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92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akelove911
Crawler | 2016-9-23 21:40:58

 我名叫藤堂彥一,是一個平凡的高中生。長相平凡但我的老哥是個帥哥,不過我們聲音很相似。僕人,父母和朋友常弄錯我們聲音。

  我生於富裕的家庭,父母和老哥常忙於應酬,所以常常只有我和僕人在家

  我還有一個小侄女。她今年只有五歲,長得十分可愛。但她母親因忍受不住哥哥的工作狂性格而離婚。由於老哥大過我15年, 從小我和他有些隔膜不過他十分疼愛我這個小弟弟。我一個人在房間色眯眯的笑著,任誰看到了都會覺得我是個有危險性的人。但是,如果你看到我正在看的那張照片,或許就能瞭解我為什麼會有那種可恥的色樣了。

  栗色的頭髮、雪白的肌膚、眼角微微下垂討人喜歡的大眼睛、小巧的鼻子、櫻桃色的雙唇,嘴角兩端自然的上揚、端正的五官均勻的介配在臉上。這名美少女就是老哥的女友伊藤美雪。但是她是我校的校花,我老哥老牛吃嫩草。我妒忌死我老哥,他搶走我的夢中女神,我知道美雪還是處女,不是老哥性無能而是怕惹官非。我家是有頭有面,費事被競爭對手捉到痛腳,好景不常,老哥和美雪的父母商量決定在美雪16歲生日當天,在家中同時舉辦訂婚和婚宴。

  我想可能老哥終於忍不住吃美肉,這個對我來說是晴天霹靂的壞消息,但是我估不到因這件事,而令到我得賞所願。婚禮前幾天,美雪因婚禮瑣碎的事和老哥吵架。因老哥關係加上我同美雪年幾不多, 所以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朋友,因此老哥請求我幫他同美雪說情,在我甜言蜜語下美雪終於發完小姐脾氣。其實我都不想幫這個忙,但在金錢誘惑下我決定幫他忙。老哥想同美雪過二人世界,家附近起一座新房子。小侄女就交給保母照顧。

  婚禮當日,美雪穿著專為她製作,鑲滿鑽石的結婚禮服襯托出新娘如花般的嬌顏在莊嚴神聖的教堂下,美雪和老哥正式結為夫婦,美雪成為我的嫂子。我有種衝動想殺死老哥,然後代替老哥婚宴完畢,由於太開心老哥被人灌酒灌到神智不清,父母已經回去休息,我扶老哥回新房,把他放在king size床上。我對美雪說:「你先洗澡,我弄好老哥之後我就走。」

  美雪對我說:「ok!我洗澡先,修彥(我老哥的名字)就拜託你照顧一下。」

  我看到有醉態美雪拿起性感的睡衣進入洗澡室,我妒嫉死老哥有個漂亮的處女等他來開苞,我拍拍老哥面脥,老哥依然沒有反應。所謂春宵一值,值千金。我心想老哥你那麼浪費…,突然想出大膽妙計。我假裝地對美雪說:「我走先,拜拜!」美雪隔著門對我說:「BYE!BYE!」

  我走到門口打開門,然後趕快搬老哥去客房。回到新房,我關上並鎖住門。我關掉電燈,等待美雪出來。一會兒,美雪從洗澡室出來關了燈室內一片黑暗,就什麼都看不見了,我在微微的月光下欣賞著美雪的銅體。

  美雪對我說:「修彥,為什麼關掉電燈?」由於我和老哥聲音很相似,加上關掉電燈她十分困難分別我和老哥,我對美雪方向說:「我怕你第一次會緊張和害羞,所以關了燈。你關上燈洗澡室走過來我身邊。」跟著美雪關了燈洗澡室,走向我身邊嬌嗲地對我說:「你不是飲醉咩,我以為你已經睡了覺。」心想:對啊!老哥在客房睡到只死豬)我用手環抱美雪纖細的腰身,就這樣倒在床上。對美雪說:「我怎捨得要一個美女,自己過新婚晚之夜!」美雪害羞地將臉埋入我的胸膛說:「你不正經!」洗髮精的香味挑逗著我,我輕輕撫摸美月飄逸的秀髮,用手托起她的臉頰,美雪靜靜的閉上眼睛。我覆上美雪的雙唇,果然有甜甜的味道。

  美雪因為這一長吻,喉嚨發出輕嘆聲,我聽到後再也忍不住了,我的手從頸部下滑到美雪的胸前拉開她性感睡衣的繩子,美雪靜靜的完全將自己交給我。混雜著緊張、期待與興奮的心情,我的心快要爆發了。拉開繩子,從肩膀脫掉她上半身性感睡衣,美雪穿著淡粉色的內衣,鎖骨的凹陷處二旁細長的骨骼,纖細的體型,粉紅色內衣所覆蓋的胸部圓圓柔軟的集中著,呈現出一道深深的乳溝。太好了,我不停的親吻美雪的雙唇、脖子,一邊撫摸美雪的頭髮讓她放輕鬆然後解開她背後的內衣扣子。「啊!」美雪不自覺的叫了一聲,無肩帶的胸罩簡單的被脫下,乳房彷彿從束縛中解放似的,波動一下即顯露出來。美雪的乳房、乳頭的形狀及大小等,在微微的月光下,我已牢牢的映在眼底,留下深刻的印像。圓圓的又有彈性的豐滿乳房,稍微向外,帶有淡黃色的薔薇色乳頭,不大不小,漂亮的浮在圓形乳暈的中央。不知是否因為緊張的關係,還沒摸到就已經硬了,看起來正在等待刺激的樣子。「美雪…」我溫柔的叫著她的名字,一邊輕輕的從下方握住她的乳房。「啊…啊…」只是輕輕的撫摸一下,美雪很快的發出聲音,好像身體的感覺很強烈。用手指輕輕壓一下乳頭,乳頭也立刻堅挺起來。美雪好像不高興的搖動身體,是害羞,還是焦急的等待更進一步的快感呢?「嗚嗯…」稍微用力捏一下乳頭,美雪馬上挺起腰,面向我挺出她的乳房,可以的話我想一次吸吮兩邊的乳頭,但辦不到,只好先含住左邊的乳頭。又硬又有彈性,乳頭皺紋的觸感,我的舌頭品嚐的很舒服,他我公平的愛撫左右兩邊的乳房,像將小糖果含在口中旋轉一般的玩弄著乳頭。

  「修、修彥…不、不行…」美雪重覆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不…不是那樣的…啊!不、不行…」我的手伸入她的短裙內,裙子下的內褲,我用手心包覆著她的中心。手一碰觸到,那裡熱呼呼的,大腿夾著裡面的部份已經濕了。「啊…啊啊…嗯啊嗯…」

  我動作敏捷的將美雪身上最後一件褲子拉至膝蓋處,不勞煩美雪一下子就自己脫光衣服。接著我用牙齒輕輕咬住美雪的的乳尖,舌尖則繞著美雪的乳頭不停的畫圈舔著,我的手也滑入美雪的雙腿之間後,手指就停在美雪的裂縫的上端,當我的指尖接觸到美雪小小的陰蒂時,美雪像觸電般的震了一下!

  「啊……修、修彥……嗯……你弄到美雪那裡了……喔……」

  我用食指按著美雪的陰蒂,不斷的上下搓弄著,中指也不停的摩擦著美雪的嫩穴裂縫,讓從末有過這種經驗的美雪不知如何是好,她不停的扭著身體,躲開我嘴和手!

  「修、修彥……不要弄了……啊……我好奇怪喔……」

  讓她閉上了眼,忘了我的雙手還在她的乳房和腿間的蜜穴揉搓著。

  「唔……嗯……嗯……」

  我的狂吻,讓美雪漸漸的感到全身無力,她的舌頭隨著我的舌頭而翻動著,甚至被我吸進嘴裡吸吮著,她的心裡不禁起了一陣蕩漾。

  「嗯……嘖……嘖……嗯……」

  我瘋狂的吻著美雪的嘴唇,拚命的美雪吸吮的口水,舌頭則伸入美雪的嘴裡打著轉著、搜索著、翻攪著美雪的舌頭,甚至將美雪的舌頭吸進自己的嘴裡吸吮著,手則不斷的在美雪的乳頭上捏著、蜜穴上揉著。

  「修、修彥∼我……我的感覺好奇怪喔……」

  「美雪!我弄得你舒服嗎?」

  我的手指還是撚著美雪的乳頭,手掌則揉壓著美雪的小小的乳房。

  「舒服是舒服!可是也覺的好難受。」

  「我讓你更舒服好不好?」

  「怎麼弄?」

  我索性推動美雪肩,讓她仰臥在床上。我對美雪說:「來!你先把雙腳打開!」

  美雪聽話的我話把腿張得開開,看著正望著她蜜穴的我。

  我看著美雪雙腳打開的坐在我面前,原本閉合的粉紅蜜穴也微微的張開,粉紅色的大陰唇和小陰唇像等不及似的露出在我眼前,小小的陰蒂略微的突出在蜜穴的裂縫上,我真的忍不住了,我跪在美雪的面前,深深的吸了口氣後,把頭埋入美雪的隱處,慢慢把臉貼向眼前那迷人的蜜穴,我用力的嗅著美雪蜜穴裡所散發出來的那股處女香味。

  看著美雪粉紅色有點濕潤的蜜穴裂縫,明德忍不住的伸出舌頭,他用舌尖快速的由下往上的在美雪的裂縫舔了一下,讓仰臥在床上的美雪也跟著顫一下!

  「啊……修、修彥……嗯……你怎麼舔那裡……啊……不要……那裡好髒……」

  一感覺到我正用舌頭舔著自己的蜜穴,美雪心中亂了,她害怕用手推著我的頭,想把我的頭推開,但我不但沒有離開,反而用手抱著她的腰,將她推向自己。

  「修、修彥……不要啦……喔……好奇怪喔……」

  我舔了一下美雪的蜜穴後,發覺到美雪處女的騷味在我嘴裡慢慢的散開,不知為什麼我覺得美雪的味道真是美極了!我又將舌頭伸向美雪的蜜穴,在美雪的大陰唇上慢慢的舔著。

  「啊……修、修彥……不要弄了……嗯……好癢喔……」

  從沒經歷過這種事的美雪,根本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但蜜穴讓我這麼一舔,讓她感覺自己的蜜穴裡像有什麼東西在爬似的癢了起來!她很想推開我,但又不想讓我離開。

  「嗯……修、修彥……嗯……不要……」

  我用心的舔著美雪柔軟的陰唇讓,甚至連陰唇上的細小鄒褶他都仔細的舔著,接著他用舌尖輕輕的推開了美雪那潔白光滑的小陰唇後,舌尖繼續的舔著的美雪的小陰唇。

  「啊……不要……修彥……嗯……我……我……好難過喔……嗯……好像要尿尿了……」

  第一次,美雪的蜜穴裡流出了黏稠的處女蜜汁,她忍不住地用雙腿將我的頭夾緊了!但還是阻止不了黏糊糊的愛液從她蜜穴深處裡的湧出,使得美雪的蜜穴開始濕濡起來。蜜汁散發的那股騷味讓我激動不已,我把頭埋入美雪的雙腿間,舌頭貪婪的吮吸著親嫂子美雪的愛液。

  「啊……修彥……不要啦……啊……好癢……不要舔了啦……美雪要尿尿了 ……嗯……」

  強烈的快感讓美雪忍不住的弓起了身子,蜜穴也不自覺的挺向我的臉,讓明德更恣意的舔著,我品嚐著美雪的蜜穴第一次所流出來的蜜汁,我的心亢奮得不能再亢奮了,胯下的肉棒漲的不能再漲,連龜頭也漲的發痛,於是他抱著美雪曲膝坐在地上,我將美雪的雙腿分開架在自己的大腿上,讓美雪靠在自己的雙腿坐著後,他將肉棒前端的龜頭抵在美雪嬌嫩的小穴口。

  「修彥!你弄得我好難過喔。」

  「美雪!來我讓你舒服!」

  我一手手指分開美雪粉嫩蜜穴上的陰唇,讓美雪的愛液慢慢的泊泊而出,另一手握著自己的肉棒用龜頭抵住美雪的蜜穴口,我用著龜頭上下的摩擦著美雪的陰唇。我握著自己粗壯的那根東西不停的磨著的美雪,雖然她不知我在做什麼,但她的陰唇早已濕潤了,阻止不了的愛液不斷的從她蜜穴裡流出來,沾濕了我的龜頭,彷彿在迎接我似的。

  「修彥……不要弄了……嗯……美雪心裡好奇怪喔……」

  我的龜頭不停的摩擦著陰唇讓曉雯覺得蜜穴不斷傳來刺激性的麻癢,不由得讓她扭起腰來,僅管她不知道怎麼辨,但早熟的女性本能卻讓她的蜜穴裡湧出大量的蜜汁,陰唇上竄起的強烈電流更讓她不自主的將頭往後仰,同時她的心裡不斷的想著怎麼辨?   「

  喔……修彥……我好難過喔……啊……不要弄了……」

  我感覺到美雪的蜜穴裡的愛液越來越多,就連我的龜頭都沾滿了美雪那濕答答的愛液後,他想應該可以了吧!接著他將龜頭頂著美雪的小穴口,然後挺起龜頭微微向美雪的蜜穴裡挺進,當他的龜頭插進美雪狹小緊湊的蜜穴時,他可以感受到龜頭被美雪的陰唇緊緊包著的感覺,那像海綿般柔軟的陰唇包著的快感陣陣的傳到大腦,讓他興奮的忘了美雪才只有十六歲,不但是個處女,蜜穴還未成熟到可以容納我那又粗又長的肉棒,我興奮的挺腰,讓肉棒繼續插入美雪的蜜穴。

  「啊……」美雪的喉嚨裡發出了淒慘的叫聲,她感覺到自己的蜜穴正被某樣巨大的東西侵入,使的她狹小的蜜穴有如同被撕裂般的劇痛瞬間擴張開來,她用手推著我的胸膛,想阻止我的後續動作。

  「不要……好痛……啊……」

  我慢慢的將肉棒插入美雪的蜜穴,直到龜頭頂在一層薄膜,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美雪的處女膜,我沒想到美雪的第一次會是給了我這個做小叔的,但隨即想到可以得到夢中女神的第一次,我就興奮的使勁挺腰一送,將我粗大的肉棒頂開狹窄的肉縫,直朝美雪的蜜穴插入!

  「啊……痛死我了……修彥……快抽出去……」

  嫩穴撕裂般的疼痛讓美雪忍不住的用雙手捶打著我的胸膛,痛入心痱的感覺更讓她流下眼淚,她感覺到自己的蜜穴像被燒燙的鐵棒給插入似的漲開,她想將它擠出去但沒辨法,粗壯的東西就是不肯出去,讓她沒得選擇,只能將它這樣的夾著!

  「美雪!對不起!我太用力了,是我不好,我不動了,忍一會就好了!」

  因疼痛而面部肌肉扭曲的美雪,讓我心疼不已,我將美雪抱在懷裡,手不停的拍著她的被背安撫著美雪!同時也感受著美雪蜜穴裡皺褶的嫩肉不知是因為排斥肉棒的插入而還是歡迎肉棒的到來而蠕動夾著肉棒的美妙滋味。

  「啊……好痛喔……修彥拿出來……我不弄了……」

  僅管我不停的安慰,美雪還是只覺自己的蜜穴像快被撐裂似的疼痛,她輕輕的哭泣著,同時感覺自己蜜穴裡多了根粗壯的東西,而那根粗壯的東西就將她整個狹小的蜜穴塞的滿滿的、漲漲的。

  「啍、啍……」

  我不斷親吻著美雪的臉,偶爾吻著美雪的唇,跟著猛然的含住美雪的左耳,輕柔的咬了起來。

  「還痛嗎?」

  「一點點!還有點酸,有點漲」美雪委曲的說。

  我雙手抱著美雪的背後爬了起來跪在地上,我讓美雪雙腿打開的平躺在地上,我低頭看著和美雪已經完全結合在一起的下體,並沒有看到自己的肉棒,只看見美雪的蜜穴被自己的肉棒撐開的樣子,蜜穴口上的兩片陰唇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我知道我的肉棒己經完完全全全的插入美雪的蜜穴裡了!

  「那修彥動動看喔!」

  「嗯……」

  我雙手捉著美雪雙腿的膝蓋關節,慢慢的將腰往後退,輕輕的拉出插在美雪蜜穴裡的肉棒,我的動作輕輕柔柔的,像怕戳破美雪幼嫩蜜穴裡的黏膜似的輕輕抽出肉棒。

  「嗯……修彥……啊……慢一點……」

  美雪感覺到自己原本漲裂的蜜穴也跟著空了起來,自己的心也隨著我肉棒的退出而被拉出似的,一時之間她感覺到有種莫名的空虛,心裡更不知為什麼又非常的渴望我能來滿足她莫名的空虛。

  「啊……修彥……嗯……美雪好難受喔……喔……怎麼辨……」

  「美雪!你放心,修彥會讓舒服的!」沒聽到美雪再次喊痛的聲音,讓我放心了許多,我又慢慢的挺著腰,將粗長的肉棒插進美雪緊湊的蜜穴裡,我低頭看著自己的肉棒慢慢的插進美雪溫暖的蜜穴緊緊夾著,不知為什麼我感到異常的興奮。

  「啊……好啊……怎麼會這樣……嗯……喔……」

  隨著我的肉棒再次的進入,讓美雪原本感到莫名空虛的心又得到了充實,同時蜜穴也又感受到飽漲的感覺,她的心也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啊……修彥……嗯……美雪好奇怪喔……啊……」

  美雪肥嫩的蜜穴讓我的肉棒非常的舒爽,我忍不住慢慢的在美雪緊湊的蜜穴裡抽送著肉棒,認真的享受著自己的肉棒戳開美雪黏稠蜜穴的美妙滋味。

  「嗯……啊……修彥……喔……我好難受……啊……」

  看著美雪開始有點急促的呼吸和細小的呻吟聲,我知道美雪開始享受樂趣了,我沒想到美雪這麼敏感,第一次做愛就會有快感!接著我想到我死去的老婆身體也是很敏感,或許是遺傳吧!我不得不這樣想!

  「啊……喔……修彥……好奇怪……啊……我……嗯……啊……」

  狹小、緊湊的少女嫩穴緊緊的包覆著熱呼呼的肉棒,讓我無法像以前干老婆一樣的快速抽插,但美雪溫暖而緊繃的蜜穴和我肉棒上處女的血,讓我的獸性大發,我忘了對美雪的承諾,我將美雪的雙腳往上推後,開始忘情激烈的抽插起來。

  「美雪,我好愛你!」

  「痛……嗯……修彥……輕一點……啊……好痛……嗯……」

  美雪赤紅著臉輕呼著,她張開雙腿的嬌小身體似乎完全承受不起高大魁梧的我瘋狂的抽送,雖然她不停的呼喊求饒,但我就像沒聽見一樣的在她蜜穴裡猛抽送著堅硬的肉棒。

  「啊……修彥……你那個……喔……好大……啊……好痛……我受不了……」

  「美雪……嗯……忍一下……啊……待會就好……」我喃喃說著,肉棒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起勁。

  不一會,美雪感覺剛剛的痛苦減少了,但蜜穴裡卻感到陣陣的酸癢,而且是隨著我肉棒的抽插而酸癢起來,她忍不住的扭著屁股。

  「啊……喔……啊……修彥……好奇怪的感覺……啊……又酸……啊……又癢的……」

  「美雪……喔……舒服吧……嗯……快……搖一下你的屁股……啊……會更舒服的……」

  美雪聽話的連忙挺起她的小屁股,把蜜穴湊上來迎合我的肉棒,不一會,她就覺得蜜穴隨著自己的搖擺而更加的似酸非酸,似癢非癢,一陣陣舒服的感覺直透上來。

  「啊……怎麼會……啊……好舒服喔……修彥……為什麼會這樣……喔……好美喔……」

  我的動作越來越粗暴,簡直就像是要徹底吞噬美雪粉柔嬌嫩的軀體一般的在美雪的蜜穴裡猛抽著肉棒,讓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插進美雪的蜜穴裡,更讓新房裡不停的響起
「啪、啪」的聲音。

  「……美雪……嗯……修彥幹得你舒服嗎……啊……修彥的肉棒插得你爽嗎…… 喔……」

  「喔……修彥……你幹得我……好舒服喔……啊……你幹得……好爽啊……喔 ……怎麼會……啊……這麼美……」

  蜜穴裡強烈的快感不停的衝擊著美雪,讓美雪感覺到全身酥麻不已,她情不自禁雙手緊抱著我的腰,同時將她渾圓結實的屁股不住向上挺好迎合我堅硬的肉棒,好獲得了更
加強烈的快感。

  「修彥……啊……我……嗯……好舒服喔……啊……為什麼會……啊……這麼舒服……啊……太好了……啊……」

  美雪蜜穴裡的蜜汁不停的流出來,讓我的肉棒更順暢的抽送著,同時蜜穴裡的處女嫩肉,更是不停配合著我肉棒的動作,不時忽深忽淺的緊縮著,嫩肉強大的力道,著實令我感到訝異。

  「美雪……啊……你的蜜穴好嫩……嗯……幹得我好爽……啊……」

  「修彥……啊……我也好爽……喔……怎麼會這樣……啊……好美喔……啊啊啊……修彥……怎麼辨……我要尿尿了……啊……」

  我知道美雪快高潮了,於是我將美雪的雙腳往上推向美雪的身體,同時往下壓下身子,開始狂抽猛插起來。

  「啊……修彥……喔……太舒服了……怎麼辨……啊……我要尿……尿了…… 啊……忍不住了……啊……啊……尿出來了……」

  美雪雙手緊緊的摟住我,子宮裡噴出一股股的陰精,全都澆在我的大龜頭上,蜜穴裡嫩肉的鄒褶更像造反似的蠕動著,讓我的肉棒也跟著顫抖起來。

  「美雪……啊……我要射給你了……啊……」

  我將美雪的雙腳放下來,整做人趴在美雪的身上,我用力抽插幾次後,就將肉棒整根插入美雪的蜜穴裡,讓龜頭頂住美雪的子宮口後,用力一揉「滋」、「滋」的把一股忍
了多時的大量濃稠灼熱的精液全射進美雪的蜜穴處。一會後,我翻身,讓美雪躺在我身上,我看著臉色潮紅香汗淋漓的癱軟在我身上的美雪。我再望床頭櫃上鐘已經3:30

  我得趕快整理現場,搬老哥回新房蛛和除他衣服。最重要把老哥的小兄弟插入美雪的蜜穴。

  在神不知鬼不覺下,安然渡過(>,<)。老哥和美雪去完歐洲蜜月旅行,老哥又要開始工作,其實我在等機會同美雪做多一次,所以我開觀察老哥和美雪日常生活習慣。我發現老哥和美雪有凹凸粒的避孕套去避孕,美雪會戴眼罩睡覺習慣。

  機會終於來,有一天早上,我從老哥和美雪房間的偷聽器,聽到老哥和美雪的做愛聲。突然電話響起,老哥接聽電話。之後老哥同美雪講出一下,很快回來!不久我電話響起,原來老哥打電話給我說:要去一下公司,要下午才可回來,等你嫂嫂醒告知她。

  我迅速去美雪房間戴備老哥用開牌子有凹凸粒的避孕套,避免美雪發覺不同。去到美雪房間,我立刻除衣服和鎖上門。美雪又濕潤的粉紅色小肉縫,因剛剛和我老哥做到一半就電話響打斷。我的手忍不住的伸到美雪的小肉縫上,我先輕輕的撫摸著美雪的蜜穴後,再將手指慢慢的插進美雪的蜜穴裡輕輕的挖弄,另一手也搓揉著美雪的陰蒂。

  「嗯……啊……嗯……啊……好啊……好舒服啊……嗯……修彥……啊……好美喔……」

  「美雪!你醒來了?」

  「喔……是啊……修彥……你這麼快回來……啊……美雪怎麼還睡得著……嗯……修彥……別停嘛……人家好舒服呢……快……再來啊……」

  「來∼你也幫我吹吹吧!」

  說完後,彥一轉個身將下體移到戴眼罩的美雪的面前,而我的臉也貼在美雪濕潤的花蕊上,他又將手指伸進美雪的蜜穴裡挖弄著,同時一邊也用舌頭舔著美雪那慢慢充血的陰蒂。

  「啊……啊……對……修彥……就是那兒……啊……好啊……」

  美雪一手握著我硬挺的肉棒上下套弄了一會後,就張開她那櫻桃小嘴將我堅硬的肉棒含進嘴裡,不停的來回的套動我的肉棒陽具,嘴裡也發出「嗯、嗯」的滿足聲音。

  彥一看美雪粉紅的蜜穴早已經濕透了,於是插在美雪蜜穴裡的手指,便像肉棒般的抽插起來,這更讓美雪陶醉其中,蜜穴裡的蜜汁也如洩洪般的分泌出來。

  「啊……嗯……好啊……修彥……啊……好舒服……喔……好爽啊……快用力……啊……」

  美雪一興奮,似乎忘了吸吮我的肉棒,但她的手還是握著我的肉棒上下套弄著。

  「啊……修彥……快……嗯……快用你的……喔……大肉棒……插美雪的小嫩穴吧……啊……我忍不住了……啊……我要修彥的大肉棒……啊……」

  彥一知道時間不早了,所以他趕緊抽出手指爬下床,他站在床邊拉著美雪的雙腿將它拉開,看著美雪蜜穴裡的陰唇已經微微翻開,蜜汁正汩汩的流出,我戴上有凹凸粒的避孕套的肉棒,將龜頭抵住美雪的小嫩穴,來回撥弄著。

  「啊……啊……修彥……快……快將肉棒插進……喔……我的騷穴……嗯……美雪的騷好癢……啊……癢死我了……嗯……修彥……快干我吧……求求你……」

  美雪不停的�起屁股,用陰蒂和陰唇不斷的磨擦著我的龜頭,蜜穴上的蜜穴更沾濕了我的龜頭,但我就是沒將肉棒插進她騷癢的肉棒裡。她�起頭,看著我的肉棒正不停的磨著嫩穴口,於是美雪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對準自己的蜜穴口,說:「我的好修彥修彥……嗯……不要再逗我了……嗯……快……插進來……幹我吧……美雪的騷穴快癢死了……喔……」

  美雪不停的�起蜜穴往我的龜頭上塞的想解決蜜穴裡的酸癢,可是我就是不肯將肉棒插進去,於是她又將蜜穴湊上去,用兩片陰唇含住我的龜頭後,便慢慢的輕磨慢搓。

  「啊……好癢喔……修彥……美雪快癢死了……快來吧……嗯……美雪要修彥的大肉棒……喔……修彥……快來……幫美雪止止癢……啊……」

  彥一感覺灼熱的陰唇正緊夾著他的龜頭不停的磨著,讓他也酥癢起來,於是屁股往前一挺,「滋」一聲,將肉棒整根插進美雪的蜜穴裡。

  「啊……好美喔……啊……嗯……修彥……你的肉棒好大……好長……喔……好硬喔……插得……啊……我舒服極了……」

  美雪被我的肉棒用力的插入後,覺得自已的小穴漲的滿滿的,蜜穴被肉棒擠的張開繃得緊緊的,一種充實而麻癢的感覺襲上心頭。

  「啊……真是美極了……啊……修彥……你插吧……嗯……插死我好了……啊……不要停……啊……用力……啊……再用力幹你的美雪……」

  「啊……美雪……哦……你小穴好濕……好熱……好緊……啊……修彥愛死你了……」

  彥一的肉棒被美雪窄緊的蜜穴緊夾著,讓他陶醉不已,龜頭更傳來一陣陣 爽的感覺,他開始賣力的挺送屁股,讓插在美雪蜜穴裡的肉棒進進出出,他時深時淺,時快時慢的幹著。

  「啊……爽啊……修彥……啊……我愛你……啊……快……我還要……啊……用力啊……我好爽啊……真好爽……啊……修彥……再來……用力再插……啊……用勁插……
插死我好了……」

  美雪雙手抱著我的腰,感受著我的抽插,而每我的肉棒抽出外面時,

  美雪就感到一股莫名的空虛感湧上心頭,可是當我的肉棒再重重插入直抵花心時,美雪的蜜穴內就又覺得既飽滿和充實,但美雪就是愛這種感覺!

  「啊……好修彥修彥……啊……我的心被你……啊……被你弄得好爽……好舒服……喔……啊……修彥……你插到我的花心了……啊……插得我好美……啊……好爽喔……」彥一急急的抽送著肉棒,美雪也不停的扭動細腰,一頂一挺的迎合我的肉棒,射出白色的精華。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