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71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緊急應變
Crawler | 2016-8-16 18:37:58

  星期五是很多上班族最開心的一天,因為這一天結束後就到了雙休日。單調的日子如鬧鐘的時針一樣,循環沿著相同的軌跡轉過五天後,終於可以暫停下來,剩下的兩天,完全由自己控制了。從辦公室打卡出來,已經約好的朋友商量在哪個地方一起吃飯,星期六去玩玩三國殺或打打籃球什麼的,反正,星期五的晚上就是身心開始放鬆的開始。

  可對吳夜來說可不是這樣,相反,他現在完全沒有感受到雙休日到來的輕鬆感,因為已經是星期五晚上十點鐘了,整間公司只剩下他還守在公司的電腦前寫代碼。公司最近業績不錯,最新開發的管理軟件成功賣給了幾個大企業,對公司來說,是非常不錯的。

  可對吳夜來說可不是這樣,相反,業績越好意味意他要付出的時間越多。那幾間企業反映回來的軟件修改要求既不簡單,時間又緊,所以吳夜不在星期一前把他負責的代碼交上去的話,以拿績效工資為主的他可能就要面對繼續拮據的日子了。

  所以他得拚命,就算在別人眼裡,耶穌復活的日子後可以開始休息,而他還得賠上週六和週日,就為了這可憐的微薄工資。

  說來他真的好像一隻工蜂一樣,每天在搬運著花粉,只為飼養那兇猛的母蜂……等等,其實,吳夜連自己的母蜂也沒有,或者說,他被母蜂驅逐了。在上個月,相戀三年的女友終於提出了分手,她的理由是在家人都快催著結婚了,而吳夜的工資還只能在給完房租後和除夥食費外,所剩無幾了。其實吳夜是知道的,她分手的原因是因為一個比他更有錢的人看上了她的美貌,而她最終也選擇了踢開吳夜。

  「大學裡所謂純真的愛情都是狗屁!」吳夜在心裡恨恨地道。女友是她在大四時結識的師妹。他還一直以為自己終於在這最後的校園時代時牽到一生最愛的人的手,誰知道等她畢業工作後,就跟她的上司糾纏不清。雖然每次問起她都矢口否認,到了第三年相識紀念日,她的紀念禮物竟然是要求分手,然而她的新男友赫然就是那曖昧的上司,他們已經在一起超過半年了……說起來,他的前女友之前做的是那個傢夥的秘書,到最後,竟然直接變成他的二奶了。吳夜好恨哪,在金錢面前,愛情只不過是個笑話。而且這樣做的人也不只是他的女友,他們公司總經理的小秘似乎也這樣人的哩。

  這個叫鄒娜娜的秘書非常妖媚,就像今日見到的她那樣,一身的黑色職業裝下面不知道是多騷味,簡直比狐狸精還勝上一籌。吳夜暫停手上的工作,開始回味起她今天黑色的OL套裝底下白色的衫衣上面餘下兩個扣子沒結,裡面的咪咪若隱若現,而腿上是一層薄薄的黑色絲襪,把雙腿修整得非常勻稱細長,尤其上大腿根部蕾絲邊兒的,似乎還有吊帶連到小內內上面呢……這些都不消說,最要命的是那副尖尖的黑色高跟鞋,把鄒娜娜的雙足托得如水上清蓮,雖嬌豔而聖潔,光滑的腳面在絲襪的隱藏和高跟鞋的襯托下如一塊黑色的玉塊一樣。太他媽的誘惑了。吳夜想到這裡,手頭上的工作再也無法做下去了,乾脆打開色中色論壇,翻起絲襪美腿高跟版塊來。

  可鄒娜娜嫵媚的眼神還在眼前不斷閃現,帶著萬千風情,讓吳夜心裡不停地念叨:「這妞兒真的是欠操嗎?」吳夜下面那話兒已經勃起得厲害,無論打開多少個圖貼,眼前閃爍的都是鄒娜娜了。

  要說鄒娜娜是個騷逼完全不過分,至少吳夜知道她和總經理是有一腿的。鄒娜娜的辦公桌是在總經理的辦公間前,而吳夜的辦公桌剛好和她的是對角。所以,鄒娜娜進入總經理的辦公室後關上門超過半個小時,然後間歇傳出點響動,他都是知道的。由此,他更恨鄒娜娜了,這個騷逼,可真是拋棄他的前女友一樣啊。

  話雖是這樣說著,吳夜胯間那柱陽物就是自己最真實的想法的反映。現在的它,因為吳夜的聯想而硬直起來,撐著吳夜的褲襠鼓鼓的。吳夜再也無法靠幾張色圖來發洩慾望了,他拉開褲褳,把硬如鐵塊的小弟弟解放出來,用手撫摸著它滾燙的皮膚,終於感到一陣舒暢。

  但這樣還不能完全釋放吳夜心裡澎湃的慾望,他的腦海裡閃動的都是鄒娜娜的面孔。他想像著鄒娜娜如何在總經理辦公室裡和總經理做愛,那種場景可不是一般的刺激。吳夜索性離開自己的座位,坐到鄒娜娜的位置的藍色辦公椅上,開始快速地擼起自己的小兄弟來。

  吳夜想像著鄒娜娜和總經理搞完後還帶淫水的逼就是坐在這張辦公椅上的,內心更加亢奮。他的「五槍御林軍」正握著他的火燙陽物,通過套弄刺激其表皮、神經來發洩來對鄒娜娜的慾望。現在,吳夜的腦海裡已經不止是鄒娜娜那副欠操的嬌媚笑容,還有她薄黑絲,黑高跟,甚至她的紅包手提包,也能增加吳夜的興致。

  對,就是那對美足,吳夜妄想著自己要是能舔一下鄒娜娜的高跟鞋底,那也是非常滿足的了……不意間,吳夜憑藉著這樣的想像達到了最高點,手掌緊握的陽具顫抖一下,噴射出一股濃濃的白色精液,直接射在鄒娜娜的辦公桌台上。

  吳夜感到一瞬間的虛脫,當然,還夾帶著無限的滿足。他靠在鄒娜娜的椅背上,回味著剛才那最興奮的是哪一幅畫面。

  突然間,公司辦公大廳外面出現了有人開門走進來的聲音。不會吧?這麼晚還有人回來?吳夜有點不知所措,慌忙地把自己的傢夥收拾好,而剛剛射在鄒娜娜辦公桌上的精液也來不及擦了,只好把幾張紙蓋上去,只能希望那個傢夥沒有發現,離開後再清理了。

  吳夜快速離開鄒娜娜的辦公椅回到自己的位置,收斂一下呼吸,想把自己表現得正常點兒。吳夜關掉色中色論壇,裝作在繼續寫代碼的樣子,並有意探頭向來人瞄去,想看清楚這麼晚回來的是誰。

  這一瞥讓吳夜當時就震驚了。回來的正是他剛才手淫過的地方的主人——鄒娜娜。在辦公大廳僅剩的幾盞日光燈的照耀下,她還是穿著剛才吳夜手淫時想像的那套裙裝,從門口往自己的位置走來。

  「啊,你還在加班哪?」鄒娜娜看見在電腦前「奮戰」的吳夜,帶著狐媚的笑容問了一句。

  「啊,是哦,手頭的工作還沒做完。」吳夜有點難以應付,剛才還是想像的意淫對象,現在一樣的裝扮一樣的眼神在自己面前對自己說話了,他趕緊清清喉嚨,鎮定地問:「你這麼晚還回來幹嗎?不是回去了嗎?」「我沒有回去啦,我剛剛是陪崔總出去和客戶吃飯,崔總讓我順路回來拿份文件,星期天陪他出差呢。」鄒娜娜應著話,並沒有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而是向總經理辦公室走去,這讓吳夜長長地舒了口氣。

  幸好她只是回老闆的辦公室的,要是發現她辦公桌上我遺留下來的穢物,那該怎麼辦?吳夜還是有點提心吊膽的。

  鄒娜娜打開總經理辦公室的燈,似乎在翻找什麼。而吳夜則提心吊膽地在外面守候著。

  不到兩分鐘,鄒娜娜出來了。

  「找到了嗎?找到了吧?」吳夜問了兩句,真希望她能馬上從這裡消失。

  「沒有,我看是在我的辦公桌上吧。」鄒娜娜回答道,向自己的辦公桌走回來。

  不好啊,她一定會看到的。吳夜非常驚慌,但無法阻止她走過來。

  鄒娜娜並沒有發現辦公桌的擺設的變化,直接蹲下來打開抽屜。吳夜又舒了口氣。

  「也不在抽屜裡啊。咦,原來在這裡。」吳夜用來掩蓋自己的精液的那幾張紙竟然就是鄒娜娜所找的文件。

  「不要!」吳夜差點喊出來要阻止他,但他還沒有叫喊和動作,鄒娜娜已經拿起那份文件,發現下面粘乎乎的東西了……鄒娜娜狐疑地看著這團明顯她很熟悉的東西,上面還帶著新鮮的氣味呢。她轉過頭來,蹙眉看著吳夜。她當然懷疑這個剛才看起來就已經神色可疑的傢夥了。

  「罷了,既然到了這個地步,無法掩飾,那我……」吳夜乾脆豁出去了,他知道無法什麼樣的解釋都無法掩蓋這個如此明顯的事實,既然這樣,他還不如借此機會打開他平日積蓄已久的慾望堤壩,洩其洪,得到真正的滿足。

  吳夜一個急步,走到鄒娜娜身後,伸出雙臂,一個熊抱,把鄒娜娜攬得實實的,然後騰出一隻手摀住了受到驚嚇的鄒娜娜的嘴巴,防止她叫喊出來。

  「你……幹什麼……」鄒娜娜好不容易從嘴巴裡吐出幾個字,身體沒有放棄掙扎,但在身材優勢太大的吳夜面前,完全不起作用。

  「操死……你這個賤逼……」吳夜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講了出來,沒錯,他再也不想克制自己了,只是想把所有的不快全發洩到這個嫵媚得讓他嫉妒的女人身上。

  不是嗎?只憑藉自己的姿色,沒什麼真本事,卻拿到這麼高的工資,整天圍繞著老闆如蜂蝶般轉個不停,更是讓他難以不想起離開自己而成為上司二奶的前女友。而且,像鄒娜娜這樣的貨色,就算是二手貨,也不知道天下有多少男人還是想要……「你這個……混蛋……放開我!」鄒娜娜用力地搖頭,好不容易稍稍掙脫嘴巴上吳夜的手掌,大聲地叫了起來。

  「騷逼,再鬧我就對你不客氣了!」吳夜馬上再次緊緊摀住鄒娜娜的嘴巴。

  「你叫也沒有用,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在這棟樓裡了!」但這樣做不是長久之計,鄒娜娜完全沒有放棄掙扎,雖然只能發出痛苦的「唔唔」聲,卻讓吳夜感到很難控制下去了。得找點東西來堵住她的嘴巴。但是拿什麼呢?吳夜也不能放開鄒娜娜回到自己辦公桌裡找。

  因為鄒娜娜的掙扎,她那個洋紅色的挎包已經掉落在地板上,裡面的雜物甩了許多出來,零亂不堪。吳夜用眼角掃視鄒娜娜的挎包,看到一在團紙巾樣的東西半遮半掩滾了出來。

  原來是女人用的衛生巾!都說女人的包包藏有無數的秘密,這就是秘密之一了。而鄒娜娜還在徒勞地掙紮著。「好啊!你這騷婆。看我讓你說不出話來。」吳夜說著,在用一隻手臂大力地攬緊鄒娜娜時,迅速彎腰把那包衛生巾抓起來。

  「讓你再叫!」吳夜撕開衛生巾的包裝,扯出兩條白色的衛生巾來,用力塞進了鄒娜娜的小口內。鄒娜娜最後的哀鳴嘎然而止!鄒娜娜完全沒有想到吳夜竟然會用自己的衛生巾來封堵自己的求救叫喊,既感到無助害怕,更蒙上一層難堪的屈辱!

  現在的鄒娜娜連「唔唔」聲也無法發出來了,只剩下四肢無謂的掙扎,但每一次掙扎都被強壯的吳夜輕易地掰了回去。但這樣繼續下去也不是辦法。難道整晚都要這樣的用雙臂縛住她嗎?這樣有什麼意義?吳夜想要做的是,還是要進一步的行動……「嘿嘿……」吳夜似笑非笑地從牙縫裡露出詭異的陰笑。只見他往鄒娜娜的辦公桌的文具筒裡一探,取回一把裁紙刀。鄒娜娜害怕極了,她害怕吳夜神經錯亂,真的要打算殺人滅口了。可是,她也沒有做什麼啊。她只是回來時撞見吳夜,然後發現那團噁心的粘液,難道真的觸犯到他了嗎?

  吳夜並沒有這把裁紙刀去傷害鄒娜娜的打算。他想要做的事,其實很簡單。

  吳夜用裁紙刀在鄒娜娜的肚子脖子上比了一下,威脅道:「給我安靜點,騷逼!」鄒娜娜果然不敢掙紮了,也不敢叫喊,她害怕吳夜一時衝動,那把刀要真的劃下去,怕是小命也沒了。

  吳夜看剛才發狂般扭動的鄒娜娜變成了一個乖乖小白兔,便一隻手循著鄒娜娜的裙沿往裡一探,掀開套裙的一角,扯住鄒娜娜左大腿根上的黑色絲襪。吳夜用身體壓住鄒娜娜,把她的左腿拉高,手裡的裁紙刀淩厲地自大腿根向下一劃,「噝噝」,薄薄的黑色絲襪被利索地劃開,一直劃到足底,完全沒有在鄒娜娜光滑的腿上劃出一丁點兒痕跡。吳夜不無小心地拿開鄒娜娜的黑色高跟鞋,把整條絲襪褪了下來。

  吳夜甩了甩這條剪下來的黑絲襪,覺得空氣中都瀰漫著鄒娜娜肌膚上的汗香。

  他把絲襪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這就是狐狸精的騷味了。鄒娜娜滿臉通紅,卻完全沒有辦法,除了雙手在吳夜的掌握下還能作毫無作用的顫抖。

  吳夜把鄒娜娜的雙手在背部別好,一頭用牙咬住破絲襪,一頭則緊緊捆縛住鄒娜娜的雙手,然後再捲了幾圈,完全把鄒娜娜的雙手封住了!這樣,吳夜不須再花那麼大的力氣去控制他,他終於放手發洩自己的慾望了!

  「你這個騷逼,你和老闆通姦的事是全公司都知道的,我更知道你們每天中午都在他的辦公室裡搞啊。」雖然鄒娜娜是個完全沒有羞恥心的女人,但吳夜這般冰冷的話語直接而冷酷,她竟然真的臉紅了哩。

  「我今天再讓你到老闆的辦公室搞一次,不過這一次不是老闆搞你,哈哈!」吳夜得意地說,一把攬住鄒娜娜苗條的身軀,像抱一個塑料人偶那樣輕鬆地把她挾到了總經理辦公室。

  鄒娜娜完全處於吳夜的掌握之下,不知道為什麼,這種絕對強勢的控制竟然喚起了她一種隱秘的滿足。她一直用身體來交換金錢,來獲取保護,本以為是自己什麼都出賣掉的賤婦了,什麼男人在她眼裡其實除了為了利益而假裝的順從之外,並沒有任何的歸宿感。而現在,吳夜這個普通的小職員竟然隱藏著這麼強大的氣勢,鄒娜娜感覺自己竟然似乎有種渴望被征服的渴求了。

  吳夜可管不了鄒娜娜這種微妙的心理變化,他現在只想做的是羞辱她,用自己快失去男性意義的陽具來強暴她。吳夜把鄒娜娜拖到總經理辦公桌前,用手在她的背脊上一壓,強迫她上身伏在總經理的辦公桌上,而豐滿的屁股則頂著吳夜在手淫之後早已經再次隆起的胯間陽物。

  再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吳夜壓抑已久的不爽終於潰堤。他用手在後面掀起鄒娜娜的黑色裙襬,在同樣是黑色的蕾絲內褲下面白嫩嫩的一溜屁股呈現在吳夜的眼前。吳夜把裙襬固定好,伸手把蕾絲黑色小內褲往往下一拉,鄒娜娜的鮑魚就完全被在吳夜一覽無遺了!

  別看鄒娜娜外表看起來很苗條,她的鮑魚卻是肥得惹人流涎!在兩塊臀肉下面夾著的就是那兩片正欲吐珠的蚌肉,雖然經過了那麼多次的磨煉,卻依舊保存著新鮮白嫩的外表,更可愛的是,似乎還略帶一絲的紅潤呢。這個肥肥的鮑魚下面是濃密的陰毛,和白色的肌膚相映成趣。

  鄒娜娜的鮑魚似乎在吞吐著什麼東西,在微微地顫動著。吳夜定睛一看,它已經迫不及待漫出淫水,整個外陰都已經潮濕得一塌糊塗了。看來鄒娜娜在剛才的反抗中也得到了快感,雖然心理上還存在反抗的意識,但她的身體已經完全不聽她的吩咐了!

  「你這騷逼,自己先濕了嗎?」吳夜冷笑了一下,把空閒出來的那隻手屈起中指往鮑魚內一探幽境,帶著一條透明的黏液來。「嘿嘿,真的是濕了啊,這麼快就想要我操你了啊。」吳夜看著這個未戰先降的淫婦,非常得意。他把沾著淫水的手指醮到舌頭上舔了一舔,果然帶有濃濃的騷味,但這味道,卻不是最好的催情劑嗎?吳夜吮吸一下手指,把醮來的淫水完全吸個乾淨。

  鄒娜娜雖然臉部被壓在辦公桌上無法動彈,但他知道吳夜在做什麼,自己分泌出來的淫水被這個要強姦自己的人吃得乾淨,她的內心不禁湧起一陣悸動,是來自被壓制的快感,她感覺自己在慢慢屈服……吳夜一面得意的表情顯得非常猙獰,活脫脫一個嗜肉的野獸。他連皮帶都沒時間解開,直接把褲檔的拉鏈一拉,把那餓極了的獅子解放出來,這頭發狂的獅子仰頭咆哮,要把面前可憐的肉雞吃得肉骨不留。

  「操死你!」吳夜罵了一句,把這根肉莖對準鄒娜娜的肉縫一戳,沒想到直接整根兒沒入去了!

  原來鄒娜娜的陰部早己經內外一片洪災,早就迫不及等待他的插入了。「唔……」似乎從被衛生巾堵住的嘴巴然發出了一聲呻吟。

  吳夜的陽貨在鄒娜娜滑溜溜的肉穴裡,感到非常的舒暢。他成功攻破這個高傲而風騷的女人的防線,更像一個隻狗撒尿為疆,把他的老闆曾經佔領的地方給淪陷掉了。

  但這樣還是不能滿足吳夜的,只見他往鄒娜娜的胸前探去,那胸前的鈕扣根本沒結,他直接從白色襯衣上方探入去,原來這鄒娜娜連文胸都沒有戴!既然主人門都沒關,吳夜毫不客氣地一摸一個準,捏住鄒娜娜的乳峰。

  鄒娜娜的乳房比目測的還要大一點,可能是C罩杯,吳夜是這樣判斷的。他用整個巴掌掌握住半個乳房,其中兩根手指開始夾起鄒娜娜的奶頭,令她覺得異常的難受,渾身發軟,想求饒,但無法講出來。

  「想說話嗎?」吳夜竟然大發仁慈,把鄒娜娜嘴巴裡的衛生巾掏了出來。難道他不怕她再次呼救嗎?

  但鄒娜娜竟然沒有叫喊,她只是用一種矛盾的眼神斜盯著吳夜,牙齒緊咬著下唇。她是憤怒呢,還是處於一種渴求狀態中呢?

  很明顯是後者。因為她已經開始主動前後晃動屁股,自己嘗試去套弄吳夜的肉棒,他那話兒滾燙得厲害,又放在裡面不動,她好是難受!

  與此同時,她竟然發出「嗯……嗯……」的呻吟聲,完全不像被強姦,反而是在主動要求了!

  吳夜一邊捏著她的乳房,另一邊也開始活動起來了,他把肉莖抽出來,上面已經全部這淫女的騷水了。馬上,他再次對準那條在白白的陰唇中間那條陰沈的溝縫一挺,一插到底!

  鄒娜娜嚥了一下口水,吳夜這桿肉槍來得突然,卻最入人心。她已經忘記了自己受害者的身份,現在在她的腦子裡,只是想要一根又粗又硬的肉棒來消除她癢得要死的小穴……「嗯……啊……」吳夜已經開始來回抽送,而鄒娜娜已經完全變成肉慾的奴隸,在吳夜的進攻下發出非常受用的呻吟。

  說來奇怪,鄒娜娜剛才還不是在試圖求救、反抗嗎?怎麼現在就開始悉數投降了?

  這大概就是人類的一種可悲心理吧:當你處於無法改變的受壓制情況下,你只好接受這個現實,並開始從中尋求一點可憐的樂趣。所以說,如果沒法反抗強姦,就享受強姦。

  吳夜不僅把神經的所有焦點集中在他的肉莖上,上面凝聚的,更是他多年積聚下來的憤恨和不滿。他嫉妒這個用身體換來比他用大腦換來更高的工資和地位的女人,他對這個自己已經賠了青春來打工而得不到足夠回報的公司的不滿,還有,因為沒錢,他的女朋友離他而去,做了富人的二奶。這一切,都集中在對鄒娜娜噴射的火力上。

  鄒娜娜是他所有仇恨的集結體。

  吳夜用力地操著淫水橫飛的鄒娜娜,每一次的衝擊都直抵花心,這給鄒娜娜帶來的是陰道近乎撕裂的痛楚,但是,她不介意,因為還有更大的快樂呢。

  她已經完全處於享受這種絕對強勢的強姦的狀態,更重要的是,吳夜的肉棒確實比她以前嘗過的男人的都要粗大,更有野性。

  鄒娜娜悲慼地叫喊著,她不是在求救,而是在釋放這無窮的衝擊帶來的快要爆發的快意。她的雙足還踩在高跟鞋上,這更讓她如一朵在風雨中招搖的殘花,在搖曳中尋求被風雨撕裂的快感。

  而她的上衣也在身體的掙扎中露出半個肩膀,吳夜的手掌仍在玩弄她的仙女峰,而且一團被玩弄得意猶未盡,吳夜就開始搓揉另一團渾圓了。而且,吳夜用手指夾著她的葡萄,更讓她酸得無法忍受。

  她渴望更多。

  而吳夜還不甘心就這樣簡單地強暴她就完事,他確實很享受鄒娜娜的肉穴,但在他的視線下,還有一種空置的洞真是礙眼……在白花花的兩瓣屁股下,是吳夜的肉棒在鄒娜娜氾濫的騷穴裡穿花度柳,而這兩瓣屁股中,是那枚可愛異常的菊花。在燈光的映照下,這枚菊花是非常乾淨的,說不定這一處桃花別源已經被他人捷足先登了呢。

  那沒關係,吳夜自有他征服這個女人的方法。只見他傾斜身體,在總經理的筆筒裡一抓,取出總經理的鋼筆,然後對著鄒娜娜的屁眼兒比劃。

  難道……鄒娜娜察覺到吳夜要做什麼了,雖然她確實在享受,但這完全不是她能接受的範圍。

  已經遲了。吳夜早已經用鄒娜娜的淫水打濕總經理的鋼筆,掰開鄒娜娜的兩瓣屁股,往菊花心戳入去!

  鄒娜娜感到肛門被張開的痛苦,只發出慘烈的一聲「哦」,便沒有聲音,癱趴在辦公桌玻璃上。

  而吳夜極近乎變態地在用肉莖強暴鄒娜娜的同時,用總經理的鋼筆在她的屁眼裡拔出插入。

  他在這種變態的發洩中到達了快感的頂點,他終於通過這一切激烈的強姦報復了所有的人:他的老闆,這個小秘,還有他的女友……「張盈美,我操你媽!」吳夜吼了一聲,他已經在這肆意的性愛中用假想的形式報復了蔑視他的前女友,張盈美。

  吳夜身體一個抖擻,他知道自己要射了,於是馬上把肉莖抽出,「噗嗤」,一股乳白色的濃濃的精液射在那一隻大腿根部,沒有被撕的完好無損的絲襪上。

  吳夜的復仇已經完成了。

  他拿起那團沾著鄒娜娜口水的衛生巾,把射在她大腿上的精液抹掉,然後再用這些精液塗到已經沒力反抗的鄒娜娜的臉蛋上。

  鄒娜娜也已經洩身了,癱倒在總經理的辦公桌上。她還穿著整套衣服,趴在總經理的辦公桌上,屁股上還插著那根鋼筆,而受虐過後的鮑魚,還在一張一合,似乎在回味剛才的那場暴風雨……鄒娜娜感覺她已經迷戀起這個起初絲毫也不起眼的男人了。是這樣的,一個淫婦也可以愛上一個強姦犯,只要這個強姦犯能帶給她足夠的滿足的話。

  「要是我報警的話,那你明天就完了。」鄒娜娜看著吳夜,有氣無力地說道。

  她當然不會這樣做,她已經在內心上成為吳夜的奴隸了。

  吳夜早已經收拾好自己的傢夥,這時候的他,經過剛才那場施暴,彷彿已經把他所有的煩惱洗去。他拿起老闆放在桌上的一包煙,抽出一支,點燃,吸了一口,走到落地窗前,把這一口煙吐出來。煙霧瀰漫,他欣賞著這罪惡都市的夜景。

  上海的夜色真他媽的妖冶,燈火如晝,只是不知道這虛假的光明下面,還埋藏著多少更骯髒的罪惡。

  明天嗎?去他媽的明天。誰管得著呢?就算沒有這個驚心動魄的夜晚,他的明天,也只是世界末日到來的前一天……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