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4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樂於送刀
Crawler | 2016-9-24 22:24:52

我是個已婚婦人,近日遇上一件難忘的經歷。

    事緣是:因我家的泰傭急於請假,我家又不能沒有工人(因我丈夫不讓我做家務),所以她只好找了一個姊妹來代替。這個替工叫阿華,身型頗高大,有一米七,樣子尚可,但感覺總有些怪怪的,可又說不出什麼原因,心想算了吧,只是兩個星期。

    平時家中只有我們兩夫婦及女傭,所以我在家中衣著很隨便,甚至穿著性感的睡衣在家中走動。阿華來了,我和丈夫生活依舊,尢其是性生活,差不多夜夜纏綿。幾天後,丈夫又要出外公幹,出發前我們更整晚大戰。

    第二天我睡到下午才醒來,走到廚房叫阿華煮點東西給我吃,阿華竟然說:「太太,我以為妳昨晚吃飽了,今天不會餓!」她指的是昨晚我和丈夫的性戰。

    「妳又知?」我不甘被笑,反擊說。

    「當然知道,妳的**聲這麼厲害,吵得我也心癢癢,整晚睡不著。」

    阿華這樣說令我十分尷尬,只好走到飯廳等吃。不久阿華端出食物,當我進食時,發現阿華目不轉睛地盯著我,這時才醒悟過來自己只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睡裙,裡面什麼也沒有。

    「有什麼好看?」我忿忿的說。在這方面我對自己很有自信,高挑的身型、21吋堅挺的**、豐滿的屁股、甜美的樣子,要不然如何留得住年青有錢的老公呢!我不高興的說:「我有的妳也有,有什麼好看?」其實阿華也有一對21吋的肉球。

    「說不定啊!」她留下這句令人摸不著頭腦的話後便走了。

    過了兩天,我中午起床發覺阿華不在,原來是星期日,阿華放假了。一個人無無聊聊,於是翻閱近日的郵件,竟在當中發現老公郵購回來的幾隻色情光碟,隨手挑了一隻放進廳中的光碟機裡播放。

    平日我也會和老公在房裡看A片,既然今天全屋無人,索性在廳中的大電視來觀看。當一幕幕的**場面出現時,腦海中不禁想起和老公**的情形,加上已有幾天沒做,性慾被勾起來,一隻手不斷搓揉自己的肉球,一手伸進裙裡輕扣著yīn蒂。

    正當我沈醉於自慰時,突然一雙手從後伸出來撫摸我的兩隻奶,我吃驚的回望——是阿華!

    「太太,妳太誘人了,讓我幫妳解決吧!」阿華微笑地說。她不等我回應,兩隻手已不停地搓揉著我的**。

    礙於身份和理智,我當然拒絕並作出抵抗,她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加強搓揉的力度,更集中捏弄我的**,她的力度很恰到好處,摸到我春情勃發,掙扎逐漸消失,她開始吻我的脖子、耳朵,手更將我的睡裙吊帶拉下,露出整個堅挺的**。經過阿華一番撫摸,我的呼吸越來越重,性慾已一發不可收拾。

    「妳摸得我很舒服,令我慾火焚身,但下面癢癢的,好想現在有條**幫我止止癢,可惜妳又沒有。」想不到我竟會說出這麼淫蕩的話來。

    阿華聽見,笑眯眯地走到我面前,拿起我的手伸進她的裙子裡一摸,嚇了一跳,她的胯下竟有一條狀物!當她掀起裙襬,出現在我眼前的果然是一根男性的**,原來阿華是個擁有女性身軀、卻有**的「人妖」。

    這時阿華捉住我的手去套弄她的**,然後脫去自己身上所有衣服。經過我的套弄,那根**已漸覺粗大,阿華更將我的頭拉近**處,要我替她**,此刻我已被性慾充份控制了,毫不猶疑地將**放入口中含弄起來。其實我對「吹簫」並不陌生,因為經常替老公吹奏,我將阿華的**不停地前後套動,又不時用舌頭撩撥她的**。不消一會,**已堅挺如鐵,足足有六吋多長。

    阿華將我拉起和她擁吻起來,我們胸部的四團軟綿綿的肉球互相磨擦著,不過軟中又有硬,因為四粒堅挺的**陷入肉球中,感覺很特別;再加上下面有條熱騰騰的大肉腸頂住我的下體,那種感覺很新鮮和刺激。

    我倆的手分別套動或撥弄對方的下體,我完全陷入慾火中不能自拔,竟然主動去吻阿華的**及擠弄她的**。而且逐漸向下移,直到她的**處,吻遍每一寸,然後再放進嘴裡套弄,更不時吸啜或舐弄她的**;我的手並不閒著,繼續不斷撫摸她的**及兩股間。

    經過一番口舌服務後,她的**已硬如鐵棍,阿華急不及待要我站起來扶著沙發背,她就從後將**慢慢插入我的**中。當時我下面已氾濫成災,痕癢萬分,所以當她插入時,我立刻像得到打救似的滿心歡喜。

    阿華開始用力地**著,速度越來越快,令我全身暢快無比,不得不大聲呻吟,否則無法抒發心中的滿足。她俯下身用兩隻大奶在我身上磨擦,而手就伸前大力搓弄我的雙峰,這種感覺非常特別,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

    一輪**後,她坐在沙發上,把我扳過身來坐到她的肉捧上,這時我手向後扶住沙發,主動去套動著**,而她的雙手可以更自由地撫摸我身上任何地方,甚至捏弄我的**,刺激得我大力地套動,節奏也越來越快,我倆的呻吟此起彼落,合奏出一曲**樂章。

    阿華更將我拉低些,方便她吸啜我的**,她的吸啜使我更加興奮。接著我轉身面對著她,我倆緊緊地摟抱住對方,一邊熱吻,一邊讓四個**互相磨擦,而下面則繼續蠕動。

    跟著阿華兩手握住我的**大力搓揉,嘴巴則不停地含住那兩粒挺立著的**,我舒服得挺起腰來讓她吸啜過夠。到後來我索性撐著她的肩膊用力地挪動身體,使我的快感不斷增加,不久我已達到**。

    我緊攬著阿華喘息著,漸漸地我們又擁吻起來,阿華也暫停攻擊。小休片刻後,阿華將我平放在沙發上,下身擱上沙發的扶手,然後掰開我雙腿,再次把肉捧塞入我的**中,穴洞隨即充塞膨脹。

    新一輪的**又開始了,她如打樁似的捅插著,一下一下地撞向我的**,一次比一次激烈。跟著阿華俯身褻玩我的**,不停地搓揉,尤其是兩顆堅挺的**。我這時發出了如泣如訴的呻吟聲:「呀……噢……阿華……繼續……不要停……好舒服啊……」我也伸手去抓她的**,兩人都呻吟大作。

    不久,阿華將我的雙腿�起放在她肩上,再慢慢把我移到地毯上,又**一輪後,她一翻身將我變成騎在上面,然後雙手按著我的纖腰,要我主動上下套弄她的肉捧,並且要我不時捧住自己兩個肉球搓揉一番。她洋洋得意地欣賞著我騷浪的**,我馬上加快節奏,並低下頭去含吮和吸啜她的**。

    一會後,她突然起身將我按倒,猛烈地**著,把我操到輾轉呻吟,屁股如輪轉。我全身打冷顫,大叫:「呀……我受不了……又來了……來了!」阿華見我如此,更加瘋狂地**。突然她將肉捧抽出,jīng液立刻直射出來,弄得我兩個肉球上都是jīng液,甚至連臉上也有一些,她還將**上殘留的jīng液塗到我的**上。

    我們兩人洩身後便倒在地上喘息著,阿華很體貼,不像男人一發洩完便倒頭就睡,全不理會女方的感受;她雖然也很疲倦,但仍然輕撫我的**和輕吻我的臉,使我的興奮能持續下去,感受**後的溫馨和浪漫。

    休息一會後,她送我回房間讓我清洗一下,我走進沐浴間時仍回味著剛才的激情。但當水自花灑衝下來的時候,頭腦被冷靜下來,理智開始平復,心感這樣做是對不起老公的,這時理智似乎贏了。洗完澡,我便反鎖自己在房內,阿華多次喚我,我都打發她離開。整晚反覆思量都無法解決,矇矇矓矓中便睡著了。

    第二天一醒來我就匆匆離家,不敢單獨面對阿華。自己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逛著,不知不覺走到一間圖書館,本想進去休息片刻,當走過書架時隨手翻看書籍時,竟然看見一本探討同性戀的書,給予我啟發:那作者主張「人應該放下道德的枷鎖,應去愛便去愛」。

    我心中馬上泛起陣陣漣漪,靈光一閃:『阿華只是替工,很快便離開;而且從外表來看,別人根本不知阿華是個「人妖」;加上和她**特別過癮及享受,這樣輕易放棄實在有點浪費。」想通了,我就可以好好享受這幾天和阿華的**關係,不再抗拒她。

    返家後,我若無其事的在客廳看電視,並吩咐阿華預備晚餐。吃晚飯時,我叫她坐下來一起吃,但我們都沒有任何交談,不過算是解凍的第一步。

    吃完飯,我待阿華忙做完廚房的工作後對她說:「今天我很累,可不可以替我按摩一下肩膀?」她按得很舒服,我合上雙眼去享受著,偶爾發出一些微弱的呻吟去誘惑她。

    果然她的手開始不安份了,往我的兩團肉球摸去,我沒有抵抗,反而加強我的呻吟。突然她吻到我的嘴上,我當然馬上回應,我們隨即激烈地擁吻著,雙手也在對方的身上互摸著。

    當阿華正要進一步時,我拉著她回到我睡房的浴室,那裡有個很大的雙人浴缸,我們一邊放水,一邊脫光自己身上所有衣物,然後走進浴缸中,繼續我們的熱吻,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

    一會兒後阿華將我的頭向下按,我馬上領會地一直吻下去,吻著她那兩粒已經發硬得漲鼓鼓的蓓蕾,然後再向下吻,直到那根逐漸堅挺的**處。由於當時**還浸在水中,但我還是低頭含下去,結果給水嗆倒,阿華見我如此狼狽,她便坐在浴缸邊上方便我的吸啜。

    我拿出我的看家本領好好服待她的**,慢慢地去舔遍整支**,尤其是**的稜肉;而我的雙手也不閒著,一面配合口部的動作不停套弄著**,一面去撫弄阿華的**。

    一輪口舌服務後,阿華的**已堅挺如鐵,她將我拉起,要我背向她,又要我一腳踏在浴缸邊上,使我的**凸現,讓她能直接把**插進去抽送。她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使我大叫起來,但她沒有理會,繼續大力地**,不過雙手就握著我那兩個搖晃著的**把玩。

    她從背後大力地撞擊,使我的屁股發出響亮的聲音,我被幹得氣喘籲籲,雙腿軟得站不住腳,要扶著牆壁來支撐著。

    插了一會兒,她拔出**躺在浴缸裡,而我就騎到她身上慢慢將**套入自己的**裡,然後上下套弄起來。由於之前的**加上在水中的關係,我的**變得更濕滑了,起落速度越來越快,胸前兩個肉球也搖晃得更厲害,淫蕩的樣子表露無遺。

    阿華趁機口手並用玩弄我的肉球,我亦不時撫弄她的**。此時我已來了幾次**了,但阿華的**仍是堅硬無比,於是我們回到床上繼續再激戰,最終才令阿華將滾燙的jīng液射到我的體內,大戰結束後我們都累得相擁而睡。

    第二天起床,草草弄了些食物吃,我便和阿華去逛街,然後到一間五星級酒店喝下午茶。結了帳我倆便一同去洗手間,當我正想離開廁格時,她竟然推了我回去,並馬上走進來將門關好,兩人在廁所裡就熱吻起來。

    阿華的舌頭立刻伸進我的口內挑逗我的香舌,她的雙手也大膽地伸入我的短褲內,用力地搓揉著兩片細緻的臀肉,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略略掙紮了幾下後,大概也被吻得春心蕩漾吧,香舌便配合地跟她纏綿起來,胸前兩團軟肉磨得我心癢難耐……

    吻了一陣後,我們稍微分開一些,但她手上還是摸著我的屁股,我臉紅紅的趴在她胸前喘氣。阿華蹲下身來隔著內褲舔上我的**,我整個身體顫了一下,雙手抓著她的頭說:「哎喲!不要……不要啦!不可以在這裡……啊……好刺激喔……好癢喔……」我嘴裡說不要,可是手卻一直按著她的頭,**也一直往上�,雙腳自動張得更開,還把一隻腳擱在她肩上。

    阿華順勢把我的丁字褲撥到一邊,開始舔著可愛的小花瓣,然後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不停用舌頭在肉粒上劃圈。這時我顫聲說:「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妳好壞喔……要到了啦……啊……」接著身體一抖,雙手大力地抱著的頭,**裡一股陰精狂洩。我從未這麼容易就達到**,可能是在公共場所做的關係。

    阿華站起來把我的身體轉成背向她,上身趴在坐廁的水箱上,然後將我的丁字褲扯下,並將她的褲子連內褲一起脫掉,露出已經蓄勢待發的大**頂在我的**上。我知道她要幹什麼,連忙說:「不行啦!我們進來太久了,要趕快出去啦!要不然被發現就完了。」

    她不理會我的話,將**沾了些我的**,緩緩地擠進我那已經**的**裡。初時速度較慢,先抽出一點再插進去,這樣來回幾次之後終於全根插到底了。她一邊緩緩地抽動,我漸漸有了美感,便一邊輕聲呻吟著:「啊……啊……阿華……好舒服喔……啊……啊……啊……」

    她胯下的**漸漸加快了速度和力道,同時雙手伸到我胸前把我的襯衫往上拉到**上方,從背後解開那淡紫色的胸罩,兩顆**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因為我是彎著腰的,所以兩個**就顯得更大了,她一手握著一個**大力地擠弄著,一邊加快抽送的速度。

    我被阿華幹得**疊起,一邊喘著氣一邊心想:『好舒服喔……好棒!我跟老公做的時候也沒有這麼滿足和刺激……」

    突然她停下動作抽出**,把我轉成正面,然後從腿彎處�起我的左腳,再把她的**狠狠地一插到底,接著又把我的右腳依樣從腿彎處�起來,然後雙手捧著我的屁股快速地干著我的**。

    我從沒試過以這樣的姿勢被幹,剛問道:「啊……妳要幹嘛?啊……啊……啊……啊……」這個姿勢完全由阿華作主動,我只有挨插的份,被她幹到說不出話來,只能「啊啊啊」的哼著。

    接著她馬上風馳電掣的猛幹起來,因為實在爽得要命,我也忍不住地**出聲:「啊……啊……好棒喔……好爽喔……不行了……我又要洩了……喔喔……啊……啊……啊……」很快我又到了**,這次**收縮得比前兩次還要激烈,一縮一縮的咬著阿華的**,終於她也忍不住了,一股熾熱的jīng液直射進我的**深處。

    我和阿華緊緊擁吻了一會,便快快整理好衣服走出廁格,趁沒有被人發現時趕快離開。

    晚上我和阿華在客廳裡看四級色情片,當看到一段兩男一女**時,阿華問我:「有沒有玩過三人遊戲?」

    「從來沒有,但幻想過。阿華妳玩過嗎?」我追問著。

    「我常常玩,真是非常刺激,有機會帶妳去嘗試一下吧!」阿華輕描淡寫的回答,我輕拍她以示不滿。

    此時片中三人竟玩起「三明治」遊戲,那個女人除了前面被男人插穴,後面也幹起肛交來,還不時用大特寫顯示兩根**同時在**和屁眼中**的情形,我口裡雖說很變態,但**卻興奮得流出**來。

    阿華像看透了我的心意,一邊伸手來摸我下體,一邊輕聲說:「其實肛交是很好玩的,比插穴別有一種趣味,我們也來玩玩吧?」我雖然拒絕並作出抵抗,但最終仍被阿華制服了。

    阿華先用嘴去舔我已經**的**,待**一直流到我的肛門時,阿華便用手把**抹在肛門四周,然後用舌頭慢慢舔。從來沒有人舔過我那裡,連丈夫也沒試過,我感到自己的心不斷「撲通、撲通」亂跳,又疑惑、又刺激著。

    漸漸地阿華掰開我的菊洞,舌尖和手指不停在小菊洞四周撩弄起來。接著阿華的手指得寸進尺地徐徐插入,並開始在我的菊洞中抽送著,隨著手指的逐漸深入,我的屁股升起了異樣感覺,一種從未有過的震撼感直竄上大腦。

    過了一會,阿華要我轉身翹起屁股,她就跪在我身後,先用手撫揉著我潤圓的屁股,接著用嘴吮吸我的yīn蒂,一隻手摩擦我的**,另一隻手的手指則在我小菊洞四周來回掃撫,更加增強我下身的快感。

    不久阿華就將她的**捅進我的**裡**著,又把兩根手指滑進我的小菊洞,一面抽動**在**裡做著活塞運動,一面彎曲起手指在肛門裡摳挖,兩個**都同時被玩弄,使我全身開始劇烈地扭動起來,整個屁股高高地�起晃搖轉動,嘴中大聲**起來。我的反應立即弄得阿華熱血沸騰,**變得更加硬挺,瘋狂似地拚命**著。

    正當我在享受阿華帶來的無比**時,她突然把**從我的**裡拔出來,一陣空虛的感覺使我不知所措,原來她握著**移到我肛門上,用**在周圍摩擦一陣後,火熱的**便向下降,用力地將**塞入我的小菊洞,「哎喲!」我大叫一聲,肛門被塞得滿滿的,很脹,還有點痛,我的全身幾乎要溶化似的強烈顫抖。

    阿華開始有節奏地慢慢進進出出,讓我盡快適應肛門被撐開的感覺。雖然阿華插的是小菊洞,但我的**卻濕得氾濫成災了,濤濤的**已經灑濕了整張床單,奇妙的感覺讓我很快就產生了陶醉感。

    這時阿華也漸漸加快**速度,她一邊幹著我的屁眼,一邊以雙手撫揉我的**,並不時用她的**燙貼著我那滑溜溜的雪白背部。這時我的菊花洞雖然被猛烈地**卻已不覺得疼痛,只覺得一陣陣觸電似的**感席捲而來,看來阿華已經完全點燃了我的熊熊慾火,令我體會到肛交所帶來的歡暢。

    不久我倆又轉換姿勢,阿華平躺在床上,而我則蹲在上方將菊花洞口對準她的**套入。此時由我作主動,於是便隨著身體扭動而不斷上上下下地套動著。此時,阿華騰出手來愛撫我的**和**,我一面享受著菊花洞傳來的刺激,一面將左手手指放入口中吸吮、右手往自己的**縫隙中摳挖著,蜜液不住地從**裡流出。這種**竟出現在一向含蓄的我身上,我倆都不禁刺激得**起來。

    不久我和阿華都興奮地達到**的最高點,在享受著自己絕頂的新鮮體驗,一股熱呼呼的jīng液狂噴進我的菊洞深處,我被阿華乾爽得昏了腦,加上肛道受到jīng液一燙,便趴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內則是染滿著**和jīng液。

    第三天,阿華叫我下午陪她去探望一個朋友,她還特意替我挑選了一件差不多透明的白襯衫、一條迷你裙,裡面配上一套黑色半杯的胸罩及丁字褲,非常誘人。

    我們去到九龍城一間泰式商店,一位女士熱情地迎接我們,介紹後知道她名叫田田。田田請我們到裡面坐,原來店後有一間小客廳。進入客廳後阿華就從後抱緊我,雙手搓著我的胸脯,我想推開她但不成功。這時田田竟脫下她的套裙,裡面只餘內褲,一對渾圓的**房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

    田田走過來一邊吻著我的嘴唇,一邊解除我的衣鈕,我當時已不曉得如何反應。阿華就剝下我的襯衫,更將我的半杯胸罩撥低,讓我的豐乳顯露,田田馬上低頭含啜我的**,又用她的**來磨蹭我的**。

    此時阿華也脫去衣服,只剩下一條內褲,她把我拉到沙發前叫我坐下,然後捉住我的手去摸她們的下體,原來田田也和阿華一樣擁有男女兩副性器具。最初那兩條東西只像手指般大小,但被我摸幾摸就緩緩變大,成為一根像模像樣的硬**。

    我替她們褪去內褲,望著兩支勃起的**,我一手握住一支就套弄起來,而阿華則和田田親吻著,四隻肉球更互相磨擦。此時阿華把我的頭向前推,我立刻會意,雙手各握兩人的**,開始輪流交替地含入她們的**右舔左吸。我不時舔她們的**,手也不停地上下套動,甚至把兩根**一起含到口中吸啜,我的服務使她們舒服得不斷呻吟著:「啊……啊……哦……哦……哦……」

    阿華推我躺下,扯下我已濕透了的內褲,隨即趴到我兩腿之間,握住**往**上的小豆粒摩擦;田田則含著我一邊**,另一邊**則用手劃著圓圈。我舒服得驚呼:「啊……好舒服……啊……阿華……用妳的傢夥插我!」我竟然說出這種淫蕩的話來,真難以置信,此刻我竟被兩個「男人」服侍著,自己也覺有些羞恥。

    阿華開始把她的**插進我**裡不斷地**,我也配合著她不斷地扭動著屁股,使她的大**插得更深,「好爽啊……插得我好爽啊……」我不斷地呻吟著。而田田就移到前方以她的**喂著我,雙手抱著我的頭抽送起來,我也乖巧地吸吮著她的**,小巧的舌頭還繞著她的**舔。我上下兩個口都被塞得滿滿的,而且她們不時捏弄我的**,我被她們弄得有些受不了了。

    經過幾分鐘的激烈**和**,我聽到田田叫阿華拔出來,準備接下來的動作。她們要我翻過身子翹起屁股,然後她們便互換位置,繼續**起來。我一面吸啜著阿華的**,一面也伸手去捏她的**,而田田亦從後搓揉著我不斷搖晃的**,身體舒服得像整個飄浮起來般。

    我們三人都共同沈醉在狂歡的**中,沒有多長時間我就有了兩次**,**裡的**不斷地洩出,流得客廳中到裡都是一灘灘晶瑩的粘液。

    她們就這樣幹了我十多分鐘,阿華先坐下讓我跨在上方,壓下我的肩膀,使我整個人靠在沙發背上,然後吩咐田田操我的菊穴,我感覺到田田把拇指探入我的屁眼,然後扒開我的菊門,再以她的**取代拇指。她慢慢地把更多部份插入我的菊穴,塞得肛道里漲漲的,我仰著頭,閉著眼睛、張大嘴巴淫叫:「喔……啊……啊……爽死我了……」

    接著阿華的**也填滿我的**,然後她們兩人各自緩緩地**著,再逐漸加快速度,我以為自己就快被兩人的**操暈了。潮濕的**裡**如花語般發出「滋滋」的響聲,她們配合得很有默契,我被緊緊迫壓在阿華的懷裡,自己感覺到這才是真正的歡樂。

    田田狠狠地往菊穴裡捅插,好像要戳穿我的腸子一般,這股快感在我腦中爆炸著,我覺得自己前後兩個洞穴都被熱燙的肉莖填得滿滿的,衝天的**即將來臨。

    就在她們扭捏著我兩邊**時,我爆發了。我不斷地重複著如海浪般湧上來的疊起**,直到我感覺到阿華和田田兩人噴射,用她們熾熱的jīng液填滿我的花心和肛門。

    在我們冷卻下來後,阿華和田田拔出她們的**,然後給我一個長吻,邊握著我的**搓揉。我知道這不會是第一次同時給她們倆操干,我真的很盼待下一次能趕快來臨。

    結果在我老公回來前一晚,我們三人在我家中又展開一場激戰。第二天我老公公幹回來,晚上自然和他也大干一番,但感覺始終不及跟阿華她們這麼刺激。到了早上阿華已離開了,我這淫蕩的假期終於結束,往後一段日子也找不到她,我的生活也平靜下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