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achates
威爾斯親王 | 2016-8-13 12:03:59

hqdefault.jpg


好像每個人都曾經有過至少一兩次被回憶勒索的慘痛經驗。

把自己鎖在封閉的房間,把窗簾拉上,把頭埋進避世的被窩。或反過來到處周遊列國吃喝玩樂,在陌生的人群中試圖讓自己顯得比較不寂寞。在朋友的聚會上聽見那個人的消息只好假裝像談論別人的八卦一樣大肆地好奇他的近況,然後把紅酒乾杯後再強顏歡笑地說:“其實我早已忘記我們是怎麽分手的啦!”或者,瘋狂地結識新對象。用愛情醫療愛情,用付出填補空缺。不然就不停地為事業奔波,早出晚歸,忙到沒有空檔想起那個人。你用盡任何方式避免自己變成前度的人質。

可惜啊,回憶如果故意要跟你對著幹的話,別傻了,你根本不可能倖免的。

你隨便聼一首歌都像聽見那個人在你耳邊的鼻息。你只不過路過電影院外的公園,卻在黃昏的石階上看到那個人留下的腳印。你喝一口無糖綠茶就想起他愛喝有糖的紅茶。你飛到夏威夷去遊泳卻想起你們一起躺著曬太陽的墾丁沙灘。最恐怖的是當你讓自己累得像一條狗,躺在床上強迫自己睡覺的時候,他的影子就像咒怨出現在你眼前的白墻。如魅幻影。你額頭冒出冷汗才驚覺你始終沒有忘記他。

你只能繼續跟回憶作戰直到你勇敢舉白旗投降的那一天。

你在某次旅途中隨機走進下北澤的GARAGE。
眼前不斷浮現你看不懂的日文,但是你卻從氣勢淩人的漢字中找到了熟悉的感覺。那種熟悉的感覺讓你覺得安心。你點了一杯林店長推薦的波本威士忌。
你沒有力氣抵抗了,所以讓自己沈醉在酒精、音樂和回憶中。
你猜你走出這扇門後會不會也看到他從巷口的居酒屋走出來,然後不可思議地對你傻笑:“你怎麽會在這裡?”

原來他還在你心中。當與他有關的回憶漸漸已經變成你血液中的細胞。你要怎麽忘記他?你只能認輸啊。你只能繼續記得他啊。

所謂愛後餘生就是這麽一回事。
我們都要勇敢學會不痛不癢地回憶我們愛過的人。
就讓想念輕如鴻毛。
但願以後可以用最輕描淡寫的方式想起他。

分數又花光了,尚未回評的好友,請多包涵∼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