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0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花癡嗨噴
Crawler | 2016-9-10 19:38:03

第一章虛偽的男人,看著就討厭

  「小姐」來人穿著一身黑色西裝,面色不卑不亢,語氣卻十分恭敬。

  「什麼事?」真是煩,就連在天台上吹吹風也不得安靜。

  男人一擺手,命手下將訂製的禮服放在她的床上「老爺要我告訴您,西園寺先生到了,要您去見一見」赫拉依舊看著遠處的落日不為所動「我知道了,你們先下去吧」呵,西園寺?

  她父親給她找的丈夫?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聖。

  掃了眼父親要手下送來的禮服,切,她才不要穿。於是,當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包括她未來夫婿面前的赫拉直接穿著比基尼、外套一件連體軍裝短褲,樣子好不風騷性感。

  奧德里奇蹙了蹙眉,神色不太好看「怎麼回事,你怎麼穿成這樣就出來了」又冷眼掃了一旁自己的手下,直把人看得冷汗直冒。

  「與他們無關,我自己願意這麼穿,怎麼了」絲毫不覺得怎麼樣的大咧咧的坐在父親旁邊,手拄著桌子,無聊的扣著鋪著華麗桌布的桌面。

  「沒規矩!」奧德里奇大喝一聲,這不爭氣的女兒簡直是丟他的臉。

  赫拉挑挑眉,沒說話。倒是一旁穿著條紋正裝的男人笑著開了口。

  「岳父大人請息怒」又看了一眼明顯不在乎的赫拉「在我看來,赫拉小姐穿成這樣,很好看」說著,起身走到赫拉身邊,紳士的行了個禮「赫拉小姐你好,我是西園寺宗」赫拉�眼看了看他,哼笑一聲「你就是我那個未婚夫?」「正是」赫拉審視著眼前紳士的男人,暗罵,虛偽「看起來,也不怎麼樣嗎?」西園寺宗聽聞此話,並沒有生氣,反倒唇角上挑,微微矮身,湊在她耳邊道「試試不就知道了」赫拉皺眉,明顯兩人說的不是一個問題。

  「夠了,赫拉,你就讓西園寺陪你好好在這兒玩玩,培養培養感情,晚上舉行訂婚典禮」奧德里奇一錘定音,訂婚典禮越快越好,省得他這個不爭氣的女兒再給他惹出什麼亂子。於是,不再去看這個令他顏面掃地的女兒,先行離開了。

  「岳父大人請放心,西園寺一定讓赫拉小姐滿意」又對一旁的赫拉做了個請的動作「赫拉小姐,請吧」赫拉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一下午,西園寺宗慇勤的帶著面露無聊的赫拉玩遍了周邊。赫拉簡直一秒鍾都不想與這個偽君子多待。

  「西園寺先生,我現在很累,想回去了」

  「其實,我更希望赫拉小姐叫我『老公』」笑笑繼續說道「不過,既然赫拉小姐累了?好,我們回去」依舊紳士的為她打開車門,等她進去後,才打開另一側的車門坐了進去。

  西園寺宗將她送到房門外「赫拉小姐,不請我進去坐坐?」「我想沒這必要」西園寺無所謂的聳聳肩「也是,赫拉小姐要好好休息」說著,湊近她耳邊曖昧的說到「我很期待晚上的訂婚之夜哦」赫拉一愣,卻也很快的笑笑,誘惑似的貼近他「我也很期待」小日本,等著嘗我的厲害吧。

  第二章

  一進了房間,赫拉就脫下了身上的衣服,舒展著玲瓏曲線的身體,舒服的躺在床上。應付了那個虛偽的男人一下午,她有些累。赫拉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直到被敲門聲吵醒。

  「小姐?小姐?」

  對於那討人厭的敲門聲,赫拉想要埋身進柔軟的被縟裡,不想理會。可是,那敲門人好像不把她敲起來不甘休似的。赫拉無奈,只好頂著鳥窩頭怒氣衝衝地起來開了門。

  「怎麼了?要死了嗎」

  來人吞了吞口水,儘量不去看赫拉那隻穿著內褲比基尼的身體,恭敬的說道「小姐,老爺說時間不早了,要您盡快換上禮服」說罷,將禮服遞給赫拉。

  赫拉打了個哈欠,勾著手接過禮服,突然,惡作劇的貼近那男人「你頂到我了」然後,掃了一眼那男人的下體,挑著嘴角關上了門。

  嚇得那男人冷汗直流,跑開了。

  不去管那禮服是否是高級定製,赫拉就那麼將它丟在床上,逕自去了浴室,她要洗個澡。洗好了澡,赫拉就那麼赤裸著傲人的身體走了出來。套好性感的金色晚禮服,隨意的將棕褐色的捲髮披散在肩頭,略略畫了個淡妝,就這樣去了會場。

  赫拉心不在焉的走著,迎面而來一個穿著得體,打著領結的服務生。那服務生不似一般的,而是長得孔武有力,她彷彿透過那潔白的襯衣看到了他壯實的肌肉。她需要的是這樣的男人,而不是像西園寺宗那樣的軟腳蝦。

  赫拉只顧著看那人,卻忘了自己的腳下是十二寸的高跟鞋,一個閃神,一不小心踩到了禮服長擺,身子向前傾斜,就要摔倒。

  說是遲那是快,只見那人一個跨步上前,將赫拉穩穩的抱在了懷裡。

  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蔓延,赫拉毫不掩飾情緒,癡迷的看著男人,從沒有一個男人令她如此嚮往。

  男人對於赫拉那太過直白的目光,皺了皺眉,將她扶好「赫拉小姐,請您小心些」「你知道我?」她有些不解。

  男人笑笑「這家酒店上下,有誰會不知道您呢?」「那你說,我是誰」「奧德里奇先生的女兒,也是,西園寺宗先生的未婚妻」聽見男人的話,赫拉皺眉,她討厭,別人總把她和西園寺扯在一起,即使那個人是她的未婚夫。

  「赫拉小姐,您的訂婚典禮就快舉行了,您還是抓緊時間吧,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不待赫拉回答,轉身走了。

  看著男人寬厚的背影,赫拉喃喃自語「多麼完美的男人,為什麼我沒有早一點遇到你呢。

  第三章這個目的

  訂婚典禮還沒結束,西園寺去應酬賓客,赫拉嫌無聊先離開了。要她和那男人一樣虛偽,她做不到。

  赫拉出了會場,無聊的閒逛,走著走著,就走到了頂樓。

  「呼,吹吹風,果然舒服多了」

  赫拉享受似的張開雙臂,閉著眼,感受著夏日夜晚涼爽的微風,卻不知,危險早已來臨。

  當她感覺到有人接近她時,她試圖�手反擊,但為時已晚,那人突然襲擊,趁她不,將她劈暈。

  「嘿,快過來,先把她綁起來」

  其中有著一撇小鬍子的男人色眯眯的看著赫拉那美妙的胴體,口水直流「大哥,那奧德里奇倒是有個好看的女兒」又�著赫拉的下巴看了看「這妞長得真不錯」高個子男人嗤笑一聲「別急,我倒要看看那個老頭在發現自己女兒的訂婚初夜被別人奪走時的表情,那一定很有趣」兩人合力將赫拉綁起,又將她的眼睛蒙了起來,就在一旁邪肆的撫摸著她的身體,等著她醒來。

  赫拉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在色情的按壓她的雙乳,後頸好疼,她呻吟著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手腳被縛,眼睛還蒙著布條。她馬上想到自己可能是被綁架了,不過,這幫人想要什麼,是父親的原因嗎?

  「你們是誰,誰派你們來的」

  高個子男人停了在她胸上肆虐的大手「呦,小妞兒醒了?」「你們到底是誰,有什麼目的」高個子不慌不忙的開口「我們是誰,可不能告訴赫拉小姐,但是,我們的目的嘛,到可以透露給你」赫拉暗暗心驚,但還是緩下心神「你們有什麼目的?」小鬍子淫笑著繞到她的身後,粗糙的大手肆意的在她的雙乳上作亂「嘖嘖,赫拉小姐的這對大奶子真是豐滿,沈甸甸的」「你,你敢!」她沒想到,他們會是這種目的。

  「有何不敢?」說完,高個子男人對小鬍子點了點頭,小鬍子淫笑得令。他早就看出她因為晚禮服的原因沒穿胸罩了,此時更是方便了他,隔著布料摸輕易的就摸到了她雙峰上的凸起,然後,狠狠的夾住,輾轉拉扯。

  「唔!放開,你們好大的膽子」身子猛地一顫,赫拉有一個秘密,那就是她到現在還是處女。雖然,她膽大妄為,粗魯野蠻,但她還保有著純情少女的想法,她也會期待,有一天,將自己完整的奉獻給她的愛人。

  赫拉大喘著氣,此時她倒有些感激那繩子,如果不是有它,恐怕自己就要丟臉的跪倒在地了。媽的,那感覺太他媽不好了。

  兩人似乎並不在乎她的話,逕自沈迷在她完美的軀體上。

  「看看,這豐乳肥臀,手感真他媽好」小鬍子的手遊移在她的臀上,來回揉捏。

  貼身的亮片蕾絲布料,輕薄貼身,勾勒著她豐滿的臀部曲線,高個子著迷的把玩著她的臀肉,甚至不滿足的向她的股縫進攻。

  第四章她騷的很,好好享受吧

  赫拉感覺一陣陣驚恐,不能視物的恐懼感,令她的感官愈加清晰,扭動著身子妄想掙脫他們的束縛「放開,不行,放開我」她努力的夾緊雙腿,阻止他的進入,卻失敗了。

  「小美人,別急,放鬆點,哥哥馬上就讓你舒服,保準兒讓你變成床上風騷的蕩婦」高個子痞氣地在她耳邊吹氣,手也不閒著的抓玩著她的一對飽滿的奶子。

  「救命啊,救命」赫拉大叫,只盼著有人能聽見她的呼救能來救她。

  兩人聽了她的叫喊嚇了一跳,高個子甩了她一巴掌「媽的,賤人」又命小鬍子將她的嘴堵住,他還沒享受,可不想那麼快被人抓到。

  野蠻的大手遊肆在她的腿上,手指也挪移到了她的密處,有一下沒一下的挑逗著。

  赫拉被堵著嘴,只能仰著頭唔唔的承受著一波又一撥的感官刺激。

  「大哥,快,把她的奶子露出來,老弟我受不住了」「好,就讓我們看看,赫拉小姐的騷奶子」說著,高個子用力一扯,赫拉那豐滿的乳房立時彈跳了出來,可憐的衣料堪堪斜掛在她的裸臂上。

  「唔…」

  「大哥,我們真是撿到寶了」兩人閃著淫靡的眸子,看著赫拉那沈甸甸白嫩嫩的大奶子,小巧可愛的粉紅奶尖在空氣中顫顫巍巍,微微向前傾身的姿勢更加顯示出她傲人的圓乳。

  「媽的…我忍不住了…」小鬍子掏出他醜陋的性器,一面對著她套弄,一面低頭吸吮上她的乳頭。

  「唔…唔…」赫拉害怕的流著淚,男人那粗糲的舌頭刮騷著她的乳頭,她直覺想吐。怎麼辦,誰來,救救她。

  「嗯…嗯…」她能感覺到有人在撫摸著她的腿,而且已經來到了她禁區。

  高個子架著她的腿兒,將那不足以蔽體的布料扯落,露出她穿著黑色蕾絲的丁字褲。

  「呦,赫拉小姐真是風騷啊」將她的一條腿�起,盯視著她的穴縫「流騷水了呢」「唔…嗯…」她扭動著身子,想要擺脫那令人噁心的碰觸和吮吸。

  「不行了,大哥,你先來吧」

  赫拉聽聞,驚恐的搖著頭,她不要,不要!

  高個子撕碎她的內褲,掏出大棒子就磨蹭著她的細縫兒,漸漸的騷水流淌在他的龜頭上。

  正當高個子男人想將他的孽根擠進去時,猛地一陣風吹過,一個男人將他踹倒在地。

  小鬍子男人驚叫一聲,擺出攻擊的架勢「是誰?!」「堂堂新和會的堂主,竟然和手下在這裡苟且,真是讓人好生佩服」來人不緊不慢的說著,身形向前移動。

  「你,你到底是誰,怎麼會知曉我的身份」高個子男人大驚,他從未以真面目示人過,這個人為何會知曉他的身份。

  「在下只是個無名小卒,實在不牢堂主掛心」看了一眼赤身裸體的女人,暗暗皺了皺眉「只不過,這個女人,在下要了」「你要了?憑什麼」「呵,新和會堂主難道想和奧德家族為敵?」「你是奧德的人?」

  「對不起,無可奉告」

  周雲安斟酌了一下,奧德家族他確實惹不起,不過,他不會就此甘休的。

  「好,這女人就給你了,她騷的很,好好享受吧,阿生我們走」相比於周雲安的淡定,名喚阿生的小鬍子可是很不滿,他還沒盡興呢,但是,老大都發話了,他不敢不聽,只能恨恨的瞪了男人一眼,跟隨著離開了。

  第五章留下來,今晚,我是你的

  男人無奈的來到赫拉身邊,解開她嘴上的破布。

  能說話的赫拉連忙問「你是誰?」

  男人沒說話,將她眼睛上的布條也解開了,赫拉這才看清眼前的男人正是那個她一見傾心的中國服務生。

  「是你!」

  男人沒有理會她,將她身上的束縛解開,扔給了她一件衣服遮蓋她的裸體。

  「赫拉小姐,我送您回去吧,大晚上的就不要一個人跑出來了,很危險」赫拉看看他,伸出雙手「抱我,我走不動了」男人一直看著她,面對耍無賴的女人,他實在沒法,只好俯身將她抱起「我送您回去」「不要!求你」赫拉使出眼淚攻勢,淚眼婆娑的看著男人「求你,不要送我回去,我不想和他結婚,求求你」男人蹙眉,他覺得他惹上了一個大麻煩!

  「好吧,我先送你去我的房間」

  「好啊」聽聞此,赫拉的臉上立馬放晴,那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

  男人抱著她來到自己房間,將她放在床上「赫拉小姐好好在這兒休息吧」說完,作勢要離開。

  赫拉哪能讓他如願,如今她和自己喜歡的男人共處一室,不做點什麼,怎麼對得起這命運的安排。

  她赤裸著身子從床上跑下從後面抱緊男人,抵在他的後背「不要走」男人身子一緊,但還是拉開她的手「赫拉小姐,請你自重」就要開門離開。

  赫拉一個上前,堵在門邊「求你,不要走」

  男人身形一頓,赫拉看準時機,撲進他的懷裡「留下來,今晚,我是你的」然後,�頭吻上他的唇,大力啃咬。

  男人起初無動於衷,但是,這風騷的女人竟然挑逗他的下身,還往他耳朵裡吹氣,她的大胸脯蹭著自己,這外國女人確實開放。不意外的,他被挑出了慾火。

  他恨恨的在她耳邊道「看來那三合堂堂主說的沒錯,赫拉小姐果然風騷」赫拉回他一個曖昧的眼神「我在床上更風騷更淫蕩呢」那樣子,簡直就是在說,快來操我啊,快來操我啊。

  男人咬牙,一把將她抱起扔到了床上,俯身壓了下去,惡狠狠的盯著她「真是個蕩婦」然後,粗暴的分開她的腿兒,赫拉那迷人的水涔涔的幽谷展現在他的眼前。那裡不同於亞洲女人的小巧,赫拉的陰戶異常肥厚,顏色是迷人的粉紅色,濃密的恥毛下是兩片粉嫩的花瓣兒,此時已經微微的開了口,誘人的陰蒂早已充血膨脹,好似一顆質地上乘的珍珠,惹人駐足。

  赫拉看著男人愈發暗沈的眸子,淫蕩的暗自大敞雙腿,挑逗著男人脆弱的神經。

  男人哪會不知道她的意圖,懲罰似的伸手揉觸著她的嬌花,逗引得她騷水橫流,只剩下喘著氣兒,大聲浪叫。

  第六章夏日夜晚的醉人香氣

  男人才不去管她,肆意的撥弄著她的恥毛拉扯,撥開她水淋淋的恥縫,手指大力抽插。

  赫拉驚叫一聲,喘息聲變得急促,豐滿的雙峰上下起伏。

  「啊…快進來…受…受不住了…幹我…啊…」赫拉忘情的浪叫著,雙腿盤在他的腰間。

  男人不再忍耐他高漲的性慾,將他的碩大解放,赫拉看著男人那粗長紫黑色的巨物吞了吞口水,好家夥,這男人的性器比她國家的男人還要大,她真是好運,遇見他。

  「噢…我要…進來,進來啊」

  男人怒吼一聲,將赫拉的腿兒併攏壓在她的胸前,用他那粗長腫脹的陰莖來回摩擦著赫拉的穴口。

  赫拉大叫「不要…不要再磨了…進來,狠狠地,插進來」男人扣著她的腿就勢將肉棒盡根沒入,在感覺到一層薄膜的阻擋時,他愣了一下,她竟然是……「唔…」被破身的疼痛令赫拉痛叫了一聲,冷汗直冒。

  男人看著身下隱忍的女人,心底最深處好像被觸碰了一下,不自覺的伸出手撫摸著她蒼白的臉。

  「很疼?」他問。

  赫拉勉強睜開眼睛,扯扯嘴角「不,不疼,你來吧」男人低頭,憐惜的吻上她的唇,舔著她因為劇痛而咬破的唇。

  「唔…嗯…」赫拉仰著頭,迎合他。

  「記住,我叫李哲」

  「李哲?」赫拉重複了一遍,他把他的名字告訴了她,真好。

  「赫拉,我不知道你還是處女之身,如果我知道…」他說不下去。

  赫拉白著臉道「如果你知道會怎麼樣,不會碰我嗎?」赫拉苦笑著搖搖頭「你放心,我不會賴上你,今晚過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李哲嘆了口氣,就著鮮血的潤滑,在她的小穴兒律動起來。

  疼痛過後,是從未體驗過的快感,赫拉淫蕩的叫個不停「噢…好爽…好大…你的大肉棒插得我舒服死了…呀…快點…再快點…狠狠的插我的穴兒…」李哲搓揉著她的棉乳,或掐或抓,直把她的乳房抓玩得形狀各異。他的性器一次次的深入,床單上滿是兩人的愛液混合著初夜的鮮血。

  赫拉在男人高超的技巧下一次次的達到高潮「嗯…要…要去了…快…噢…好厲害…頂…頂到花心了…嗯…」李哲埋頭在她身上耕耘,在數次抽插下,終於將滾燙的熱液直射進赫拉的花心深處。

  赫拉舒爽的大叫了一聲昏了過去,李哲看著兩人的狼藉,嘆了口氣,將她攬進懷裡,一齊睡了過去。

  第七章 她的未婚夫竟然是個Gay

  第二天一早,李哲先行醒了過來,看著自己懷中的女人,嘆了口氣,他怎麼就沒受得住這女人的誘惑呢。

  沒一會,赫拉也醒了,眨著眼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等她看到了一旁的男人時,才想到,昨晚發生的一切。笑著,依偎進男人懷裡。

  李哲一怔,低頭看著她。

  赫拉調皮的在他唇上嘬了一下「昨晚,你很勇猛哦,比我們國家的男人還要棒」男人皺眉,說得她好像試過似的,她明明是個處女。李哲不多想,起身穿衣服,他沒忘,他還有任務。

  赫拉撅嘴,對於他的這種行為很不滿意。

  李哲一面繫著領結一面對她說「赫拉小姐還不回去?」「就走」吃完就丟,自己怎麼那麼賤啊,赫拉嘀嘀咕咕的說著。赫拉攤攤手,無賴的對他說「喂,我沒有衣服穿」她的衣服昨晚被那兩個人渣撕破了。

  李哲沒法,從衣櫃裡拿了一件襯衫扔給她「穿這個」「哎,這是你的衣服吧」赫拉嗅了嗅衣服上的氣味,興奮的說道「是你的氣味呢」李哲簡直想要扶額,那是洗淨的,哪有什麼他的味道。

  「我先走了,你自便吧」說完,也不去看她,逕自離開了。

  李哲走後,沒有發現赫拉那無措的樣子。她是真的很喜歡他的,為什麼他不相信呢。

  赫拉穿著李哲的襯衣,大搖大擺的回了自己的新房。她真是太想見到那軟腳蝦未婚夫看見自己偷情回來時的樣子了,一定很好笑。

  房門鑰匙已經不見了,正要敲門,卻發現房門並沒有鎖。於是,推門而入。

  地上到處都是散亂的衣褲,赫拉挑眉,現在,她倒是很想知道她的未來老公昨晚幹了些什麼。看著那半掩的臥室房門,赫拉扯嘴一笑,推了開來。

  「!」即使看慣了大場面的赫拉不禁為她眼前看到的一幕目瞪口呆。原來,那張原本屬於她的婚床上兩個男人正在翻雲覆雨。她一眼就認出其中的一個主角是她的未婚夫,不過,他好像是下邊的那個啊。

  正在激烈做愛的兩人似乎並沒有察覺到異樣,依舊忘我的交歡。她的未婚夫是同性戀?還是下面的那個?

  她正在那想這想那,眼尖的西園寺宗卻發現了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赫,赫拉,你…唔…「他還沒說完,就被身上的男人一個沖頂,止住了他的話。

  赫拉緩過神來,聳聳肩「你們別理我,繼續」她不歧視同性戀,對於兩人她也能理解,畢竟她昨晚也偷情去了。

  「赫,赫拉,我們,我們談談…」

  「好」赫拉退出房間,留給他們時間。

  西園寺宗完事後,裹著浴袍就出來了。

  「赫拉,我很抱歉」

  赫拉擺擺手「你不會以為我有多愛你吧,你昨晚翻雲覆雨,我也比你好不到哪去,我們一樣一樣」又像是想起來什麼似得「對了,我有個問題」「你問」「既然你是…為什麼還有娶我?」她很不解哎。

  西園寺宗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是我父親,目的和你父親一樣,聯合兩家勢力」「我知道了,我們就在人前扮演一對讓人豔羨的情侶,人後,我不干預你,你也不要干預我,如何?」「好,我答應」赫拉點點頭「我先走了」她累死了,被男人折騰了一晚上,她要回去補個眠。

  第八章 這上好的藥你會喜歡的

  那之後,赫拉和西園寺宗果然一直在扮演著恩愛的情侶,奧德里奇看著很滿意。他在中國也待了好幾天了,該回去了。奧德里奇要回法國,赫拉也要跟著西園寺宗回日本去了。

  赫拉很想在走之前再見李哲一次,可是,他卻好像故意躲著她一樣,一直沒有出現。想著明天就要離開了,她和李哲再也不會見面了吧。胡思亂想著走到房間正要開門,就被一陣奇異的味道迷倒了。

  「小騷蹄子又落到我手裡了,想逃可沒那麼容易了」原來,來人正是先前綁架她的新和會的堂主周雲安。

  將赫拉扛在肩頭,偷偷摸摸的離開了。

  李哲不是故意躲著赫拉的而是他有任務在身,他並不是真的服務生,而是中國警方安插在此的臥底,為的是隨時掌握奧德家族和西園寺家族的聯合,而此行,他是去執行任務去了。如今回來,他也想去見見那個在床上風騷得狠的小蕩婦。

  躊躇的來到她的門外,正要敲門卻看到地下遺落了一個戒指。他見過這個紅寶石戒指,一直戴在赫把手上的。怎麼會在這兒?他感到疑惑。他又聯想到新和會那夥人,難道是他們還沒放棄。攥緊了手上的戒指,赫拉,你不要有事。李哲進屋確定了女人不在,又去中央控制室調出了監控,五分鍾前,赫拉就在她的房門口再次被人擄走了。他要去救她,他沒有去多思考為什麼此時他會這麼著急,他把這一切都歸咎為他的職業道德。

  這邊,赫拉被周雲安帶到了酒店周邊一間隱秘的小屋子裡,裡面被佈置成好似拍片兒現場,攝影機,燈光,道具等等,一應俱全。

  「小美人兒,別怪我,如果你父親和西園寺家聯姻,那我們可就慘了,所以,只能犧牲你了」周雲安拿過準備好的針劑,誘人的藍色被注射進赫拉的手臂血管裡。

  「這可是上好的藥,你一定會喜歡的」

  周雲安邪笑著,動手解開赫拉的衣服,隨著她衣服的脫落,他的眸子也變得血紅。他知道,還不是時候。看著赫拉漸漸佈滿粉紅的胴體,冒著香汗,他知道,藥效來了。他給她注射了清醒劑,不一會兒,赫拉就輾轉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赫拉並沒有在意自己赤裸著身子,而是恭敬的對著周雲安跪下,柔柔喚著「主人」周雲安對藥效很是滿意,原來他給赫拉注射的是類似迷失心智的藥,藥效可以維持十二小時。他有的是時間,她的美妙,他可要好好嘗嘗。

  周雲安撫摸著女人的發「赫拉乖」然後,起身打開攝像機,就讓你那父親和未婚夫看看你淫蕩的樣子吧。

  打開攝像機後,戴上了面具,找好了角度。周雲安來到她面前,脫下褲子,就將那鼓囊囊的性器衝著女人的嘴兒。

  「赫拉,舔它」

  「是,主人」赫拉恭敬的低頭,隔著內褲就舔吻上了男人的性器,舔了一會,牙齒咬下男人的內褲,直接將那勃起的性器含進了嘴裡,嘖嘖吸吮起來。

  「噢,真他媽爽」周雲安拿過一旁小巧的攝影機,近距離拍攝著赫拉為自己口交的淫蕩摸樣。

  赫拉費力的吞嚥著,不一會,那腥澀的精液一股股的射進了她的嘴裡。

  「不準嚥下去」他大聲命令。

  赫拉聽話的點點頭,周雲安拿著攝像機示意她張嘴,赫拉張開小嘴兒,周雲安將她含著他精液的樣子仔細的拍了下來。

  然後,示意她可以嚥下去。

  第九章 玩兒給我看

  周雲安取過特製的項圈,將它戴在她的脖頸上,看了看,覺得少了點什麼,又從箱子裡找出了毛茸茸的兔耳朵和兔尾巴。

  於是又將兔耳朵戴在赫拉頭上,將那兔尾巴形狀的肛塞給她弄好。一團毛球堵在自己的後庭,赫拉覺得有些不舒服,想去用手拿開,周雲安看出她的意圖,大喝一聲。赫拉這才可憐兮兮的鬆了手。

  周雲安令她跪趴在地,將她帶著兔尾巴的菊穴裸露在鏡頭裡,鏡頭下移,拍攝著她已經動情的花穴。

  「把手放在你的騷穴上,自己玩弄自己」他命令赫拉在鏡頭下淫蕩的自慰。

  赫拉聽話的將手覆在自己的穴口,不得要領的觸碰,卻也令她快慰尖叫。

  「真是個蕩婦」周雲安大罵一聲,一面將不堪的場景拍下,一面握著自己的粗硬的肉棒上下套弄。

  「仰躺著,一面摸你的騷奶子,一面摸你的騷穴」赫拉費力的翻過身,張開腿,果真聽他的話一面搓玩著自己的乳頭一面抽插著自己的小穴兒。周雲安拍拍手,一個異常魁梧,赤裸著佈滿糾結肌肉上身的黑人進來了。恭敬的道了聲「堂主」周雲安擺擺手「莫爾,別說我不向著你,今兒我把這個蕩婦賞給你了,你可要好好的給我操她,她騷的很」莫爾順著周雲安的手指,看到了地上躺著一個正在自慰的赤裸女人,眼眸瞬間睜大。周雲安一直暗自觀察著莫爾的神情,見他如此,笑笑。

  拍了拍莫爾的肩,對著正玩的開心的赫拉說道「赫拉,給我好好伺候伺候莫爾」赫拉呆呆的停了手下的動作,看了看一旁的兩個男人「是」然後,緩步爬向莫爾,攀著他的腿站了起來貼合在他身上,濕滑的小舌舔吻著他的唇。莫爾好似沒有反應過來,愣愣的任由她挑逗自己。

  「好了,莫爾,別讓我的小寵物不盡興」

  莫爾眸子暗了暗,血色的眼眸狠狠的盯著赫拉,猛地一掀,將她壓倒在窗檯上,粗野的舌吸吮著她的。

  黝黑的大手在她那白皙的胸前肆虐,格外色情。莫爾有力的大手佈滿老繭,掐弄著赫拉的奶尖,刺刺的感覺,令赫拉慾念上升。

  莫爾一面親著她,一面脫掉自己的褲子,那好似野獸的陰莖異常粗大,此時正耀武揚威的勃起著,高架著赫拉的腿兒,那黝黑的粗硬直接插了進去,那火熱的小穴兒令他舒爽不已。

  「噢,太美妙了,真是太棒了」他一下下的向裡衝刺著,復又將她的臀面向自己,一面拍擊著她的肉臀,一面操幹著她。

  赫拉此時早已失去了話語能力,只顧著咿咿呀呀浪叫個不停。

  周雲安將這一幕幕都拍了進去,足夠奧德里奇那個老家夥氣得七竅冒煙,看他怎麼和西園寺家交代。

  滿意的看了看手上相機裡的內容,這下足夠了,關閉了攝像機,接下來,他也要享受一下了。

  第十章雙龍入洞

  走到干的正歡的兩人,示意莫爾抱著她到床上去,莫爾看出他的意圖,點點頭。

  周雲安跨坐在女人身後,將她抱在懷裡,分開她的雙腿,粗糲的舌舔舐著她的頸窩,大手撫摸著她的胸乳,有一下沒一下的按壓。

  「唔…」赫拉低低的叫了聲,就像小貓咪一般。莫爾的手撫上她細白的雙腿,來回摩挲。

  此時的赫拉卻突然大叫一聲,原來是莫爾正在吸吮著她的嬌穴。

  「嗯…呀呀…不…」赫拉喘著氣,腦子裡想的是擺脫這一切,身體卻出賣了她,喜歡似的將穴兒愈加往莫爾嘴裡送去。

  莫爾將她的整個花瓣都含進了嘴裡,將那泱泱流著的騷水全部捲進自己的嘴裡,又用舌尖頂開那細縫,戳刺著火熱敏感的內壁。

  「啊!」

  周雲安大笑著攬過她的頭吻上她的唇,不安分的大手揉撫上她的臀,勃起的性器順勢滑進她的股縫,一下下的戳刺。

  「嗯…」赫拉嬌嗔一聲,挺起雙乳,迎合著男人的把玩。

  「讓我看看兩個人一起幹你,你會有多興奮」

  周雲安隨意的在那菊穴裡鬆了鬆,點頭示意莫爾做好準備。莫爾將勃起的性器抵在她的穴兒口,一鼓作氣,他與周雲安一起,一個佔據她的菊穴,一個操幹她的花蕊。

  赫拉哪受得了如此刺激,當下洩身而出。

  李哲查看了監控視頻,尋著男人擄走赫拉的路線找了過去。終於在一間隱秘的小屋子裡找到了男人的足跡,剛走到門外,就聽到屋內傳來陣陣男女歡愛的聲音。李哲皺眉,以為自己找錯了,卻猛然識別出那女聲正是赫拉,於是,端著手裡的槍闖了進去。

  一進屋,李哲就被屋裡的淫靡景象驚呆了,只見赫拉正被兩人一起操幹著,身上佈滿可疑的痕跡。李哲大怒,將還來不及掏槍反抗的兩人一槍斃命,救下了意識混沌不清的赫拉。

  「赫拉,赫拉,醒醒」此時的李哲已經意識到了赫拉的不對,拿過一旁的床單給她裹好。拾起腳下的錄影機,打開,意料之中,淫靡不堪,呼出一口氣關上了。

  不去理會屋裡兩人的屍體,逕自抱著赫拉離開了。

  一年後

  「阿哲,快來啊」赫拉興奮的一面跑一面大叫。

  「慢一點,你大著肚子不知道嗎」李哲氣急,這女人野得很,挺著五個月的肚子也敢亂跑。

  「有什麼,我赫拉的孩子堅強著呢」說著,又跳著往前跑了幾步,高興的大喊「阿哲,今晚狠狠的操我好不好?」李哲簡直想要扶額,以前他怎麼沒發現這女人性慾這麼強,如今懷了孕更甚了。

  「阿哲,好不好嘛?」

  「哼,我看別等晚上了,不如就在這好了」

  「真的嗎?阿哲你終於願意和我野合了?來吧,快點開始吧,我等不及了」哎,他真有點懷念以前野蠻的赫拉而不是現在這個成天求歡的小綿羊。

  後記:

  為何奧德里奇不去找他這個失蹤了的女兒呢,因為李哲將周雲安拍攝的視頻給他寄了去,隨即附贈一封信,大致意思就是,你的女兒我要了,不要找她,否則我就將這個視頻公開。

  奧德里奇很生氣,但是,他顧忌著家族的名聲,沒有布下懸賞,但還是私下調查。不過,李哲那麼聰明,很麼會讓他找到呢。估計此時的李哲正悠閒的守著老婆孩子熱炕頭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