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0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AFOX
Crawler | 2016-9-10 19:38:03

1993年的晚上發生了一件改變我一生的事情,我家住在一個小山村裡,爸爸、媽媽、哥哥和我,也算是幸福的一家吧,在小山村裡也算是富裕戶吧,那天是我剛剛考上了縣裡的重點高中,家裡都很高興,對於山村裡的人來說考到城裡那就是有出息了,所以媽媽做了一桌好菜,爸爸也買了一瓶白酒,家裡就像過年似的。

  在飯桌上爸爸喝了很多也說了很多,哥哥也陪爸爸喝了一點,我也想喝點,當時好奇嗎,看到家都喝的很開心就也想喝點,可是媽媽攔著不讓,不過到後來爸爸發話了,說可以喝點,我也就高高興興的端起杯子一口悶了下去,那下把我辣的,感覺胃裡有團火在燒,不過確實很高興,也覺得自己是男人了,最後吃完飯散去的時候,爸爸是被媽媽架回去的,哥哥也被嫂子扶著回去的(農村裡都是住在一起的)。

  我呢,沒喝多少,也就是渾身發熱,不過沒有暈,自己就回到房間,也不洗腳就躺在了床上,可是翻來覆去睡不著,渾身充滿了興奮,過了一會,媽媽可能是不放心我,就過來看看,我正在床上發愣,就看到媽媽推開門走了進來,媽媽看到我還沒有睡,就問「沒事吧,告訴你不要喝了,小小的孩子就學著喝酒」,我就不樂意了,「我哪裡小了,放在以前16歲都有孩子了,我是男人了」媽媽一聽樂了「你知道什麼是男人麼,你就說自己是男人了」因為喝酒頭腦還有點遲鈍,不過我還真是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男人,不過我也不肯示弱,強自說著「我不管,我就是男人了」,媽媽笑著說「好好好,我們家晨晨是真正的男人」,聽出媽媽敷衍的口氣,我就越發的惱怒了。

  看著媽媽坐在我的床邊,只穿著一條粉紅色的有點舊的三角褲,上身赤裸著,我的下半身就是一陣衝動,我心想你不是說我不是男人麼,我這就搞你這個女人,俗話說酒壯人膽,要是換在平常打死我也不敢啊,我起身抓住媽媽的手,一下就把媽媽拉倒在我身上,我抱著媽媽半赤裸的身子,就翻身把媽媽壓在了床上,媽媽也是一愣,就開始了輕微的掙扎,媽媽以為我是鬧著玩的,當時的農村鬼才會有亂倫的說法,所以媽媽掙扎的也不是很用力,我也就趁此機會,使勁的往下扯著媽媽的三角褲。

  媽媽開始發現我的不正常了,一隻手抓著三角褲,一隻手推著我的胸口,嘴裡說著「晨晨,你幹嘛啊,別鬧了,快揍媽媽身上下來」,我根本就不理睬媽媽,繼續扯著媽媽的內褲,在我和媽媽的死扯下,最後就聽到「咔」一聲,媽媽本來就老舊的內褲光榮犧牲了,我就直接趴在媽媽的身上,開始脫自己的內褲,脫下內褲隨便一扔,就對著媽媽的下體一陣亂戳,媽媽開始劇烈的掙扎,嘴裡不停的說著「晨晨,你喝多了,我是你媽啊,快下來,我生氣了」,我也開始回嘴「你不是說我不是男人麼,我現在就男人給你看看」,然後就一隻手按在媽媽,一隻手就扶著自己18寸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口上下摩擦著找入口,最後在我的堅決努力下,終於給我找到了陰道的入口,扶著陰莖對準位置,腰部一沈,就進入到一個溫暖的地方。

  媽媽在我進入的一瞬,身子一僵,然後就像洩氣的皮球軟了下來,也不在掙紮了,只是發愣,我也趁著這時把陰莖深深的插進了媽媽的陰道里,然後趴在媽媽身上,開始了活塞運動,我在心裡吶喊著「這就是女人啊,好舒服啊,我終於是男人了」,感覺著媽媽陰道的柔然,溫熱和褶皺,讓我越發的賣力的耕耘起來,房間裡也響起了「啪啪」的聲音,也許是酒精的緣故,我的第一次很持久,大約有十幾分鐘,後來也體會到了吸毒般的感覺,高潮,體會到了女人的美妙,此刻在我的心裡,我身下的女人不是我的媽媽,只是一個女人,一個能給高潮的女人,一個讓我變成男人的女人,在我把精液噴進媽媽陰道之後,媽媽才再次有了動靜,媽媽推了推趴在她身上的我說道「快下來吧,我要回去了」,哪知道她這一推,就感覺到在她陰道里的陰莖再次硬了起來,畢竟是年輕人麼,還是第一次,回覆的快也正常,其實媽媽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齡了,36歲的媽媽性生後很少,農村裡結婚都很早,而且你別指望家裡的男人開墾完田地,還有精力再耕耘媽媽這塊田,本來我上了媽媽發洩後,媽媽就被搞的不上不下,不過農村人麼,女人那有高潮的啊,也就是給男人發洩生孩子的。

  感覺到我再次硬了起來,心理還是有點期待的,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讓我再次在她身上耕耘起來,其實也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反正都給搞了,再搞一次也沒什麼,什麼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理所當然了,所以這次媽媽沒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承受著,來自身上這個男人,她的兒子的一次次的撞擊帶來的快感,而我則繼續體會著媽媽的陰道,和柔軟的身體,還有摩擦著自己胸部的挺起的乳房,雖然媽媽長的很一般,皮膚也有點黑,但好在有個前凸後翹的身材,算起來也不是一無是處,在那個年代農村屁股不大,不好嫁人啊;這一次我更加的持久,一下一下狠狠的撞擊著媽媽的屁股,恨不得插爛它,媽媽也是嘴裡喘著粗氣,腿也盤上了我的腰,雙臂勾著我的脖子,微黑的臉上佈滿了紅暈,眼睛裡充滿了春情,直到我抽插的頻率加速,媽媽的雙腿也越盤越緊,腰部也是使勁的往上�著,好方便我的衝擊,然後就是身體的僵硬,伴隨而來的就是媽媽一聲長長的呻吟,而我也是感覺到陰道的劇烈收縮,快感也是越來越大,然後就再次噴進了媽媽的陰道深處,隨後就感到滾燙的液體噴在我的鬼頭上,讓我有了升天般的感覺,當我再次回過神來時,就看到媽媽雙眼空洞的望著房頂,身體上還有高潮後留下的紅暈,我翻身躺在床上,陰莖抽出時也發出了「啵」的聲響,不過媽媽始終都沒有動靜,因為太過累了,我也沒在意就睡著了。

  第二天,因為以前都要早起做家務的媽媽提前醒來,看到我因為昨晚的運動還在睡著,然後就是一陣茫然,然後伸手摸了摸陰部,哪裡毛髮被幹固的液體黏在一起,也因為陰莖進入和撞擊的原因,陰唇周圍的陰毛都緊緊的靠著大腿的根部,陰唇就這樣裸露著,上面還有昨天和兒子交合的痕跡,此時媽媽心裡充滿了茫然,她不知道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怎麼辦,要是給別人知道會給打死的,然後就轉過頭看了看還在睡熟的兒子,心裡一陣無奈,真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面對兒子,和自己的丈夫,雖然丈夫現在一點也不稀罕自己,但是還是要守婦道的,不過這和兒子發生的事情,應該不算是不守婦道吧?就這樣想了一會,媽媽也就起床了,還有那麼多活要干,那有時間想這些問題,更何況一個村婦也想不到什麼辦法,媽媽起來後就去做飯了,爸爸和哥哥都是要早期做農活的,也是避免爸爸的懷疑,再做飯的時候媽媽也想過,或許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兒子還要去城裡上學,以後會很少回家,想到這裡念頭一轉,想起昨天最後一次的那種感覺,「好舒服,像升天嘞」媽媽嘴裡嘟囔著,微黑的臉龐又紅潤起來,直到爸爸起來喊了媽媽一聲,媽媽才打斷念頭,趕緊做飯。

  這一覺我確實睡的很香,醒來的時候太陽都老高了,「幸好是暑假」我低聲說著,從床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感覺陰莖不舒服,低頭一看,陰莖上面有一層干固的液體,陰毛也粘在一起,這才想起昨天自己幹了什麼事,一時有點害怕,見到媽媽該怎麼辦,搞的我一時不敢出房間,後來被一泡尿憋壞了,才一咬牙就開門出去了,出門後我也沒有管其他的,埋頭就往廁所走,誰知道越是怕什麼就越來什麼,我衝進廁所時也沒注意裡面有人,我扒開內褲就要尿時,才發現媽媽剛起身要提褲子,結果很尷尬,我和媽媽都楞在那裡,可恨的是我的眼睛好死不死的又往媽媽的陰部瞄了過去,就看到媽媽還沒有清洗的陰部,看著那團黏在一起的陰毛,我手裡的陰莖有蠢蠢欲動,媽媽一看我的陰莖翹了起來,臉一紅,趕緊提上褲子,推開我就跑了出去,我也回過神來,看著挺著的陰莖,哭笑不得,「本來就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媽媽,這下好了」,我無奈的想著,最後好不容易才尿完了尿,提上內褲就出去洗刷了。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暑假生活,尷尬的暑假生活,每次只剩媽媽和我在家裡時,這種尷尬就越發的濃重,所以一直到我去城裡上學我也沒有再碰媽媽哪怕一根手指。

  本來自我安慰那天晚上的事就像人生的一個調味品,嘗一下鮮就得了不可能長此以往,可是哪個貓嘗了腥就不再惦記的,不過還好我還有點自制力,控制住了自己不再往那方面想,不過壓抑總有爆發的一天,而且爆發起來絕對無法阻擋。

  光陰似箭,就這樣在尷尬的氣氛中過完了暑假,在那天媽媽只是幫我收拾東西,也沒有和我說一句話,直到第二天坐上爸爸的三輪車揍的時候,媽媽才再後面喊了一句「在城裡老實點,自己照顧好自己,聽老師的話,別讓媽媽擔心啊」,看著媽媽紅紅的眼睛我感到喉嚨一陣乾澀,點了點頭,就轉過頭去不再往後看,我怕我自己會哭出來,山村雖然窮但是畢竟是我自己長大的地方,現在離開了才發現自己好捨不得,捨不得這裡的一切,雖然明知道放假時可以回來,但是還是止不住的悲傷。

  懷著這樣的心情我進入了傳說中的城市,慢慢的我原來難過的心情就被好奇代替了,年輕人都是這樣,什麼都是一陣一陣的,再加上對城市的好奇,忘記悲傷也不奇怪。雖然只是一個小縣城,但是我還是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心裡也儘是好奇,興奮,激動,到學校後,在老師的幫助下安排好宿舍,交完學費,我就開始了我的高中生涯,在第一年裡,我對什麼都好奇,也嘗試了很多,也認識了很多朋友,還有穿著新潮的女同學,當然也被那些城裡的朋友們教唆著看黃片,當時的心情我現在還記得,那種片子看的我面紅耳赤,還引起了朋友的嘲笑,後來我也爭辯了幾次,因為我是爺們,純的,老子上過女人,你們都是還是雛呢,當然我不能告訴他們我上的是我媽媽。

  在我認識的朋友裡面還有幾個官宦子弟,據說他們是靠關係才進一中的,其中有一個和我玩的最好,後來問了才知道她媽媽是縣政協副主席,老爸曾經是反貪局局長被雙軌了,據說是因為貪汙受賄,現在家裡都是她媽媽當家,當時我對他那叫一個敬畏啊,你想啊,一個農村出來的沒見過世面的小孩,遇到一個在我看來是高官子弟的人,你能不敬畏不巴結麼,後來才知道政協副主席算是「高官」,至於怎麼知道的,這話就長了,那次是在高一下學期,因為這個朋友學習不好,經常問我問題,和抄我的作業,我也有求必應,所以我們還真是很鐵,一直都現在都很「鐵」,那是第一次進他家,他爸爸現在不在家,據說是出海經商了,我被他帶到家後,那廝就很不客氣的讓我幫他做作業,在他的淫威之下我也只能答應了,而那廝就跑出去玩了,臨走前才說她媽媽出去應酬,一時半會絕不會回家的,讓我放心,我一聽也就不擔心被當做賊了,於是就老老實實的做作業,大概到下午3點的時候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我以為是我那朋友回來了,也沒有在意,就繼續奮鬥,到大概4點的時候我終於把作業寫完了,伸了個懶腰,活動下脖子,這才想起,那廝不是回來了麼,怎麼沒進來呢,難道說是賊?想到這裡我有點怕了,不過還是有點好奇,進來的到底是誰,於是就開開房間門小心的走了出去。

  剛到客廳就聞到一股酒味,看了下主臥室開了的門,我在心裡也猜出了個大概,也就大著膽子走了過去,推開門就看到一個中年婦女側躺在床上,衣服也只是脫了上半身胸罩也是退開一半,下半身就露了半個屁股,我心想這就是那廝的媽媽吧,喝了那麼多酒,不知道長的怎麼樣,就壯著膽子走到另一邊看了下,這一看不要緊,把我的小弟弟看的充血了,原來她胸罩給她退的露出了雪白的乳房,我深呼一口氣,才把注意力轉移到她的臉上,比媽媽漂亮,這是我看到她的臉後的第一個想法,雖然年紀比媽媽大,但是她保養的比較好,皮膚很白,有點眼角有點皺紋,小嘴唇,還修了柳葉眉,整體看上去很秀氣的一個女人,偏偏還有成熟的不像話的身體,看著看著,我的陰莖已經非常硬了。

  眼睛又掃向她的下半身,褲子脫了一點,露著內褲,內褲周邊還有幾根陰毛,這下我是再也忍不住了,畢竟自從上次上過媽媽以後現在都沒有碰過女人,現在又遇到如此誘惑,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此刻我的心里根本沒有朋友回來怎麼辦或者他媽媽突然醒來這種想法,去上她這種思維出滿了我的腦子,我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抓著她脫了一般的褲子,繼續她未完成的任務,此時我脫的很粗魯,但是她也沒有醒來,可能是喝的太多了的緣故吧,我順利的脫下她的褲子,看著這具對我來說很有誘惑力的身體,就急切的脫下自己的衣服,然後就這樣裸著身體,挺著陰莖,把她身體擺平,然後就把她的內褲扯下,把她的雙腿分開,就爬上她的身體,感覺到她滑膩的皮膚,還有水一般的身體。

  我喘著粗氣,一隻手扶著陰莖,開始嘗試進入,我先用龜頭在她的陰唇上面使勁的來回摩擦,直到她的呼吸變粗,陰唇開始出現一絲絲液體,才急不可耐的對準她的陰道,狠狠的插了進去,然後把她的雙腿盤在自己腰上,再把她的胸罩扯下來,就趴在她身上衝擊起來,而她也不有自主的加緊我的腰,雙手無意識的抓著被單,承受著我的衝擊,我也很享受她那雪白的乳房和我胸口貼在一起摩擦的感覺,更何況她的皮膚那麼好,胸部也不小,再加上她滑膩而緊湊的陰道,這幾種快感加起來簡直太爽了,我差點就噴了出來,不過還好我忍住了,因為我特別希望出現上那樣讓媽媽高潮的成就感,我想讓我身下的這個女人高潮,這樣可以體現我是男人,而且是很強的那種男人的虛榮心,所以我格外賣力,而阿姨的嘴裡也發出輕輕的呻吟,聽著她那因為我的陰莖抽插而發出的呻吟,像伴奏似的隨著我的撞擊呼長乎短,我也越發的亢奮了,我�起身子,看著陰莖在阿姨的陰道里進進出出而帶出的白沫,還有那水聲,我的快感也越來越高,我感到高潮就要來了,所以就抓著她的大腿使勁的衝刺,而她也拱起身來,再我快要射的時候,她的身子一顫,然後就是滾燙的液體噴在我的龜頭上,我也忍不住快感,使勁抵住她的陰道,精液突突的射進她的子宮深處,我感到一陣空虛,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回味著,而她也喘著粗氣呼吸者,房間裡一下安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我正要起身的時候,突然我身下的女人醒了過來,看了下我很平靜的說「爽夠了吧,下來」,我趕緊手忙腳亂的起身,陰莖從她體內出來的時候還發出的一聲響,聽到這聲音,我也不好意思起來,她看我這樣就笑了起來「現在的小孩能耐的很啊,這算是入室姦淫吧」,頓時我啞口無言,她看了看我就問「你怎麼進來了的」,於是我就把我怎麼來她家和她兒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她聽了之後就告訴我,這事就算了,以後可以來家裡玩,多幫幫她兒子,我也不是笨人,一聽就知道,她默認了我們的關係,以後還可以經常來做,聽起來還真不可思議,不過後來聽其他的朋友說才知道,她這人不檢點,有幾個高官時不時的爬她的床,這才明白她怎麼不介意這事,估計是看我年輕,也想嘗鮮吧,畢竟咱小夥現在180cm,身體也因為幹農活很壯士,小麥皮膚,人長的也很陽剛,像她這樣的女人對我有興趣也不奇怪,就這樣我時不時的來我朋友家裡玩,為了和他媽媽幽會,我就經常幫他做作業,報酬嘛,就是你媽媽的身體,我常常這樣安慰自己,關係久了她才告訴我她叫孫美雅,總之這一年對我來說很美妙,美妙的如此不真實,當然更美妙的事情隨後就發生了。

  高一暑假回到家裡不久,我那被美雅阿姨陰道浸泡過的陰莖就已經受不了了,有時候都是用手解決,不過幾次之後就不在有興趣了,實在是沒女人難過啊,這個暑假,爸爸和哥哥經常去販棉花,其實也不是就我們家裡,是全村的人都販,所以經常不在家裡,也讓我那騷動的心情,更加不安分起來,常常想起美雅,然後又想起自己的媽媽,還有去年那次的事情,我越來越按耐不住心裡的慾火,於是就下決心,再弄媽媽一次,就這樣我盼望著黑夜的到來,終於在我的期待中黑夜降臨了,吃過晚飯,我在房間裡等著時機,等到10點的時候就聽到媽媽叫嫂子睡覺的聲音,因為現在嫂子剛生了小孩4個月,所以媽媽都是和嫂子睡在一起,看著孩子,不過這同樣阻擋不住我要得到媽媽的決心,我太想要個女人了,等到媽媽那個房間沒動靜後,我就悄悄地起身,衣服也沒穿,挺著陰莖就走向媽媽的屋子,到了門口,我輕輕的推開門,屋裡黑呼呼的,我進屋後就把門輕輕的關上,然後摸著黑慢慢的走到床邊,可是我又犯難了,我不知道那個是我媽,不過也只是由於了一會,我就爬上床(農家的床都很大的能躺4個人),我也不再猜哪個是媽媽,就看外面的靠的最近,於是就移著身子靠了過去,我聽著我旁邊女人的呼吸聲,伸出手摸向她的乳房(農村人都是上身裸著只穿內褲睡覺),我把單子往裡面推開,然後起身,就往這個女人身上爬去。

  我剛一趴到女人身上她就醒了,我趕緊用手捂著她的嘴,在她耳邊說「別出聲,我是晨晨,把人都吵醒了都不好看」那女人一聽是我身子就是一僵,我也不管她會不會再出聲,就放開她的嘴,然後開始脫她的內褲,也許是真的不想把人吵醒,她不敢動,只是僵著身子,直到我把她的內褲褪下來,她才有點掙扎,嘴裡小聲的說著「不要這樣,給媽知道會打死我的,」我聽出這是嫂子的聲音,心裡有點高興,又可以嘗鮮了,於是就在她耳邊說道「咱們家鄉話,不是有一句:嫂子的屁股蛋子,兄弟的一半子麼,今天讓兄弟我用用那一半子」說完就不在理她,把她的腿掰開,讓自己的下半身進入到嫂子兩腿之間,然後就用手扶著陰莖,對著她的陰唇上下摩擦著,一隻手也揉捏著嫂子的奶子,等到陰唇有開始濕潤的時候就使勁插了進去,嫂子也因為的猛的一下,「哼」了一聲,然後就沒動靜了,我開始抽插起來。

  或許因為我用力過大,床居然發出「唧唧」的聲音,這下嫂子不干了,用腿抵著我的腰不讓我在弄了,說是吵醒了媽,就沒法見人了,我當然那不樂意了,這樣不上不下了算是怎麼回事啊,就這樣想了一會,我就趴在嫂子耳邊說「你夾著我的腰,我抱你起來,咱麼去我的屋子」,嫂子開始不原因,不過看我絕不會就這樣放過她,無奈就答應了,於是我就這樣抱著我嫂子,陰莖和嫂子的陰道還緊緊的連接著,打開門,然後隨手一關,就邊走邊幹起嫂子來,嫂子也沒用過這種花樣啊,雙腿緊緊夾著我的腰,連陰道都緊緊收縮著,嘴裡還發出若有若無的呻吟,保持這樣的姿勢一直走到我的屋裡,然後我就放心的耕耘起嫂子這塊肥田了,剛開始嫂子還有點約束,在給我弄了2個高潮後就很自覺的騎在我的身上顛簸著,因為我太久沒碰女人的緣故,這次居然和嫂子弄到夜裡3點多,而嫂子也因為我的花樣,與那種欲仙欲死的高潮,和我抗戰到最後。

  醒來的時候就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而嫂子因為昨天太累所以還趴在我身上睡著,看著嫂子安詳的臉龐,我才發現嫂子還是蠻漂亮的,屬於那種耐看型的,看了一會又看了看時間,一看不早了就把嫂子搖醒,嫂子看到現在的姿勢有點臉紅,趕緊從我身上爬起來,坐在旁邊。低著頭不敢看我,我也在意,隨後就叫著「好啦,低什麼頭,小媳婦還不敢見自己的男人了,去,看看媽媽在不在家,不在家給我弄點東西吃,昨天和你弄了那麼久,我要大補一下」,其實這種口氣是我故意的,給她的感覺就是夫妻間的話語,我要讓她習慣我,在城裡一年我可不是沒一點長進,一個人的習慣是可怕的,等嫂子習慣了我的語氣,習慣了我爬上她的身子,習慣了我對她的指使,那麼她潛意識的就會認為我是她的男人,這樣做合情合理,所以我要讓她習慣我,不光是她,還有媽媽,就像美雅阿姨對我那樣,遷就我,滿足我,等我習慣了,那天見不到她了,沒她那麼寵我了,就會很不舒服,不習慣,讓她們習慣我,這樣我爬上她們的床,她們就會叉開雙腿把陰道撐開等待我的進入,這樣的生活想想就很美妙,看著嫂子離開的背影,我在心理暗暗打氣,前途是光明的,未來是幸福的。

  沒過多久,爸爸和哥哥回家了,我和嫂子的幽會也告一段落,這短時間,每天晚上嫂子都會被我半強迫的抱回自己的房間,每天都是搞搞嫂子,吃吃她的奶,所以嫂子的反抗一次比一次弱,現在基本就是對我爬上她的身體的默認。爸爸和哥哥回來後,媽媽和嫂子也各回各自的房間了,夜裡晚飯後,看著哥哥摟著嫂子的腰回屋子,我心裡有點酸酸的,看來的半個就是半個,還要給哥哥用,當然我也只是想想,就回自己的房間做作業了,因為前段時間和嫂子的纏綿,所以都沒有做作業,現在都8月份了,所以我要抓緊了,從爸爸和哥哥回來之後,我每天都是做到12點以後;這天,我剛做完今天的任務,就出來透透氣,上房頂看看夜空,我剛看了沒一會,就聽見爸爸房間的開門聲,然後就看到媽媽走了出來,恩,看樣子是去廁所,我心裡一熱,就悄悄下了房頂,走到廁所門口,聽到裡面傳出水聲,然後壯著膽子走了進去,媽媽撒完尿就站起來,正好看到我走進來,就說「晨晨還沒有睡啊,熬夜對身體不好,上完廁所趕緊去睡吧」,說完就準備離開,在媽媽走到每口的一剎那,我就把媽媽抱在懷裡,伸手就去摸陰唇,媽媽伸手給打開了,嘴裡說著「幹什麼啊,晨晨,別胡鬧」。

  身子也掙紮起來,我不理媽媽的掙扎,伸手就把媽媽橫抱起來,嘴裡說著「走,去我房間吧,我想媽媽了」,說實話現在我的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到現在為止對女人我幾乎是不認為弄不到誰上床,媽媽一聽就想起了去年暑假做的事,掙扎也軟弱無力了,因為媽媽也經常回味那種高潮的感覺,偏偏爸爸也就是偶爾弄幾次,每次也都只是自己發洩,而且從販棉花開始,基本就不怎麼弄了,所以也是有點渴望,直到我把媽媽丟在我的床上,媽媽才回過神來,�頭就看到我挺著陰莖,往她身上趴過來,就要掙扎,等我趴在她身上的時候,就發現掙紮好像也掙不開,也就不在反抗了,我也很興奮,把媽媽的內褲脫掉,扶著陰莖就朝媽媽的陰唇上面摩擦,想弄得媽媽出陰液再做。

  誰知道剛一靠上陰唇,就感覺到媽媽陰唇濕漉漉的,還有絲絲熱氣噴出,我心裡猜了大概,陰莖對著媽媽的陰道入口,腰部一沈,很容易就進入到了陰道深入,陰道里很滑膩,我更加確定了,可能是老爸弄過了,不過也不在意,把媽媽抱起來讓她坐在我大腿上面,這樣就是女上男下,可是媽媽很茫然的不知道怎麼做,所以我也就主動的抱著媽媽的屁股插起來,這天晚上媽媽沒有回去,和上次一樣,不過不同的是,我們做的比上次多,就像和嫂子的第一次一樣呢,我和媽媽做到了淩晨3點多,哪天媽媽一句話沒說,就是默默的配合,接納著我的每次衝擊,從此以後媽媽似乎也默認了和我的關係,搞的我很納悶,媽媽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接納我呢,這個疑惑一直到我去上大學也沒搞清楚。

  在那年暑假結束後,媽媽每隔一週都會來學校看我,我和媽媽都會在旅館裡,做些夫妻間的事,嫂子也在哥哥走了不久就懷孕了,後來嫂子說應該是我的孩子,說我哥在家也就和她做過3次,其他時候都是我趁哥不在家和她做的,不過我當時也小,懷著無所謂的心情,隨後就忘了;在高中期間,我一直徘徊在,美雅阿姨、自己媽媽和嫂子之間,生理需要得到解決,沒什麼其他的慾望,學習也還不錯,就這樣一直到我上大學,爸爸和哥哥的生意也很不錯,不在家的時間更加的長了。

  我在大學第一年的時候,美雅阿姨也藉著看兒子的藉口,經常和我幽會(那廝是自費上的,有錢人啊),媽媽和嫂子也經常輪流看我,到我大二的時候,我已經出去租房子住了,媽媽也藉口照顧兒子搬來和我一起住,媽媽的到來開啟了我們夫妻般的生活,雖然不是夜夜笙簫,但也是隔三差五的瘋狂一次,畢竟整天睡張床上的2人,不需要天天做,嫂子也經常來看我,恩,說是給媽媽看2個孫子,然後讓我領她去逛逛大城市,雖然每次都逛到賓館,結果就是景點沒看多少,賓館和旅社全知道了,總體而言大學生活是多麼美好啊,當然也有不怎麼讓人高興的消息,比如有一次和昨晚愛的美雅阿姨,冷不丁的說她打掉了我們兩個孩子,見我沒說話,又解釋說她和我好了一年後就不再讓別人上床了,孩子是我的,又說她不能生下來,說是壓力太大了,誰都知道她男人早就不能生了,她又是體制內的,所以不要讓我怪她沒和我說過,到最後我也沒說什麼,不過我心情確實不好,我想換誰都不會舒服,不過也就是不舒服而已,過了段時間我還是沒心沒肺的遊走在三個女人之間,後來我大學畢業後不久就結婚了,工作是美雅阿姨脫關係找的,媳婦是嫂子的表妹,高中畢業,因為沒錢而沒上大學,一個堅強開朗的姑娘,到我28歲第一個孩子出生的時候,除了和嫂子還經常發生關係外,媽媽已經不怎麼做了,也就是偶爾一次,和美雅阿姨也是時斷時續,現在我們更像是相處了很久的夫妻,需要的不再是性了,我們珍惜在一起的時間,偶爾通過做愛緬懷一下過去,雖然感覺對不起妻子,但是我還是義無反顧維持著這種不倫的關係,習慣了,不想割捨了,我想美雅阿姨,媽媽和嫂子也是這種想法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