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7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花癡嗨噴
Crawler | 2016-9-24 22:24:52

 她,是有夫之婦,他是有婦之夫;她是一名會計,他是廠長司機;她貌美如花,他年富力強。我們暫且叫她芬,叫他強。

  強,34歲,開的是一輛桑塔納2000。平日裡跟著廠長大魚大肉,好酒好菜,到處遊玩,也乘機撈了不少外快,當然也免不了陪著廠長大人出入一些風月場所,儼然已成為廠長的心腹。

  強的老婆和孩子遠在美國,本性風流的他,又失去了家庭的束縛,更加放縱不諱,無所顧忌。像一匹脫韁的野馬般任意馳騁,風流無限。

  年輕的時候,強就是個風流成性的花心男人。甚至在當兵的那幾年,也沒有閒過。如今人到中年, 強卻不已此為恥,還經常和他的狐朋狗友在酒桌前討哪個女人被他搞過;哪個 女人帶勁;哪個女人和他有一腿等等。

  以他現在的地位,誰敢把他怎麼樣。廠裡的工資水準在整個市都算是相當高的,誰也不想因此丟了工作。而且誰也沒有抓到過強的真實證據,強說歸說,但在這方面還是非常小心翼翼的,還沒誰能抓住他的把柄,不愧是偵察連出身。那些懦弱的男人們也只好忍氣吞聲,乖乖的帶著綠帽子,敢怒不敢言,只能回家拿老婆出氣,如此而已。

  在偵察連裡摸爬滾打了數年的強,身手相當了得,普通四、五個人根本近不了身。一身流暢結實的腱子肉,時刻都顯得精力十足。人又能說會道,花言巧語的。確實很招大姑娘小媳婦們的喜歡。光認的「干」妹妹就不下5、6個。他閒下來沒事就瞅著漂亮姑娘,找著機會就去搭訕,摸幾下,調戲幾句,吊上了就辦了人家。真是其樂也融融,其心也淫褻矣。

  初夏的廠區並不是非常熱,強在辦公樓下等著廠長開會出來,他悠哉悠哉的叼著根菸,中華牌的。腦袋隨著車裡的音樂有節奏的搖擺著。

  他將車窗打開,對著窗外吐出一股煙霧,乳白色的煙霧隨著微風向上散去。

  強睡眼朦朧,正要靠著車背漸漸睡去,卻無意中在煙霧過後瞅見一女子的背影。

  女人身著墨綠色的裙子,白色的襯衣,搖搖曳曳,頭髮用發卡盤起。強的視力非常好,隱隱約約的能看見她背後略隱略現的粉紅色乳帶,行走之間自然的扭動被裙子緊緊包裹的豐滿的臀部。僅僅是一個背面就讓男人怦然心動。強嚥了口吐沫,菸頭被他彈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落向了地面。

  那個女子緩緩的進了辦公大樓,慢慢從強貪婪的視野中消失。強朝外吐出一口濃痰,卻不甘心的死死盯著大樓出口。漫長的一刻鐘後,那個女子提著一個紙袋,竟是出來了。來起精神頭的強目不轉睛的盯著漸漸走進的女人。女人卻沒注意到有人在盯著她。

  「呦……這不是分廠會計小芬麼。」強在心裡默默的說。

  小芬是分廠出了名的美少婦,又是文藝骨幹。也是廠裡的一個知名人士,強也想過勾搭她,只是時間一長,也就淡忘了。強望著女人風情無限的玲瓏軀段,被女人眉目之間露出的那股濃濃的春情迷倒了。

  「這個女人在床上一定帶勁!」強在心裡默默的說。

  待芬走進,強潤了潤嗓子,叫了一聲:「小芬啊,去哪兒啊?」

  「是強哥啊,我剛剛交了份報表上去,這會正要回車間呢。」

  強固然是花花腸子的色男人,可是卻不討人煩,跟他上過床的女人大都是自願的,而且事後還常掛唸著他,可見強的男性魅力不同一般。芬並不討厭他,反而在幾次文藝匯演中為強的演唱大加讚賞。

  「哦,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他一邊說,一邊打開車門,伸手做了一個紳士般的請的姿勢。

  「你,你不是要等廠長麼?」女人雖然說並不嫌他,但強畢竟是有名的花心大蘿蔔,不由的一遲疑。

  阿強笑了笑,再次做了個請的手勢,「沒關係,廠長開會長著呢,我先送送你啊。」

  女人也有點不好意思了,怎麼說人家不能不乘人家這點情吧,而且自己的丈夫要高昇,說不定還要讓強在廠長面前好言幾句呢。這個人,她不能得罪。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咯。」芬欣然一笑,進了轎車。

  車裡傳來阿杜沙啞的歌聲,阿強熟練操縱著方向盤,美滋滋的隨著歌哼著。

  「回頭我過生日請你夫妻倆來玩,一定要賞臉噢。」

  「看你說的,強哥邀請我們,我家那口子高興還來不及呢。」

  芬阿,你看你,根本就不像結了婚的女人嘛,看你的身材,真不亞於選美小姐。」阿強看著芬凹凸有致的身材,火辣辣的眼神掃過芬,像是要把女人看個透。

  芬的臉都紅了,感覺身子被灼的火燒火燎的,害羞的低下了頭。不敢正對男人的眼睛。

  阿強不時的拿些挑逗性的話語試探芬,芬被這些話逗的臉紅心跳。

  阿強只顧著和女人說話,竟然差一點撞上了前面的車,剎車的瞬間,阿芬一聲尖叫,猛的撞上前來,阿強鼻尖聞到一股股女人髮絲的芳香,神情蕩漾,渾不知東南西北了。

  「強哥你別笑話我了,阿芬把視線移到窗外。」阿芬小聲又無奈的說。

  看著女人這迷人的姿態,「一定要把她幹了。」阿強心裡惡狠狠的說。

  不一會,車就到了芬的單位地址。女人打開車門,正在鑽出車門的那一刻,阿強歪著身子擰了一把阿芬緊崩的臀部。

  「哎喲!」阿芬叫道,伸手去打男人的手。

  男人一躲,將車頭掉轉,衝著阿芬吹了一聲口哨。

  「有空一起出去玩啊。」強發動汽車,向辦公大樓駛去。

  阿芬慌慌張張進了辦公室,辦公室裡就他一個人。芬感到自己的心撲通撲通的亂跳,臉紅彤彤的,就像是懷春的少女被心愛的男孩吻了一下那般的感覺。芬喝下一杯水,深吸了幾口氣。才將亂成一團的心緒平靜下來。

  心裡卻還是有股莫名的感覺,她竟然有點喜歡阿強。當她的臀部被強捏了一下的那一霎那,她卻有股從來沒有過的快意和羞澀,甚至有一種希望被強侵犯的強烈願望。這種感覺,只有在初戀的時候才有過,怎麼今天……我這是怎麼了。

  芬今年31歲,是廠裡的會計。業務熟練,工作又認真。丈夫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科長了。唯一的遺憾,就是現在還沒有孩子。可在外人眼裡,他們是標準的模範家庭。芬也認為自己有一個完美的家庭,只是……

  芬是個健康成熟美麗的女性,她有著正常人的需求,有著強烈的性渴望。可是自己的丈夫好像對這碼子事不太感興趣,不管阿芬怎麼挑逗,不管阿芬如何刻意打扮的性感一點。在丈夫的眼睛裡,還是如同看不見一般。即使是偶爾的床笫之歡,阿芬也從來無法從丈夫那裡得到滿足。他總是幾分鐘後就繳槍了。

  芬一直知道丈夫是深愛自己的,卻無法忍受得不到滿足的這種愛感覺。她諮詢過一些這方面的專家,專家說,丈夫大概是性冷淡,她讓丈夫去看看,丈夫卻總說沒有時間推卻了。

  可憐的芬,空有一副嬌好的身軀,卻無法得到男人的滋潤,芬的心裡,何嘗不憧憬象看過的成人錄像裡那樣,被強壯有力的男人一次一次狠狠的刺穿呢,一次次的被帶入高潮呢。

  三四天後。芬的丈夫出差了,阿強卻也沒有來找過或者聯繫她。芬也就漸漸的淡忘了,雖然她心裡時刻盼望著阿強能來找她。

  阿強可不這麼想。自那次見過芬以後,他就被這個女人深深的迷上了,有意無意的留心上了關於芬的消息,他是等待一個下手的機會,這一次,她的丈夫出差了,自己的機會就要來到了。

  「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阿強總是非常自信這天阿芬去上洗手間
  一個磁性的男聲傳入阿芬耳中。阿芬嚇得忙轉身看去,卻發現阿強兩隻眼睛正盯著她。阿芬頓時驚惶失措,就想朝外走,卻被阿強強有力的臂膀攔住了。

  「你,你讓開!」

  「我要是不讓開呢?」阿強笑著說,眼睛卻死死盯著阿芬的眼睛,阿芬不敢看他,將臉閃過一邊。

  「一會有人來了!」阿芬低低的說。

  阿強將門鎖上,猛地一把將女人抱在懷裡。

  「你不要,你不要這樣。」阿芬在男人的懷裡掙紮著,卻又怎能掙的開。

  「我知道你需要我,我早就知道了。你的男人是個廢物!」阿強激動的邊說邊把女人抱起,放到洗手台上,

  「你的男人是個廢物!」這句話向一個悶棍將阿芬打蒙了,她聞著竟是一股男人的氣息,將她的所有知覺掩蓋。

「你,你怎麼知道?」

  「你別管我怎麼知道,我就是喜歡你,想要得到你,阿芬!」

  阿芬的內心更加搖擺不定。

  這句話說完,阿強就展開了淩厲的攻擊。他將阿芬的上衣高高掀起,將自己的頭顱深深的埋入了阿芬的懷裡,乳罩被阿強一把拽掉扔在地上。

  當阿強用嘴含住她的奶頭用力的吮吸時,阿芬那脆弱的心裡防線徹底被阿強攻破了,阿芬放棄了無用的抵抗,放棄了掙扎,原有的那一絲廉恥之心已被拋開到九霄雲外了。

  阿芬的全身變得火熱,一團團火自小腹向上升起。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變得這麼快,這麼容易就接納了這個名聲不是很好的男人。她只知道,她的奶頭在男人的吮吸下慢慢變大,變硬,自己彷彿如在雲端,強烈的麻意刺入了她的中樞神經,她不是正在渴望這樣一個男人麼!

  男人用舌尖輕輕的挑逗著女人的乳頭,舌尖不停的變換各種姿態,或挑,或添,或拉,或卷;又不時的用牙尖輕咬已經堅硬如核桃的奶頭;突然的又一口含入女人的半隻奶子,大力的吸拽!

  女人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抱住男人的頭,渾身輕輕的顫抖。雙腿之間帶來一股股的暖意,還帶著酥癢。男人停止了對女人乳房的攻擊,迅速的將女人的內褲拉下,裝入自己的口袋。

  芬頓時感到雙腿之間不停的流出水來,那流水彷彿是在召喚男人,來吧,來吧,我渴望你的滋潤。男人將拉鏈拉開,原來他是沒有穿內褲的,碩大的陽物如出閘的猛龍一般衝殺出來,威武而又猙獰。

  強讓女人看著自己的陽物,女人不情願的張開眼睛,頓時被驚呆了,強拽著女人不聽話的手,讓她抓住它。火熱的陽具在芬的手心裡不安分的顫動,芬從不知道男人的陰莖竟然會如此灼熱,她就這樣緊緊的握著男人的陽物。

  男人握著芬的小手,一上一下慢慢的擼動。等芬習慣了這樣的動作以後,將手放開。芬握著那雄偉的雄性象徵,小手有節奏的套弄,男人十分受用,緊緊的貼住女人的臉蛋,用舌尖舔著女人的耳垂,右手自然的放在女人早已潺潺流水的桃源洞上面,緊緊的貼著,按著那一塊隆起,左右輕柔的旋轉,手心被淫液濡的濕漉漉的。男人的陰莖在女人的手裡還在慢慢的成長,慢慢的變得更加堅硬。女人被雙腿間的那隻大手摸的囈呀直哼哼。

  男人笑了,是時候了。陰莖已經再無成長的餘地了,已經變得微微發脹。他知道進入的時機到了,也不作任何前奏,分開了女人的大腿,對準女人那迷離混亂的肉穴,用力的刺入進去。

  女人摀住嘴深深的低喊了一聲,「騰飛吧!」女人在心裡默默的喊著。

  男人終於得到了他孜孜不倦,夢寐以求的女人的身體,他雙手各握住芬的一隻大腿,狠狠的向下壓,開始了瘋狂的衝刺。

  也許是怕真有外人進來吧。男人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只是用自己的原始力量不停的衝擊女人的身體,陰莖撞擊女體的聲音越來越大,如果從上面俯視下去,那該是多麼淫靡的一個畫面啊。

  女人在男人如此的衝擊之下已幾近瘋狂,她就像一隻小船一樣,在狂風暴雨滔天大浪下一會被沖上浪尖,一會又被猛然摔下。她從做女人起,還從來沒有嘗試過這被種劇烈的節奏一次次刺入的感覺。男人火熱的巨龍在身體裡翻江倒海,氣勢非凡。

  隨著噗哧噗哧的聲音不斷響起,女人的淫水越冒越多,順著大腿向下蔓延,她從來沒有流過如此多的淫水,她已經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誰,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現在是個淫娃,是個蕩婦,是個需要被男人幹被男人騎的少婦,是個餓極了的不斷索取的窮家女!

  男人並沒有採取太多花哨的技巧,只是實打實的硬幹,毫不拖泥帶水。碩大的龜頭一次次讓女人放聲高呼,一次次的讓女人下身似開了鍋般的沸騰。只是一會的功夫,男人已到最緊要的關頭了,女人卻早已經丟了,在他狠狠的插入的前幾下,女人已經丟了。

  強抓住芬的兩個奶子,提起身體裡殘留的最後的力氣,急速的抽插百餘下,一聲嘆息後,將陰莖快速從洞中掏出,滿意的將一腔精液狠狠對著女人的大腿射了上去。

  強用紙將女人小穴和大腿上的精液淫水擦乾淨,然後再一次深情的吻住芬,芬害羞急了,卻又無法脫離,只得任他胡來。

  半晌過後,阿強回到了酒吧裡,阿芬則是稍後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緩緩的走入酒吧。她告訴那兩個多事精,她肚子不好受,所以才在裡面那麼久。

  這一天就這樣過去了,當強開車把阿芬送到她樓底下,阿芬打開車門,幽怨而又充滿無限春情的朝阿強一回頭,走進了深邃的樓道。

  阿強得意極了,他又一次征服了一個女人,又多了一個可以吹噓的資本。他興高采烈的吹著口哨,開著車消失在黑夜裡。

  阿芬回到家裡才發現內褲和乳罩被那個男人帶走了,她趕忙跑到陽台上,那輛桑塔納早已遠去。這個男人在做愛時的狂暴和事後的溫柔深深的觸動了阿芬,有些失落的阿芬帶著一絲落寞,一份滿足,一絲內疚,沈沈睡去,這晚,她睡的很甜。以至於第二天早上上班都遲到了。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從彈指流逝,阿芬已經無法抗拒那個粗豪而又溫柔的男人,他們在各自的家中,在陽台上,在臥室,在衛生間,在廚房到處都留下了愛液的痕跡,到處都留下了兩人瘋狂交媾的氣息。

  男人或狂野,或溫情的手段讓這個女人欲罷不能,深深的陷入了情愛的無底深淵,她被這個男人徹底的征服了,只是短短的半個月。

  她有時都懷疑自己怎麼墮落的那麼快,在床上淫蕩無比,那些在錄像裡才能看到的動作,在短短的時間裡,阿芬幾乎嘗試了個遍。

  阿芬變了,變的是那麼快,那麼徹底。一個寂寞的女人,一個慾望得不到滿足的女人,在碰到這樣的一個優秀的花心男人後,正如乾柴烈火,再也控制不住。地下的烈火一旦湧出,那必然是無法阻擋,無可抵禦的,阿芬的心就像是那地下的野火,已經湧出,融化了所有的希望,只留下無盡的慾望之路。

  轉瞬時間到了八月,天氣還是一如既往的炎熱,阿芬和強的偷情之事在單位裡已經小範圍的傳播開來,但是兩人卻毫無顧忌。阿強液好像是動了真情,這美麗少婦的迷人身體也讓阿強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芬的丈夫這段也巧,不斷的到處出差,幾乎沒有回過家,這更是增加了他們放縱的機會。

   那是一個炎熱的中午,在廠裡某個車庫裡,一輛轎車安靜的停在那裡。車庫的大門緊閉,四周靜悄悄的。如果仔細聽,可以聽到車內不時隱隱約約發出一些奇怪的聲音。從車窗向內看去,那是一副令人血脈賁張的激情畫面。

  車內的一男一女,赤條條的一絲不掛的纏在一起。女人在男人的示意下,將頭深深的埋入男人胯下,男人用雙手撫摸著女人光滑潔白的後背,粗硬的肉棒在女人的小嘴裡吞吐自如。那正是芬和強。

  芬已沒有了當初第一次和男人交媾時的嬌羞和不知所措,她極為熟練的將男人的包皮擼下,用舌尖輕點龜頭上微微裂開的縫隙,尿騷的味道她早已習慣。男人顫抖了一下,一種舒服到了極點的感覺刺激著大腦皮層,他喜歡看著女人用櫻桃小嘴含著他的肉棒,更喜歡在女人口中射精的感覺。

  「呵……小蕩婦,哥的肉棒吃不膩嘛。跟吃冰棒似的。」

  女人並不答話,只是不時的甩動頭髮,「哧溜哧溜」的近乎癡迷的舔吸著那早已勃起的肉棍。

  「芬,知道嘛,你是我經歷過的女人中口活兒最棒的。」男人享受的同時,嘴還不停,斷斷續續的用下流話挑逗身下的女人。

  男人腦中的那根弦漸漸的已經崩至最緊,已經幾乎要控制不住下身的那股慾火,女人卻在這時,吐出了那話兒,深深的吸了口氣。�起頭來,用她那迷離遍佈桃花的眼睛盯著男人。

  「強,操我好麼?我要你你的肉棒操我!」女人說起這種話顯得非常自然,全然沒有了家庭主婦的風範。

  女人不等強動手,半站起身正對著強坐在強的大腿上。她用雙手分開自己潮乎乎的陰道,對準強直衝雲霄的肉棒,一閉眼,噗哧一下坐了下去。

  「嗯……………」女人發出了一聲滿足的長吟,空虛的肉洞終於被充實,女將雙手緊緊的摟住男人的脖子,用力的聳動自己豐滿的臀部,讓那粗硬的肉棒摩擦著自己敏感而又多水的肉壁,兩隻奶子隨著起伏上下的跳躍,奶頭蹭著男人結實的胸肌,讓他感到一絲絲的麻癢。

  女人在瘋狂的求歡。男人終於無法自制,他抓住女人顫動的雙乳,讓它安靜下來,乳房在他雙手的揉捏之下,呈現出各種令人心醉的形狀,下身也漸漸的開始發力。一時間,男人奮力向上聳動,女人拚命向下坐。快速的頻率,卵蛋撞擊臀部發出的聲音,男人女人的呻吟,吼叫聲傳遍車內。一男一女,就在在這小小的空間裡演繹出一串串香豔無比,令人心蕩的淫戲.

         一年後.小芬壞孕了.出差歸來的丈夫喜出望外.照顧的小芬象女皇一樣.不離左右.強再也難接近小芬了. 不久生了個胖小子.一家人又恩愛安寧的生活著.誰也不知道小孩的父親是誰.除了小芬.只是小芬心裡一直感覺失落.那刻骨銘心的性愛.有所得必有所失..........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