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78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igh44556
Crawler | 2016-9-23 21:40:58

 轉眼之間,到了西元一九四八年,我也十八歲了,完全懂得了男女之事,所剩的只是實踐了。現在再用一個男人的眼光來看家中的女人,才發現家中全是大美人,一個個千嬌百媚,各具風采: 媽媽和姨媽都還不到四十歲,姨媽三十七,媽媽三十六,都是豔光四射,風韻迷人,傾城的容顏,挺聳的酥胸,細細的柳腰,白嫩的肌膚,每一寸身體都散發著熟透了的、誘人的女性的氣息。 大姐翠萍,大我一歲,是典型的柔順、乖巧的好女孩,生性最溫柔,性情最賢慧,是個標準的古典美人;二姐豔萍,只大我兩個月,多愁善感,也很溫柔體貼,脾氣也好,斯文�靜;小妹麗萍,小我一歲,個性倔強,生性開朗,敢做敢當,但心底裡卻溫柔善良,屬外剛內柔型。姐妹三個雖然個性不同,但有一點卻是相同的:每個人都長得天姿國色,高貴聖潔,對外是「豔若桃李,冷若冰霜」,對我卻溫柔體貼,百般遷就,萬般照顧。 另外,家中的丫頭、女僕,一個個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別是我的丫環小鶯,更是個美人坯子,也早已到了含苞待放的花姿。 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我卻一直是處男之身,並沒有隨便找個像小鶯這樣的小丫環來平息心中愈來愈烈的青春慾火。(因為家中的丫環全是買來的,而不是像女僕女傭那樣是雇來的,這些丫頭算是我們的私有品,可以隨意處置,包括她們的身體,也就是說,就算是干了她們也是合法的,她們自己也是心甘情願的。)不為別的,只為我和母親的十年之約!自從八歲的那個晚上,我便愛上了我的親生媽媽,夢想著有朝一日能與母親共嘗那靈肉之愛,共浴愛河。 終於,在我十八歲生日的那天晚上,媽媽讓我了卻了心願。 那天晚上,我從媽媽的房間門口經過,聽到裡面傳來了隱隱約約的呻吟聲,難道媽媽不舒服?因為家中沒有男,又規定不經召喚,下人不準進主人的房間,所以家中的屋門一般都不上鎖,因此我一邊推門一邊喊著:「媽,您不舒服嗎?」一邊就闖進去了,一進去就一下子驚呆了,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場面:

  媽媽赤裸裸地半躺在床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她的身材根本不像三十六歲的女人,而是線條優美,凸凹分明,渾身肌膚潔白光滑;她的上身,雪白得像一個雪團,胸前一對玉乳又高又挺,乳頭竟然還像少女一樣,從乳頭到乳暈全是粉紅色的,與雪白的肌膚相襯,美極了,也誘人極了,無一點瑕疵可尋;細細的柳腰,平滑的小腹,沒有一點多餘的脂肪;再看那神秘的三角地帶,一大片烏黑亮麗的陰毛,襯托著那豐滿的陰⑶?緣酶?用覽觶??用勻恕? 媽媽正用手在那迷人的陰戶上忙活著,淫水流了許多。正在這時我進來了,媽又羞又急,整個人呆在床上,臉紅得像六月的晚霞,一直燒到了脖子上,右手中指還留在自己的陰道中,不知如何是好。 我也怔住了,喃喃地說:「媽,您怎麼了?哪裡不舒服?我能幫上忙嗎?讓我給您揉揉好嗎?」 媽媽聽了我的話神色安定下來,眼中閃過一道異彩,嫣然一笑:「你太能幫上忙了,這個忙媽不讓你幫讓誰幫?!」同時從陰道中抽出了手指,指著自己的陰戶說:「這裡不舒服,快來幫媽揉揉。」我一聽,正中下懷,忙將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剛一接觸媽媽的陰戶,媽就嬌哼一聲,嬌軀起了一陣輕微的顫動,粉面生春,雙頰飛紅,一雙媚眼似渴求什麼,又似在鼓勵我,望著我一眨也不眨,那模樣真叫勾魂攝魄……  隨著那聲嬌哼,媽媽的美臀微微一顫,兩條玉腿也分開伸直。我注視著她的玉戶:濃陰深處,芳草如茵,長滿了那豐滿的陰阜;我小心地分開遮掩在桃源洞口的芳草,然後輕輕地掰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但見紅唇微張,桃瓣欲綻,兩張肉壁微微張合,正中間的那粒肥嫩的陰蒂,顏色紅嫩,鮮豔欲滴,還在微微顫動著。

  奇景當前,把我刺激得興奮不己,將手指伸進那迷人的肉縫中,揉、捏、按、摩,忙個不停……媽媽被我弄得不住地呻吟著,蜜穴中春潮氾濫,從她的陰道口中徐徐沁出的淫水弄得我手上濕淋淋、粘滑滑的。

  「好兒子,好寶貝兒,不要再用手了,媽受不了了,你用嘴給媽媽舔舔好嗎?」媽媽哀求著。 「好吧,為了媽,幹什麼都行,我的好媽媽!」 媽媽將雙腿儘量張大,使她那毛茸茸的陰戶暴露無遺,把我的頭按在她的屄上;我伸出舌頭,先開始舔她的陰毛,又吮又吻又吸又咬,使媽痛快得美目半睜半閉,朱唇似張非張,渾身火熱顫抖,嬌軀微微扭曲,從口鼻中發出痛快的呻吟聲: 「啊……哦……好兒子……好癢啊……別光舔毛……」 於是我就用手掰開媽媽的兩片陰唇,翻了開來露出那條紅通通的像露滴牡丹一樣豔麗的屄罅,裡面正汩汩地流出水兒來,陰蒂像一粒紅珍珠似的挺立在陰戶正中。 「媽,您這裡面有兩個洞兒,讓我舔哪個呢?」我故意問道。 「傻小子,媽不是給你講過嗎?難道你都忘了嗎?上面那個洞口那麼小,能插進你的那東西嗎?那是尿道口,不要舔,可能會腥臊呢,下面那個大點的,才是陰道口,那才是正地方呢。」 「這個大的也這麼小呀,能容得下我的雞巴嗎?」 「容不下就不容!誰說要容你的大雞巴了?你這個臭小子,就會調戲你親娘!逗得媽難過死了,你還有閒心說笑,等會兒你發急時,可不要說媽不給你面子。」媽使出了殺手。 「媽,我是和您鬧著玩兒的,您不要當真嘛……寶貝兒不敢了,好媽媽,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慌了。 「那好,還不快點舔?別再逗媽了,媽受不了了……」 我不敢多說,趕緊把舌頭伸長,擠進媽媽的陰道四面亂舔起來。 媽這一下被弄得欲仙欲死,渾身酥軟,身子不停地扭擺,口中呻吟不已:「嗯……好兒子……好舒服……往裡面點……對,就是那裡……用力一點……美死了……媽整整十五年沒有爽過了……啊…啊……要洩了……啊…啊…好了…快活死了……」 一股陰精像噴泉似的,一下子湧了出來,全噴進我嘴裡,我一口一口全吞了下去,腥腥鹹鹹的,如瓊漿玉液一般,十分好喝。 「我好久沒有這樣舒服過了,自從你爸爸死後,十五年來媽從來沒有這麼爽過,謝謝好兒子。」媽滿足地吻著我的臉說。 「媽,您可舒服了,我這裡卻更難受了。」我指著那把褲襠撐得半天高的玩意兒對媽說。自從進門看到媽媽的裸體後,它就開始硬了,我又在媽媽身上玩了半天,現在更是脹得難受死了。

  「呵,好小子,你長大了,它也長大了,挺得這麼高,你放心,媽會讓你舒服的,媽沒忘咱們的十年之約,今天就是想起十年之約已經滿了,才挑起了我的慾望,我又不好意思先說,又憋得難受,就只好自己解決了。唉,這十年可真把我等得難受死了,本來媽還能熬得住的,一有了那個十年之約,弄得媽一想起來就要起性,真難過死了,終於等到了卻心願的時候了,今天媽就全給你,就算是媽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吧!來,把衣服脫下來……」媽媽柔聲說道。 「謝謝媽媽的生日禮物,人們常說『兒生母受苦』,今天,我更應該送給媽媽一份禮物的,我就把我這根雞巴送給你吧,喜歡嗎?」「太喜歡了,這是媽收到的最好最珍貴的禮物,那就快點脫吧,快點讓媽看看你給媽媽的禮物,不要多說了,來,還媽幫你吧。」我的衣服被我們兩人齊心協力脫了個精光,褲子剛脫下來,那根大雞巴就跳了出來,似怒馬,如餓龍,威風凜凜地昂然挺立著,根部叢生著烏黑髮亮的陰毛,佈滿了我的陰部和小腹,又粗又長的粉紅色的莖體,又圓又大的赤紅色的龜頭,看上去誘人極了。

  媽媽一見就大吃一驚,一把抓住,仔細檢查:「你的雞巴怎麼長得這麼大?還這麼硬,太好了,你記不記得你小時候,我預言你這東西長大會比別人壯觀得多?現在靈驗了吧!因為你一生下來,這玩意兒就不同尋常,和一般嬰兒的大不一樣,這就是遺傳,我就知道你這個傢夥兒,一定能和你爸爸的一樣,長成個大號的,誰知比他的還粗還長還大,竟然是個特大號的。」[/  媽媽一邊說一邊用手握著量了量,然後驚喜地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別的男人的,只是當年你爸爸的才讓我的兩手交替握三下,他告訴我他的東西在男人當中已經是難得一見、萬里挑一的大傢夥兒,現在你的這東西竟讓我握三下後還露出整個大龜頭,足有七寸多長,還這麼粗一手都圍不攏,這不是成了男人當中的王了嗎?真太壯了!」

  媽媽用手握住我的陽具愛不釋手地捋上捋下的滑動著。經過這一陣子的揉搓滑動,把我的陰莖弄得青筋怒漲,全根發熱,碩大的龜頭又脹大了許多,邊沿高高地繃了起來。

  「它更大了!寶貝兒,你看,這下不有了八寸長了嗎?啊!真太好了!」她更加驚喜激動了。

  「媽,脹得更難受了。」我難耐地挺聳著屁股說。

  「急什麼呀,媽會讓你難受嗎?來,讓媽也幫你舔舔。」

  媽媽說著,讓我上床躺好,她伏下身去,伸出柔軟的香舌,先舔我的陰毛、雞巴根部、陰囊,然後是莖體、龜頭,舔來舔去,最後,媽媽張開櫻桃小嘴,將我的陽物含了進去,我的雞巴太大了,而媽媽的小嘴兒也太小了,只能含住我的大龜頭,也憋得媽滿口發脹。

  媽媽含著我的大龜頭,不停地用力吸吮,舔弄,柔軟的舌尖頂著龜頭中間的小眼兒,盡情蠕動著,一雙玉手在陰莖上揉搓滑動,我的雞巴感到溫暖滑潤,舒服異常,一種從未有過的衝動襲上我的神經。

  「啊……啊……媽呀……好舒服……我要射了……啊……」

  我下意識地抱緊媽媽的頭,屁股快速地用力向上挺動起來,媽也加快了吸吮,一陣抽搐後,我射精了,濃熱的陽精一大股一大股地射進了媽媽的口中,這就是我的處男之精啊!媽媽咕嚕咕嚕地吞了下去,連吞三大口才全吞下,並且繼續舔著我的雞巴,讓它不會萎縮,使我的雞巴保持著堅挺不倒。

  「嗯,真太好吃了,真多真過癮!寶貝兒,這幾年你有過女人嗎?」媽嬌聲問道。

  「沒有,自從我們訂約之後,我就發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獻給媽,還要讓您教著我幹,剛才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射精,現在我才知道洩過精後的感覺原來是這樣舒服,真好!媽,您可要好好地教我呀!」

  「好兒子,這麼說媽剛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精?那可是醫書上有確切記載的滋陰壯身的絕佳補品呀!好孩子,對媽真好!媽一定好好教你,媽也是從訂約以後就發誓只讓你一個人幹,有了慾望也都是強忍著,偶爾有時實在是忍受不下去了,也只是像剛才那樣自我發洩過兩三次,就這樣苦苦地等著你長大。」媽抱住我的頭,溫柔地膩聲說著,又把那紅潤的櫻唇蓋在我的唇上,輕輕地親吻著,並把那柔軟的香舌伸進我的口中讓我盡情吸吮。

  這一吻,讓我感到精神恍惚,飄飄欲仙。

  「媽,這就是接吻嗎?滋味真美,兒子還是第一次嘗到。」

  「好兒子,連初吻都獻給了媽,你對媽真是太好了。」媽高興地抱緊了我,與我繼續接吻,一雙豪乳在我胸前揉來揉去,同時,兩條大腿也一伸一縮地碰著我的陰莖,刺激得我快要瘋了。

  「媽,兒子想……」我吞吞吐吐。

  「想什麼?儘管說!」媽知道我在想什麼,故意逗我。

  「我想,我想……」我羞於啟齒,靈機一動,說:「我想完成我們的十年之約!」

  「完成十年之約?那是什麼意思?怎麼完成?媽怎麼聽不懂呀?」媽還是不放過我,繼續和我開玩笑。

  「你到底想什麼呀?媽媽的好兒子,你就大膽地說吧,媽是不會怪你、笑你的,媽想聽你親口說出來,媽等了這麼多年,就等著你這句話呢!」媽媽柔聲地誘導著。

  「我想您……」我終於再也忍無可忍,說出了難以出口的心裡話:「媽,您的親兒子想您,您的親兒子想和您屄,好媽媽,別再逗兒子了,我的好媽媽,就快點讓兒子您的屄吧!您再不讓我,我就要發瘋了!」

  「好了,媽也不逗你了,上來你的親媽吧!媽終於等到了這一天,不過可要輕點,你這孩子的東西太大了,媽怕一下子受不了。」

  媽媽躺了下去,我伏到媽媽的身上,挺起下面的大雞巴,在媽媽的大腿根胡頂亂撞,就是找不到桃源洞口,急得我滿頭大汗,媽見我找不到屄眼兒,就嬌笑著,左手分開了她那迷人的花瓣,右手握著我的陰莖帶到桃源洞口,下身極富技巧地蠕動了兩下,兩片桃瓣已經銜住了我的龜頭,然後騰出右手來,在我的屁股上一拍,媚聲道:「寶貝兒,進你的發源地去吧!」

  媽媽話音未落,我已屁股一挺、雞巴一頂,碩大的龜頭已滑進媽那嬌嫩迷人而溫暖的玉洞中。

  媽媽微微地皺了皺眉頭、眯著眼,有氣無力地嬌哼了一聲,顯出十足的舒服勁:「啊∼真好!寶貝兒,媽已經十五年沒來過這回事了,你…你…可要輕點啊!」

  我知道媽媽荒蕪已久,經不起暴風驟雨般的摧殘,就僅僅鼓動龜頭在她陰道口微挺、摩擦,不停不休的動著。

  媽媽嬌喘著,輕哼著,低低地乞求著,迷人地呢喃著:「嗯……好孩子……媽難過死了,別再逗媽了……快點進來吧!」

  媽媽的嬌、媚、羞、急、淫、浪、迷人、誘惑、暗示、乞求,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屁股用力一挺,只聽「噗哧」一聲,媽媽也隨著「啊!」的一聲驚呼,我堅硬粗大的陽具盡根而沒,碩大的龜頭一下子頂在媽媽的子宮頸處。

  媽媽一陣痙攣,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流出了晶瑩的淚水,面色慘白像經不起這兇猛的侵襲,令我油然而生一股憐惜之情,我緊緊地摟住她,熱烈地吻著她:「媽,對不起,我太魯莽了,忘了媽會疼!」

  「嗯……傻孩子,媽媽可被你整慘了,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媽媽顫抖著聲音說道。

  我一聽忙�起上身,向我們性具結合的地方看去,只見媽那嬌嫩的花瓣被撐得向兩邊裂開,那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脹得鼓鼓的,緊緊地箍著我的雞巴根,而裡面的子宮口則一張一合的銜著龜頭。

  「媽,對不起,您教教我吧,現在該怎麼辦呢?」

  「嗯…你先輕輕抽送,慢慢摩擦,嗯…再吻我的嘴,摸我的乳房…嗯…」[ 我依計而行,下面在輕輕地抽送摩擦,上面吻著她的嬌唇,吮著她的香舌,中間用手肘支撐上身,雙掌撫著她的豪乳,手指揉捏乳頭,忽輕忽重的不忍釋手,媽媽嬌嫩的乳頭被揉得堅硬而挺立起來。

  「嗯……嗯……仲平……寶貝兒……好兒子……」媽媽嬌嫩的玉乳被揉得通紅,顫巍巍地晃動著;我湊上嘴去,一口咬住那粒葡萄似的乳頭,輕輕地用舌尖頂住在牙齒上蠕動,時不時地猛吸一口,媽媽又一陣痙攣,渾身輕抖著呻吟道:「嗯…噢…寶貝兒,媽快被你揉碎了,小時候吃奶還沒吃夠啊?」

  「媽,您的乳房真美呀!小時候我怎麼沒有發現?」我一邊輕抽慢送,一邊撫摸親吻著媽媽的乳房,一邊情話戲語不斷,一齊挑逗著媽媽的情慾;媽媽雙手摟著我的背,漸漸地扭動腰肢、擺動玉臀配合我的動作,迎湊著我的抽送。

  媽媽已經獲得美妙的快感,俏臉透出甜笑:「嗯……這才是媽媽的好孩子,乖乖地聽話,別再胡衝亂撞了,媽老了,經不起你的折騰了,你這孩子的東西也太大了,插進去脹得滿滿的,一下子頂進媽媽的子宮一大截,媽哪嘗過這種滋味!」媽說著還嫵媚地用手指點了點我的額頭。

  「我當年從您這洞裡出去,現在再進去「朝祖」,當然不能放過子宮這個發源地呀!也真奇怪,當初我整個人都從您這裡出來了,現在我身上最小的一件東西都進不去了。」

  「去你的,少吃媽媽的豆腐。」媽滿面紅雲,不勝嬌羞地說:「你那東西是你身上最小的東西嗎?那是你身上最偉大的東西……唷!還說進不去呢……唷…又頂進子宮去了……」

  我倆談著,吻著,撫摸著,抽送著,情話綿綿,靈犀相通,像一對久別重逢的恩愛夫妻,你貪我戀,翻雲覆雨,兩情相融,靈肉一體,直至欲仙欲死的境地。

  「媽,這樣斯斯文文的不夠刺激,怎麼辦?」

  媽媽白了我一眼,說道:「放牛拔草的野孩子,一點也不懂得調情,那你就用力好了。」

  媽媽那嫵媚的神態,更激起了我的心火,增加了我的熱情和活力,遂瘋狂地抽送起來。

  「媽,您也動嘛,現在我們是夫妻屄,不是母子閒談。」

  「小鬼,學得那麼壞!調戲起親媽來沒完沒了,句句都讓媽臉紅…讓我說…我們是母子就是母子,我們母子倆就是要屄!」

  媽說完就兩頰飛紅,星眸微合,漸漸地擺動起來。媽不是不解風情的小姑娘,而是對性技巧和性知識有豐富經驗的半老徐娘,她懂得如何引發刺激,如何掀起高潮,使性愛得到昇華,這種床笫間的技巧與藝術,可不是一般女性所能比擬的。

  媽媽轉動玉臀,迎送、湊合、翻騰、扭擺,我反而沒有用武之地了。她的陰戶裡軟綿綿的,暖洋洋的,吸吮吞吐,收縮,顫動,一吸一吐,一緊一鬆,不停地刺激著我的雞巴,偌大的陽具已經處於被動的地位,被媽媽那一陣陣的淫水洶湧地侵襲、浸淫著。

  「嗯……小鬼,怎麼不動了?」媽笑問我。

  「哦……我正在享受媽媽屄裡面的美妙滋味。」

  「什麼滋味?」

  「絕妙無窮,難以言喻!」

  「嗯……嗯……好兒子,盡情地享受吧,媽已經十五年沒用過了,今天就全給你了。呀……還有,你要是感到快射精時,就告訴媽。」

  媽媽使出渾身解數,圓臀加緊了運動,陰道里一吸一吮,吞進吐出,使得我的龜頭像是被牙齒咬著似的;接著,媽媽的整個陰壁都活動了,一緊一鬆的自然收縮著,我渾身麻酥酥的,似萬蟻鑽動,熱血沸騰,如升雲端,飄飄欲仙。

  「呀…呀…媽……好舒服……我要射了……」我急速呼叫著。

  媽媽立刻停了下來,陰道壁一鬆,屁股向後一縮,將我的雞巴從她的陰道中撤了出來,伸手用力捏著雞巴根部,止住我的陽精未射。

  「啊…太美了…媽,您那裡面怎麼會動呢?是向人學的還是天生如此的?」我由衷的讚歎。

  「……」媽媽嬌笑不語。

  「為什麼不說呀?好媽媽,快告訴我!」

  「傻孩子,這是能學的嗎?跟誰學去?媽天生就是這樣的!」

  「那別的女人會嗎?」好學的我追問著。

  「絕大多數都不會,不過各有各的好處,有的水多,有的穴緊,有的毛多,有的外緊內松,有的外鬆內緊,有的……總之,各有各的風騷,你以後就明白了,現在你先來自己弄吧,嘗嘗「運動」後洩身的滋味,別弄到最後,媽媽的屄也讓你了,還讓你說俏皮話,說沒讓你自己弄,你沒有過癮。」

  媽媽說完,就蹺起雙腿搭在我肩上,讓陰戶挺了上來,我用手�著媽媽的圓臀,挺著粗壯的陽具,再度發揮雄風的橫衝直撞。

  「啊…唷…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會親媽……」媽媽小嘴裡哼哼唧唧的呻吟著,陰道一鬆一緊的讓我抽插著。

  「啊……啊……好兒子……媽不行了……停停吧……饒了媽吧…你要死你的親媽了……媽了怕你了……你真要把媽弄上天了……」媽媽聲聲討饒,一次次的洩著陰精,只有喘氣的份兒。

  我露出勝利的笑容,精神一鬆再也控制不住射精的衝動,一股熱精如岩漿爆發,洶湧而出,滋潤了媽媽那久枯的花心;一時間天地交泰,陰陽調合,媽媽美麗的臉上露出滿足的媚笑。

  我癱軟地伏在媽媽的玉體上,她舒展玉臂,緊緊地摟著我,撫著我的背,吻著我的唇,慈祥、和藹、嬌豔、嫵媚,風情萬種,儀態萬千。我癡癡地望著這位身為我親生母親,而又對我投懷送抱、奉獻肉體的絕色佳人,不禁引起了無限的遐思綺念……

  「媽,兒子等了十年了,自從和您定下十年之約後,我就等著這一天了,特別是等到我真正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後,魂裡夢裡想的都是您,整天想著什麼時候能和媽媽巫山雲雨,共赴瑤台……

  說明不怕您生氣的實話,這幾年來如果哪一天您打扮得漂亮些,哪麼這一天我肯定在躲著您,因為我不敢多看您,一看見您那漂亮的模樣兒,我的雞巴不由自主就要勃起,脹得難受死了,心中就有一種強烈的想屄的慾望,要難受好半天。這些年真把我等得急死了,其實我十五歲時雞巴就這麼大了,那時就能屄了,又讓我多等了三年,今天終於完了心願,我心裡真是太高興了。」

  「傻兒子,那你怎麼不來找媽呢?這些年你沒有跟著媽睡,媽怎麼知道你的雞巴已經長這麼大了?如果你早點來向媽提出要求,媽檢查檢查你的身體,知道你的雞巴早就這麼大了,媽早讓你了!何必侷限於那個十年之約呢?媽何嘗不是想得厲害呢?你還只不過是這幾年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後,才想得特別厲害罷了,小時候你懂得什麼?又會想些什麼?可媽就不一樣了, 「媽,您想得那麼苦,今天兒子終於讓您等到了,不是嗎?」

  「是的,我們終於完了這十年之約的心願。」

  「我們這是「十年之約一日完」,對不對?」我這是一語雙關,「一日完」中的「日」字,既是一天的「日」字,也就是「十年之約終於有一天能如願」的意思;又是「屄」的「日」字,也就是「十年之約今天一屄、日一次屄才算如願」的意思。

  媽媽也聽出了我話中的意思,也半開玩笑半認真地笑著說:「對,我們這十年之約,今天讓你一我,總算完了心願,你這孩子,花花腸子真多,還給媽玩「一語雙關」呢!」

  「媽,兒子心眼再多,也多不過媽媽。對了,媽,兒子幹得還可以吧?您還舒服吧?夠不夠補償您這十年來的相思之苦?」

  媽摸著我的大雞巴說:「是的,今天媽終於等到了,終於等到了兒子用這根大雞巴來安慰我,我的好兒子幹得太好了、太棒了,媽舒服極了,說實話,你今天弄得媽美得都要上天了,簡直要把媽美死了!你真棒,真是媽媽的好兒子,第一次干女人就這麼厲害,以後有了經驗就更了不得了,說不定真的會把媽弄死在你這根大雞巴下!不過,說到補償我這幾年來的相思之苦,那差得可太多了,你以為幹這麼一次,媽就會滿足了?不,不但不滿足,反而因為你讓媽嘗到了甜頭,媽會想得更厲害,你要是以為和媽幹這一次就夠了,以後不再理媽了,那就把媽害苦了!」

  「媽,您放心,我怎麼會不理您呢?我怎麼捨得?我是那麼的愛您,以後就是您不讓我,我也會想方設法來您,怎麼會不理您呢?我不會害苦媽媽的,我會天天陪著您!」

  「真的嗎?我不讓你,你就想方設法我?你能想什麼方、設什麼法?難道你要強姦我嗎?我要你天天陪著我幹什麼?讓你天天我嗎?你這臭小子,淨想美事!」媽媽真有點蠻不講理,既想讓我多和她「干」,又要取笑我,說我淨想美事,真讓我哭笑不得,不過,誰讓她是我媽呢?我只有提「抗議」的資格。

  「媽,您講不講理呀?是您說「不滿足」,還說怕我「只您這一次就不再理你」,那意思不是說要讓我多您嗎?現在反過來還說我「想強姦您」、「想天天您」、「淨想美事」,您到底讓兒子怎麼辦?」

  「傻兒子,媽是逗你玩呢,你怎麼當真了?媽算怕你了,這麼不經逗,好了好了,媽認錯,對不起,行了吧?媽承認媽是想多和你玩,想多讓你,行了吧?」媽媽溫柔地吻著我,那紅唇粉臉,那妙目媚眼,真的是妙不可言、美不勝收。

  「媽,您真美!」

  「傻孩子,媽老了,不能和年輕時候比了,媽已經是韶華已逝了,已經是個老太婆了,恐怕你會嫌媽老了。」

  「這麼美麗的小老太婆,我願意永遠伏在您懷裡!」

  「淘氣的孩子,就怕你以後會被太多的又年輕又漂亮的女孩迷住,到那時,你就會忘了媽媽的了。」

  「媽,您老人家放心吧,您是這麼美麗,又是這麼愛我,我怎麼能忘了您?我怎麼忍心不愛您?何況您是我的親生母親,還心甘情願、不顧一切地和我幹這種事,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遠是神聖的,永遠是至高無上的,您永遠是我的最愛,永遠是我的第一愛人!能和您做愛是我的最好享受!」  「好孩子,這媽就放心了。不過,你剛才說「您老人家」,難道我真的很老了嗎?」

  「媽,您不老,在兒子我的心目中,您永遠年輕、漂亮、美麗、多情、溫柔、慈祥……」

  「好了好了,別再給媽套高帽了,媽沒你說得那麼好,既然媽不老,那你以後就不要「您、您」地稱呼我,說「你」就行!」

  「那怎麼行,您是我的母親,我應該尊敬「您」的。」

  「怎麼不行?現在我們有了這關係,我既是你母親,又是你的妻子、愛人、情人。我是你母親,你應該給我叫媽;我是你的妻子、愛人、情人,你也應該對我直呼「你」,對不對?要不然你就不要再和媽好了,在幹那種事的時候我們不是平等的嗎?好了,不要再說了,不然媽就要生氣了!」

  「那好吧,我聽媽「你」的話。」我故意加重了「你」字的音,以示改正。

  媽高興地吻了我一下,說:「這才是我的乖兒子、好愛人呢!別人要是知道我們的事,我就沒法活了,他們會說我們母子亂倫,法理不容!哼,我才不管它呢!只要我們真心相愛,幹什麼都是理所應當的。何況你當年就是從我這陰道中出來的,你本身整個人都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那麼你身上的這根肉柱,不也就是我身上的肉嗎?那麼「我自己身上的肉」再進入我自己的陰道,有什麼不可以的?我們現在這樣,只不過是分別了十八年後「破鏡重圓」,有什麼不對的?

  再說,為什麼兒子吃奶時能整天吮著媽媽的乳房,而不能媽媽的屄?乳房和屄同是女人身上的性器官啊,只不過兒子吃奶是用嘴吮媽媽的乳房,而屄是用雞巴媽媽的屄,對不對?」

  「媽,你說得太對了!以後我會隨時向你要的,媽!」

  「放心,媽也想要,以後你不管什麼時候想玩,媽一定豁出命來奉陪!不過,你可不能在外面到處亂玩,萬一染上性病就難辦了,我們就不能享受這人世間最大的快樂了。」

  我倆相視而笑,又甜蜜地擁吻著,交談著,調笑著,直至進入幸福的夢鄉……媽媽自從和我有了結體之緣後,雙頰紅潤,胴體豐腴,眼波流盼含情,心胸開闊,笑語如珠。往日的精神抑鬱再也不復存在,尤其愛對鏡梳妝,淡掃蛾眉,薄施脂粉;愛穿一襲淡黃色的旗袍,讓人看了覺得她年輕了十來歲,女人的心就這麼不可捉摸。

  我和媽媽的性關係始終保持著高度機密,雖然夜夜春宵,但人不知鬼不覺地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這天,我走進了媽媽的房間,她正在午睡,玉體橫陳,只穿了一件短睡衣,兩條雪白的大腿露了出來,兩座挺拔的乳峰也半隱半露,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的,我不由得看呆了。

  看了一會兒,我童心大起,想看媽穿內褲沒有,就把手伸進了她的大腿內側,一摸,什麼也沒穿,只摸到了一團蓬鬆柔軟的陰毛,我就把手退了出來。

  「嗯,摸夠了?」媽媽忽然說話了。

  「媽,原來你沒睡著呀?」我喃喃說道,有一種做壞事被當場抓獲的感覺。

  「臭小子,用那麼大的力,就是睡著也會被你揪醒的!」

  「我只是想摸摸你穿內褲沒有。」我辯解著。

  媽聽了我的話,也童心未泯地調皮起來,把睡衣掀開,讓我看了一眼,又馬上合上了:「看到了吧?我沒穿,怎麼樣?是不是又色起來了?你這小壞蛋!」

  「我就是又色起來了!」媽媽的媚態又激起了我的慾火,我撲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櫻唇,一雙手也不老實地伸進了睡衣中撫摸起來。

  開始時媽還象徵性地掙紮了幾下,但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動將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緊了我,在我背上輕輕來回撫動著。

  經過一陣親吻、撫摸,雙方都把持不住了,我們互相為對方脫光了衣服,我抱緊媽媽的嬌軀,壓在媽媽的身上;媽也緊緊地摟著我,一對赤裸裸的肉體纏在一起,慾火熊熊地點燃了,媽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對準自己的洞口,我用力一挺,大雞巴已齊根到底。

  媽媽子宮口像鯉魚嘴似地猛吸猛吮著我的龜頭,弄得大雞巴又酸又麻,舒服極了。

  「嗯…你慢慢地,媽會讓你滿足的。」媽媽柔聲說道。

  於是,我把陽具送進又提出,以適應媽媽的要求。

  「哦…哦……好兒子……媽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好媽媽……你的屄真好……兒子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兒…得媽美死了…媽媽的屄好舒服……」

  「媽媽…謝謝你…我的美屄媽媽…兒子的雞巴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兒子……媽媽的大雞巴兒子……從媽媽的嫩屄中生出來的大雞巴兒子……弄得你的親娘美死了……啊…啊…哦……媽要洩了…哦∼∼」

  平日視男人如無物的媽媽,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聲浪語刺激得我更加興奮,抽插更用力也更迅猛了……

  媽媽一會兒就被我弄得大洩特洩了,而我卻因天生的性慾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強,耐力偏又異常持久,又經過媽媽這些天來的「悉心調教」,已經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愛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離射精的地步還遠著呢。

  媽媽洩了以後,休息了一會兒,將我從她身上推了下來,親了我的大陽具一下說:「好兒子,好大雞巴,真能幹,弄得媽美死了,你休息一下,讓媽來弄你。」

  媽媽讓我躺在床上,她則騎在我的胯上,雙腿打開,將我的雞巴扶正,調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來,將陽具迎進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開始有節奏地上下套弄起來,一上來必緊夾著大雞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龜頭夾在她的陰道口內,一下去又緊夾著大雞巴向下捋,直到齊根到底,使龜頭直入子宮裡去,恨不得連我的卵蛋也擠進去,還要再轉上幾轉,讓我的大龜頭在她的花心深處研磨幾下。

  媽媽的功夫實在太好了,這一上一下刮著我的陽具,裡面還不停地自行吸吮、顫抖、蠕動,弄得我舒服極了。她那豐滿渾圓的玉臀,有節奏地上下亂顛、左右旋轉,而她的那一雙豪乳,隨著她的上下運動,也有節奏地上下跳躍著,望著媽媽這美妙的乳波臀浪,我不禁看呆了。

  「好兒子,美不美?……摸我的奶……兒啊……好爽……」

  「好媽媽……好舒服……浪媽媽……我要射了…快一點……」

  「別…別……寶貝兒……好兒子……等等你的親娘……」

  媽媽一看我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頂,越頂越快,知道我要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著,我的陽具也被夾緊了許多,一陣暢意順著精管不斷地向裡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種無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了全身,然後聚焦到我的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癢難耐……

  我再也把持不住,肉棒做著最後的衝刺,終於像火山爆發一樣,精關大開,一洩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媽媽的子宮中,我整個人也軟了下來……

  媽媽經過這一陣子的「翻身做主」、主動攻擊,也已經到了洩身的邊緣,又經我那磅�而出的陽精洶湧而至,對她的花心做最後的「致命打擊」,終於也再難以控制,也又一次洩身了。

  我們這次「大戰」,直戰了一個多小時,都達到了顛峰,一旦洩了便相擁而眠。媽媽一覺醒來,見我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我,便自己穿衣出去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