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1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千夫所指
Crawler | 2016-9-24 22:24:52

在我22歲時,體弱多病的母親拋下我和父親撒手離我們而去。也是在當年,按照我們這兒的鄉俗(上輩人去世了,兒女如果到了婚齡,就應該在六七之內成親,否則就要等三年之後),我同相處了一年多的女友結婚成家。父親雖然失去了母親,但因家中新添了人丁,倒也顯得其樂融融。

    說實話,父母親就我這麼個兒子,自小對我都恩愛有加,我們家的生活一如大多數人家的生活平常而幸福。父親從教40多年,工作勤勤懇懇,踏踏實實;為人和藹誠實,口啤很好。我對父親也一直很是尊敬。

    我母親去世三年後不久的一天,我爸爸將我們叫到他身邊,欲言又止,開始我們很是有點納悶,可知父莫如子,我估計他有什麼大事要同我們商量,可又一下子說不出口。

    我向妻使了一個眼神,聰明的妻很是會意,笑著對我爸說:「爸!有什麼事,您就直說好了,都是您的兒女,是我們哪兒做錯了什麼,還是您要我們為您做點什麼?」

    我接著說:「是啊,是啊!您有什麼不好對我們直說的?」

    這時我爸也就直接說了:「我認識了一個阿姨,在醫院工作,人很是不錯的,我想託人湊合我們的婚事,這樣一來,等你們有了孩子,家中也好有人照應,二來我也有了個伴。不知你們同意不同意,這就同你們商量了。」

    聽了這話,我的鼻子一陣作酸,自責的情緒頻頻襲來,是啊,母親離開我們已經三年了,這期間,父親的生活起居雖然有我們精心的照料,可每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孤獨一人的寂寞,是我們所忽視的,現在想找個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我當即表態,「您的事您自己做主,我們做兒女不會有意見的。」可父親還是認為今後到了家,總得一起生活過日子的,不想在你們不認可的情況下,貿然將一個陌生人帶到家來共同生活的。

    妻說:「沒事的,明天我到她們單位去看一下好了。」

    妻在婦聯工作,不但活潑,而且喜歡社交,她去瞭解一個人的情況,肯定不會出錯的。果不出料,第二天她就告訴我說:「爸找了個比他小十幾歲比我們大十多歲的,我們的後媽,不錯的,護士長,不知為什麼,她結婚近八年沒有生育,也可能是這個原因,同她丈夫離婚兩年多了。長相同她的年齡要小好幾歲呢。」

    我一聽這話,心裡自然高興,也為我爸暗自感到高興。一晃近一年了,我們未來的後媽雖說還沒到我們家來過日子,可一個星期,總要來幾次。

    記得第一次來我們家,也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給我的印象特別好,因為她,不但長相真的不錯,中等身材,豐滿嬌好,皮膚細白,衣著也很得體再加之說話也有分寸,所以我們一直在催著他們早點結合到一起算了。

    可父親總是因為工作一陣子一陣子的忙,拖了下來。直到妻的肚子越來越大,還有一個多月就到臨下期時,父親終於邀請了雙方的親朋好友聚在一家酒店,簡潔而不冷清,熱鬧又不繁雜的將婚禮舉行了。

    自從後媽進了我們家門,家裡自然就又更熱鬧些了,因為她比我們大不了太多,性格,興趣和話題都很相投。有時,我們就真的將她當成大姐姐似的,什麼話都願意同她進行交流。

    父親是教育局的頭,有很多的會和應酬,也常出差,後媽因為第一次婚姻不幸而異,也沒有兒女。所以她是將我們現在的家真正當成了她一生的寄託了。

    妻因為懷孕,白天工作,時感疲憊,就會早早上床休息。有時父親不在家,也就只有我常同後媽在一起了,雖然有說有笑,但不經意間總不時有種不自然的感覺,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接觸的增多,彼此心中似乎都隱藏著一種說不出來東西。

    憑心而論,妻因為懷孕,我很少同她過夫妻生活,有時有了,也總覺得沒有剛結婚時那樣爽,或許可能因為怕肚子裡的孩子,不敢放開來**,也或許是妻興趣少了**不足,總之都是例行公事似的了。

    有時看到後媽露出她潔白的皮膚,特別雙聳挺堅的**,真有點非分之想,只是想到各自的身份,這樣的念頭就一閃而過了。可是,我也感覺到,當我同後媽獨處時,她也總是顯得異常的興奮,有時臉頰也泛出紅暈。說實話,我身高1米78,一表人材。在機關工作,修養素質也是可以的,當初也是不少女孩追逐的對象。

    記得有一個星期天,父親有事早早外出了,妻子被她同事邀請去打牌了。等我一覺醒來,家裡冷冷清清,以為一個人都不在家了,我就大大咧咧地一邊掏著**一邊向衛生間跑,可等我將門拉開時,令我大吃一驚,後媽不知怎麼的,光著屁股,臉向內不知在做什麼,我嚇得叫了起來,立即退了出來。

    一會兒,後媽出來了,臉色緋紅地說:「沒事的,我以為你星期天休息,要睡好長時間了,所以上衛生間我就沒關門。」就這樣她自己解了個圍,可我怎麼總是覺得她眼睛裡顯出一種異樣的東西。

    要發生的事情,總是要發生的。那是前年夏天的一個中午,我們的小寶寶出生一個多月,我的丈母娘將她們娘兒倆帶回家過段日子,而我呢前段時間因為小傢夥夜間不安分,常鬧得我睡不好,現在真樂得好好清靜了。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父親又到北京出一次長差。

    家中就剩下我和後媽了,那天中午午睡,我去衛生間時,路過她睡的房間,雖然空調開著,可門確沒關,這一看不用緊,她只穿了胸罩和三角褲衩,潔白的大腿和半裸的**,頓然使我熱血沸騰,可我不敢魯莽,還是先去衛生間了。

    就當我剛剛小便結束,突然從背後伸出了一雙手,緊緊地摟著我,一陣香氣撲鼻而來,耳後是一陣陣急促的呼吸聲,我知道是後媽。頭頓時嗡的一響,我知道,那是一種興奮。

    扭轉身來時,後媽已經沒了胸罩,滿臉通紅,兩隻豐滿高聳潔白的**直頂著我的前胸,她一邊吻著我一邊叫著我的小名,一隻手摟著我的腰,一隻手脫著我的衣服。

    「小明,小明,快,快,我想要你!」看到後媽潔白豐滿的**,一點沒有下垂的**和殷紅色的**,我的**立刻直衝雲霄,就這樣她擁著我邊脫邊走向她的房間。

    其實後媽早就有準備了,到了房間她就叫我躺下,先拿出衛生紙,將我的**輕輕地擦拭乾淨,然後,開始**。不愧是護士長,男女之事真是了得,我的**在她的吮吸下,癢癢的酥酥的,她也不時的發出呻吟,要我舔她的妹妹。

    於是,我掉過頭爬在後媽的身上,她叉開雙腿讓我舔,以前我在新婚必讀之類的雜誌上也看過有關**的技巧,同妻子**時,有時也相互做的。

    我用盡我技巧,先是慢慢地舔後媽的小**,然後用中指輕輕地伸入到她的**內,慢慢地動,刺激G點,一邊用舌尖挑逗她的yīn蒂,那知她真的受不了了,直叫到:「你個小東西,快!快!我受不了了。」

    只見後媽的**口已經**滔滔了,她也早已顧不得再舔我的**而充分享受快感了,她拉著我的**轉過身來,叫我不動。

    我也就任後媽騎在我身上將我硬硬的**慢慢地送入她的私處,當我的**進入到她的深處時,只感到熱呵呵潤滑滑的一陣鑽心的舒服,她的性技巧真是了得,半蹲在我身上邊,屁股不停的左右上下襬動。口中聲聲呻吟,好過好過的叫,「你的**怎麼這樣硬這樣粗?快活死我了,快活死我了!」

    也許是因為有段時間沒同妻過性生活了,更可能是因為過於激動。或者是因為她的**太多了,沒多長時間,我就感到要射了,這時我也叫到,「不行了,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只見後媽快速下來,當我的**從她的**裡拔出來時我突然感到比神仙還要快活的舒服感,就在這時,她用中指對我的會陰輕輕地按著,奇怪的是儘管快感不斷,可就沒shè精。

    這時,後媽又將我的**含在口中,用舌尖慢慢地舔著**,讓它緩緩地接受刺激,過了一會兒,她又讓我同她側睡在一起,從後面慢慢地將我的**引入她的洞中,可還是那樣的熱乎乎,濕汪汪,她將她的一隻腿豎起來,讓我在背後用力**,搞得她只叫:「不管了,不管了,快點搗,快點搗!」

    我也不管一切地用力**。一陣陣鑽心的快感,心似乎都要跳了出來。我再也控制不了了,又叫到,「好哦,好哦,我射了,我射了!。」

    「射吧,射吧,多射點,多射點!」

    在後媽的鼓勵下,我一射千里,一股熱流從**衝出。全身發酥,緩緩發軟,喘氣無力了!當時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男女歡愛還有這般的愉悅,這是我同妻無法感愛得到的,這時再看她時,滿臉通紅,幸福蕩漾,倆人都早已大汗淋漓。她主動再將我摟在懷裡,仍然不停地用嘴吻著我。

    直到這時,我們又才回到現實中,都才意識到這樣做的結果。可後媽說:「明,我不是個蕩婦,更不是淫蕩。我是愛你爸的,可你爸的工作忙,也善於操心,床弟之事甚是草草了事,而且力不從心,我沒有怪他的意思,可我正在中年,體質很好,生理需要得不到滿足。那次你在衛生間看到我光著屁股,就是在**了,當時我真想一把將你拉過來,讓你的**插入我的**內才好!每每見到你身高體壯,白淨文雅總是情不自禁地**中生。你放心,這事你知我知,他們在家時,我們注意,不說出格的話,不著出格的舉動。不會有事的。只要有機會,我們再在一起釋放一下,沒有機會我也不會放不過你的,你們夫妻之間,該做什麼做什麼,我不忌妒的,你年輕,體質好,應付我們兩個女人不成問題的。我會注意對你身體保養的。」聽她這麼說,我也沒話可說了。

    那天中午,過於疲勞,我打了個電話到單位,藉故請了半天假,好好的睡了一覺。由於後媽調了班也沒到單位去。等我醒了一看,牆上的掛鐘已是下午四點半了,她早已將戰場打掃得乾乾淨淨。

    見我醒來,後媽又笑呤呤地來到我身邊,爬在我身上用舌頭不停地舔著我的胸口,**,被她這麼一刺激,我的**又蠢蠢欲動了,她見狀,將手慢慢地伸入到我的褲襠裡,輕輕地撫摸著**。

    一會兒,我的**又充血堅硬了。後媽見狀又開始喘粗氣了。這時,她還是輕聲輕語地問:「我們再來一次行嗎?」

    也許睡過一覺了,精神更爽了。我雖嘴裡沒說什麼,可我的**早已不耐煩了,居然堅硬無比了,這讓她更來了**,也不再問我了,三下五除二地脫了自己衣服,也幫我退了短褲。

    這次是後媽趴在我身上,才始吻舔我的**。自然她叉開雙腿將她的**向下,我臉向上,既可以看到她的兗血**、**和膨起yīn蒂,也許是她沒有生育的緣故,她的**真的很好看,豐滿,乾淨,鮮紅,決不亞於大姑娘。特別是yīn蒂大而充血。

    我先是舔後媽的小**兩內側,並將兩指頭輕輕地伸到**內,慢慢地轉動和**,然後用舌尖刺激她的yīn蒂,再用舌尖向**深處一下一下的頂,最後將小**和yīn蒂一起含在口中,用力吸拉,搞得她呻吟不止,叫聲連連,欲死欲仙。

    早已受不了了,這次我也不管後媽叫了,只是埋頭做我的事,可我上當了,她居然來了**,**象shè精一樣從**裡噴出來,溫熱的**噴了我一臉,可她還在喊我到:「**了,爽死我了。快搗我吧,快搗我吧!」

    於是,我也性情大發,站著身子,讓後媽的屁股向上翹,從後面插入,用力狠搗,她的**緊而濕潤,溫熱而柔軟,爽的感覺真的沒法用言語表達。直覺得**直捅花心,直搗得她大聲呻吟,可這次不像上次了,我越搗越有勁,越搗越爽得很,我們更換著不同的姿勢。

    大約過了近半個小時,最後似乎體力有點不支了,我就將後媽平躺下面,讓她的雙手抱著翹起而張開的雙腿,我的**從正面插入,用盡全力快速抽動,她已經爽得有點支撐不住了,口中直喊到:「明,明,我的小乖乖,快活我死了,我愛死你了,快,快!」

    我的**隨著快速抽動,在濕潤熱乎的**裡,享盡快感。最終達到極至,山洪爆發,一瀉千里。哪知後媽的**和我的jīng液混合在一起,將床上的涼蓆又一次弄濕了一大灘。

    自此以後,只要父親出差或者開會,我們就會想法在上班半途回家愉悅一番。說實話,同後媽**真的比妻子做有激情,也比妻子做爽得多。可是,古話說,要得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我想,如果長時間這樣下去,怎麼辦?同她除了肉慾得到極大程度的滿足外,可心裡也越來越依賴她了,我時常面對父親和妻子,總有負罪感。但我又沒辦法捨棄,更是怕她將這層紙捅破了,那我就會切底的完了,我真的很矛盾。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