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3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寸草不生你敢信
Crawler | 2016-8-16 00:05:28

我叫寶寶,出生在西部的一個小山村,今年十八歲。就讀於市一中高二。在我這十八年的生活中親身經歷過許多的性事。我現在將它寫出來,供網友們一笑。

  在我的腦海裡,性,是一個難堪的字眼,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充滿了歡笑,苦澀,難堪和幸福。性的啟蒙、性的誘惑、性的歡快,酸甜苦辣,皆品嚐一二。

  1990年,我才五歲,尚不懂事,那年是我性的啟蒙的開始。我家住林場,媽媽是林場醫院的護士,爸爸常年在外開車跑運輸,爺爺尚未退休,和我們住在一起。我就跟媽媽居一室,當年,媽媽28歲。

  記得有一天,爸爸出車回來,媽媽高興得不得了,帶我去山箐中洗澡,回來早早就睡了。夜晚,我突然被一種聲音驚醒,輕輕睜眼一看,嚇了一跳:在朦朧的紅色燈光下,爸爸赤精著身子,正跪在媽媽的兩腿間,用他撒尿的雞雞,用力地撞擊媽媽撒尿的地方;媽媽光著身子,仰躺著,屁股下面墊著一個枕頭,頭枕著手,雙腿夾著爸爸的腰,眼睛閉著,口中輕輕的呻吟著,乳房隨著爸爸的前後運動在不停的抖動,木床有節奏的「咯吱」「咯吱」在響。

  爸爸一會兒用手摸捏媽媽的乳房,一會兒又用口吻吸乳頭。我當時嚇壞了,平時嚴厲的爸爸正在欺負媽媽!我大氣不敢出,頭縮在被子中,從縫隙中偷看。

  過了好長時間,爸爸的速度越來越快,媽媽的哼聲也越來越大,「啪啪」的撞擊聲越來越急。緊接著,媽媽雙手一下子摟緊了爸爸的胳膊,張開嘴長長的「啊」了一聲,全身劇烈的抖動起來,爸爸也叫了一聲,雙手緊緊地抱住媽媽的腰,屁股動了幾下就爬在媽媽身上不動了。

  爸爸立起身來,從他的大雞雞上取下一個像氣球樣的東西來,看了看說:「個把月才來一次,真的夠多,」

  媽媽笑道:「你沒在外面亂搞?你也忍得住?」

  爸爸笑著說:「家中有美婦,正在如狼似虎,我得給她喂飽了她才不會去偷人啊!再說了,外面的那些人也不是干淨的,有時只好自己解決。」

  說著,將氣球裡的東西倒在媽媽的乳房上,是一些白色的水,粘粘的,拉出長長的絲。媽媽輕輕問爸爸:「我每次都非常過癮,水也多,我是不是太浪了?」

  爸爸一邊將水水抹在媽媽的乳房上和撒尿的地方,一邊說:「你平時在家是一個能幹的小少婦,在床上我要把你變成一個淫婦,再說了,我經常在外,很少操你,自留地都干水了,發一次洪水泡一泡,很難得的,騷一點也不奇怪啊。」

  媽媽捏著爸爸的雞雞說:「個把月一次你不難受?我只是怕你帶病回來,你知道,我也不是很保守的人啊。」媽媽一邊擦乾淨身子,一邊說。

  爸爸笑道:「那我去找一個少婦吧,固定的?」

  媽媽說:「你敢。」

  他們說笑著,關了燈,還絮絮叨叨地在說話。不一會,床又響了起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母之間的性事,也是我性啟蒙的開始。

  以後,在爸爸每次回家的那幾天,他們都在做同樣的事,我不知他們在做什麼,好像是一種遊戲。有時是白天,有時是一整天。

  臥室和客廳之間沒有門,只有一個厚厚的門簾,媽媽的叫聲很大,我伸頭進去看,見爸爸抱著媽媽在大鏡子前,對著鏡子在做,有時是爸爸在上,有時是媽媽在上,有時是兩人坐在床上,有時是站著做。他們從不迴避我,只叫我出去玩耍,許諾一會兒給我放動畫片看。在我的心中,動畫片才是我的生命,我才不管我不明白的事呢。

  一天,媽媽上中班,午休時,我聽見爺爺房裡有聲響,我進去一看,見爺爺躺在沙發上,一手拿著書,一手拿著一樣東西包著他的大雞雞一上一下在不停的動。

  我好奇的問:「爺爺,你怎麼了?」

  爺爺見我進來,沒有停下來,一邊動一邊對我說:「爺爺這裡不舒服,有點癢,爺爺正在擦癢癢呢。」說著拿下包著的布。

  他手裡拿的,那是媽媽的襯褲,我記得上面有一朵黃色的百合花。爺爺的雞雞好大,很黑,還有很多毛。

  我問道:「你的雞雞跟爸爸的一樣,有毛,我的怎麼沒有呢?」爺爺呵呵一笑說:「你還小,你長大了也會有的。」說著聞了一下媽媽的內褲,又包著他的雞雞繼續擦癢。

  不一會爺爺的手動得更快了,喘著氣,輕輕地哼了一聲,抖動了幾下,拿開媽媽的內褲,在那朵百合花上撒了一泡尿,尿是乳白色的,很多,粘粘的,還有長長的絲。

  隨後爺爺擦了擦他的雞雞,用一個塑料袋把媽媽的襯褲包好,放在抽屜裡,鎖好,坐下點燃一支菸,笑著對我說:「寶寶,爺爺給你一塊錢,你不把今天的事告訴媽媽,好嗎?」

  我攥著錢,點點頭。

  爺爺將我拉到身邊,輕輕地摸摸我的頭,笑了。

  我問爺爺:「怎麼爸爸和你的尿跟我的不同呢?我的像水一樣,你們的是粘粘的,白色的。爸爸撒在媽媽的奶上和肚子上,有時撒在媽媽的臉上,你的要撒在媽媽的襯褲上?」

  爺爺拉著我的手問道:「你看見過你爸爸撒尿?」

  我點點頭,「媽媽還幫爸爸吸,吸出來就撒在她的臉上。」

  「媽媽的奶大不大?爸爸捏不捏它?媽媽的斑鳩你咯見過?咯有毛?」

  我只是一味地點頭:「爺爺,爸爸在家老欺負媽媽,媽媽又叫又笑,你怎麼不管管爸爸呢?」

  爺爺哈哈一笑說:「他們在操屄呵!我倒是想替換你爸爸一下,可你媽媽不干啊。這些事你以後會知道的。」

  我還是不明白爺爺在說什麼。

  1990年夏天,小姨放暑假了,買了好多東西來我家看我,我好高興,整天纏著她給我放動畫片看。

  爸爸不在家時,媽媽經常上夜班,不回家睡覺,第二天才回來,晚上我就陪小姨睡。

  小姨睡覺時只穿內褲睡,不穿內衣的,我常常去摸她的奶。小姨的奶圓圓的、鼓鼓的,很滑,很有彈性,乳頭小小的,淡紅色。我摸小姨的奶,她並不在意,只是笑,有時還把我的頭壓在她的兩乳間,讓我透不過氣來,她有時還摸我的小雞雞。

  我愛摸她的肚臍眼,小姨癢了就打我的手說:「小饞蟲,不老實,跟你爺爺一樣壞,佔便宜!」然後將我攬在懷裡,把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擁我而睡。

  有一天,家裡沒人,小姨在看電視,我問小姨:「是不是大人也興吃奶?爸爸經常吃媽媽的奶,媽媽也吸爸爸的尿吃,尿也好吃嗎?」

  小姨斜了我一眼:「你見過?」

  「爸爸一回來就吃,看電視也吃奶,睡覺也吃奶。」

  「你沒吃過?」

  「我已經長大了,我才不吃呢。哦,對了,爺爺還聞媽媽換下來的包奶的衣服呢。奶好吃嗎?我能吃一點你的奶嗎?」

  小姨臉一紅:「我的沒有的,要被男人捏過才能出來。」

  我說:「我是男人,我幫你捏捏就出來了嘛!」說完,就爬到沙發上去揉她的乳房。

  小姨一邊躲,一邊說:「你還沒長毛呢,不過癮。晚上給你摸過夠,白天你不能摸的,被人看見就不好了。」

  我不依,終於在沙發角上按住了小姨,把手伸到她的衣服裡面去,捏住了她的雙乳。乳房很挺,很大,我手太小,包不住乳房。只好兩手去揉一隻乳房。

  小姨一邊笑,半推半就地依了我。揉了一會,小姨索性掀起衣服,解開內衣,平躺在沙發上任我玩。此刻,我才真正看到了她的乳房:皮膚白白的,高傲地聳立著,乳頭周圍有一些小紅點。我摸揉了一會,就去吸乳頭,小姨輕輕地哼了一聲,閉上了眼睛。吸來吸去吸不出半滴奶,她的乳頭卻大了許多,我又使勁地去揉另一隻奶。

  小姨一隻手按著我的頭,一隻手掀起裙子,把手伸到內褲裡去不停地動。

  她輕輕地問我:「你見過你爸爸的雞雞嗎?」

  我說:「見過的。有毛,黑黑的,不好看,跟爺爺的一樣。」

  「你爸的大不大?粗不粗呀?」

  我�頭看了看周圍:「像電池那麼粗。」

  小姨「哦」了一聲,襯褲裡的手動得更快了,口中哼著,像媽媽哼的一樣。

  小姨放開我的頭,伸手脫下了我的褲子,抓著我的小雞雞,使勁地捏著,口中喃喃地說道:「要是你的這個有你爸爸那麼粗就好了,就可以操我了,我會安逸死的,我要,我要,快吸呀!」

  我趕緊吸,使勁地揉,卻什麼也吸不出來,我好失望!

  不一會,小姨喊了一聲「姐夫日我」就夾緊了雙腿,使勁把我的頭按在她的乳房上,全身不停的抖動,慢慢地攤軟在沙發上,長出了一口氣,不動了。

  我嚇壞了,以為幹了壞事,趕緊起身穿好褲子,一溜煙開門跑了出去,一開門。

  發現爺爺提著一兜菜站在門口,腳邊一灘水,我與他撞了一個滿懷,菜撒了一地。

  93年我8歲,開始上學了。朦朧中,我知道了一些男女間的事:爸爸媽媽間的那種事叫性交,媽媽包奶的衣服叫乳罩,白色的尿叫精液,雞雞叫陰莖,媽媽的那個叫屄。

  家裡有了一些變化:爸爸調到省城去了,媽媽也調到了縣醫院,爺爺已退休留在林場,小姨參加了工作,不常來我家,爸爸回家時她才過來住幾天,家裡冷清清的,只有二舅不時來我家住幾天,這幾天,是我媽媽最開心的日子。

  由於工作的關係,媽媽輕閒了好多,衣著比以前漂亮了許多,她還常常愛著一點淺妝。人們常說,媽媽還是那麼漂亮,豐滿,水靈,像個大姑娘。我聽了很高興。

  記得有一段時間,二舅到城裡學習,住在我家近兩個月,媽媽和我都很開心,媽媽整天樂呵呵的,不時唱著歌,臉上泛著平時很不常見的紅暈。

  晚上看電視,二舅她倆緊靠著,有時媽媽把頭靠在二舅的肩上,二舅攬著媽媽的腰,有一天,我看見二舅居然將一隻手按在媽媽穿著睡衣的乳房上,輕輕地抓捏著。

  他們放錄相看,看得很晚很晚,星期六星期日他們起得很晚很晚,有時他們整天都不出門,在睡覺,或看電視,或在說笑。

  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了,去衛生間尿尿,經過媽媽的房間前,見裡面還開著燈,聲音很大,那是我熟悉的媽媽性交時的呻吟聲,門沒有關嚴,薄薄的門簾擋不住燈光。

  我以為爸爸回來了,輕輕地掀起門簾一看,看到我至今難以忘懷的一幕:在朦朧的燈光下,二舅一絲不掛地坐在床沿,抱著同樣一絲不掛的媽媽在性交。

  媽媽坐在二舅的腿上,雙手摟著二舅的頭,雙腳踩在床上,一上一下地運動,乳房上下抖動著,仰著頭,口中大聲地哼著,二舅頭埋在媽媽的胸前,口含著媽媽的乳頭,雙手抱著媽媽的屁股,一聳一聳地配合著媽媽。

  隨著媽媽的上下運動,「卟滋」「卟滋」的聲音不絕於耳。

  好一會,二舅立起身,抱著媽媽在床邊走動,一邊走一邊運動,還問媽媽:「這樣才幹得深,你跟他這樣玩過沒有?」

  媽媽沒回答,雙腿緊纏在二舅的腰上。

  又過了一會,二舅將媽媽放在床邊的小櫃上,�起媽媽的雙腳扛在肩上,把他的陰莖插進媽媽的屄中。此時,他們側對著我,媽媽的屄有些看不清,只是有些黑,毛絨絨的,陰唇又厚又長,二舅的陰莖很長,進出幅度較大,隨著二舅陰莖的進出,屄中有一些水流了出來,淌到了小櫃上,媽媽的乳房拌動得厲害。

  「二哥,使勁呀,哦……哦……」媽媽大聲的呻吟著。

  二舅一邊干,一邊低頭看著媽媽的屄,笑著說道:「你的這張屄也太大了,一般的人也奈何不了,也只有他才能滿足你,我的沒他的大,你咯過癮?」

  「自卑啦?你沒他大,但你技術高,花樣多,刺激!」

  好久,兩人都下來站在地毯上,媽媽一隻腳踩在床上,二舅從後面摟住媽媽,將陰莖頂進屄中,不停地抽動,雙手揉捏著媽媽的乳房,速度越來越快,緊接著,二舅抖動了幾下身子,口中長長的「啊」了一聲,使勁頂了幾下就停下來了。

  媽媽平躺在床上,伸手從二舅的陰莖上取下一個氣球樣的東西,裡面有些水樣的東西。

  媽媽看了看,用手摸了一下,笑道:「有點的這一種和帶螺紋的都很刺激,還能延時,你一回合我就兩次高潮,以後就用這種。」

  隨手將它扔進廢紙蔞裡,起身仔細地擦乾了自己的陰部,又幫二舅擦乾陰莖,還在陰莖頭上親了一下。然後爬在二舅的身上說話。

  「我已經四個月沒有這樣舒服過了,寶他爸不在,很少到高潮的,有時實在難過,只能自己摸摸揉揉,不過癮。」

  二舅�起媽媽的一隻腿,摸著她的陰唇說:「這也難怪呵,如狼似虎的年紀,遇上分居的日子這麼長,它的肚子也餓壞了,你不會想辦法找一個補救一下。寶寶他爸也不會知道的,再說,你也是很開放的人呀,聽說你在醫院有一個情人,是真的?」

  媽媽笑著說:「別聽人家瞎說,我只有跟你這樣啊!」說著抓住二舅的陰莖搖了搖「你的這個真的比他的小一些,不過,你的長,又持久,花樣也多,相當地剌激,這段時間我安逸死了。哎,你不會告訴二嫂吧?」

  二舅把媽媽壓在身下,�起她的一條腿,用舌頭去舔媽媽的屄,一邊說:「我就要告訴她,說你勾引哥哥,亂倫。讓她來與你吵架。」

  媽媽一邊自己摸著乳房,一邊說:「二嫂比我還開放,她才不會在乎呢。這麼多年,她可能也知道一些。要是她真的來了,我也不怕,我讓寶他爸的大雞巴操她,讓她嘗嘗她妹夫的厲害,也就扯平了。再說了,我的奶是你從小摸大的,我的屄是第一個被你日開的,你日我在先,日她在後。」

  媽媽輕閉著雙眼,任二舅吻她,從陰唇到大腿到腳趾,又從肚皮、腰到背,最後停在媽媽的雙乳上,媽媽輕輕地哼著。

  二舅突然說:「我懷疑你二嫂和老爸有一手。」

  媽媽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好像吃了一驚:「不會吧?老爸年紀大了,還能?你咋知道的?」

  「我的一次下鄉去了幾天,晚上2點才回來,老爸剛關燈。我和你二嫂玩了一回,發現她的裡面儘是精子,好像剛被搞過,連墊的毛巾都是濕的,家裡沒有其它的男人呀,除了老爸。」

  「會不會是二嫂和別的男人幹的呢?」

  「當時我也有這種懷疑,沒有聲張,過了幾天小蘭告訴我,我不在家時,她爺爺晚上經常在她爺爺房裡教她媽媽寫毛筆字,還哼還叫,老半天不出來。我想肯定有問題!只是沒被我抓到。」

  媽媽嘆了一口氣,慢慢地說:「老爺子也真可憐,媽死得早,你又經常下鄉在外,二嫂也不容易呵,只要你不在意,由他們一點吧,人老心不老啊!寶寶他爺爺以前也常吃我的豆腐,偷看我洗澡,偷拿我的胸罩和短褲,但他不敢上我,我想他們都有同樣的心。再說了,你不也在搞我嗎,就讓老爸也弄弄你媳婦呀,老馬也吃口嫩草,嘗嘗兒媳婦的滋味!」

  二舅打了一下媽媽的屁股,分開她的腿:「你怎麼不讓寶他爺操你呢?!讓他也舔舔你這張肥屄呀。」

  媽媽咯咯一笑,夾緊雙腿道:「只要他有你一半的厲害,我早就讓他操了,他有這個色心沒這個色膽……」

  他們說笑著,又揉又吻又摸起來。

  我不知站起來了好久,把撒尿的事忘了,這時我才從驚恐中回過神來,躡手躡腳地去了衛生間,回來睡了,其實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二舅的陰莖和媽媽的陰道。

  歲月一天天過去,我也一天天大了起來,有些事漸漸地明白了,有好奇,也有羞愧和自卑,也有新鮮和剌激。

  我從小就是媽媽給我洗澡,媽媽洗澡也不迴避我。記得是一個春天的星期天晚上,家中只有我和媽媽,媽媽洗完澡後穿了一件睡袍,蹲在浴缸上給我搓肩膀。

  在明亮的燈光下,我一�頭,突然發現媽媽的浴袍裡什麼都沒穿,張著的大腿正對著我的臉,我面前的就是我媽媽的屄,這樣近距離地看到媽媽屄的我還是第一次,捲曲的黑毛不多,分佈在小腹下部,上面結了少許水珠;陰唇光光的,大陰唇很厚又長,足有我的一�;小陰唇有些黑,大陰唇包不住,突出了一部分在外面。隨著她的手臂的運動,小陰唇向前一突一突的。----這就是我的出生地?這就是被爸爸和二舅操過、讓他們幸福得死去活來的地方?而此時,就在我的眼前,我的臉幾乎可以觸碰到它,我突然產生一種衝動,想摸一下,感覺一下什麼是屄。於是毫不猶豫地伸手在大陰唇上摸了一下,軟軟的,滑滑的。

  正想去摸小陰唇,媽媽一下子夾緊了雙腿,劈頭給了我一巴掌,罵道:「摸什麼摸,不老實,這是你摸的地方?」說完擦乾手,紅著臉出去了。

  我好委曲,為什麼爸爸和二舅摸得、吻得、用陰莖操得,媽媽還高興,而我卻摸一下都不行,還打我。滿腹的委曲,加上耳後火辣辣的疼痛,嗚嗚地哭了起來。

  很晚很晚,我迷迷糊糊地睡著了,睡夢中感覺好像有人在摸我的頭,我睜眼一看,是媽媽!還是穿著那件浴袍,坐在我的床邊。

  媽媽俯下身吻吻我的臉,輕輕地說:「你多大了?」

  「十一歲了。」

  媽媽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你也大了,有些事也該讓你知道了。」

  接著媽媽男人和女人的身體發育和一些生理現象給我講了一遍。我突然明白了許多,彷彿一下子長大了一截,有些對性的無知也漸漸地明白了一些。

  她還掏出我的陰莖,指點著:「這是包皮,你的還不長,長大了會翻上去;這是龜頭,很敏感的。包皮裡面有些汙垢,就是這些,要經常清洗。性交就是把陰莖放進女人的陰道中不停地抽動,男人就會射精,」

  說著不停地翻動我的包皮。我的陰莖一下子硬了起來,心中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很舒服,我自己也翻來翻去,很好玩。

  「這叫手淫。很舒服的,偶爾一下沒關係,只要不經常做就行了。」

  我試著手淫起來,心中突然想看看女人的屄,就請求媽媽道:「媽媽,我現在好想看看女人的屄啊。」

  媽媽笑道:「我就知道你會有這個想法的。這樣吧,來,看看媽媽的吧!讓你也明白一些東西。」

  說完就坐在床上,掀起浴袍,縮起雙腿,露出了他的屄。

  我爬起來,扭亮檯燈,仔細地湊近看。媽媽怕我不懂,用手指著給我看:「這是陰毛,男人的和女人的分佈是不同的;這是大陰唇,小的時候是合攏的;這是小陰唇,這是陰蒂,像個小豆子,很敏感的;這是陰道口,裡面是陰道,男人把陰莖放進陰道里面不停地抽動,叫性交。性交最後,男人就會射精,精子和女人的卵子相結合,就成了胎兒;女人高潮時,陰道就會有分泌物流出。哦,我的水都流出來了!」

  我一邊看,一邊用手摸著媽媽的屄:陰毛、大陰唇、小陰唇、陰蒂和陰道口。軟軟的,潮潮的。流出的水,絲線拉得很長很長。媽媽輕輕地哼著,自己用兩個手指摩擦著陰蒂。

  我還把手指伸進陰道里去。想著二舅的陰莖在這裡面出入的樣子,心中躁躁的。說:「我想把陰莖放進你的這裡面,行嗎?」

  「不行!你還小,等你長大了才行的。再說,我是你的媽媽,你不能放進去的,你只能放進別人的陰道里。你難受嗎?我幫你一下吧。」

  說完讓我平躺在床上,她跪在床邊,先用口含著我的陰莖,等弄濕了以後,用手不停地擠勒我的陰莖。_你可以和她性交的,只要她願意!「我摸著媽媽的乳房,很軟,比小姨的大。媽媽一邊給我手淫,一邊自己摸她的陰蒂,口中輕輕地哼著。

  不一會,我覺得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快感,從陰莖湧上全身,又從全身匯向陰莖,氣喘得很急。媽媽看著我的樣子,手動得更快了!一種壓抑的酸脹集中在陰莖頭,上人像在空中飄一樣。

  我緊緊地捏住媽媽的乳房,口中不由自主地喊了出來:」啊!真美呀!「我的陰莖跳動了幾下,就迅速地軟了下來,龜頭頂上流出來一點透明的水,媽媽看了一下,說道:」你還小啊!還不出精。「說完輕輕地用嘴唇叼住我的龜頭,吸了一下。我打了一個冷戰,出了一身大汗,身體軟綿綿地不想動了,只是好困、好想睡覺。媽媽給我擦擦汗,為我蓋好被子,吻了我一下,轉身出去了。我注意到,她的臉紅朴朴的。這一夜我睡得好香。

  從此以後,媽媽再沒有給我洗過澡。我自己常常手淫,手淫有一種很美妙的感覺,手淫的時候,心中常常回想媽媽她們性交時的樣子,總想偷看她們性交,偷看作愛成了我的愛好。只要爸爸回來,我就想方設法去偷看,有時看不到,就偷聽他們作愛的聲音,好剌激!一邊看或聽,一邊自己手淫。漸漸漸地,我的陰毛陸續地長了出來,陰莖也粗大了不少,包皮也包不住龜頭了,手淫時也能射出乳白色的精液來……我把我身體的這些變化悄悄告訴了媽媽,媽媽輕輕一笑,說:」你在長大。要注意,手淫不要太頻繁了,不要老想著性交的事,精力要放在學習上。「在以後的日子裡,家裡的變化很大:媽媽也調到了省城,爸爸也沒有跑車了,我們家團聚了;二舅一家和小姨一家都先後調來省城,我也上了初中。我家在城郊結合部買了一棟大房子,二舅、小姨他們家常來我們這兒住,大家在一起挺高興。

  我偷看過二舅和二舅媽、小姨和小姨夫的性交,也看到過媽媽和二舅、爸爸和小姨、媽媽和小姨夫、爸爸和二舅媽的偷情。在他們的談話中,提及性的時候多了起來,我覺得剌激、新鮮、好玩,也想嘗嘗真正性交的滋味。

  媽媽的臥室床頭櫃裡,有各式各樣的避孕套,還有各種性交光碟。他們不在的時候,我就偷偷地拿出來放看,一邊看,一邊手淫。看過我才知道,性交的內容太多了:有手淫、性交、肛交、乳交、口交、群交、幼交、獸交、亂倫、同性戀、換妻等,有一盤居然是爸爸和媽媽的性交錄像光碟!每天晚上,他們臥室中透出的燈光和傳出的聲音,剌激著我不由自主地去偷看。在垃圾桶中,我差不多每天都能發現用過的避孕套,裡面都有精子,有爸爸用過的,有二舅用的,也有小姨夫的,我甚至知道他們各人用多大號碼和喜歡用什麼顏色,他們性交時是墊毛巾還是紙。

  我手淫時,將精液射在這些毛巾上,晚上看他們又拿來墊在屁股下面的情景。

  2000年的中秋節,二舅一家旅遊去了,小姨一家三口照例來我家過節團聚。

  那一晚,在明亮的月光下,我們六個人玩得很晚,爸爸和小姨夫頻頻碰杯,媽媽和小姨也喝了不少的酒,她們的臉紅紅的。四個人熱烈地交談著,說一些很隱諱的話,不時還互相小聲地說些什麼。

  我和小弟看了一會電視,就睡了。可我卻睡不著,衛生間嘩嘩的水聲攪得我無法入眠。這樣的時刻,他們一般都會性交的,這是我偷窺的最好時機!媽媽和小姨先後都進來看我們睡了沒有,我假裝熟睡,她們才躡手躡腳地出去了。

  很久,我聽到樓上小姨的房間裡,傳來熟悉的性交聲和呻吟聲,還有一些嘈雜的說話聲和低笑聲。我悄悄地起身上樓,發現小姨的臥室門居然大開著,裡面照例亮著燈,只有粉色的門簾垂遮著。我輕輕掀開一些門簾,探頭一看,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臥室裡,不僅有小姨和小姨夫,還有我的爸爸和媽媽!他們都光著身子。

  爸爸壓在小姨的身上,屁股不停地向前聳動,雙手揉著小姨的乳房,正在親小姨的脖子,小姨閉著眼,口中輕輕地哼著;而媽媽卻騎在小姨夫的身上,仰著頭,閉著眼,一上一下地運動,小姨夫雙手緊緊捏著媽媽的雙乳。

  寬大的席夢思床,在他們的重壓下發出異樣的響聲。一會,他們停了下來,媽媽和小姨並排躺在床沿上,縮著腳,爸爸和小姨夫站在床邊,分別將陰莖插進她們的屄中抽動,好一會又同時拔出,兩人換了一下位置,又插進陰道繼續抽動。他們都戴著避孕套,抽動時的聲音很響,如同牛腿從爛泥中拔出的聲音。媽媽和小姨還互相捏對方的奶……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