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千夫所指
Crawler | 2016-8-16 18:37:58

王勇看著周老師嫵媚性慾迷離的雙眼,壞笑著說「明天早上就給主人當手紙舔屁眼,當作鍛鍊,以後主人就不用手紙了。說著捏住陰唇的手猛用勁,這樣的痛楚使得周煦痛苦的叫出聲,只得乖巧的點著頭應承。

  突然一陣手機鈴聲,從周老師挎包裡傳出。王傳斌掏出肉棒,拿出按著遞到周老師耳邊

  「哦,是這樣,在許老師家玩呢,哦,不」王勇捏了一下陰蒂,周煦差點叫出來「……,不回家吃飯了」

  「哦,沒事情,在和許老師打……」「噢,打羽毛球呢。嗯,是室內場館,好了,今天,喔……,不回家了」承受著王氏父子雙手的攻擊,周老師趕緊說了幾句就從王傳斌手裡搶過手機掛斷。

  王氏父子相互看了看,會心的笑了,看來,這樣,起碼周煦那裡是非常安全的。

  「賤貨,把你昨天日記讀一遍」王勇邊說邊將和周煦一起回家,周煦跪著從陰道摳出小瓶的紙條遞給他的家畜周老師。

  每天日記,是王勇佈置給周煦的任務,記錄周煦作為家畜的心裡感受和思想,目的是為了羞辱周老師的人格,更好的從精神上制這個對他家來說的高級知識白領麗人。

  王勇已經準備和拿起了相機,記錄著這一時刻…

  「賤畜……哦,周煦…自願,哦,成。為主人。王傳斌、王傳斌夫人、哦,王勇的…,哦,家畜以來,一直得到主人對……家畜的…哦,變態……需求的……訓練和調教,家畜,噢,……周煦叩謝主人的玩弄。為了……表明家畜…周煦…,噢,只願意……哦,成為主人一家的專有家畜的……心願和決心,請求主人在不傷害」周煦漲紅了臉,極度羞恥的心裡使得斷斷續續唸著這些自己寫的,但實際是王氏父子要求和希望的東西「不傷害,…,不傷害家畜身體的情況下使用…,使用圖章在家畜身上做上記號,成為主人的有物品。賤畜,哦,賤畜非常想…,和非常願意,哦,哦,喝,…,喝主人…,哦,嗯,撒的…撒的尿,哦,哦,還想和,哦,希望哦,舔主人的,…。主人的,哦,主人的屁眼和,……和腳,希望主人批準賤畜,…賤畜周煦的請求」周煦幾乎是紅著臉顫抖和顫慄著唸完了自白。

  「哈哈」王勇笑彎了腰,指著周煦流淌著淫液的陰部,「賤貨果然變態,念這個都興奮的潮噴。快,把你的淫液毛巾拿著搽乾淨地板」

  晚上睡覺,作為家畜的周煦老師繼續為她的少主人王勇服務著。王勇躺在床上,除了丁字型衛生巾外(為了防止家畜淫液弄濕被單)全身赤裸(也不是,脖子上還有項圈和另一端王勇手裡的鏈條)的家畜周煦伏在她的主人身上用雙乳做著漫遊按摩。

  王勇拿鏈條的左手撫弄著家畜的秀髮,右手則拍打著家畜的嫩白屁股,王勇喜歡這種清脆的家畜肉體受到自己打擊發出的聲音。這種溫暖的愛撫和粗魯的拍擊所引起的雙重刺激正是周煦所喜歡的,不覺雙乳更賣力的按摩著。王勇感到二粒突起越來越大的刷弄著胸腹,知道家畜春情萌動,一邊愜意的享受一邊用拿鏈條的左手勾起人型家畜周煦的下巴問道,

  「下午回家撒尿你喝時,主人看你跪著�頭望主人的眼神秋波蕩漾,臉上也是紅霞氾濫,真的美極了。還有特別是主人左右擺動尿注你來回追逐的模樣和眼神好像很陶醉啊,是不是?」緊接著大力拍打了一下家畜白屁股,發出極其清脆蕩漾的聲音和家畜喉腔裡驚訝帶著滿足的一聲叫春「噢…!」。

  周煦迷離的眼神看著王勇專注的目光足足半分多鐘,終於心理崩潰的俯首貼在王勇的胸口,二團貼著王勇腹部的肉團不斷顫動著柔聲說「嗯,少主人…真細心哦,家畜……跪著……�頭……看著……少主人…左右……撥動……陽具,玉液……繞著圈兒…灑下來,知道……少主人……是想……戲弄……和挑逗……賤畜,可……內心卻……感覺。興奮極……了。…追著…張嘴…接少主人…的玉液,打在……臉上……很發……發燙……感覺很……很下賤……很……羞辱,落在……落在嘴裡…感覺……澀澀的味道……很難嚥……但很……滿足,當時……奶漲漲。的,陰戶…陰戶一張一合的興奮…極了」貼著王勇的寬大胸脯,周煦鼓起勇氣終於斷續完成了淫賤的表白,興奮幸福的在王勇身上不自覺抽動著身體。

  王勇聽著淫語,感覺著家畜身體的變化,一手按著家畜飄柔秀髮的頭,一手抓弄著家畜的嫩白屁股,肉棒也強烈鼓起死死頂住了家畜周煦緊貼的小腹。

  王勇想起什麼,猛地翻過他的家畜,看到周煦丁字衛生巾已經潤濕變得幾乎半透明了。「好,主人再逗逗你」站在床上,露出飽滿的陽具,指指周煦的嘴。周煦立即會意,在床上爬過來,吐著舌頭幾乎是撲向肉棒。

  「妖豔的美女蛇」王勇邊說邊左右轉動屁股,肉棒於是左右晃動搖擺,周煦左右撲空,披肩長的秀髮空中美麗的飄舞…

  王勇看著腳下的尤物,他的老師淫賤的追逐自己的肉棒,乳波蕩蕩,二團肉像小兔子跳動,嬌喘籲籲,愜意極了。終於,王勇稍一遲疑,周煦還是叼住了肉棒,興奮的香舌繞著圈兒舔弄著,同時頭部也深度的活塞運動著,乳房、下體乃至全身的亢奮使得家畜周煦發出愉悅的母畜呻吟,每次周煦都主動套弄使得王勇的肉棒頂到了喉嚨深處,16歲青年的王勇還是長出稀疏陰毛的下體撞擊著周煦的嘴唇發出噗噗的響聲拌和著周煦哼哼嗯嗯的呻吟聲…

  終於,王勇噴發了。周煦艱難但香甜的吞嚥著,又吐著舌頭呻吟著清理乾淨了王勇的肉棒…「主人,母狗想喝您的尿」周煦跪著�頭妖媚的望著她的主人,汗水濕潤的渾身泛著妖媚的光澤,清脆清楚的甜甜女中音,撒著嬌,沒有過去的因羞楚而表達的斷斷敘敘,只是臉仍然羞澀的通紅著…

  王勇沒有回答,下床取出一個印章,沾了印泥後,蓋在周煦的小腹、左乳,上面赫然是「王氏家畜」,周煦哀羞的望著她的王勇做著這個,感覺自己像案板上的豬肉一般,下賤和羞辱,同時又是興奮和高潮使得身體泛紅…

  王勇牽著鏈子,於是周煦爬下床,尾隨她的主人爬到了衛生間。周煦跪下,張嘴等著主人的放尿。王勇指了指周煦的衛生巾指頭彈了彈。周煦會意立即脫去露出了黑絨絨的陰毛。王勇示意他的家畜躺下,並指示著周煦雙手扒開陰戶。周煦弄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但幾個月長期的奴性、畜性培育訓練使得她還是盡力分開雙腿,雙手拉大陰唇露出陰戶,王勇邊撒邊調整角度,一泡熱尿大半射入他肉玩具家畜的肉洞中。感覺著熱燙液體對秘穴的沁入,周煦羞得眼睛打顫,渾身發抖,她想不到16歲的少   年,她的主人居然如此淫虐的玩弄自己。可奇怪的是,小穴居然在熱尿的擊打下一張一合的高潮般興奮著…

  居高臨下的王勇看著顫動的肉體和一張一合的洞穴,嘴角露出了征服者的笑容……

  感覺到灑下熱流停息了,周煦想挪動起來,但渾身癱軟就這樣渾身顫慄著,依然保持躺著分開大腿,雙手扒開陰唇的姿勢。王勇不覺輕蔑得意的笑了「賤畜,享受著呢,你的少主人爸爸沒有尿了,下次再撒你肉逼」。說著,左手撫弄他肉玩具家畜秀髮,右手撫摸周煦綢緞般光滑的身體……周煦濕潤迷離的雙眼看著王勇的壞笑,很久以來互相碰撞的人性與獸性,理智與性慾,堅強和軟弱交織而來,心裡一陣痠疼,對未來的迷茫的擔心戰勝了麻痺自己身心的慾望和恐懼,周煦嫵媚的眼神散發出知性的光「王勇,這幾個月你們父子玩夠了吧。把照片和錄像還給我,我不想繼續了。我還要結婚,正常生活……」

  王勇一下懵住了……感覺到了獵物的反抗,使他恐懼與憤怒,於是猛地捏住周煦二粒乳頭拉扯著、抖動著……這慣用一招曾使得周煦老師呻吟、顫抖、哀求、獻媚……,但今天,這些失去了作用,周煦死魚般麻木著,用絕望與決絕回應著暴力……

  王勇妥協了,拿起熱水器花灑,說道「給你洗乾淨吧」於是,這樣一手扒開陰唇,一手花灑清洗著,叩開裡面,沖洗的乾乾淨淨……周煦木然的任憑王勇擺佈,完了,穿好衣服,出門打車離去……

  第二天,周煦沒來上課。王勇忐忑的等過了上午……

  中午,王勇在校外打給周煦電話,沒有手機,是王勇一直的遺憾。手機嘟嘟聲不覺,可一直不接聽。終於,打了5次後,傳來周煦清淡的聲音:「不要打了,我不舒服,請了三天假」完了,傳了一陣忙音……

  回家,王勇告訴了王傳斌這一切。王傳斌起先沈默,後來樂了,拍拍王勇後背,沒事,於是打給許紅豔電話「聽說周煦老師病了,感謝她一直照顧我們家小勇,想探望下……哦,不,這應該的,您說說她地址,不去,我……心裡不安啊」說著,老王居然哀痛的嗚嚥了。電話那頭許紅豔沈默了,想想平時王勇一家和周煦關係確實不錯,周煦可能也是不好意思王傳斌上門送禮才不說吧……,可現在這年頭送禮的還少麼……,自己也補課收過王家補課費還有魚,算了,做個二面人情不是更好,於是告訴了王傳斌……

  電話那頭王傳斌樂翻了,但還是語氣沈痛的連著說:「謝謝,謝謝,小周老師也是不好意思怕增加我們家長麻煩,可人心……人心都是肉長的啊,咋能不去看看這好的老師……」王勇都驚呆了,看著他父親,kao,這他媽國內的一級演員,和賣魚的父親剛才這一比,可真是差的他媽太多了……

  大包小包的王勇父子叩開了周煦家門,周煦母親黃海燕開了門。簡單介紹下,黃海燕招呼周煦出來招呼客人,自己忙說,「就這吃飯吧,我去弄,邊忙去了……」穿著睡衣出來的周煦看到王氏父子,差點軟到地上,王傳斌趕緊扶住,「注意安全,周老師,病了不要亂動了,休息吧」一邊左手攙著周煦入臥室,右手很自然摟住周煦腰部,王勇也跟進,發覺王傳斌右手已經滑倒周煦靛部按動著,不覺樂了……

  王傳斌坐在周煦床邊,可右手卻隱秘的伸入了被窩,在周煦身體上按摩著……

  周煦示意王勇關上臥室門,邊對屋外說:「爸……什麼時候回」「哦,……又有手術?」王傳斌也大概從過去周煦和許紅豔嘴裡知道周煦爸爸是醫生,媽媽是市郵政文工團舞蹈演員,聽到這,放心大膽了,右手滑入周煦內褲,撫弄著芳草地帶。「媽……那您去……買點菜,我……交代一下王……師傅……他兒子……學習……事情。」

  等到黃海燕關門出去,周煦才顫抖著質問:「太過分了,……怎麼……哦……」原來,王傳斌死死擰住了周煦陰唇,並用手指撥弄著陰蒂。

  王傳斌左手抽出口袋裡一疊照片,摔在床上,「賤畜你不是要麼,拿去……」

  看著上面自己赤裸跪著,趴著,含著王傳斌烏黑肉棒的不雅照片,周煦臉發燙髮紅,又顫抖起來……

  王傳斌伸入被窩的手繼續擰著周煦陰唇,轉動著,對不聽話的家畜,王傳斌就像對待蹦出水池的魚那樣,毫不客氣……

  王勇也加入了對周煦雙乳的折磨,本來就震驚王氏父子突然上門的周煦思維混亂了,緊張、害怕加刺激、疼痛使得軟弱的周煦妥協了「主人,……,賤畜……知錯了……」

  王傳斌掏出烏黑的肉棒,拌合著一天勞作汗水的酸臭,頂到周煦嘴唇,周煦乖巧的伸出舌頭,將粗大的肉棒捲入口中,大口吮吸著……周煦希望盡快趕在她母親黃海燕回來前結束,於是賣力的呻吟嬌喘著吞吐著。

  王勇湊到她耳邊,說:「少主人又要尿了」

  王傳斌壞笑著樂了,抽出肉棒,擰了一把周煦陰部,「享受去,賤畜……」

  周煦害怕黃海燕回家時間的逼近,趕緊爬下床,脫光,爬到了衛生間,王勇隨後進入……周煦媚紅的眼睛看著王勇,躺倒,分開大腿,扒開陰唇,王勇對著肉穴一泡灑下……

  低聲咬著嘴角呻吟的周煦按要求,又像狗一樣趴著用嘴清理王勇的肉棒,王勇繼續逗弄著左右轉動屁股晃動,這樣周煦就氣喘籲籲的撲著舌頭清理……

  王勇給他家畜清洗肉穴時,傳來黃海燕開門聲……

  周煦驚的趴起,像狐狸一樣爬著竄入臥室,鑽進被窩……

  王傳斌笑了,伸手進去,摸著周煦光滑的屁股低聲說:「吃完飯,找理由和主人回去,主人這次要懲罰你」周煦溫順而恐慌的點著頭……

  飯後,藉口期末學習緊張,需要和語文學習委員王勇(周煦提拔的自己課代表)去班主任許紅豔家商量教案,周煦陪著王氏父子去了……

  周煦被雙手反綁,捆綁起來,成為了王氏父子赤裸的活動玩具……

  被王氏父子玩的性慾高漲,嬌喘籲籲的周煦呻吟著,渾身成亢奮的粉紅色,在汗水的光澤下發出妖豔嫵媚的誘惑…就這樣從晚上到清晨,去了趟廁所的王傳斌返回,牽著鏈條,帶著他的家畜走向衛生間,周煦爬在身後,左右搖晃著屁股,腰部和頭也隨著節律左右扭動,一路哼哼嗯嗯的呻吟。如果說,前面的周煦只是受脅迫角色迎合的做著王氏家畜的話,這次的反覆使得周煦確實認命的感到今生無法擺脫王氏父子糾纏了,只有適應這種生活這條出路…所以,周煦反而放鬆了……極力配合著王氏父子的玩弄…王勇跟在後面,看著周煦母畜般左右搖晃雪白的屁股、柔嫩的腰肢左右搖擺,聽著他老師母畜哼哼嗯嗯發情呻吟…

  到了廁所,一股臭氣從抽水便盆傳來…啊,怎麼主人大便沒沖洗…隨即周煦明白了,臉也白了,苦求著王傳斌:「別…,主人……讓家畜做什麼的都行……別……這樣…」

  王勇踢了周煦屁股一腳,一字一字咬牙切齒喝到「剛- 才- 的- 騷- 模- 樣- 哪- 去- 了…???!!!」

  王傳斌低頭板起周煦的臉,捏著下巴「這是對你昨天的懲罰,不是請了三天假還有二天假期麼,狗改不了吃屎本性,老子要你真正像狗那樣吃老子屎你才會乖!」

  被迫的,周煦屈服、墮落了人性…

  對女兒這幾個月反常的,經常夜不歸宿的行為,周煦父母作為過來人感到深深的不安…特別是,女兒三天病假都不歸家,而且是學生和家長帶走的,難道…

  周煦回家後,母親黃海燕和父親周志強反覆詢問前後,指出種種疑點和問題所在,可女兒都是一筆帶過,或者同事家裡,或者外面散心旅遊…

  周煦對此也感到了不安,並且報告了她的二位主子。王傳斌指示周煦這個禮拜在家休息,並且要求…。周煦起初害怕和不安予以拒絕,可看到父親時而焦急憤怒,時而溫和慈愛的詢問關懷,不覺產生了這樣念頭:自己被陌生,粗魯沒文化的王氏父子白白控制玩弄,自己的肉體成為王氏父子免費玩具,王傳斌要求這樣的肯定也就同意不會找麻煩,而且家裡也會少了監督盤問的苦惱……為什麼不可以侍候一下自己從小崇拜、喜歡的知識分子父親…

  這樣的念頭一旦產生,便像惡魔一樣佔據周煦腦海…家裡,周煦刻意隨便起來,洗澡後穿著半透明蕾絲內褲、乳罩,並且撒嬌的和父親周志強套熱乎…周志強卻反而覺得自己的說教起了作用,不覺心安理得的配合著培養起父女感情來,為了陪女兒,有些能推的公事就推了…

  這天晚上,洗完澡的周煦從衛生間幾乎跳著出來,調皮的……渾身充滿活力,但僅有的半透明三角褲和乳罩還是透出女性誘惑力…黃海燕出門散步去了,就周志強坐沙發看電視。周煦湊到身邊坐下,一股青春女人的清香沁入周志強心脾。周煦撥動濕漉的秀髮,看著父親,邊說話便手舞足蹈開玩笑,不知怎的突然周志強隨便一句話居然使得周煦笑的前仰後合笑的俯身胸脯趴在了周志強大腿上,嬌笑著像小孩般撒起嬌來…看著和感受著女兒這團青春肉體在自己身上扭動、磨蹭,周志強居然激潮澎湃……手不小心碰到女兒凝脂般大腿、手臂,感覺溫玉般滑爽…

  突然,周志強感到女兒胸部二團海棉嫩肉居然嬌哼著起勁的左右前後移動這樣旋轉著按摩自己大腿來,後面的暴露三角褲外的白嫩屁股水蛇般扭動,充滿了魅惑…

  不覺,周志強有了反應……他身上的女兒周煦自然察覺到了自己腹部部位硬物的不斷膨脹變化,不僅沒停,反而俯身父親身上更緊,胸部按摩更用力了,屁股腰肢都水蛇樣扭動,並發出更加春情媚人的嬌哼…

  屋外黃海燕的敲門聲將迷糊的宛如夢中的周志勇驚醒過來,而此時做夢般的是,他的女兒居然已經渾身赤裸著趴在地上,二手著地,雙膝跪著,嘴裡含著自己的陽具左右晃動腦袋,使得肉棒自動在女兒嘴裡左右擊打,裡面的香舌不斷翻捲纏繞,女兒屁股和腰也一樣左右搖擺著,好像發情的母畜…

  周志強站起身,掐著自己大腿,有疼感,不是做夢。周煦也已經一晃身————內褲和乳罩已經安在身上,只是本是半透明蕾絲衣物濕潤更增加了透明感,胸部二粒鮮嫩粉紅凸起,下體烏黑一片還是掩蓋不住肉縫…看的呆了一陣,直到敲門聲更急促,周志強挪身開門時,周煦湊到耳邊,飄香的身體味道帶著溫柔的話語蚊子般縈繞「晚上……到女兒……房裡……來……」,笑笑扭動腰肢閃入了閨房…

  黃海燕熟睡後,周志強反覆折磨自己半個時辰後,還是溜進了女兒閨房,關門,推了女兒一把,周煦翻過身,抿嘴小酒窩露出來,隨即手像無骨水蛇劃過,周志強內褲已被拉下,一股輕微香風拂到肉棒,眨眼龜頭就充滿濕潤感,整個肉棒隨後被濕潤與溫柔包圍環繞,裡面的舌頭攪動著,翻捲著打掃和清洗、按摩著肉棒周身,愜意和舒服取代了周志強的罪惡感,過去擔心的事情一旦落實在自身,反而解脫了…

  感到和看到自身粗長的肉棒居然能夠全部進入女兒嘴裡,龜頭被喉嚨黏膜緊密包裹,這樣進進出出,腹部與肉棒根部與女兒嘴唇發出撞擊輕微……啪。啪……聲,和吮吸的……啁……啁……聲,突然,聽到屋外有汽車突然鳴笛一聲…。周志強一緊張,慾念一鬆懈,這才感到腹部有憋漲感,哦,本來內急起來的,受給老婆開門前女兒那話折磨引導誘惑,不覺起身沒進衛生間溜進的是女兒房間……

  周志強拂拂女兒頭,「乖,內急,等會…」

  不料,周煦�起秋波蕩漾的媚眼,含春的臉香笑著,蚊子樣低聲媚柔吐出香風「有女兒在…還需要去廁所麼…」邊說著,邊下唇叼起周志強龜頭與後端肉棒下面股縫使龜頭在嘴裡對著自己喉嚨,停止了香舌攪弄,四肢趴在床上扭動腰肢屁股,靛部黑暗中發出左右晃動誘人的白色波光…同時媚眼望著父親周志強期待著…。

  震驚,還是震驚!但周志強居然無力抽身,無力邁步,只是這樣雕塑般站著,女兒的媚眼,扭動的發出刺目白色光芒肉體逐漸模糊起來,麻木的周志強渾身散架、鬆懈,於是,一股熱流終於噴出…胯下的肉體扭動著,吞嚥聲,水注擊打女兒嘴裡尿液囤積發出的嘩嘩聲…胯下這團床上趴著的肉蟲輕聲滿足的哼哼著,以此證明這是個活物…。

  站在床邊撒完了,立即肉棒又被濕潤包裹,舌頭在馬眼,炮身舔弄,乾淨了、舒服了,周志強木然的轉身離去了…

  周煦依然意猶未盡,還是趴著,晃動著頭、腰、屁股,全身,要是…。可怕的念頭又沁入腦髓,意念沒能使其熄滅,又閃動出來——要是王氏父子在就好了,哪怕一個,不管王勇的挑逗,還是王傳斌的虐玩,身體都會獲得巨大的滿足,…如果是王勇,這樣趴著母狗般扭動周身肯定會被手掌拍打屁股,這樣就順勢可以更淫賤的扭動屁股獲得快感…,如果是王傳斌,自己這樣肯定會被粗糙的手掌抓弄、捏弄乳房、乳頭,那樣自己可以更加忘情嬌喘呻吟…如果是王勇,…撒尿……一定晃動,這樣自己才能淫賤的表現追逐尿液的下賤,惹來更刺激的羞辱…。

  王傳斌手機響了,來電姓名——家畜周煦,按下,低低的顫抖呻吟聲音傳來「主人…主人…」王傳斌罵到「這晚了,賤貨有什麼事」「接受什麼調教,說清楚…。」「舔什麼?」「便便……媽的,屎就是屎,什麼便便,哈哈,賤貨,居然求吃主人屎了,哈哈」

  「不是……媽的……什麼不是,滾過來說清楚」

  半小時後,出租車停在門口聲音,接著輕輕敲門聲,王傳斌打開門摟進溫柔的肉體…十分鐘後,衛生間,一具帶著項圈的白色肉體俯首抽水便盆裡,時而�頭時而俯首,發出舔食和痛苦滿足的吞嚥、呻吟…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