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41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9-10 19:38:03

有一天南部出差,我到一個朋友家裡作客,他們夫婦和我晚上一起吃飯,他開了一瓶陳年高粱,大家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著。我朋友在一家大公司裡做事,平時非常忙,所以他老婆就乾脆在家做了全職主婦。

  呵呵,順便說一下,他太太很漂亮,可能是保養得比較好吧,而且平日也不常出門,皮膚白皙而且人極溫柔,在我和老婆做愛的時候,會經常性幻想到朋友的老婆在床上嬌喘的樣子,這樣總是能使我加倍的興奮。

  第二天我不用開會,加上很久沒有聚會了,大家都聊得很盡興。在吃飯的時候,朋友大聲說著以前大學裡的種種趣事,拚命地把記憶中的陳年往事拿出來當作笑談,同時開懷暢飲,不一會就有了幾分醉意。

  我斜眼看了一眼朋友的老婆,發現朋友的老婆雖然已經32歲,但風韻卻是十分的撩人,特別是喝了酒以後,衣領也鬆開了,露出半個白皙豐滿的胸部,依稀可分辨出暗紅色的乳頭堅挺著,不時還會隨著笑聲顫抖,原來朋友老婆沒有戴胸罩。

  媽的,我以前總是幻想著她意淫,今天看到了這樣的活春宮,加上酒精的作用,下體一下子澎漲起來。我心裡想著:「全職主婦每天沒有事做就看色情片和漫畫書,然後等老公回家就急不可待地坐上去瘋狂,不知朋友老婆是不是這樣?

  靠!這小子可真有點豔福啊!」我不盡感嘆著。

  想想自己的老婆,雖然也是有幾分姿色,但她每天都要上班,下班後累得不行,我想要的時候,她都是應付一下就睡去了,搞得我經常慾求不滿只有自慰。

  唉,認命吧!

  想到這裡,我又回頭看看我朋友,這頭豬大概沒有發現我的心思,還在那一個勁地說笑話、勸酒,於是我就繼續和他喝了起來。我自認為平時的酒量還是可以,但這次好像還沒有喝到量就有點暈頭轉向、頭重腳輕、昏昏欲睡,看看表,時間也不早了,而且喝得也不算少了,我就提出要去休息,朋友也沒有阻攔,安排我到睡房。

  到了半夜,我忽然有些尿意,為了不繼續發出聲響,我將房間門輕輕的打開了,出了房門,發現到了另一間臥室門沒關,看到朋友的老婆正在熟睡。(我朋友在客廳睡死了)我走進了房間,他老婆好像聽到了腳步的聲音,不清不楚的嗲嗲說了一句:

  「快來嘛,急死了!」一邊說著一邊還扭動著雪白的腰臀。由於晚上沒有開燈,看來她一定是把我當成她老公了。

  我也沒有說話,心想,別看朋友老婆白天人前那麼端莊秀麗的模樣,原來晚上上了床就這樣淫蕩,就等著我來好好玩吧!想到這兒,我就上了床,面對面一把摟住了她的小腰,開始伸手摸她的背部。不摸不知道,朋友老婆的皮膚是這樣的細滑,她的小腹部平坦緊繃,緊緊地貼住我的身體,爽啊!我心中不禁暗想,真是如天上仙子,人間尤物。

  我順著她腰臀間的曲線慢慢向上摸去,撫到她性感的肩胛骨和白皙的脖頸,一絲柔順的長發夾在我手指縫中,隨著撫摸更是使她感到既興奮又癢癢,不禁發出「咯咯」的笑聲。

  她笑的時候,高聳的胸部也不停地碰觸到我的身體,讓我更加興奮,於是我決定好好地挑逗她一下,為了不讓她發現我不是她老公,於是我把她反過身來,這樣我正好可以用我的胸貼著她的背部,然後雙手就可以自由地玩弄她的雙峰。

  果然,朋友老婆剛被我稍加技巧地揉搓了幾下就開始氣喘籲籲,哼哼起來:

  「老公,你今天好棒!好刺激啊!揉得人家的咪咪好舒服啊!我要你進來……」一邊說著,一邊開始扭動自己的身體,顯出很急的樣子。

  我沒有回應,只是繼續著我的進攻,我將朋友老婆的兩隻乳房用一隻手抓住不停地按捏,然後另一隻手向下摸去,先是輕撫挑逗了一下她的肚臍四周,她馬上有了反應,腹部的肌肉有點陣縮緊繃。然後又我又忽然一下子將手伸到她的大腿中間,用整個手掌壓住她的小妹妹。她好像還沒有準備,被這樣突然的一攻,整個身體不由自主地顫了一下,頓時,我感到手掌上已經沾滿了濕黏的液體,原來她下面已經這麼濕了。

  緊跟著,她開始把自己的雙腿打開,將小妹妹用力向外挺,身體也不停地扭動,想與我的手掌進行充份的摩擦,我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讓她得逞,我將手拿開,開始撫摸她的大腿內側,她顯然是十分受用,剛才腹部緊繃的肌肉也開始放鬆下來,但又顯出十分焦急,「嗯……」發出叫春的聲音。

  我當然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急著我繼續撫摸她的小妹妹,但我仍然不緊不慢地撫摸著,從她的大腿內側到腹股溝,充份調動她身體的每一處性感細胞,每到一處,她的身體都會輕微地顫抖著、享受著。

  「女人最重要的不是真正的性交,而是愛撫。」這句話說的真是有道理,正當她享受身體愛撫的時候,我又一次突然襲擊到了她的雙腿中間,「啊!」這一下顯然比剛才更加刺激,她的背不由自主地拱起。

  我的手上已經被黏滑的愛液粘滿了,我順勢進行輕輕的揉動,不停地刺激著她的小陰唇和陰道口,朋友老婆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而沒有規律,喉嚨裡發出急促的呻吟。由於愛液的緣故,愛撫得十分順滑,沒有任何的不適和障礙感覺,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小陰唇已經充血勃起,像花瓣一樣向兩邊張開,好像在飢渴地等待著什麼。

  這時愛液已經流出很多,加上我的捏搓,開始向下流,我摸了一下,發現下面的會陰部也是黏黏的液體,而且順著屁股溝流經她的肛門,將屁股下面的被子上洇濕了一大片。

  我心裡暗想,我知道她已經差不多了,我為了不讓她發現我,我不敢從正面進攻,於是我順勢將她的腰一抱,提了起來,屁股撅得高高的,她非常配合,我基本沒有費什麼力氣,大概這個姿勢她們兩口子也經常做吧!

  我將我硬得受不了的小弟弟向前力挺,由於淫水非常多,「吱」的一聲,沒有任何阻礙,整根沒入!我靠!真是爽到了極點,我馬上有一種想射的感覺,可是我立即控制住了自己的衝動,我插在最深處,按兵不動,然後用手從後面捏住她的乳頭,開始揉捏。

  她顯然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開始使勁搖動自己的臀部,而且還不時前後地動著,這真是香豔無比的視覺刺激,雪白性感的臀部加上這樣的淫聲浪語,讓我的小弟弟一下子又漲大了許多。

  由於被淫水一泡,加上陰道肉壁的夾吸,小弟弟開始變得更加粗壯和有力,我開始進行原始的抽插運動。這一招雖然老套,但卻是女人最享受的動作,我的小腹不停地頂撞到她的白臀,發出「啪啪」的聲音,加上淫水的特別的「吱吱」聲,真是活色生香。

  朋友的老婆顯然已經非常興奮,她的頭頂在床上,屁股使勁翹得高高的,還不停地扭來扭去,想努力增加磨擦力,而我卻不緊不慢、深深淺淺、左衝右突,還不時地以小弟弟為中心作圓周運動。

  我的腰功可是很了得,我老婆就十分受用這一招,曾由於這一招興奮得暈厥過去。果然,我一使用絕招,朋友老婆馬上大聲的叫了出來:「哎喲!哎喲!老公……太爽了!老公,你什麼時候變這樣強?」陰道也明顯變得緊了起來,緊緊箍住小弟弟的根部。可是越這樣,小弟弟就越硬越粗,這種感覺真是妙不可言!

  我老婆的裡面就不像朋友老婆這麼緊,屬於「外緊內松」型,而眼前的這個尤物真是個極品,我不由得有點想射出的感覺。

  不妙!我心想,在這個關鍵時刻可不能射出來!如果這個時候先丟了,女人會恨你一輩子!可是在裡面插著,實在是太刺激了,我急中生智,果斷地將小弟弟猛的拔出,只聽「啵」的一聲,好像拔出了一個香檳木塞一樣,同時我感覺到有液體飛濺到我臉上、身上。

  一邊看了看小弟弟,只見我的小兄弟被折磨得渾身發紅,濕漉漉的,但仍然挺直,龜頭也飽滿的閃著亮光。連我自己也覺得驚訝,我和我老婆做的時候,從來沒有勃起過這麼強。

  正在她急得直哼哼的時候,我用雙手把她的渾圓的屁股縫扒開,開始仔細察看她的私處。可能是由於經常做愛的緣故,朋友老婆的陰部陰毛比較茂密,小陰唇也比較黑,我用手指輕撥開兩片小陰唇,粉紅色的陰道口露了出來。由於剛才的激烈抽插,陰道口粘著一些白色的泡沫,因為興奮充血,整個陰部像個大水蜜桃子,汁多飽滿,還帶著著淫穢的淫水。

  我忍不住開始舔起她的陰道口和小陰蒂,這一下她受不了了,「不要啊!」雖然嘴上說著不要,但她卻是腰肢狂扭、雙乳亂顫。每當我的舌尖掃過陰蒂的時候,她就會跟著雙腿顫抖一下,我越是用力,她就抖得越厲害,於是我也顧不得臉被淫水搞得水花花的,更是加快了速度。

  「不要了……老公……」朋友老婆的兩條腿已經開始抽搐變軟,顯然已經趴不住了。

  看到她快頂不住了,我一口噙住朋友老婆的小陰蒂,朋友老婆顯然有點受不了這樣過度的刺激,好像有點喘不上氣來,我馬上就開始吸氣,使小陰蒂在我口中形成一個「懸空」的狀態。大概停了五、六秒鐘,猛的鬆口,「叭」一下,小陰蒂從我口中跳出來,變得像個小小水晶桃子。朋友老婆終於頂不住了,兩腿徹底叉在床上,也顧不得小鮑魚露在外面,喘著氣。

  說到這裡,我要插一句,我這個朋友老婆的下體味道比我老婆的重,好像更像鹹水,看來女人的味道真是個個都不同啊!

  這時,朋友老婆的手抓住我小弟弟的時候遲疑了一下,似乎發現了什麼。確實,我的小弟弟長得有點不同,前端十分上翹,像根香蕉,我老婆總是愛開玩笑取笑我那東西長得不直,但是她雖然嘴上說,心裡卻是十分的享受。

  「是不是被朋友老婆發現了?還是……」正在我遲疑的時候,朋友老婆將身子轉過來。我嚇了一跳,心想:這下完了,要被發現了!

  誰知,朋友老婆反過身後,將兩條雪白的大腿高高�起,並用手將小弟弟急不可待地塞向她的陰道口。我一看,也想不了這麼多了,順勢一個老漢推車,小弟弟高昂挺進,又是「吱」一聲,沒有障礙地進入了。朋友老婆一聲悶哼,緊咬著嘴唇,沒有再像剛才那樣浪叫。

  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她一抓小弟弟時就已經發現,現在和她做愛的人不是她老公啦!只是她正在高潮要來臨的當口,又捨不得不做,乾脆就將錯就錯,不過變得有點放不開了,也不好意思再叫床,而是忍住不叫。

  哈哈!這下我可放心了,一把將她的雙踝抓住,舉過頭頂,用力將小弟弟向陰道的深處頂去。由於這個姿勢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覺到已經頂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宮口,像一團軟軟的棉花一樣,熱黏黏的感覺,每頂一次都要熨燙一下我的龜頭,傳來一陣酥麻從下體一直衝到大腦。

  這時,我也顧不了什麼「三淺一深」了,每次都頂到盡根而入。由於朋友老婆停止了浪叫,反而使肉體的撞擊聲音更加清晰,只能聽到朋友老婆喉嚨裡一聲聲「咕咕」悶哼和我粗糙的喘息。

  就在這時,我感覺朋友老婆的體內發生了變化,臉上泛起紅暈,頭也使勁扭向一邊,兩個性感的小腳繃得緊緊的形成了弓型,趾尖使勁向裡勾,雙手好想要抓住什麼似的抓我腰和腿部,我知道她可能快要「來了」!於是我用肘部支著身體,上身向前壓在她的身上,一邊用兩手捏住她堅挺的乳頭用力捏,一邊加快抽插的速度。

  這時好像一切時間都靜止了,她在我的重壓下呼吸紊亂而急促,身體也開始變得緊繃起來。終於,我那排山倒海般的抽插走到了盡頭,小弟弟忍無可忍,我大吼一聲,身體使勁向前一頂,緊緊貼著她的小穴,一波波濃熱滾燙的精液直噴射向她的最深處。而她的子宮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這股強而燙熱的精液一般,開始抽搐起來,緊跟著像嬰兒般不停地一波一波地吮吸著,貪婪的、滿足的、淫亂的氣息充滿著整個房間。

  很久以後,她慢慢鬆開了雙手,而這時我的背上一定被她抓出了指痕(我能感覺到有點痛),她大張著雙腿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好像睡著一般靜靜地閉著眼,臉上浮現著女人高潮後特有的滿足與幸福,而她身下則是濕了一大片的床單。

  過了十幾分鐘,我想,還是不要在這裡過夜的好,免得明天早上天亮起來大家尷尬,於是我又原路返回自己的房間。由於消耗過大,我也很快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醒來已是9點多鐘,我匆匆的盥洗一下就到了餐廳,朋友老婆已經衣著整齊地在廚房做早餐了,想到昨天晚上的情景,我不禁有點心神蕩漾。可能她也有點不好意思吧,都沒有敢和我的眼光直接對視,而且小臉上分明還掛著一抹紅暈。

  算了,我還是隨便走走吧,免得呆在這搞得她手足無措的,「我去喊你老公起床吧!」一邊說,一邊向我朋友他們房間走去。

  那房間正是我昨晚瘋狂的地方,朋友仍然在床上睡得很死,可是我卻發現床上的床單已經換過了,「真是個有心計的女人。」我想,大概是我走了後她換的吧,以免被別人發現那一片「狼籍」。

  過了十幾分鐘,我朋友盥洗後走出房間,我若無其事地打了招呼,並且還裝糊塗的說:「奇怪!我昨天酒量怎如此差?」然後一起吃了早餐,說了一些道謝的話,啟程回家。

  這真是一次難忘的經歷,現在她已是我固定炮友之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