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傑爾夫
王子 | 2016-8-14 23:23:54

本篇最後由 傑爾夫 於 2016-8-14 23:44 編輯

18年前我在母親的痛苦呻吟之中「走」出她肥厚的嫩屄,來到了這個充滿物慾的世界;經過18年的風吹雨打,我被錘煉成一個壯實的小夥子,就在我即將踏入大學校園,開始新生活之際,我又重新「走」入母親肥厚的大屄,一次又一次將美麗的母親送入高潮——我唯有用「操」的辦法,才能回報母親18年的養育之恩!

     我與母親的床弟之歡,外人並不知曉,就連當海員的父親也蒙在鼓裡,但在我和母親眼裡卻是一次次真實的亂倫,它給予了我們刺激、歡樂與痛苦!這種感受雖然不能跟外人說,但我願意和網上的朋友共同交流現在我已進入大學讀書,緊張的學習使我有些麻木;但回想起一個月前與母親的第一次性交,仍讓我的腦細胞禁不住活躍起來——那一天,是父親出海的第40天,也是我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日子。我回到家,用鮮紅的錄取通知書輕輕拍打母親的俏臉,輕聲說道:「媽媽,從今天起可以讓我操屄嗎?!」

     母親輕咬了咬嘴唇,輕聲回答:「媽媽等的就是這一天。」

     其實那天是我第3次對母親提出性要求。母親40開外,身體壯實,正處於女性性慾最強烈的時期,但父親是個海員,常年累月在外飄泊,父親特殊的職業使母親不能充分享受性快樂。父親是深愛母親的,為了能讓母親得到一個女人所擁有的性需求,父親就委託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阿倫每週抽出一天時間好好操操母親,對此母親只好無奈地答應了。

     就在我升入高中的那一年,阿倫走進了我們的家庭。每個星期六的晚上,母親的房間就會「狂風暴雨」整整一夜。

     我是睡在母親隔壁房間的,薄薄的一堵牆根本擋不住那邊任何聲響。我能清清楚楚地聽到——母親的呻吟聲、阿倫的喘氣聲、操屄時肉體的拍打聲以及床板的搖晃聲

     這樣的「交響曲」一個晚上要來兩、三通,母親和阿倫在那邊激烈地性交,我在這邊也是握著發硬的雞巴不住地自慰。

     性,是無師自通的!16歲的我自然明白母親和阿倫正在那邊做著什麼,但他們是怎麼做的我卻是不得要領。

     母親的屄是什麼形狀?屄是怎麼操的?操屄的時候母親是什麼表情?這一個個問題迫使我不想再當旁聽者了,我一定要看「現場直播」!

     又是一個星期六。強壯的阿倫準時來到了我家,他當著我的面,伸手放在母親飽滿的陰部,微笑著說:「把屄洗洗乾淨,待會讓我好好操!」

     母親俏紅著臉,拉開阿倫的手,轉身跑進了浴室。

     趁著這個機會,我故意拍起阿倫的馬屁來:「叔叔,你一定很會操屄。」

     阿倫哈哈一笑:「小鬼,你怎麼知道?」

     我認真地回答:「爸爸操媽媽的時候,一個晚上我沒聽到一下聲響;而你就不一樣了,每次都操得我媽媽哭爹叫娘的。」

     阿倫點點頭道:「你媽就服了雞巴大的,看來你爸爸雞巴一定小得可憐!」

     我故意說道:「難道你雞巴一定很大了?」

     阿倫有點急了,他拉下褲子的拉練,掏出雞巴向我低吼道:「小鬼,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大雞巴吧!」

     我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老天,阿倫的雞巴粗得像根木棒,怪不得會操得母親死去活來!

     我心裡雖然這樣想,但表面仍然裝得很鎮靜。我又願意激阿倫:「沒有我的雞巴粗嘛!」

     阿倫果然中計,他急道:「我不信,你倒拿出來跟我比比!」

     其實當阿倫掏出雞巴的時候,我就心裡有底了。我自信地掏出雞巴,微笑道:「你來量量吧!」

     這會輪到阿倫倒吸涼氣了,他不相信地揉揉眼睛,低聲道:「真是人小鬼大,比我的還粗一圈,你媽媽一定會很喜歡!」

     我馬上接過他的話,不滿道:「粗有什麼用,我媽媽不允許我操她。」

     阿倫忽然臉漲紅起來,他低聲問道:「你想不想操你媽?」

     我又馬上答道:「當然想了!」

     說完這句,我又故意激他一下:「我一定比你還會操屄,你服不服?!」

     阿倫的臉漲得更紅了,他興奮道:「那咱們就比比看,說真的,我還沒看過母子性交的好戲呢,呵呵——」

     我見狀又說道:「你能不能看到這齣好戲,就看我能不能說服我媽媽了。」

     阿倫搓搓手道:「沒問題,你媽媽要是不答應你的話,我非操死她不可!」

     我用力捶了阿倫一下,高興道:「好!今晚就來個車輪戰,非要把媽媽的屄操開花不可!」

     「什麼開花啊?」浴室的門開了,豐腴的母親摑著浴巾不解道。

     阿倫獰笑道:「今晚叫你的肥屄開花啊,呵呵——」

     「就憑你一個人?辦不到吧!」母親微笑道。

     阿倫剛想說什麼,我馬上使個眼色阻止,並輕聲對母親說:「媽媽,我想跟你談一件事。」

     「什麼事?」母親關心地問。

     望著母親豐滿的肉體,我勇敢地大聲說道:「媽媽,從今晚開始我要加入你們!」

     「加入我們?我不明白,孩子。」母親的臉開始泛紅。

     不待我回答,阿倫就獰笑著接嘴道:「你兒子想跟我一起操你的屄,你明白嗎?!」

     「是的,媽媽,兒子很想操你的屄!」我盯著母親的俏臉,溫柔道。

     母親怔怔地站在那兒,半天才說出了一句話:「不可以!」

     「怎麼不可以?!阿倫叔是個外人,他都可以隨心所欲地操你的屄;而我是你的親生兒子,為什麼就不能操你的屄呢?!」我壓抑著不滿。

     「母子是不能發生性關係的!」母親安靜地解釋道。

     這時,阿倫走到母親身邊,握著她的手微笑道:「你錯了,雖然母子亂倫為世人所不齒,但母子性交通常能達到強烈的性高潮,就憑這一點,你怎麼能忍心拒絕你兒子的性需求呢?」

     「母子性交怎麼會有強烈的性高潮?」母親的呼吸有些急促起來。

     阿倫用力抓了一把母親飽滿的胸部,然後慢條斯理地說:「強烈的感受能帶來強烈的性高潮。一般男女性交時,要抽動一定時間才能達到性高潮;而母子性交就大不一樣了,每一對心心相映的母子只須性器一接觸就能帶來強烈的感受,因為當兒子操母親的肥,母親夾兒子的雞巴時,這種亂倫行為所帶來的罪惡感和性興奮只要揉和在一起,便如同一顆核彈會摧毀兩人的神志,性高潮時兩人最顯著的症狀是,做母親的一般會小便失禁,做兒子的一般會射出大量的精液——」

     「求你別再說了!」母親有些抵不住誘惑了。

     阿倫呵呵一笑,繼續發動對母親的攻勢:「你知道嗎,保持了多年性關係的母子,他們的性器都會變形,較常人不太一樣——」我知道,請你閉嘴好不好?!「母親已經快崩潰了。

     「那你說說看。」阿倫緊迫母親不放。

     我也趁火打劫:「是啊,會變成什麼形狀呢?」

     母親呻吟似地回答道:「我有個年輕的男同事,他操了他親生母親長達6年時間,有一次他母親過50歲生日,他邀請我們去他家玩,酒足飯飽之後,他當著我們的面操了他母親,並把精液塗在他母親臉上,說是給她吃『蛋糕』,當時我就發現他母親的屄跟我的很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仔細說說。」這回輪到我有些氣喘了。

     母親漲紅著臉說:「他母親的大陰唇非常肥厚,根本合不攏;小陰唇也朝外翻,顏色呈暗紅色;陰蒂頭完全外露,表皮有老繭;屄洞很寬,用肉眼就能看見皺皺不平的陰道前端。她被她兒子操得很凶,聽說她幾乎每天都要挨操。可我也被男人操了20多年啊,怎麼屄沒變形呢?我真想不通。」

     「她兒子的雞巴是不是非常粗大?」阿倫馬上問道。

     「嗯,非常粗!至少比你的雞巴還要粗兩圈。」母親點點頭。

     「這就對了!母子性交的刺激程度是很大的,從生理學上看,這種刺激對年輕兒子的雞巴的異常發育能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但對40至50左右的母親的摧殘就很大了,在異常粗大的雞巴的抽插下,再肥厚的屄也會被操變形!」阿倫的一席話為母親揮去了心裡的疑團。

     母親雖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但我卻是一頭霧水,我追問道:「媽媽,大陰唇、小陰唇、陰蒂頭、屄洞是什麼樣子的?」

     「呵呵,讓你媽媽來教你吧!」阿倫說完,就把母親推到我面前。

     「我怎麼好教嘛?!」母親的臉漲得通紅。

     「那我來教他好了!」阿倫用力把母親抱起來,邊走進房間,邊回頭對我說:「來,讓你見識見識你媽的肥屄。」

     我高興得蹦起來:「太好了!」

     母親卻急得掉下了眼淚,她衰求阿倫:「不可以這樣,媽媽的屄怎麼能給兒子看呢?!」

     阿倫拍了拍母親的屁股,輕聲問道:「你愛不愛你兒子?」

     「當然愛了。」母親點點頭。

     「人家的母親能讓心愛的兒子把屄操變形,難道你就連讓自己的兒子看看屄都不成嗎?」阿倫又反問她。

     母親含著淚花無言以對。

     阿倫拉下母親身上的浴巾,讓母親躺在床上,又拿了一個枕頭墊在母親的屁股下,然後用手分開母親的大腿,對我微笑著說:「你看,你媽這塊肥屄怎麼樣?」

     當母親的肥屄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時,我腦子裡已是一片空白,從未有過的感官衝擊力一下子把我擊暈了。

     母親見我怔怔的樣子,更是羞愧到極點,她不安地問我:「兒子,媽媽的屄是不是很難看?!」

     阿倫聽了呵呵一笑,馬上接嘴道:「你誤會你兒子了,我敢肯定他之所以發懵,完全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女人尤其是親生母親的肥屄啊。」

     「是的,阿倫叔說得很對,是媽媽那塊肥屄把我擊暈了,媽媽的肥屄太有殺傷力了!」空白了好久,我才清醒回來。

     母親聽了我的一番感受,心情好轉了許多,嬌俏的紅暈又泛上了美麗的臉龐。

     「你現在想不想操你媽的肥屄?!」阿倫趁機激我。

     「想死了,真想操爛媽媽的肥屄!」我激動地大叫。

     母親一聽急了,她拚命合攏大腿,痛苦地對我說道:「不可以,你不可以操媽媽的屄!」

     「你不愛我!你不疼我!」我漸漸由激動轉為憤怒了。

     「媽媽很疼愛你的!」母親眼裡又噙滿了淚花。

     「既然疼我,那幹嘛不讓我操你?!」我逼迫可憐的母親。

     「媽媽能做到把最隱密的屄完全暴露在你面前,讓你好好看個夠,是需要鼓起多麼大的勇氣啊,這不正說明了媽媽是深愛著你的嗎。」母親努力避開我咄咄逼人的目光。

     「肥屄是用來操的,不是用來看的,我的最終目的就是能操到媽媽的肥屄,現在就求媽媽再鼓起接納兒子雞巴的勇氣來!」我對母親繼續窮追猛打。

     「不可以兒子,母子性交是為社會所不齒的行為。媽媽屄再癢,也不能讓兒子來操;兒子操誰的屄都可以,就是不能操媽媽的屄。你不要再強迫媽媽賣屄給你了,兒子。」母親虛弱地抵抗著。

     望著淚流滿面的母親,我漸漸想退卻了。

     關鍵時刻,阿倫推了我一把。他再度把母親的大腿分開,並溫柔地做母親的思想工作:「其實母子性交是既安全又刺激的,關起門來外人根本不知道,不僅能充分享受性高潮,而且還很增進母子感情,何樂而不為呢?!」

     母親幽幽地說道:「我也知道母子性交的好處多多,可我是個很傳統的女人,思想真的好難轉過彎來。」

     「人生苦短,應該及時行樂,其實天底下哪個母親不希望跟心愛的兒子共同享受性快樂、共同達到性高潮呢,你真的不要失去這個大好機會!」阿倫繼續燒火。

     母親有點心動了,她憐愛地望著我,幽幽地說:「兒子,操屄雖然很刺激,但卻是一件苦差事。媽媽的屄很深很寬,你沒有很強的耐力和很粗的雞巴,是操不死媽媽的——」

     不待母親說完,我就急忙掏出幼稚而有型的雞巴,走到母親面前一邊晃蕩,一邊自信地說:「怎麼樣,夠粗吧!」

     「天啊,比阿倫的雞巴還要粗一圈,我怎麼受得了!」母親歡喜之中若顯不安。

     我獰笑起來:「今晚我非要操得你明天起不了床!」

     「怎麼可能兒子,你毫無實戰經驗,媽媽就是再不經操,也不可能敗在你吊下啊。」母親微笑著搖搖頭。

     「你太小看你兒子了,就憑他那根超粗的雞巴,我敢打賭,今晚非操得你叫天不可!」阿倫反駁母親。

     母親顛了顛肥大的屁股,自信地說:「只要你不加進來,我就有辦法對付兒子,只要我屁股搖幾搖,他不很快射精才怪。」

     「你錯了,難道你沒發覺嗎,從你兒子看到你的肥屄,他的雞巴就一直暴漲著,根本沒有一絲疲軟的樣子,只要他能持續抽動五百下,你的肥屄非脫層皮不可!」阿倫提醒母親。

     母親咯咯嬌笑起來:「他才16歲啊,能有什麼自制力嘛,我就是不搖屁股,用鼻音呻吟幾聲,他不渾身發軟才怪,能持續抽動五百下嗎?!」

     阿倫分開母親的大陰唇,讓母親的陰蒂、尿道口、小陰唇、屄洞完全暴露出來。

     他憐愛地望著那肥大的陰蒂、粉紅的小陰唇、平滑的屄洞,喃喃六道:「唉,從今晚開始這些可愛的花蕾就要飽受摧殘了。」

     阿倫說完又朝我使使眼色,話中帶刺:「你媽媽根本不把你放在眼裡,你想不想給她一些厲害瞧瞧?!」

     「阿倫叔,教我幾招狠的,今晚不把媽媽的肥屄操開花,我嚥不下這口!」我恨恨地說道。

     「阿倫,求你可憐可憐我,兒子的大雞巴已經夠我受的了,千萬別再教他,我真的不想在兒子太失態。」母親衰求阿倫。

     阿倫呵呵笑道:「求是沒用的,今晚我很想看一出母子性交的好戲,為了保證這齣戲的精彩、刺激程度,讓我大飽眼福,我必需幫你兒子一把!」

     「阿倫叔,你真夠意思!」我感激地拍了拍阿倫的肩膀,挺著已經暴漲到極限的雞巴向美麗而無助的母親走去。

     母親深吸了一口氣,努力使自己能夠鎮定下來,她知道一場從未感受過的「風暴」就要來了。

     「本來你先可以跟母親進行口交,先削弱她的意志力再行性交,這樣你母親的性高潮就會來的快些;但為了能在你母親面前證明自己的實力,你就必須跳過口交這一步,直接跟母親進行性交,這樣一來你母親就有時機向你反撲,結果就有可能是你先達到性高潮,而你母親無法達到性高潮。

     現在我問你,你有信心讓母親先行達到性高潮嗎?「阿倫表情嚴峻地問我。

     「有!我一定要先行讓親愛的母親達到性高潮!」我手握雞巴宣誓。

     「好樣的!」阿倫拍了拍我發燙的雞巴。

     阿倫先用「漲屄油」(漲屄油是一種催情劑,適用於35——55左右的女性,塗抹後只需幾分鐘,再堅貞的女人都要大叫操屄,再水少的女人都會屄水橫流)塗抹在母親的大陰唇、小陰唇、陰蒂、尿道口、陰道口以及屁眼,很快這些部位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該紅腫的都紅腫了,該發硬的都發硬了、該流水的都流水了、該外翻的都外翻了,母親的肥屄已經全面「洞開」了。

     「嗯——」母親再也克制不了自己,她當著親生兒子的面大聲呻吟起來。

     「你母親已經發情了,你可以狠狠操她了!」阿倫微笑著對我說。

     面對母親那塊腫漲的肥屄,我努力按捺住興奮,跪在母親兩腿中間,並不急於馬上操屄,而是用粗大的雞巴輕輕敲打母親的陰蒂,挑逗母親說:「媽媽,想不想兒子操你的屄?!」

     「天——」我的每一下輕輕敲打,都換來了母親的叫喚。

     「你做得很好,陰蒂是女人的最為敏感的發情總筋,舔吸、敲打甚至是輕咬都有助於女人性高潮早些來到。」阿倫在一旁評定。

     聽到阿倫的讚賞,我更是心靈發現,隨即改變戰術,用雞巴前端龐大的龜頭抵住母親的陰蒂頭,一下一下有力往上拱,興奮地又問道:「媽媽,你說話啊,想不想兒子操屄?!」

     這時,富有經驗的阿倫騰出手來,把母親覆蓋在陰蒂頭上的一層皮盡量朝上扯,讓敏感的陰蒂頭完全暴露出來,毫無遮擋地承受龜頭的撞擊。

     阿倫對我呵呵笑道:「你看著好了,等會你媽媽就要哭泣了。」

     「呀也——呀也——」母親果然輕聲哭泣起來。

     「你母親快到高潮了,快把你粗大的雞巴插入你母親的陰道,然後伏在你母親豐滿的肉體上,去充分感受你母親第一次性高潮為你所帶來的震撼,不過你不能太興奮,以免射精,切記!」阿倫見狀命令我。

     我立即屁股一沈,暴漲的雞巴「撲」地一聲全部沒入母親的陰道,隨即用結實的胸膛壓住母親鼓漲的雙乳,並在母親耳邊嘲笑道:「媽媽真沒用,還沒操屄就來高潮了。」

     話音剛落,我猛然覺得母親的陰道在有力地收縮著,整個陰道壁彷彿發生「地震」般動盪,我的大雞巴一下子被箍緊、又一下子被鬆開,強烈的刺激頓使我有了射精的感覺。

     「你必須馬上抽插,抽插的幅度要大,抽出的時候龜頭要到洞口,插入的時候龜頭要直抵子宮頸,要做到抽要輕靈、插要有力。

     只有這樣才能降低你雞巴的興奮度,不至於很快射精;同時又能給你母親以無比的快感,促使她緊接來第二次高潮!「阿倫及時給我出招。

     我依計而行,一口氣就是兩百下狠操。

     「天列——阿也——天列——阿也——」母親被我操得淚流滿面地呻吟。

     我在用力操屄的同時,阿倫也沒閒著。他一直用手分開母親的大腿,並彎曲壓向母親的胸部,使母親的肥屄更加突出,這樣一來可以幫助我的雞巴盡根沒入,每次都能深插到母親的子宮口;二來他自己也能充分看清肥屄挨操的情形,一飽眼福。

     「小子,你操屄的技術不比我差嘛。」阿倫看著母親的肥屄被我操的翻進翻出,不住地點頭稱道。

     阿倫的讚賞再一次激發了我的表現欲,我對著母親的肥屄又連操了三百下,達到了當初五百下的指標。

     「我的好兒子,我的好老公,操死媽媽了,饒了媽媽一條命吧。」母親一邊哭泣,一邊呻吟,一邊哀求。她開始在兒子持續不斷地轟擊下失態了。

     「今晚兒子非操得你小便失禁不可!」我又開始了新一輪抽插。

     阿倫盡情欣賞著火爆的母子性交圖的同時,不忘提醒我:「你母親已經失態了,看樣子要來第二次高潮,你現在不必用力抽插了,只要雞巴抵住你母親的子宮口磨一磨就行了,性高潮來臨時子宮口會張開,到時只要你把龐大的龜頭擠進子宮口,你母親一定會發瘋似地顛屁股,讓你有一種波濤洶湧的快感。」

     「難道女人的子宮口比陰蒂還敏感嗎?」我一邊照章辦事,一邊發問。

     「當然。為什麼女人都喜歡大雞巴男人,因為短小的雞巴只能擦擦陰道壁,而粗長的雞巴則能操插子宮口。

     不過子宮口是很難操開的,就是一般的性高潮來子宮口也不易張開。非要遭受到強烈的性高潮,子宮口才會張開,這時候若把龐大的龜頭擠進去,沒有一個女人不會愉悅地顛屁股。「聽著阿倫的解釋,我很是忌妒,看來他是多次操得母親顛屁股了。

     「那怎麼才能知道女人來了強烈的性高潮呢?」我用雞巴有力磨著母親的子宮口,正待問阿倫。

     這時母親睜開迷離的眼睛,哭泣道:「阿也——看看女人的尿道口有沒有流尿——天列——就知道女人的性高潮是不是強烈了——」

     母親話剛說完,我就猛然覺得有一股水流衝向陰部,燙燙的,騷騷的。我趕緊低頭一看,原來是母親的肥屄冒水了。

     「你媽媽小便失禁了,她馬上又來第二次高潮,你真是太幸福了,快抓緊機會享受吧。」阿倫興奮而忌妒地叫起來,因為他從未讓母親小便失禁過。

     望著已經完全失態的母親,我內心自豪極了。

     「媽媽等著吧,我還要操得你來第三次高潮!」我一邊信誓旦旦,一邊挺動粗壯的雞巴快速而有力地抽插母親的肥屄。

     「撲——撲——」這是我龐大的龜頭撞擊母親敏感的子宮頸所發出的聲音。

     「啪——啪——」這是我結實的卵蛋拍打母親尿濕的會陰所發出的聲音。

     當然還有更為刺激的「滋——滋——」聲。我每操插一下,母親尿道裡的尿就冒出來一下。

     這是由於我的雞巴一下一下有力地操插,母親的尿道被一次一次擠壓,不能很順暢地拉尿的緣故。

     「太蓋了!」阿倫手舞足蹈地尖叫起來。他盡量拉開母親那因充血而黑紅的小陰唇,一邊低頭欣賞在兒子雞巴擠壓狀態下的尿道「拉尿」直播;一邊擡頭觀看在兒子雞巴擠壓狀態下的母親「拉尿」表情。

     本來只須幾分鐘就可拉完的尿,可憐的母親卻足足拉了半個小時。

     龜頭對子宮頸的有力撞擊,已使可憐的母親花容失色;通過操插而對陰蒂繫帶的有力拉扯,猶使可愛的母親樂不欲生;而經過擠壓的尿液對尿道口的有力刺激,更使可敬的母親全線崩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http://www.jkforum.net/static/image/smiley/comcom/3.gif[/img]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