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0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極速擴散
Crawler | 2016-9-10 19:38:03

上部

  大韭菜溝的故事(前半部)故事預覽社改革之初在大韭菜溝村和紅良鎮之間的總總趣事,中間穿插著姐弟,兒子母親,生活所迫等等的一系列的故事!

  故事脈絡

  一是小如為了家裡開春農忙一些農資,來到鎮裡個體戶的綜合商店,因為錢不夠賒賬,在綜合商店的被李老闆威逼利誘下日了!二是在消息封閉思想落後的山林小山村莊裡小如和弟弟二柱子的亂倫趣事!

  前言十三億中國人有九億多是農村人口,現如今我們檔案裡還有著這樣的填寫項目,家庭面貌是非農還貧農!

  這些看出來什麼,反應了什麼?這些證明中國現在絕大部分的人還生活在農村!

  在講為什麼有許多人喜歡農村題材的小說?

  一是因為農村題材的文章更給一些人純樸、樸實真實的感覺,同時讓我們感覺到一種另類的感覺!二是一種深深的刺激,發自內心的禁忌的快感。大部分生活在城市緊張忙碌中的,可以在小說中找到反古歸真的境界!想把自己被汙染的心得以短暫的發洩和釋放!

  前言

  一個神奇的老人,一句話在南方畫了一個大圈!

  一個嶄新的時代從此到來了!

  一個因為貧苦而錯學的花季年華的少女背負起了家裡的重擔!

  一個懵懂的少年從小對母親對姐深深的愛戀到愛到無法自拔,從肉體的慾望到深深的愛!

  一個誤會造就了一場慘劇!

  不知道是時代賦予他們這些人新的生命還是毀掉了他們寧靜的生活!

  當所有都看破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什麼都不能從頭在來了,只有珍惜眼前的愛才是對逝去人最好的安慰!

  序

  八九年的中國大地一片蒼茫,萬物都充滿了朝氣活力!就和一頭沈睡已久的獅子一般再次找到了自己的力量!

  一聲嬰兒哭聲象徵著新的開始!

  大韭菜溝因漫山遍野都是綠油油野韭菜而得名!一條蜿蜒的小河在村子穿過!

  依山傍水的人們世代生活在寧靜祥和的村子裡!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正文

  中國的北方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大韭菜溝中,在一間破舊的泥土房裡,發出一聲淒慘的呻吟,啊,孩他爸我痛死了!

  為了咱們的兒說什麼孩她媽你也的忍一忍啊!

  大老爺們你呆這裡幹啥子嗎,快出去!接生婆姨把李三子哄了出去!

  啊女人發出一聲慘叫,哇哇…哇哇…一個新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最甜美聲音在這間破舊的房子響起來了。

  嬸子,男的女的?炕上剛剛生過產的女人,虛弱的問著產婆子!

  大妹子是個帶把的!

  孩他爸,太好了,是個男娃子!

  男女激動的破門而入,破鑼嗓子喊到︰「我老李家有後了!」

  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一個三四歲小女娃定定看著男人開心的笑容!

  原來自從這大韭菜溝老李家三小子娶了一個外村的小女娃子後,當年生了一個丫頭片子後,四五年後她的肚子就是沒個音信!

  這不去年春節的時候,兩口子在家領著大丫在家吃年夜飯的時候心裡越想越心煩!

  老李把前幾天在山上打的黃鼠狼拿出來準備殺了,剩著在上家裡偷雞吃!就當老李準備殺的時候,孩她媽,看著籠子裡可憐的黃鼠狼,彷彿會說話一般對著老李媳婦求饒著!

  老李媳婦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鬼使神差的會放了它!

  小傢夥在出了籠子後,轉著渾圓的小眼睛,感激般看了眼老李媳婦,就串出了門,眨眼的功夫消失在黑夜中了!

  老李看到黃鼠狼被放走了,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一個人在炕上發呆嘆著氣!

  抽起的煙袋煙,在屋裡一圈圈的在飄著!

  大雲子,看到老李這樣,是知道又因為兒子的事發愁了,也是啊,幾乎每個星期都和他日好多次,每次日的自己的骨頭都散了,可是這肚子就是沒動靜!

  看看這大過年好日子,都提不起精神,桌子也沒減把大丫趕進了被窩!對老李說到,當家的今晚好日子,我尋思吧,咱們兩口子再今天好好的日一下,沒準就能懷上呢!

  老李一想沒準就真行呢,就試試這法子,衝著這股喜氣勁,沒準老天就開眼了!

  兩口子碗筷也沒收拾,匆匆的上了炕,臨上炕之前大丫她媽還不忘告訴老李把造坑裡在加些材火板子!老李應了聲,往造坑了放了些就急急忙忙的鑽上炕了!

  脫了衣褲的老李掀開被子一角,透過昏暗的燈光,看到大雲子如「雪」白般的身子閃著慾望的光芒,流光溢彩彷彿渡了一層神秘的色彩!

  她爹你快點,涼氣都進來了!

  哎,想只凍了幾天的狍子一樣,渾身和個冰塊似的,他爹你沒病吧,這身子怎麼這涼啊!快去炕頭烙烙,這冷的身子還怎麼要娃兒!

  寒冷冬季小山村除了烙人的熱炕頭最暖;另一件就是婆子的軟軟暖暖的身子和燙的雞巴直射精的嫰穴了!

  身子微微發熱的老李,叫了聲大雲子,一個反身就把自己的身子壓了上去,孩他爹咱別急,今兒你好好的日,我實習是想要個男娃子,說完,一行清淚就在眼旁滑落了!

  看到自己媳婦這樣的老李心裡特不是滋味,原本暴躁的性子硬生生的緩了下來,略顯溫柔的把自己的雞巴插進了進入!

  就算如此大雲子的身子還是痛的顫抖了一下,沒有愛撫小穴裡哪裡來的愛液,乾澀的陰道在老李的大雞巴攻擊下,每插一下身子都難受的扭動著,看到身下婆子的扭動,雞巴在又暖又軟的小穴裡被擠著夾著,爽的老李的精蟲直上頭!

  這樣的日子結婚多少年了,兩口子都這樣過來的。農村這地方能有幾個有知識文化的人,哪裡知道做愛的技巧,只有女人們才知道自己需要什麼的男人,但勞作一天奔波一日的男人們哪裡會聽婆子們的絮叨,只要到了夜裡,沒有夜生活的人們,早早的就摟著自己的婆子上炕頭上呼哈矣呼嘿了!慾望的燃燒讓山溝的男人們像頭髮情的公狗一樣在自己的媳婦身上盡情的耕耘著,就和白天刨地一樣用勁,雖然山溝的的女人不像鎮子裡那樣的嬌嫩,可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就算這樣第二天一大早還的早早的起來給男人做飯,好早些下地!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山村裡的女人都有了自己的特點,兩條腿中間都能跑過一頭大狼狗了!

  月光在寒冷的冬季顯的格外的明亮,一縷縷光芒透過幽暗的窗戶射在炕頭上,蒙著大被的老李兩口子現在正是興頭上,彩話被子上就和波浪一般上下的亂動著,節奏越來越來,被子猛烈的動了幾下,起伏的被子不動了!

  這段日子不知道怎麼了,老李的身子越來越涼了,日自己的時候時間也短了許多,就連那玩意吐的東西也沒有以前多和燙人了,今天又是只差一點就要爽了,可是……哎,要是在沒娃就真的到鎮子裡看看了!

  射了的老李身子就打蔫的茄子一樣,趴在大雲子的身上不動了!

  他爹最近你是怎麼了,這樣快就完事了,哀怨的聲音在屋裡婉轉翻滾著!

  大雲子,我也不知道最近這是怎麼了,身子骨越來越差了,放心吧,過了這冬就好了,今兒這三九天實在是冷的緊!

  望著懷裡的媳婦老李心中激盪不已!一隻充滿老繭的手在她光滑的小腹上摸索著,平坦的腹部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應!

  兩個人沒有一句話,靜靜的抱著,似乎在等著生命的精華在大雲子陰道深處迎風破浪,衝鋒陷陣,等待著最後的贏家帶來生命的希望!

  可能是禁不起等待,也可能是大雲子的肉體對老李再次喚醒他最原始的慾望!

  老李提著男人的雄偉一下子插進了大雲子的陰道,剛剛戰鬥過的地方現在泥濘不堪,沒費什麼勁就一插到底了!

  哦……老李的陰莖不堪眾望,蓄足了力量,挺起腰桿,一下比一下重的,在大雲子的陰道里抽查著!

  哦…啊…哦隨著老李速度的加快加重,剛剛停下的慾火在次在她的身體燃燒著,呻吟的聲音也在房間裡飄蕩著!

  當一切都停止的時候,兩口子誰都沒有休息炕稍的大丫正瞪著迷惑嚮往的眼神看著自己爹媽!

  時光如流水一般,自從那天過後,第二年老李的媳婦大雲子就懷上了!一轉眼這個家因為一個新生命的降臨變的充滿了笑聲!

  一晃十五年過去了,當初那個小生命現在已經長大成人了!新的生命要老去,年輕總是要代替年老的!

  老李一家現在基本上還能過的去,最讓兩口子開心的是,遲來的兒子不負爹媽多年的養育。今年終於在中考的時候考上了鎮子裡的高中!

  接踵而至的高額的學費,雖然因成績突出免了一部分的費用,可是住宿和學雜費等等也是一比不小的數目!老李把養了多年的大母豬也賣了,才勉強籌夠了今年的,可是明年的後年的呢!怎麼辦?愁容掛在老李臉上久久不能散去!

  二福他爹,不行早點把大丫出嫁算了,彩禮怎麼也夠二福下一年的用的了!

  可是二福他媽,我這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大丫稼出去你可怎麼辦啊,家怎麼也得一個顧家的人啊!

  我們現在苦點累點也不能讓孩子們沒了好出路,忍忍吧,日子會好起來的!

  大雲子,我都兩年沒日你了,是不想的慌啊,要不晚上我用手給你舒坦一下!

  老李說完這話,三十幾歲兩個孩子的娘還是臉紅彤彤的,可是哪裡有人知道,她不併不是因為用手羞怯!而是想到昨晚兒子粗大的雞巴插在自己的陰道里帶來的快感!

  事情還的從半年前講起,哪個時候老李已經有一年多不能和自己日逼了!那個時候二福子證實準備考高中的關鍵時刻,每天二福子自己都熬夜到後半夜,大雲子看到辛苦的兒子,心亂如麻,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可以讓她辛苦的寶貝兒子不這樣的消瘦下去,自己能做的就是盡力給他做些家裡有的吃的,就連家裡存的雞蛋都隔幾天煮一個給他補補!

  感受到母愛的二福子更是努力複習!每天大雲子自己都在西屋的小炕上看著他學習,直到深夜裡!

  今天二福子回家時,緊緊的抱著書包,好像裡面裝了什麼寶貝一樣,看到二福子這樣,大雲子並沒有什麼意外,她想可能是兒子又借到什麼好看的書了!每次二福子看借同學的書都好珍惜!

  吃過晚飯大丫去喂家裡的老母豬和看看河邊的一群新孵出來的小鴨子去,老李也因為一天的勞作到裡屋睡覺去了!剩下二福子幫大雲子收拾下桌子也鑽進自己的小屋了,平時西屋也就只有二福子學習用,小炕很少燒火,不過也放了床被子,以前自己和二福子爹日逼的時候看到孩子們不方便,怕他們聽到聲音做著也不爽,所以就收拾出來放床被子讓大丫和二福子睡,可是自從前面夏天老李在地裡暈倒以後,男人那玩意就再也沒硬起來過!這不西屋的被子就幾乎很少用了!

  不過大丫還會經常洗洗曬曬的!

  大雲子今晚還和往常一樣,收拾妥當後。燒了一大盆的開水,在外屋地放好澡盆子,開始一天最重要的工作,疲憊一天了,洗個熱水澡這是她多年的喜歡,也因為這個好習慣,自己都三十好幾的人了,奶子還沒有下垂的跡象,就連日逼的時候老李都說多少年了,你的洞洞還是當年那樣的緊,每次都讓他忍不住要射!

  錚錚霧氣在外屋地升騰起來,昏暗的燈光無法阻擋她婀娜的身材!

  二福子憋了一潑尿,一直等一道數學題算完才起來防水,到了門口才看到門讓人鎖了,也沒想什麼,轉身向在外屋地!外外屋地就一個門簾,一把撩開,映在眼前的是自己親娘的赤裸的身體,熱水散發的熱氣使母親的身體顯的是那樣的神秘誘人!意識到這是自己親身母親時,二福子放下了門簾退了出來!

  在簾子後面想起了剛才自己偷偷看的亂倫小說,這已經不是自己第一次看這樣的小說了,就是第一次不小心拿錯了同學接給自己的書,才看到書裡寫的一個書的男主角兒和自己的姐姐亂倫的經過,引發了處於發育期的二福子深深的好奇心,一次夜裡爹和娘又在東屋日逼,把二福子和大丫又攆到了西屋!二福子按書裡講的情節,先等姐睡著了,偷偷的有手摸她的乳房然後摸到姐尿尿的地方是不是濕了!一摸濕了一大片,慢慢的把姐的內褲脫了,激動的手都在顫抖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下去!把大丫的腿分成個大字,跪在她的兩腿之間,把自己十幾釐米長的雞巴對準她的陰道口,輕輕磨動下,雞巴的龜頭進到了姐的小穴裡,看到姐眉頭緊皺,二福子知道姐要醒了,要不是姐睡覺太沈,要是像書裡說的一樣姐可能被我摸敏感的胸部和小穴的時候就醒了!二福子腰用上勁,雞巴一卯勁一下把整根雞巴插進入了姐的小穴裡,知道姐會叫的二福子,已經事先緊緊的抱著她的腰嘴親著嘴,這樣還是聽到一聲低沈尖叫聲,和因陰道插進的雞巴疼痛,抓著二福子後背,幾乎把自己的指甲都陷進了弟弟的身體裡!

  沒有任何經驗的二福子只能憑著自己在書中學到的一點點知識在姐姐的身體上快樂的起伏著,運動著,抽插著自己男人雄偉的東西!就和小孩子發現了心愛的玩具一樣在快樂的玩著!

  大雲子看到弟弟非禮欺負自己,一開始要不是二福子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身子一定會掙脫開的,大聲的叫出來的!可是剛才還是很痛的羞人的地方現在已經不在痛了,反而有一種要尿尿的感覺,還好像有許多的小螞蟻在自己的小穴裡面亂爬還在咬著自己身上的嫩肉,本來的掙扎反而會使自己的身子能舒服許多,慢慢的掙扎變成了身子的扭動,一種和弟弟在自己的小穴裡抽插成為一種默契和節奏!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因為是第一次日逼所以二福子自己沒到十分鐘就把自己滾燙的人生精華射到了姐姐的小穴深處!啊……一股發自身體內部最深處的慾望在這一刻爆發了,姐弟兩個人幾乎同時答道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姐姐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這樣對你,可是姐姐你知道我多喜歡你嗎,姐姐你放心等我長大了,一定娶姐姐當我的老婆,疼你愛你!好解決誒你原諒我吧!

  大雲子自己哇的一聲就出來了,從小就遭人喜歡的二福子對姐姐就有身後的感情,大雲子自己也對弟弟很在乎,也有不同其他姐弟的愛戀,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本身自己就不敢相信,可是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了,委屈的自己只有哭才能趕走心中的不快,當自己都發洩完了以後,看到自己懷裡的寶貝弟弟那可憐兮兮的表情,又想到剛才弟弟日自己逼時候的快感就一把抱住弟弟說著以後不許對不起自己和不要自己!

  就這樣,以後姐弟兩個人就算爹媽不讓他們過來也會自己有事沒事的就跑到西屋睡覺,都會美美的日上幾次逼,爽的兩個人都感覺到以前都是白活了!

  母愛是偉大的,有的時候這種愛也會演變成一種縱容!大雲子很快就洗完了澡,然後簡單的收拾下就來到二福子在的西屋了,做些縫補好看著自己的寶貝兒子學習!

  二福子剛才不小心看到母親的裸體,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瞬間,也沒有看到什麼重要的部分,但是有過性愛經驗的他,看到這樣鮮豔一幕怎麼能按捺住內心的慾火呢,看著手裡面在同學那裡新借的亂倫小說,心中一個邪惡念頭慢慢的浮出了水面!


中部

  冬去春來!白雪皚皚已經讓大地一片片悠然的綠色所代替!那大地的氣息讓我們禁不住俯身深深的吸一口這山野之間的清新,天還是那麼藍,大韭菜溝的男人女人們還是那樣的樸實,唯獨變化的是這時間!

  大韭菜溝這個寧靜的小山村迎來了又一個生機勃勃的春天,憋了一冬天的老爺爺,年輕小夥子,壯漢子們,都出來呼吸這暖春騷動的氣息!似乎這空氣中夾雜著些許的曖昧和女人對漢子們的無限嚮往!

  女人們都有意無意的略失粉黛,爭相的讓這騷動的日子可以幻化處誘人的鏡像,一冬天過去閒暇來的莊家口子們也不知道會新添多少的新丁!一個個新生命都再女人的肚子裡孕育著,慢慢的隨著冬天的離去悄悄的成長起來!莊家地裡的女人們沒有孕婦,就算要生娃的前一天依然會下地干活。世代靠著這地吃飯的莊家人們沒有比伺服地更重要了!

  雖然春天給大韭菜溝的人們帶來了勃勃生機,可是去年哪害人的年頭幾乎奪取了人們一年的口糧!

  一場旱災加上幾條害人的蟲子,讓世代靠著天老爺吃飯樸實的人們損失了近六層的糧食!原本良田就不多的李三子家,更是只收了夠過冬的糧食,連今年下地的種子也只夠二層的。身體本就日不付支身體一場大火,火急攻心!再加上原本就久病不癒的身子,李三子就徹底的倒下了。

  種子馬上就要下地了,如果再沒有種子下地今年的收成就徹底的毀了!一家人夜裡圍坐再炕卓上,幽暗的燈光閃著灰色的光暈,把一家這四口人襯托著,一切都似乎都那麼的淒涼與無助!

  李三子疲憊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自己彷彿都能感受到某些事務的召喚。看著一家四口人眼中的無奈,李三子心口堵得慌!好不容易緩了一口氣,提起力氣對大丫說到:「丫,把桌子收拾了吧,也不早了,你和二福子今晚去西屋湊合一晚上,我和你娘有些話說。」

  大丫眼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當聽到自己爹費盡經歷說出的話時,自己就在這一刻做出了什麼決定!手腳輕快的拿著盤子往外地走了去,二福子幫著大丫兩個人麻利的收拾完了桌子。

  他爹,你這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要是那天你在走了,你讓我們們娘三可怎麼辦!傷心的淚水抑制不住的流著,似乎在沖刷這麼多年的不甘心一般!

  李三子心裡苦悶壓抑,撕心裂肺一般的痛!難道老天爺對我就如此的迫害,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老天爺你懲罰我一個人好了,為什麼要連累我的媳婦和兒子們啊!痛楚,陣陣的傷痛抓心一般疼痛,原本就蒼白的臉現在幾乎沒有了一絲的血氣,幽暗的燈光看不出什麼!

  孩她媽,有多少年我們沒日逼了?

  他爹,好像那次你在地裡暈倒了我們就再沒日過逼了。

  孩他媽,今天忽然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多了,來你把褲衩脫了,我用手給你再爽一下!自從李三子底下哪玩意不硬了以後,隔斷時間李三子都會用這雙粗糙的老手去玩弄大雲子嬌嫩的逼!每次大雲子也都爽的飛上了天一樣!

  大雲子一聽李三子說自己忽然感覺身子骨好多了,一個想法突然就在自己的腦袋裡閃現!孩他爹,今晚我不用你用手弄爽!他爹你趟好了,今晚我給你爽一下,看看能不能把你這東西弄起來!

  李三子聽著大雲子的話一臉的迷茫,就當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感覺自己的老吊渾然熱了起來!就和當年日逼一樣的爽,滑滑的軟軟的東西裹著吸蠕著自己的吊!十幾年沒有過的感覺再次回來了!

  李三子望去,看著大雲子在自己的跨間上下的起伏著,就著微弱的月光李三子看到大雲子一張誘人小嘴在自己的老吊上親著咬著裹著,就如同要用全部力氣搖斷這不爭氣的命根子一樣,想想當年剛剛把大雲子娶過門的時候,每天晚上兩個人不日它幾次是不會罷休的,初嘗禁果的兩個人沒日沒夜的爽翻了天!可是今天呢,沒用的自己只能讓自己的女人守活寡一般,我對不起孩他娘啊,哪淚水控制不住的在這刻慢了歲月痕跡的臉龐滑落!

  時間如同靜止了一般,李三子彷彿錯覺一般,自己的吊居然有一股熱流沿著自己的腰上竄動,最後又回到了吊上。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大雲子忘我的口交當中忽然感覺到李三子十幾年沒有硬過的吊居然慢慢的變大著,驚訝的大雲子幾乎忘記了口交,就這麼一停頓似乎慢慢膨脹的老吊居然要變小的樣子!

  大雲子忽然慌了神,沒準孩他爹這一下能好呢!其實這口交大雲子以前根本不會,一個農村女人那裡知道這些花花東西!還不是那個要命的寶貝兒子二福子在書上學的,一開始大雲子自己還極度的反感這口交,二福子百般的要求自己也不願意!後來一次意外,二福子有一次正和自己日逼呢,結果院子裡響起了村長的聲音,原本正日在爽頭上的兩個人全身都出了冷汗,後來還是因為家裡的笨狗把村長咬走了,嚇的兩個人就是沒敢說一句話!

  人是走了,可日逼怎麼辦,剛才自己馬上就爽了,每次爽的時侯自己全身就和過電上天飛一般的感覺,爽死了,幾乎翻白眼。可是就當大雲子想在坐在二福子身上爽的時候,居然發現二福子的大吊軟下來從自己的逼裡滑了出來!這可怎麼辦,馬上就要爽了,可是卻軟了,大雲子自己自從和自己那次洗澡被自己兒子日了以後從此就愛上了這個大吊,每次日逼都把自己日的死去活來的,爽飛了,也愛上了這種感覺,幾天二福子不日自己都會渾身發癢,情不自禁的深夜跑到二福子的被窩裡抓著他的大吊往自己的逼裡使勁的塞,似乎要填滿這無止境的慾望獲得無邊的快感!可是大吊軟了怎麼辦,大雲子用手去擼著二福子的命根子,每次只要自己一握著它都會硬的和木頭棍子一般,今天這是怎麼了!

  嫩逼現在就好像裡面有幾百個小蟲子在咬著自己,奇癢無比!大雲子用無比渴望的眼神,眼睛裡幾乎要流出了慾望之水一般,逼裡的水也和小溪一樣發了洪水滴滴的往炕上淌著!

  看到自己親娘哪嫵媚無比,幾乎可以吃了自己大吊的眼神,我一把抓過她的頭,使勁往自己的大吊上按!娘你用嘴給我口交,它就會硬了!

  大雲子就如同碰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沒有了任何顧慮,一小嘴張到極限,一口脫下了我的大吊。自己的大吊實在太大了,娘親就整個嘴都塞慢了大吊可是還有好幾釐米漏在了外面,我看到娘親只是把大吊含在嗓子眼裡就再沒有動作了,多年讓親娘口交的願望終於實現了!雖然是在這種情況下,可是實在是太爽了!

  我雙手按著書裡說的,抱著娘親的頭,上下的按著,讓娘的嘴在我的大吊上坐著活塞運動,哪緊閉由於緊張更加滾燙的小嘴緊緊的套弄著我的大吊,剛剛已經疲軟的傢夥現在硬的就和燒火棍子一樣硬!

  大雲子幾乎忘記了一切,雙手握著自己兒子的大吊,一張小嘴張的大大緊緊地套弄吸蠕著可以讓自己爽死的傢夥!漸漸緩過神以後,�頭看著兒子哪享受的表情心裡異常的興奮!大雲子放開兒子的大吊,習慣性的跨做在兒子的大吊上!

  當兒子大吊進去自己哪瘙癢難耐的逼裡時,驀然間一陣清涼小狹小的空間裡竄動,兒子的大吊帶著讓人著迷的快感在大雲子的逼裡!大雲子瞬間自己的靈魂都飄了起來!身子骨爽的都要酥掉了!大吊現在只簡單的進去能有三分之一多一點點,大雲子就感覺自己逼深處哪股火焰無法撲滅,反而因為兒子誘人的大吊而越來越發的燃燒起來,彷彿把自己燒的激起了無邊無際的情慾,讓自己失去了思考,剩下的自由慾望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大雲子雙手扶著二福子的胸膛,腰使勁一提,屁股一用力,逼夾著大吊使勁往下一落,哪漏在外面三分之二的大吊幾乎全部插進了自己逼裡,此時此刻大雲子隨著兒子大吊頂在自己逼最深處,讓自己忍不住差點跳了起來,那種滋味實在太爽了,爽了自己永遠也不願意在起來!大雲子全身的無數的毛孔開的大大的,每個汗毛都豎立起來,就和美餐一樣的那種迷幻快感,無法用言語形容!無法自拔,自己的大屁股以二福子的大吊為支點左右上下的搖晃著,如果可以難道這一幕簡直太淫蕩了,太糜爛了!

  看著眼前自己的親娘在自己身上放蕩的起伏著,永無止境的索取著,她的逼一陣陣的套弄著我自己的大吊,那種包裹吸蠕的快感,讓我的難以自拔,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雙手揉弄著在自己眼前上下亂彈的大奶子!

  娘親一對雪白的豪乳在我的雙手裡不斷的變換著形狀,意亂情迷的氣息在小狹小的空間裡瀰漫!燃燒我和娘親的慾望,乾柴和烈火在一起一會越來越劇烈的燃燒,放在娘親奶子上的雙手抱住哪略顯僵硬的腰肢,�起身子,就在�起身子哪一瞬間也不忘記配合娘親的搖動起伏的動作,大吊使勁往上頂了一下,�起的頭看向娘親的臉旁,頂動哪一刻娘親的臉上浮現一股強烈的快感,哪幸福舒爽的表情在那一刻淋漓盡致的在娘親臉上體現出來,同時我們的這淫亂的日逼也似乎達到了高潮!

  抱著娘親的雙手用力,同時年輕力盛的我似乎在日逼上有永遠用不完的力氣,深吸了口氣。空氣中兩個人交合糜爛的氣味就和催情劑一般,在我身體裡作用著,成就無限力量的我,就如同造魔的工具,不知疲倦的配合著雙手,雙手抱著娘親往我懷裡一送,跨間的大吊就使勁的往娘親的逼裡用盡力氣頂一下,每次幾乎都頂著一個柔軟之處!多多次日逼也讓我成長起來,已經不在是那個毛頭小子,尤其是在書上學到這個柔軟的地方叫做花心,也叫做子宮口,這些經驗也告訴我只要我用力頂著這逼深處這柔軟之處,娘親的逼都會緊緊的伸縮擠壓著我的大吊的頭頭,那種快感簡直讓人死掉!

  我一下一下的頂著這美麗的花心,娘親一下一下的承受著作為自己親生兒子的愛,享受著禁忌的快感!

  不知我日了多少下逼,終於我用盡最後的力氣把自己的大吊猛擊在這書中所說的花心上!

  啊,啊…耳邊是母親壓抑不敢發大聲的叫聲,大吊就和如同尿急的爽快,一股滾燙的人生精華噴射在娘親逼的最深處。

  娘親哪呢喃的叫聲忽然變的尖細,啊啊…二福子…啊…娘親不行了!話還沒有說完,娘親的雙手緊緊的抱著我的後背,手指都差點插進我的後背一般,緊接著逼一陣陣的劇烈收縮,花心似乎都噴射出了水一般,原本射精的大吊似乎被刺激了一般,變的又難道的堅硬!受到刺激的我抱著母親又勇猛的頂了幾下!

  大雲子腦袋翁的一下似乎清醒了不少,就在剛才哪一刻回想和二福子日逼的時候,自己的逼裡都濕呼呼的有水流了出來!

  看著手裡自己男人正慢慢變大的老吊大雲子感慨萬千,似乎心有一陣陣的對自己男人的愧疚感!想到這裡大雲子一張小嘴再次張的大大的又向老吊發起了攻勢!

  下部

  李三子的離去給老李家蒙上了一個說大不小的陰影,也許這對於老李家是殘酷的消息。原本大韭菜溝的風俗,那家的有喜事和黑事都要大辦一下,可是李三子是病死的,說白了這不是人到晚年死去是一種享福,按照淳樸的山民的觀念李三子正是壯年,正是人這一輩子最享受的歲數,這個歲數兒女都大了,奮鬥了小半輩子的李三子也在過幾年就可以享受下輕富了!

  可是人生就是這樣,好好的一個家,沒有男人應該怎麼過!一家四口現在剩下就是三口了!

  韭菜溝的山脊之間烏雲延綿著,密佈在整個天空!

  遠處看去,大韭菜溝一個不起眼的山哇裡幾十個人緩緩的往大山深處走去!

  我�頭看著人群前面的母親,一臉的疲憊!短短幾日彷彿幾個世紀一般,匆匆的辦了爹的喪事!就在今天爹就可以入土為安了,看著緩緩的人群,不經意的就把目光望向了自家姐姐的身上,看著她攙扶著傷心過度的母親,由於山路的崎嶇兩個人費力扭動著身子!

  阿姐原本就十分豐滿的屁股在崎嶇的山路上不安的扭動著,似乎能扭出水一般,�頭看著漸漸黑去的天空!我的思緒飄向了遠方!

  不要,母親屋裡呢!不……啊,一根滾燙的大吊插了大丫的穴兒裡,本沒有多少潤滑的穴兒難免一陣火辣辣的痛,可是穴兒裡的傢夥沒有因為沒有充分的潤滑,而放棄侵襲!大丫就感覺自己的穴兒要裂開一般!

  也許是爹的離去讓自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也許是靈魂深處壓抑已久東西在此刻飛了出來,在一點點侵蝕著自己唯一的理智!每次要自己姐姐時都會百般的溫柔,可是當今天看到父親那口漆黑的棺材時,自己彷彿中了邪一般!一把抱過姐姐迷人的身子,粗暴的一把拔下她的褲子,大吊一下就插了進去!

  就當大吊進入穴的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父親的笑容,那詭異的笑容!難道父親臨終之前說的話不是真心話,難道他並不甘心讓自己親生的兒子日自己的大雲子。

  我心猛然間顫抖了一下,彷彿我看到了棺材裡父親那詭異的笑容!老人們都在講韭菜溝裡每年都發生了許多可怕的事情!插在姐姐小穴兒裡的大吊似乎有了軟的跡象,我盡力把那些無謂的東西拋在腦後,一把摟住姐的腰,不管許多直接抽插了起來!

  插了不知多少下,大丫也有了感覺,穴兒裡的水也多了起來,兩個人的動作也越來越大。啪啪的聲音在這個空曠的屋子裡迴蕩著!緩緩的飄著,直到下一次的撞擊才會融入其中,讓一次次的撞擊更加有力!

  恩恩…噢……噢……陣陣低沈的呻吟在黑夜顯得那樣的清晰!不知何時門窗緊閉的房間裡捲起一陣輕輕的風,這風緩緩的飄蕩著,直到二福子和大丫劇烈起伏的位置才一閃這陣風鑽進了二福子的身體了!

  幾十下劇烈的抽插讓我下面的傢夥感覺都了極限,馬上就要崩潰的時候,突然一陣陰冷的風吹了我一下。本已經漲的要射的傢夥,幾乎是瞬間沒有了感覺!

  如果你在一旁看著這一幕一定會永遠也抹不去這段記憶,因為你會看到二福一臉奇怪的笑容,眼睛裡漆黑一片!

  大丫剛剛經歷了二福一陣猛烈的襲擊早歷經到了幸福的極點,哪怕在輕輕的推波助瀾下就會登上快感的極點,她能感覺出來二福子的大吊的頭頭一陣陣的漲大,多次的經驗她知道弟弟要射了!

  大丫牙冠緊咬,屁股也往後盡力的挺的更高一點,好讓馬上射的弟弟在最後那一陣次次都能插到深處的大吊可以更加順利的插送,可是弟弟插了近百下居然還沒有射的樣子,這……來不急思考的大丫已近到了極點,直感覺一陣陣抽筋的感覺在全身蔓延,輕輕的抖動著,小穴兒也一陣陣沒有規律的抽搐著!

  啊啊…不行啦…大丫一聲壓抑許久的呻吟在屋子裡竄了出去!

  似乎我失去一段記憶一般。

  聽到姐姐一聲興奮的叫聲把我從失神中拉了回來,此刻就感覺姐的小穴兒裡一陣陣劇烈的吸蠕,穴兒裡的傢夥張開了嘴,一股股滾燙的精液拍打著姐姐的穴兒深處!

  當一切平息的時候,我扭頭看著不遠處的那口漆黑的棺材,似乎那裡有一雙眼睛在看著我,一絲絲的涼意讓我經不住身之抖了抖!

  思緒隨著一聲悶亢的響雷,飄回了緩緩前進的隊伍!

  雖然天空烏雲不散,也許是老天開眼了吧!這場土葬的過程沒有下雨!就在人們慶幸的時候,大雨無情的拍打著還沒有完全蓋上土的,那漆黑的棺材!

  李三子撒手走了,可是這個家還的過,大丫把自己想上鎮子裡列錢買種子的事和大雲子和二福子說了!

  二福子不放心大丫自己去鎮子裡,最後二福子陪著大丫一起去了鎮子裡!

  到了李三子一個堂弟在鎮子裡開的綜合商店後,這兩個懷著不安坎坷的半大孩子踏進商店那一刻就看到一個略微發胖的中年男人在商店忙活著!

  叔我是老李家的大丫,我和我弟來是…話還沒有說完,男人�頭看著兩個不速之客!當她的眼睛看到大丫時,他的眼睛忽然亮了起來!

  噢,你是老李的姑娘啊,你看我現在有點忙,你下午過來吧!

  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大丫那裡能有男人的力氣大!自己眼睜睜的看著男人把他那醜陋的大吊插進了自己小穴了,男人彷彿爽到了極點!雙手揉著大丫胸前那對柔軟,不斷的變換著形狀,下身更是不斷的挺動著!

  大丫絕望的看著眼窗外,眼睛大大的睜著!慢慢的她那雙靈動的眼睛失去了色彩,從她的嘴角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大丫的一雙眼睛圓圓的睜著,似乎在臨死之前要看看什麼,似乎也只是驚訝的神情,也許這只是恐慌的眼神。但是也許只有大丫知道這眼神是想透過空間時間看看不知在那裡的二福子,自己那刻骨銘心的弟弟,那個帶給自己快樂幸福的弟弟!

  二福子看著渾身赤裸的大丫,眼睛幾乎流出血來!一雙眼睛怒視著一切,彷彿要記住眼前的沒一個人!人群看著這個淳樸的山村的半大孩子抱著一個渾身赤裸死去的女孩子想遠處緩緩的走去,最後直到消失在人們視線裡!

  鎮子的人命案沒有讓人們的生活掀起一絲的波瀾,彷彿人們已近麻木了!

  也許是惡有惡報吧,只是時候未到!強姦大丫的那個混蛋,那個所謂李三子弟弟,二福子叔叔的傢夥,在一個晴朗的星空之夜,一個人活活的燒死在了自己的商店裡!那場大火把這個惡棍的商店燒沒剩下任何的東西!有人說大火的哪天夜裡有人看到一個男孩子的身影和一個女孩子的身影在火光裡走動著,後來就見男孩子抱著那個女孩子的身影消失了在茫茫的火海裡!

  人們若有所思的聽著那個自稱看到這一幕的人,可是這乞丐真難以讓人相信從他嘴裡說出的話是真是假!可是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綜合商店前那個抱著女孩子男孩子的身影!

  大雲子,在家裡等著姐弟倆的好消息!她還在憧憬著一家三口有了下地的種子和口糧以後會怎麼樣過這幸福的生活!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來昨夜二福子那大吊猛烈起伏抽插的情形,那整整的快感讓自己永遠也難以忘卻,這深深刻印在了靈魂裡!一輩子可以和自己心愛的兒子日逼,過著我們幸福啊的生活是多麼好呢!

  當自己無限的嚮往時,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聽到人還沒到,聲音先到了!

  大雲子不好了,你們家大丫被人禍禍死了!我們家老王看著你們家二福子抱著大丫不知道去了那裡,有人說他抱著大丫投河了!

  大雲子就感覺自己腦袋轟的一聲!許久大雲子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怔怔的看著大山深處!

  老王的婆子看著大雲子沒有變化的表情,不知道又說了幾句什麼話就快步的離開了這個就剩下一個女人的房子!

  大雲子看著大山的深處似乎有一個人影在向自己招手,那是?

  沒錯,那就是二福子!她在向我招手,她要帶我離開這個地方!去一個只有我們的地方!

  大雲子喃喃的說著,沒有人能聽出來她在說什麼!

  也不知道她到底再看什麼!

  李三子家空了,沒有了一個人!後來大韭菜溝的裡放牛的娃娃說看到大雲子往大山深處走去了,似乎人們還聽到她嘴裡念叨著二福子,二福子……一雙幽暗的眼睛在大山深處看著山坡下那個山村怔怔的出神,漸漸的這雙眼睛目光停在那荒廢已久的房子!那房子是李三子的家……韭菜溝的生活還在繼續著,也許多好以後人們就會忘記這裡還有曾經有過一家叫李三子!

  天空的雲緩緩的飄著,不注意的人可能不會發現韭菜溝天空中一直有一層灰色的東西籠罩著,這層灰色的和那雙眼睛的顏色是那樣的相似!

  不知道多少年後,韭菜溝的村頭停著著一輛路虎!從車裡走出一個老人,如果有心的人可以看出了這個人的臉龐很像當年死去的李三子!老人幾乎是顫抖著身之,走向一所房子,那個房子就是李三子家的房子!多少年過去了,這房子只剩下了殘破的土牆了!

  老人嘴裡喃喃的念叨著一個名字,或者是兩個名字!娘,大丫,姐……為什麼我沒有被水淹死…為什麼…夜裡村口的路虎裡,老人的跨間一個年輕的女人用她性感的嘴吸蠕著一個油光的吊,她的舌頭靈活的打著圈,一臉的淫蕩……老人用手托起女人的臉,此刻他似乎這個女人的臉上看到了另外一個人!

  後來韭菜溝崎嶇的山路上一輛路虎翻進了山谷深處……那雙幽暗的眼睛又從大山深處望向李三子家的那破敗的房子!一個黃色的影子在大山深處一躍而出,那雙幽暗的眼睛也隨著這黃色的身影消失在了大山裡!【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