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1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urakku.kuroi
王子 | 2016-8-14 07:46:22

秀琴和秀美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兩人不但長相一模一樣,就連聲音都幾乎同樣的音調和頻率,時常讓人分不清楚到底誰是秀琴,誰是秀美。而其實兩人仔細去分辨的話,還是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哪裡的,但是如果沒有靠得很近,誰也沒辦法看出來大姐秀琴的左邊雙眼皮上有一顆很小的痣。

如果兩人都在化妝上動了手腳,劃上了眼影,那麼即使是她們自己的父母都分辨不出來。 不過她們倆人最相似的還不在於外表,而是她們都同樣有喜歡捉弄人的個性。而她們從小玩到大,最拿手的就是角色互換。所以姐妹倆從小時常用這種方式瞞過許多人,去捉弄別人。而隨著年紀的長大,姐妺倆所玩的遊戲也不斷在翻新。

在她們國中三年級時候,大姐秀琴首先交了男朋友,然後不久又開始和妹妹秀美玩起角色互換的遊戲來捉弄那個男生,後來秀琴十五歲時和男友發生了性關係,就開始和妹妹分享性伴侶,用車輪戰的方式令秀琴的男朋友招架不住。直到她們各自結婚之後,這種遊戲仍然是她們之間最大的秘密,時常交換身份,各自享受倆位老公不同的做愛技巧。從來沒有被發現,直到大姐秀琴後來生了一個兒子,而妹妹秀美則結婚多年一直沒有生育。

也隨著她們姐妹對自己的老公產生厭倦之後,她們各自和自己的老公離了婚,兩個人就全心的共同撫養秀琴的兒子小傑。(秀琴也搞不清楚小傑到底是哪一個老公的)姐妹倆時常輪流的照顧小傑,小傑一直也搞不清楚。只知道秀美阿姨長得跟媽媽很像。只能從衣服和髮型來分辨出媽媽和阿姨的不同。她們倆人的角色輪流替換,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但是她們似乎對這從小到大的遊戲已經習慣,一直以此為樂。 小傑慢慢的長大,終於在國小六年級的某一天,媽媽和阿姨同時出現的時候,讓他發現了媽媽左眼皮上的那顆痣。

當然後來也發現了媽媽和阿姨的遊戲。起初他不懂她們為什麼要這樣換來換去,慢慢的也習慣了自己有兩個媽媽,兩個阿姨的情況。而小傑也因為兩位媽媽都很疼他,所以也一直沒有說破,或提出任何懷疑。 而也許小傑遺傳了秀琴愛捉弄人的個性,利用她們互換身份的時候,捉弄她們。

在小傑高中畢業那年……「媽媽,妳昨天答應我要買摩托車給我,是不是真的?」

「這….」秀琴楞了一下,心想,一定是秀美說的。

「媽媽,妳不能黃牛喔!」

「好,媽媽說了就算。」她們都很疼小傑,秀琴也沒有去向秀美求證就爽快的幫小傑買了一輛機車。小傑也沒想到隨便的一個玩笑竟然成功,讓他樂不可支。

第二天當秀美來扮他媽媽的時候,小傑放學回來馬上就認出了媽媽是秀美阿姨扮的,就故意上前摟著她又抱又親的說︰「媽媽,謝謝妳幫我買的機車。」讓秀美也楞了一下。

「喔….喜歡就好….」當天晚上秀美給了秀琴一些錢。

「姐,買機車的錢我也出一點吧,不能都讓妳出。」

「哎呀,都是我們的孩子,計較什麼呢!」

「唉,姐,我真是太喜歡小傑這孩子了,又甜又懂事,我早就把他當自己兒子了,他要什麼,我都會給他的。」

「唉,我是怕把他寵壞了,小傑也長大了,你沒看他枕頭底下藏了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

「唉,我們的三角褲和一些黃色小說。」

「啊…真…真的….」

「是啊,這孩子真的長大了,對異性產生興趣,也不能怪他,小傑一直都沒有可以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也難怪…」

「姐,我看妳也不用耽心啦,男孩子都這樣,再長大一點就好了。」

「唉,現在他什麼東西都跟我們要,我真怕哪天跟我們要一個女人,難道妳也找一個給他?」

「姐,就算是也沒關係啦,誰叫他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心肝寶貝。」

「真有那時候,包在我身上好了。」

小傑見自己的玩笑竟然成真,也就一直沒有說破的裝傻,不斷的利用同樣的手法向兩個媽媽搾了許多自己想要的東西。直到有一天,小傑大膽的玩了一個秀琴和秀美都沒想到的遊戲,而這也是意外引起的。

有一天下午媽媽和阿姨都不在,小傑窮極無聊,翻了翻他從同學那裡借來的黃色小說,看著看著就慾火上升了。於是像往常一樣,趁著媽媽和阿姨都不在,偷偷進入阿姨的房間從衣櫃裡找出阿姨的性感三角褲,就在秀美的房間裡開始手淫,小傑也玩過媽媽的三角褲,但是對阿姨琳瑯滿目的各種款式的三角褲特別感興趣。

小傑找了兩件他特別鍾愛的半透明的蕾絲網狀三角褲,一件用它們來套弄勃起的雞巴,那種輕柔的質惑摩擦著雞巴,令小傑特別興奮。另一件則湊到臉上嗅著阿姨身上的體香,幻想著和阿姨做愛。

達到高潮之後,小傑躺在秀美的床上,心裡仍留著幻想中他用雞巴插進阿姨的肉穴時的快感,想著想著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傑在矇瓏中彷彿聽到客廳有開門的聲音,小傑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糟糕,來不及躲了,不知道回來的是媽媽還是阿姨?在匆忙之下,小傑連褲子都來不及穿,隻有躲到阿姨的房門後面,靜觀其變。 「小傑…..小傑…..」 在客聽喊著他名字的聲音,小傑分辨不出來是媽媽還是阿姨,一顆心直跳個不停。

就在同時,半掩的房門被推了開來。

「小傑….小傑….這孩子到底跑哪裡去了?」小傑在門後看著進來的背影,從衣服可以看出來是阿姨。

秀美並沒有發現躲在門後的小傑,逕自走到櫥櫃前,準備換衣服,突然發現床上的兩件三角褲。

秀美沈思了一會兒,拿起床上的三角褲,放回了櫃子,開始脫下身上的洋裝,小傑從門後偷偷看著,美麗的秀美阿姨光滑的背脊一下子顯露出來,

小傑心裡又是一陣狂跳,接著秀美脫下了裙子,一件極小的黑色薄紗三角褲包著阿姨結實的臀部,出現在小傑面前。一下子小傑的雞巴又不由自主的挺了上來,剛好頂在門上。

這時秀美穿上了另一套居家服,走出房門。小傑聽到廁所門關上的聲音,判斷阿姨進了廁所,於是趁機從門後出來,溜回房間。

小傑在房裡左思右想,到底該如何才能達到跟阿姨做愛的目的呢?小傑明白,憑著姨媽對他的疼愛,即使自己用強暴的方式姦淫了姨媽,事後也一定會得到原諒的,但是他還是覺得這是下下之策。 思索很久之後,小傑靈光一閃,想到了利用媽媽和姨媽兩人互換角色的予盾來達到目的。

決定之後,小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 秀美已經離開廁所,又進了她的房間。

小傑就故意將將客廳的大門打開又用力關上,讓大門發出「碰!」的一聲,假裝自己剛剛才進門。 果然一會兒,秀美從門裡出來。

「小傑,你去哪裡了?」

「沒有啊!出去走走。阿姨,找我有事啊?」

「沒有啦!我也是剛回來,以為你會在家。回來就好了,我睡個午覺,你媽回來時叫我,好不好?」秀美說著又進房去了。

小傑等了一下,調整好了呼吸,開始了他的計畫,而這個計畫必須在六點媽媽回來之前完成。

「阿姨,我可以進來嗎?」小傑輕敲著秀美的房門。

「門沒鎖。」秀美在房內回答。

於是小傑開門進去,反手將門關上。隻見到秀美阿姨剛換上睡衣,背對著小傑,彎著身正在整理床舖。

小傑從背後看著秀美白色絲質睡衣的背影,隱約可以看到她裡面黑色的胸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褲,不由得下面的雞巴又漲了起來。

小傑見機不可失,開始了他的計畫,從秀美身後將秀美抱住。

「小…小傑…你做什麼?」秀美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阿姨,昨天謝謝妳了。」小傑故弄玄虛的說。

秀美從小傑小時候一直到大,摟摟抱抱的動作也時常有,所以一下子就不以為意了,反而有點奇怪,昨天姐姐到底為小傑做了什麼?

「謝….謝什麼?」

「阿姨,妳還裝蒜。」小傑繼續裝著說。

「裝什麼?姨媽…有點忘了,你提醒我一下,好嗎?」

「阿姨….妳…昨天說好的,妳騙我。才過一天而已,妳就黃牛了。」小傑裝做很難過的樣子。

秀美一下子摸不著邊,又怕再問下去,這個心肝寶貝真要哭出來了,於是就順著小傑的話說。

「好,姨媽逗你的,說過的話,當然不會黃牛囉!」

「那…太好了。」小傑將秀美的身體抱了起來。

「小…小傑,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秀美登時急著說。

小傑於是將秀美放到床上,迅速的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被勃起的雞巴繃緊的內褲。

「小傑….你….你幹什麼?」

「阿姨妳說今天也要像昨天一樣幫我弄的,妳怎麼又這樣,說話不算話。」小傑故意嘟著嘴說。

秀美被這突來的狀況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天啊!昨天姐姐到底用我的身份對小傑做了什麼?

「我….」秀美一時說不出話來。

小傑趁此抓住秀美的手去撫摸自己穿著內褲,那勃起的雞巴上面。

「啊….」秀美嚇呆了。

(姐…姐怎麼對小傑做這種事,天啊!這….)秀美心神大亂,可是手被小傑壓在他的雞巴上面,教她握也不是,縮也不是。

「阿姨,摸吧!像昨天一樣,真的好舒服。」小傑見計畫有進展,就更進一步將內褲脫了下來,一根成熟男人,青筋突暴的粗大雞巴繃跳了出來。

「啊…..小傑….」秀美差點昏了過去,一則被這荒唐的一幕嚇的,一則是十幾年沒有性伴侶,也沒看過這麼粗大的雞巴。

「阿姨,妳昨不是看過了,也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小傑故意說。

(什….什麼,姐姐竟然還幫….自己兒子…口交…天啊…這到底是….)秀美在一陣心緒的混亂之後,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

(真沒想到姐姐…唉…也不能怪姐姐….這孩子雞巴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是了,用我的身份才不會讓小傑太排斥,姐姐為這孩子實在付出太多了。)

「阿姨,妳在想什麼啊!急死人了。」 「好。急什麼!」秀美想通了這個關結之後,心就放下了,也跟著配合起來,主動握著小傑的雞巴套弄起來。 小傑不禁露出喜色,成功了!

「孩子,你的東西真的好大,阿姨都快握不住了。」秀美心裡踏實下來後,把自己也當作小傑母親一樣。(既然姐姐都能這麼犧牲,我還猶豫什麼呢!)

「阿姨,好棒,好舒服,來….」小傑說著就去脫秀美的睡衣。

「啊…」秀美又是嚇一跳,但隨即平靜下來。

(是啦,口交都做了,姐姐大概也跟小傑坦呈相見了,唉…)秀美一手握著小傑的雞巴繼續套弄著,任憑小傑脫下她的睡衣。秀美一下子身上隻剩下胸罩和三角褲在身上。

「阿姨,再幫我含吧!」小傑見計畫完全成功,更將雞巴頂向秀美的嘴邊。

「嗯….滋….滋…」秀美沒有再猶豫,張口就將小傑的雞巴含進嘴裡開始吸了起來。

小傑簡直爽透了,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

「滋….滋….滋….滋….滋….滋….滋….」秀美含的津津有味,愛不釋手,還不時吸住小傑兩顆睪丸,這種刺激差點讓小傑射了出來,但是長期自慰的成果,令他暫時還能克制住。

「阿姨,來,妳躺下。」小傑已經忍不住想插秀美的肉穴,輕輕將秀美推倒在床上,然後隔著胸罩雙手握住秀美的雙乳。

「啊….嗯….」秀美很順從的任小傑擺佈,因為心裡已經有了為小傑而犧牲的打算,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被小傑充滿男人象徵的雞巴給勾起了淫性,不知不覺下體已經溼透了。

「嗯…..喔…..好…..嗯…..輕點……」 小傑隨即用力扯下秀美的胸罩,兩顆玉乳彈了出來。

小傑這時已經衝動的雞巴高高挺起,翻身坐在秀美身上,因充血而暴滿青筋的粗大雞巴,剛好架在秀美的雙乳中間。

「阿姨,謝謝妳,我好愛妳。」

小傑說著時,另一手悄悄的反過身伸入秀美的小三角褲。一下子觸到了秀美茂盛的陰毛。

「啊…..」秀美被摸到私處,本能的嚇了一跳。

「阿姨,怎麼了?別忘了妳答應今天要讓我….插進去的哦!」

(唉!姐姐真的什麼倫理都不顧了,連這也答應,唉,罷了,都到這種地步了,小傑這孩子不知不覺竟然變成大人了,我竟然沒發現,還當他是小孩子,好吧!)

小傑在秀美思考的時候,手指已經伸進了秀美的那條肉縫。

「嗯….輕…..輕點…..會痛…..嗯…..」

小傑扣著秀美小穴的手感覺到一陣黏黏的液體從阿姨的肉穴溢了出來,又看阿姨臉上泛起了紅霞,眼睛盯著自己架在她雙乳間的雞巴。

小傑知道秀美阿姨已經默許了,於是彎下身含住秀美的乳房,一邊吸吮,一邊搓揉。

「嗯…..嗯….小傑….你….唉….阿姨真拿你沒辦法….啊….輕….輕點….」秀美的雙乳已經漲得疼痛。

小傑吸吮了一會,往上直舔,從脖子一直舔到臉上,最後吻上了秀美的雙唇。而下面的雞巴則隔著秀美薄薄的三角褲,頂著她的陰戶。

秀美十幾年未曾經歷真正男人的擁抱和愛撫,一下子心全亂了,不但任憑小傑玩弄她身體的每個地方,還不自主的主動摟著小傑的身體,摸著小傑那根不斷頂她私處的雞巴。

經不住小傑雙唇的親吻,秀美伸出了舌頭,與小傑的舌頭勾在一起,兩人就這麼沈浸在熱吻當中,小傑脫下了秀美的衣服、短裙,最後小傑依依不捨的撤離秀美的雙唇,然後跪在秀美張開的雙腿間,伸出手就要褪下秀美那件窄小的黑色蕾絲三角褲。 而秀美本能的伸手抓著小傑的手。

「不….不行….」

但是沒有一絲反抗的力道,秀美隻是將手搭著小傑的手而已。小傑慢慢的將三角褲往下脫,一欉三角丘形狀的濃密陰毛呈現在小傑面前。

「阿姨,妳的毛好多,好美啊!」

「小傑….別…別看啦….」秀美害羞的說。

小傑再也忍不住,�高秀美的雙腿,一條十幾公分的裂縫在小傑眼前正汩汩流出淫水,小傑握著自己的雞巴,往美玉的那條肉縫頂去。

「啊…..不….啊….輕….輕點….孩子…..小傑…..啊….不行….你的太大了….」秀美久未人道,肉穴緊窄得宛如處女一般,使小傑的雞巴頂在穴口難以深入。

「阿姨,那妳來帶進去,好不好?」

「好,那你別動喔!」秀美�起頭,伸手握著小傑粗大的雞巴往自己的肉穴頂,尋找裂縫的入口。

「嗯….傑….你的….怎麼會這麼粗….啊….進去了….快….挺進來….」

「挺?」

「啊…..就是操,快….操我…..」秀美的肉穴被小傑的雞巴頂開後,已經充滿期待的想嚐嚐外甥這大雞巴的滋味,什麼倫理道德的矜持已經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唧!」小傑不顧一切,用力的挺了進去。

「啊…..喔…..好….好粗啊….好充實….小傑…孩子….你的雞巴好粗…..啊….痛……好痛….」秀美又是滿足又是痛苦的表情迷惑了小傑。

「阿姨,不舒服嗎?可是我感覺好棒,妳的….裡面夾得我好舒服。」

「喔….小傑…阿姨沒有生過小孩….也太久沒做愛了… ..而且…你的太粗了….所以阿姨有點痛….你輕輕的抽動….阿姨就會很舒服了….」

小傑就開始輕輕的抽送著雞巴,秀美的淫水則愈來愈多,每抽動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液從肉穴流了出來,沾溼了一大片床單。

「啊….嗯…..棒….好棒….阿姨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傑…..好美….阿姨飛上天了…..喔….快…快一點….」

「阿姨….什麼快一點….」小傑見到阿姨的淫浪,開始挑逗她。

「快用力的插….插我….操我…..快…」

小傑雖然是第一次性交,但是在長久手淫的幫助之下,竟發現自已可以克制想射出來的衝動。 於是時快時慢的抽送,掌握著節奏。

「天啊….乖孩子….你好會操….好會插穴….阿姨從….從來沒….這麼爽….喔….壞死了….又頂到人家…裡面了….喔…..小傑….姨媽愛你….給你插死了…..」秀美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小傑已經快忍不住了,於是加快速度的衝刺。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淫浪的插穴聲夾雜著秀美的浪叫,兩人終於同時洩了出來。

一陣的狂風暴兩之後。 小傑的雞巴仍然插在秀美的穴裡,漲著秀美的小穴。

「小傑….你….在哪裡學來的….」

「學什麼?」

「技巧啊….好….好棒….」

「什麼技巧?」小傑沒放過逗姨媽的機會。

「好啊….你欺負姨媽….」

「好阿姨,喜不喜歡?」小傑摟著秀美親她一下說。

「還說,弄得姨媽….好痛….」

「還有呢?」

「也….也好舒服….」秀美的快感已經使她拋開了亂倫的顧忌。

「那….我以後還可不可以….」

「姨媽都把身子給你,已經是你的人了,還用問嗎?不過,以後不用再玩姨媽的三角褲了,看你今天都忘了收,以後你想要,再告訴姨媽。」

「哇,太好了。」小傑抱著秀美又是一陣狂吻,還插在肉穴裡的雞巴又漲大了起來。

「啊….壞死了….你又…..」秀美小穴又是一陣舒服的充實快感。

「又怎樣?」

「你又漲起來,姨媽的下面都被你撐壞了。」

「那怎麼辦呢?我拔出來好了。」小傑作勢要抽出雞巴。

「不…..不要…..啊….」秀美深怕小傑抽出去,

著急的用力抓著小傑的臀部往前推,結果一下子太用力頂到了子宮底。

「阿姨,看妳好急哦!」

「你好壞,壞死了,姨媽身子給你了,你就開始欺負姨媽了。」秀美嬌羞得像個小女生,將臉埋進小傑的胸膛。

「阿姨,我愛死妳了,哪捨得欺負妳,以後我們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可以天天…..」

「天天怎樣?」秀美問了後才發覺自己不該問。

「天天….操我心愛阿姨的小穴穴!」秀美一聽這麼赤裸的對白,肉穴已經又騷癢得不可揭止。

「那….還不動…..」秀美急色的說。

「動什麼?」小傑又逗弄她。

「動你的大雞巴,操我…..操你的姨媽….快嘛….親兒子….好老公….以後秀美的小穴….隻給小傑插……隻給你操….快……」

小傑一聽秀美這麼露骨的性愛告白,再也忍不住,馬上開始抽插起來。

「啊…..喔….好…..舒服…..好粗的雞巴….啊…..喔….啊…..喔….啊…..喔….好孩子….姨媽好爽….不…..妹妹好爽….親哥哥….啊…..喔….秀美妹妹是你的人了…..操吧…..操死我…..好棒……」

兩人放蕩的性交,秀美洩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近六點,小傑的媽媽秀琴已經快回來時,才收拾了一下各自回房休息。

晚上,秀琴、秀美和小傑三人一起用餐。 秀美心裡在思考著一個問題。

(姐姐藉用我的身份幫小傑口交,又答應他和發生關係,可是,她明知道今天要各自還原身份,還答應今天給小傑…..那….那是她自己想要?….忘了…還是….)

秀美百思不得其解。總之,秀美心裡已經認定了姐姐秀琴昨天對小傑口交的事了。 而小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

(萬一阿姨跟媽媽談起這件事,不就穿梆了,該怎麼辦呢?除非….)小傑心中有數,想了一個辦法,而這個辦法就是….如法泡製,但是一定先不能讓媽媽和阿姨單獨相處,否則穿梆的機率太高了。

其實小傑心裡也想,就算穿梆了也不會怎樣,阿姨和他的關係已經成了事實,只是小傑大概真的是遺傳了秀琴姐妹倆的個性,把它當一個遊戲,不能穿梆的遊戲,就好像她 們姐妹倆跟周圍的人玩了大半輩子遊戲卻從來沒穿梆過一樣。

(可是她們絕對想不到,她們這輩子唯一碰到的對手竟是這個心肝寶貝)秀琴見秀美和小傑倆人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也覺得奇怪。

「喂!你們倆怎麼啦!吃錯藥了嗎?」

「還說,都是妳啦!」秀美不禁說。

「我….我又怎麼啦!」秀琴一頭霧水。 秀美覺得在小傑面前,不能談那件事。

「算啦!誰叫我們家有個賈寶玉,唉!」

「到底在說什麼呀?」秀琴還是不懂。

而秀美卻誤以為姐姐不想在小傑面前談,大概不想破壞母親的尊嚴吧。於是不再談這事,岔開了話題。

「好啦!我去洗澡,姐,碗筷給妳收拾喔!」秀美說著就回房去換衣服。 小傑在旁邊捏了一把汗,還好她們沒再談下去。

而秀琴仍在想著秀美說的話。(什麼賈寶玉?)「小傑,你姨媽今天到底怎麼了?」

「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們昨天的事有被她看到吧!」小傑真的開始如法泡製了。

「昨天?我們昨天什麼事?」秀琴又是一陣莫名其妙。

「媽媽,等一下再說吧!來,我幫妳收拾一下。」小傑將話題岔開,開始收拾碗筷。

秀琴則是被他們弄得摸不著邊。

「怎麼你們今天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餐桌收拾好之後,秀琴在廚房洗碗,秀美也換好了輕便衣服準備洗澡,秀美經過客廳的時候,小傑趁機抱著她,輕吻她的小嘴,也捏了秀美的乳房一下。

「親妹妹,要不要哥哥幫妳洗?」小傑貧嘴的說。

「啊….噓…你好大膽,小心被你媽看到。」秀美掙開小傑的懷抱。

「有什麼關係,媽媽不會介意的。」

「胡說,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

「好啦!我要洗澡了,不跟你胡扯了,明天再說吧,明天….再讓我嚐嚐你的…..大….雞…..巴….」秀美調皮的捏了小傑下面一把,就像蝴蝶一樣的飄進浴室了。

小傑見機不可失,就來到廚房。

看見媽媽正在洗碗,就大膽的從後面將媽媽抱住,像今天下午對付秀美一樣。

而秀琴的反應倒沒有秀美這麼激烈,因為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小傑,又想要什麼東西了?這麼親熱?」

「想要…. 媽媽妳昨天幫我做的事….妳答應我的,妳忘了嗎?」

(又來了,到底是什麼?秀美昨天到底答應這孩子什麼了?)秀琴跟秀美一樣,深怕小傑說她黃牛,於是也跟秀美一樣的說︰

「當然不會啦!媽幾時答應過你的事黃牛過呢?」秀琴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裡還是搞不清楚小傑要什麼,這時秀美又在洗澡,也不能去問她。

「太好了,我就知道媽媽對我最好了!」小傑一手摟著美華,一手已經偷偷的解開褲帶,讓長褲滑了下來,並將雞巴拉了出來。

背對著小傑的秀琴毫不知情,隻是突然覺得屁股溝的地方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就在這時,小傑已經拉著美華的手往後去握著他勃起的雞巴。

這是秀琴很久沒有接觸過的觸感。

「啊….小傑….你幹什麼?」秀琴嚇一大跳,轉過身來,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果然是一根青筋暴起的粗大雞巴,

急忙想放開手,可是手被小傑拉著。

「媽媽,妳昨天才幫我弄的,還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妳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

「這…..」秀琴心裡突然有點恍然大悟。(難怪秀美今天這麼奇怪,說什麼賈寶玉,喔…以前還說為了小傑,他要什麼都可以給他,難道….她連身子都….好啊…..這小妹,用我的身份跟小傑亂來,哎呀….這下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媽媽,妳在想什麼啊?人家要妳像昨天一樣,用嘴幫我含。」

「啊….這….」秀琴這下不得不真的猶豫了,再怎麼說小傑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種事…..。

可是秀琴低頭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心神卻是一陣蕩樣,小傑怎麼有這麼大的東西,自己都不知道。

「媽媽,快啦!」

「好好好,急色鬼。」秀琴心想,秀美竟然能對這孩子做這麼大的犧牲,我這做母親的又怎麼能少呢。 即使是親姐妹,女人天生就會暗中較勁,連秀琴也不例外,所以她想通了這點,就什麼也不管了。

秀琴蹲下身子,低頭就就小傑的大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吸吮起來,面對這場面,即使是自己的兒子, 秀琴也不由得下面一陣淫水直流,將性慾挑了起來。

「啊….好棒….好舒服…. 媽媽….你的小嘴好棒…」小傑興奮極了,他的計畫是完全成功了。

秀琴吸了一會,愈來愈愛不釋手,舔遍了小傑的雞巴、陰毛、睪丸。淫性一起,秀琴絲毫不比秀美遜色。

「媽媽,換我了。」小傑扶起秀琴,秀琴順從的站起來,一手扔捨不得放掉那根雞巴。

小傑扶起秀琴後就將秀琴的裙子整個掀了起來,而秀琴隻是顫動了一下,完全沒有反抗。

隻見秀琴下身穿著一件絲帶繫著的粉紅色三角褲,陰毛之濃密透過薄薄的一層蕾絲,清楚可見。

小傑心想,原來媽媽跟阿姨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媽媽的陰毛特別濃密。換小傑蹲下來,用嘴隔著媽媽的三角褲去舔她的陰戶。

但是站著的姿勢隻能舔到陰毛的部份,於是小傑將媽媽抱上了流理檯,將秀琴的雙腿架在肩上,撐開秀琴的大腿,一條裂縫的深溝印在三角褲上,

秀琴流出的淫水已經讓整個小穴清楚的呈現在小傑面前。小傑看了就吻了上去,開始舔弄,從大腿到鼠蹊,一直到那條溼潤的裂縫。

「啊…..嗯……好……好舒服….天….啊…」秀琴太久沒碰過這種陣仗了,全身都已酥軟,根本都忘了秀美還在浴室洗澡。

小傑接著解開了媽媽三角褲上的絲帶,將媽媽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秀琴的小穴整個出現了,已經泛濫得一榻胡塗,乳白色的淫水順著肉穴流向肛門,再流向流理檯。

小傑見時機成熟,握著雞巴,抵向秀琴的肉穴,隻見媽媽的那條裂縫向左右分開,龜頭慢慢的滑進去。

「啊…..孩子…..不….不可以啊…..我是妳媽啊….我們不可以這樣….這是亂倫啊….」秀琴這時才如夢初醒的喊著。

可是已經太晚了,小傑用力一挺,整根雞巴順著淫水完全的插進了秀琴的陰道。

「啊…..天啊….痛….小傑….不可以….啊…」

小傑不顧一切的狂抽猛送,直插得秀琴死去活來,雙手胡亂揮舞,將一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

「呼….呼….孩子….你慢點….媽受不了…啊…喔…好….就是這樣….啊…..好….好棒….」秀琴一下子恢復的理性,又在小傑的抽送下飛到了九宵雲外。

「媽媽….妳舒服嗎….我很舒服啊….」

「舒服….不是舒服….是….爽….好爽….孩子..媽給你操得好爽….你怎麼…會….怎麼那麼會……插穴….是誰教你的….啊…又…又頂到花心了…」

就在母子二人正沈浸在性愛的歡愉時,秀美這時已經洗完澡了。當秀美走出浴室時,馬上就停到了秀琴的浪叫聲音從廚房傳了過來,秀美這時已心裡有數,就循著聲音到了廚房門口。 果然,秀美隻見姐姐的兩隻腿架在小傑的肩上,還在叫個不停,而小傑則努力的在幹著他的媽媽。

(好哇!姐姐竟然兩個角色都跟小傑有性關係,實在…..唉…也不能怪姐姐了,誰教我們都那麼疼這孩子,更何況小傑有那麼好的本錢。)

秀美就在廚房門口看著這對母子大演活春宮,剛才在浴室裡回想著下午和小傑的性交,忍不住自慰了一次,原本打算晚上等姐姐睡了之後,溜到小傑房裡,再讓小傑插一插她久曠的小穴,可是現在…..。

秀美看得下面不由得又流出淫水,剛換的三角褲一下子又溼了。

這時小傑將秀琴從流理檯上抱了下來,就在秀琴�起頭的時候,看見了秀美在門口正對著她微笑,而這一笑也令秀琴心裡的尷尬釋懷了,

於是也對秀美報以會心的微笑。兩人再怎樣都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小傑的自導自演。

秀琴被小傑抱下來後,就站在地上,轉過身子,將臀部�起,露出溼淋淋的肉穴,小傑會意的握著雞巴,頂向媽媽的陰戶。「滋」一聲,一下子就進去了。

「嗯….啊….好孩子….美死了….這樣操…媽媽..好爽….親兒子….寶貝….媽愛死你了….操吧…操媽媽給你阿姨看….我們姐妹都是小傑的人了….秀美妳說對不對…….啊….」小傑這時才知道姨媽已經站在後面多時了。

回頭過去看時,秀美正笑吟吟的回他一個調皮的眼神。 小傑放心了,不但放心,這兩個孿生媽媽,在同一天就全都他弄上手,以後不但想插誰都沒問題,也許還可以一箭雙鵰。

小傑高興得更奮力的幹著自己的媽媽。雙手用力的揉捏著早已被他脫下胸罩的乳房。

「喔….媽快不行了….啊….大雞巴….孩子…你的大雞巴操死媽媽了…..喔….爽啊….好哥哥…媽要叫你哥哥….快叫我妹妹….你的秀琴妹….啊….」

「好啊….秀琴妹妹….喜不喜歡…..」

「喜歡….妹妹喜歡…喜歡小傑哥哥操….啊….啊….」

秀美在一旁看見姐姐的淫蕩實在不在自己之下,一下子不甘示弱的靠了過來,將身上的衣服脫個精光。

「小傑…別忘了你還有個秀美妹妹….嗯….」

秀美從後面抱著小傑,用她的乳房搓揉小傑的背。 這一幅活春宮,足令任何男人看了都受不了。小傑前後各夾著一個大美人,兩個一模一樣的美女,脫光了以後,真的讓人無法分辨誰是秀琴,誰是秀美。

「 喔….小傑….媽要出來了….洩給你了….快…操….用力操我….啊..啊..啊..啊..啊..啊..」秀琴洩了身,一股濃濃的陰精衝向小傑的雞巴。

小傑仍未洩精,於是抽出雞巴,隻見秀琴的穴口,一股白色的淫液流了下來,穴口像在呼吸似的,仍微微的張合著。

秀美在後面已經等待很久了,馬上高舉起右腿跨在牆上。小傑轉身就抱著秀美的右腿,將溼淋淋的雞巴刺向秀美的肥穴。

「滋」一聲,也進了秀美的肉穴。 而秀琴則整個人趴在流理檯上,仍在享受著洩精後的餘韻。

為了順利抽送,秀琴雙手環著小傑的脖子,背則靠著牆面,兩人站著就在秀琴旁邊幹了起來。

「啊…啊..啊..姐…妳看到了嗎….啊…我們沒有白疼小傑….妳看….啊…他多會幹穴….啊…..以後….我們姐妹….不會寂寞了….啊….喔….姐….妳說是不是….啊….小祖宗….你太棒了..啊…姐…以後我們一起服侍……我們的老公….啊….我們的好哥哥…..啊….會幹穴的….好兒子….」

「是啊….我們以後就不會寂寞了….有了小傑….我再也不要別的男人了….嗯…」秀琴雙腿無力的趴著回答美玉。

「好阿姨….親媽媽….妳們都是我最愛的人….我一定會好好孝順妳們的….呼…呼….」

「好….親兒子….你要怎麼孝順….我們….啊…」

「陪妳們睡覺…..呼….跟妳們插穴…好不好…」

「好….當然好….但是….不要把身體弄壞了….」

「不會的…呼…呼…小傑會為妳們….保重自己…..喔…快…親阿姨…秀美….快….快….我快射精了….」

「好….啊…秀美也要了….啊…射吧….讓姨媽幫你生個孩子….好不好….射吧…射進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出….來…..了….」

小傑終於射出一道濃濃的精液,澆燙著秀美的子宮,秀美則整個人攀在小傑身上,不斷喘息著。

這一晚,秀美和秀琴這一對孿生姐妹花,被自己的兒子征服了,三人大被同眠,小傑則樂不思蜀的在床上幹完了媽媽再去幹姨媽,不斷的性交,直到日上三竿,三人都幾乎虛脫的一睡到下午。

小傑則在兩個如狼似虎年紀的女人陪伴下,享盡齊人之福,對年輕的女孩一點興趣也沒有。

幾個月後,秀美懷了小傑的孩子,秀琴也有害喜的現象,於是三人搬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後來秀琴和秀美分別生下了小傑的孩子。

往後的生活,除了照顧小孩之外,姐妹倆,最大的樂趣就不再是互換角色,而是扮演同樣一個角色,和自己心愛的兒子性交,做愛,過著春色無邊的生活。

秀琴和秀美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兩人不但長相一模一樣,就連聲音都幾乎同樣的音調和頻率,時常讓人分不清楚到底誰是秀琴,誰是秀美。而其實兩人仔細去分辨的話,還是可以看出不同地方在哪裡的,但是如果沒有靠得很近,誰也沒辦法看出來大姐秀琴的左邊雙眼皮上有一顆很小的痣。

如果兩人都在化妝上動了手腳,劃上了眼影,那麼即使是她們自己的父母都分辨不出來。 不過她們倆人最相似的還不在於外表,而是她們都同樣有喜歡捉弄人的個性。而她們從小玩到大,最拿手的就是角色互換。所以姐妹倆從小時常用這種方式瞞過許多人,去捉弄別人。而隨著年紀的長大,姐妺倆所玩的遊戲也不斷在翻新。

在她們國中三年級時候,大姐秀琴首先交了男朋友,然後不久又開始和妹妹秀美玩起角色互換的遊戲來捉弄那個男生,後來秀琴十五歲時和男友發生了性關係,就開始和妹妹分享性伴侶,用車輪戰的方式令秀琴的男朋友招架不住。直到她們各自結婚之後,這種遊戲仍然是她們之間最大的秘密,時常交換身份,各自享受倆位老公不同的做愛技巧。從來沒有被發現,直到大姐秀琴後來生了一個兒子,而妹妹秀美則結婚多年一直沒有生育。

也隨著她們姐妹對自己的老公產生厭倦之後,她們各自和自己的老公離了婚,兩個人就全心的共同撫養秀琴的兒子小傑。(秀琴也搞不清楚小傑到底是哪一個老公的)姐妹倆時常輪流的照顧小傑,小傑一直也搞不清楚。只知道秀美阿姨長得跟媽媽很像。只能從衣服和髮型來分辨出媽媽和阿姨的不同。她們倆人的角色輪流替換,雖然沒什麼特別的意義,但是她們似乎對這從小到大的遊戲已經習慣,一直以此為樂。 小傑慢慢的長大,終於在國小六年級的某一天,媽媽和阿姨同時出現的時候,讓他發現了媽媽左眼皮上的那顆痣。

當然後來也發現了媽媽和阿姨的遊戲。起初他不懂她們為什麼要這樣換來換去,慢慢的也習慣了自己有兩個媽媽,兩個阿姨的情況。而小傑也因為兩位媽媽都很疼他,所以也一直沒有說破,或提出任何懷疑。 而也許小傑遺傳了秀琴愛捉弄人的個性,利用她們互換身份的時候,捉弄她們。

在小傑高中畢業那年……「媽媽,妳昨天答應我要買摩托車給我,是不是真的?」

「這….」秀琴楞了一下,心想,一定是秀美說的。

「媽媽,妳不能黃牛喔!」

「好,媽媽說了就算。」她們都很疼小傑,秀琴也沒有去向秀美求證就爽快的幫小傑買了一輛機車。小傑也沒想到隨便的一個玩笑竟然成功,讓他樂不可支。

第二天當秀美來扮他媽媽的時候,小傑放學回來馬上就認出了媽媽是秀美阿姨扮的,就故意上前摟著她又抱又親的說︰「媽媽,謝謝妳幫我買的機車。」讓秀美也楞了一下。

「喔….喜歡就好….」 當天晚上秀美給了秀琴一些錢。

「姐,買機車的錢我也出一點吧,不能都讓妳出。」

「哎呀,都是我們的孩子,計較什麼呢!」

「唉,姐,我真是太喜歡小傑這孩子了,又甜又懂事,我早就把他當自己兒子了,他要什麼,我都會給他的。」

「唉,我是怕把他寵壞了,小傑也長大了,你沒看他枕頭底下藏了什麼東西?」

「什麼東西?」

「唉,我們的三角褲和一些黃色小說。」

「啊…真…真的….」

「是啊,這孩子真的長大了,對異性產生興趣,也不能怪他,小傑一直都沒有可以一起玩的兄弟姐妹,也難怪…」

「姐,我看妳也不用耽心啦,男孩子都這樣,再長大一點就好了。」

「唉,現在他什麼東西都跟我們要,我真怕哪天跟我們要一個女人,難道妳也找一個給他?」

「姐,就算是也沒關係啦,誰叫他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心肝寶貝。」

「真有那時候,包在我身上好了。」

小傑見自己的玩笑竟然成真,也就一直沒有說破的裝傻,不斷的利用同樣的手法向兩個媽媽搾了許多自己想要的東西。直到有一天,小傑大膽的玩了一個秀琴和秀美都沒想到的遊戲,而這也是意外引起的。

有一天下午媽媽和阿姨都不在,小傑窮極無聊,翻了翻他從同學那裡借來的黃色小說,看著看著就慾火上升了。於是像往常一樣,趁著媽媽和阿姨都不在,偷偷進入阿姨的房間從衣櫃裡找出阿姨的性感三角褲,就在秀美的房間裡開始手淫,小傑也玩過媽媽的三角褲,但是對阿姨琳瑯滿目的各種款式的三角褲特別感興趣。

小傑找了兩件他特別鍾愛的半透明的蕾絲網狀三角褲,一件用它們來套弄勃起的雞巴,那種輕柔的質惑摩擦著雞巴,令小傑特別興奮。

另一件則湊到臉上嗅著阿姨身上的體香,幻想著和阿姨做愛。達到高潮之後,小傑躺在秀美的床上,心裡仍留著幻想中他用雞巴插進阿姨的肉穴時的快感,想著想著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傑在矇瓏中彷彿聽到客廳有開門的聲音,小傑一下子從床上跳了起來,糟糕,來不及躲了,不知道回來的是媽媽還是阿姨?在匆忙之下,小傑連褲子都來不及穿,隻有躲到阿姨的房門後面,靜觀其變。

「小傑…..小傑…..」在客聽喊著他名字的聲音,小傑分辨不出來是媽媽還是阿姨,一顆心直跳個不停。就在同時,半掩的房門被推了開來。

「小傑….小傑….這孩子到底跑哪裡去了?」小傑在門後看著進來的背影,從衣服可以看出來是阿姨。

秀美並沒有發現躲在門後的小傑,逕自走到櫥櫃前,準備換衣服,突然發現床上的兩件三角褲。

秀美沈思了一會兒,拿起床上的三角褲,放回了櫃子,開始脫下身上的洋裝,小傑從門後偷偷看著,美麗的秀美阿姨光滑的背脊一下子顯露出來,

小傑心裡又是一陣狂跳,接著秀美脫下了裙子,一件極小的黑色薄紗三角褲包著阿姨結實的臀部,出現在小傑面前。一下子小傑的雞巴又不由自主的挺了上來,剛好頂在門上。

這時秀美穿上了另一套居家服,走出房門。小傑聽到廁所門關上的聲音,判斷阿姨進了廁所,於是趁機從門後出來,溜回房間。

小傑在房裡左思右想,到底該如何才能達到跟阿姨做愛的目的呢?小傑明白,憑著姨媽對他的疼愛,即使自己用強暴的方式姦淫了姨媽,事後也一定會得到原諒的,但是他還是覺得這是下下之策。 思索很久之後,小傑靈光一閃,想到了利用媽媽和姨媽兩人互換角色的予盾來達到目的。

決定之後,小傑穿好衣服,走出房間。秀美已經離開廁所,又進了她的房間。

小傑就故意將將客廳的大門打開又用力關上,讓大門發出「碰!」的一聲,假裝自己剛剛才進門。果然一會兒,秀美從門裡出來。

「小傑,你去哪裡了?」

「沒有啊!出去走走。阿姨,找我有事啊?」

「沒有啦!我也是剛回來,以為你會在家。回來就好了,我睡個午覺,你媽回來時叫我,好不好?」秀美說著又進房去了。

小傑等了一下,調整好了呼吸,開始了他的計畫,而這個計畫必須在六點媽媽回來之前完成。

「阿姨,我可以進來嗎?」小傑輕敲著秀美的房門。

「門沒鎖。」秀美在房內回答。

於是小傑開門進去,反手將門關上。隻見到秀美阿姨剛換上睡衣,背對著小傑,彎著身正在整理床舖。

小傑從背後看著秀美白色絲質睡衣的背影,隱約可以看到她裡面黑色的胸罩和窄小的黑色三角褲,不由得下面的雞巴又漲了起來。

小傑見機不可失,開始了他的計畫,從秀美身後將秀美抱住。

「小…小傑…你做什麼?」秀美被這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阿姨,昨天謝謝妳了。」小傑故弄玄虛的說。

秀美從小傑小時候一直到大,摟摟抱抱的動作也時常有,所以一下子就不以為意了,反而有點奇怪,昨天姐姐到底為小傑做了什麼?

「謝….謝什麼?」

「阿姨,妳還裝蒜。」小傑繼續裝著說。

「裝什麼?姨媽…有點忘了,你提醒我一下,好嗎?」

「阿姨….妳…昨天說好的,妳騙我。才過一天而已,妳就黃牛了。」小傑裝做很難過的樣子。 秀美一下子摸不著邊,又怕再問下去,這個心肝寶貝真要哭出來了,於是就順著小傑的話說。

「好,姨媽逗你的,說過的話,當然不會黃牛囉!」

「那…太好了。」小傑將秀美的身體抱了起來。

「小…小傑,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秀美登時急著說。

小傑於是將秀美放到床上,迅速的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被勃起的雞巴繃緊的內褲。

「小傑….你….你幹什麼?」

「阿姨妳說今天也要像昨天一樣幫我弄的,妳怎麼又這樣,說話不算話。」小傑故意嘟著嘴說。

秀美被這突來的狀況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天啊!昨天姐姐到底用我的身份對小傑做了什麼?

「我….」秀美一時說不出話來。 小傑趁此抓住秀美的手去撫摸自己穿著內褲,那勃起的雞巴上面。

「啊….」秀美嚇呆了。(姐…姐怎麼對小傑做這種事,天啊!這….)秀美心神大亂,可是手被小傑壓在他的雞巴上面,教她握也不是,縮也不是。

「阿姨,摸吧!像昨天一樣,真的好舒服。」小傑見計畫有進展,就更進一步將內褲脫了下來,一根成熟男人,青筋突暴的粗大雞巴繃跳了出來。

「啊…..小傑….」秀美差點昏了過去,一則被這荒唐的一幕嚇的,一則是十幾年沒有性伴侶,也沒看過這麼粗大的雞巴。

「阿姨,妳昨不是看過了,也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小傑故意說。

(什….什麼,姐姐竟然還幫….自己兒子…口交…天啊…這到底是….)秀美在一陣心緒的混亂之後,很快的就鎮定了下來。

(真沒想到姐姐…唉…也不能怪姐姐….這孩子雞巴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是了,用我的身份才不會讓小傑太排斥,姐姐為這孩子實在付出太多了。)

「阿姨,妳在想什麼啊!急死人了。」

「好。急什麼!」秀美想通了這個關結之後,心就放下了,也跟著配合起來,主動握著小傑的雞巴套弄起來。小傑不禁露出喜色,成功了!

「孩子,你的東西真的好大,阿姨都快握不住了。」秀美心裡踏實下來後,把自己也當作小傑母親一樣。(既然姐姐都能這麼犧牲,我還猶豫什麼呢!)

「阿姨,好棒,好舒服,來….」小傑說著就去脫秀美的睡衣。

「啊…」秀美又是嚇一跳,但隨即平靜下來。

(是啦,口交都做了,姐姐大概也跟小傑坦呈相見了,唉…)秀美一手握著小傑的雞巴繼續套弄著,任憑小傑脫下她的睡衣。秀美一下子身上隻剩下胸罩和三角褲在身上。

「阿姨,再幫我含吧!」小傑見計畫完全成功,更將雞巴頂向秀美的嘴邊。

「嗯….滋….滋…」秀美沒有再猶豫,張口就將小傑的雞巴含進嘴裡開始吸了起來。

小傑簡直爽透了,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

「滋….滋….滋….滋….滋….滋….滋….」秀美含的津津有味,愛不釋手,還不時吸住小傑兩顆睪丸,這種刺激差點讓小傑射了出來,但是長期自慰的成果,令他暫時還能克制住。

「阿姨,來,妳躺下。」小傑已經忍不住想插秀美的肉穴,輕輕將秀美推倒在床上,然後隔著胸罩雙手握住秀美的雙乳。

「啊….嗯….」秀美很順從的任小傑擺佈,因為心裡已經有了為小傑而犧牲的打算,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被小傑充滿男人象徵的雞巴給勾起了淫性,不知不覺下體已經溼透了。

「嗯…..喔…..好…..嗯…..輕點……」 小傑隨即用力扯下秀美的胸罩,兩顆玉乳彈了出來。小傑這時已經衝動的雞巴高高挺起,翻身坐在秀美身上,因充血而暴滿青筋的粗大雞巴,剛好架在秀美的雙乳中間。「阿姨,謝謝妳,我好愛妳。」

小傑說著時,另一手悄悄的反過身伸入秀美的小三角褲。一下子觸到了秀美茂盛的陰毛。

「啊…..」秀美被摸到私處,本能的嚇了一跳。

「阿姨,怎麼了?別忘了妳答應今天要讓我….插進去的哦!」

(唉!姐姐真的什麼倫理都不顧了,連這也答應,唉,罷了,都到這種地步了,小傑這孩子不知不覺竟然變成大人了,我竟然沒發現,還當他是小孩子,好吧!)

小傑在秀美思考的時候,手指已經伸進了秀美的那條肉縫。「嗯….輕…..輕點…..會痛…..嗯…..」

小傑扣著秀美小穴的手感覺到一陣黏黏的液體從阿姨的肉穴溢了出來,又看阿姨臉上泛起了紅霞,眼睛盯著自己架在她雙乳間的雞巴。

小傑知道秀美阿姨已經默許了,於是彎下身含住秀美的乳房,一邊吸吮,一邊搓揉。

「嗯…..嗯….小傑….你….唉….阿姨真拿你沒辦法….啊….輕….輕點….」秀美的雙乳已經漲得疼痛。

小傑吸吮了一會,往上直舔,從脖子一直舔到臉上,最後吻上了秀美的雙唇。而下面的雞巴則隔著秀美薄薄的三角褲,頂著她的陰戶。

秀美十幾年未曾經歷真正男人的擁抱和愛撫,一下子心全亂了,不但任憑小傑玩弄她身體的每個地方,還不自主的主動摟著小傑的身體,摸著小傑那根不斷頂她私處的雞巴。

經不住小傑雙唇的親吻,秀美伸出了舌頭,與小傑的舌頭勾在一起,兩人就這麼沈浸在熱吻當中,小傑脫下了秀美的衣服、短裙,最後小傑依依不捨的撤離秀美的雙唇,然後跪在秀美張開的雙腿間,伸出手就要褪下秀美那件窄小的黑色蕾絲三角褲。 而秀美本能的伸手抓著小傑的手。

「不….不行….」

但是沒有一絲反抗的力道,秀美隻是將手搭著小傑的手而已。小傑慢慢的將三角褲往下脫,一欉三角丘形狀的濃密陰毛呈現在小傑面前。

「阿姨,妳的毛好多,好美啊!」

「小傑….別…別看啦….」秀美害羞的說。

小傑再也忍不住,�高秀美的雙腿,一條十幾公分的裂縫在小傑眼前正汩汩流出淫水,小傑握著自己的雞巴,往美玉的那條肉縫頂去。

「啊…..不….啊….輕….輕點….孩子…..小傑…..啊….不行….你的太大了….」秀美久未人道,肉穴緊窄得宛如處女一般,使小傑的雞巴頂在穴口難以深入。

「阿姨,那妳來帶進去,好不好?」

「好,那你別動喔!」秀美�起頭,伸手握著小傑粗大的雞巴往自己的肉穴頂,尋找裂縫的入口。

「嗯….傑….你的….怎麼會這麼粗….啊….進去了….快….挺進來….」

「挺?」

「啊…..就是操,快….操我…..」秀美的肉穴被小傑的雞巴頂開後,已經充滿期待的想嚐嚐外甥這大雞巴的滋味,什麼倫理道德的矜持已經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唧!」小傑不顧一切,用力的挺了進去。

「啊…..喔…..好….好粗啊….好充實….小傑…孩子….你的雞巴好粗…..啊….痛……好痛….」秀美又是滿足又是痛苦的表情迷惑了小傑。

「阿姨,不舒服嗎?可是我感覺好棒,妳的….裡面夾得我好舒服。」

「喔….小傑…阿姨沒有生過小孩….也太久沒做愛了… ..而且…你的太粗了….所以阿姨有點痛….你輕輕的抽動….阿姨就會很舒服了….」

小傑就開始輕輕的抽送著雞巴,秀美的淫水則愈來愈多,每抽動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液從肉穴流了出來,沾溼了一大片床單。

「啊….嗯…..棒….好棒….阿姨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傑…..好美….阿姨飛上天了…..喔….快…快一點….」

「阿姨….什麼快一點….」小傑見到阿姨的淫浪,開始挑逗她。

「快用力的插….插我….操我…..快…」

小傑雖然是第一次性交,但是在長久手淫的幫助之下,竟發現自已可以克制想射出來的衝動。於是時快時慢的抽送,掌握著節奏。

「天啊….乖孩子….你好會操….好會插穴….阿姨從….從來沒….這麼爽….喔….壞死了….又頂到人家…裡面了….喔…..小傑….姨媽愛你….給你插死了…..」

秀美的浪叫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小傑已經快忍不住了,於是加快速度的衝刺。「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陣淫浪的插穴聲夾雜著秀美的浪叫,兩人終於同時洩了出來。

一陣的狂風暴兩之後。小傑的雞巴仍然插在秀美的穴裡,漲著秀美的小穴。

「小傑….你….在哪裡學來的….」

「學什麼?」

「技巧啊….好….好棒….」

「什麼技巧?」小傑沒放過逗姨媽的機會。

「好啊….你欺負姨媽….」

「好阿姨,喜不喜歡?」小傑摟著秀美親她一下說。

「還說,弄得姨媽….好痛….」

「還有呢?」

「也….也好舒服….」秀美的快感已經使她拋開了亂倫的顧忌。

「那….我以後還可不可以….」

「姨媽都把身子給你,已經是你的人了,還用問嗎?不過,以後不用再玩姨媽的三角褲了,看你今天都忘了收,以後你想要,再告訴姨媽。」

「哇,太好了。」小傑抱著秀美又是一陣狂吻,還插在肉穴裡的雞巴又漲大了起來。

「啊….壞死了….你又…..」秀美小穴又是一陣舒服的充實快感。

「又怎樣?」

「你又漲起來,姨媽的下面都被你撐壞了。」

「那怎麼辦呢?我拔出來好了。」小傑作勢要抽出雞巴。

「不…..不要…..啊….」秀美深怕小傑抽出去,著急的用力抓著小傑的臀部往前推,結果一下子太用力頂到了子宮底。

「阿姨,看妳好急哦!」

「你好壞,壞死了,姨媽身子給你了,你就開始欺負姨媽了。」秀美嬌羞得像個小女生,將臉埋進小傑的胸膛。

「阿姨,我愛死妳了,哪捨得欺負妳,以後我們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可以天天…..」

「天天怎樣?」秀美問了後才發覺自己不該問。

「天天….操我心愛阿姨的小穴穴!」秀美一聽這麼赤裸的對白,肉穴已經又騷癢得不可揭止。

「那….還不動…..」秀美急色的說。

「動什麼?」小傑又逗弄她。

「動你的大雞巴,操我…..操你的姨媽….快嘛….親兒子….好老公….以後秀美的小穴….隻給小傑插……隻給你操….快……」

小傑一聽秀美這麼露骨的性愛告白,再也忍不住,馬上開始抽插起來。

「啊…..喔….好…..舒服…..好粗的雞巴….啊…..喔….啊…..喔….啊…..喔….好孩子….姨媽好爽….不…..妹妹好爽….親哥哥….啊…..喔….秀美妹妹是你的人了…..操吧…..操死我…..好棒……」

兩人放蕩的性交,秀美洩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近六點,小傑的媽媽秀琴已經快回來時,才收拾了一下各自回房休息。晚上,秀琴、秀美和小傑三人一起用餐。秀美心裡在思考著一個問題。

(姐姐藉用我的身份幫小傑口交,又答應他和發生關係,可是,她明知道今天要各自還原身份,還答應今天給小傑…..那….那是她自己想要?….忘了…還是….)

秀美百思不得其解。總之,秀美心裡已經認定了姐姐秀琴昨天對小傑口交的事了。而小傑也在思考一個問題。

(萬一阿姨跟媽媽談起這件事,不就穿梆了,該怎麼辦呢?除非….)小傑心中有數,想了一個辦法,而這個辦法就是….如法泡製,但是一定先不能讓媽媽和阿姨單獨相處,否則穿梆的機率太高了。

其實小傑心裡也想,就算穿梆了也不會怎樣,阿姨和他的關係已經成了事實,只是小傑大概真的是遺傳了秀琴姐妹倆的個性,把它當一個遊戲,不能穿梆的遊戲,就好像她 們姐妹倆跟周圍的人玩了大半輩子遊戲卻從來沒穿梆過一樣。

(可是她們絕對想不到,她們這輩子唯一碰到的對手竟是這個心肝寶貝)秀琴見秀美和小傑倆人似乎若有所思的樣子,也覺得奇怪。

「喂!你們倆怎麼啦!吃錯藥了嗎?」

「還說,都是妳啦!」秀美不禁說。

「我….我又怎麼啦!」秀琴一頭霧水。秀美覺得在小傑面前,不能談那件事。

「算啦!誰叫我們家有個賈寶玉,唉!」

「到底在說什麼呀?」秀琴還是不懂。

而秀美卻誤以為姐姐不想在小傑面前談,大概不想破壞母親的尊嚴吧。於是不再談這事,岔開了話題。

「好啦!我去洗澡,姐,碗筷給妳收拾喔!」秀美說著就回房去換衣服。小傑在旁邊捏了一把汗,還好她們沒再談下去。

而秀琴仍在想著秀美說的話。(什麼賈寶玉?)「小傑,你姨媽今天到底怎麼了?」

「我…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們昨天的事有被她看到吧!」小傑真的開始如法泡製了。

「昨天?我們昨天什麼事?」秀琴又是一陣莫名其妙。

「媽媽,等一下再說吧!來,我幫妳收拾一下。」小傑將話題岔開,開始收拾碗筷。秀琴則是被他們弄得摸不著邊。

「怎麼你們今天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懂?」

餐桌收拾好之後,秀琴在廚房洗碗,秀美也換好了輕便衣服準備洗澡,秀美經過客廳的時候,小傑趁機抱著她,輕吻她的小嘴,也捏了秀美的乳房一下。

「親妹妹,要不要哥哥幫妳洗?」小傑貧嘴的說。

「啊….噓…你好大膽,小心被你媽看到。」秀美掙開小傑的懷抱。

「有什麼關係,媽媽不會介意的。」

「胡說,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

「好啦!我要洗澡了,不跟你胡扯了,明天再說吧,明天….再讓我嚐嚐你的…..大….雞…..巴….」秀美調皮的捏了小傑下面一把,就像蝴蝶一樣的飄進浴室了。

小傑見機不可失,就來到廚房。

看見媽媽正在洗碗,就大膽的從後面將媽媽抱住,像今天下午對付秀美一樣。

而秀琴的反應倒沒有秀美這麼激烈,因為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小傑,又想要什麼東西了?這麼親熱?」

「想要…. 媽媽妳昨天幫我做的事….妳答應我的,妳忘了嗎?」

(又來了,到底是什麼?秀美昨天到底答應這孩子什麼了?)秀琴跟秀美一樣,深怕小傑說她黃牛,於是也跟秀美一樣的說︰

「當然不會啦!媽幾時答應過你的事黃牛過呢?」秀琴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裡還是搞不清楚小傑要什麼,這時秀美又在洗澡,也不能去問她。

「太好了,我就知道媽媽對我最好了!」小傑一手摟著美華,一手已經偷偷的解開褲帶,讓長褲滑了下來,並將雞巴拉了出來。

背對著小傑的秀琴毫不知情,隻是突然覺得屁股溝的地方被一個硬硬的東西頂著。就在這時,小傑已經拉著美華的手往後去握著他勃起的雞巴。

這是秀琴很久沒有接觸過的觸感。

「啊….小傑….你幹什麼?」秀琴嚇一大跳,轉過身來,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果然是一根青筋暴起的粗大雞巴,急忙想放開手,可是手被小傑拉著。

「媽媽,妳昨天才幫我弄的,還吃得津津有味,怎麼妳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樣?」

「這…..」秀琴心裡突然有點恍然大悟。(難怪秀美今天這麼奇怪,說什麼賈寶玉,喔…以前還說為了小傑,他要什麼都可以給他,難道….她連身子都….好啊…..這小妹,用我的身份跟小傑亂來,哎呀….這下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媽媽,妳在想什麼啊?人家要妳像昨天一樣,用嘴幫我含。」

「啊….這….」秀琴這下不得不真的猶豫了,再怎麼說小傑是自己的親生兒子,這種事…..。

可是秀琴低頭看看自己手上握的東西,心神卻是一陣蕩樣,小傑怎麼有這麼大的東西,自己都不知道。

「媽媽,快啦!」

「好好好,急色鬼。」秀琴心想,秀美竟然能對這孩子做這麼大的犧牲,我這做母親的又怎麼能少呢。

即使是親姐妹,女人天生就會暗中較勁,連秀琴也不例外,所以她想通了這點,就什麼也不管了。秀琴蹲下身子,低頭就就小傑的大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吸吮起來,面對這場面,即使是自己的兒子, 秀琴也不由得下面一陣淫水直流,將性慾挑了起來。

「啊….好棒….好舒服…. 媽媽….你的小嘴好棒…」小傑興奮極了,他的計畫是完全成功了。

秀琴吸了一會,愈來愈愛不釋手,舔遍了小傑的雞巴、陰毛、睪丸。淫性一起,秀琴絲毫不比秀美遜色。

「媽媽,換我了。」小傑扶起秀琴,秀琴順從的站起來,一手扔捨不得放掉那根雞巴。

小傑扶起秀琴後就將秀琴的裙子整個掀了起來,而秀琴隻是顫動了一下,完全沒有反抗。

隻見秀琴下身穿著一件絲帶繫著的粉紅色三角褲,陰毛之濃密透過薄薄的一層蕾絲,清楚可見。

小傑心想,原來媽媽跟阿姨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媽媽的陰毛特別濃密。換小傑蹲下來,用嘴隔著媽媽的三角褲去舔她的陰戶。

但是站著的姿勢隻能舔到陰毛的部份,於是小傑將媽媽抱上了流理檯,將秀琴的雙腿架在肩上,撐開秀琴的大腿,一條裂縫的深溝印在三角褲上,秀琴流出的淫水已經讓整個小穴清楚的呈現在小傑面前。小傑看了就吻了上去,開始舔弄,從大腿到鼠蹊,一直到那條溼潤的裂縫。

「啊…..嗯……好……好舒服….天….啊…」秀琴太久沒碰過這種陣仗了,全身都已酥軟,根本都忘了秀美還在浴室洗澡。

小傑接著解開了媽媽三角褲上的絲帶,將媽媽的三角褲脫了下來,秀琴的小穴整個出現了,已經泛濫得一榻胡塗,乳白色的淫水順著肉穴流向肛門,再流向流理檯。

小傑見時機成熟,握著雞巴,抵向秀琴的肉穴,隻見媽媽的那條裂縫向左右分開,龜頭慢慢的滑進去。

「啊…..孩子…..不….不可以啊…..我是妳媽啊….我們不可以這樣….這是亂倫啊….」秀琴這時才如夢初醒的喊著。

可是已經太晚了,小傑用力一挺,整根雞巴順著淫水完全的插進了秀琴的陰道。

「啊…..天啊….痛….小傑….不可以….啊…」

小傑不顧一切的狂抽猛送,直插得秀琴死去活來,雙手胡亂揮舞,將一些瓶瓶罐罐都打翻了。

「呼….呼….孩子….你慢點….媽受不了…啊…喔…好….就是這樣….啊…..好….好棒….」秀琴一下子恢復的理性,又在小傑的抽送下飛到了九宵雲外。

「媽媽….妳舒服嗎….我很舒服啊….」

「舒服….不是舒服….是….爽….好爽….孩子..媽給你操得好爽….你怎麼…會….怎麼那麼會……插穴….是誰教你的….啊…又…又頂到花心了…」

就在母子二人正沈浸在性愛的歡愉時,秀美這時已經洗完澡了。當秀美走出浴室時,馬上就停到了秀琴的浪叫聲音從廚房傳了過來,秀美這時已心裡有數,就循著聲音到了廚房門口。 果然,秀美隻見姐姐的兩隻腿架在小傑的肩上,還在叫個不停,而小傑則努力的在幹著他的媽媽。

(好哇!姐姐竟然兩個角色都跟小傑有性關係,實在…..唉…也不能怪姐姐了,誰教我們都那麼疼這孩子,更何況小傑有那麼好的本錢。)

秀美就在廚房門口看著這對母子大演活春宮,剛才在浴室裡回想著下午和小傑的性交,忍不住自慰了一次,原本打算晚上等姐姐睡了之後,溜到小傑房裡,再讓小傑插一插她久曠的小穴,可是現在…..。

秀美看得下面不由得又流出淫水,剛換的三角褲一下子又溼了。

這時小傑將秀琴從流理檯上抱了下來,就在秀琴�起頭的時候,看見了秀美在門口正對著她微笑,而這一笑也令秀琴心裡的尷尬釋懷了,

於是也對秀美報以會心的微笑。兩人再怎樣都沒想到,這一切都是小傑的自導自演。

秀琴被小傑抱下來後,就站在地上,轉過身子,將臀部�起,露出溼淋淋的肉穴,小傑會意的握著雞巴,頂向媽媽的陰戶。「滋」一聲,一下子就進去了。

「嗯….啊….好孩子….美死了….這樣操…媽媽..好爽….親兒子….寶貝….媽愛死你了….操吧…操媽媽給你阿姨看….我們姐妹都是小傑的人了….秀美妳說對不對…….啊….」小傑這時才知道姨媽已經站在後面多時了。

回頭過去看時,秀美正笑吟吟的回他一個調皮的眼神。小傑放心了,不但放心,這兩個孿生媽媽,在同一天就全都他弄上手,以後不但想插誰都沒問題,也許還可以一箭雙鵰。

小傑高興得更奮力的幹著自己的媽媽。雙手用力的揉捏著早已被他脫下胸罩的乳房。

「喔….媽快不行了….啊….大雞巴….孩子…你的大雞巴操死媽媽了…..喔….爽啊….好哥哥…媽要叫你哥哥….快叫我妹妹….你的秀琴妹….啊….」

「好啊….秀琴妹妹….喜不喜歡…..」

「喜歡….妹妹喜歡…喜歡小傑哥哥操….啊….啊….」

秀美在一旁看見姐姐的淫蕩實在不在自己之下,一下子不甘示弱的靠了過來,將身上的衣服脫個精光。

「小傑…別忘了你還有個秀美妹妹….嗯….」

秀美從後面抱著小傑,用她的乳房搓揉小傑的背。 這一幅活春宮,足令任何男人看了都受不了。小傑前後各夾著一個大美人,兩個一模一樣的美女,脫光了以後,真的讓人無法分辨誰是秀琴,誰是秀美。

「 喔….小傑….媽要出來了….洩給你了….快…操….用力操我….啊..啊..啊..啊..啊..啊..」秀琴洩了身,一股濃濃的陰精衝向小傑的雞巴。

小傑仍未洩精,於是抽出雞巴,隻見秀琴的穴口,一股白色的淫液流了下來,穴口像在呼吸似的,仍微微的張合著。

秀美在後面已經等待很久了,馬上高舉起右腿跨在牆上。小傑轉身就抱著秀美的右腿,將溼淋淋的雞巴刺向秀美的肥穴。

「滋」一聲,也進了秀美的肉穴。而秀琴則整個人趴在流理檯上,仍在享受著洩精後的餘韻。

為了順利抽送,秀琴雙手環著小傑的脖子,背則靠著牆面,兩人站著就在秀琴旁邊幹了起來。

「啊…啊..啊..姐…妳看到了嗎….啊…我們沒有白疼小傑….妳看….啊…他多會幹穴….啊…..以後….我們姐妹….不會寂寞了….啊….喔….姐….妳說是不是….啊….小祖宗….你太棒了..啊…姐…以後我們一起服侍……我們的老公….啊….我們的好哥哥…..啊….會幹穴的….好兒子….」

「是啊….我們以後就不會寂寞了….有了小傑….我再也不要別的男人了….嗯…」秀琴雙腿無力的趴著回答美玉。

「好阿姨….親媽媽….妳們都是我最愛的人….我一定會好好孝順妳們的….呼…呼….」

「好….親兒子….你要怎麼孝順….我們….啊…」

「陪妳們睡覺…..呼….跟妳們插穴…好不好…」

「好….當然好….但是….不要把身體弄壞了….」

「不會的…呼…呼…小傑會為妳們….保重自己…..喔…快…親阿姨…秀美….快….快….我快射精了….」

「好….啊…秀美也要了….啊…射吧….讓姨媽幫你生個孩子….好不好….射吧…射進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出….來…..了….」

小傑終於射出一道濃濃的精液,澆燙著秀美的子宮,秀美則整個人攀在小傑身上,不斷喘息著。

這一晚,秀美和秀琴這一對孿生姐妹花,被自己的兒子征服了,三人大被同眠,小傑則樂不思蜀的在床上幹完了媽媽再去幹姨媽,不斷的性交,直到日上三竿,三人都幾乎虛脫的一睡到下午。小傑則在兩個如狼似虎年紀的女人陪伴下,享盡齊人之福,對年輕的女孩一點興趣也沒有。

幾個月後,秀美懷了小傑的孩子,秀琴也有害喜的現象,於是三人搬到了另一個陌生的地方,重新開始新的生活,後來秀琴和秀美分別生下了小傑的孩子。

往後的生活,除了照顧小孩之外,姐妹倆,最大的樂趣就不再是互換角色,而是扮演同樣一個角色,和自己心愛的兒子性交,做愛,過著春色無邊的生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腹黑是天性:不加好友是惰性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