溜著,密豆被舌頭舔的滑溜,舔的夢若舒服將美腿趨緊,也淫叫說:啊~ ……啊~ ……不……要……啊~ ……舔……色……狼……啊~ ……好……啊~ ……舔……麻……了……啊……

  「你這惡霸∼你快放了我媽啊∼有膽放了我」英傑聽到母親叫聲,大聲怒吼說著

  王剛笑著說:「要放了你,你也改變不了什麼,倒不如好好看老子享受你母親」

  王剛看了手下說:「你們兩人把這小子給我帶上去」

  王剛下令要山貓和皮條壓著英傑到二樓,王剛則抱著夢若上樓,王剛到了二樓,將夢若抱到了床上,然後要手下壓著英傑在床邊看

  王剛對英傑說:看著,你母親的乳豆子怎麼摸才會讓她舒服,王剛說著雙手開始托起夢若的乳房揉著,兩手虎口托緊乳房轉繞,乳房隨著王剛雙手轉著,豐滿堅挺,王剛舌頭舔了乳豆子幾下,馬上讓乳豆子硬了起來,王剛雙手托住,舌頭開始吸舔乳豆子,他邊轉乳房邊舔著,夢若乳房舒服,眼睛眯了起來說:啊~……嗯~ ……啊~ ……澳~ ……
不……要……請……啊~ ……

  王剛規律揉著乳房,聽到夢若美聲淫叫,大老二又硬了起來,他將夢若轉身對準英傑面前,雙手從後揉捏夢若臀部滑溜了幾下,老二也磨增著密穴口,夢若看到兒子就在眼前,急著說:「求……求你……不要……不要……英傑……再看……著……」。

  王剛揉了夢若臀溝淫笑說:嘿嘿∼小子就是不懂事才要多學學啊,何況有這麼緊的穴口,不學可浪費了嘿

  王剛說著,就將大老二從後面放入密穴開始抽動,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喔∼小子你媽的穴還真是緊啊∼把老子爽死了」王剛邊抽邊叫著,英傑嘴唇咬到破皮流血,眼睛惡狠狠看著王剛。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 !啊~ !嗯~~!啊~~~!啊~~~!啊~~~ !嗯~~~ !澳~~~ !啊~~~ !呦~~~ !啊~~~~!啊~~~~~ !不……啊

  夢若穴口被王剛猛抽子宮漸漸莖巒舒服,密穴有如猛虎出入感覺非常快活,王剛大老二抽著,下體一涼,老二濃濃精液全射入了夢若體內,這些精液射入了子宮也從密穴裡流了出來,夢若身體麻蘇,還在感覺那些舒服,王剛則是繼續舔著夢若身體和大腿各處,漫長的淩辱使得夢若羞愧難受,但同時也得到了從未有的快感。

  夢若一次次被王剛用不同方式抽著,「六九式」老漢推車「倒抽式」上下式「正常位」一個個方式讓夢若載浮載沈,體內子宮有如翻騰之勢,弄得快活不已,王剛抽了近五六百下,老二依然沒射精跡象,夢若的身體隨著一次次高潮,享受著未有的快感來到。不一會,陽精射了,全部深入夢若子宮,王剛總算露出了高興的表情。

  這時兩名手下看的鬆了,英傑猛的掙脫,旁邊一張椅子,英傑順手就拿起先往較瘦小的山貓身上扎去,山貓馬上哀嚎一聲躺在地上,皮條傻了,但反應過來,馬上用兩隻手擋住英傑的攻擊,隨即一拳打過去,英傑本來就滿身傷,受了這一拳,顯得又更是狼狽,皮條怒氣多打了幾拳,隨即一腳踩住英傑。

  王剛穿上了衣服,看了怒氣說:「臭小子,本來想這樣就算了,但你偷襲我手下,我包準你從今以後有的受」。

  王剛向床上使了使眼色,皮條隨即抱起夢若,王剛笑著說:「這女人用的老子爽,我就當做利息帶離開,你欠的錢就再給你拖個幾天,要是你在不還,我就把這女人賣到妓院給男人接客,識相的最好快把欠的五十萬給籌好,要不然你甭想在看到你母親」。

  說完後,王剛帶著手下離開,現場只剩下傷痕纍纍的英傑。

  但什麼都無法做的英傑能怎麼辦呢,他微微睜開眼睛,趴起身子,想著,現在只能找到惡霸王剛住的地方,但要如何去找,唯一的方法,就是找那與王剛串通好的阿輝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