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8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曹丕稱帝
Crawler | 2016-8-18 21:48:31

十月一個星期六下午,叔叔的女兒,我14歲的妹妹美黛來叫我去她家吃飯,我想好久沒去叔叔家了,也應該去一次。

  叔叔外出經商了,嬸嬸小妹是小學老師,小妹美倩就跟小姨在外婆家的小學裡讀書,現家裡只有嬸嬸和美黛兩人。嬸嬸煮了一大桌的好菜,雖然我肚子中全是些清湯寡水的,但我不敢多吃。嬸嬸見狀說:「小峰,你戶口也轉到我們家了,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了,你叔叔一年半載都不在家,你就過來跟我們一起吃飯吧,你每天學習那麼累,學校夥食又差,營養跟不上,誤了學習哩。」

  我說:「嬸嬸,我還是在學校食堂吃吧,來您這裡,時間不夠。」

  「那你拿我的自行車去用,你來這裡,我還想讓你幫些忙,教教你這個妹妹,她英語有點跟不上。」

  我說:「嬸嬸,我……」

  「別我、我的啦,這樣吧,星期六星期天來,可以吧。」

  我只得答應。

  吃完飯後,美黛在看電視,嬸嬸叫她去洗碗,她被電視劇迷住了,說看完了再去洗。我來這裡白吃,怎麼好意思不干活?於是就去洗碗。嬸嬸叫我休息,但我硬是去洗了,她嗔怪美黛道:「看你,真夠懶,比你哥一點都比不上。」美黛嬌道:「人家看完電視再洗嘛。」嬸嬸搖搖頭便去洗澡。

  我洗完碗,與美黛坐在一起看電視,我見沒什麼話說,便沒話找話問道 :「小妹,我叔叔為什麼不在家?」

  美黛說:「他呀,賺錢比什麼都重要,這兩年一年最多有兩個月時間在家。現在他在湖北那邊搞一個什麼廠,忙得很。」

  「他要天天在家,我看你不要說連書讀不上,怕連飯都吃不上。」不知什麼時候,嬸嬸洗完澡出來,邊搓頭髮邊道。

  我一看嬸嬸,頓時愣住了,28歲的嬸嬸澡後穿著一件白色的絲質睡袍,兩根吊帶將睡衣掛在她豐滿的肩上,她脖子下一大片的胸部露了出來,隱隱可見乳溝,兩隻大奶子向前聳出,凸現的兩顆大奶頭讓人知道她裡面沒穿乳罩,嬸嬸站在那裡,聳出的大奶子支起她的睡袍,使她身前奶子以下部位變成空蕩蕩的了,象掛著的帳子一般。不知怎麼,我突然覺得她一定連內褲都沒穿,為這念頭我直罵自己無恥。

  嬸嬸站著抖甩著頭髮的水,隨著她的抖動,她的兩隻大奶子也在晃動著。我的心「呯呯」直跳,只覺得眼熱喉乾。說真的,以前叔叔帶嬸嬸回去時,青春萌動的我在手淫時常會想到她,因為我們那個小村莊,美麗的女人不多,男孩手淫時想的對象大都是漂亮的同學,豐滿的新媳婦,還有那些又漂亮又豐滿的表姐阿姨們。但只要面對面見到嬸嬸,她那種長輩之氣早讓我不敢亂想了,特別是來到她這裡,寄她籬下,得到她的照顧,她待我如親兒子一樣,我更是拿她像對祖宗一樣。

  嬸嬸在我旁邊坐下來,和我們一起看電視。我坐在那裡一動不敢動,其實我早已把我兩腿間那漲硬起來的東西用兩腿夾住了。我們一起看電視,嬸嬸不時問我一句,但我卻心不在焉,答非所問,連美黛也指出兩次,我只得藉口說電視太好看了,不注意嬸嬸問我什麼。

  我哪在看電視,我在偷偷看著嬸嬸,由於我身體在嬸嬸側面,個頭又比她高,她身子稍前傾,她胸口處的睡袍張得大大的,所以我很容易就從她肩部看下去,一覽無餘。我從沒見過女人的身體,女人的奶子是什麼樣我只是想像,曾經一個粗糙的女人素描,幾筆勾畫的乳房就會讓我激動而手淫好久。而嬸嬸那兩隻大奶子啊,吊鐘式的往前頂聳著,兩顆大奶頭如熟透的紅葡萄一樣。我不時偷偷瞄上幾眼又趕快將目光移開,不知看了多少次,嬸嬸卻一直沒覺察,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我突然看到,嬸嬸的大奶子下面,竟可以看到她大腿,她大腿微張,她真的沒穿有內褲!我清楚地看到了她兩腿根那豐凸起來的包,上面還有一些亮毛。我的血一下沸騰起來,如果美黛不在,如果美黛不在,嬸嬸,我的嬸嬸……

  我如坐針氈,想逃離卻又不願,我在提防嬸嬸的同時也要提防著美黛,生怕她們中一個人發現我這骯髒的舉動。幸好,美黛被電視劇吸引住了,而且她陷在一張單人沙發上,面部方向並不朝我。而嬸嬸也全神貫注在看電視,她不轉頭是不會發現我的。我一次又一次地偷窺著嬸嬸身體,而嬸嬸一點也不察覺到她的侄兒在看她,她雖然換了幾個姿式,但依然保持著前傾,而我卻看得更真切了。

  好久,電視劇完了,嬸嬸伸手從我身後過,去拿放在我身體另一側的遙控器,由於她的手差一點,夠不到,她試圖將手伸遠點,這時胸挨在我手臂上,並在我手臂上搓動幾下,軟而彈的大奶子令我如挨電擊,腦子一片空白。

  嬸嬸得到遙控器後,換了台。美黛已去洗澡。嬸嬸也坐直了身子,我感到一點失望。她雙手摟在胸下方,也沒說話在看著。我卻突然發現,嬸嬸摟住雙手後,兩隻大奶子被光滑而薄的睡袍箍住凸出,更是性感。大而圓的奶子彷彿要突破睡袍而出,奶頭顯得更大和真切了……

  過了一會,嬸嬸說有些累,就靠在沙發上閉目奍神,她的雙腿已是大張,而她的睡袍是短睡袍,我想,從對面走過來一定能從睡袍下襬看得到她那女人最私密之處。為這發現,我的心劇烈地跳動著。最後,我鼓足勇氣,走到對面的電視櫃彎下腰來裝著找東西,然後回頭一看,由於相距一米多遠,就在這一看之間,我已把嬸嬸那裡看了個真真切切,嬸嬸那裡已是牢牢地印在我心裡。

  嬸嬸那裡,上面是小許整齊、短而發亮的毛,毛的下面是一個大包,包的中間是一條堅著的裂縫,裂縫猶如花蕾,兩邊亮晶晶的粉紅肉外翻著……啊,那裡就是美黛生出來的地方?那裡就是專供叔叔尋歡作樂的地方?那裡就是讓我以前手淫時聯想的地方?

  美黛已洗澡出來,我不敢再待下去,就匆匆告辭了。嬸嬸將我送到門口,她把她自行車的鑰匙從鑰匙串上取下來給我。

  那是一輛嶄新的女式自行車。我輕輕就可以提起來,撫摸著那坐包,彷彿如同嬸嬸的豐臀。我十分的愛惜它,騎到學校,我將自行車放到一個不易被碰磕的地方。那個角落黑黑的,沒有燈光,我迫不及待地伏在車上自慰起來,腦子裡全是嬸嬸剛才那一幕,不一會,快感來了,我將濃濃的精液射在自行車的坐鞍上,我感覺猶如射在了嬸嬸的臀上。

  過後,我深深地自責著。嬸嬸對我那麼好,而我卻像畜牲一樣……

  可沒兩天,我又克制不了自己,自慰時又想到了嬸嬸。

  第二個星期天,我因去食堂晚了,沒有飯了,我竟不由自主地騎自行車去嬸嬸家。嬸嬸和美黛正在吃飯,知道我來的意圖,嬸嬸連忙叫我跟一起吃,接著又給我加了半把面條和幾個蛋。

  一會兒,美黛吃完就去上晚自習課了,我吃完後,嬸嬸洗碗後,從房間裡找出一些衣褲,說是以前叔叔穿的,要給我,她說:「你叔叔這幾年發胖了,這些衣服都穿不了了,我選了幾件長的,你拿去穿吧。過來,試試看合適不合適。」

  這些都是幾乎還新的衣服,我恭恭敬敬地接過來。我從小就撿一個表弟的舊衣服穿,特別高中以後,沒做過一件新衣服,嬸嬸一下給我這麼多衣褲,夠我穿好幾年了。

  我剛想試,嬸嬸笑著拿過去,說:「看你,一身的汗,先去洗個澡。」

  我洗完換上嬸嬸給的衣褲。一米七五的叔叔的衣褲在我一米八幾的身上,稍稍顯短,但比起以前那些起來,卻是更顯得我英俊挺撥,偉岸精神。嬸嬸更是對我誇讚不已。

  嬸嬸去洗澡了,我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想等她洗完後,就告辭回去上自習課。

  不久,嬸嬸洗完出來,她真是性感,一身華麗的睡袍柔柔飄飄披在她身上,閃爍著絲絲光澤,雖遮住了她身體,卻更是誘人。嬸嬸走進了自己的房間,我卻浮想連綿。

  一會兒,嬸嬸在房裡叫我進去。我進門的一剎那我呆住了,她的頭髮濕潤著垂肩而披,剛塗過的口紅鮮豔透出幾分嫵媚,光滑睡袍在橘黃色的燈光下閃爍著。她捂著右邊的乳房,說:「我這裡很漲,剛才我好像摸到裡面有一個硬塊,怕是不是得了乳腺癌了,你給我摸摸看是不是。」

  說完,她坐在床邊。

  我的心呯呯直跳,想不到,夢寐以求的竟然真的來到。嬸嬸抓住我的手,把它貼到自己的乳房上。

  一剎那,我只感到全身如通電般,嬸嬸的大奶子柔軟而富有彈性,隔著光滑的睡袍,手感真是好極了,我真不知如何形容,我只覺得那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那天我看一眼,就讓我一輩子忘不了--嬸嬸那女人最私秘處,而現在我只摸一把,同樣也令我一輩子忘不了--嬸嬸的大奶子。

  我在嬸嬸面前握住她右邊大奶子下部,輕輕揉著,我怕重了會弄疼嬸嬸。

  我手指在探索她乳房裡面有沒有硬塊同時,心卻感受著女人那誘人的身體。

  揉著揉著,我感到一個東西在我手掌中漸漸變硬,我知道那是乳頭,我輕輕捏弄著,不一會兒就硬梆梆的了。我故意問嬸嬸道:「嬸嬸,是不是這裡?」

  嬸嬸嫵媚地橫了我一眼,說:「那是嬸嬸的奶頭,小笨蛋。」

  她那一橫的媚眼,令我心中一蕩,而那軟軟的話語,更令我渾身發軟。

  我又揉了一下,戀戀不捨地停下來,傻傻地說:「嬸嬸,好像沒有咧。」

  嬸嬸嬌聲道:「你一隻手哪裡摸得到,要兩隻手才行呀。這樣吧,我坐著你不容易摸到,我躺下來,你一手摸我一隻,對比一下看兩隻是不是不一樣。」

  嬸嬸躺了下來,我側身坐在她身旁。伸出兩隻手在她那兩隻大奶子上慢慢輕輕地揉著。

  揉著揉著,我心裡開始起反應了。雖然嬸嬸也是我意淫的對象,可我還不至於在她面前有非分之想,嬸嬸在我眼裡還是長輩,是神聖不容玷汙的,每次我意淫她之後,心中總有對不起她,對不起叔叔的感覺。要說剛才我給她摸查腫塊是全心全意地為她服務的話,而現在我兩隻手掌都在這女人的大奶子上,而這女人閉著眼,兩人都不作聲,這種氣氛增加了我的色心,我的手不禁輕佻起來。

  但輕佻歸輕佻,我卻一點不敢對嬸嬸怎麼樣,我在克制自己,她是我尊敬的嬸嬸,我對她無禮,給叔叔、父母、老師和同學們知道,我有何面目做人?儘管我下身堅硬如鐵,但那是下一步回到宿舍之後自己解決的事。

  在我摸夠而心滿意足之後,我對嬸嬸說:「嬸嬸,沒有呀。」我急著要回去自我解決,嬸嬸讓我這麼一摸,會讓我滿足好幾年,好幾年中我意淫的對象都是嬸嬸。

  而嬸嬸卻說:「可能是隔著衣服摸不到,你伸手進來摸一下。」

  在嬸嬸的示意下,我分別從嬸嬸兩肋的睡袍下伸手進去。

  啊,嬸嬸的兩隻大奶在我的手掌中波動,那奶子又大又富有彈性,彷彿要溢出我的指間,我強忍著慾望和瘋狂,撫摸了好久,嬸嬸在閉目享受著,我看著嬸嬸那誘人的嬌軀,真想撲上去按住這只尤物。為了怕自己做出錯事來,我只得對嬸嬸說:「嬸嬸,真的沒有。」

  「小峰,你摸摸看,嬸嬸的兩個奶頭是不是不一樣?」

  我捏住嬸嬸的兩個奶頭,真的不一樣,一個硬梆梆的,另一個軟一些。「給嬸嬸揉揉。」

  我捏住輕揉著,不一會兩隻奶頭都硬梆梆的了。這時,嬸嬸道:「小峰,嬸嬸的肚子有點疼,你再給我揉一下。」

  我的手移到嬸嬸的小腹上,依舊隔著睡袍撫摸著她小腹。

  嬸嬸說:「不是這裡。」

  我左右移動著,問嬸嬸:「是這裡嗎,是這裡嗎?」

  嬸嬸說:「往下,對,往下。」我手依她的話,一直往下,而嬸嬸還說:「再往下……」

  再往下?再往下就到嬸嬸那裡了,嬸嬸平躺在床上,睡袍自然地蓋住她身體,她胯間豐滿的半弧圓圓的女人神秘部位凸現出來。我心呯呯跳著,最後按她的話手掌捂在她陰部凸現的包上。

  「對,就是這裡,小峰,摸它,摸它……」嬸嬸話語如囈,更讓我心蕩。

  我摸了一陣,就感覺到了,嬸嬸裡面沒有穿內褲!這更刺激了我,令我渾身如著火,盡力在克制著,但卻克制不了我的手,我的手在嬸嬸胯間那個肥漲的包上瘋狂撫摸著,不經人事且老實的我頭直髮暈,嬸嬸這是怎麼了?女人這裡疼,來讓我幫摸,我已經不是小孩了。

  我隔著睡袍摸著,摸著,嬸嬸呻吟起來,這呻吟聲令我魂都飛了,我更是瘋狂,就差沒上去了。

  其實,我就真上去了,也不知該怎麼辦,我從沒在什麼地方學過性交知識,我只知道男人搞女人,女人是很痛苦的,是不願的。我也只聽說男人的東西插進女人那裡去,是很難插進去的,我一個小孩,能插得進嬸嬸一個大人那裡面去嗎?而女人給插進去的又在哪裡呢?我決定利用給嬸嬸按摩的機會弄清楚。嬸嬸不知什麼時候已把兩腿張開得大大的了,我一隻手摸著嬸嬸那裡,一隻手卻在自己的玉莖上揉著……

  我揉著,一會兒,嬸嬸睡袍那裡就濕了,濕了好大一塊,是些滑滑的液體,難道真的是嬸嬸那裡疼嗎?可是嬸嬸的呻吟卻無痛苦,分明帶著愉快,她不住地說:「小峰……嬸嬸……好……舒服……噢……噢……」

  我似乎明白了:嬸嬸那裡真疼,我給她按摩,她就會舒服一些。

  我揉摸了好一陣,嬸嬸拉住我的手從她睡袍下襬伸進去:「小峰……嬸嬸的睡裙濕了……你伸手……到裡面……給嬸嬸……揉揉……」

  我伸手在裡面撫摸著,嬸嬸果然沒穿有內褲,她兩邊大腿內側全是光溜溜的水漬!水漬不但弄濕了她上面的上面的睡袍,而且她臀部的睡袍更是濕了一大片!摸著嬸嬸的大腿間的包子,一剎那,我渾身顫抖,嬸嬸那裡正是我這幾天來日思夜想的地方,那裡厚而有彈性,中間一條縫,我彷彿已感覺到女人最美妙的東西,那就是專供叔叔尋歡作樂之處啊,可經我輕輕的摸弄之下,已流出了潺潺的水,我撫摸著嬸嬸那玉穴,那肉縫,終於,我找到了那穴口,嬸嬸說「小峰……對……就是嬸嬸那裡……好舒服……摸進去……噢……」嬸嬸的囈語令我一陣衝動,我用兩個手指,隨著嬸嬸流出淫水的穴口探了進去,我終於找到了女人的入口了, 嬸嬸被這般挑弄,嬌軀不斷扭動著,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啊……啊……」呻吟。聲嬸嬸的陰道內真柔軟,還一張一縮的,我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撥動著嬸嬸的陰道深處,「啊……喔……」嬸嬸發出愉快的呻吟,更刺激了我,突然我感覺到下體如電,射出一股精液,我慾念如熾,偷偷地把精液放在手心,塗抹在嬸嬸玉穴上按住,想灌進嬸嬸的體內……「哦……啊……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一次射精根本無法消除我的慾望,我只覺得我下腹裡裝的全是精子,要給嬸嬸,我的玉莖迅速又硬起來。

  嬸嬸說:「小峰……喜歡嬸嬸的……奶嗎?」

  「喜歡……」

  「嬸嬸……的奶……大嗎?……想不想……吃嬸嬸的……奶……」

  我怎能不想?可是我卻說:「嬸嬸,你的奶是給美黛妹吃的……」

  「傻侄子……嬸嬸的奶……是給你美黛妹吃的……也給你……這個傻侄兒吃呀……來……上來吧……快來吃嬸嬸的奶……」說著,嬸嬸將睡袍的吊帶褪至兩臂處,將遮住她那大奶子的睡袍處往下褪,頓時,嬸嬸那兩隻圓圓大大的奶子露了出來,雖然嬸嬸是平躺在那裡,可她的兩隻大奶子仍那麼大和漲,在她胸口蠕動著,誘著我……

  我全身在爆炸!下身更是硬漲如鑄鐵,急需女人!眼前的嬸嬸,這女人這麼美麗,這麼誘人,這麼豐滿……我克制不了自己,撲了上去,兩掌撫弄著嬸嬸的兩隻大奶,一手指撚著嬸嬸的一隻奶頭,而她的另一隻奶頭被我一口含住,不住地吮吸著,嬸嬸的奶頭在我口裡迅速變大變硬……我慾念如熾,美黛妹吃的奶我也得吃了,下一步,我一定到嬸嬸那專給叔叔尋歡作樂的地方去尋歡作樂……

  我瘋狂地搓揉著,親吻著嬸嬸的大奶子。而後用滾燙的雙唇吮吻她的臉龐,雪頸,然後吻上她那吐氣如蘭的嘴,誰知她卻將香舌伸到我嘴中,女人的誘惑使我快崩潰了,我貪婪的吮吸著她的香舌,雙手撫摸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身體,她也緊緊的抱著我,扭動身體。我用一隻手緊緊摟著嬸嬸的脖子,一隻手又一次隔著柔滑的睡袍揉搓著她大大的乳房,嬸嬸小聲說:「小峰你好壞噢,連你嬸嬸都要搞……」她糯糯的話語挑逗得我慾火焚身,不斷地親吻著那紅潤香軟的小嘴兒,吮著她的滑滑的嫩舌,我的下體也硬漲無比,頂著嬸嬸小腹,嬸嬸伸出纖纖玉手,嫻熟,輕巧的握住我那根又粗,又長,又硬的玉莖,當嬸嬸的手握住我的玉莖時,我渾身一顫,感覺到無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兩聲。而嬸嬸露出驚喜的神色,她咬著我的耳朵輕囈道:「小壞蛋兒,沒想到你的這麼大……嬸嬸從沒見過呢……」

  嬸嬸是那麼的迷人,令我渾身都軟了,我彷彿忘記了自己不會性交,我的唯一念頭就是:今晚我一定要從嬸嬸專供叔叔尋歡作樂的地方進入嬸嬸的身體……我在嬸嬸的耳邊輕輕道:「嬸嬸,今晚你做我的新娘子吧。」

  嬸嬸全身顫抖起來,我的的話語,撩起了她原始淫蕩的慾火,嬸嬸的雙目中已充滿了春情。我更是迫不及待地脫光我的衣褲,把嬸嬸摟入懷中,親吻著她,「嗯……嗯……」嬸嬸此時春心蕩漾,渾身顫抖不已,邊扭動邊嬌啼浪叫,那迷人的叫聲太美,太誘人了,刺激著我的神經,在暗暗的檯燈光下,睡袍只遮住她上體一部分,的嬸嬸身材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那緋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瓊鼻,和那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乳房,光滑,細嫩,又圓又大,紅暈鮮嫩的大奶頭,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陰阜無比的誘惑。她若隱若現的肉縫沾滿著濕淋淋的淫水,兩片暗紅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動著,就像她臉蛋上的櫻唇小嘴,同樣充滿誘惑,好像呼喚我快些到來,我將她雪白渾圓豐滿的玉腿分開,,我握住玉莖先用那大龜頭在的嬸嬸小肉穴口磨動,磨得嬸嬸騷癢難耐,不禁嬌羞叫道:「小峰……好寶貝兒……別再磨了……小肉穴癢死啦……快……快插……插進來……求……求你給我……你快嘛!……」說著,一隻玉手牽引我的玉莖對準了她的穴口,看著嬸嬸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我在也忍不住了,我把玉莖猛地插進去,真沒想到一下刺進去了一大半,大龜頭頂住嬸嬸的肉穴深處,嬸嬸的小肉穴裡又暖又緊,水汪汪的,穴裡嫩肉把玉莖包得緊緊的,真是舒服。

  「啊……啊……小……好小峰……你弄得我……我舒服死了……你好壞……嗯……啊……啊……哦……哦……啊!哦!真粗真大真硬,喔……美死了。」嬸嬸發出喜悅的嬌嗲喘息聲:「啊……小冤家……我受不了了……哎呀……好舒服……我……我要……」

  因為沒有全插進去,我又用力插,插得嬸嬸直叫痛:「別……啊……痛死我了……停……停……啊……」

  我停在那裡,一動不動。許久,嬸嬸看出我不會作,便說:「小峰……你先插進去……抽出來……再插……越快越好……別插進去完……」

  按著嬸嬸的指點,我一下一下地抽插,幾下過後,我終於得到嬸嬸那軟滑、多汁的絕妙享受和人生最美最高樂趣。

  因為嬸嬸淫水的潤滑,所以抽插一點也不費力,抽插間肉與肉的磨碰聲和淫水的「唧唧」聲再加上床被我們壓的發出的「吱吱」聲,構成了美麗的樂章,我不斷的在她的豐乳上吻著,張開嘴吸吮著她硬硬的乳頭。我把我的玉莖繼續不停的上下抽送起來,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挺下迎的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斷的從她的肉穴深處流出,順著白嫩的臀部,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看著她瘋狂的樣子,洩了身的嬸嬸靠在我的身上,我沒有抽出的玉莖,我把嬸嬸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邊親吻她的紅唇,撫摸大乳房,一邊抽動著玉莖,嬸嬸發出愉快的呻吟。

  「……啊……小峰,讓我……在上面……啊……」我抱緊嬸嬸翻了一個身,把她托到了上面。嬸嬸先把玉莖拿了出來,然後雙腿跨騎在我的身上,用纖纖玉手把肥肉穴掰開對準那挺直的玉莖,「卜滋」一聲隨著嬸嬸的肥臀向下一套,整個玉莖全部套入到她的穴中,嬸嬸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來,只聽有節奏的「滋」,「滋」的碰撞聲,嬸嬸輕擺柳腰,亂抖豐乳,頻頻發出銷魂的嬌啼叫聲:「喔……喔……小……小峰……嬸嬸……好舒服!……啊啊……呀!……」她上下扭擺,扭得身體帶動她一對肥大豐滿的乳房上下晃蕩著,晃得我神魂顛倒,伸出雙手握住嬸嬸的豐乳,盡情地揉搓撫捏,她原本豐滿的大乳房更顯得堅挺,而且奶頭被揉捏得硬挺。嬸嬸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縮小肉穴,將大龜頭緊緊吸住,香汗淋淋嬸嬸的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動身子,櫻唇一張一合,嬌喘不已,滿頭亮的秀髮隨著她晃動身軀而四散飛揚,她快樂的浪叫聲和玉莖抽出插入的「卜滋」淫水聲使我更加的興奮,我也覺大龜頭被肉穴舔,吸,夾得我全身顫抖……

  幾分鐘後,嬸嬸累了,她又躺了下來,我插進去,愛撫著嬸嬸那兩顆豐碩柔軟的乳房,她的乳房越來越堅挺,我用嘴唇吮著輕輕吸著,嬌嫩的奶頭被刺激得聳立如豆,挑逗使得嬸嬸呻吟不已,淫蕩浪媚的狂呼,全身顫動淫水不絕而出,嬌美的粉臉更洋溢著盎然春情,媚眼微張顯得嬌媚無比。看著嬸嬸那淫媚之相,搓揉著她豐碩蕩漾的大奶子,想著嬸嬸那生出堂妹來的肉穴現正被我長長的玉莖插撬著,我淫心如狂,下體爆漲,對嬸嬸發出了一陣陣瘋狂地衝擊……

  嬸嬸被我弄得欲仙欲死,披頭散髮,嬌喘連連,媚眼如絲,香汗和淫水弄濕了床單,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雙眉緊蹙,嬌嗲如呢:「嗯……親小峰!……嬸嬸……姐姐……好……舒服!……好爽你……你可真行……喔……喔,受……受……受不了!啊!…………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喔……我又要洩……洩了……」突然嬸嬸四肢緊緊箍住我,使我在抽插時竟把她身體帶離了床,嬸嬸緊咬被角,極端的快感使她魂飛魄散,我只感到嬸嬸肉穴深處一陣陣顫抖,灑出陣陣熱流,一股濃熱的淫水從嬸嬸小肉穴急洩而出。

  激情過後,嬸嬸無力配合,任我擺佈,看著嬸嬸嬌美、疲憊而滿足的臉龐,一種征服感使油然而生,使我感到自己也能任意駕馭嬸嬸,象叔叔一樣脫去嬸嬸的衣褲,伏在嬸嬸身上,撫摸嬸嬸的身體,搓揉嬸嬸的大奶子,去嬸嬸那美黛妹出生的地方,去嬸嬸那專供叔叔尋歡作樂的地方任意尋歡作樂,這種感覺令我更瘋狂地蹂躪著嬸嬸,十幾分鐘後,我再也堅持不住了,叫喊道:「啊……嬸嬸……啊……姐姐……我……受不了了……」我快速地抽送著,長長的玉莖只插得嬸嬸直叫喚,終於我狂噴出一股股精液,注滿了嬸嬸的肉穴,嬸嬸的肉穴內到處都佈滿了粘稠的精液。

  我喘息著躺在床上,「……喔……小峰……你……戳得嬸嬸……心肺都爛了……」嬸嬸如癡如醉的俯在我的胸前上,肥大的奶子貼在我胸口,我也緊緊的摟著她,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地對嬸嬸衝刺,我也有些累,於是身在溫柔鄉里的我擁著嬸嬸沈沈睡去。

  大約一個多小時,我醒來,橘黃色的燈光依舊,嬸嬸頭枕著我右臂依然在夢中。聽到美黛在客廳外走動的聲音。嬸嬸均勻的呼吸,大奶子在她胸脯上輕輕落,她姣好的面龐露出滿足的微笑,嬸嬸和我的肚子同蓋著一條毛巾被,看著嬸嬸這只誘人的尤物,我下身又迅速膨漲起來,我輕輕地撫摸著嬸嬸的大奶子,嬸嬸並沒醒來,而她奶頭卻漸漸硬了些,我抽出手,輕撫著她的嫩穴,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女人這寶貴的東西,剛才我還沒玩夠。

  可能由於嬸嬸被我弄得太疲憊了,竟一直沒醒來。只是「嗯嗯」兩聲。我突然想,我要是弄一下在夢中的嬸嬸,那一定很刺激的。為這,我興奮不已,下身硬漲,我輕輕地扒開嬸嬸的雙腿,把自己長長的玉莖輕輕捅進了嬸嬸的穴裡。

  我悄悄地抽動著,幾分鐘過去了,嬸嬸居然還沒醒!看來,剛才她已是被我搞得疲憊之極。嬸嬸雖然沒醒,但好像有一丁點模糊的意識,口中不時有輕聲的夢中呻吟,她嫩穴中也是越來越濕滑了。

  我的力度慢慢在增加,嬸嬸也隨著慢慢意識強了,她口中不斷發出迷人的囈語:「……嗯……阿強……好舒服……老公……嗯……」嬸嬸在模糊中,把我當成了叔叔,竟忘了她還跟侄子做愛。後來我才知道,女人在夢中做愛對象一般是她老公,不像男人,夢中做愛對象是其她女人。

  聽到嬸嬸把我當成了叔叔,我更興奮了,加大了力度,撫摸她的大奶用力奸她,嬸嬸也被我一連串大力地抽插弄醒了,也知道是她的侄兒在奸她,但她並不睜開眼,微眯著眼在享受我給她的快樂。

  「……嗯……小峰……你好壞……嬸嬸……好舒服……哦……哦……」嬸嬸的呻吟更刺激了我,我邊搓揉著她的大奶子邊向嬸嬸下體發起了猛攻,更是換到嬸嬸一連串「小峰……小峰……」的嬌叫浪吟。

  突然,門外響起幾聲敲門聲,接著聽到美黛的聲音:「媽媽,你怎麼了?」

  我一驚,停止了動作,嬸嬸伸手摀住了我的嘴,對美黛說:「沒什麼……媽媽肚子有點疼。」

  美黛說:「要不要緊啊?」

  「不要緊,一會兒就好了。」

  過了一會,聽到美黛回房的聲音,我忍不住對嬸嬸抽動起來,嬸嬸卻抱住我,示意我不要動。我又停住,深深在插在嬸嬸穴裡,壓住她,一手抱住她,一手撫摸她的大奶子,嬸嬸與我的胸膛相貼,我感受到嬸嬸大奶子的豐滿碩漲,忍不住親吻著之可人的尤物,親吻著她的細亮的額頭,彎彎的眉毛,可愛的耳朵,迷人的眼睛,姣好的面龐,性感的嘴唇,光滑的脖頸……

  一系列的愛撫和親吻過後,我下體暴漲,急需對嬸嬸進行抽插,而嬸嬸的情感也到達頂點,需要轉換成對侄兒肉慾的刺激,兩人的身心全集中到了下身,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力抽插起來,嬸嬸只好用被角摀住嘴,但仍發出不可抑制的淫叫……

  二三十分鐘後,嬸嬸已連得數次高潮,我也在一次她的狂淫的叫喊中連連向她射出精液……

  這一夜,初經人事的我經嬸嬸的開啟之後,對嬸嬸那誘人的身體十分貪婪,竟和她作愛六次,似乎這一夜都在作愛中渡過的,而後兩次,嬸嬸已沒精神來對付我,任我擺佈了。

  第二早起來,已是十點多鐘,我也誤了課,匆匆回到學校。

  這幾天裡,我心中總有一種複雜的感情,首先我覺得對不起叔叔,也對不起嬸嬸,感到自己不是人,連嬸嬸都要搞,無恥極了,簡直不是人。另外,我還怕,要是嬸嬸生下一個小孩來,那我連所有的親戚都不能見了。可是,每當黑夜來臨,我躺下來,眼前晃動是嬸嬸那誘人的身體,波動的是嬸嬸那豐挺的大奶子,我下身不住的硬漲起來。甚至連上課,眼前也老是嬸嬸的動人體態。下課時我不敢站起來出去活動,因為我那硬漲的東西凸現在褲腿上,十分顯眼。說實在的,我的那東西就是不硬就已經很顯眼了,使我只能穿長襯衣來遮住大腿,平時上廁所,我那軟軟的東西差不多連到地板上,早在初中時就已是同學們取笑的焦點。要是一硬漲起來,高高豎起,就超過我肚臍差不多一寸,所以每當在上課想嬸嬸得厲害而不能自撥時,只能用皮帶綁住硬漲的下體去上廁所。

  每當夜深人靜時,我就想著嬸嬸自慰,想著她像那天一樣射精到她身體裡,或偷偷地去伏在嬸嬸那輕巧的自行車上,思念她。

  當一星期剛過去,又一個星期六來臨,傍晚,我如一頭困獸,不安地來回走動。當天黑以後,我洗了澡,不自覺又來到嬸嬸那裡。

  嬸嬸開了門,洗了澡的她一身性感的睡袍,意外的是,透過朦朧的睡袍我看到她裡面是鮮紅的褲衩和奶罩!嬸嬸身上發出誘人的香味。她見是我,說:「小峰啊,為什麼好幾天不來看嬸嬸?」

  我不知怎麼回答,我一路上也沒考慮過來嬸嬸家的由頭,說來吃飯,來找嬸嬸要東西還是……

  我怔怔地,嬸嬸拉我進了屋。我大腦一片空白,可下身卻無意識在膨脹……

  嬸嬸見我無所措,便用她的香手輕抹我額上的細汗,說:「看你,熱的,脫下衣來涼快一下。」見我仍傻傻地,又道:「你美黛妹去外婆家看你美倩妹了。」說著,象母親一樣慈愛地來給我解襯衣扣子。就在這時,從嬸嬸那大張的睡袍領口,我看到了她紅豔豔的奶罩繃著鼓漲的大奶子,我再也禁不住,叫一聲「嬸嬸……」便抱住她,我健壯的胸膛抵著嬸嬸飽滿的胸脯,隔著薄薄的睡袍,我感覺嬸嬸堅挺的乳房,乳尖正傳來陣陣的火熱,嬸嬸鼻尖湊向我的鼻尖輕輕觸著,露出似笑非笑的慧黠笑容,說道:「小峰,你又想幹什麼?」

  我一隻手環攬住嬸嬸綿腰,另一隻手顫抖著由嬸嬸的腰際,遊走向嬸嬸的乳房。

  嬸嬸發出銀鈴般的輕笑,巧妙的避開,嬌嗔道:「小峰,你真壞!想吃豆腐呦?」,

  嬸嬸的嬌語令我像一頭失去腦子的牛,血管濆張,我轉身將嬸嬸抱起,將她頂翻在軟沙發上。對我如野牛般的動作,嬸嬸發出驚叫:「小峰……」,便將兩支修長玉腿張開來迎接我,雙腿盤住了我的腰……

  嬸嬸若隱若現豐美的乳房呈現在我眼前,我迫不及待地去搓揉它。俯下身來,嬸嬸嬌豔的紅唇緊緊的貼住我的唇。兩個人的舌頭交纏互相舔舐,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相擁,持續火熱的擁吻。接著,我沿著嬸嬸俏麗的臉龐,舔吻到嬸嬸的雪白粉頸。我的手由嬸嬸背後,伸進短睡袍之中,溫柔地撫摸嬸嬸細緻的美臀,然後隔著褲衩觸摸嬸嬸隱密的私處。中指按住嬸嬸花瓣中最敏感的陰蒂,輕柔但快速的不斷抖動,也不斷沿著花瓣縫摩擦嬸嬸得陰唇。

  嬸嬸覺得一陣陣快感衝擊,配合著將修長的大腿張開,沈浸在性愛前戲的溫柔中,發出聲聲撩人的嬌喘。

  我繼續沿著粉頸吻到嬸嬸豐潤堅挺的乳房,隔著一層濕睡袍,含、舔、輕咬著嬸嬸的乳房,情慾也隨之愈來愈高昂。我的手從嬸嬸的濕潤花瓣處移走,抓住嬸嬸的領口,將睡袍扯開,乳罩中如白玉般豐潤細緻的乳房整個展現在我面前。

  我脫了嬸嬸的乳罩,吸吮著嬸嬸粉紅的乳暈,並迅速將嬸嬸身上剩餘的衣物褪盡。嬸嬸俏皮的輕輕一笑,將我的衣裳也除去。濕潤的下體前後摩擦著我的肉棒,我抱著在懷中劇烈起伏的赤裸胴體,一手緊緊攬住纖腰,使嬸嬸火熱的裸體緊緊貼住我的身體蠕動,另一手摸著粉嫩的臀部,看著豐滿乳房在眼前晃動,忘情地含住嬸嬸的乳房吸吮。忍不住下身一動,將肉棒送入嬸嬸的花瓣深處,盡情的熱吻、抽插。

  嬸嬸配合著肉棒在體內抽動的頻率,在我腿間上下搖擺著。乳房也激動得上下甩擺,跟著抽插的加速,嬸嬸不住發出聲聲浪蕩的嬌喘,呤著:「小峰……啊!這裡,……好……好舒服……啊!……這裡……」

  嬸嬸也隨著我的抽插,激烈地搖擺自己的軀體,豐乳上下劇烈晃動,我的肉棒也隨著進出著花瓣內部,情慾震盪使得嬸嬸不斷的浪叫呻吟。 嬸嬸一邊嬌喘著享受肉體的愉悅,一邊斷斷續續的吟叫。

  電視是開著的,窗簾沒有關,我們都忘記了。有的只是愛撫、親吻、翻滾、衝刺、呻吟、浪叫……在客廳的沙發上、牆邊,我和嬸嬸快活了一個多小時,弄得一片狼籍。劇烈的交合,嬸嬸首先到達頂點,淫蕩浪叫變得更大聲,淫水四溢的下體猛然抽搐收縮,良久,抽插運動到達最顛峰。嬸嬸覺得一陣強烈的快感沖達腦海。「啊!小峰……不要停……快……快……」接著,嬸嬸曲起上身,死死勒住我,全身不住顫抖……

  而我等嬸嬸高潮過後,繼續享受她的肉體。嬸嬸的第三次高潮將我也帶到頂點,一股快意即將爆炸。在我射出精液的一剎那,,猛力捅入嬸嬸嫩穴深處,不住搓揉嬸嬸的豐乳,源源射出精液……

  這一夜,我連干嬸嬸四次……

  以後,我就住在了叔叔家,嬸嬸把一間客房整理好專給我睡。每天晚上自習課後,我就給美黛補課一個小時,當給美黛補課後已是十點半鐘,各自睡了以後,我估計美黛已經睡著了,就悄悄地溜到嬸嬸的房裡,嬸嬸已在被窩裡等我了。嬸嬸怕美黛在另一個房裡聽到我們的聲音,用幾條毛巾把門下縫都堵住,我倆在裡面肆意歡樂。

  嬸嬸也特別愛我,怕我年紀小承受不了(我已從十九歲改成了十七歲,嬸嬸也不知道,以為我才十七歲),她規定我只有在星期五、六兩個晚上可以和她睡,星期三晚上只能在她房裡待到半夜十二點就必需回自己的房睡,平時都不能近她。此外,嬸嬸還經常煲上好湯給我進補……

  可我精力特別旺盛,星期三晚上,我總是十點多鐘就完成給美黛的補課,迫不及待悄悄地與嬸嬸偷歡,通常十一點半完成了第一次,休息一會,我又要了第二次,完事後總過了十二點半鐘,才回自己房中睡。而星期五、六兩個晚上,都是整夜歡娛。雖如此,我卻無法滿足,就像一隻第一次吃到了猩的貓。只要一看到嬸嬸那嫵媚,性感的姿態,就會起身體反應,就想要她。在沒有嬸嬸的日子裡,我幾乎天天都要想著她手淫一兩次。

  有時,吃完晚飯後美黛去上自習課了,我就拖著不去,搶著替嬸嬸做事,洗碗,拖地板之類的,千方百計討嬸嬸的歡心。嬸嬸也知道我的意圖,只要她心一軟,叫我去洗澡,我就知道有戲了。果然,我洗完之後她也去洗了,當她洗出來之後,我們就在客廳的沙發上抱在一起……

  有時,不是星期三、五、六,我想嬸嬸厲害了,就等美黛睡著之後,悄悄地來到嬸嬸的房門口,輕敲她的門,此時,嬸嬸的房門都是反鎖,我知道嬸嬸也是很想的,只是怕太多了傷我的身體。我哀求著嬸嬸。很久很久,嬸嬸才開門來,她咬著嘴唇,嗔道:「你輕點,小黛都要聽到了……」

  我撲進嬸嬸懷裡,「嬸嬸,我……」

  嬸嬸又愛又氣地用手指狠狠地點我的頭小聲說:「真是拿你沒辦法,壞透了……」

  當一次過後,我和嬸嬸已得到極大的滿足,她怕我休息一陣後又來,便將我趕回了客房。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