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米滷蛋切一半
侯爵 | 2016-8-14 05:49:41

大家都叫我小林,我是個高二的學生,和家人一起住在城市郊外的未開發區。

不過要說是未開發區,不如說是根本無法真正展開開發的山谷地。

這條山谷只有一條大馬路連接兩邊的大城市,此外馬路旁邊不是翠綠的山坡就是深邃的峽谷,我所生活的家就是在這樣的地方。

如果要說的在明白一點,也就是我們是在政府未開發的國有山坡地上隨便圍個籬笆、把一個廢棄的鐵貨櫃搬過來當做住家、就這樣生活了下來,所以我的生活一直過的不太好。

說到政府趕不趕人?在我小的時候印象中的確有來趕過幾次,不過因為爸爸媽媽他們好像找來記者哭窮,又找來好事的立委們前來幫忙關切,最後政府也要管不管的冷處理了,畢竟他們也知道這個地方沒有辦法開發啊……

接著,來談談我的家庭吧。

我有一個相差九歲的妹妹,叫做小美,因為沒錢的關係所以沒有讀過幼稚園,基本讀寫能力都是我教她的,就這樣教到她上小學才由學校照顧她。

不過因為小美的衣服總是髒髒的,破破爛爛的,所以小美在學校沒有朋友,甚至好幾次都是被欺負到哭著回家。

說到我和小美的爸爸,三年多以前在工地作工的爸爸因為忽然發生意外而突然過世,當然媽媽有拿到一筆保險費和補償金,只是因為媽媽喜歡喝酒賭博,所以很快就讓她一個人花光了。

此外,媽媽又沒有足以謀生的一技之長,所以在失去爸爸之後只能邊咒罵爸爸的沒用,埋怨自己當年瞎了眼才會嫁給他,就這樣開始推著一輛撿破爛的三輪車帶我和妹妹進到城市收取廢鐵變賣為生,以此讓我們一家三口勉強度日。

不過與其說勉強度日,不如說許多時候媽媽只願意照顧她自己,甚至開始會嫌我和妹妹累墜,所以我和妹妹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過日子。

至於說到兩邊的親戚,我只能說當年媽媽跟身為孤兒的爸爸私奔離婚,整個過程得罪了很多人,所以媽媽那邊的親戚都不願意幫助我們,完全的老死不相往來,所以我和妹妹完全沒有人願意關心。

不過就算我過的生活這麼不好,我還是一直努力讀書,努力賺取獎學金,努力考上公立高中,因為我真的很討厭這樣的生活,討厭一點責任感都沒有的媽媽,希望能早點成年獨立之後找個賺錢的工作接妹妹小美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

只是我完全想不到的是,就在我剛滿18歲的那一天,媽媽就先離開了……

我說的離開,不是媽媽死了,絕對不是,我說的只是單純的媽媽離開我們。

就在我剛滿18歲生日的那一天,媽媽很不耐煩的把自己的東西打包好之後就把我和妹妹叫到她面前說:「小林、小美,現在媽媽要離開你們了。其實這幾年媽媽一直把你們照顧的很累,因為媽媽如果一個人的話要過活絕對不是問題,隨便找個酒家什麼的要過活都很容易,只是因為一直卡著你們還沒長大的關係所以想走也走不了……而現在小林你已經成年了,媽媽對你已經沒有責任了,你已經可以自己去外面找個工作養活自己,所以我想今後小美就都交給你照顧了。」

就這樣,我完全錯愕於媽媽的先發制人,至於小美更是哭了好幾天,因為小美就算再年幼還是很清楚自己已經被媽媽拋棄,自然那幾天哭的很慘。

不過比起小美的難過,我很快就把媽媽離開的事拋在腦後,因為我知道這一天終究還是要來,所以隔天我到學校上課之後立刻跟老師談這件事,正式跟學校求援,並且在學校的幫助之下立刻找到一個晚上在便利商店工作的機會,我就這樣開始白天讀書晚上工作的生活。

說來這樣的生活剛開始真的很累,不過一個月之後我還是習慣了,甚至開始滿足於這樣獨立自主的日子,開始感覺自己也真的已經是一家之主了,尤其是讓九歲妹妹依賴的一家之主,在這個家裡我就是老大,不過也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感覺,我才會慢慢的對完全依靠我過活的小美作出這些事吧?

事情的開頭非常簡單,因為以前還有媽媽在,所以我還不會怎麼樣。

現在,充當住家的鐵櫃屋裡頭只有我和小美居住,加上又是荒郊野嶺的,只有車輛的聲音會不時在馬路上飛飆而過,當我開始自慰,自然很快的就把雙眼飄到身旁睡的正熟的小美身上。

我在想什麼?也沒有什麼,不過就是我開始想要跟小美親近。

至於是什麼樣的親近?也沒有很過份,只是想要邊自慰邊摸摸小美的身體而已。

不過剛開始我努力讓自己不要想太多,一直告訴自己小美是親妹妹,怎麼可以對她亂來,就這樣在小美身邊自慰到射精之後用衛生紙擦乾淨,然後把衛生紙拿去鐵貨櫃外面的野地丟。

很快的,我開始告訴自己:『小美沒有朋友,也沒有同學,就算我摸她的身體,她也應該不會說啊,可是……』

再沒多久,我開始告訴自己:『不過是摸一下,沒關係吧?沒關係吧?』

最後,我告訴自己:『小美一直在我身邊,要是我不摸她,還會有女生願意讓我摸一下嗎?』

就這樣,經過一段時間的掙扎,再幾天就要放寒假的一月底晚上,也是正好發放當月薪資的那一天,我終於和九歲的小美親近了……

那天晚上十二點,打工完畢的我在刺骨的寒風中高興的拿個一萬多元的薪資、踩著腳踏車回家。

回到家,我發現或許是因為強烈寒流來襲的關係,所以平時都不會關緊的貨櫃門整個被小美關了起來,所以我把腳踏車停好之後就拉開貨櫃門走進去,並且趕緊把貨櫃門重新拉上,貨櫃裡面迅速恢復一片黑。

因為我已經習慣這樣的情況,所以我摸黑把書包放好,脫下穿了一天的學生服,就這樣只穿著一件內褲摸索著走向老舊的床邊,伸手拉開棉被躺進去,並且立刻感受到小美身體的溫暖。

是的,我晚上睡覺只有穿一件內褲而已,就算小美在身邊一起睡覺也一樣,而小美她的習慣也一樣,晚上睡覺只有穿一件小女孩的內褲。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不過是因為我們不想再多洗一套衣服,加上我們在這之前也一直沒有所謂的男女意識……

小美完全睡死了,對於我已經躺到她身邊都沒有任何反應。

我則是靜靜躺著,一直想著剛拿到手的薪水應該怎麼規劃花用,就這樣一直想到睡不著。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事情被我越想越歪,我竟然想到開始產生性慾,想要自慰,內褲裡的老二更開始發硬發長……

才18歲的我,你想能忍耐的住性慾來臨嗎?

自然在這樣的黑暗當中我忍著寒冷掀開棉被坐起來,然後摸黑伸手把總是放在床上的衛生紙拿到身邊,就這樣拉下內褲握著陰莖開始套弄。

約半分鐘之後,我想到小美就躺在身邊……

我克制了,當時真的努力克制了,不過最後我還是大著膽子的慢慢伸出左手,悄悄探進棉被底下,開始摸小美沒有穿衣服的身體。

小美的身體很溫暖,摸起來也有點滑滑的,完完全全是小孩子的細緻皮膚,非常的舒服。

我就這樣右手套弄陰莖,左手摸著小美的身體,更開始摸著小美的小乳頭。

小美才九歲,還沒有開始發育,自然乳頭還小小的,更不可能有乳球,不過我還是越摸越興奮,知道自己正在摸女生的身體。

我就這樣摸了好一會,小美也跟著醒了過來,伸出她自己小小的手握住我摸她身體的左手,疑惑的喊我:「哥哥?」

至於我,那一晚則是不敢再摸她,更等到她又睡著之後才狠狠的自慰到射精……

不過有了這樣的經驗,我的確開始會在自慰時摸小美赤裸的身體,甚至寒假開始之後的每天晚上都會摸她的身體,還每次都摸到她醒來才停止。

說到小美,她當然對於我摸她身體的行為充滿好奇與不解,不過她還是很快就習慣了,甚至不會再問我什麼,就這樣讓我越摸越大膽。

我開始試探著把手往小美的下體摸去,只隔著一件小女孩的寬鬆內褲摸她的下體,甚至會讓手指探進她的內褲直接摸下體,準備要是她極力反抗就立刻收手。

至於尿尿和大便的地方忽然被摸,當然小美訝異的問了聲:「哥哥?」不過她只是有點訝異又不懂的保持清醒,此外任何反應都沒有。

看小美這樣,我自然更貪婪的撫摸她的身體。

幾天之後,她竟然不會再有反應,已經習慣了我的行為,任憑我摸她全身每個地方。

小美真的就是這樣一點都沒有反抗,完全天真單純的相信我,讓我隨便摸她的身體,自然我也無法再控制自己。

當然小美完全不會料想到我要對她做的事有多麼惡劣,一直只是乖乖相信我,乖乖的依靠我,乖乖的讓我照顧,乖乖的等我打工回家……

回到家,停好腳踏車,拉開貨櫃門走進去在關上,其實這時我的老二早就整個發硬了,因為我知道自己就要跟小美發生性行為。

脫光衣服之後,我立刻掀開棉被爬上床,然後開始摸小美的身體。

我想小美應該很快就醒過來了,不過她還是默不作聲的躺著,乖乖讓我摸她的身體。

我就這樣摸她好一會,然後才下定最後的決心,伸手去脫她的內褲。

「……哥哥?」

她雖然很困惑,不過沒有反抗,依然乖乖讓我脫內褲。

我則是脫下她的內褲之後開始脫自己的內褲,並且一邊緊張的跟她說:「小美,現在一直是哥哥很辛苦的照顧妳,對不對?」

「對啊……」

「妳報答哥哥好不好?」

「報答?」

「等一下妳都不要動,乖乖讓哥哥做我想做的事,這樣妳就是在報答哥哥了,知道嗎?」

雖然明顯有著疑惑,不過小美還是乖乖的:「嗯……」

接著我就是跟小美一樣完全赤裸,然後摸黑著把身體移到小美身上,推開她的雙腿,然後立刻握著陰莖壓上去,開始頂……

當時,九歲的小美真的是完全糊裡糊塗的就被我壓著身體頂下體。

我也興奮的一直頂小美的下體,感受小美那裡的溫熱與柔軟,希望能迅速頂進她的陰道。

但我還是沒有頂進她的陰道,反而是沒多久就開始射精,還是緊頂在她的下體上射精,這才結束……

小美一直在只有微光的黑暗中乖乖躺著,乖乖的讓我壓在上面,乖乖的看著我的臉,完全不知道自己下體已經沾滿我的精液。

我也只是看著小美的臉,有點不知所措的看著她,忽然不知道接著應該怎麼辦?

貨櫃屋外的郊區馬路,不時傳來深夜的快速車聲。

她天真又純潔的喊我:「哥哥?」

「什麼事?」

「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的屁股一直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撞?」

我有點兇的回答:「沒事啦,妳不要管。」

「喔……」

依然乖乖躺在枕頭上的小美,雖然看不清臉孔,不過我知道她也正看著我的臉。

這時充斥我心中的,真的只有罪惡感。

我竟然真的把親妹妹小美壓在下面,一直用我的龜頭撞她下體直到射精……

我慢慢移動身體,離開小美上方,不再壓著她。

然後我摸黑掀開棉被走下床,去放滿雜物的舊木桌拿起一包衛生紙,開始擦拭陰莖。

小美也在床上坐起,並且好像用手摸她自己的下體,因為她問了句:「這是什麼?黏黏的……好奇怪的味道……」

我則是內心混亂又充滿罪惡感的側躺在床上,拉起棉被蓋著,然後慢慢睡去……

這一晚之後,好一陣子我完全沒有再對小美作出什麼,因為真的覺得怪不是滋味。

也正好在這一天傍晚,我剛從打工地方上班回來,小美就拿著一個信封很高興的跑過來:「哥哥!哥哥!」

「什麼事?」

「媽媽請人送信來。」

我很訝異:「媽媽?!」並且立刻接過這個信封。

我拆開來看,只見裡面放著五千元,還有一張信紙。

主要寫著媽媽已經在南部一家酒店開始新生活,所以把五千元寄給我們,主要是當作小美的生活費,直到小美也能獨立打工為止,並且她因為住在南部所以恐怕沒有什麼機會可以北上來看我們了,所以要我們自己好好的生活……也就是說,她不會回來了,大致如此。

看著這封信,雖然知道媽媽不會回來了,但我還是想念起媽媽,小美也是。

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生活,我們對媽媽的思念已經沖淡許多,所以也不會太難過。

我對小美微笑:「哥哥帶妳去吃麥當勞。」

小美開心的笑了:「好。」

我就這樣把小美帶到鬧區的麥當勞,幫她買了一個快樂兒童餐,跟她一起快樂的吃晚餐。

吃完晚餐,我又牽著小美的手在鬧區內閒逛。

在一般路人眼中,我們肯定就像好哥哥帶著小妹妹逛街吧?

我們就這樣逛著逛著,逛到一個娃娃店,小美慢慢停下腳步,只是眼睛一直盯著櫥窗看。

是一隻可愛的泰迪熊娃娃,約小美的一半身高。

我這才想到,小美好像真的都沒有布娃娃。

看小美這樣,肯定很想要這隻泰迪熊,但是又乖乖的不敢開口,只是一直看著。

我看了看價錢標籤,有點小貴,買下去的話肯定這個月都要吃泡麵喝開水度日了,但我還是主動開口:「想要嗎?」

小美趕緊看著我:「我想要……」

我慢慢重新看相櫥窗「可是有點貴……」

聽我這樣說,小美露出難過的表情,又只是安靜看著這隻泰迪熊。

最後,我還是說:「走吧,等哥哥有錢再買給妳。」

「好。」

我就這樣重新牽著小美的手,和她一起離開這間娃娃店。

沒多久之後,我們就搭著公車回家了……

自從這天之後,我注意到小美開始會在紙上畫圖,畫那隻泰迪熊。

看來小美是真的很喜歡那隻泰迪熊,但是沒錢又能怎麼辦?

又幾天後,小美終於在我打工回家躺進棉被之後,主動找我開口:「哥哥?」

「什麼事?」

「你可以每天多給我十圓的零用錢嗎?」

「妳想做什麼?」

「我想存起來買泰迪熊……」

「那隻泰迪熊喔?」

「嗯。」

「那隻真的很貴,妳每天存十元的話也要兩年才買的起。」

小美難過的說:「我很想要……」

「每天如果多給妳十元---」

我說到這裡,忽然打住。

因為我忽然想到,不如跟小美做個光明正大的交易,讓她賣身給我,這樣我就不會有罪惡感了吧?

另外,如果有潤滑液的幫助,應該就能進去小美的陰道了吧?

想到這,我忽然又開始緊張起來。

怎麼辦?要不要說啊?

但是最後,我還是說了:「小美啊,妳那麼想要泰迪熊的話,哥哥可以立刻買給妳,只是……」

小美聽我這樣說,開心了,但是也訝異了:「只是什麼?」

「哥哥辛苦賺的錢,都是讓妳和我吃飯還有讀書用,不是要買泰迪熊用的,妳知道嗎?」

「我知道。」

「所以哥哥如果買泰迪熊給妳,妳也願意一直陪哥哥做一件事嗎?」

「什麼事?」

「其實是有一件事只有小美妳才能跟哥哥作,要是都不作的話哥哥會一直覺得很難過,如果妳有常常跟哥哥作的話,哥哥就會覺得很舒服,妳瞭解嗎?」

「到底是什麼事?」

「到時候妳就知道了。

妳現在只要知道這件事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不論怎樣妳都不能說,可以嗎?」

純真的小美立刻答應:「好。」

「那麼等明天晚上哥哥就帶妳去買泰迪熊,不過到時妳真的也要乖乖照哥哥說的作,並且不管哥哥對妳作什麼妳都要保密,這樣可以嗎?」

小美依然乖巧的:「好。」

「絕對要保密喔。」

「我知道。」

就這樣,我跟小美作出約定,心中的罪惡感立刻消失,並且這一晚我又激動興奮的失眠了……

隔天下班之後,我立刻帶著小美前往鬧區,並且讓荷包大出血的把那隻泰迪熊買給她。

小美抱著泰迪熊,真的非常開心的笑著。

接著我去到位於鬧區內的情趣用品店,獨自一人進去買瓶高滑度的潤滑液,然後才又帶著小美去吃個麥當勞,提醒她一定要遵守約定,不管哥哥今天開始對她做什麼都不能說,她一直抱著泰迪熊開心點頭。

回到貨櫃屋內,關上門,我幾乎是喘著氣把黃色的老舊電燈轉開,驅走黑暗。

小美抱著泰迪熊站在我面前,一直看著我。

我重新看著她:「小美,哥哥已經買泰迪熊給妳了,對不對?」

「嗯,謝謝哥哥。」

「從今天開始,妳都要一直實現和哥哥的約定喔,並且不能告訴任何人,是我們的秘密喔。」

「我知道。」

「真的不能說喔?」

「好。」

「絕對絕對不能說喔?」

「好。」

「不管怎樣都絕對不能說喔?」

「嗯。」

「那麼要開始了。」

「好。」

我終於按奈不住的走到小美面前,牽起她的小手,把她帶到床邊,然後讓她坐在床沿。

我蹲在她面前,脫下她的長褲,小白兔內褲立刻跑出來。

她有點不安的:「哥哥?」

「乖,這件事就是要這樣做才行。」

「喔……」

我繼續脫掉小美的內褲,她趕緊併攏雙腿,感覺有點害羞。

我把雙手搭在她的膝蓋上:「來,張開雙腿。」

坐在床沿的小美猶豫幾秒,終於慢慢張開雙腿,露出小女孩恥裂。

「屁股坐到床的最邊邊。」

小美乖乖的坐到最邊邊。

「現在妳的身體躺在床上。」

小美又猶豫幾秒,還是乖乖抱著泰迪熊平躺在床上。

這時的小美,幾乎腰部以下部位都在床外面,並且張著雙腿踩在鐵櫃屋的地板。

我趕緊伸出雙手剝開陰裂,立刻看到小豆豆、尿道、陰道和小菊花。

小美的陰道看起來真的有夠小,約零點二公分,我的龜頭進不去吧?

不過我又想到陰道本來就很有彈性,加上也買了強效的潤滑液……

一直抱著泰迪雄的小美�起上半身看著:「哥哥?」

「乖乖躺著喔。」

聽我這樣哄,小美就又乖乖抱著泰迪熊躺著。

我不敢再浪費時間,趕緊拿出袋子內的潤滑液,開始塗抹在小美的陰部上,尤其是陰道口的位置,更是塗了厚厚一層。

一定是因為冰涼的感覺,所以小美又好奇的�頭看來。

我沒有理她,而是確定潤滑液塗好之後,就開始解開自己的腰帶,並且脫下褲子和內褲。

「小美,要開始了喔?」

「嗯。」

「不論怎樣,都絕對要保密,知道嗎?」

「我知道。」

再次得到回答,我立刻右手握著陰莖,左手剝開小美的陰裂,然後原本蹲著的我雙膝跪地,讓龜頭往小美的陰道口移去。

小美看到我右手中的陰莖,好奇的問:「哥哥?那是你尿尿的小雞嗎?」

我沒有回答,直接讓龜頭頂在小美的陰道口,並且感覺到潤滑液的微涼並且滑滑的。

我吸口氣,立刻用力向前頂。

小美好奇的問:「哥哥?」

不過我頂個幾秒之後,明顯沒有頂進去。

我繼續讓龜頭頂在小美的陰部,並且稍微上下摩擦滑動,想讓潤滑液更充分的沾在我的龜頭上,並且希望能讓更多潤滑液進入她的陰道口。

「哥哥,妳到底在跟我做什麼?」

我緊張的喘著氣:「等一下哥哥再跟妳說。」

「嗯……」

然後我又繼續讓龜頭向小美的陰道口頂,並且這次順利多了。

沒幾秒,龜頭真的開始沒入,一整個就是夾緊的感覺。

小美訝異的小叫一聲:「啊?」

我繼續出力向前推。

因為有潤滑液的關係,所以龜頭幾乎順利的一直塞進去。

很快的,整個香菇頭整個被吞沒。

一直�頭看著的小美,肯定知道我開始插入了,訝異的:「啊!哥?」

我沒有理她,而是繼續向前頂,陰莖也開始沒入小美的陰道。

「哥∼∼∼!」

我的陰莖就這樣約塞入三公分,就再塞不進去。

不論如何,我知道自己真的插進小美的陰道了……

陰莖塞入的部分整個就是緊夾,感覺很奇特。

「哥?你在做什麼?屁股那裡,尿尿的小雞好像進去了!」

我只是看著底下的小美:「會不會痛?」

「會!」

「妳忍---」

我才剛開口,精液就不受控制的開始噴出,直接射進小美的陰道深處。

小美完全不知道我已經開始在她的陰道內射精,只是緊緊抱著泰迪熊,慌張的皺著眉頭:「哥?」

約十秒後,射精結束。

我動也不動,只是想著:真的對女生體內射精了……

要說爽嗎?不是很爽。

說滿足嗎?很奇妙,還頂滿足的,可能是生命傳承的本能……

「哥……」

我終於回過神:「會很痛嗎?」

「熱熱痛痛的……」

我再問一次:「會很痛嗎?」

她終於回答:「不會……」

「那從今天開始,哥哥想要時妳都要這樣跟哥哥做這件事,知道嗎?」

小美皺著眉頭,擔心的問:「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妳尿尿那裡有個洞,只要讓哥哥放小雞進去就好,只是這樣而已啦。」

「為什麼?」

「先不要問那麼多了,反正妳不會很痛,妳都乖乖的讓哥哥做這件事就好了,知不知道?」

小美皺著眉頭:「嗯……」

「那妳忍耐一下,哥哥動一動。」

「動一動?」

我沒有回答,只是雙手抓著小美的腰,然後開始慢慢的抽出陰莖,然後再緩緩的塞進去。

雖然才剛射精,但陰莖還是一點都沒有軟掉啊……

小美一直皺眉的擔心看著,自然是緊抱著泰迪熊。

我就這樣緩慢的開始插抽,感覺龜頭一直在小美的陰道中推進又後退,並且一直低頭看著。

「哥……」

「什麼事?」

「以後真的要一直這樣嗎?」

我幾乎沒有遲疑:「對。」

小美只是悶悶的看著我。

看她這樣,我不由得心痛了。

我終於對她露出溫暖微笑:「忍耐一點。」

小美看到我的笑容,也跟著露出微笑:「好……」

從這天開始,我幾乎每天和小美做愛,射精在她的陰道內。

小美也一直抱著泰迪熊,乖乖的讓我幹。

我就這樣一直幹她,甚至直到她已經上國中了也一樣。

小美一定已經知道我對她做什麼,不過她可能是已經習慣了,加上知道我一直照顧她,就默默的一直任我縱慾,並且發現懷孕的話就要我去拿墮胎藥丸回來讓她吃。

長大之後,小美也沒有離開我,而是跟我繼續生活,很自然的像夫妻那樣生活,此外沒有再多說什麼。

至於媽媽,則是幾年後就意外過世。

我就這樣得到一個終生的妹妹砲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