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53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姍姍遲到
Crawler | 2016-8-21 18:42:22

由於大陸的改革開放,黃色錄像、小說的廣泛流行,使得人們的性觀念越來越開放,政府雖然一直在叫喊著掃黃,可是這種事是無法真正掃清的,反而越掃越烈,大部份家庭都在偷偷欣賞著既刺激又誘人的色情錄像和淫穢書刊。

  黃小梅是一個專賣黃色影碟和書刊的經銷商,她今年25歲,人長得水靈靈的,柳腰豐臀,白白淨淨,和姐姐黃小霞合夥開了一家音像商店,表面上是賣書和正版影碟,實際上正版只是幌子,背地裡是專賣黃色的。黃小梅的姐夫是文化局的,男朋友趙軍在公安局,有了這麼強有力的保護,自然沒人來查,因此不出一年,姐妹兩個就賺了大錢。

  由於自己家賣黃色影碟,姐妹兩個自己也喜歡看,受了黃色影碟的影響,姐妹倆的性觀念都十分開放,再加上人長得漂亮,認識的人多,便經常糾集一群朋友玩群交,小梅的對象趙軍和姐夫徐亮也參與其中,大家玩得十分開心。

  這天,書店打烊後,小梅騎著新大州摩托車回家,上樓後,剛一開門,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淫聲浪語的叫床聲,小梅知道是父親黃威在看黃色影碟。父親黃威原是稅務局長,退休後在家享受勞保,由於無事可做,便經常把小梅她們賣的色情影碟拿來看以消磨時間。

  小梅一進門,只見父親正坐在沙發上一邊看著34寸的投影電視,一邊用手揉搓著胯下那根八寸多長、不輸給任何年輕人的大雞巴。說也奇怪,都六十歲的人了,性能力倒是越來越強了,大概是受了色情影碟的熏陶吧!電視裡正在播放小梅剛進回來的一部叫做《人與動物》的獸交電影,講的是女人和狗、蛇、馬等動物性交的事,十分刺激。小梅一見,一邊關了門,一邊笑著問:「爸,這回我進的碟咋樣,刺激吧?」

  黃威說:「還真行,要說這外國人什麼都敢幹。你看,那馬的雞巴得有半米長,就硬是操到屄裡去了,也不怕撐壞了?」

  小梅脫了外衣,在黃威身邊坐下,順手握住父親的陰莖,笑道:「老爸,我就納悶,您老這麼大歲數了,怎麼雞巴還這麼硬、這麼長啊?對了,我媽和我姐怎麼還沒回來?」

  黃威反手摟住寶貝女兒,道:「你媽打麻將去了,你姐和你姐夫上她小姑子徐娜家去了,說是吃飯,可又沒在她家的飯店,我看準是四個人又玩夫妻交換操屄去了。」

  小梅一聽,納悶道:「不對呀,徐娜她老公不是出國了嗎?不能這麼快回來呀?」

  黃威道:「王龍是出國了,不是還有她老爸徐海呢嗎?這老色鬼,不但和自己的女兒徐娜亂倫,連你姐他的兒媳婦也不放過。小霞也是,願意理他。」

  小梅一聽,笑了:「我說不對呀,今天怎麼剩我老爸一個人在這手淫了?原來是上我徐叔叔那邊去了。你又擺譜不去了是不是?你們倆那麼多年的鐵哥們,還是誰也不服誰,其實我徐叔對咱們多夠意思,一句話就把趙軍調到了公安局,我們賣黃碟不也是他罩著嗎?」

  「我是看不慣他那牛屄樣,他們家徐娜開的飯店,還有別的生意,多少稅不都是我給免的?有什麼呀?就要他家的那個小保姆……那小姑娘多好,他都不捨得給。」說著,色迷迷的眼睛裡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四川小姑娘的浪蕩模樣。

  小梅「咯咯」地笑起來:「您老心眼也是小,人家我徐叔不也讓你操著小保姆了嗎?你們倆還把人家小姑娘操得好幾天都下不了床哩!呵呵……」說著話,父女倆都笑起來。

  這時候黃威的雞巴在女兒的搓揉下,已經奢棱露腦地堅挺著,小梅脫光了衣服,父女倆赤裸的肉體便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黃威的嘴唇壓在小梅的櫻唇上,貪婪地吸吮著女兒嘴裡的甘露,小梅將香舌探入父親的口中,任由父親吸吮自己的舌尖,兩人的舌頭攪拌著、纏繞著。

  吻了一會,黃威擁抱著女兒苗條的身子,大手在小梅的屁股上、大腿上來回撫摸,小梅把父親的雞巴對準自己的小嫩屄,一用力,大雞巴就插了進去。

  黃小霞和丈夫徐亮剛一下班就接到小姑子徐娜的電話,讓他倆下班後到父親家來,說是父親徐海請吃飯,夫妻倆都明白那是什麼意思,知道又要玩交換夫妻的遊戲了。

  黃小霞本想叫上老爸黃威一起去,這樣加上公公的小保姆柳月,正好是三男三女,玩得更刺激,可惜黃威不去。小霞知道黃威是為了上次柳月的事仍在生公公徐海的氣,心裡好笑,也不勉強,就和丈夫徐亮一起開車來到公公徐海家。

  剛一上二樓,就聽見裡面傳來一陣「咿咿呀呀」的叫床聲,兩人扒開門縫往裡一看,只見徐家豪華的客廳裡,徐海和親生女兒徐娜兩人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席夢思床上摟抱著,徐海正趴在女兒徐娜身上,長滿胡碴的嘴巴含著女兒徐娜嬌嫩的乳頭,粗大的雞巴插在徐娜的嫩屄裡,來回抽送著操屄;徐娜雙手放在父親的屁股後面,隨著父親的操干,用力把雞巴往自己屄裡壓,同時嘴裡叫著不堪入耳的淫話。

  「啊……老爸……你的……大雞巴……可……真粗啊……用力……操……女兒……的……騷……屄……啊……對……女兒……最喜歡……叫……徐海……操……女兒……的……屄……了……徐海……的……大粗雞巴……夠大……硬牛子……是女兒……的……最愛……啊……不行了……女兒……的屄……美死了……老爸……你真會……干……啊……比徐亮……老公……操的……好……多……了……女兒……的……小浪屄……要飛了……啊……老爸……和你……亂倫……的……感覺……就是……刺激……老爸……你說……亂倫的……感覺……怎麼……這麼……美……啊……爸的……雞巴……干……女兒……的屄……吧……使勁干……啊……爸……女兒……今天……就……嫁給……你了……人家的乳房……叫徐海……吸……嘴叫徐海親……屁股叫徐海摸……屄……呢……屄呀……徐亮的屄……就叫……徐海……操……操啊……」

  徐海聽著女兒叫的淫話,幹得更加用力了,大雞巴在女兒的小屄裡面進進出出,用力奸幹著,兩人的肚皮撞擊著發出「啪啪」的聲響,操屄聲「滋滋唧唧」不絕於耳。

  徐海一邊操著女兒的屄,一邊說:「你哥和你嫂子怎麼還沒回來?你小聲點叫,一會他們回來聽見,又該笑話你了。」

  徐娜笑道:「不對吧,老爸,咱們家誰笑話誰呀!肉爛了在鍋裡,大家不都一樣嗎?你說,咱家誰沒操過誰呢?我看你呀,是怕徐亮嫂子說你向著徐亮,你呀,心裡就想著徐亮嫂子那個小騷屄,這誰不知道哇!」

  「那你呢,不也想著你哥的大雞巴嗎?」

  「徐娜是兩個都想,你和徐亮哥的雞巴把我從小操到大的,能捨得了嗎?呵呵……」

  徐海也笑道:「那你說,我和你哥誰的雞巴好?」

  徐娜道:「這可不好比,和誰操屄誰的就好。嘻嘻!」

  父女一番對話聽得門外的夫妻兩個直笑,小霞在徐亮的耳邊悄悄地說:「我看哪,乾脆咱們把名份也換換得了,我嫁給你爸,叫你妹妹嫁給你,省得老是換來換去的。」

  徐亮一聽笑了:「那你不成我媽了嗎?」

  小霞一伸舌頭,也笑了:「可不是嗎,那樣你不就成我兒子了嗎?不對,既是兒子,又是姑爺,嘻嘻!」

  徐亮用手摸著愛妻的屁股,笑道:「那我以後再要操你,不就等於操我媽了嗎?」

  「死樣,你還少操你媽了?忘了你和你爸把你媽操得三天下不了地了,還是我伺候的呢!」

  「要不怎麼說你孝順呢?我爸才那麼喜歡你呀!」

  小霞聽了臉一紅,嗔道:「誰說的?咱家都一樣,大家不都亂倫了嗎?怎麼就說爸最喜歡我?」

  徐亮說:「是聽你爸說的,他說他操你和小梅時都沒見你那麼騷過,可一到自己老公公前,呵呵!那騷勁就別提了。」提到小姨子小梅,徐亮的臉上掠過一絲笑意。

  小霞也注意到了,笑道:「還說我呢?一提到我妹妹,看你那色樣,天天見面還想她啊?怎麼,好幾天沒操著,雞巴癢了?」說得徐亮哈哈大笑起來。

  屋裡的父女倆聊著淫話,動作已有所放慢,徐亮這一笑,屋裡就聽見了,徐娜說:「我哥和我嫂子已經回來了,不知道咱倆說的話他們聽到沒有?怪不好意思的。」

  徐海也笑道:「這兩個小鬼,故意不進來,是聽咱們父女的牆根來著。」

  這時門一開,兒子和媳婦走了進來。徐亮接道:「可不是嗎?你們剛才說的話,我和小霞都聽見了。」

  黃小霞也說:「可不,阿娜那叫床聲可真騷啊!聽得我和你哥都直起雞皮疙瘩,好……肉……麻……啊!」

  徐娜急道:「你們好壞,偷聽人家,我不依嘛!老爸……你看,我嫂子盡取笑人家。」

  徐亮上前一把將妹妹的裸體摟進懷裡,親了個嘴:「你還怪你嫂子笑你?你叫那麼大聲,隔二里地都聽見了。來,讓哥哥看看你的屄叫老爸操腫了沒有?」

  徐娜道:「還不是為了等你們,要不,我和老爸早就『高潮』了。」

  小霞道:「你們聽聽,都叫爸操得叫成那樣了,還說沒達到『高潮』呢!你們說,阿娜要是高潮了得什麼樣啊?我來看看。」說完,伸手在徐娜的陰部摸了一把,笑道:「大夥看看這淫水流的,都能洗手了,哈哈!」

  徐娜又不好意思、又急羞地道:「老爸,你看,我嫂子盡欺負人家!我的淫水哪來的呀,還不是咱爸給操出來的嘛!你們怎麼不說爸好色?就知道說我騷。爸,一會狠狠地操操我嫂子,叫她的騷屄也淫水成河,看她還取笑別人不?」

  徐海這時望著俏麗的兒媳,眼裡滿是溫柔的愛意,徐亮見了,就說:「小霞你先和爸爸操吧,我來安慰安慰我這騷屄小妹。」說完,便趴在徐娜的胯間,用舌尖在妹妹徐娜的陰唇上舔弄起來,舔得徐娜酸癢不已,吃吃地笑著:「啊……哥……好癢……啊……嘻嘻……」

  那邊,小霞豐腴而苗條的身子已經偎進了公公徐海的懷抱,小霞無比騷浪地叫了一聲:「爸,來吧!」說完,目光盯在公公的臉上,眼中含情脈脈,滿是嬌羞的模樣,慾火熾熱,已是急不可耐。

  徐海雙手從小霞的連衣裙前襟向裡一插,往外一分,連衣裙上身就給脫了下來,兒媳裡面沒戴乳罩,赤裸而白皙的肌膚立時赤裸,胸前一對豪乳驕傲地彈聳而出,徐海向前一抱,那軟綿綿的少婦香乳就貼在了胸前,兩顆堅硬的乳頭在胸口摩擦著,撩得人欲火中燒。

  徐海的大厚嘴唇一下封住了兒媳的嬌嫩的櫻唇,吮吸起來,口中喃喃說道:「我的好媳婦,可把公公給想煞了。」大手三下兩下就把兒媳全身扒了個精光。

  小霞的一雙小手找到公公粗大的雞巴,套弄著,把雞蛋大的龜頭頂在陰唇上就往裡塞,徐海的雞巴藉著淫水的潤滑,兩人配合著一下就把七寸多長的大雞巴整根插沒在小霞的嫩屄裡。

  小霞嬌呼著:「啊……好爽啊……爸爸……你的雞巴……好大……把……人家的……小屄……都充滿了……好漲……好充實……啊……太好了……來吧……老爸……你在下面……好好……享受……讓媳婦……來……為你……服務。」

  兩人往床上倒去,黃小霞嬌軀一翻,就騎在了徐海的身上,把個肉屄套在公公又粗又硬的大雞巴上,一上一下地操弄起來,徐海躺在下面自在地享受著兒媳婦的服務。黃小霞的一對乳房隨著身子的聳動,像兩隻躍動著的小白兔兒,徐海看得有趣,上身坐起,把小霞的身子往懷裡一摟,那軟綿綿的細嫩身體越發惹人憐愛,雙手握住一對乳房把玩,嘴唇一貼,交換著熱吻。

  小霞則拚命將小屄套弄著雞巴,恨不得把那雞巴揉碎在陰道里,火熱的龜頭肉蕾摩擦著陰道壁,並不斷撞擊著花心,產生了強烈的快感,忍不住淫叫起來:「啊……爸爸……我的……親……老爸……你的雞巴……好長……操到兒媳……心裡去了……爸爸……媳婦要……嫁給……老爸……天天……都要……爸爸……的雞巴……操……」

  旁邊的徐亮和妹妹徐娜一看兩人操上了,也不甘示弱,徐娜頑皮地說:「你看爸爸和嫂子已經開始享受『爬灰』的樂趣了,咱們倆可沒人愛了呢!」說完,來到徐海和小霞身邊,用手拍了徐海的屁股一下,笑道:「好啊,你們翁媳倆倒是快活了,就不管我倆啦!」

  徐亮道:「我的老妹,想哥哥的雞巴了吧?」說完也緊隨其後地剝光了身上的束縛,和徐娜摟抱在一起,勃起的大雞巴一下刺入妹妹那剛剛被父親操過的屄裡,開始亂倫做愛。

  兩人一邊操屄,一邊欣賞徐海和小霞做愛,真是奇妙的享受。看著徐海的雞巴不停地在自己太太的小屄中出入,徐亮竟有一種完成大業的感覺。

  與公公的亂倫交媾加上公公豐富的性經驗、高明的調情技巧,使得黃小霞不停嬌叫「親爹爹,好公公」,不停地用她的小屄安慰著徐海的雞巴。徐亮則聳動著和父親同樣粗大的雞巴用心操幹著妹妹的小嫩屄,沈迷在徐娜迷人的肉體上;同時,看著父親的雞巴在自己年輕的妻子陰道內抽插,給小霞帶來強烈的快感,看著她享受的樣子,不禁為她感到高興。

  這時,徐海好像快到高潮了,他為了抑制射精,從小霞陰道內拔出了雞巴,轉而用舌頭在小霞嫩屄上舔舐。徐海的舌頭很長,舌頭在小霞肉屄的貝葉上裡裡外外地舔著、抽插著、吸吮著,小霞被幹得淫水淋淋,身體亢奮得發抖。徐亮看到父親徐海如此賣力地干著自己的妻子,真的為小霞感到驕傲和高興。

  過了一會,徐海再度把大雞巴插入小霞的陰道幹了起來,小霞的熱情再一次被激發了,她的身體狂扭,小屁股拋上拋下,嘴裡淫叫著:「好公公……好美呀……你真會幹屄……幹得人家的小屄要飛了……飛上天了……啊……啊……好公公……親爹爹……媳婦的小屄……都給你了……給你幹得美死了……美死了……老公……你看爸爸好會玩呀……老公……我要嫁給老爸……公公……媳婦要嫁給你了……快干媳婦的……小……騷屄……啊……公公啊……用你的大雞巴……乾兒媳啊……老公……我嫁給老爸……你同意嗎?這樣就可以天天讓他操我了……啊……爸……老公……你說好不好嘛?」

  聽了小霞幾乎狂亂的叫床聲,大家都不由得笑了。平時文靜的小霞,在亂倫時就會變得淫蕩和大膽。

  徐亮一邊幹著徐娜,一邊氣喘籲籲地說道:「好的……你就嫁給老爸吧……你這個小騷貨……有了老爸就忘了老公了……難道老爸的雞巴比老公的硬啊?好了……明天咱們倆就離婚……好讓你嫁給老爸。」

  小霞聽了,以為徐亮嫉妒了,急忙說道:「老公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老爸的性交技術一流,幹得人家好爽好爽,恨不得嫁給爸爸了,可沒說不要你呀!老公啊……其實你的雞巴也令人家好喜歡吶!人家可捨不得你哇!」

  聽到小霞天真的解釋,大家都笑了。

  徐海又故意逗小霞:「好哇!你這個小浪屄,那你的意思是說,我這個當公公的不好了?那好,我不操了……」說完,假裝要拔出雞巴的樣子。

  小霞慌忙抱住徐海的身子,不讓雞巴離開自己的肉體,嘴裡忙說道:「公公好,公公好,不要離開兒媳嘛!公公的雞巴小霞最喜歡了,小霞要公公永遠都和小霞好,小霞的屄屄要永遠讓公公操。」說完,怕徐亮會挑理,急忙又補充道:「我要老公和老爸的兩根雞巴,兩根小霞都好喜歡耶!」

  聽了小霞的話,徐娜對徐海說道:「老爸,我嫂子連屄都叫你操了,你還逗人家,怎麼和我操屄的時候就沒這個勁頭?」一轉身又對小霞說:「兩個雞巴都給你了,你是想餓死我和老媽啊?」

  「可不,」徐亮接過話頭:「老爸,說真的,小霞和我做的時候都沒這麼野過,看來,我這當老公的都不及你在小霞的心裡有地位呢!」

  徐海聽了,哈哈笑了:「那當然了,你老爸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槍不倒啊!我看,以後你真要把老婆讓給我了。」

  徐娜聽了,笑道:「那我媽咋辦呢?」

  徐亮道:「媽就嫁給我唄!」

  徐娜道:「不要臉,那你不成我爸了?不行,你就知道佔便宜,要是那樣我也要嫁給老爸,那我就成你媽了。嘻嘻!」說完,故意叫起來:「啊啊……哥哥……我的大雞巴……兒子……媽……被你幹得好爽啊……大雞巴……把……把小屄……幹得……美死了……」

  小霞聽了他倆的話,笑道:「你們真不害羞,要是給媽聽見,不撕爛你們的嘴才怪!」

  這時,就聽見門外傳來一個聲音:「誰在說我呢?」小霞一伸舌頭,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老媽真的回來了。

  聽到敲門聲,正在亂倫性交的黃威和黃小霞父女兩個急忙將摟在一起的肉體分開,黃威很不情願地從女兒的小屄中抽出粗大的雞巴,嘴裡嘟囔著:「是誰這麼討厭,偏偏這時候來?」

  黃小梅連忙穿上連衣裙,慌亂中竟找不到褲衩,裡面就那麼光著。黃威穿著褲衩,無奈雞巴支棱著把褲衩前面支起了個帳篷。

  黃小梅顫抖著聲音問:「誰呀?」

  「公安局的。」

  黃小梅聽出是男朋友趙軍的聲音,鬆了口氣,對爸爸說:「是趙軍。」

  黃小梅起身開門,黃威仍舊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雖說趙軍不是外人,但讓自己的未來準女婿看到自己這個做老丈人的操自己老婆,畢竟不好意思。

  黃小梅開了門(這時兩人已經磨蹭了好久章,看見門外一男兩女笑吟吟地看著自己。一個英俊的男人是自己男朋友趙軍,另外兩個女人,一個豐姿綽約的中年婦女是母親冷淑芬,另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大美人,是母親的乾女兒,也就是徐家的小保姆柳月。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幾個怎麼碰到一起了?」小梅看到柳月和母親跟趙軍在一起有些意外。

  母親淑芬道:「我和你徐姨她們打麻將,打完了就領你妹妹(由於柳月認了黃威和冷淑芬兩口子做乾爹、乾媽,因此柳月就是小梅的乾妹妹章回家住兩天,連讓你妹妹給你爸做按摩。大軍是在門口碰上的。」

  幾個人進了屋,冷淑芬就問:「怎麼這麼久才開門?你們爺倆在家一定沒幹好事。」

  黃小梅故意反問:「沒幹好事是干什麼事兒了?」

  冷淑芬說:「準是又父女亂倫操屄了。」

  黃小梅道:「你看見我們父女亂倫了?再說,就算操屄了還能咋的?」

  冷淑芬道:「好你個小騷屄,還有理了。」

  這時柳月接道:「瞧乾媽和二姐說的,一口一個亂倫呀、操屄的,多難聽!怎麼,你們母女倆還互相吃醋不成?」

  趙軍聽了,哈哈一笑,說:「可不是嘛,就算操了,也沒操外人去,老爸操女兒,天經地義。來,讓我看看,我們小梅的屄給爸操了沒有?」說完,冷不妨把黃小梅的裙子一掀,只見裡面光著,沒穿褲衩,就說:「媽還真說對了,小梅連褲衩都沒穿呢!」

  冷淑芬一見,故意笑道:「我還不瞭解她?我不在家,她能讓她爸的雞巴閒著嗎?」

  柳月這時坐在黃威的身邊,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伸進乾爹的褲衩裡面去了,她用小手套弄著黃威粗大的雞巴,這時把小手從褲衩裡抽出來,放在鼻子前聞了聞,笑道:「梅姐,爸的雞巴上還有你的騷水味呢!你還不承認?」

  黃小梅索性脫光了衣服,又脫下黃威的褲衩,用手在爸爸的雞巴上一邊摸,一邊笑著說:「既然你們發現了,就表演給你們看看,有啥了不起的!」說完,張開小嘴把黃威的雞巴吞進口裡,舔舐起來。

  冷淑芬一見,就搖頭嘆道:「這小騷屄自從賣黃色影碟以來,越來越不像話了,準是中了黃毒了,這種事也是個大姑娘幹得出來的?和親爹亂倫就夠不要臉的了,還要當場表演。趙軍,她這樣你還能要她?」

  趙軍聽了,笑道:「不要她……才怪,我就喜歡小梅的開放勁兒,她要是個老古板,我還不喜歡呢!再說,小梅這樣像誰呀?」

  黃威笑道:「還不是像她媽嘛!」

  趙軍聽了,笑道:「對呀,這可是爸說的。媽,小梅這樣不就像你嘛,我不要她,要你得了。哈哈!」說完攔腰把冷淑芬抱住,就親了個嘴,雙手不老實地在岳母的乳房和屁股上四處遊走。

  冷淑芬給摸得興起,嘴裡說道:「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大軍,我可是你老丈母娘啊,你連丈母娘也想操啊?」嘴裡說著,反摟著女婿的手可沒閒著,隔著褲子就在趙軍的雞巴上移動著,不一會,就和趙軍互相脫了個精光。

  別看冷淑芬今年快50歲了,可身材保持得相當好,白白嫩嫩的肌膚,合理的三圍尺寸,連小梅也自嘆不如;天生麗質再加上保持得好,長期養尊處優的生活,那美麗的鴨蛋臉上找不到一絲皺紋,看上去就像三十多歲的樣子,然而卻有著一種徐娘的風韻。

  趙軍道:「你們聽聽,誰說要操她了?她自己屄癢了,還說別人呢!大家都聽見了,是媽說讓我操她的,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不由分說挺槍上馬,粗大的雞巴在冷淑芬的肉屄上磨了幾下,一下就插進丈母娘的陰道里,嘴裡叫著:「我的好丈母娘啊,我要操你的屄了!」

  冷淑芬也叫道:「趙軍,你的雞巴好粗啊,要輕一點操嘛!你這做女婿的,還想不想和我女兒結婚了?居然操她的媽……啊……好爽啊……操吧……」

  趙軍道:「不讓我和小梅結婚,我就操你還不是一樣?」

  冷淑芬道:「真不要臉,你簡直是個畜生啊,連老丈母娘都操!小梅啊,你找的什麼對象啊?不能嫁給他呀!他在操你媽呢……啊……用力……」

  小梅此時和柳月正一左一右地用兩人的小嘴爭父親黃威的雞巴吃呢,不時,兩人的嘴巴碰在一起就親一下。三人正在得趣,聽了冷淑芬的話,小梅笑嘻嘻地回頭說:「媽,那好啊,我不嫁給他了,你嫁給他得了。你的屄不都叫趙軍操了嗎?這就叫生米煮成熟飯,讓他射在你裡面,給我生個小弟弟得了。呵呵……」

  大家一聽都笑起來。

  冷淑芬一聽,笑罵道:「操你媽的小騷屄,真虧你想得出來。那你呢,和你自己的親爸爸搞破鞋,要是搞出孩子來,是你的弟弟還是兒子啊?」

  小梅就說:「我們也搞不出來,是吧?老爸,我避孕呢。嘻嘻!」

  黃威這時忽然道:「別的事是瞎扯,我看,倒是柳月和咱家小東的婚事應該抓緊辦了,省得他倆著急。柳月也能早日成為咱家的一員。」

  (註:黃小東:黃小霞和黃小梅的弟弟,黃家的三公子,正在和柳月處談對象。其實這位公子哥兒的對象不止一個,只因柳月是他的乾姐姐,因此黃威想叫他倆結婚。結了婚,柳月就成了黃家的媳婦,而黃小東整日在外面鬼混,不常回家,這樣一來,柳月這個兒媳婦就可以由他這個做公公的來「照顧」了。章

  冷淑芬一聽,笑罵道:「老不正經的,你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這樣你就成了月兒的公公,月兒就是你兒媳婦了,小東不在家,你還不把月兒給操死?」

  黃威還沒說話,黃小梅已經接道:「這樣也好,月兒成了我弟妹,讓我爸整天用大雞巴操她,就省得操我的小屄了,又省得她出去搞破鞋,我弟弟也好放心呀。真是一舉兩得啊!」

  柳月笑罵道:「你怎麼知道我出去搞破鞋了?咱倆可不要跟誰比,你在外面還少搞了?這裡誰不知道呀!我還沒說你呢,還好意思說我?到時候爸要操我的時候,你不跟我爭就行了。」

  黃小梅故意氣柳月:「我就爭,不但爸操你的時候爭,我弟弟操你的時候也爭,到時候,叫你倆入不了洞房。哈哈!」

  柳月笑道:「爸媽你們聽聽,這小騷屄這不是欺負人嗎?趙軍,你也不管管她!」

  趙軍一邊操著岳母冷淑芬的屄,一邊說:「管什麼?我們小梅說得對呀,不過沒關係,到時候她不叫你和小東操屄,有我和老爸呢!我們倆一起操你不就得了?」

  柳月也氣小梅道:「行,到時候我就和二姐夫你操屄,讓她看著屄裡發癢。二姐,怎麼樣?我和你老公搞破鞋了,你不生氣嗎?嘻嘻!」

  冷淑芬接道:「你們幾個到了一塊,就知道吵架,操屄也堵不上你們的嘴。說來說去,誰和誰亂倫操屄的,還不都是咱家這些人嗎?少在外面搞破鞋比啥都強。」

  柳月一聽,撇了撇嘴道:「還說我們呢,你在外面也沒少風流啊!」

  小梅接著道:「可不是嘛,忘了自己偷人養漢的時候了。別人不說,就說你們單位,你手下那幾個小夥子,哪個沒操過你的屄?還有我徐叔,誰不知道你倆是『傍尖』呀?」

  這時黃威道:「竟胡說,沒老沒少的,連你媽和你徐叔的事也說,咱們兩家不是一家人嗎?又不是外人,要那麼說,你徐叔操柳月的屄難道也是操外人?我和你徐叔是把兄弟,你徐嬸不也是我的鐵姘嗎?這年月,誰還在乎媳婦給別人操哇!還有什麼亂倫不亂倫的。你們看人家外國錄像裡面,什麼裸體舞會、群交會多開放!咱們不跟人家學行嗎?所以咱們家的性關係也一律自由,誰和誰操屄都行。」

  眾人聽了,都不由點頭稱是。

  這時黃威的雞巴在女兒黃小梅那又緊又熱的小屄中來回抽送著,而乾女兒柳月的小屄就貼在他的嘴上,用舌頭在柳月的陰蒂上吮吸著,一邊舔、一邊操的感覺真是爽透了!

  黃威一邊干,一邊問趙軍:「你是不是經常操咱們小梅的屄?」

  趙軍說:「是經常操屄。」

  黃威說:「怪不得小梅的屄沒有以前緊了,原來是給趙軍操鬆了。」

  趙軍笑說:「你還說我呢!我看是你把自己女兒的屄操鬆了還差不多。」

  黃威又問柳月:「你在徐家是不是經常和徐家的人操屄?」

  柳月說:「還能不操?不說別人,就徐海和徐亮這父子倆就夠我受的了。」還說她自己幾乎天天被這兩個色鬼輪姦,還說在家徐海不許她穿衣服,整天光著身子,以便隨時隨地都能操屄。

  小梅笑問:「真的假的呀?」

  柳月說:「不信問你姐,她也一樣。」原來徐娜那個小騷屄,一有空就纏著柳月玩「磨鏡」,弄得柳月都快成同性戀了。

  黃威問柳月:「徐娜還和徐海、徐亮他們父子倆亂倫嗎?」

  柳月笑道:「還能不亂倫?這種事只要嘗到了滋味,誰能放得下?現在徐家和黃家一樣,幾乎全家都參加亂倫了。」

  黃威問:「怎麼說幾乎,還有誰沒有亂倫的?」

  柳月笑說:「徐光(徐家的大公子章的兒子沒有參加。」

  冷淑芬說:「徐海那小孫子才四歲,怎麼參加呀?你逗我們樂了吧!」眾人又笑起來。

  在和諧的氣氛中,兩男三女狂操著,趙軍在岳母冷淑芬的屄裡射了精,黃威也分別操了女兒黃小梅和乾女兒也是自己的兒媳婦柳月的屄,並最終在柳月的陰道里射了精。

  之後又交換對象,這次是趙軍操小舅子媳婦柳月和媳婦黃小梅,黃威操夫人冷淑芬,一邊操一邊交換,一會趙軍的雞巴在柳月的屄裡操,一會又操進冷淑芬的屄裡;黃威也是操一會小梅,又操一會柳月,一會又和趙軍一前一後分別把雞巴插進柳月或小梅或冷淑芬的小屄和屁眼,玩起了「三明治」;而另兩個女人則摟在一起,乳房貼著乳房,大腿靠著大腿,把操得通紅的小屄緊緊貼在一起用力摩擦,搞得自己的屄上沾滿別人的淫水,產生更強烈的肉慾。

    一時間,雞巴在屄裡抽插的「噗嘰」聲,操屄時「劈啪」的肉體撞擊聲,放蕩的叫床聲和浪笑聲,各種淫話的對白聲,交匯成一首動聽的淫靡音樂。

  五個人或躺或臥,或用性器或用口、用手尋找和刺激著別人的性器,亂倫地交合著。男人粗壯的雞巴、女人鮮豔的肉屄,互相滿足著對方肉慾,熾熱的精液伴著晶瑩的淫水流淌在眾人的身上、嘴裡、乳房上、雞巴上、肉屄裡,直到男人射幹了精液,女人流盡了淫水,每個人都疲憊不堪地胡亂摟在一起休息,才結束了這場瘋狂的家庭亂倫的淫宴。

  和趙軍雖然還沒有結婚,但早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夫妻了。這天晚上,兩人下了班,就在店裡相約幹起了夫妻之事。先是由趙軍脫光了衣服坐在沙發上,黃小梅打開CD機,一邊播放著動聽的音樂,一邊跳起了脫衣舞。只見黃小梅隨著音樂蛇腰款擺扭動做著各種誘人的動作,並一件件地脫著衣服,直到最後脫下了褲衩,黃小梅輕輕地叫著:「來呀,軍哥,想不想操屄呀?看你呀,雞巴都硬了!」

  趙軍這時已經是慾火中燒了,胯下那根大雞巴已經挺得又粗又長,但他並不急於佔有黃小梅,他要慢慢享受這個小美人。於是他站起來,上前摟住小梅的柳腰,兩人裸體相貼著跳起舞來。他嘴唇貼到小梅的櫻唇上,親密地吻著,雙臂攬住那纖細的小腰,一雙手在小梅光滑柔嫩而又富有彈性的屁股上揉動著,那硬梆梆的大雞巴摩擦著小梅白嫩的肚皮。小梅則反摟住趙軍的身子,迫不及待地用小手抓住趙軍的大雞巴,把漲得像小雞蛋似的龜頭塞進自己空虛的小屄。

  趙軍微微一笑,心想:『這小騷貨到底等不及了!』就下身一挺,粗壯的雞巴藉著淫水的潤滑就刺進了黃小梅的小屄。雞巴插進去了,卻不急於狂插猛幹,只是插在裡面微微聳動,繼續跳舞。

  黃小梅樂得摟住趙軍的脖子,在他耳邊說道:「親愛的,我的心肝,你真浪漫,這樣子好美呀!」

  趙軍道:「只是我們倆天天操屄,什麼花樣都試過了,再浪漫也沒什麼刺激了。」

  黃小梅道:「可不是嘛!什麼口交、肛交的都不如和沒幹過的人一起操屄過癮。」忽然念頭一閃,道:「要不,把我姐和姐夫找來,咱們四個一起玩,還是跳脫衣舞,然後你和姐夫輪姦我們姐倆,好不好?」

  趙軍一聽正合心意,嘴裡卻說:「怎麼?想你姐夫的雞巴了?才幾天沒操你就想人家了?」

  小梅瞥了趙軍一眼,挖苦道:「你呢?你就不想我姐麼?你不成天說我姐漂亮、屄緊嘛,想得什麼似的,還說我呢!裝什麼假正經。快說,行不行?我好給他們打電話去。」

  趙軍笑道:「話這麼多,才說你一句就這麼多話,一會他們來了,非叫你姐夫好好操操你的這張小刁嘴不可。」

  黃小梅笑了,拿起桌上的電話,撥通姐姐黃小霞家的號碼。

  「喂,誰呀?」

  「姐姐嗎?我是小梅呀!幹嘛呢?我姐夫在家嗎?」

  「怎麼?想你姐夫了?他在看電視呢!趙軍沒在家嗎?」

  「在家呢,我倆呆著怪沒意思的,想找你和我姐夫過來玩。」

  這時,黃小霞想到妹夫趙軍那粗大的雞巴插屄的美味,不由「咯咯」笑了起來,嘴裡卻說:「你個小騷貨,是不是想你姐夫的大雞巴了?告訴你吧,你姐夫和我做愛的時候總叫你的名字呢!」

  黃小梅也笑道:「還說我騷呢!你呢,你不也想我們家趙軍嗎?嘖嘖!可白瞎了趙軍的心思了,他和我操屄的時候也喊著你的名字呢!」

  「真的假的呀?」

  「真的,你這個當大姨子的魅力還真不小吶!」

  「他們這些男人都這樣,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總是人家的老婆好。」

  這時,徐亮過來接過話筒:「小梅呀,想不想姐夫哇?」

  「當然想──個屁!」說完,小梅惡作劇地笑起來。

  徐亮卻順藤摸瓜的捋桿往上爬:「怎麼,想我的屁股?那想不想姐夫的雞巴呀?要想,姐夫就去操你的小浪屄。」

  小梅笑道:「操你媽的吧!死相。怎麼,雞巴硬了?操你媽的屄正好。」

  徐亮也回罵道:「我倒是剛操了你姐的屄。」說完,才知道說漏了嘴。

  小梅大笑:「哈哈!對了,我姐是你媽,那我就是你老姨了,快叫老姨呀,大外甥。呵呵!」

  徐亮嘿嘿傻笑著:「小騷屄,就這張嘴刁,就知道罵人,一會看我不操爛你這小淫嘴!」

  「是你自己找罵的。」

  徐亮知道這個小姨子的脾氣,也不生氣,想著她那美麗無比的小模樣,心裡直癢,恨不得立刻將她摟在懷裡玩弄一番,於是低聲問道:「小騷貨,到底想不想我?說真的,姐夫可好想你呀!」

  小梅也罵夠了,笑道:「還真有點想了,要不能給你們打電話嗎?姐夫哇,人家的心你還不瞭解嗎?什麼時候忘過你呀?」

  一席話,說得徐亮差點飛起來,心裡這個美呀。心想這個小姨子就這點討人喜歡,嘴裡不饒人,但特別體貼人,特開心兒。心裡想聽些好聽的,就問:「那你都哪兒想姐夫了?」

  「哪都想了。」

  「哪最想啊?」

  「心裡最想唄。」

  「還有呢?」

  小梅知道徐亮想聽什麼,笑道:「渾身都想啊!要說最想的地方嗎?嘻嘻,人家的小屄最想唄!」

  「對嘛,那想姐夫的哪裡呢?」

  「想啊,想姐夫的大雞巴嘍!哎呀,什麼呀,人家都不好意思啦,臭姐夫,就喜歡聽這些下流話。嘻嘻!」

  「你呢?你還不是喜歡說?呵呵!」兩個人調笑著。

  這時,黃小霞接過話筒,笑著道:「小梅呀,瞧瞧你和你姐夫你們倆這個親熱勁,打情罵俏的,聽得我好肉麻呀!乾脆明天搬到一起住得了,不就能一解相思了?」

  小梅道:「就怕你捨不得呢!再說,要是整天在一起可就沒這個味道了。呵呵!」

  小霞道:「要說別人捨不得還行,就他呀,還真捨得,你們倆正好天生一對兒--狗男女。」

  小梅正要回罵姐姐一句,趙軍過來接過話筒:「誰是狗男女呀?」

  黃小霞一聽是趙軍,忙說:「阿軍呀,我是在說小梅和她姐夫呢!」

  趙軍聽到朝思幕想的大姨子聲音,心裡一震,嘴裡的話格外透出溫柔:「大姐呀,好幾天沒見你了,還好嗎?」

  「阿軍哪,嘻嘻!挺好的,你也好吧?怎麼,想大姐了嗎?小梅說你和她做愛的時候叫我的名字了,是不是真的呀?」

  「真的,是真的,而且我有時侯做夢還和你……」

  「和我幹什麼了?說呀!」

  「有時侯做夢還和你操屄呢!」

  「討厭,這也是你這做妹夫的和大姨子說的話,真不要臉!」頓了頓,又小聲說:「不過,我喜歡聽。阿軍啊,其實我也挺想你的,昨晚我還夢見你的大雞巴插進了大姐的屄裡呢!」

  這時小梅在一旁笑道:「大姐,還說我騷呢,你這當大姨子的和自己妹夫聊得也夠騷的了。嘻嘻!既然大家都想了,姐,你和我姐夫就快過來吧!咱們來個大群交,好好過過癮。」

  「好吧,你倆等著,我們馬上就到。」

  聽到敲門聲,屋裡正在操穴的黃小梅和趙軍就知道是姐姐黃小霞和姐夫徐亮來了。黃小梅也不穿衣服,就那麼光著臀,一絲不掛的走過去開門。

  「哎呦!你們兩口子來了。趙軍,大姐和姐夫來了。」小梅熱情地招呼著,已經和姐夫徐亮摟抱在一起了。趙軍聽見,忙從屋裡出來笑迎兩人。

  小霞笑道:「小梅,你就那麼迫不及待呀!還沒進屋就和你姐夫摟上了,也不怕別人看見?」嘴裡這麼說著,那軟綿綿的身子已經靠在了妹夫趙軍身上,趙軍一隻手也摟住了大姨子黃小霞的柳腰,兩個人親了個嘴。四人也不多說什麼就互相摟抱著進了屋。

  進屋後,趙軍和大姨子黃小霞站在地上摟著親嘴,互相撫摸;徐亮和小姨子黃小梅坐到沙發上,黃小梅乾脆就坐到了姐夫徐亮的大腿上。

  黃小霞一邊脫衣服,一邊笑道:「你們倆這不正操得好好的嗎,怎麼還找我倆來呀?」

  黃小梅笑道:「問你妹夫呀,你妹夫想你的穴了唄!人家現在和我操穴覺得沒意思了,就喜歡操你呢!」

  趙軍接道:「這倒是真話,我還真想和大姐操穴了。不過小梅,你不也想姐夫的雞巴了嗎?」

  小梅笑道:「誰想他了?你瞧他這色狼相。姐姐,你平時是不是都不給我姐夫操穴呀?咋把他曠成這樣啊?呵呵!」

  黃小霞笑道:「我不叫他操還行?你還不知道你姐夫嗎,哪天不操穴能熬得過去?再說了,就算我不給他操,他還不會操他媽和他姐的穴呀?他們家的那些破鞋亂倫的事誰不知道哇!」

  黃小梅一聽,笑道:「姐夫,你還整天和徐娜操穴呀?我那個老同學,我還真好久沒見她了呢,她還那麼騷哇?」

  徐亮道:「你竟聽你姐胡說吧,就算我和她亂倫,那也沒什麼呀!大家又不在一起住,只是偶爾操一下而已。我還能天天去操我妹妹呀?就算我妹夫不管,也怕別人說閒話呀!再說了,我每次操你姐和阿娜的穴時,都叫著你的名字呢!姐夫什麼時候也不敢忘了我的親『老姨』呀。哈哈!」

  黃小梅聽了,心里美孜孜的,知道姐夫的確是真喜歡自己,嘴裡卻道:「你就揀好聽的說吧,反正我也沒聽見。」

  這時,黃小霞接道:「你姐夫這話倒是真的,他操我和阿娜時還真經常叫小梅的名字呢!」

  趙軍道:「小梅和我操的時候也總叫『姐夫、姐夫』的,看來你倆還真夠鐵的呢!」

  小梅笑道:「那當然了,誰家姐夫和小姨子不都這麼回事嘛!你們沒聽人家說小姨子是姐夫的貼身小棉襖嗎?我不叫他穿,咋能叫小棉襖呢?」說得大家都笑了。

  徐亮笑道:「那你這麼說,你姐不就是趙軍的大棉襖了嗎?」

  黃小霞笑道:「缺德鬼,淨胡說!阿軍,別管他倆,大姐的穴裡都癢了,快用你的大雞巴給大姐止止癢吧!」

  趙軍聽了,急忙把大雞巴對準了大姨子的嫩穴,「噗嗤」一聲插了進去,插得小霞身子奮挺著,嘴裡叫著:「啊……我的好妹夫……你的雞巴……真好……把……大姐的屄……都給插滿了……啊……用力操吧……大姐……就喜歡……叫你的雞巴操……啊……」

  趙軍道:「大姐……你的穴……真好……妹夫……想你好久……了……今天我……要好好的玩玩你……操死你……美美……的小騷穴……」

  黃小霞叫道:「啊……真美呀……阿軍……你的雞巴……好大……呀……還得是……亂倫……刺激啊……和你操穴……感覺就是……不一樣啊……」

  趙軍道:「那當然了,現在誰還只和對象操穴呀?再好的穴成天操也夠哇!還是野味好吃呀!呵呵……」

  黃小霞道:「那是當然了……再粗大的雞巴……成天操……也沒意思了……就得經常……換換……這才叫生活呢……大家交換著玩……才有新鮮感呀……」

  「太對了,大姐……我覺得……越亂倫……就越刺激……」

  「我看也是……」

  星期六,徐娜和哥哥徐海、嫂子黃小霞三人早早地就來到機場,因為今天徐家老大徐光和妻子上官藍要乘這班飛機回國。兩個人一下飛機,就看見來接他們的三人,眾人見了面,格外的親熱。

  徐海首先接過了嫂子上官藍的行李包,笑道:「你們怎麼才回來,這次西歐之行好玩嗎?都想你們了。」

  徐光笑道:「你小子是想你嫂子了吧?」

  徐海道:「可不是嗎?我嫂子不在家呀,我都睡不著覺,可想死我了!」說完,也不管周圍人多,上前就把漂亮的嫂子摟在懷裡,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上官藍推了他一把,笑道:「還是這副德行,也不怕人家看見!徐光,你們哥倆怎麼都一個德行?」嘴上說著,臉上卻笑得甜甜的,櫻唇迎著小叔子徐海吻過來的嘴唇貼了上去。

  兩人一邊深深地吻著,徐海的手已經伸環過上官藍的柳腰,在嫂子的玉臀上摸了一把。吻過了,又在嫂子耳邊輕聲道:「我的好嫂子,和我哥出去這些天也不知道你的小屄給我哥操腫了沒有?我可真想操你了。」

  上官藍羞道:「你胡說些什麼呀?回家再說嘛。少不了你的,回家讓你玩個夠。」

  徐光見到叔嫂兩個的親熱勁,不但不生氣,反而十分欣慰,嘴裡笑道:「瞧瞧你們叔嫂倆,倒好像你們倆是兩口子似的,一見面就又摟又親的,我可要吃醋了。呵呵!」

  這時徐娜和黃小霞走過來一左一右地靠在徐光身邊,徐光則左手摟住妹妹徐娜,右手摟住弟媳黃小霞,和兩人分別親吻著,然後幾個人就這樣摟摟抱抱的鑽進汽車。

  徐海開車,不得不放開嫂子上官藍。徐亮問先去哪裡,是否回家?並笑說:「老爸好久沒操嫂子了,是不是回家讓嫂子侍侯一下老爸呀?」

  上官藍笑說:「那是一定的,不過我要先回家洗個澡。」就讓徐海先送自己和徐娜、小霞回家洗澡,再送徐光回家和父母見面。於是徐海就把徐娜、黃小霞送到上官藍家,徐海和徐光則駕車回父母家面見父母。

  三個女人到了上官藍家後,徐娜笑著問:「嫂子,這次給我們帶什麼好禮物了?」上官藍笑著說:「你猜。」徐娜道:「是什麼呀?你就會賣關子。」

  上官藍笑道:「這件好東西,就在我身上,你們還猜不到。」

  黃小霞道:「一定是戒指,要麼就是項鏈。」

  上官藍道:「都不是,你們來看。」說著,竟開始脫衣服了。徐娜和黃小霞以為她要洗澡,連忙說:「我們倆也正好一起洗,三個人還可以互相擦身子。」也各自脫光了衣服。

  兩人脫完了,卻見上官藍還穿著褲衩,小霞問道:「嫂子,你怎麼不脫褲衩呀?」

  上官藍神秘地道:「剛才我把他們男人支開,就是要給你們倆看樣好東西,你們倆過來。」說完,小霞和徐娜走過來,上官藍道:「你們倆伸手在我褲衩下邊摸摸。」

  徐娜伸手在嫂子褲衩前面一摸,只覺得裡面有一條粗粗硬硬的彈性肉棒,徐娜笑道:「嫂子,你怎麼長出根大雞巴了?」

  黃小霞也好奇地一摸,道:「可不是嗎?嫂子,你變成人妖了?」

  上官藍笑道:「現在知道了吧?我給你們帶好東西來了。」說完脫下了三角褲衩,只見在上官藍的陰毛下趴著一根粗大的男性陰莖。明知道是假的,但做得逼真極了,簡直就像真的一般,而且一端是插在上官藍的小屄裡面,一端露在外面,那碩大的龜頭、光滑的陰莖,看上去美極了。

  小霞笑道:「嫂子,你真瞭解我們,知道我們喜歡玩同性戀,帶回這麼個好寶貝。」

  徐娜也說:「太好了,以後我們便可以好好的用它來享受同性戀的樂趣了。對了,嫂子,你就這麼一直的插在裡面飛回來的?」

  「是啊!你瞧,我的褲衩都濕透了。」

  兩人一看,可不是,上官藍的褲衩都快成水洗的了。徐娜在上官藍的嘴上親了一下,道:「嫂子,你真騷,連坐飛機都不忘操屄呀?怪不得我剛才見你連走路都把兩腿一夾一夾的,我還以為你來月經了呢!」

  小霞卻說:「嫂子,你要是總把這麼粗大的雞巴長時間插在屄裡面,會把小屄撐松的。」

  上官藍道:「我知道,我平時也不總這麼做。因為這東西是會震動的,裡面有磁場,有一定的保健作用,插在小屄裡面有好處。再者,坐飛機安檢的時候怕給查出毛病來,倒不是什麼違禁東西,但要打開箱子一看是這種東西,多難為情啊!在國外倒沒什麼,可國內就不行,我這才放在屄裡面帶回來的。」

  徐娜道:「嫂子真偉大,簡直像克格勃一樣了。」

  上官藍道:「我還有好東西呢!你們來看。」說完就那麼光著臀,屄裡夾著根大雞巴下了地去拿皮箱,走路時顯然屄裡用了力,雞巴悠蕩著,卻不掉出來。

  徐娜笑道:「嫂子真像個男人呀,就是太漂亮了。」

  黃小霞補充道:「什麼男人呀,瞧那胸前兩隻大奶子,哪裡是男人能有的?我看呀,分明是人妖。」說完兩人笑起來。

  上官藍把皮箱放到床上,打開來取出一樣東西,小霞和徐娜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

  只見上官藍取出來一個紅匣子,打開來一看,又是一個兩端都是雞巴的「兩頭蛇」,不過這個和插在上官藍屄裡的那個又有不同,因為兩端分別是一粗一細兩根雞巴。

  徐娜道:「這有什麼好處?」上官藍笑道:「這個寶貝有兩個好處,第一,可以三、四個女人一起玩,當然姿勢會比較難;第二,可以兩個女人同時操小屄和屁眼,一舉兩得。」

  徐娜笑道:「嫂子就是嫂子,我可真服了你,這還不玩出花來呀?對了,嫂子,你這次和我哥出去,有沒有和外國人操屄呀?」

  上官藍一把摟住徐娜的腰,笑道:「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告訴你吧,這次我們出去可真大開眼界了,天天都和那些洋鬼子操屄。人家外國人那真叫開放,男人個個人高馬大,雞巴大、卵子肥,操起屄來呀真是過癮,時間都是好幾個小時,女人也都那麼開放、騷浪。我們還參加了一個群交俱樂部,好幾十人,隨便操。有一次,我被輪姦了整整一夜,你大哥也操了二十多個女的,爽的不得了,說實在的,要不是捨不得咱有個這麼好的家庭,我們真不想回來了呢!」

  一番話,說得黃小霞和徐娜羨慕不已。

  徐娜笑道:「是不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上官藍笑道:「就知道你們不信,我們特意都錄了像,又刻成了影碟,有十幾張呢,你們以後慢慢看吧!」

  小霞問:「那你有沒有和外國的女人玩過同性戀呀?」說著伸手捏弄著上官藍的乳頭,兩人的臉蛋貼在一起廝磨著。

  上官藍也伸手握住小霞的乳房,說道:「當然有了,還不止一個呢!在外國這種事是公開的,不像咱們這麼偷偷摸摸,外國女人搞同性戀就像處對象這麼普遍。特別是她們的舌頭比我們長,往屄裡那麼一舔,真是美透了!告訴你們吧,我還玩過一個人妖呢!名叫蒂娜,長得特美,乳大腰細屁股肥,皮膚又白又嫩,可你猜怎麼著?脫了褲衩一看,一根粗大的雞巴挺了出來,真不知道人家怎麼弄的。那天我和你哥玩了她一宿,『她』操我的屄,你哥操她的屁眼,那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就像第一次亂倫時的心理一樣。對了,就是這張碟,你們看看吧,裡面那『女的』就是蒂娜。」

  說完,從箱子的一疊光盤中取出一張,塞進影碟機裡。果然屏幕上出現一個妖豔美麗的女人在脫衣服,當『她』脫下褲衩時,露出一根粗大無毛的雞巴,然後出現了全身赤裸的上官藍和徐光。徐光把一絲不掛的蒂娜攔腰摟住,兩個人的嘴唇便長時間的吸在了一起,胯下兩個人各自的雞巴都挺立起來,互相碰觸和摩擦著,徐光一手托起蒂娜的豐滿的乳房,一手摸著蒂娜的屁股,蒂娜則伸手握住了徐光的雞巴,把它和自己的雞巴靠在一起貼著。這時,上官藍走過來蹲在兩人中間,分別握住兩人的雞巴用手套弄起來,並張開嘴把蒂娜的雞巴吞進嘴裡,口交起來。

  小霞說:「嫂子,你怎麼不先含你老公的雞巴呀?」

  上官藍笑道:「我們是兩口子,天天都能含,當然我要先含蒂娜的了,因為以前沒玩過嘛!」

  小霞抓過那依然插在上官藍屄裡的大雞巴,抽插了幾下,笑道:「你就說你騷得了,小浪屄,和人妖操屄,羨慕死人了!」

  上官藍「哎呦」了一聲,說道:「輕點呀,怎麼樣,沒騙你們吧?你再看這裡。」說完用遙控器把時間導到中間,只見屏幕上出現的是上官藍躺在地上,蒂娜趴在上官藍身上,一邊和上官藍親吻,一邊把粗大的雞巴放進上官藍的小屄裡抽插,四乳相交,雞巴抽送,畫面極具衝擊力。而徐光站在地上,抱著蒂娜的屁股,把雞巴送進蒂娜的屁眼裡大干起來,三個人興奮地嚎叫著……

  看到這裡,上官藍笑道:「好了,你們改天再看吧,我現在想和你們倆操屄了。」

  徐娜道:「我也忍不住了,二位嫂子,誰先來愛愛我呀?」

  上官藍和黃小霞對望了一眼,一起說:「我來。」說完後,兩個人卻沒理徐娜,而是抱在一起親熱起來。

  黃小霞一翻身就騎在了大伯嫂上官藍的身上,雙手在上官藍的乳房、屁股以及身體各處一頓亂摸,又趴在她胸前,在上官藍的乳房上一通亂吻,並含住乳頭細心地吸吮起來。徐娜一看,也笑嘻嘻地爬了過來,依樣吻著上官藍的另一隻妙乳。

  兩個女人的四隻玉手在上官藍全身亂摸起來,上官藍被刺激得輕聲呻吟著,嘴裡浪聲道:「啊……你們這倆小騷屄……怎麼一起……來呀……啊……我……的……屄……裡……受不了了……啊……」

  黃小霞一聽,伸手將上官藍插在屄裡的那根大雞巴抽了出來,上官藍體內頓感空虛,急忙說:「不要抽出來……我……要大雞巴嘛……」

  黃小霞笑道:「大嫂真騷啊!我是想給你用嘴舔舔屄。」說完,吐出含在嘴裡的乳頭,舌尖沿著上官藍光滑、平坦的小腹吻了下去,穿過那毛茸茸的細草,舔到上官藍的陰蒂上。上官藍興奮地分開雙腿,黃小霞將上官藍的大陰唇扒開,用舌頭在那鮮紅的嫩肉上和陰蒂的小豆豆上來回舔吮,並用舌頭在屄口抽插著。

  徐娜則抱起上官藍的上身,讓嫂子半躺在自己懷裡,摟著嫂子的身體,一邊撫摸她胸前的一對乳房,一邊低下頭,嘴唇貼上嫂子的櫻唇,舌頭送進上官藍嘴裡,和上官藍親密地交吻起來,上官藍則用手在徐娜同樣美麗的軀體上仔細地撫摸著。

  黃小霞在上官藍的陰唇上舔了一會,又騎到上官藍叉開的兩腿之間,用手扒開自己的陰唇,將自己那細密陰毛掩映下的小嫩屄對準上官藍的小屄貼了上去。

  上官藍一見,樂得直叫:「啊……小霞,你要和我磨鏡啊?好久沒玩了……你這個……小騷屄。」說完,也用手分開自己的大陰唇,對著小霞的嫩屄貼了上去,兩人那鮮紅的小陰唇就像親吻的嘴唇一樣緊密地粘在了一起,來回摩擦著。

  磨著磨著,黃小霞還特別掰開兩人陰蒂的包皮,露出各自那猶如小花生米般的陰蒂頭,貼在一起摩擦起來。這一下,兩人都爽得大叫,淫水有如決堤的洪水一樣湧了出來。

  這時,徐娜已經騎到上官藍的頭上,用手指剝開陰蒂的包皮,另一隻手扒開嫩屄,露出嫩肉,送到上官藍的嘴邊。上官藍會意地把紅唇貼上去,伸出舌頭舔吸徐娜的陰唇和陰蒂,並不斷「嘖嘖」地做著響吻。

  徐娜玉臀搖動著,用肉屄操著大嫂上官藍的嘴,嘴裡淫蕩地叫著:「啊……真爽……我操……啊……屄……呀……快……舔啊……大嫂……操屄呀……我操你老公的……雞巴啊……」上官藍嘴卻被徐娜的屄堵著,不能說話。

  黃小霞一聽,笑道:「阿娜,你個小騷屄,竟……胡說……她老公……不是你哥嗎?怎麼的……你要操你大哥呀?那不成了亂倫了嗎?嘻嘻!」

  徐娜一聽,不但不害臊,竟恬不知恥地浪笑道:「可不是嗎?我操她老公,不就是操我親哥嗎?嘻嘻……那可就是標準的兄妹亂倫了。啊……好啊,我就要操我哥的大雞巴……就和我哥亂倫……我天天都讓我親哥的大雞巴操,啊……操我的小屄……怎麼了!不行啊?又不是沒操過!嘻嘻,我以後天天上你們家去,讓我哥操我的屄。行不行啊?兩位嫂子。」

  黃小霞笑道:「誰敢說不行啊?操就操唄!不怕把你的小屄操爛了,你就叫你哥操。這是你和你哥的事兒,誰樂意管你們的!我倒是樂不得,省得你哥成天操我。」

  上官藍也笑道:「你們倆呀,滿口『操屄』呀,『亂倫』的,說出這麼可恥的話也不臉紅,真不要臉!偷著搞搞也就算了,怎麼還像怕別人不知道似的成天掛在嘴上啊!」

  徐娜笑道:「也不知道是誰不要臉,又操人妖,又搞同性戀。怎麼了,我們亂倫算什麼呀?再說了,你也沒少亂倫呀!假正經,本來是個鬆了吧唧的浪屄,硬要裝緊,還想當處女不成?嘻嘻,怕是你屄裡少了層膜了吧!」

  上官藍知道徐娜的脾氣,也不生氣,笑道:「你個小騷屄,人家說一句,你有十句跟著,將來結了婚,那還得了?還不把你丈夫給吃了哇!」

  徐娜笑道:「那也差不多。不過,我不是全吃,而是只吃雞巴,也不能用嘴吃,而是用屄吃。嘻嘻!」

  黃小霞笑道:「操你媽的,這小騷屄真是絕了,虧她怎麼想出來的?大嫂,將來她結婚的時候,咱倆就把她老公的雞巴操折了,看她還操什麼?」

  「還能操什麼?操我哥唄!嘻嘻。」

  三個女人聊著私房話,動作可沒閒下來,此時黃小霞和徐娜已經雙雙騎在了上官藍的胯間,上官藍知道她們要試試三個人一起操屄的滋味,就取過那支有四隻雞巴的假陽具,將一端的兩隻雞巴分開,黃小霞和徐娜分別將端頭插進自己的小屄;另一端的兩個端頭,上官藍先將粗大的雞巴插進自己的小屄,較細的一根則蘸了陰部的淫水,小心翼翼地插進了自己的屁眼,這樣一來,三個女人就被連接在一起了。

  徐娜笑道:「以前咱們仨也經常搞這種同性戀的事,可今天還是第一次三人同時操屄呢!」

  黃小霞也道:「可不是嘛!雖說姿勢有點彆扭,可畢竟咱們姐仨是一起操屄了。多虧了大嫂買的這個好寶貝,我喜歡極了,以後要好好的多玩玩。」

  上官藍笑道:「我倒是覺得,姿勢越難,越有挑戰性,玩得才越過癮,以後只要習慣了,會更好玩的。」

  黃小霞和徐娜都連連稱是,於是兩人慢慢挺動下身,讓那插在自己屄裡的雞巴帶動抽插,將另一端的兩根雞巴在上官藍的小屄和屁眼裡抽送著。黃小霞在徐娜的身後,就抱緊了徐娜的身子,雙手伸到徐娜胸前玩弄著她的奶子,徐娜索性將身子轉過來,變成和黃小霞面對的位置,兩人笑嘻嘻地摟緊了對方,一邊親著嘴,一邊四乳相貼,摩擦不已。

  上官藍屄裡和屁眼裡雞巴的抽插,使得她得到雙重的刺激,被操干的同時,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用力揉搓著,以緩解陰道和屁眼內一陣陣的快感。不一會,三個女人都達到了忘我的境界,享受著一陣又一陣快感的高潮。

  黃小梅一進家門就看見了精彩的一幕,只見父親黃威和哥哥黃小東正一前一後在操母親冷淑芬,三個人全都一絲不掛。冷淑芬在地上撅起屁股,哥哥黃小東正挺動著粗大的雞巴在母親的屄裡來回抽送著,而父親黃威則站在冷淑芬面前,把雞巴插在妻子的嘴裡操干。

  小梅見此情景,笑道:「我說咱家的門怎麼關得這麼緊呢,就知道你們沒幹好事,原來是哥哥回來了呀!哥,你一回來就操媽的屄,真是孝心哪!怎麼著?還倆人一起操,這姿勢簡直就是強姦啊!」

  黃小東邊操邊說道:「你還不知道咱媽嗎,就喜歡這口兒。再說了,你用詞也不當啊,這不叫強姦,這叫輪姦。哈哈!」

  黃威一見小梅回來了,就像飢餓的貓見到了腥味十足的魚,嘴裡說著:「我的寶貝閨女回來了,兒子,你操你媽的屄吧,你媽就喜歡叫你的雞巴操她。這回小梅回來了,我就操小梅的屄。」說完,從冷淑芬嘴裡拔出雞巴,一把摟住正在脫衣服的小女兒,嘴裡叫著:「爸的寶貝女兒,你回來得正好,可把我想壞了。來,讓爸操操你的小騷屄。」說完,那鬍子拉茬的嘴巴已經親到女兒漂亮的臉蛋上,大手也伸進小梅的衣襟,在她的胸脯上摸了起來。

  小梅笑著半推半就著,說道:「爸,你幹什麼呀,人家還沒脫衣服哪,不要嘛!老爸,嘻嘻,看把你急的,好像沒操過女兒的屄似的。再說了,你們操你們的唄,別把人家也扯上啊!」嘴上這麼說,卻把那嬌豔欲滴的紅唇向著父親那佈滿毛茬的嘴巴迎了上去,小手也抓住父親那淫水淋漓的大雞巴搓揉起來。

  冷淑芬嘴裡沒了雞巴,也開口道:「小梅呀,你快叫你爸操操吧!媽一個人可受不了這爺倆的禍害了,身子都快給他倆干散架了,屄都快給他們操爛糊了。你回來得正好,救了媽一命,要不媽非叫這一老一小倆牲口給操死不可。」

  黃小梅笑道:「你還不是樂意嗎!對了,媽,你們玩多久了?」

  冷淑芬道:「都快兩個小時了,我都洩了三回了,他們的雞巴已經在我屄裡輪了五、六遍了,還是不射精,真是要命啊!」

  黃小東一拍冷淑芬的大白屁股,笑道:「媽,你說你也是的,都操了這麼久了,你的屄裡怎麼水還是這麼多呀?都快把我的雞巴泡爛了。呵呵,小梅,你看媽怎麼還這麼厲害呀,浪得像個妓女似的。是不是呀?我的親婊子浪媽。」

  冷淑芬笑罵道:「操你媽屄的臭兒子,怎麼說你媽呢!媽這麼騷,還不是叫你們爺倆給操的嗎?再說了,你不就喜歡媽的屄騷嗎?媽的人浪,屄也浪,兒子的雞巴操得才有勁啊,媽的屄才爽啊!對不對呀?我的寶貝兒子。」

  黃小東笑道:「還是媽媽瞭解兒子。媽你真說對了,兒子就是喜歡媽的淫浪勁,夠淫、夠浪。哈哈!媽,那你還不快叫點好聽的,兒子操得才有勁頭啊!」

  冷淑芬道:「就知道你愛聽,媽就叫給你聽。啊……媽的……大雞巴……兒子……快……用力……操……你的……親媽呀……啊……真美呀……親兒子……好老公……媽的……親漢子……媽的屄……都快……給你……操飛了……啊……媽是你的……老婆……你的……養漢老婆……快……用……大雞巴……干……媽的屄呀……嘻嘻……媽和……親生兒子……正在……亂倫……操屄哪……啊……啊……啊……我的……親爹爹呀……你是媽的……親爹呀……媽是……我親兒子地……婊子……媽是個……亂倫的……臭婊子呀……啊……啊……啊……好兒子……媽樂意……給你操……樂意……和你……搞破鞋……嘻嘻!」

  黃小東聽了母親的浪叫,真是受用極了,更加賣力地抽插著,嘴裡也叫道:「媽,你的屄……怎麼……這麼緊呀……這麼多水……兒子最操不夠的……就是……媽媽的……小屄了,和別人……怎麼操……也沒有……自己的……親媽……操著……過癮……媽你說……說你是……兒子的……小媳婦……小老婆……說你是……兒子的……小浪屄……說呀……叫……對……就是……這麼叫……媽……兒子……操的……你……美不美……爽不爽……雞巴……強不強……粗不粗……硬不硬……啊……媽……兒子……干的……好不好……」

  冷淑芬被操得有些忘了形,兒子那粗大的雞巴幹得她屄裡感到既充實、又有力,那碩大的龜頭就像個大活塞,刮磨得陰道壁又酸又癢,花心深處一陣陣的酥麻,冷淑芬只覺得渾身像過電一樣的舒暢,不由得拋動玉臀,迎接兒子的快速的插入,嘴裡繼續浪叫著:

  「啊……兒子啊……你的雞巴……好粗……好長啊……雞巴……怎麼……這麼硬啊……操得……媽媽的……屄浪死了……好美呀……媽的……小丈夫……媽……是你的……小老婆……小媳婦……親兒子啊……媽的屄……給你操的……好爽啊……操過媽的……男人……那麼多……誰也不如……我的……親兒子……會操屄呀……和兒子……亂倫的感覺……最美了……兒子呀……一會……射在……媽媽的……騷屄裡面吧……媽給……你……生個……大胖小子……嘻嘻……媽是浪屄……是婊子貨……媽的屄……就是給……兒子……亂倫……玩的……媽是妓女……是破鞋……是兒子的……親老婆……嘻嘻……用力操……操你的……破鞋……媽咪呀……嘻嘻!」

  兩個人瘋狂地操幹著,黃小東一邊操媽,一邊用手玩弄著媽媽胸前的一對豪乳,手指捏著乳頭玩弄著。

  那邊,黃小梅已經脫得一絲不掛地和同樣赤裸裸的父親黃威摟到了一起,黃威把女兒的裸體摟在懷裡,用手在女兒的乳房、屁股、大腿等四處摸了起來,摸遍了女兒的全身,摸得黃小梅一個勁地呻吟。

  她興奮地抓過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屄上,黃威會意地把指頭插進那兒的陰道,只覺得濕乎乎的一片,心道:『這小丫頭就是浪。』於是�起女兒的玉腿,大雞巴頂在那濕淋淋的小屄上,向前一挺,雞巴順著淫水的潤滑就刺入了女兒的陰道。他用手扶住女兒的屁股,一根雞巴就在女兒的屄裡來回抽插起來。

  幹了一會,兩人聽到冷淑芬的淫叫,黃威不由接到:「你胡說什麼呀?你給你兒子生兒子,那算是你的兒子還是孫子呀?」

  黃小梅也笑道:「可不是嘛,你要跟我哥生出了孩子,那算是我哥的兒子還是弟弟呀?嘻嘻,真有意思。對了,老爸,我要和你操出了孩子,那就是你的兒子兼外孫,又是我的兒子兼弟弟,你說多有趣呀!嘻嘻……」

  黃威笑道:「那不亂了套了嗎?乖女兒,爸就好好操操你的小屄,好叫你生個亂倫的孩子。呵呵!」

  黃小梅笑道:「操就操,老爸,要亂倫大家一起亂,你這個親生父親就趕快使勁操我這個親生女兒吧!雞巴插進屄裡,不出孩子才怪呢!嘻嘻……」

  黃威笑道:「那就不插屄,插你的小嘴好了。」說完,在女兒的屄裡操了幾下就拔出雞巴。黃小梅果然蹲下身,張開小嘴含住了老爸的雞巴舔吮起來,舌頭在龜頭上、莖幹上,以及卵子皮上舔舐著,這下,黃威的雞巴挺立得更高,勃起得更粗更長了,黃小梅甚至把手指插進父親的屁眼裡。

  黃威被刺激得慾火中燒,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抱起了黃小梅,把她扔到大床上,隨即撲到黃小梅雪白的胴體上,瘋狂地在女兒白嫩的肌膚上親吻,從脖子到乳頭,再到全身各處,都蘸上了黃威的口水;在女兒的乳下、腰側用力地吸,吸得黃小梅雪白的皮膚上形成一個個大紅印。

  黃小梅笑道:「爸爸,你好壞呀!把女兒吸吮成這樣,女兒怎麼脫衣服見人呀?回家趙軍一問,我怎麼交代呀?」

  黃威笑道:「你就說讓你爸爸給親的唄!哈哈!」說完,把那根七寸多長的大雞巴一下整根沒入黃小梅的陰道內。黃小梅躺在母親冷淑芬的身邊,順便和母親一摟,兩個人親吻起來。

  黃威接著就是一通猛幹,黃小梅一雙玉手攬在父親的腰後,聳動玉臀,配合父親的抽送,一邊笑著對哥哥和母親說:「媽……哥哥……你們看……我爸……操我的屄呢……爸……女兒的……小屄緊不緊……美不美……操著……爽不爽呀……我的親老爸……你的大雞巴……好粗……好硬啊……操……的……女兒的小屄……真美呀……嘻嘻!」

  黃威邊操邊說:「女兒的屄……還用說嗎?小梅,你的小屄可是……天下極品呀!爸操過的……小姐……那麼多,都沒有……我的寶貝女兒……的小屄……美,又熱又緊又滑溜……像個吸盤,把……爸的精液都快給……吸出來了。」

  冷淑芬此時已和黃小東坐了起來,她跨在兒子的身上,把兒子的雞巴插進自己的小屄,來個「倒灌蠟燭」。聽了旁邊的父女倆的淫話,不由好笑,接過道:「你個老色鬼,一操上女兒的小騷屄就忘了我這個老屄了吧?也難怪,誰不願意操年輕漂亮的小屄呀,又香又嫩又水靈……」

  黃小東笑道:「誰也沒說媽的屄不好哇!媽長得這麼漂亮,屄也這麼緊,操著多舒服呀!媽也是小浪屄,自己好愛媽的小浪屄呀……」

  冷淑芬聽了,心裡舒服,在兒子的臉上親了一口,道:「還是我寶貝兒子會說話,不像你老爸,就知道誇你妹妹那小騷屄。不過也可以理解,人家又年輕又漂亮,人又浪,讓他的老雞巴操小屄,不多誇兩句行嗎?嘻嘻!」說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來。

  黃小梅一聽,伸手在母親的大奶子上擰了一把,笑道:「老媽就會挖苦人,還是當媽的呢!我老爸誇我兩句就吃醋啦?那我以後可不敢讓我老爸操屄了,免得你成天怨老爸沒操你。再說了,我哥操你,我們也沒說什麼呀!也不知道是誰說自己是兒子的小浪屄、親老婆,還有什麼是兒子的臭婊子啦、亂倫怎麼美啦。哎呦,我都肉麻死了!嘻嘻……」

  冷淑芬笑道:「你個小騷屄,也沒個大小了,居然笑話起你老媽來了!人家那是被你哥操得受不了了,順口瞎說的。嘻嘻!」

  黃小東道:「媽這話說得對,咱家就是沒大小,要不,能兒子操媽屄、老爸操女兒嗎?」

  黃威也說:「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其母必有其女』,當媽的和兒子亂倫,女兒能不和我這當爸爸的搞破鞋?誰也別說誰了,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肉爛了在鍋裡。女兒長的屄就是給男人雞巴操的,誰操還不都一樣?」

  黃小東道:「老爸說得對,咱家就是這麼開放,這多好哇!大家隨便操屄,家庭才和睦啊,要不咱家怎麼能評上五好家庭呢?老妹,一會我和老爸換換,讓哥哥也操操你的小屄。」黃小梅聽了,心裡高興,嘴裡卻嗲聲嗲氣地撒嬌:「不嘛,哥哥,人家不要哥哥,就是要爸爸嘛」。

  一家快樂幸福的亂倫著……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