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7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千夏藍
Crawler | 2016-9-24 22:24:52

王玉蘭今年38歲,與丈夫張大元和讀小學的女兒一起住在一棟建了很有些年頭的公寓裡。張大元在市公安局治安處工作,是一個有20幾年工齡的警察,由於脾氣暴躁又比較傲慢,所以在局裡比較沒有人緣,再加上文化知識不高,多年來數次提干都沒有他的份,一直是個普通科員。單位分房子他也總是不被考慮,因此他們只能住在這棟陳舊的房子裡。

  張大元是個大男子主義很強的人,所以王玉蘭跟他結婚後便按他的要求從書店辭了職在家做主婦。婚後日子過得平淡安寧,雖然不富裕且丈夫脾氣不好,但王玉蘭委屈隱忍也還算過得去。

  幾年後女兒出生,本來這是件好事,但張大元重男輕女的思想很嚴重,對此非常不高興,從那以後他們的生活開始有了變化。張大元開始動不動就發脾氣,經常喝完酒後辱罵王玉蘭。王玉蘭忍氣吞聲希望能夠過上安生日子,但三年前的一個突發事件徹底毀了他們的家庭關係。

  今天晚上很熱,張大元值夜班,要到半夜才能回來。王玉蘭讓孩子睡下之後洗了個澡,便在廚房弄夜宵等丈夫回來,三年來她都是這樣,丈夫不回來她是不敢自己一個人先睡的。

  門鎖喀噠聲響,張大元走了進來,將帽子掛起脫下制服和長褲,只穿一條內褲走到了廚房。王玉蘭低著頭在鍋裡攪拌著面條,不敢�眼看丈夫。

  張大元眯起眼從背後看他的妻子,薄薄的米色睡裙下豐滿的腰肢若隱若現,黑色的胸罩背帶和白色內褲也清晰地浮凸出來。想到今天晚上處理的一個嫖娼案件,那個妓女渾身的風騷性感,他感到下身開始勃起,便走過去,一隻手搭在了王玉蘭的肩膀上。王玉蘭渾身一抖,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張大元看到妻子的顫慄,心裡湧起一種快感。

  他把一隻手從妻子腋下伸過去,握住了她的乳房,用力揉捏起來,另外一隻手摸到妻子的小腹,將她的臀部拉向自己的下身,隔著內褲用硬挺的陰莖頂住,然後開始摩擦。他看到妻子的眼角動了一下,卻不敢有任何的躲避和反抗,於是更加快速和用力地摩擦起來。

  幾分鐘後他感到慾望被燃起,便將妻子的睡裙撩起到腰間,把她的內褲扯下,伸出右手摸起王玉蘭毛茸茸的陰阜。夜深人靜,他的手指頭摩擦妻子陰毛的聲音顯得很大,沙沙作響。妻子的陰道口柔軟而濕潤,那兩片褶皺的肉混雜著黏液和毛髮在他的手下不安地悸動著。

  王玉蘭鼻子裡輕輕地哼哼,張大元忽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整個陰阜,王玉蘭被這突然襲擊嚇了一跳,驚叫了一聲。張大元忍耐到了極限,撈起妻子的上身,舉起她的雙臂,把睡裙從她頭上脫下。

  王玉蘭背對著著丈夫兩手撐在竈台上,只穿一件黑色胸罩的雪白身體暴露在丈夫的視線下。張大元看著黑色的胸罩帶子勒進妻子的脊背皮膚,帶子周圍的白肉誘人地浮起,不禁興奮地咧開了嘴,下身更加硬挺。他扯開胸罩後面的掛鉤,背部的白肉解脫了束縛,浮起部分消失了,但胸罩勒出的痕跡卻留在背上,非常顯眼。

  張大元從後面伸手握住王玉蘭的乳房,用力揉搓著,並不停地用食指按壓她的乳頭。儘管胸罩已經解開,但張大元卻並不把它拿掉,而是讓它鬆鬆垮垮地掛在妻子豐滿的身體上,他覺得這樣做起來更刺激。

  王玉蘭低頭看著丈夫的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肆虐,兩隻乳房被揉捏著擠碰到一起互相摩擦,乳頭充血勃起變得發硬,又被手指頭用力按壓下去,張大元還沒洗澡,一身的汗臭混合濃烈的菸草味籠罩住她,令她渾身燥熱,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呻吟。

  聽到妻子的呻吟,張大元再也忍耐不住,他迅速拉下自己的內褲,掏出堅硬的肉棒塞進王玉蘭的臀縫裡,試探了幾下後對準她的柔軟之處狠狠插了進去。

  「啊…………」,王玉蘭的頭仰了起來。

  自從三年前的那件事發生後,張大元就對妻子非常冷淡和粗暴,在想滿足慾望的時候從來不管妻子是否願意,也不和妻子面對面,幾乎次次都是讓王玉蘭跪趴著從後面奸弄,最多也就是讓她側躺著,還要把她的臉扭向枕頭,直到自己發洩完才松開。

  張大元進入妻子的陰道後,開始緩慢抽插起來。他看著自己的陰莖沾滿黏液在王玉蘭的肉穴裡進出,順暢潤滑,被燈光照得閃閃發光,有一種征服的滿足感。

  他一手握著妻子的乳房,一手握著妻子的腰側,把她的豐滿白皙的臀部拉撞向自己的小腹,發出啪啪的響聲。王玉蘭的右邊腰背部有一個黑色的痣,上面還長著幾根黑毛,顯得性感而淫蕩。

  張大元放開妻子的乳房,兩手都把著妻子的腰,不時地還摸捏她背後的那顆黑痣,開始快速猛烈地抽插起來。煤氣竈的爐火燃燒著,兩個人身上都開始冒出汗珠。

  王玉蘭下身被丈夫的粗硬陰莖頂入,覺得自己的陰道緊緊包裹著它,但由於潤滑的緣故又不能夠把它握住,陰道里一鬆一緊的感覺讓她精神恍惚,鼻子哼哼不斷,兩個乳房隨著丈夫的撞擊被一前一後地拋動,摩擦著還掛在身上的胸罩,看起來非常刺激。

  她的喉嚨發出壓抑不住的呻吟:「啊…………嗯…………」。

  張大元聽見她低聲呻吟,罵道:「臭婊子,爽就大聲叫,不要這樣哼哼唧唧。」

  然後又加快抽插的速度,猛烈地挺動。

  丈夫的速度越來越快,動作幅度越來越大,王玉蘭的兩隻手在衝擊下已經撐不住自己的身體,她曲起手臂用手肘靠在檯面上支撐,整個身體幾乎是趴著,乳房不時地撞到台沿。

  她把頭埋在自己的手臂中間,被丈夫一捅,不由自主地又仰�起來,發出陣陣嬌喘和銷魂的呻吟。

  張大元看著妻子在自己的身下被幹得情不自禁的淫蕩模樣,體驗著自己的強壯和勇猛,不禁越發來勁,伸手抓住妻子的乳房,推拉著妻子的身體加速配合肉棒的進退。

  天氣很熱,又是在竈火旁邊,兩個人都已經是大汗淋漓,王玉蘭白膩的乳房更加滑不留手,揉起來滋滋作響,和肉棒在陰道里抽插的聲音很類似。

  王玉蘭感受著陰莖越來越狠地捅進自己的子宮,知道張大元已經快到了,她想借這個機會好好討好一下自己的丈夫,於是她弓起脊背,開始大聲呻吟:

  「哦……阿元,你……好厲害,我……快……快不行了……啊……」,

  「你好硬……啊……插得好深……哼……我受不……不了了」,

  王玉蘭喘息呻吟著,�起下巴,閉著眼睛張著嘴,半轉頭讓丈夫看她癡迷的騷樣。

  聽到妻子的浪叫,張大元再也忍耐不住,一手緊緊抓住妻子的乳房,一手按住妻子的肩膀,下身更加迅速地衝擊起來,渾身的汗水使衝擊的啪啪聲顯得非常響亮。

  在十七、八下猛烈的抽插之後,他緊緊地抵住王玉蘭的屁股挺直了身子,發出低沈的吼叫,陰莖一波一波地把精液射進妻子的子宮。

  在丈夫發洩完以後,王玉蘭喘息未定地扭過頭想對他做一個笑臉,但張大元從她的肉穴裡拔出已經縮小的陰莖,扯下她的胸罩擦了擦,然後扔在地上,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徑直走進浴室去了。

  王玉蘭的心一下子沈到了谷底,隱隱作痛。三年了,每次都是這樣,張大元在洩慾後都是什麼好話也沒有,有時候甚至會嫌惡地咒罵幾句。

  「他還是對那件事唸唸不忘……他還在記恨我……」王玉蘭心痛地想,

  「可那不是我的錯啊……」。

  王玉蘭感到陰道里有液體緩緩流下,她撿起地上的胸罩捂在陰道口,接住了淌下的精液。粘粘乎乎的白色渾濁液體在黑色的胸罩裡顯得很搶眼。

  王玉蘭想起了鍋裡的面條,趕緊把火關掉,裡面的湯已經燒乾,面條幾乎成了麵糰。她疲憊地撿起睡衣穿上,把胸罩和內褲揉成團扔在一邊,慢慢走到客廳坐了下來。

  聽著浴室裡丈夫洗澡的水聲,她失神地望向窗外。夜雖然深了,但天空的雲朵仍然清晰可見,她悵惘的思緒又飄回到三年前的那個夜晚……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