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蘆洲王祖賢
Crawler | 2016-10-17 22:04:13

我的家在北方的一個小鎮,說是鎮其實就一條像樣的省級公路橫穿而過的居住區,兩側參差密佈的二層小樓後面就是無盡的稻田,所以鎮裡人的生計除了外出打工就還是傳統的務農。我離開那裡雖然已經十年了,可提起我的名字,鎮裡大概還是家喻戶曉的,因為我是鎮裡的恥辱,我至今只擁有過一個女人,那就是我的母親,我的性生活也很單純,那麼多年,我只和我的親身母親有著性生活,我和母親的亂倫是整日閒散的鎮裡人家茶餘飯後永久的談資,或許永遠也不會消散的。

  那是我十七歲,我書讀的很好,鎮中的老師都說我能考上大學,書讀了多了,人根本不像農家的孩子,瘦弱的就像根豆芽菜!在別人的眼裡,我的家庭象鎮裡的所有的普通人家一樣,溫飽有足節奏緩慢,生活還舒宜。可是在幼年我的記憶中,家是可怕的、陰冷的。我的父親是鎮支部的文書,平時總是梳著油光的頭髮,穿著廉價的西服,頗有些城裡人的感覺,開會看報檢查,在鎮裡也算是有點小權勢的。但父親對少年的我來說就像個惡魔,因為他常常會在夜裡無緣無故的毒打母親,白天他對母親還很好甚至很體貼,但一入夜就變了一個人,一次、二次、三次,終於我明白父親是個病人,他有病。

  我和母親從小很親,母親是個極溫柔的女人,愛我又很護我,由於父親的暴力,我和母親都柔弱的躲避柔弱的相依,拚命的封閉自己。或許,就是這種強烈的依靠在逐年積累中,漸漸自心底演變成相生相伴的情愫,使我和母親走上了人倫不恥的不歸之路。

  記得那夜父親又在半夜施暴,母親又哭喊著逃上我的閣樓,我抽去梯板,父親在下狂叫猛砸卻也無法。本來這對我家又是很平常的一夜,我和母親擠在我直不起腰的閣樓小床上,相擁著哭泣,哭累了兩人就昏昏睡去。但是那夜不同,父親大概是剛和母親房事後,又暴躁著動了粗,母親是赤裸裸的逃上來的,身上還粘濕的。那夜我的心中竟沒有以往一絲的苦痛,相反,心中有股說不出的熱力在膨脹,母親那兩顆豐滿雪白的乳房幾乎佔據了我整個的視線。雖然失去了衣料的襯托,但這兩團高聳的乳肉竟幾乎沒有下垂!晶瑩剔透的雪潤奶球弧線圓妙,看上去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樣,結實、飽滿,洋溢著水分充足的蜜汁,令人恨不得咬上一口才甘心!兩顆秀氣的乳頭並不是很大,但卻水嫩嫩的突起,就像珠圓玉潤的小櫻桃般,點綴在滾圓雪白的奶瓜上頭,形成一副極其挑逗的性感畫面……幾乎是拚命的拚命的抑制好久,終於我覺的屋裡越來越熱越來越熱,熱的我失控了,我閉上眼,手掌象脫韁的野馬狂抖著捂上了母親突起的奶子,母親的兩隻乳房異常的漲滿,宛如皮薄脂厚的果實一樣光潔滑潤,那一種沈甸甸的彈性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觸感,讓我的熱血沸騰不顧一切,我的嘴哆嗦含住母親溫熱的小唇,雙手肆意的揉著母親圓妙的酥胸,我瘋狂了跨下的肉棒也不受控制的翹了起來,頂在了母親溫暖而又光滑的大腿上,母親沒有推拒沒有叫喊,起先只是兩手緊緊地抓住我的背,漸漸的母親的身子也蠕動起來,漸漸一絲絲輕輕的呻吟緩緩喘出…傾時,小閣樓變成了蒸房,我和母親在床上燥動的交纏著揉抱著交纏著,盡情的撫摸、親吻,母親吐氣若蘭的氣息吹拂著我的胸膛,她光滑的小腿來來回回的磨蹭著我的下肢,終於我們做了愛。沒有想到我的第一次性交,是和我的親生母親。那夜我第一次射了精,但在我急不可耐的紐動中,射精的一瞬間正好陰莖從母親的陰道里滑脫,大團的精液射在母親的豐膩的大腿根部和床單上。

  我的初夜只和母親做了一次愛。因為當我剛和母親做完愛,兩人還沒有從亂倫的恍惚間清醒過來,奶奶就又照常起身來叫母親下去了,父母一爭吵,奶奶總是做合事佬。當時我的臉熱的要命,無耐的看著母親,母親急促的拉過一席被單裹住身子,急急的下了樓梯。好多年後母親告訴我,回到大床後,父親忽又起了性慾要交歡,母親拚命的推拒把自己裹的嚴嚴的,因為她怕父親摸到她的下半身,因為那都是我粘粘的體液。

  這以後,我變的很痛恨夜,因為平常的夜父親都要和母親睡在一起,我眼睜睜的看著、束手無策這種揪心的感覺,已絕不是「痛苦」兩個字可以形容!事實上,我簡直是心如刀絞,嫉妒的快要發瘋了。之後的一段日子,我沒有再和母親發生過性關係。我看到母親時有種渴望又有一種羞愧,而母親看到我也總是不自然的避開。但從那天起我默默的為母親分擔起家務,有時看著母親擔優心疼的眼光,我想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我也曾大著膽嘗試著再和母親親近,乘著沒人的時候去摟下母親,起先我一碰到母親的身子她就紅著臉飛也似的逃,漸漸的,母親就只掙紮下,任我抱會,時間久了,母親也會容我各著衣服摸摸,有時母親興奮的時候,我的手也可以伸到她衣服裡,母親的小腹非常光華,也柔軟,我想看看,但她不許。

  不久,我墜山了。

  墜山的那次是在高考前一個月,是為去給家撿柴,原本這都是母親去做的,但現在我總在放學後直接進山拾柴,母親用眼神和焦慮的眼光阻止過很多次,但我仍然堅持著。那天下很大的雨,背上拾的柴又太多太沈,我不知走了多少路,不知過了多少時間,迷路了。只覺得眼前一個恍惚,好像自己走進一個漆黑無邊的隧道里。我不停的走著,但總也找不到出口。害怕極了,驚慌中我猛然地隱約聽到母親在叫我,我拚命地向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我走的更快了。周圍越來越亮,有一片白色,還有一個很模糊卻又非常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越發清晰起來,我彷彿做夢一樣聽見了母親的高興:「 小鋒……小鋒……謝天謝地……醒了」 我終於看清了,頭頂是我閣樓的天花板,母親正高興的抹著眼淚,緊緊的握著我的手。她的臉色好憔悴,眼里布滿了血絲,我的周圍圍著一堆的人。看著母親憔悴的臉龐,我一時想不起發生了什麼,我疑惑的望著母親。忽覺得頭象炸開了似的疼,閉上眼睛一切都那樣的虛幻,不知道是真是假。

  昏昏沈沈的又睡了過去。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以後的中午,一個人靜靜地躺著什麼都想明白了,聽到下面亂亂的一片,知是家裡剛吃完了響午飯。隔了不久母親就吱吱地爬上閣樓來,來喂我吃飯,陪著我說話,出事後,母親不再避我,總是守在我邊上和我講話給我換藥喂吃。母親比前些日子消瘦了許多,顯得更加嬌弱,她的臉頰緋紅,身子微微顫抖著。我猜想母親這幾天一直這樣伺候著我,心裡一陣難以抑制的衝動悄悄的氾濫起來。 「娘,我……」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已經好了,沒事了。」 我的頭腦裡空蕩蕩的看著母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哦!」 母親的身子微微顫了一下,臉騰的一下紅了:「 傻孩子,以後娘不許你再幹那麼多事,娘會做的。」 看著母親的嬌美,我覺得真值真值,一種熱浪由心而起,我大起膽子攬住母親,「 娘……我……我做……我做……不讓娘……累」 ,母親糙紅著臉的扭動著身子,但還是把臉埋的在我的懷裡。我貼在她耳邊堅定地說:「 娘,我……我……只要你開心。我……我要和娘過日子」 母親�起頭羞紅著臉看著我,半天才說道:「 小鋒,這世上還有很多好女人,等我們再遇上了,娘就是扒房子賣地也要給你娶回來。」 我急忙用手摀住母親的嘴:「 娘,她就是天仙我也不要了,我就和娘過一輩子。娘……我……我要你」「小……」 我等不及母親說完,我�起母親的下巴,大著膽向她紅嫩的小嘴,低頭吻了下去。母親羞極了,苯拙的推拒著「 ……你爹……奶都……都在……」 我顧不住了,不管一切地將她緊箍在懷裡,筆直翹起的陰莖緊貼在母親柔軟的小腹上,撩撥著我和母親湧動的情慾。

  母親緊閉著雙齒終於被我溫柔開啟了,我的舌頭順勢鑽了進去,和她的香舌纏繞在一起,吸取著甜蜜的芳香。我的手也悄悄摸上了母親的酥胸,輕柔的把玩著那鬆軟的乳房,逗弄著已微微翹起的紅豔乳尖。很快,母親就有了反應,她的細舌不再怕羞的躲避我的熱情,她的雙手也主動的攀上了我的身子,把自己柔軟香滑的嬌軀更緊密的貼近我的身體。直到此時,我還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我已顧不了這許多,此刻,我要將全部的愛都釋放出來,和母親一起來品嚐這來之不易的甜美。「 小鋒,別……別這樣,你身體剛好,不要…以後……以後……以後……娘……都隨你…」 母親羞弱的聲音快聽不出。

  我的慾火無法抑制,縱身撲了上去,把母親壓倒在床上,狂熱的吻雨點般的印了下去。母親下意識的把頭扭到了一邊,躲閃著我的熱吻。但她的手臂卻柔弱無力的垂了下來,絲毫也沒有阻擋我的意思。我又堵住了她水果般新鮮的雙唇,在母親溫暖濕潤的口腔裡,交流著彼此的津液。我親吻著母親,一邊悄悄的伸手解開了她的上衣,不動聲色的剝離了她光潔的肉體。眼角的餘光一瞥,躍入眼簾的是大片白皙豐盈的胸脯,一件黑色蕾絲的乳罩烘托著飽滿的雙乳,但卻無法完全的包裹住,反而使那曲線玲瓏的輪廓凸顯得更加誘人!「娘……真美」我由衷的讚美著,「 嗯……」 母親羞吟著。我迫不及待的探手到她光滑的背部,猴急的亂拉亂扯,母親的胸圍子搖搖欲墜的落下一截。白嫩的乳房裸露出了上半部分,中間被下滑的束帶一勒,兩個渾圓堅挺的乳球互相擠壓著,形成了一道非常深遽的乳溝。

  小樓閣又起了蒸氣,在我和母親來來回回的交媾中,母親也急促地呻吟著,輕輕的將手纏到後背完全解開了乳罩的搭扣,任憑它飄然掉在了地上。雪白豐滿的雙乳頓時脫穎而出,彈跳著落入了我的掌握中。我屏住呼吸,兩手捧起了母親的乳房輕輕的搖晃,仔細的感受著那沈甸甸的份量。彷彿所有的觸覺神經都集中到了指掌間。──世界上還有什麼事,比兒子抓住母親的奶子更加讓人臉跳、充滿犯罪般的快意呢?我興奮的不能自持,使勁的揉捏著母親胸前的雙乳,肆意的擠壓著這兩顆滾圓雪潤的奶瓜。接著又低下頭親吻著這母性的象徵,舌尖來回的遊弋在淡褐色的乳暈上,發出了旖靡之極的「啾、啾」聲。

  母親的幾乎要叫出來了,雙臂牢牢的箍住我的脖子,把我的腦袋按向她的胸脯。我注意到她嬌嫩的乳蒂正從擴散的乳暈中俏立起來,看上去就像一顆嬌豔欲滴的紫葡萄,無論是顏色還是輪廓都無比誘人,體現出了一種成熟女人才有的豔麗美……「娘……娘……」我哼哼唧唧的小聲呢喃,牙齒輕嗑著那不斷堅挺的突起,靈巧的舌頭撩撥著乳頭的最尖端,貪婪的品嚐吸吮著,彷彿那裡真的有奶水分泌出來……「……小鋒……喔喔……小鋒……」母親閉上眼睛,仰起頭不斷的喘息著,又拚命的壓制聲響,嘴裡發出了動情的呢喃聲。她的雙手不知不覺的繞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腦袋緊摁在了她的胸脯上。臉龐埋進高聳的乳峰之間,就像被兩座大山壓迫著,我差點透不過氣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們母子才意猶未盡的暫時分開。母親籲了口氣,軟綿綿的斜靠在我的臂彎裡,胸前的雙乳毫無遮掩的突挺著,隨著急促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表面上還殘留著不少唾液的痕跡,正在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芒。我抓緊時機,乘著母親還沒完全回過神來,雙手迅速的脫下了她半褪的上衣,接著又鬆開了她的褲帶……沒兩下子,母親那羊脂白玉般的成熟胴體就逐漸的裸露了,全身上下幾乎是光溜溜的,只剩下一件粉紅色的真絲蕾邊內褲,還勉強的包裹住最後的禁區。

  我微一用力,輕柔的把母親推倒被窩裡,伸手撫摸起了她那雙白皙修長的粉腿。當我的手指擠進併攏的雙腿縫隙,促狹的在大腿內側的嫩肉上劃動時,母親的身體哆嗦了一下,雙頰突然飛紅了,俏臉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羞澀的把兩條粉腿蜷縮了起來。我心頭奇怪,眼光順著腿部的曲線向上望去,頓時也怔住了──只見那粉紅色的內褲竟已濕了,中間赫然出現了一塊硬幣大小的汙跡,在燈光下看來格外的引人注目,若隱若現的透出了兩瓣小巧的弧形……「哄」的一聲,熱血直湧入頭頂,我的大腦一片眩暈,幾乎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只是朦朧的察覺到雙手在奮力的拉拉扯扯,耳邊響起的是驚呼聲……等我重新清醒時,母親已經是不著寸縷了,修長的雙腿被我大大的分開,神秘的私處已然纖毫畢露的展現在了我的視線中!我把臉湊了上去,貪婪地看著,母親兩片肥嫩的陰唇咬合在一起,有幾滴晶瑩的露珠正在緩緩的滲出……──啊,這裡就是我出生的地方!裡面既是我混沌時代的故鄉,也會是我從今以後的樂園……我激動的忘乎所以,手掌扣在了陰戶上,感受著那裡肌膚的細嫩。在指尖的掰弄下,密閉的花瓣略略的翻開了,露出了迷人的桃源洞口。「喔……」母親雪白的胴體弓了起來,再次發出了動聽的呻吟。她的臉色通紅,水汪汪的雙眼裡滿是嫵媚之態,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軟綿綿的躺著任憑我為所欲為。我再也克制不住了,把自己脫的精光,細長但挺直的生殖器直挺挺的彈起,神氣活現的指著半空。我笨拙地用手握住陰莖,把它引導到了母親微裂的玉縫中間。暴挺的龜頭剛頂上嬌嫩的陰唇,我們母子倆就一齊打了個寒戰!「啊……」母親有氣無力的呢喃著,聲音低微的幾乎聽不見。此刻她說話的語氣裡一點也不像是個勸誡著孩子的母親,倒像是個面對著征服者的軟弱女子。

  或許是上次做愛太過懵儂的緣故,我連著嘗試了好幾回陰莖都打了個滑斜斜的偏出!卻始終是不得要領,急的手忙腳亂,額頭上全是狼狽的汗水。母親羞臊的閉上眼,挪動著臀部調整了一下姿勢。我蓄勢待發的陰莖馬上找到了方向,順利的擠進了母親陰戶的縫隙,一寸寸的進入母親的身體!窄小的陰道立刻收縮了起來,異常緊密的包裹感使我抑制不住射精的衝動!我嘶啞的吼叫了一聲,胯下猛然向前一送!原本大半截露在外面的陰莖倏地刺了進去,全部捅進了氾濫多汁的陰道!

  「啊──」母親終於發出急促的尖叫,眼睜睜的看著我的陽具盡根沒入體內,兩人的性器之間再沒有絲毫的空隙,親密的結合在了一起。忽然她伸出手,一拉樓板的蓋住了梯口,隨後母親身體驀地變的滾熱發燙,溫暖的嘴唇發狂的吻著我的眉眼鼻口,像是把自己完全的放開了。我大為興奮,胯下的陰莖如同上了發條般機械的進出美妙的肉洞,尖端刮擦著柔軟的陰道內側,幾乎每一下都頂到了盡處。龜頭重重的撞擊在母親的子宮頸上,帶來些許的灼熱疼痛,但是心裡的感覺卻越發的暢快刺激!「好…小鋒…啊啊……」一聲聲銷魂落魄的吶喊,不斷的從母親的唇齒間吟叫出來。…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下體碰撞出「啪、啪、啪」的聲響,加上性器摩擦發出的淫靡之音,在寂靜的小閣樓裡迴蕩著,聽起來越發令人血脈賁張。

  母親也徹底的失控了,狂亂的搖著頭,嬌軀不停的上下聳動,默契的配合著我的節奏。這一刻,她已將道德禁忌全都扔到了一邊,盡情的享受著性愛的歡愉。

  而她胸前那對飽滿赤裸的乳房,也跟著身體運動的頻率充滿誘惑的搖晃起來。

  剛只是輕微的劃著圈子,隨著我動作的加劇,這兩個圓滾滾的雪白奶子也震顫的越來越厲害,彷彿是在炫耀彈性和份量一樣,甩出了一道道性感的拋物線,把我的眼睛都晃花了。時間在緩慢的流逝,我們母子兩個沈淪在野獸般的肢體結合中,放肆激烈的交媾著,做著人世間最無恥最敗德的不倫行為。心頭時時湧起犯罪的感覺,但也是正是這種混雜著罪惡的快感,帶給了我們更大的刺激……不知道瘋狂了多久,突然間,母親的全身倏地僵直了,陰道痙攣似的一陣劇烈收縮。與此同時,她的呻吟聲也變的高亢刺耳,嘴裡不斷的喊著我的名字,兩條修長的玉腿環扣住了我的臀部,拚命的收攏、擠壓,彷彿想把我整個人都塞進她的蜜穴裡去……「啊……啊……快…小鋒…啊啊……」聽著母親失神般的狂呼,我的心裡忽然充滿了自豪的成就感──原來我也可以這樣威猛,竟然能讓自己的親生母親洩出來……想到這裡,我無法再忍耐下去了,抓住母親嫩滑的屁股,儘可能的把陽具刺的更深,口中也叫了起來:「娘,我……我要射了……要射了……」「小鋒……好兒子……啊啊……」話還未說完,我的腰部一麻,一股無可抗拒的舒爽衝擊著四肢百骸。龜頭彈跳著噴出滾燙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射在了母親抽搐的肉洞深處……「天哪……啊啊……天哪……」母親暢快的縱聲嬌吟,臉上帶著極度愉悅的表情,雙手摟著我的背部,成熟豐腴的胴體持續的顫慄著,接受了我一股又一股的濃精……半分鐘過去了,我才把初次的童貞一滴不漏的噴完。肉棒頹然的軟了下來,從溫濕的蜜穴裡滑出。接著,我看到了震撼人心的一幕──母親的陰戶輕輕的蠕動著,鮮紅的陰唇略微翻開,一道濁白的汁水赫然從裡面倒流了出來!──我的精液從母親的陰道口流下!我無力的躺了下來,回味著高潮的餘韻,疲憊欲死的睏倦漸漸的瀰漫了全身,就在母親溫暖的懷抱中,昏沈沈的……突然,母親雙手一下子把我推開了!她的臉頰像火一樣燒紅,忙亂的拉起外褲外衣……我不知所措,腦海裡一片空白……幾秒種後,我才明白了什麼,原來閣樓下傳來了吱吱聲,不一會,「篤、篤」的敲門板聲驚響!「誰……誰呀?」母親用近乎顫抖的聲音問,她急著把內衣褲都踢進了床下。「 啥事那麼床那麼響,小鋒砸的啦」 是奶奶。「 沒……沒事呢,換藥呢有些疼,娃忍不住。」 母親臉上佈滿著做愛後的紅潮。「 沒用,這點疼弄這麼大響……」 奶奶嘟囔著。

  下來把桌收了「 」 哎,來了「 母親忸怩著,想低身拿內衣褲,又想立刻地下去了,我幸福的躺在床上,看著母親頭髮散亂,表情倦怠,而那片陰毛被我的愛液粘得一束一束的,顯得淩亂不堪。那幾分風騷入骨,攝人心魂的媚態,就像一朵被雨露滋潤後的玫瑰。我豪不顧忌又從背後一把摟住著她,輕鬆的就像抱著一個小貓,重又將母親放在床上。熱鐵般滾燙的陰莖一刻也不安分的躁動著,滿面紅雲的母親羞的睜不開眼睛,美麗的睫毛讓人愛憐的顫動不已。母親難為情的模樣真是可愛極了,」 ……聲……太大……奶她們都在,你的病剛好,身子還很虛,做那種事很傷身子的。「 我任由火燙的目光在母親雪白婀娜的身子上遊走著,熱烈的親吻著她的小嘴,含混地」 娘……我……要……我要……「 我不依不饒的重重的揉搓著母親那對雪白綿軟的奶子。,母親香氣輕喘,心軟了下來,只好默許的閉上了眼睛,羞嗔的,隨即又難為情的扭過頭去。 」輕……輕些……怨家「。得到了許可,我又放肆地撲了上去,伏在母親粉嫩酥軟的身子上,在她雪白的頸間,柔軟的雙乳上不住的親吻吸吮,連那渾圓光潔的粉臂也細細的吻了個遍。母親一直像個溫順的小貓似的靜靜的躺著,羞的一動也不敢動,放任著我在她的嬌軀上肆意逗弄。

  母親禁受不起這樣的挑逗,嬌身變得火熱紅潤,如紅櫻桃般的乳頭在我的吸吮下,硬硬的翹了起來,濕濕的,紅嫩欲滴的令人垂涎。從她小巧的鼻孔中不時的傳來聲聲蕩人心旌的哼嚀。

  我用指尖輕輕撮著母親的乳頭,在她的耳邊問道:」 娘,舒服嗎?「 這臊得母親把眼閉的更緊了,把臉扭到一邊。我好喜歡看母親害羞的樣子,於是更灼熱的吻像雨點般的灑在了母親的身上。我溫柔小心分開母親那渾圓修長的大腿,母親那火熱濕潤的陰穴又完全的顯露在我眼前。我輕輕的把手貼在母親的陰戶上,感到母親的身子猛的一震。我微閉雙眼,輕輕的揉壓著,感覺著從掌心傳來的柔嫩濕熱。

    【全書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