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15 18:40:20

2014年10月7日晚,擁有韓式唱腔和甜美長相的張碧晨,在《中國好聲音》的巔峰對決中斬獲年度總冠軍。這個25歲的天津女孩,大眼睛裡似乎常常滿含憂鬱的淚水,讓人禁不住心生憐惜。可是,究竟是怎樣的經歷,使得年輕美麗又才華橫溢的她如此憂鬱呢?

  張碧晨:韓國漂回來的“中國好聲音”冠軍鮮為人知的是,張碧晨那段“韓漂”生活,卻是一天一袋方便麵、四處蹭房住熬過來的。那麼,她到底經受了何種磨難,最終才綻放中國?

  愛音樂的宿命!

  中國女孩輟學赴韓從藝

  1989年9月10日,張碧晨出生於天津市一個普通家庭,母親是天津平津戰役紀念館的管理員,父親下崗後跟朋友做點小生意。

  儘管家境不富裕,但是她一直生活在三代同堂的溫馨氛圍裡。小時候的她活潑得像個男孩,每天放了學,就在院子裡騎自行車、跳房子、爬樹逮知了、抓蛐蛐兒……

  快樂的童年很快過去。漸漸長大的張碧晨興趣愛好越來越多,比如主持、表演、芭蕾、唱歌等,她都很喜歡,尤其是唱歌,每天她不戴著耳機聽聽音樂、唱唱歌,心裡就不爽快。父親因此經常批評她“不務正業”,“你這孩子,放在學習上的精力,連30%都沒有!”可張碧晨依然“執迷不悟”,小學畢業時,她獲得了市級歌唱比賽第一名,上初中後她又加入了學校的合唱隊,並成為主唱。

  張碧晨歌唱得好,是來自於母親的遺傳——她的母親年輕時是文工團的歌唱演員。但母親曾經飽受演藝的艱辛,覺得音樂之路實在太難走,而在她父親眼裡,學唱歌更是“歪門邪道”,因此,眼看她日益沈迷於此,父母開始對她進行強力打壓,先是百般勸說甚至斥罵,見她仍舊我行我素,父母乾脆摔爛了她的耳機,不允許她上網下載歌曲。

但張碧晨仍千方百計地學唱歌,沒耳機她就借同學的,家裡不讓上網,她就利用課餘時間去網吧聽歌……逆反心理使她更加熱愛音樂,不過,她的內心越來越壓抑,經常沈浸於傷感的流行歌曲之中,原本大大咧咧的她就這樣蛻變成了一個多愁善感的女生。

  十幾歲的張碧晨就嘗夠了被夢想與現實擠壓的滋味。她想盡情唱歌,卻無法擺脫父母的束縛,內心的善良和溫順,讓她只能將這份無奈埋進心底。上高中後,為了不再傷父母的心,她決定好好學習。那三年,她學習進步很快,2009年高考時,她本想考中央戲劇學院,但最後還是按照父母的意願,報考了天津外國語大學法語專業並被錄取。她學的是“4+2課程”,即4年在國內讀,最後兩年前往法國念研究生。

  就在父母為她變回“乖乖女”而高興時,張碧晨卻又變成了“脫韁野馬”。上大學後,她偷偷參加了很多唱歌比賽,每天根本沒把心思放在學業上。這一切,她都瞞著父母,直到有一次她在電視上比賽唱歌時被親戚看到,父母才知道她又“犯渾”了。父親氣得痛罵了她一頓:“你翅膀硬了!現在都學會跟爸媽陽奉陰違了!”而張碧晨一改昔日的柔順,固執地說:“我已經成年了,我不想讓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父女倆一樣倔強,爭論到最後誰也不理誰了。

張碧晨父母的想法是,讓女兒大學畢業去法國讀完研究生回來,找份好工作,嫁個好老公,生個小孩,一家人過幸福安穩的日子……但這只是老一輩的“完美規劃”,上大學後的張碧晨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她覺得自己應該勇敢地追求心底的夢想。不僅如此,她還學會了用法語、英語和韓語唱歌,在學校成為“風雲人物”。 2012年春,朋友在網上看見一個為紀念中韓建交20週年的韓語歌唱大賽的宣傳,便建議她參加。當時,張碧晨正為韓語歌曲著迷,成了超級“韓粉”,便背著父母報了名。

  經過7月份初賽、8月份決賽后,張碧晨竟一路過關斬將拿到了中國賽區的第一名。由於接下來要去韓國參加總決賽,這時她才不得不告訴家裡,父親聽了十分生氣,因為再過一年,張碧晨就可以去法國留學了,他不希望女兒在這個時候分心。

  可張碧晨主意已定。 2012年10月,她去韓國參加了總決賽,沒想到,她一鳴驚人,奪得了總決賽第2名,還被韓國KBS國家電視台的促進團團長看中,邀請她參加了韓國著名的音樂節目《音樂銀行》。上完節目之後,電視台一位編導又將她介紹給韓國一家知名經紀公司,該公司當即表示願與她簽約,並保證讓她在韓國歌壇一夜成名……

  一切都如此順利,張碧晨感覺自己太幸運了!渴望成名的她沒跟家里人商量,一回國就直接去學校提交了退學申請!父母知道後又氣又急,但張碧晨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放棄這次機會,在她看來,“韓流”已成為中國乃至整個亞洲、全世界的時尚,去韓國從藝,是實現音樂夢想的捷徑,比在國內出名容易得多。

  張碧晨任性輟學,讓父母傷透了腦筋,他們想盡辦法都無法阻止女兒,最終只能流著淚在韓國經紀公司的簽約合同上簽了字。 2013年4月底,他們依依不捨地將女兒送到韓國,不停地交代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我們最擔心的是女兒的衣食住行,如果她遇到任何麻煩,你們一定要幫忙解決…… ”回國時,母親在機場含淚囑咐張碧晨:“你如此愛唱歌,也許是一種宿命,爸媽現在照顧不了你了,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張碧晨含淚點頭。

  最慘的練習生!

  “韓漂”歲月幾多辛酸淚

  張碧晨到韓國後,成了經紀公司的一名練習生。在韓國,幾乎每個演藝公司都有一大批練習生,所謂練習生,意思跟“實習生”差不多,都是公司定期進行選秀後招進來的,在出道前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全封閉訓練。這種訓練異常艱苦,短則幾個月,長則七八年,很多練習生都因為吃不了苦,半途退出。

  成為練習生後,密密麻麻的訓練課程佔據了張碧晨的生活。先是一些軍事化的體能訓練,比如長跑、跳繩、邊做仰臥起坐邊唱歌等。張碧晨所在的班全是女生,有的只有十幾歲,每天很多女生叫苦叫累,可男教練不管這麼多,不僅毫不憐惜,還經常吼罵,甚至動手打人。在一次訓練中,一個16歲的韓國女生做仰臥起坐時,因體力耗盡躺在地上起不來,男教練竟跑過來一腳踢在那女生的屁股上,厲聲道:“快起來!就你這點力氣,怎麼上台唱歌跳舞?要想出名、當藝人,就先過了我這關!”當時,張碧晨也快撐不住了,但看到這一幕,她咬緊牙關、雙腿戰戰兢兢地硬是完成了任務……半月下來,她渾身痛得走路都走不穩。

  除了體力訓練,張碧晨還要接受文化訓練。韓國是一個注重禮儀的國家,公司要求學員無論是在舞台上還是生活中,必須學會標準的鞠躬。此外,由於張碧晨是公司唯一的中國籍練習生,她還要學習韓語課程。她雖然會唱一些韓語歌,可到了韓國,她才發現自己的韓語很差,和別人交流十分困難,並經常因此被人嘲笑、歧視。身為一個勢單力薄的“老外”,她在公司再怎麼小心翼翼,還是經常被人排擠,這令她十分苦惱。

  張碧晨知道,要脫離這種環境,自己只能加倍努力,爭取儘早出道。為此,她要比別的練習生付出更多,公司規定每天可以睡五個小時,但是她每天都只睡三個小時左右,經常深更半夜還在訓練室裡獨自練習。

  由於白天訓練時要沒收手機,張碧晨只能在晚上躲在廁所裡,偷偷和外界聯繫。一個休息日,她好不容易能上網,和一個大學同學視頻問候時,對方驚訝道:“哎呀,你怎麼有'臥蠶'了?好漂亮!不會是整了容吧?去了韓國就是不一樣,真像個明星了!”她哭笑不得,這哪是“臥蠶”?這明明是熬夜熬出來的眼袋啊!但她沒跟同學解釋,自尊心強的她不想讓同學知道她在韓國混得不好。

  殘酷的訓練和枯燥的生活,讓張碧晨很快有了後悔的念頭。但她沒有退路,因為就這樣回去,她沒臉見人!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出頭,她唯有拼命練習,所有課程都達標了。但天道並不一定酬勤,在韓國,多如牛毛的練習生,讓她意識到,如果機會遲遲不來,所有的努力都可能會付諸東流,甚至永遠也不會成為舞台上的明星。而練習生出道的機會,全被經紀公司掌控著。韓國共有上千家藝人經紀公司,但擁有上電視權利的僅四五十家,張碧晨所在的公司就是有此資格的,而且當時公司承諾會給簽約藝人出個人專輯,所以她才義無反顧地簽約。可實際上,2013年9月,她順利通過考核後,經紀公司並未按照合同為她出個人專輯,而是讓她加入一個名叫“Sunny Days”的女子組合,與其他六個韓國女孩以團隊的形式出道、發行唱片。在組合裡,她經常被安排在不重要的位置,演唱時也大都只負責和聲、低難度的部分,完全只是一個配角。

張碧晨感覺不公平,就去找經紀人理論,對方卻不屑道:“你一個外國練習生,這麼快就讓你跟團出道,已經是很瞧得起你了!更何況,你韓語這麼差,如果讓你站最顯眼的位置主唱,出差錯了怎麼辦?”

  張碧晨無言以對,的確,她的韓語很差,學一首韓語新歌,還得用拼音、甚至英語去標註發音,然後一字一句硬生生地背熟。她也了解過,在韓國,練習生要想成功出道,必須依靠貨真價實的本領,中國娛樂圈裡的“走後門”、“潛規則”等方式行不通,像H。 O。 T、東方神起、少女時代、EXO等韓國知名藝人和組合都是做了數年練習生才出名的,用成績說話是韓國演藝界選秀的第一宗旨。

  張碧晨唯有忍耐。可更大的磨難還在後頭。從2013年11月起,或許是她所在的“Sunny Days”組合沒能走紅,經紀公司竟然一再“虐待”她們,先是“不管飯”,之前合同規定每天能吃兩頓飯,但從那以後,公司每天只發給她們一袋泡麵。韓國隊友都可以回家吃飯或在外吃快餐,可張碧晨無親無故,也沒有任何收入,僅剩的一點積蓄很快花光。她不敢告訴家裡,怕父母著急,就每天只吃一袋泡麵。幾天后她撐不住了,便向韓國隊友借錢,借了幾次別人都不借了,說:“照這樣下去,我們這個組合恐怕很快就要散了,你到時回國了怎麼還錢?”沒辦法,她只好隔三差五以各種名義向父母要零花錢。

  然而,到了12月底,公司連集體宿舍也不提供了!飯可以少吃,但夜裡不可能露宿街頭啊!張碧晨欲哭無淚,首爾的高價房租讓她無力單獨租房,頭幾晚她不得不厚著臉皮在各個隊友家四處借宿,這裡住一晚,那裡將就一夜,輪番求助一圈後,她發覺自己就像一隻流浪貓,可憐至極!不久,她就生病了,那天她去醫院,卻因沒有醫保,費用高得嚇人!她只好自己去藥店胡亂買了些藥,結果又因為過量吃藥,頭痛欲裂,硬撐著走進一家24小時營業的咖啡廳,就再也站不起來了,最後不得不靠在角落的沙發上熬到了次日天亮。到公司後,一個學員看見她蓬頭垢面的模樣,取笑她像個乞丐。大家聽了都哈哈大笑,那一刻,張碧晨眼裡噙滿了淚水,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張碧晨的處境越來越艱難。由於她用的是“語言研修簽證”的方式在韓國做練習生,並未辦理勞務輸出用工的長期護照,所以無法通過打工賺錢生存。而且,她和組合裡的姐妹們出道後,儘管被要求四處參加一些二線的推介活動以及小型的公演,或者在大型的公演中伴舞伴唱等,卻並無收入,因為所有收入都被公司拿去了,要等公司算完成本若有盈餘才有可能發點薄酬給她們,可公司永遠都會說“入不敷出”。正因為如此,姐妹們都覺得堅持不下去了,先後有兩個成員離開,她和剩下的成員壓力越來越大,每個人都很敏感,再加上她又是個外國人,而且是最後一個進的團,所以她要很小心,不能做錯事,但即便如此,她還是會每天被領導“罵到死”……

  就像是夢一場!

  “韓漂”女孩回國實現夢想

  悲慘的處境和巨大的精神壓力,讓張碧晨再也無力堅持下去。 2014年1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她想著春節即將來臨,而自己卻依然在韓國落魄地飄零,不禁十分傷感。那一刻,她無比思念家鄉和親人,於是,她打了個電話回家,而父母也從她頻繁向家裡要錢猜到了她可能遇到了變故,不停地勸她:“孩子,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你在那邊肯定過得很苦,不要硬撐了,趕緊回來吧,爸媽永遠愛你。”張碧晨鼻子一酸,失聲痛哭……

幾天后,父親趕到韓國,看見她又瘦又憔悴,站在街頭風都能吹倒,心疼得一把抱住她,哽咽道:“女兒,爸媽不要你當明星,只想要一個健康的女兒……”

  張碧晨的遭遇讓父親特別氣憤,覺得經紀公司太不守信用,和對方大吵了一頓,要求解約。但公司認為,張碧晨簽了5年合約,現在提前解約,得付賠償金。張碧晨了解到,很多韓國公司在合同中都會要求“藝人收入必須首先償還公司支付的各項成本”,如果沒有還清公司成本就解約,需要支付二十億韓元賠償金(相當於人民幣二千萬元)。張碧晨和父親為此惱怒不已,據理力爭,稱是經紀公司違約在先,連吃飯、住宿等都通通不管了,還怎能正常工作?最後,雙方不得不打起了跨國官司,張碧晨解約後將一切交給律師辦理。

  9個月的“韓漂”生活,讓張碧晨的“韓星夢”徹底破滅。不僅如此,長期熬夜、吃不飽、睡不好,再加上壓力巨大,導致她的身體出現種種問題。回國後,她仍一直生病,隔三差五發燒,胃口也不好,人越來越瘦,親朋好友見了無不唏噓:“好好的一個姑娘,出國回來變成了一個病秧子……”那段時間,張碧晨無臉見人,整天呆在家,越來越抑鬱,甚至幾近崩潰。父母心急如焚,卻束手無策。

  2014年3月底,《中國好聲音》導演組到天津招募學員。一天,張碧晨在電視上看到這個消息,頓時兩眼發光,嚷著要去報名。所有家人都反對,說:“你都被折騰成這樣了,還想著當明星!”但張碧晨不聽,堅持打電話給《中國好聲音》的工作人員,講了自己的經歷,工作人員十分感動,上門邀約。幾經溝通,張碧晨的母親終於鬆口,勸她父親說:“孩子現在這樣無藥可救,恐怕也只有音樂能解開她的心結了,就讓她去試試,給她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吧……”“這姑娘,我是管不了了!”父親氣得撂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經過考核,張碧晨順利獲得了《中國好聲音》節目錄製及盲選機會。 2014年7月25日晚,參加《中國好聲音》盲選時,還在生病的她無法在舞台上像韓國歌手那樣又唱又跳,只是安安靜靜地唱了一曲《她說》: “等不到天黑/煙火不會太完美/回憶燒成灰/還是等不到結尾/不敢凋謝的花蕾/綠葉在跟隨/放開刺痛的滋味……”她邊唱邊想起了韓國那段孤獨無依的日子,感覺每一句歌詞都直抵心靈,不知不覺眼角就泛起了淚水。她深情投入的歌唱很快得到了觀眾的共鳴和掌聲,四位導師也先後為她轉身,認為她在演唱中的轉音恰到好處、真假聲能夠流暢轉換、甜美的聲音中又蘊藏著出人意料的滄桑感。最終,她選擇了那英戰隊。

可張碧晨沒高興幾天,就惹來了是非——因為她在韓國做過練習生,網上竟盛傳她是韓國組合EXO的“私生飯”,而且整過容,甚至有人在網上罵她“三句不離韓國”“氣不足”“公鴨嗓”!所謂“私生飯”,就是藝人明星裡行為極端、作風瘋狂的一種粉絲,他們為滿足自己的私慾,喜歡跟蹤、偷窺、偷拍明星,常做爆門牌、堵家門、監聽電話等行為,騷擾自己喜歡的明星,影響藝人及其家人的私生活。這可是人品問題!張碧晨聽了後欲哭無淚,雖然她以前的確參加過EXO的粉絲活動,但絕不會做出騷擾偶像的舉動。至於整容,她覺得更是無稽之談,自己只不過按照“韓範兒”裝扮而已,這又有什麼錯!

  張碧晨十分難過,但她並未因這些誣陷與質疑而退縮——畢竟,在韓國熬過了那麼艱難的日子,再也沒有什麼能打倒她了! 8月29日晚,經過殘酷較量,她進入那英組4強。 9月26日晚,她又以一首韓語歌《愛你的宿命》打動全場,奪得那英組第一名!當晚,她的父母也都來到現場,為女兒加油,並被女兒動情的歌聲感動……

  隨著比賽的推進,父母由過去的堅決反對,漸漸變成默默支持,張碧晨更有信心唱下去了。 10月7日晚,在總決賽中,她先以鄧麗君的經典老歌《我只在乎你》進入2強,最後以今年走紅的催淚神曲《時間都去哪兒了》感動了101位大眾媒體評審和現場觀眾,戰勝新疆歌王帕爾哈提,最終獲得本年度全國冠軍!網友評論說,她的演唱具有典型的韓式立體聲,發聲醇厚,共鳴飽滿,情感表達濃郁深刻。那英更是評價道,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她的歌聲是90後需要的聲音,她可以成為新生代音樂的標杆!

  張碧晨就這樣兜兜轉轉、披荊斬棘地實現了她的夢想。俗話說,有志者,事竟成,但她充滿曲折、頗具風險的成功之路,也給我們帶來了深思。

  近年來,隨著韓流來襲,越來越多的中國90後、95後,成為瘋狂韓粉,甚至不惜一切代價成為“韓漂”,踏入韓國演藝圈做起了“明星夢”。殊不知,每一個韓國明星背後,都有成千上萬個夢想破碎的年輕人。在韓國,“造星工廠”的訓練、競爭是出了名的殘酷,練習生們因此被形容為放在透明器皿裡的科學實驗品,隨時都可能爆炸、成為廢品、被拋棄!

  事實證明,無數曾在洶湧的韓流大潮中懷揣明星夢遠赴韓國做練習生的中國年輕人,大部分變成了韓國演藝圈華麗的泡沫。韓國著名音樂人樸振英就曾忠告中國學員:“中國地域廣、人員多,藝人要成功花的時間可能會很長,而韓國小,藝人成功的機率會高一些,但在韓國成名的代價是,起伏很大,紅得很快,跌得也會很快,必須時時處在高壓訓練之下,才能立於不敗之地,外國人就更難了。”因此,做明星夢須謹慎,赴韓追夢更要理智,切莫誤了大好青春時光!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