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2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千夏藍
Crawler | 2016-10-17 22:04:13

十一期間,原定是我和男友的家人來北京商談成親事宜,由於男友的父母要參加先後兩場婚禮,所以事情也就先放一放了。

  今年已經是我來北京的第五個年頭了,爸爸媽媽還從未來過這個北方的城市,所以電話裡他們就斬釘截鐵的說:無論對方家人是否來北京,他們都想到這裡看看玩玩,順便考察一下我未來的老公。

  那是9月30號,接到了爸爸的電話,說:「媽媽不來了,因為身體不大舒服,怕玩不開心,這次由老爸全權考察,少玩幾天就回去。」這個事情我並不意外,因為媽媽的身體一直不好,家裡的弟弟們可能不十分清楚,人都說:女兒是媽媽貼身的小棉襖,我也一樣,媽媽卵巢早衰,這對於女性來說,是很嚴重的。

  首先是身體素質變差,還有就是過早衰老,以前家裡孩子多,媽媽生完孩子得不到補養,甚至不幾天就下地干活,也就是這樣累壞了身體。

  我和阿健在保福寺坐機場巴士去接機,阿健家是北方的,火車飛機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我家在南方,我不忍心要他們坐近20個小時趕到這裡在趕回去,一千多元的機票,我和阿健還是承受的起的,路上四環堵的很,五環上大貨車又很多,一路忐忑最終還是準點到了。

  在二號航站樓大廳的坐椅上等了一會,看到了飛機抵達的資訊,我和阿健立即走向13門出口,大約又是20分鐘,我看到了爸爸,那一刻百感交集……爸爸興奮的說著一路的見聞,我們笑著走著,然後打車趕往早已預定好的賓館。

  到清華園的時候,已經快晚上8點了,安放好爸爸的行李,我們一起去吃晚餐。

  餐桌上點了爸爸愛吃的紅燒肉,酒水自然是少不了的,爸爸和阿健要了白酒,我點了啤酒和飲料,開始時候爸爸我還有阿健還有些拘束,酒水下肚也就放開了不少,說著笑著,氣氛很融洽。

  爸爸還不忘開玩笑:要我別欺侮阿健。

  阿健是個有些內向很靦腆的人,透過眼鏡有一股書卷氣,他很聰明。

  但是他也有缺點,就是愛玩,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我們時常也吵架,不過一會就會和好。

  家裡人不知道我們已經同居了,之所以把爸爸安排在清華園也有這方面的原因,還有就是我有個要好的同學住在這邊,太晚了我可以借宿在她家。

  晚餐吃的很開心,看看表已經快9點了,阿健雖然並不善酒量,可是爸爸卻先醉了,臉色很白,正好和阿健相反,臉紅的像猴子的屁股。

  我聽說酒後白臉的人一醉起來會很嚇人,所以也就早早結帳。

  我和阿健一起把爸爸攙回賓館,爸爸倒在床上躺下了。

  我看阿健走路也不是很穩當了,就對他說:你先回去吧,我晚上住陳曉家,你還能趕上末班車。

  送走了阿健我回到爸爸的房間,爸爸喃喃地對我說,喝得太多了,頭很痛。

  能不能幫他點買點止痛藥。

  我說你這個年紀就不要吃太多止痛藥,對肝不好。

  爸爸說有什麼關係,也不是天天吃。

  我說我最近在學按摩,我幫你按一下頭部吧。

  這是實情,阿健最近上班老說肩膀痛。作為他的準妻子,就讓他可以下班後好好放鬆一下吧。

  我走到床邊說,爸你坐起來我按一下你的頭吧,你躺下來不然我的手不夠長。

  他說不行了頭很痛,躺著舒服一點,要不我把頭伸到床邊你按吧。

  我說那不行,很容易傷到脖子的。我說那你躺好,然後開始解自己的黑色窄身裙。

  爸爸看了我一下嚇了一跳說,你要幹什麼?

  我說自己的女兒有什麼好害羞的。然後走坐到床邊一邊把爸爸的頭扶到自己的大腿上說,放鬆。窄身裙坐在軟床上會勒住屁股的。

  今天由於是見家長。我就穿得比較正式,上半身是紫色洋裝外套,裡面是白色襯衣。下半身是黑色窄身裙。

  由於怕勒出內褲的輪廓。所以就穿上寶藍色的丁字褲。最後加上一條包臀的肉色絲襪。這身打扮我覺得是很合適。阿健在酒桌上也看得口水直流。

  酒店的空調有點冷,我用被子蓋了蓋自己的下半身,畢竟在爸爸面前只穿內褲和絲襪有點不習慣。

  爸爸的脖子枕在我的大腿上,修剪過的頭髮透過絲襪像刷子一樣,隨著我的動作一下一下地刮著我大腿上的皮膚。帶來一絲絲異樣的感覺。

  阿健在做愛時就最愛撫摸我的大腿,說大小勻稱。皮膚光滑,就像摸一張冰涼的絲綢一樣。

  我的手指在爸爸頭上的穴位不斷地遊走,十個指頭變換著力度。漸漸地,爸爸的呼吸從急促變得平衡。慢慢打起鼾來。畢竟喝了酒,又有人按摩頭部。在這雙重放鬆下。人很容易就會陷入睡眠中。

  我見爸爸睡覺了,把枕頭拉過來,墊在爸爸的頭部下面。讓他好好睡一覺吧。

  這個時候不知道阿健回去沒有呢。正當浮起這個想法的時候,手機響起提示音,是阿健發過來的。

  微信裡他這樣寫:你的真爸爸陪你了。有沒有想我這個「二爸爸」。

  我回覆:沒點正經,佔我媽的便宜。

  他說,好啦乖女兒不要生氣了,讓爸爸吸一下奶。

  要說明一下的是,這是我和阿健時不時玩的短信性愛遊戲。在我們其中一個出差的時候,就會玩一下,相互發挑逗的資訊。以前是短信,現在有了微信還可以中間加點圖片和語音。大家都比較有默契了,一方定了角色另一方就配合著發。

  因為和爸爸一個房間,我叫阿健別發語音。聊著聊著,我的性慾被勾了起來。

  還是去洗手間解決一下吧。

  一坐下馬桶。我就脫下絲襪和丁字褲,下面已經開始濕潤了,我用食指在陰蒂上輕輕地揉搓起來,中指滑進陰道口,開始自慰起來。另一隻手還在和阿健聊天。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爸爸躺過的那部分皮膚感覺特別燙。

  終於,在阿聊發出一張滿手精液的圖片後,我也達到了高潮,無力地坐在馬桶上,不想起來。

  休息了一會,我用脫下的絲襪擦乾下身,然後扔進洗手間的垃圾桶裡,垃圾桶並沒蓋,我的絲襪像一個用過的安全套一樣,我穿上內褲。出去看一下爸爸的情況。

  也許因為剛剛來了一場虛擬的情愛,我不經意地看了一下爸爸的下半身。

  只見他淺灰色的褲子上支起了一個帳篷,應該是做什麼春夢吧。

  他睡的很熟,臉色蒼白卻油光滿面,他睜開眼睛,看到我有點吃驚的樣子,我知道他要喝水,於是拿出礦泉水給他,一瓶水都喝乾了,他說了一句很困,接著他又睡了。那頂帳篷也慢慢消退下來。

  清華園的賓館十點之前是供應熱水的,可以洗澡,飲用水只能是喝服務員送來的水瓶裡的水,住宿的旅客每人會有一套睡衣,我推醒爸爸,喊他去洗澡,他答應著,可是身體就是不動,我幫他解掉上衣的扣子。

  爸爸比以前胖了一些,可是依舊很消瘦,襯衫裡面是跨欄的背心,摸上去已經有些濕轆轆的了,這也就不難解釋爸爸臉上的油光了,由於經常幹體力活,沒有中老年人那樣發福的身材,腹部還是隱約可見腹肌,從胸口一路延伸到肚臍再沒入西褲是一條體毛組成的紋路,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人魚線」了,據說這樣的男人性能力都很強,爸爸的下身是西褲,我猶豫著該不該幫他褪掉,披上睡衣,於是再次推他對他說:我幫你取出睡衣,你起來要換上,然後抓緊時間去洗澡,晚上好好休息!爸爸點著頭,但是眼睛睜開又閉上了。

  我為他鬆開腰帶,心跳卻很厲害,小的時候家裡窮,一家幾口都睡一張床上,上小學以後依舊那樣,懵懂的年齡好奇心也很強,那時候很喜歡猜測成人的秘密,偶爾夜裡醒來,會發現爸爸媽媽緊緊貼在一起,床節奏的扭動著,那時候很天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也不去思考他們在做什麼,只是很單純的嫉妒媽媽。

  夏天的傍晚,爸爸會在小院子裡沖涼,光著上身,下面穿一個不大不小的三角褲,涼水濕透身子的時候,會隱約看到他的下身……後來一次睡覺的時候,我半夜醒來,其他人還在熟睡,爸爸還在打鼾,我偷偷的掀開了爸爸的內褲,摸到了那個軟軟的耷拉著的東西,那下面還有個毛毛的肉球……夜很黑,看不清楚……今天再次解開爸爸的褲子,他面前的女兒,也已經不再是那個懵懂任性調皮的女兒了,感慨著,回憶著,心跳著。

  爸爸打著鼾,那是他沈睡的標誌,我褪下他的西褲,放好,他還是穿著從前那種類型的不大不小的三角褲,也許鄉下人認為這樣的三角褲很舒服吧,同居後男友的短褲一直是我買,我更喜歡緊身的那種。

  我再次喊醒他,給他披上睡衣,他對於自己僅剩的短褲顯得很狼狽,我疊放著爸爸換下的衣物,也有些窘迫,說:趕快去洗澡,一會就沒有熱水了。

  爸爸無奈,只有乖乖走向浴室。

  我在屋子裡整理著爸爸從老家帶來的東西,很多都是我愛吃的,那時候感覺自己很幸福很幸福……爸爸回來的很快,他說:水太熱,他不習慣!還嘟囔:城裡的水有股味道,還是老家的水好!

  我笑了笑……看了看表,10點一刻了,爸爸說:要不你也去簡單洗洗吧。

  我說:我沒有帶睡衣!

  爸爸說:你穿我的,我行李裡還帶了換洗的衣服,這城裡的衣服我穿不習慣。

  這到是個好主意,我點著頭。進了浴室,在蒸汽瀰漫的浴室裡,我聞到一種異樣的氣味。混雜在浴室的洗頭水和消毒水味當中。我的鼻子是相當靈敏的。我再聞了一下。是粟子花的氣味,不,應該說。是新鮮精液的氣味。

  我剛剛在浴室裡還未發現。不用說,一定是爸爸的。我順著氣味找,氣味是從我扔掉的絲襪上發出的。絲襪已經濕透,明顯是用水沖洗過。

  一想到爸爸用我的絲襪套在下體上自慰。我的臉刷地一下紅了。不過,還是先洗澡吧。

  洗澡後再次來到老爸的房間,他的臉已經不再蒼白了,可能是洗澡,也可能是和我一樣剛剛自慰完的緣故,他的臉色還有些紅,此時的他正在看電視,看到我進來,他連忙坐起來,看上去酒醒了不少。

  邊聊天邊梳頭,爸爸不禁的說:女兒長大了啊!

  我笑了笑。

  爸爸說:阿健是個好孩子,你們以後還有很多麻煩,你不許總是那麼任性啊,要忍讓!

  我說:知道了!

  這時候爸爸的電話響了,看到是家裡的電話,爸爸笑了,對我說:是你媽打的,她要我下飛機就給她報平安,我給忘了。

  哈哈,爸爸半靠在床頭對電話那邊的媽媽說著笑著解釋著。

  我湊過去偷聽,後來說到我,爸爸便打開了免提。

  媽媽很擔心我的身體,因為我發育的很早,一直有增生的硬塊,沒有來北京前,媽媽就一直叮囑我每年要複查一次,再次談到此處,我如實匯報媽媽:上個月剛在軍區總醫院檢查的,醫生說只是增生,很正常的!

  媽媽說:一切都好我就放心了,於是互道晚安掛了電話。

  爸爸嘆了口氣說:等你媽身體好一些,咱們一定要好好轉轉北京城,我點著頭。

  談到我和阿健的事情,我隱約感覺到了爸爸的失落,這是女孩子特有的第六感覺,都說女兒是爸爸上一輩子的情人,把情人拱手送給別人了,也許這也是他飲酒不多卻醉了的原因吧!

  我靠早爸爸的肩膀上,那種安全感不同於阿健所給予的,我依偎在爸爸懷裡,他輕輕的撫摸著我的發,我閉上眼睛一個人貪婪的享受著爸爸的愛,很幸福很幸福!

  爸爸問:你晚上在哪裡睡啊?天不早了,要阿健接你還是我一會去送你啊?

  此時此刻,我主意已定,對他說,今夜我要和爸爸一起睡。

  爸爸看著我:你啊!還是沒有長大,總是那麼任性,來,爸爸送你回去!

  我一本正經的說:你從小就不疼我,買新衣服你總是先給弟弟買,晚上睡覺你挨著媽媽,我要你陪我玩,你也總是推托……爸爸看著我,呆著楞著。

  我賭氣地穿著睡衣下床,把毯子整理好,關上了房間的燈,這時床上的爸爸打開了床頭的檯燈,不管他是否樂意,我決定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做!我上床,依舊緊緊依偎在他懷裡,他一隻胳膊攬住我,我就那樣享受著享受著。

  沈默了一會,也許是為了緩和一下氣氛,爸爸問我:你媽媽怎麼說你身體不好啊?不嚴重吧?

  我說:不要緊的,我一直有乳腺增生,小時候不明顯,現在一直有硬塊,醫生說有了寶寶以後就好了!

  爸爸顯然有些尷尬,於是應付著:哦哦……

  我笑著說:女兒是媽媽身上掉下的肉,也同樣是爸爸身上的肉,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啊!

  爸爸笑著說:你啊!從小你就調皮!

  我說沒事的,你摸一下,然後在被子裡抓住爸爸的一隻手放在我的胸上,隔著薄薄的一層棉質睡衣,指導他的手指輕按我左上側乳房的硬塊。

  爸爸嘴上說:要注意定期檢查。可是從他手掌傳來的心跳顯然加快了,也許只是那麼一瞬間的興奮,但是我卻記在了心裡……媽媽一直身體不好,這些年不知道爸爸是怎麼過的,這個家有今天,爸爸媽媽都吃了不少苦,我會好好孝敬他們二老的!

  為了他們無論做什麼都不後悔!

  我藉口去廁所下床,到衛生間裡褪下了胸罩和內褲,外面只披一件爸爸的有些寬大的睡衣,把睡衣的扣子都解開,只留下最上的一顆和最下的一顆,系好衣帶,又簡單的裹了幾下,讓衣服顯得合體一些,檯燈的光線很柔和,今夜女兒要和爸爸同床了……脫鞋上了床,我關了床頭的檯燈,爸爸本來是準備我上床一切妥當後再關的,現在漆黑一片,這下只好乖乖的把胳膊放回被子,身體不再靠著床頭,慢慢滑進被子。

  我依舊躲在他寬厚的懷裡,並沒有枕在枕頭上,而是枕在他胳膊上。

  爸爸說:忙了一下午,好好休息吧!

  我說;好!晚安!

  我在被子裡抓住爸爸的右手,放在我左胸上,還是那個硬塊的位置,然後緩緩的貼著向下滑了一點,我放開手,於是爸爸的手單獨留在了那裡。

  爸爸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話,沒有胸罩的阻隔,我更加強烈感覺到爸爸手掌的形狀,以及手掌傳來的溫暖,同時我感覺也到了他的心跳加速。我的乳頭在他掌心的溫度下,開始變硬了。我也感覺到到爸爸的手指動了一下。

  我身子故意向右側了下,爸爸的手臂也就彎曲了一些,我感覺到他的手貼在了我的胸上,他的大手,我不大不小的胸,那一刻沒有縫隙。

  片刻,爸爸挪開了手,我抓住他的手從打開的睡衣伸進來放在了原來的硬塊的位置,我的乳房和爸爸的手掌之間什麼都沒有了,就這樣緊貼著。

  我的皮膚開始發燙,乳頭就像發芽的種子一樣,從爸爸的手指間慢慢長出來。

  我也聽到爸爸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我相信爸爸這時一定可以通過手掌感覺到我的心跳。

  難以察覺地,但卻緩緩地,我感覺到爸爸夾著我乳頭的手指力度開始加大。

  可能是太緊張了,他的手微微地顫抖。像抽菸的人用手指夾著煙一樣夾著乳頭,感覺上就像被人捏著乳頭揉搓著。酥酥軟軟的感覺從乳頭擴散開來。陰道也開始癢起來。之前與阿健調情的情慾開始甦醒過來。

  來到這一步,就不能再回頭了。我們都沈默著。

  我有意無意把左手輕輕貼在了爸爸的下身,他穿著襯褲,襯褲是那種包裹比較緊的,面向我的尖端繃得很緊。雖然是棉質,但是我感覺那裡硬硬的,尖端的弧度很大。我可以想像到裡面的龜頭一定很壯觀。我就這樣用手背貼著,我的手沒有移開,很自然的輕輕貼著……我們都沒有說話,屋子裡很安靜,只是一層薄薄的紙我想打破這沈默,因為也許以後我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我抽了抽身,打開床頭燈,左右掀開我的睡衣,托著乳房挪向爸爸,這樣我的乳房正好靠近爸爸的頭的位置,爸爸很吃驚:乖女兒,你不舒服嗎?

  「爸爸,你看看我的奶正常嗎?」

  爸爸顯然很尷尬:睡覺吧,別這樣,我是你爸爸啊。

  我說,就是爸爸才我不介意。你就幫我看一下吧。反正阿健也幫我檢查過。

  話說到這個份上。爸爸應該明白我和阿健到了那個程度。

  他嘆了口氣,嘀咕到,你們年輕人要注意啊。便用雙手托著我左邊的乳房,像托著一個充滿水的氣球左右搖擺。然後用右手在乳房的周圍一邊摸一邊輕捏。

  由於剛才被爸爸捏過左邊的乳頭。現在乳頭筆直地挺立著。右邊的乳房還未撫摸過。

  我說,爸你檢查一下右邊。

  爸爸像被催眠一樣,放下左邊的乳房,在我右邊的胸口上揉搓起來。

  我忍受不了這樣的愛撫。我說,爸爸我的乳頭下面好像有硬塊,你摸摸看。

  這時爸爸的已經習慣了面對裸著上半身的我。他用五個指頭捏我的乳頭。我可以感覺到五個指頭不同的紋路和粗細。

  酥軟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這已經不是檢查了。

  爸爸的動作越來越重,最後握著我兩邊的乳房,用掌心摩擦我的乳頭。

  我從鼻孔中發出壓抑的輕吟。我的手在被子裡向爸爸的下身伸去。他正全神貫注地撫摸我的乳房,沒有察覺我的手像蛇一樣遊去。

  終於,我用手一下子握住了爸爸的下體。

  第一個感覺是很大,龜頭像個小一號雞蛋一樣大,我明白為什麼媽媽和不喜歡性生活。第二個感覺很燙。就算是隔著襯褲都可以感覺到下體傳過來的熱度。

  爸爸顯然被嚇了一跳,下體跳了一下。這個時候不說點什麼大家都下不了台。

  我說爸爸你就當我幫你按摩一下吧。

  爸爸只用了一秒鐘就看懂了我的眼神,說那你就好好按一下。之後我們都繼續不再作聲,默默地撫摸著對方。

  陰道開始氾濫了。我受不了,於是默默的褪下睡衣,這樣我全身赤裸了,下體的陰毛在燈下成了小腹上一度陰影。

  我從被子裡抽出手來,抱著爸爸的頭,把我的奶塞進爸爸的嘴裡,「吸啊,爸爸。」我感覺爸爸的下面很硬了,頂在我的大腿上。

  爸爸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吸住了我的乳頭,爸爸的舌頭代替了手指,在我的乳暈,乳頭上打圈圈,然後開始用力吮吸起來。

  我脫下了爸爸的襯褲,裡面原來也是沒有內褲的,我又一次見到這個大傢夥了,它很長,我覺得都有25CM,像個發怒要攻擊的眼鏡蛇。通紅的龜頭上滲出透明的粘液。

  我伸手握住爸爸的下體,我能感覺它的火熱和堅硬。畢竟好久沒有好好過性生活了。

  「爸爸,你想的話,就上來吧!」

  我躺了下來,張開我的腿。爸爸還在猶豫,坐在床上,保持著剛才的姿勢。

  我調亮了房間的燈,這樣我雪白的身體,粉紅的乳頭,還有濃密的陰毛,通通暴露在爸爸的眼下,爸爸古銅色的身體也呈現在我面前,粗大的下體,堅硬的一挺一挺,「爸爸,你進來吧!」爸爸的臉通紅通紅,還是不肯挺進,我也坐起來然後爬了下去,輕輕握住爸爸的下體,用舌頭貼著他的肚臍。從人魚線一路舔下去。從光潔的肚皮一路到陰毛,然後順著莖身,用舌尖向上舔,最後到達龜頭了,先是用鼻子碰幾下,然後嘴巴湊了上去。

  爸爸「啊」了一聲,大嘬粗氣,我吸著爸爸的下體,吞進去又吐出來,用舌頭和上顎包著他的龜頭,讓他在我的嘴裡滑進滑出。左手套弄著他的莖身,右手握著他的蛋蛋輕輕地揉搓著。

  我的慾望已經到達極限了。於是我弓起身用小腿把爸爸勾住,把他側身拉倒。

  這樣他的臉就直接面對著我的下身,我顧不了那麼多,分開腿把他的頭往自己的陰戶送去,雙方成了69的姿勢。

  爸爸先是停了一下,正好這個時候我已經在他的馬眼上舔起來,爸爸也不由自主的舔弄我的陰蒂,還用手指插我的陰道了。

  我感覺爸爸終於投降了,我的下身也水漫金山我又躺了下去,手裡握著爸爸的下體繼續套弄著,輕輕地吻上他的脖子,然後吻到他的耳邊說,我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哦。

  爸爸聽到這句話時,完全放開了,同時也吻上我的嘴唇,手在我的大腿上摸了起來。

  我也沒有閒著,讓爸爸的下體對準我的陰道口,在陰唇上磨起來,爸爸的龜頭讓我用陰唇的嫩肉和陰道口的陰毛磨了一會。

  爸爸受不了,一用力,粗大的下體就衝開大陰唇滑了進去……爸爸一進來,我和他都發出心滿意足的悶哼。我體內的空虛馬上就被填滿了。

  爸爸插進後沒有馬上動,看他的表情好像在回味被我緊緊裹住的感覺。

  我伸手勾住爸爸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吻上他的嘴唇。同時儘量張開自己的大腿,好讓爸爸能夠再深入一點。我一把舌頭伸進爸爸的嘴裡,他就開始吮吸我的舌頭了。

  爸爸把我壓在床上,乳房都被他壓扁了。他一隻手繞到我的背後抱著我,另一隻手貪婪地在我的腰身,臀部遊走。

  也許是怕自己太快射精。等了一會,他開始慢慢地抽動。畢竟是結婚多年的人,他沒有一下子大起大落地插入拔出。在習慣了我身體的緊致和溫熱後,他慢慢了抽出來。

  通過對著床的梳妝鏡,我可以看到爸爸通紅的下體帶出來的粘液在燈下閃閃發亮。

  爸爸沒有完全抽出來,把龜頭泡在我氾濫的陰道內。然後再慢慢插進來。我能感覺到龜頭邊緣在刮著我陰道內的褶皺,就像被燙頭燙平的襯衣一下。

  被爸爸抽插了三十幾下吧。我還想要更多,於是用自己筆直粉嫩的長腿圈住爸爸的腰,雙手也抱住他。

  由於大家都在舌吻,發不出聲音。只好喘著粗氣,爸爸喝了酒,酒氣噴到我臉上,我吸入酒氣後也開始有點醉的感覺,覺得自己越來越放蕩。

  在做了三百幾下後,爸爸喘著氣說不行了,上了年紀吃不消。硬硬地挺立著的下體在我身體裡退了出來。

  我也明白,要不是喝了酒不還剛剛在浴室裡自慰了一次,以爸爸的年紀可能做一百多下就會射精。畢竟歲月不饒人。

  我說爸爸你這樣很難受,讓女兒好好伺候你。

  說完讓爸爸翻身坐起來,面對著他跨身,然後握著他粗大的下體慢慢坐下,看著他的下體一點點消失在我的陰毛裡,和躺下被插進來相比,又是另外一種感覺。

  因為自己掌握了主動,可以讓爸爸的下體與我的陰道配合得更好。由於我坐在爸爸的身體,乳房正對著爸爸的臉。我把乳頭塞到他的嘴裡,他也不客氣開始吸起來了。

  我開始扭動自己的纖腰,讓爸爸的下體在我的身體攪動起來。我流出來的水已經把大家的陰毛打濕了。

  磨了一會,爸爸的體力恢復了一點,他開始用手托著我的臀部把我舉起再放下。我配合著他的動作,這樣他的下體就在我的陰道里進進出出。

  就這樣整整做了30分鐘,最後我感覺到從陰道傳來一陣陣像潮水般的快感,然後陰道的肌肉開始痙攣。

  啊爸爸,我情不自禁叫出來。

  這時我只想抱住什麼東西,於是把爸爸的頭摟在懷裡,用雙腿纏住他的腰。

  臀部死死地向下壓,就像要把爸爸陷入我的身體裡。

  這時我感覺到爸爸在我體內的下體變得更大更燙。

  爸爸一臉驚恐地對我說,不行了要出來。

  我馬上摟住他的頭說我過兩天就來大姨媽。同時用腿更加用力地圈住爸爸,讓他的下體繼續留在我的陰道里。

  陰道里抽搐的嫩肉像無數個小嘴在嘬他的下體。爸爸還是放棄了抵抗,用雙手環繞著我的腰身,狠狠地頂了幾下。

  之後他停下了動作,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雙眼緊閉,雙手緊緊地摟著我的腰,下體像是受到電擊一樣開始跳動,一下,二下,三下……足足跳動了十五下。

  伴隨著下體的跳動,滾燙的,帶著爸爸體溫的精液噴薄而出,湧進我的陰道里,爸爸終於射在我裡面……我咬住嘴唇不讓自己叫出來,閉上的雙眼看到是煙花盛放的景象。

  爸爸的氣力隨著射精而洩去,經歷了今晚再次的射精。對他身體來說是很大的負荷。爸爸喘著粗氣躺下了,胸膛一起一伏,但下體還是硬硬地挺立在我體內。

  我知道它很快會軟下來,縮成一段就不好清理。我用剩餘的一點點力氣從爸爸身上下來。在床頭撕開了一包濕巾,稍稍擦了一下下身。然後再往下身塞點幹紙巾,不然等下精液和愛液留到四處都是就太尷尬了。

  再撕開一包濕巾,幫爸爸清理一下包包,會陰和陰毛。最後擦到下體。看到爸爸射精後碩大的下體,在燈光下在肚皮上投下長長的影子。

  我忽然想起一個小小的惡作劇,俯下身頭一口把爸爸的龜頭含住,用牙齒輕輕地摩擦他的冠狀溝。同時開始套弄他的下體。

  射精後男人的下體十分敏感,這時爸爸本來快要睡著了,受到我這樣的刺激,掙紮著想坐起來。但由於太累,坐不起來,只好扭動著想脫離開我的口腔,這反而讓他的龜頭在我嘴裡捅來捅去。我覺得自己就像含著一個跳蛋一樣。

  爸爸掙紮了十幾秒。突然雙手扶著我的頭不動了。剛剛做完愛的我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麼。我馬上用舌頭頂住他的馬眼,用口嘬了起來。然後龜頭再跳動了幾下,口腔馬上灌了幾滴精液。

  這幾下把爸爸最後的力氣都吸乾了,爸爸的下體這個時候開始軟了下來。

  之所以讓他再射一下,是怕等下幫他清理裡他又硬起來,我讓爸爸的下體在我的口腔裡慢慢變軟,最後我還是幫爸爸舔乾淨了下體,連蛋蛋,腹溝溝舔了一遍。

  然後我關了燈,赤身裸體地躺在爸爸的壞裡。

  「爸爸,感覺如何?」

  爸爸好像很後悔:你是我女兒啊,爸爸對不起你。

  「不,爸爸,媽媽身體不好,就讓我來完成媽媽不能完成的事吧。沒有什麼不好的,我是爸爸身上下來的,服務於爸爸沒有什麼啊!」爸爸無語了,我感覺他又摟緊了我。

  我們就這樣光著身體相互摟著,一夜無語。

  第二天早上,我從夢中醒來。

  經歷了昨晚的性愛讓我睡得很香,剛剛夢見和阿健纏綿。然後電話響了起來。

  是阿健打過來的,他說一個小時後過來接我和爸爸,順便送爸爸的飛機。

  一想到自己還光著身子用大腿夾著爸爸的大腿睡覺,我馬上清醒了。

  由於空調比較熱,我就直接爬出被子。只穿上拖鞋就走向浴室,打開花灑,讓熱水從頭上緩緩地流下。

  熱水讓我的體溫慢慢升高。感覺毛孔都打開了。我擠了點沐浴露,仔細地清理昨晚留在身上的痕跡。水落在地上發現滴滴噠噠的聲音。

  一會我聽到了爸爸起床走動的聲音,也許是水滴聲音把他吵醒了。只聽到他走進浴室門口說,「可以了嗎?我想尿尿。」我說,「阿健一個小時後就過來,你進來吧!」浴室裡洗澡間是用毛玻璃隔開的。算是有點阻隔。

  爸爸進來後,打開馬桶,然後我聽到了水滴聲,透過毛玻璃,我可以看到爸爸也是赤身裸體的。胯下的下體由於晨勃的原因,直直地指向前方,我看到爸爸用手扶著才能讓自己不會尿到外面。

  一想到這個東西昨晚在我身體裡橫衝直撞。我不禁有點心猿意馬。爸爸尿完了抖了兩三下,正要離開。

  我一咬牙說,「爸,不如一起洗澡。不然等下沒有熱水了。順便幫我擦一下背。」說完我打開了洗澡間的玻璃門。

  爸猶豫了一下,還是走了進來。

  我把花灑掛起來,熱水灑了下來,在我和爸爸之間升起一陣陣的霧氣。

  男人洗澡還是很快的,爸爸在自己身上抹好沐浴露後開始沖水,然後在我背上抹好沐浴露擦起來。

  熟悉的感覺又在身體內燃起了,我感覺自己的陰道開始分泌。

  然而爸爸卻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很快他就擦乾身子出去刷牙了,還叫我快點洗不要著涼。

  看來他是冷靜下來了吧,考慮到阿健等下要過來,我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

  只見爸爸已經穿上內褲在洗臉了。我也在洗澡間內穿上胸罩和內褲。

  到達洗手盆和爸爸前排刷牙,今天我換上的是黑色的丁字褲。兩邊兩條件細細的帶子從脖子繞到後腰,從後面看四條帶子貼在腰身和臀部之間。陰唇被一版薄薄的蕾絲包住。因為要穿窄身裙,所以我的丁字褲比較多。

  突然我手上的一次性牙膏由於手滑掉到地上,落在角落裡,由於牙膏和地板顏色差不多,我彎腰想去看清楚找回來。我說,爸爸幫我找一下牙膏。

  這時爸爸剛洗完臉,正在擦去臉上的水。只聽到他「哦」了聲。

  我正納悶他怎樣還不過來。突然一隻手按在我的臀部,我沒有多想也沒有拒絕爸爸,馬上就有手指拔開丁字褲的蕾絲,輕撫我的陰部,濕潤的愛液似乎早已充滿了整個陰道。

  另外一隻手也從後面解開我胸罩的扣子,我的乳房馬上被一隻手掌蓋住。

  我看了一下外面的掛鐘,還有半小時阿健就到了。

  只是剛說出:「阿健就快……」

  「到」字還未說出口,爸爸粗大的陰莖就「哧」的一聲衝破我兩片花瓣的阻擋盡根而入了,我的聲音立刻變成了壓抑的呻吟,陰道內的充實感讓我幾乎立刻就達到了高潮,眼前似乎爆出星火,體內的熱潮湧向下體,讓我的陰道不由抽動起來。

  「不行了,讓我做完這一次就好。」

  我雙手扶著牆,感受著身體的反應,向後翹起的臀部和爸爸的下體接觸「啪啪」聲不絕於耳,我清楚的聽著屬於自己發出的輕微「哼」聲,爸爸伸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搓起來。

  我把頭向後轉,和爸爸吻在一起,終於,距離阿健到達前的十分鐘,我感覺到進入自己身體肉棒在微微變大,隨著肉體撞擊速度的加快,一股股的熱流從那東西尖端湧進自己的陰道深處。

  當阿健進來的時候,我們已經穿戴整齊地等他。

  在酒店結帳後,我們一起坐計程車到機場。分別的時候,我緊緊抱著爸爸,用他才聽到的聲音說,爸爸,我會回來看你的。

  我不後悔這兩天的所做所為,也許有人會罵我,可是我真的永遠不後悔,我能讓爸爸舒服一回,有什麼值得後悔的,爸爸養育了我,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