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8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米滷蛋切一半
侯爵 | 2016-8-14 05:49:43

那晚外面下著大雨。我正在看電視,忽然電話鈴響起。

「喂。你好,請問找誰?」

「小勇吧,我是你表姐白月詠。我現在就在你家附近,外面在下雨,我想去你家坐會兒,躲躲雨」。

「嗯,好吧。」

過了一會兒,有人敲門,我打開門是表姐白月詠。她一米六六的高挑個子,是個長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身穿一件類似海軍服的白色緊身連身短裙,單肩斜挎著皮包,一雙豐挺的誘人乳房向上翹翹。她微笑時,美麗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嫵媚動人。

我的眼睛被這美女表姐牢牢地抓住了。她看見我直勾勾地盯著她,先是一楞,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頭,迴避我的目光。

「二姨,姨夫呢?。她們不在嗎?!」她問

「姥爺病了,住在縣醫院,他們回鄉下陪視他幾天。」

她優雅的坐在我對面的長沙發上,微蹙著雙眉。

她並沒有繼續問我姥爺的病情,只是用漆黑的眸子上下打量著我。我下意識的低下頭,不料卻看見了她踏在高跟涼鞋裡的雪白足裸,以及足踝上方纖細柔美的小腿。

「月詠姐?你怎麼有空來我家玩兒?」

「我就不能來嗎?」

「呵呵…那不是,我是說…你剛下班?」

「是呀。我今天心裡好煩,想到你家看電視,你不介意吧?」清秀俏麗的臉龐像出水芙蓉般嬌嫩、一塵不染,烏黑的柔髮從臉側垂了下來,倘著一粒粒的雨水珠。

「哈哈….你看你說那裡的話呀。月詠姐。我怎麼會介意呢?不介意,你看吧。」

「好的。」

我邊洗澡邊想:好奇怪呀!外面在下雨,她怎麼想到來我家呢?還說她心煩,是什麼事令她心煩呢??

24歲的月詠姐是我鄉下親姨姨的獨生女。幼師畢業後,沒找到合適的工作。以前一直住在我家,四處找工作。

後來由於她臉蛋漂亮,身姿迷人,去年被一家四星級大酒店招聘去當領班,住到酒店的單身宿舍去了。

我帶著一連串的疑問洗完了澡。

但是當我回到房間就傻眼了!我桌上的一整瓶「北京二鍋頭」被她喝光了,滿屋子的酒味。再看月詠姐,她滿臉通紅,坐在我的床上搖搖晃晃,目光迷離……

「月詠姐,你是不是喝了我的酒了?」

「我…我頭暈,我…我昏..好熱..好熱…」

當時我急了,這可怎麼辦?她醉在我的房間裡算怎麼回事啊?這要是讓爸媽知道了可怎麼辦啊?…..

我正在著急時,就聽到月詠在叫:「…思遠..你怎麼不理我了…你…不愛我了嗎?…你為什麼要…這樣..你說過..的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你不要走….」。

哦!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月詠失戀了,是找我媽來尋求幫助來的吧?月詠姐很愛她的男朋友,她的男朋友思遠是大酒店的副總經理,思遠的父親是個軍隊的大幹部。

唉!失戀的人最痛苦,讓我勸勸她吧!

「月詠,你別這樣,不要難過。失戀只是暫時的痛苦,很快就會過去的。不要喝酒折磨自己…..」

「不會的!你不明白,你不明白….」

「你看你,喝什麼酒啊,自己又不會喝還逞能。你以為酒能解愁?哼!」

「…..思遠..思…」

這算什麼事啊,我得把她弄回她宿舍去,不能讓她在我家裡耍酒瘋。想到這裡,我就去摻她…

「討厭!你討厭!……思遠,不要…不要…我不要走…」

本想將她扶回酒店的單身宿舍去的,誰想她卻用雙手緊緊的摟住了我的脖子。

壞蛋……思遠,你這討厭的壞蛋…我好想你…"月詠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新鮮的如同水果般的雙唇,不停的親著我的眉毛,眼睛。很快,我的臉上到處都佈滿了她濕濕的津液。

我的腦袋躲避著,掙扎得搖擺,她嫩滑的臉蛋如影隨形的貼了上來,使勁的蹭在我的面頰上磨著。

噢!我的心裡有一陣電流」嗖-「的流過,我的心跳在加速…

這個時候,我的身體已經開始發熱。月詠那豐滿的胸脯緊緊的頂著我的胸部,她的下體也緊緊的貼著我的陰部。我的頭上開始冒汗。

月詠不停地在蠕動著身體,不時的在我臉上狂吻…這一刻,我感到自己的肉棒起來了,完全不顧麗娜的壓迫,頑強地站起來了…

我不由自主的意亂情迷起來。

「月詠,你不可以這樣!你不要犯傻!」

「我..我沒犯..犯傻,我想..想要…熱..思遠…我好想要你…"」月詠眼睛裡滿是淚花,撒嬌的說。

月詠的雙腿竟已張開了,自己將超短裙翻到了上方,裙下的風光一覽無餘的呈現在我面前。我清晰的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美景。她那光潤豐滿的大腿根部包裹著一條純白色的褻褲,只見那褻褲的中間已是微微的陷了進去,一小灘濕濕的汙跡明顯的印在純白色布片上,清晰的現出了兩塊蠶豆般大小的半月形輪廓。在我眼中看來是無比的性感,無比的刺激。

「來,思遠…我好想要你…你愛我嗎?..我們多長時間沒做過了。」

她一隻小巧的玉手肆無忌憚,放在我褲子上,順著大雞巴的鼓起的形狀愛撫。

「你不要走,你愛我嗎?..我讓你舒服一下。」

白晰的手拉下我褲子的拉鏈,她的手指將憤怒的大雞巴慢慢的拉出,昂首的大雞巴像一支20cm長的大香蕉終於脫離褲子的束縛,呈現在她的眼前了。

「噢,今天你的真大呀!」醉乎乎的她地發出咕嚕的聲音。

大雞巴的洞口滲出透明的汁液,經月詠一握,似乎又膨脹了許多。

「怎麼樣?很舒服嗎?..思遠…」月詠一雙秀眼裡滿是嫵媚地著看著我。我驚愕地看著月詠,她為什麼要做這事呢?

她的嫩手指纏繞著我的陽物,溫柔地上上下下的在大陽物上來回套弄著。此時我不由發出陣陣興奮的呻吟之聲。

噢!!!這是何樣的感受啊!這是何樣的體驗啊!….我的手不禁在她身上遊走…

月詠的手猛然使勁抱住我,我的整個人已經壓在了她的身上,她的雙手這時更加摟的緊了。

「你不要…不要走,思遠你說過的你愛我,你說過不離開我的。來..我幫你..幫你脫…」

這時月詠開始解我的扣子,她使勁地胡亂扯我的上衣,並用兩條腿緊緊的纏住我的腿。

「不行!不可以這樣的。月詠,我不是你的「思遠」,我是你表弟「小勇」!你看清楚了!」

「…你是,你是思遠…你不要騙我….」月詠嚼起那小巧嘴唇,那雙眼散發出迷離的醉人目光。

月詠終於將我身上的衣服脫光了,她瘋狂地吻我,吻的我快要窒息。

我今天才知道了—–「酒醉亂性」的真正含意。

我的喉嚨裡"咕"的一聲響,終於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我倏的立起身,一個餓虎撲食把月詠摁倒在沙發上,狂亂的吻雨點一樣落在她的臉上、頸上。

「不要!你給我。你不要離開我…」月詠嘴裡噴著酒氣,她快速脫自己的白色裙子,我擋也擋不住,情急之下,蓄勢已久的雙手伸出,使勁的把她乳罩扒了下來,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扯脫她的褻褲,把這兩件最後的障礙一起扔到了門邊。

頃刻,月詠雪白的胴體暴露在我的眼前。我感覺到自己眼前一片眩暈……

“老天,你……你真是上帝的傑作!」我讚不絕口的驚歎著,眼珠瞬也不瞬的定在了她雪白的嬌軀上。

纖細的腰肢線條柔。在燈光下透射出晶瑩的光澤。兩個潔白無瑕的、渾圓而清香的雙乳上,紅色的乳暈隨著呼吸而起伏,粉紅色的乳頭像兩粒小巧可愛的花生米,正在害羞的輕微蠕動。

她大腿根間一叢柔細濃密的陰毛烏黑濕亮,陰唇細嫩外翻,聖潔肉縫是淫濕緊密。真是沒有一點暇疵。

我一把握住了這對彈性驚人的肉團。十個指頭深深的陷進了雙峰裡,嬌嫩的乳頭登時從指縫間鑽了出來,驕傲的上翹挺立。

我學著A片男主角的方法,用舌尖在她的乳暈上一下一下的劃著圓圈,牙齒時輕時重的咬著她的乳頭,然後再用力的吸吮、……

“不要……別……別這樣……不要……"她醉乎乎喃喃呻吟著,蓓蕾般的乳頭在我嘴裡已然充血膨脹,幽幽的清香若有若無的在我鼻邊繚繞。

她喉嚨裡時不時的發出一兩聲壓抑含混的嬌吟,暈紅的俏臉上露出了迷亂的複雜表情。

“怎麼樣?我啜的你很舒服吧?"我張嘴吐出了她的乳頭,竭力作出老練的神態說,"你的身體好敏感呀!瞧,才幾分鐘就乳頭硬成這個樣子了!真是淫蕩的醉女孩……"

「..思遠…快..快點…你好討厭!..你快進..進來….」醉乎乎的月詠急切的說。

「月詠,我戴上東西吧?」

不…不要..思遠你..不是說過..嗎..你不喜歡戴…的..你射在裡邊吧..我..我不會讓..負責的…」

「…….」

我聽月詠的,我就沒戴上了套子。

我的手伸向月詠的下邊,!!!她那裡已經是水淋淋的了……我此時感覺到我的大雞巴在跳動,他似乎是忍不住了..

哈哈哈,我終於喪失了處男的童貞了!…….」我激動的心臟狂跳。

月詠的娥眉緊聚、櫻唇顫動、發出淫浪的尖叫聲。「唔……噢……唉喲……喲……唔唔……唔……唔……」

淫蕩的叫床聲在濃濃酒味的房間裡迴響,熱血在我的胸腔裡沸騰,我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了……哦,我要奸你……

她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交界處的窄縫中一下又一下擠出來。

「啊…好舒服..好舒服…..你..你的什麼時候..長大了…喔….」

「月詠,你感覺到我的大嗎?長度夠嗎?」我一邊不停的用力抽動,一邊用五根手指插入她濕潤的秀美白嫩的玉腳趾縫中,緊握住她的腳掌。

「噢!大,..很..很粗呀..長..頂的很深…..好舒服…..好高興呀.思遠…」她急切的享受著這難得的快樂。

這是月詠給我的鼓勵!我還能說什麼?我要做的,就是使她滿意,使她快樂!

我也激動起來,積極地為她「治」病。恐懼,擔心,一切都被淡忘在夜幕下。

我的小腹一下一下的撞擊在她的屁股上,肉棒在緊窄的肉壁裡猛烈的衝刺。

她修長勻稱的雙腿張開成一個極大的角度,白皙的小腹在沙發墊上聳挺,雙乳晃悠悠的抖動著,乳暈就像是綻放的鮮花一樣嬌美。

她的嘴裡噴出濃濃的酒味,這酒味強烈地刺激著我。,「嗯……嗯…喔…喔…」從她櫻櫻小口中傳出浪浪的呻吟聲。

我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淫水從陰道裡湧出來,順著我的陰莖直流下陰囊。她喝醉酒的臉漲紅了,亢奮嬌美的面容扭曲著。我覺得這一刻的她是最美的。

這時的我已經把常倫的道德丟到了九天雲外了。

我使勁抓著月詠豐滿高聳的乳房,突然用力往上一挺,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裡、大行程的抽插,猶如急風暴雨,電閃雷鳴,一連百十多個回合,「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咕嘰,……」發出淫猥聲音。

「啊……啊…思遠………啊啊……啊……思遠……啊……好……你好硬梆梆…好…..我的親…………。」

我緊張的滿頭大汗,不由自主的瞥了月詠一眼,只見她正睜開亮如明星的妙目,似笑非笑的瞟著我,眸子裡微含感激之意。

望著月詠陰戶的嫩皮被我的陰莖帶出來又塞進去,真是有趣。

忽然我注意到陰戶下面,緊緊閉合著的細小菊花般肛門,不禁產生了將大肉棒刺進去的念頭。

哇,我的小弟弟鬼使神差的捅進了她的菊花蕾裡。雪白渾圓的兩片臀肉中的那道裂縫間,正夾著大半截顫巍巍抖動的大肉棒。

當肉棒進入細小的菊花一剎那,感覺一個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我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緊縮的壓迫感,同時我也「啊……」地叫出了聲。

一圈緊密的嫩肉包裹住了小弟弟,彷彿一隻溫熱柔滑的小手緊緊握住了它,周到的按摩著。我信心倍增,一寸一寸的向前探路,很快的整根進入了她的體內。

那種舒服的、飄飄欲仙的感覺是我從來也未曾嘗過的。雄性的征服欲在我的心裡沸騰,我開始有節奏的抽插起來。

哦……哦……啊啊……"月詠迷亂的呻吟著,俏麗的臉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貝齒咬住了紅潤的下唇。柔弱的小手推拒在我的胸膛上,似乎想把我擋開。

但是我真的略為退後時,卻不依的掐緊了我的肌肉,把我拉回到身邊。

沒想到月詠的肛門,第一次卻心甘情願地給了一個比自己小很多的我。那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是比肉棒進入上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種快感。

我的肉棒被細小的肛肉夾得已接近高潮的邊緣,肛門中不時傳來「噗吱、噗吱」的淫糜聲。

幾分鐘後,「唔……」我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肉棒緊緊地頂住月詠的屁股,肉棒在月詠的直腸內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量的精液。

啊啊……不要……啊啊啊……"在動聽的呻吟中,月詠顯得有幾分驚恐,掙扎著哀求我:"你……你放開我,這樣,讓我……讓我很難受……"我從身邊抓起幾張棉紙,擦她的下體。。。。

不……不是這樣的……嗯嗯……哦……快停下……"月詠喘息著想要糾正我。但我覺得如果讓女孩子來教我如何做愛,傳出去恐怕會笑死人的。

她讓我平躺下,跨騎乘在我身上,月詠用手指捏著兩片泛著水光的小陰唇掰開,扶正我的陰莖,頂著她的陰唇,然後緩緩坐了下來。讓我的整支雞巴深深捅入她的體內,陰道裡更滑了都是淫水,然後她趴伏下身來,臀部很有節奏地前後輕輕擺動著。我把手環抱住月詠的腰部,她擺動的幅度慢慢變大,很溫柔地開始親吻我的胸膛……肩膀……脖子。一股濃濃的酒味。

我加大了抽送的幅度和力道,。瘋狂的挺動著下身,她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雙乳晃悠悠的抖動著,乳暈就像是綻放的鮮花一樣嬌美。

她的呻吟聲也愈發的高亢了。"哦哦……啊……嗯……好,思遠你……啊啊……別……別……

我每猛插進去一下,月詠都不由得哆嗦一下,下身就如同發了河一樣,淫水不停的順著她的屁股溝流到床上。

這次特別持久,干了二十多分鐘後,她尖聲狂叫,急促地喘氣,她的渾圓臀部快速用力地擺動,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屁股,催促我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我感到了她快達到了高潮,她的兩個乳頭因為刺激,呈紫紅色的高高挺起。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上挺著。

月詠又有了一次高潮。

我感覺龜頭越來越熱,陰囊開始劇烈地收縮,我意識到我就要射了,急忙大叫道︰「月詠,你讓開,不要讓我射在裡頭,你會懷孕的。」

月詠不理睬我,故意加快動作。濕潤的浪穴緊緊的將我的大雞巴夾住,每次結合都緊緊地碰撞在一起。

小浪穴的衝擊越來越猛烈,將我的肉棒插進她身體的最深處。她兩隻雪白的雙峰劇烈地上下亂拋起來。

她不住地尖叫著,緊緊捉住我的兩胯,不讓肉棒從她肉洞中滑出。瘋狂地擺動屁股。

「啊……月詠姐……對不起……啊……我忍受不住了……啊!……不行了……我洩了………啊!……」

滾燙的精液象洪水一樣地噴了出去,直射入她的子宮中,而且連續噴湧了好多下才告停止。

月詠身體一哆嗦,一股熱流悄然湧出,顯然她也再次達到了高潮,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前挺著。

「唔……啊…好…」月詠淫蕩的扭動,語無倫次。然後像死去那樣癱倒在我結實的胸口上。

過了好一會,她圓滾的臀部一�,我的肉棒「噗」地一聲從她的陰道滑出。她離開了我的身體站了起來,一隻手放她的大腿上,感覺到我的白花花的精液順著大腿在她的手掌流了下來。

月詠眉目間蕩漾著難以遏制的春情,對我醉意濃濃地一笑:

「噢,,思遠。。今天你真棒啊,好刺激的做愛啊!。。。」

這一下高潮的刺激使我魂飛魄散,彷彿遊身宇宙,身體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了。

在我欲仙欲死的時侯。她潮紅的俏臉上似乎帶著種奇怪的表情,散亂的長髮半遮在胸前,唇齒間兀自喃喃的低語道:

思遠,答應我。你說過的。要和我在。一起的,你。你不要走。思遠答應。。我。。。答應我好吧?……」。月詠眼睛裡滿是淚花,撒嬌的說。

「那?那好吧!月詠。我和你永遠在一起。」我冒充「思遠」答應她。

「太好了。我好高興呀。思遠…我想要上..上洗手間..我要…撒..」

「什麼?你這時候要上洗手間?這是生理現象。」

「不要..不要做….了思遠…等我…回..回來再..做….」

「那好吧!」

「我…..我…..」

月詠剛剛站起來,就一頭到在了床上…..我搖了搖她的肩膀,她已經甜蜜地睡著了…….桌上的時鐘指向淩晨兩點半!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