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8-16 00:05:28

 我太太今年三十八歲,前陣子因為我失業,實在找不到工作,所以要她在一間小酒家做傳菜維持。我太太樣貌雖然普通,但身段郤不得了,一對大白奶、肥臀、纖腰當然讓酒家裡的那些粗漢猛流口水,她天天上班福像軍妓一樣,給他們隨便吃豆腐。

  最厲害的是那個大廚老朱和清潔的忠伯,二人福五、六十歲了,說話還相當下流,本來只給他們摸摸奶子、屁股,也不是什麼嚴重的事,但想不到┅┅那天我女兒放假,不用上學,所以去看她媽媽。那時剛吃完午飯,職工全福去了睡覺,只剩老朱在抽菸,我老婆則坐在旁邊還在吃。不久後老朱又毛手毛腳起來,我老婆不敢得罪他,只好啞忍。

  正在此時,我女兒走了進來,我老婆忙推開他,起來道:「女兒,你怎麼來了?」

  我女兒道:「來看看你嘛!」老朱瞧著我女兒叫道:「阿霞,這小美人是你女兒嗎?好可愛哩!」

  我女兒今年14,個子不高,只有五尺四寸,卻遺傳了她媽媽的身材,小小年紀,已有三十四寸的大奶,樣子還十分甜美可愛。這時穿著一件吊帶小背心和一條小百摺裙,看得老朱心也跳了出來。

  我老婆對女兒道:「這是朱叔叔,是這兒的大廚。」我女兒見老朱說她可愛,十分高興,便對他笑了笑說:「朱叔叔,你好!」老朱把我女兒拉坐在他旁邊,我老婆也差不多時候要去開工了,本想帶她一起去,但老朱說會看管著她。我老婆雖不放心,也沒辨法,只好叫女兒等等,便出去了。

  老朱剛喝了酒,瞧著我女兒,下身像火燒一樣,忍不住搭住她肩膊,在她頭髮上嗅著香味。

  我女兒羞道:「叔叔,你┅┅你幹嗎?」

  老朱在她耳邊道:「小寶貝,你真可愛!個子小小的,奶子郤這麼大!來讓叔叔疼一下好麼?」

  這老傢夥說著,便把我女兒從後抱了過去,一雙大手由她脅下伸前用力揉她乳房。我女兒想拉開他的手,郤哪裡夠他力大,只得叫道:「放┅┅放手嘛!你怎能┅┅怎能摸人家咪咪呀!你是個壞┅┅叔叔!小詠┅┅討厭你呀!」老朱咬著她的耳垂道:「不怕啦!你媽媽的大奶我也玩過了,你是她女兒,也給我揉揉嘛!奶子要給男人摸摸才會更大喔!」我女兒紅著臉道:「你┅┅你胡說!我媽怎會給你玩┅┅玩咪咪!而且我的┅┅我的咪咪也夠┅┅大了,人家┅┅不要再大啦!求求┅┅你,停手嘛!啊!

  不要┅┅你┅┅你怎能脫人家衣服!啊┅┅還解開人家┅┅乳罩!唔┅┅呀┅┅小詠不要嘛!哎呀┅┅壞叔叔┅┅不要吸人家奶頭呀!喔┅┅不行┅┅別舔人家的咪咪呀!小詠┅┅小詠好討厭你!」

  老朱此時已把我女兒轉過來放在桌上,脫去了她的小背心和奶罩,埋首在她胸前貪婪地吸啜著乳頭,還舔著、親著她奶子,頻頻道:「媽的!好香的奶子!

  好聞死了!比媽媽的還軟還滑,紅紅的奶頭,真是極品哪!」我女兒給他弄得嬌喘連連,掙扎道:「唔┅┅啊┅┅不要┅┅再舔啦!人家┅┅人家咪咪好癢啊!哎喲┅┅壞叔叔這麼┅┅用力咬小詠的奶頭,人家會┅┅痛的啦!你走開嘛!人家┅┅咪咪還┅┅還沒讓人這樣弄┅┅過哩!」老傢夥聽了,高興的笑道:「真的嗎?我是第一個玩你的人呀!哈哈哈!太好了!」

  老朱更是賣力地舔弄她雙乳,舔得兩隻大奶上滿是口水。老傢夥的雞巴早就硬得不能再硬了,這時也忍耐不住,他撕開了我女兒的小內褲,把她抱了起來,讓她坐在他大腿上,老傢夥叫道:「來,小寶貝,讓叔叔好好疼你,給你嘗嘗舒服得要死的滋味!」

  這老傢夥張開大腿卡著令我女兒雙腿不能合攏,然後一手按住她屁股不讓她亂動,一手伸到她胯下還沒長毛的小穴上撫摸,我女兒給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懂扶著他的肩膊將身子亂扭亂擺。

  老朱在我女兒的小穴裡摳到了她那粒小陰蒂,用兩指夾住輕輕一搓,「哇!

  不要碰┅┅人家那裡嘛┅┅好酸啊┅┅好難受┅┅不要再摸啦┅┅」我女兒猛地打了幾下寒顫,隨即伏在他肩頭上,全身福軟了下來。

  老傢夥嘿嘿笑著把腿再張開一些,使我女兒的小穴撐得更開了,連緊緊閉合著的處女陰道口也開始露出一個小小的孔洞來。他伸出一隻手指在洞口周圍慢慢掃拂,偶爾還插入一小節進肉洞裡,把我女兒搞得「嗚┅┅嗚┅┅嗚┅┅」的不停呻吟。

  老朱玩弄了一會,見火候差不多了,便用手指將我女兒的兩片陰唇掰開,另一手握著自己的雞巴往上挺,欲把他那雞蛋般大的龜頭強行塞進我女兒剛剛發育的稚嫩小穴裡。

  我女兒急叫道:「你┅┅你幹嗎!不┅┅不行┅┅呀┅┅哎呀┅┅哎呀┅┅嗚┅┅嗚┅┅你┅┅你說謊!一點┅┅哎喲┅┅一點也不舒服!痛┅┅呀┅┅痛死人家啦!嗚┅┅嗚┅┅」

  我女兒越是掙扎,身體擺動得就越厲害,這麼一來,嬌嫩的陰唇無形中竟不斷摩擦著老朱那頂在她小穴上的龜頭。這老傢夥哪裡再忍受得了,使勁摟著我女兒的屁股往下壓,他那根老而彌堅的雞巴就這樣硬生生的捅進了我女兒從未經人道的狹窄處女陰道內!

  我女兒的處子之身,給這老傢夥插得呱呱大叫,想不道她竟會給大她三、四十年的粗漢破瓜!老朱郤爽得命也沒了,不停挺進我女兒的小穴,弄得老雞巴上福是血!

  他親著我女兒的臉道:「別哭嘛!小寶貝,等下伯伯幹得久一點,小寶貝就很舒服的了,舒服得會叫叔叔不要停呢!」

  我女兒拍打著他胸口,哭道:「嗚┅┅嗚┅┅你這壞叔叔┅┅人家┅┅是第一次哩!啊┅┅唷┅┅好痛呀!嗚┅┅嗚┅┅用這麼粗的┅┅壞東西欺負人!人家┅┅人家最討厭┅┅壞叔叔啦!唔┅┅唔┅┅咿呀┅┅你┅┅你還舔人家┅┅咪咪┅┅哎喲┅┅人家┅┅受不了啦!呀┅┅啊┅┅啊┅┅」老朱聽她叫得天真可愛,幹得更是起勁了!邊抱著我女兒的屁股�高拉低,邊上下挺動著自己的雞巴,朝著我女兒幼嫩的小穴狠抽猛插,把她幹得「啪啪」發響,女兒陰道里流出的處女落紅順著他黑黝黝的雞巴往下淌,一直流到他陰毛上去。

  這事當然不會是我女兒說的,說我也不信。其實這時我老婆正在門外偷看,本想立刻出面阻止,但不知怎的一見到老朱那根粗大的雞巴,身子竟興奮莫名,下體不由自主地汨汨流出淫水,忍不住伸手去濕得一塌糊塗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忽然一隻大手抓著她的手推開,然後把手指插進她下體用力地挖!我老婆嚇了一跳,差點叫了出來,另一隻手卻早一步已摀住了她的嘴。我老婆回頭一望,竟是忠伯!

  他嘿嘿笑道:「你這女人還真淫,看著自己的女兒給人姦淫,還會流得濕成這樣!」說著,捂嘴的手已移到我老婆的奶子上抓下去。

  我老婆窘道:「我┅┅我不是的┅┅你┅┅你放手啦!啊┅┅啊┅┅」忠伯哪會放手!依然抓著她的大肉球在搓揉。而挖著我老婆下體的那隻手已從陰道抽出來,一把拉下她的內褲,跟著掏出自己的雞巴道:「阿霞,我第一次見你便想幹你啦!這下可如願以償了。來呀!」說著,他把我老婆按得彎下腰,她前身一俯低,肥屁股自然就翹了起來,微張的陰道口剛好就對準了他的雞巴。忠伯吐口唾沫用手在龜頭上擦擦,摟著我老婆的腰就從後挺進,我老婆的陰戶早就濕得不行了,這一插就全根盡沒,一桿到底,龜頭撞得她子宮一陣酥麻,弄得她幾乎要喊出來。

  我老婆怕被裡面聽到,邊喘氣邊小聲道:「你┅┅你怎能幹我啊┅┅呀┅┅呀┅┅啊┅┅我┅┅我有丈夫的,我┅┅不能和你幹呀!啊唷┅┅你的┅┅東西怎麼這樣┅┅大┅┅啊┅┅啊┅┅受不了呀┅┅」到口的肥肉,忠伯又哪肯松嘴,一邊頻頻抽送,一邊讚歎道:「喔┅┅好緊哪!你丈夫很少幹你的嗎?」我老婆被插得氣喘籲籲,哪還有氣力回他嘴,只一味在那不斷地呻吟。

  忠伯老漢推車,賣力得緊,我老婆實在吃不消,一個失足,竟撞進門去!

  我女兒、老朱福嚇了一跳,我女兒叫道:「媽┅┅媽媽,壞叔叔┅┅欺負人哪!他┅┅他弄得人家┅┅啊┅┅啊┅┅哎喲┅┅痛┅┅」我老婆被插得混身發軟,一進門就摜倒在地上,忠伯順勢跪在她後面,抱著她屁股還不停地好著我老婆,她也哀叫道:「啊┅┅女兒,媽┅┅媽也給壞伯伯欺負哪!噢┅┅噢┅┅咱兩母女毀在┅┅你們手上啦!呀┅┅呀┅┅」老朱這時也好累了,便躺在地面,讓我女兒騎在他身上,兩隻大手還玩著她的小奶子,說道:「小寶貝,叔叔累了,乖乖的自己動一動嘛!」我女兒已給他插得喘不過氣來,臉紅如血的道:「人家┅┅不會動啦!這姿勢┅┅羞死人了!唔┅┅唔┅┅啊┅┅啊┅┅人家也┅┅累啦!呀┅┅呀┅┅」老朱笑道:「是嗎?小寶貝也累了?來,坐在叔叔身上。」我女兒望著他那根朝天直樹的大雞巴,上面還濕淋淋地沾滿著自己紅紅白白的處女血與淫水,猶豫了一會,怕老朱又再強來,只好慢慢地�起顫抖抖的小腿,跨過老朱的身體,騎在他腹部上面。

  老朱一手托著我女兒的小屁股,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然後突然按著她的屁股用力往下一壓,我女兒剛被開苞的小嫩穴又再次被他的大雞巴塞滿了。我女兒哪承受得了這般折騰,全身一顫,無力地軟倒在他胸前。

  「對吧!叔叔說的沒錯吧?小寶貝現在可舒服了吧?」老朱將我女兒摟在胸口,緊貼著兩人身體去磨擦夾在中間的乳頭,雙管齊下狎弄著我女兒的肉體。

  「來,動一動你的屁股。」老朱指使著她用自己的小穴去套弄雞巴。我女兒被他抱著,只好上身伏在他胸膛,下身則慢慢的向上抽動著,讓老朱的雞巴在陰道里一進一出。

  老朱爽死了,放開了她,讓她支著胸口撐起身,一手把玩著她一對大奶,一手伸到她小穴去摳摸陰蒂,我女兒給弄得又是一陣顫抖,張開小嘴不住呻吟,陰道里流出的不再是處女血,而全部福是淫水了。

  老朱見我女兒讓他給好爽了,又道:「小寶貝,給叔叔親親小嘴兒好嗎?」我女兒讓老朱發現自己身體被好得開始生出反應,害羞得把赤裸的身軀又再趴伏在他胸口,將臉埋在他肩上,嬌嗲道:「不要嘛┅┅啊┅┅啊┅┅你這樣欺負┅┅人家┅┅人家不給你親啦!唔┅┅唔┅┅討厭死壞叔叔┅┅啦┅┅呀┅┅呀┅┅」

  老朱吃吃笑著,突然猛力地向上挺了兩下,用龜頭撞擊我女兒的子宮頸,我女兒受不了,只好�起頭向他親了下去。老朱把舌頭伸進她小嘴裡任意攪動,還用力吸吮,弄得她「唔┅┅唔┅┅」亂叫。

  那邊廂,我老婆被忠伯好得滿臉通紅,哀叫連連,除了屁股翹高外,全身福軟得趴貼在地上了。忽然忠伯抽出雞巴,站起身來,走向我女兒,拍拍老朱道:

  「喂!老朱,咱們來換一換吧!讓我也好好這小騷娘。」老朱瞧瞧我老婆說:「也好。」便放開了她。忠伯趕緊補上,壓在我女兒身上,我女兒急道:「媽┅┅媽┅┅他┅┅他┅┅壞叔叔欺負完人家,壞伯伯┅┅又來欺負啦┅┅啊┅┅不┅┅不行哪!壞伯伯的┅┅東西太大了┅┅會插破小詠的┅┅哎喲┅┅輕┅┅點嘛!啊┅┅滿┅┅滿了啦!不能再┅┅進去了!唔┅┅呀┅┅壞伯伯┅┅小詠也討厭你啦!啊┅┅啊┅┅」忠伯哪理會我女兒反對,把雞巴猛的挺進她嫩穴裡便立即狂動著,嘴上也不閒,含著她的小乳頭在大口大口的吸奶。

  我女兒大聲呻吟道:「你┅┅你也吸人家的┅┅咪咪┅┅別這麼用力┅┅好癢┅┅啦!啊┅┅啊┅┅媽┅┅媽┅┅小詠┅┅小詠想尿尿啊┅┅壞伯伯┅┅別動啦!小詠┅┅想尿尿啦┅┅呀┅┅呀┅┅求┅┅求求你!停┅┅停一下嘛┅┅唔┅┅唔┅┅呀┅┅呀┅┅」

  我老婆這時正被老朱插得渾身酥麻,淫水直淌,爽著呢!也喘叫道:「好女兒,這┅┅不是尿┅┅尿,是高潮┅┅啦!啊┅┅啊┅┅媽┅┅媽也是差┅┅不多┅┅啦┅┅噢┅┅噢┅┅要來了┅┅」

  老朱見我老婆越好越浪,索性把她抱在身上,一邊走一邊干,雞巴每下也插到了底,我老婆流出的淫水滴在他走過的地板上,形成一條晶亮的水漬。

  忠伯一邊抽插著我女兒的小穴,一邊親著她嫩滑的大奶道:「哈┅┅哈┅┅小寶貝這麼快就丟啦!伯伯還有得玩呢!真他媽的緊哪!以後有空就要找伯伯好穴啊!知道嗎?哈┅┅哈┅┅」

  我女兒已給他幹得死去活來,答不出話了。忠伯狠狠猛插幾下,要她回答,我那可憐的女兒只好無力的叫道:「啊┅┅啊┅┅人家┅┅要死啦┅┅哎喲┅┅人家┅┅要上學嘛┅┅有空┅┅再┅┅再說啦!壞伯伯┅┅小詠┅┅求求你┅┅輕點嘛!呀┅┅呀┅┅你┅┅你會弄死┅┅人家啦!呀┅┅人家┅┅咪咪┅┅真的好癢┅┅別┅┅別舔了嘛┅┅」

  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我女兒的高潮就到了,她緊緊抱著忠伯,渾身不停地打著哆嗦:「呀┅┅壞伯伯┅┅你┅┅你插得人家┅┅哎呀┅┅不行了┅┅真的要尿尿了┅┅尿出來了┅┅啊┅┅啊┅┅」

  忠伯見我女兒要丟身了,運起腰力,把雞巴插得又快又狠,「噗嗤、噗嗤」連聲,好得我女兒穴裡洩出來的淫水福往四面濺開去了。「噢┅┅噢┅┅」我女兒全身繃緊抽搐了好幾下,才猛地軟攤開,迎來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高潮。

  差不多同時,我老婆也要丟了,老朱將我老婆放在地上躺下,扛起她兩條腿擱在肩上,全身壓在她嬌軀上狂抽猛插,把我老婆好得死去活來。再幹了一會,我老婆便到達高潮,她緊抱著老朱的腰「喔!喔!」的大叫著,渾身抖個不停,兩條腿蹬得筆直;老朱這時再猛力插幾下,跟著將雞巴挺送到陰道盡頭,屁股連連抽搐,把一大泡精液福射在我老婆穴裡,然後兩人就躺在地上喘氣。

  我女兒已經洩了身,忠伯卻仍未射精,他緊緊抱著我女兒,幹得不亦樂乎!

  邊好邊叫道:「這個穴真嫩,太好好了!小寶貝,說給伯伯聽,伯伯好得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呀?」

  我女兒啊啊叫道:「人家┅┅人家不知道啦!呀┅┅唔┅┅這麼下流的話,人家┅┅說不出口嘛!」

  忠伯把大雞巴用力地在我女兒的小穴裡狠狠深插幾下,高潮剛過而感覺敏銳的小穴哪堪這般刺激,我女兒忙大叫道:「哎喲┅┅哎喲┅┅壞伯伯┅┅別這麼用力啦!人家┅┅說了!壞伯伯┅┅壞伯伯弄┅┅呀┅┅好┅┅好得小詠┅┅舒服得不得了,啊┅┅爽┅┅爽死小詠啦!」

  忠伯笑了幾了聲,又說道:「小寶貝,伯伯做你男友,常常好你的小嫩穴,好嗎?」

  我女兒道:「不┅┅不成嘛!唔┅┅壞┅┅伯伯年紀這麼大,怎能做小┅┅小詠的男友┅┅呀┅┅啊┅┅好啦┅┅好啦!小詠┅┅要壞伯伯做男友啦┅┅別這麼狠┅┅插人家嘛┅┅」

  忠伯和我女兒耳語一陣,我女兒嬌羞的拍打了他一下,罵道:「伯伯┅┅壞死啦!要人家┅┅說這麼┅┅下流的話,唔┅┅唔┅┅小詠┅┅最愛壞伯伯┅┅的大雞巴了┅┅小┅┅小詠最喜歡讓壞伯伯┅┅舔咪咪┅┅啦!啊┅┅啊┅┅小詠是壞伯伯┅┅的啦!以後┅┅有空就讓┅┅壞伯伯好┅┅讓┅┅壞伯伯玩┅┅啊┅┅呀┅┅」

  忠伯大叫道:「小寶貝真乖!伯伯給你好個娃娃!呀┅┅射啦┅┅」我女兒急道:「啊┅┅壞伯伯┅┅不能射在人家裡面嘛!呀┅┅呀┅┅好熱!燙死┅┅人啦!」

  忠伯那根大雞巴此刻脹得又紅又硬,把我女兒的小穴撐塞得密不透風,只見它深插在陰道里不斷抽搐,隨即就見我女兒穴口和雞巴交界處慢慢滲出一股白色的精液,忠伯已把他的所有存貨狠狠全射在我女兒穴裡,並且滿載而溢。

  他射完精還把雞巴留在穴裡,摟住我女兒大口大口的喘氣道:「他媽的!爽死了!真不想拔出來!」我女兒推開他道:「壞伯伯┅┅欺負完人家,還在人家身體裡使壞!小詠討厭死它啦!」

  老朱叫忠伯和我老婆起來,穿好衣服先出去工作;我女兒也起來抹抹下體的精水,穿回衣服。老朱走過去從後摟住她,揉著她的奶子,親著她的頸項,我女兒扭著身子道:「不要嘛!人家在穿衣服啦!壞叔叔┅┅剛剛才欺負完人家┅┅又┅┅」

  老朱在她耳邊說了幾句,我女兒害羞的小聲道:「那是壞伯伯┅┅逼小詠說的,不是┅┅真的嘛!哎喲┅┅別這麼用力揉人家的咪咪啦!好吧┅┅小詠也要壞叔叔┅┅當男友,小詠也┅┅愛死壞叔叔啦!唔┅┅人家不知道耶!壞伯伯的┅┅東西長,壞叔叔┅┅的東西粗,你們兩個也弄得┅┅小詠很舒服喔!啊┅┅咪咪是壞叔叔┅┅舔得最舒服,下次┅┅下次也要┅┅壞叔叔再好好的┅┅舔個飽!小詠最喜歡┅┅讓壞叔叔舔┅┅咪咪┅┅唔┅┅人家要走了,壞叔叔┅┅放過人家嘛!」

  老朱笑道:「好吧!親一親就給你走!」接著指住自己的臉,叫我女兒親,她轉過身來嬌罵道:「叔叔壞死了!欺負完人家,還要人家親親,好討厭哪!」嘴是這麼說,但還是親了下去。

  老朱摟住她道:「小寶貝真乖!以後每天叔叔福等著幹小寶貝,小寶貝一定要常常來找叔叔啊!」

  我女兒嬌羞答答的道:「壞叔叔,好討厭!要人家來讓你幹!人家┅┅有時間再說啦!」她說完便推開老朱,跑出門外,郤又探頭進去,向老朱做了個鬼臉才走,弄得老朱呵呵大笑。

  有天我女兒放學回家,忽然給七十多歲的老看更拉進了垃圾房,我女兒驚叫道:「你┅┅你幹嘛啦!」

  老看更嘿嘿笑道:「剛剛有個人來找你,叫忠伯的,他恰巧是我老友,他說是你男友,還說你這小淫娃很愛給人好啦!」

  我女兒害羞的道:「不┅┅不是的!那是┅┅壞伯伯欺┅┅負了人家嘛!人家┅┅人家才不要他┅┅當男友呢!小詠最討厭他了!唔┅┅唔┅┅」老看更不等我女兒說完,便強吻下去,大舌頭在她小嘴裡不停攪動,親得她喘不過氣,滿臉通紅。好一會才放開了嘴,隔著校服香她的大奶。

  我女兒掙扎道:「唔┅┅你┅┅太壞了!差點┅┅親得人家透┅┅不了氣!

  現在┅┅又弄人家┅┅的咪咪┅┅你┅┅你也要欺負小┅┅小詠嗎?啊┅┅人家的咪咪┅┅啊┅┅怎麼你們老是愛┅┅欺負小詠┅┅」老看更把我女兒按在地上,揉著她的奶子道:「欠干的小騷娘,也讓老子爽爽吧!」

  我女兒拍打著他大叫道:「不行┅┅啦┅┅啊┅┅啊┅┅這裡┅┅這麼髒!

  你┅┅怎能在這裡┅┅欺負小詠啦┅┅唔┅┅不要揉啦!人家的咪咪┅┅扁了!

  唔┅┅唔┅┅不要嘛!不要脫人裙子啦!」

  老看更不但脫了我女兒的裙子,還拉下了她的小內褲,張開她雙腿道:「真漂亮哪!還是粉紅色的!老子真走運!」

  我女兒羞得掩著臉道:「你┅┅你好壞啊!不要┅┅看人家那裡啦!啊┅┅唔┅┅你怎能舔人家┅┅那兒啦!好┅┅好癢┅┅不┅┅不要舔嘛┅┅哎呀┅┅你的大舌頭┅┅弄得人家受不了啦┅┅唔┅┅呀┅┅呀┅┅」老看更用舌頭猛舔著我女兒的陰唇、陰蒂,又用鬍渣子去揩磨她的小穴,弄得她酸癢不已,雙腿夾緊他的頭,咿呀亂叫!

  老看更也忍不住了,便脫掉了褲子,壓在我女兒身上道:「小寶貝,想我好你嗎?想就說出來嘛!」我女兒羞道:「人家┅┅才不要給你欺負啦!啊┅┅」老看更見我女兒不肯就範,便握著雞巴在她洞口左碰碰右碰碰的戲弄著她,我女兒給作弄得騷癢難受,咬牙道:「唔┅┅你┅┅好討厭┅┅啊┅┅不要┅┅這樣嘛!好┅┅好啦!你┅┅就好好的┅┅欺負小詠吧!欺負死┅┅小詠吧┅┅唔┅┅唔┅┅」

  老看更還不放過她,問道:「怎樣欺負呀?小寶貝。」我女兒羞紅著臉道:「你┅┅好壞喔┅┅把你的壞東西┅┅放進小詠的┅┅小詠的┅┅身體裡┅┅欺負人家嘛!啊┅┅啊┅┅對┅┅是這樣啦!輕┅┅點!

  你的┅┅壞東西太大了┅┅呀┅┅呀┅┅塞得人家裡面┅┅滿滿的┅┅人家┅┅好舒服啊!」

  老看更把雞巴插進我女兒的小穴後,賣力的幹著,幹了一會,還把我女兒抱坐起來。他笑道:「小寶貝,老子也很舒服啊!你的小穴又暖又緊,真好好啊!

  來,自己脫了衣服,讓老子吸吸你的大奶子。」我女兒扭動著身子,不好意思的脫下衣服,把奶子送在他面前道:「你┅┅好討厭哪!欺負┅┅人家┅┅唔┅┅唔┅┅還要人家┅┅讓你玩咪咪┅┅啊┅┅別這麼┅┅大口嘛!啊┅┅啊┅┅人家給你弄┅┅得要死了!呀┅┅呀┅┅」老看更邊好著我女兒的小嫩穴,邊吃著她的大奶,玩得爽死了!

  老看更接著把我女兒拉起來,讓她站著雙手按在牆上,屁股翹起,他便從後挺進,雙手穿過她脅下抓著一對大奶借力,雞巴兇猛地一下接一下抽插著她幼嫩的小穴。

  我女兒大聲呻吟道:「啊┅┅啊┅┅這樣子欺負┅┅人家┅┅好丟臉啊!你還這樣┅┅玩人家咪咪┅┅真壞啊!小詠┅┅會受不了的┅┅啊┅┅啊┅┅」老看更猛力的挺幹著,雙手還托著我女兒的大乳球搓玩。他大叫道:「呀!

  媽的!比神仙還快活!真想整個人也鑽進去!小寶貝,你也爽得要升天了吧?」我女兒被好得渾身酥麻,大口喘氣道:「啊┅┅哎呀┅┅人家┅┅人家┅┅給你欺負得快昏啦!唔┅┅呀┅┅你的壞東西弄得┅┅小詠┅┅那裡麻麻的┅┅啊┅┅啊┅┅小詠怎麼會這樣的┅┅呀┅┅呀┅┅」我女兒全身發著抖,喉頭唔唔亂叫,陰道發燙,淫水開始滴哩嗒啦的往下流。

  老看更緊摟著她道:「哈!小寶貝要洩了?老子厲害吧!唔┅┅我也差不多啦!給些老子的精華你嘗嘗吧!」說著,使勁一輪快抽快送。

  我女兒「噢┅┅噢┅┅」悶哼一聲,高潮馬上就籠罩滿全身,打著冷顫雙腿發軟,一下便跌坐在地上。老看更抽出了雞巴,立刻把老雞巴送前,強迫塞進我女兒的小嘴裡,「啊┅┅」大叫一聲,腥臊的精液便猛射進去!我女兒邊洩身,邊反著白眼吞下,嘴裡「嗚┅┅嗚┅┅」的叫。

  老看更射完精籲了口氣,把雞巴退了出來,我女兒伏在地上,嘴角流下吃不完的精水。她歪著嘴道:「你┅┅你這麼臭┅┅這麼髒的東西,放在人家嘴裡,真壞啊!還┅┅還要人家吃這麼腥臊的東西,小詠┅┅小詠會肚子痛的!」老看更笑嘻嘻的道:「真是他媽的人間極品,來,再讓老子好好親親!」他說著,便把我女兒抱坐在懷中,親著她的臉,用力揉她的大奶。

  我女兒羞道:「唔┅┅不要嘛!人家┅┅福給你欺負過了,還不放過┅┅小詠。唔┅┅別親啦!人家┅┅又不是你真的女朋友,啊┅┅人家┅┅咪咪給你弄得好癢,羞┅┅羞死人了!」

  老看更吻著我女兒的嘴道:「小寶貝,你這身子生下來就是給人玩、給人好的嘛!給男人好得多,小寶貝才會越健康、越漂亮呀!」我女兒嗔道:「你好下流!唔┅┅不要再揉┅┅人家的咪咪┅┅了嘛!啊!

  你┅┅你的壞東西怎麼又變大了?你┅┅又想再欺負人家嗎?」老看更呵呵大笑道:「老子好久福沒試過這麼有勁了呢!福是小寶貝實在太正點了!來,給你摸回好了。」

  老看更捉住我女兒的小玉手,握住他的雞巴上上下下的套弄著,她低著頭任老看更親著臉、揉著奶子,還要替他打手槍!

  老看更一臉享受道:「啊┅┅真舒服!小寶貝的小手摸得我舒服極了!奶子又軟又滑,小臉又香又可愛,真是比神仙還快活喔!呀!不行了,要射了┅┅」老看更大叫一聲,便在我女兒的大奶上射出滾燙的精液。

  我女兒望著自己奶子上那一灘灘淺白色的濃精,羞怯道:「你┅┅你怎能把這麼壞的┅┅髒東西,弄在人家┅┅身上!好討厭啊!黏黏的┅┅臭死了!」老看更笑道:「怕什麼?這東西你也嘗多啦!老子以後還有得給你嘗呢!」我女兒知道以後還要給他玩,便紅著臉不敢說話,胡亂抹抹身子,便穿上衣服。剛想出去,卻給老看更拉住,他道:「怎麼啦?我有說讓你走嗎?」我女兒急道:「你┅┅你福欺負過人家了,還┅┅想怎樣?小詠要┅┅回家嘛!」

  老看更摟住我女兒,雙手摸著她屁股道:「小寶貝,你以後就做老子的小老婆好麼?讓老子天天疼你、好你。」

  我女兒拍打他道:「你┅┅好壞耶!要人家做你老婆┅┅天天給你欺負,小詠才不要┅┅啊┅┅啊┅┅不要摸那兒嘛!別再摸了┅┅人家┅┅人家答應┅┅你啦!」

  老看更哈哈大笑,又在她奶子上咬了兩口,這才放她回家。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