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665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困難時做忍者
Crawler | 2016-9-24 22:24:52

我是一位女子高中生,生活除了讀書還是讀書,不止拍拖,連男性朋友也不多,想不到我的初夜卻是被姨丈奪去的……

  一個下午,我在家中做家課,因天氣很熱我穿了一件小背心及短褲。家中只剩下我,晚上,細姨丈來到,說要幫哥哥檢查在廳中的電腦,還不時的打量著我。

  爸爸媽媽到了外地旅行,哥哥也說今天不回家睡,想到家中只有細姨丈和我,我知道躲不了呢!細姨丈和我晚飯後,便急急叫我去沖涼去,我心中跳過不停,在他再三催促之下,我才無奈地取了睡裙入沖涼房。

  我剛想鎖上沖涼房門時,細姨丈卻說要去小便,我只好滿瞼通紅,急急讓他先。很快,他便出來。

  當我閉著眼,享受著噴著熱熱的花灑時,我的心仍是不停的跳過。這位細姨丈外面很斯文,在我們親戚中,他是很受歡迎的!但是,我卻十分怕他呢!或者,是他每次盯著我的那種眼神,那是一隻很餓的豺狼,面對一頭肥羊的眼神。

  我雖然只得十六歲,身裁卻很好。我那對足有三十六吋的大乳房,就相信令很多男人心動。在平時返學的日子裡,我總愛用細碼些的胸圍,縛得緊些,免得受其他人投以奇怪的眼神。

  在此炎熱的夏天,在家裡不禁穿得隨便些!這時正是熱天,所以和姑姐姨丈她們一起時,我總愛穿松身闊袖的T恤,可能在我沒有留意時,在他們面前走了光呢!如果沒有細姨丈在家,我每次沖涼都要用上個多小時呢!我現在卻哪有心情,只希望快些叫他走吧!

  當我用毛巾抹身時,看見鏡中一絲不掛的我,長長的秀髮、嬌佾的臉孔、豐滿的乳房和我下面濃密的森林,連自己也心跳不停呢!

  我穿上那絲質的白色的內衣褲後,趕忙穿回睡裙走出沖涼房時,不禁有些猶疑,因為我這套睡裙是一件緊身而白色半透明的絲質迷你的短裙,我知道細姨丈一定可以看到我的身裁,甚至可以看到我的白色內衣褲呢!

  果然細姨丈看見我出來後,用雙眼盯了我很久,直至我披了件外套。他跟著瞇著眼說:「繼續整哥哥那部電腦呢!不知為何他整了半天也是一樣。」

  我說:「不如明天再來吧!」

  我己經暗示要睡覺,誰知他竟說不要理他,叫我自己先睡呢!哼!他在我家裡,叫我怎可以睡呢!於是,我只好取出本雜誌細閱吧。

  細姨丈像是很認真的檢查,差些整部電腦也給他剖開呢!看來要有很長時間他才可以完成呢!

  可是,我突然感到整個身體仿似被螞蟻咬噬。起初我只是用手抹抹吧!不多久我己經癢得用手隔著睡衣拚命的磨擦呢!但是這於事無補呢!那痕癢很快己經蔓延全身呢!我的雙手控制不了,竟偷偷地鑽進裙底隔著內褲去磨擦著。我卻沒有留意細姨丈利用電腦螢光幕在偷看著我呢!

  那痕癢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愈來愈厲害呢!我終於決定走進沖涼房去,為怕細姨丈懷疑,我不敢用花灑,只是脫光衣服,放滿浴缸水,然後赤條條的走進浴缸去,用水去洗呢!

  我看見整個身體大部份也給自己磨擦得通紅呢!當用水去洗時,稍為好些,但一穿回衣服卻又開始痕癢,於是只好躲在涷水中!那種難受,令我辛苦得哭了出來呢!

  突然細姨丈拍門,他問我是否有事。我只得趕忙穿回衣服,開了門。他看見我曾哭的模樣,他柔聲的問了幾句。我實在太辛苦,雖然是怪難為情,但是我仍告訴他,我身體有些痕癢,很不舒服呢!他很認真問了好幾次,他說我一定是身體敏感呢!他還說可能是皮膚癌呢!嚇得我一跳,很驚惶的問他怎樣呢!

  細姨丈問我是否有一些薄荷膏呢,我連忙取了出來。他說要將所有患處也擦抹一遍,他還說要幫我手,我當然是不同意。

  他微笑問了句:「你可以搽抹背部嗎?」

  在我猶疑時,他又嚷著:「快些吧!一陣間可能愈來愈痕呢!」

  那陣痕癢又湧現,我只好滿臉通紅,低下頭來讓他幫手搽呢!誰知他說:「不如入你的房吧!費事給對面屋的人看見呢!」

  細姨丈沒有等我考慮便半拉半推了我入房,和我坐在床上。唉!我的房間連爸爸也不準進入,今天卻讓一個男人坐在我的床上,除了陣陣痕癢外,心竟有種怪異的感覺,心一直跳過不停呢!

  突然見細姨丈盯著我剛才沖涼前拋在床上的不同顏色的內衣褲,我竟感面紅,雙手趕忙推在枕頭底呢!

  細姨丈叫我伏在床上,我只好跟著做。我感到他的雙手在我的背部不斷隔著睡衣在撫摸呢!

  我問他做甚麼時,他含糊的應道:「做熱身呢!」

  突然他拉下我的睡衣的拉鏈,我的心跳過不停,我很緊張,雙手緊捉著枕頭。

  他的雙手卻己經不規矩的由我的肩膊向下撫摸去呢!我催他快些搽薄荷膏吧!

  他慢慢的搽滿雙手,才輕輕的由我的肩膊抹下,那種清涼的感覺,令我十分舒暢,我不禁閉上眼去享受。他很溫弛的抹著,怪舒服呢!

  突然他由我的肩膊拉下那睡衣,幸好我是伏在床上,他只是拉至我的胸前,不過我的背部卻完全赤裸暴露在他的眼前。他狡辯說,為了不用弄汙我的睡衣呢!

  我才不信呢!不過,心想他不過是搏懵佔些少便宜吧!現在家中只有他一個人,不要觸怒他,否則後果更嚴重呢!

  細姨丈見我不敢發怒,沒有理會我,繼續他的撫摸。他的雙手卻總是在我的胸圍的背後的帶子移動,或者伸手輕輕觸碰我的胸前。我知他是搏懵,不過他的雙手卻真像有魔力,我感到他的手非只傳來涼意,還有陣陣觸電的感覺,我忍不住閉起眼享受。

  細姨丈的手慢慢的向下撫摸去,將仍然遮著我的內褲的半截睡裙撩開,好讓他的右手可以直搽向那內褲的褲頭邊緣。我剛想出聲時,他的手又遊開了,我只好裝作閉著眼睛。如是者,他的手不斷的來回撫摸我的背部。很奇怪,我卻愈來愈覺得很舒服呢!

  突然我發現他的雙手又遊回我那乳房的背部,是使勁的撚弄著,害得我叫出聲,他卻在狡辯是更有效呢!我還未有任何表示,他更放肆的將雙手穿過我的胸圍,緊緊握著我對乳房,而身體更壓向我的背部。

  我這時才發硫他竟是赤裸上身呢!我大驚叫道:「救命呀!不要呀!」

  他沒有理會,他反而用嘴去吻我的嘴。因為他在入房後己經鎖了門,並且開了廳中的電視機,他是有備而來的。

  陣陣驚惶的感覺,身體又給他壓得透不過氣來呢,身體的氣力也漸漸微弱起來,再加上他的雙手不停的捏搓著,整個人竟軟了下來。為了避開他的嘴,我索性埋了我的頭在枕頭,誰知他放棄了我的嘴,用舌頭沿著肩膊舐我的背部,那種比剛才痕癢大數以十倍的刺激如觸電湧現。

  我想起身反抗,他卻用左手按著我的頸,使我有些暈眩,整個身體也軟軟的,全發不了力。他這時右手卻不再搓捏那對發熱的乳房,改為向那對發硬的乳頭撥弄撚撩著,我的雙手雖然是拉著他,但那是沒有用的,最慘的是我下面竟給他刺激得有反應呢!

  細姨丈見一招奏效,於是得寸進尺,手指偷偷的解開我上身的鈕扣,魔掌疾伸而入,肉貼肉的抓著了右邊乳房。姨丈早就發現我胸部甚有本錢,卻沒想到我的乳房美妙到這種程度。細嫩粉幼,又帶彈性,飽飽滿滿的一手握不完全,他隔著胸罩按壓著,左手繼續打算解開其餘的鈕扣。

  我急得快哭了,想要阻止姨丈的侵犯,卻那裡抵擋得了這體格強健的大色狼。

  不一會兒,他已經將我的鈕扣完全解開,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

  我緊拉住姨丈的雙手,哀求說:「不要……!不要……」

  姨丈一時不忍,暫時停止了手上的動作,輕擁著我,疼惜的吻著我的臉頰。

  我羞得將整個臉蛋兒埋進他的懷裡,他故意又用指頭輕按著我的乳頭位置,我的乳頭那一小點尖尖突突的,想必是興奮引起的硬挺。他只讓乎我稍喘過一口氣,便又回覆攻勢,時揉時捏的,而且還伸入到睡裙裡面,對乳尖搓搓拉拉,直弄得我唉聲嘆氣,求饒不斷。後來,他索性拉下睡裙,美麗胸脯清楚的呈現在眼前,我只能羞臊得用雙手遮臉,反而便宜了旁邊的大色狼,正好貪婪的飽覽胸前的美妙風光。

  他知道我沒有反抗,捉著我雙手,硬將我身體平放,好使我的身體大字型的暴露他面前。我還是第一次赤裸上身,尤其是在自己親人面前呢!不過,看見他滿眼通紅,像飢餓的豺狼看著一頭肥羊,他雙眼目不轉睛的盯著我那足有三十六吋的豪乳上,我心跳得不了,我知他己經忍不住了。

  果然他像發瘋似的,將頭埋在我柙對乳房上,狠狠的咬噬著,那痛楚令我大聲叫著,我的悲痛的叫聲只引得他更瘋狂的咬噬呢!而我只能將身體稍為移動來減輕痛楚呢!突然他竟咬著我的乳頭,就像吃葡萄提子呢,我則痛得眼淚直標,如果不是身體給壓著,我一定彈跳起來呢!

  他顯然不再給我喘息的機會,他的嘴巴竟向下遊移,他的舌尖順著的舐著呢。

  他的舌尖每舐一處,也令我叫過不停。我感覺到自己是給他撩到有反應呢!他的雙手索性將那脫至小腹的睡裙除了,拋在床下去。這時的他,竟放開了我,雙眼滿是淫笑的盯著我,站在床前脫他的長褲,他好像知道我己經不會反抗呢!

  軟軟的我無力的大字型的擺在他面前,陣陣羞恥及想到自己姨丈快將和自己做那件事,心中那種羞恥及罪惡感浮現,而自己在給人如此狎弄竟有高潮,更是羞恥。

  我的眼淚不停的流著,口中低聲說道:「姨丈,不要呀!……」

  看見細姨丈把全身脫了個精光,只剩—下一條藍色三角,壯碩的肌肉和巨大的肉棒,宛如希臘雕像般的男子,強健體壯,氣息粗喘,雙目赤紅汗流浹背的光溜溜大漢,下腹一根讓我看得目瞪口呆。在那藍色三角褲內突出那部份,很是駭人呢!這時姑丈整個人,靠近我的面前,用手抹了我眼淚,輕聲說:「不要哭。」

  我不敢直望他,我只是緊緊閉著雙眼。他突然捉著我的手,移到他身體上。

  他要我的手按著他三角褲上突起的部份。那是發熱的,我感到他是有生命的,彷似是在不停的跳動著,又像是有一條火熱的大棒在裡面。姨丈不要我去細想,他竟拉開褲頭,捉我的手去接觸他的東西。

  十六歲的我還在女校讀書,連男朋友也沒有,要我做這汙穢的事情,要我的命似呢!

  他不等我的考慮,不理我叫著:「不……不……」

  我的手己經握著他那東西,我的臉如火熱般通紅,口中仍叫道:「不……太羞家……」可是又很輕奮,原來他真的是一條火熱的大棒子,果然是彈跳著,他真的是有生命,他不斷變粗大呢!

  心想一陣間我怎可以容得他呢!會不會弄破我呢?!就這樣我的手竟不停的撫摸他的東西。我的手輕輕撫弄著他的小弟,每漲大一分,我的心跳就增快一下,等到龜頭紅潤時,我的心早被小鹿撞的七暈八素的。

  這時,他放開我的手,整個人伏在我的三角褲面前。他看著由於內面己經給春水滲滿的完全透明的內褲,看見我那黑色的處女森林正在整齊的等著他,他顯然是忍不住,他一手將拉下那濕透的三角褲,然後將我的右腿�高,霍聲就扯下它!

  他的嘴巴己經向著那突起的部份,是氾濫著春水的沼澤的中央,吸啜著並且用舌尖將鏟鉗般撩撚我從未經有人經過的小穴的兩旁玉壁。

  我給他弄我上半身彈了起來,不停的擺動身體,而雙手按著他的頭,口中大聲地叫道:「啊……嗯……不要……姨丈……你放過……我嘛……饒過……我…

  啊……怎麼……這樣……噯呀……嗯……我要死呢!不……快停……不……我要……死……」

  姨丈不但在撩撚我的小穴,他還在吸啜我的春水,並且吞下呢!整個發熱了的我,給情慾佔滿腦子的未經人道的小姑娘,又怎會經歷如此的挑逗誘惑。我的心情好興奮,人類原有的情慾一點一滴地展現出來,小穴開始流出黏黏的液體,我知道那就是" 愛液" ,一邊用吸吮著這個男子的命根,一邊用手弄著自己的陰核。

  我突然覺得姨丈是很好,又或者我覺得他和我己經做到這地步,我就只好給他吧!

  於是我摟得他更緊,我身上的要害以經全部落入這個男人的掌握,只有無助的發著囈語:「唔……嗯……啊呀……」

  姨丈也忍受不住,他輕推我趺在床上。我就一絲不掛的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一個十六歲的小女,雙手大字型張開,任豐滿的乳房毫不遮掩的暴露在眼前;還在滲著水的黑色森林,在雙腿故意的分開之下,完全赤裸的放在面前,不正告訴他:她在等著……她己被性慾所佔據,願意獻出她十六年最寶貴的處女膜……

  姨丈見到我的下體已被陰水整個覆滿,很快除了那三角褲,展露了他足有八吋長的肉棒在我面前。我被這東西嚇了一跳,他足下肉棒,爆滿青筋,硬梆梆的大肉棍,微微不停的抽搐著。這時候,他的東西狠狠的,毫不客氣地插向我的處女小穴!儘管那是十分濕潤,我還是痛得大叫起來,他的東西實在太大呢!

  「啊∼!啊∼!好痛!!!」我見到床單上已染有血跡,我知道這是我寶貴的處女貞血。

  「會痛嗎?那麼我慢一點好了!」

  姨丈的功力實在非常棒,他的經驗實在太多了!對付我的小穴,他採〞九淺一深〞的插入法,把小穴弄得癢癢的!令我的慾望更高了!小穴裡塞了整個棒兒,那種充實的感覺是我平常用手指所感受不到的!這時候我的呻吟愈來愈厲害,但卻不是因為不舒服,反而是太舒服了而開始呻吟……

  「嗯……嗯……啊……啊……啊……」

  「嗯……嗯……嗯……嗯……啊……姨丈……你好……厲害喔……讓人家好爽喔……嗯……嗯……嗯……嗯……」

  「啊!!……啊!!!……姨丈……」

  姨丈一聽我已經不會反抗了,於是開始要我變換姿勢,他要我像小狗一樣用臀部背對他,他要用背後式幹我!他那龜頭在我穴裡所引發的快感也就更加的強烈,他的雙手也開始揉捏我的雙乳,三點的刺激,讓我開始呻吟發浪…

  「啊……好哥哥……親丈夫……你的龜頭干的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討厭,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喔……喔……喔……真好……我丟了……我丟了……大雞巴……不放過我

  又肏……啊……啊……好……好爽……肏……肏死我……要肏死我了啦……喔……

  好好……啊……」

  在姨丈的姦淫下,我達到了第一次的高潮,但是姨丈繼續地抽送,這時候敏感的陰道以及陰唇,在這樣的玩弄下,所帶給我的刺激就更加地強烈,我在這樣的玩弄下,被姨丈帶領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不……不行……要洩了……啊!」

  之後他抽出了陰莖,將精液射在我的臉上……

  那晚,我和姨丈不知不覺又纏綿了幾次……

  隔天早上,我全身累得一點力也沒有,淫水,精液全身都是,我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小穴紅腫著,痛得差點站不起來,全身也泛著微痛。在我們瘋狂過後,我才想到要清理床單上的血跡,但姨丈拿出剪刀,將有血跡的部份剪了來,然後便收藏好,他這是我的第一次,所以要留個紀念,我想起才剛對他獻出了初夜,不禁有點害羞。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