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8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寸草不生你敢信
Crawler | 2016-10-17 22:04:13

那一次的事,早就想寫了,因為我還一直想著┅┅

  也就是「五一」的時候,我請了假,提前走了幾天回家去了。站在陽台上,我見到住樓上的那個女人,就想起了幾年前的一件事。

  那時我好像是讀大三,她住我家樓上,丈夫在省城做生意,經常不在家。那時他們還沒小孩,有時在樓道里遇到了,我叫她嫂子,看起來挺文靜的,挺漂亮的,和鄰居並不是很熟,是靜靜的獨來獨往的那種,有時有事也和我父母打打交道,好像是花瓶的那種老婆。

  那年暑假我回家,有一次她打電話來,說是她的在陽台上晾的衣服掉我家的陽台上了(在我的一直要求下,我家一直沒有封陽台),說要來我家撿,我那時也沒多想,就說︰「甭了,我給你送上去吧。」

  到陽台上一看,是一條裙子和一套內衣,我一時也稍稍的有了點興奮,也有點不太好意思,但是還是硬著頭皮拿上去了。

  一開門,我愣了一下,她只穿著一件睡袍,是那種長長的,只有兩根帶子在上面吊著,兩個豐滿的乳房在上面挺著,下面空蕩蕩的。我那時畢竟還小,不好意思,見了這情景就想給她衣服後就走,但是她說︰「進來坐坐啊!」我也就進去了。

  她也並不是很會? 待客的那種,就和我坐在那裡,但是感覺她在看我,問了問我上學的情況,但是比在外面看見的時候她好像開朗了一些,可是我卻不太知道該說什麼好,沒坐多久我就要求走了。

  之後的日子,有時我們在樓道遇到了,好像她都會和我多說幾句話。還有幾次,她打電話來,請我幫她把瓶蓋擰開什麼的,也漸漸地和我說的話多了,我也習慣了她幫我擦擦汗等的一些舉動。

  當然,我的父母白天都要上班的,有一次,她打電話來問我在家做什麼呢,說她那現在有幾盤錄像帶,問我看不看,那時雖然我也感覺好像是有點不太合適了,但是也沒管什麼,就上去了。

  她好像是剛剛沖了個涼似的,頭髮還沒有完全乾,感覺有點怪怪的,好像是有點不自然。她和我坐在同一張沙發裡看錄像,那是個外國片子,也不是怎麼精彩,但是漸漸的,情節好像有點SEX了,不時的能露出點女人的什麼來,她好像自言自語的說︰「怎麼這樣啊?」眼角卻不時悄悄的瞄過來看我。

  我也感覺有點不妥,但是這時起身走了也不好。在播放到一個驚險情節的時候,她突然抓住了我的手,後來又抱住了我的胳膊,不是很暴露的那種,是很自然,讓人感覺很嬌小,很脆弱的樣子。後來在有點SEX的鏡頭時,她好像是很不好意思的抱著我的胳膊,把頭埋在我的肩上,好像是不想看,也不說話了。

  我有點緊張的坐在那裡,直到片子結束。她輕輕的把手落在我的手上,半身側向我,好像膝蓋也碰到了我的膝蓋,幽幽的說道︰「好像現在的人們都很開放啊!」然後身子就輕輕的趴在了我的肩上。我能感覺到她豐滿的乳房隨著她的呼吸在起伏著,我不知不覺的稍微向她這邊側了側身子,她也就正好趴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的小弟弟也早怒了,腦子裡有點混亂。就這麼靜默了幾分鐘,她微微的�起頭,在她張開雙臂向我而來的時候,我一下子站了起來,開門走了,可能那時我的帳篷還支著┅┅唉,畢竟那時候還小啊,可能是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吧!

  之後我倆再在樓道里單獨遇到的時候,她好像都是很尷尬的樣子,匆匆的走掉了,我卻總是裝做好像沒事似的。

  這次回去,仍然見到過她,已經生了小孩了,應該已經有三十多了吧,但是更顯得有韻味了,換句話說,就是性感的味道更濃了。聽父母說,她丈夫好像是生意做得還不錯,她和兒子平時都在婆婆家裡,晚上兒子一般也留在那裡,只是她一個人回來看房子。

  第2天,晚上和朋友在外面喝得挺高興,一起去歌廳呆了一會,找個小姐摸了幾把,越來越有感覺了,不料朋友的老爸呼他回去,我也只好回家了。

  經過一樓的時候,被老爸叫住,給我鑰匙,說他們在鄰居家打麻將呢。我一個人回去,坐在那裡不知怎麼的就有點不舒服,自己一個人站在陽台上抽菸,�頭見上面悠蕩著她的幾件衣服,我愣了一會神,扔了菸頭,撥通了她家的電話。

  聽出來是我之後,她好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說︰「小孩好嗎?我上來你處坐一會吧。」她停頓了一下,說︰「好吧。」

  在開門的時候,她還是穿著睡衣,是毛絨絨的分衣服和褲子的那種,好像連最上面的扣子也扣著呢。她坐在另一張沙發上,人成熟了很多,兩隻手放在夾緊的腿上,說︰「聽你媽說,你現在工作挺好的。」然後就又低下了頭。

  我大膽的看著她,放肆的打量著她,她已經完全是一個熟得可以滴下汁的少婦了。見我沒回話,她又�起了頭看了我一眼,我們同時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我感覺到那一刻,我的意圖已經是很明顯的了,就是在等著她的回應。

  沈寂了一會,我徑直的走到她的旁邊坐下來,一把扭過她的身體,她慢慢的�起了頭,我一下子印上了她的嘴,她雙手在我的胸前本能的輕推了一下,同時也張開了嘴。好柔軟的舌頭啊!我使勁的吸著,但是也沒在那裡停留,迅速的轉移到了她的耳垂、她的脖子,在那裡輕輕的吻著、輕輕的咬著┅┅

  我的手從她的上衣下面伸進去,擱起她的胸罩,揉搓了幾下她的乳房,然後掀起她的上衣,粗魯的把她的胸罩褪了下來,把她放倒,一隻手揉著、搓著一隻乳房,似乎想從根部把它揉起來,就像擠牛奶一樣;嘴裡則含著另一隻乳房,拚命的吸著、咬著┅┅

  她好像還在驚訝於我的大膽和老練,一直都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任由我的擺佈。於是我又把手伸倒了她的睡褲內,摸到她那條好像帶花邊的內褲,毫不猶豫的從褲頭伸到了裡面,中指正好摳在那條縫隙了,她的身子好像抖了一下,我接著便好像獲得了什麼寶貝似的,不停地在那裡揉著┅┅

  我撥開她兩片陰唇,又伸進一根手指,彎曲著輕輕地一點點捅進去,在那裡柔柔的劃著圈,所有碰到的地方都是嫩嫩的,叫人既想使勁的揉,但又怕會弄破了似的。

  她開始有了反應,好像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舒服似的,輕輕的扭動著身子。我把她斜放在沙發上,拽掉了她的睡褲,跪在地上,趴在她的身上,從乳房重新開始舔弄,胸口能感覺到她從內褲中支出來的陰毛。

  她的乳房上留著我的口水,泛著亮光,舔遍了乳房之後,我用舌尖從她的乳溝裡往下滑,直到到她肚臍的時候停了下來,在那裡輕輕的轉著。當我的雙手從她的乳房移開的時候,她沈悶的哼了起來,好像是發燒似的滿身不舒服一樣。

  我還在繼續著我的挑逗,舌尖開始舔向她的小腹,並用舌尖去掀她的內褲的時候,她突然起身�起我的頭,我愣愣的看著她,企圖繼續我的探索,她輕輕的推開我,一邊脫下她的內褲,一邊說︰「我去洗洗。」

  我愣了一會,喘了兩口氣,聽見衛生間裡有嘩嘩的聲音,也跟隨她來到了衛生間。她的上衣還沒有脫掉,胸罩堆在乳房的上面,兩腿微微彎曲著,正在低著頭用濕毛巾擦著陰戶。我的老二早已經漲起來了,把褲襠撐得難受,我把拉鏈拉開,好舒服點,然後從背後抱住她,一隻手按在她拿著毛巾的手上輕輕揉著,另一隻手握著她的乳房,嘴唇則吻著她的後頸。

  過一會,她長長的吐了兩口氣,我感覺到她一隻手放在我的老二上面,輕輕的摸索著,然後伸進我的褲子內,隔著我的內褲握著它,不禁使我更加緊了手上的活動┅┅當我間或挺動腰部,做著模仿往她的陰道里一插一插的動作的時候,我感覺她的身體往下一沈一沈,好像是站不住了似的。

  她開始傳出一陣陣「嗯┅┅嗯┅┅」的聲音,有氣無力的對我說︰「還是到床上去吧┅┅」

  我一把把她抱了起來,頭順勢就埋在了那一堆陰毛中間,我三下五除二的脫了個精光,她好像似看非看的望著我一會,在床上才慢吞吞的脫掉她的上衣。我把她摟到身邊,兩下扯掉了掛在胳膊上的胸罩,在她的乳房上狠啜了兩口,再把她的大腿分開,一頭紮了下去┅┅

  其實更急的是我的老二,但是我以前和女友做的時候,從來也不敢這麼放肆過,感覺這樣很刺激。她那裡殷紅殷紅的,呼呼的還散著熱氣,我就像和它接吻一樣,拚命的把嘴往裡伸,在吸著咬著每一片可以含在嘴裡的肉。

  她的陰戶開始潮濕,漸漸地滲出淫液,我用手沾了她的淫液,輕輕的塗在她的陰毛上,讓陰毛貼著她的小腹,以免影響等下我盡情地在她的穴口馳騁┅┅

  她慢慢張開她的大腿,儘量的張大,當我的舌頭使勁地往她的穴裡面探時,她的屁股會使勁的往我這邊送;當我輕輕的舔或咬她的陰唇時,她又好像怕癢一樣,屁股一下一下往回縮,但是好像又不捨得縮回去一樣,縮了回去又送回來。

  我偶爾一邊舔著她的小陰蒂,一邊斜著眼睛看她,見她的兩隻手好像不知道該放在哪裡一樣,忍不住揉了幾下自己的乳房,但很快就拿下來,在床上捏著床單亂抓,還不時的�起脖子看看我。終於,好像是壓抑了很久,她長長地「啊」了一聲,對我說︰「你不是還沒結婚嗎┅┅」

  這時我的老二已經脹得幾乎要炸開一樣,似乎是被她的話挑逗起我的征服慾望,我爬到她的身上,用胳膊肘和膝蓋支撐著身體,一邊用老二在她的淫穴口輕輕的摩擦著,偶爾對正了還輕輕的往裡面捅一下,但並不真正捅進去,一邊對著她的臉,近得可以感覺呼吸的笑嘻嘻說︰「沒結婚不好嗎?」

  她�起脖子來吻我的嘴,我讓她吻,但是並沒有把頭放低,她�了一會堅持不住了,重新倒在床上,喘息著說︰「好。」然後又�起來;這回我漸漸的低下了頭,但是又慢慢的縮回來了,有時她堅持不住,就會又倒下去,但是我會再送過去,她就又�起頭來追我的嘴。

  她真的是興奮了,但是並沒有失去理智,�著屁股,陰道口不斷追逐著我的老二,似乎想在我輕輕捅進的時候一下子得到。而在我已經放棄了她的嘴唇,含著、咬著她已經堅硬的乳頭的時候,她開始不斷地重複說著︰「開始做吧,好嗎┅┅給我┅┅好嗎┅┅」

  這時的我,其實也是快熬不住了,真是個不錯的女人啊!我爬了起來,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裡,深深的吻了吻她,然後把她放下,她這時只是深深的呼吸著,靜靜的看著我,把她的雙腿分到最大,期待著我向她侵進。

  我用手扶著自己的老二,然後直直的一下子便插入了,她隨之身體向上弓了一下,兩腿自然的往裡夾緊了一下。我調整一下姿勢,然後趴下,把頭埋在她的胸前,她緊緊的抱住我,我開始不停地抽動┅┅

  她的淫穴已經濕淋淋的了,包得我的老二緊緊的,眼前是沾滿了她胸口的我倆流出來的汗水,耳中是兩副肉體碰撞而發出的她淫水的聲音。

  漸漸地,她開始配合著我的最後衝刺,開始吻我,雙手不停地撫摩著我的後背,屁股�起來迎湊著我的活塞運動,「嗚┅┅嗯┅┅」的聲音快使我瘋狂。

  「我要你┅┅我要你┅┅」我開始亂說話。「好,好┅┅我給你┅┅我都給你┅┅嗯嗯嗯┅┅」她也終於開始了。

  我可能是有點瘋狂了,用胳膊肘支撐身體,把她的上身緊緊抱起來,大力的抽動┅┅一陣巨大的快感明顯的襲來,我加大抽動頻率,在她的「啊┅┅啊啊啊啊┅┅」聲中,我一陣抖動,一股熱流急射在她的淫穴裡┅┅

  我慢慢放開她,側身趴在她旁邊,耳邊只有她的喘息聲┅┅一切都結束了,我冷靜下來,突然想了什麼,問她︰「你避孕了嗎?」她好像是很費力的側過身來說︰「××剛走,我一直吃的藥。」

  我也不知道這種時候該怎麼辦,趴了一會,我說我得走了,她說等等,我愣了一下,她說︰「你得擦擦,回家再洗澡吧。」一起身,她說︰「你射了這麼多啊!」我翻過來身,摸著她的屁股笑嘻嘻的說︰「因為我還沒結婚嘛。」

  她看了一眼我那已經軟綿綿的老二,微微的笑了一下,沒說話的拿來一些紙巾,猶豫了一下,開始一手拎起我的老二,一手給我擦,連龜頭都仔細的擦了。

  我笑著對她說︰「你看,你也沒少射啊!」她看了我一眼,有點不懷好意的說︰「你怎麼像個老手啊?」我撫摩著她伸過來的大腿說︰「你不是說,現在的人都很開放嘛?」

  她的手使勁的捏了一下我的老二,衝我笑了笑,沒說話,開始掀起我的小蛋蛋擦下面,好像在做一件很有興趣的事。多麼溫柔的女人啊!已經三十歲了,還像個小女人,我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女人了!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和我這樣,是××不能滿足她嗎?我不知道,我也沒有問。

  可是這時候,我親愛的小弟弟好像是又來了「性趣」,她也發現了,在那裡偷偷的笑。

  「幾點了?」我問她。

  「十點多。」

  「還想要嗎?」我坐起身來,又把她摟在懷裡,我真的已經對她開始有了憐愛。

  「想要┅┅」她似乎還是有點羞澀。

  我輕輕的拉著她躺了下來,讓她趴在我的身上,任由她吻、撫摩┅┅這次我們做了比較長的時間,回去的時候已經十二點了,父母還沒有回來。

  剩下的幾天,在某日下午我們還做過一次。臨回北京之前的那天晚上,我上去了,可是正好她兒子非要跟著她,和她回來了,雖然她千方百計的把孩子哄睡了,但是不論怎樣都還是做不起來。

  我不知道再回去的時候怎麼辦,她什麼都沒說,只問過我︰「還回來嗎?」

  我說︰「是的,我還會回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