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428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今天下三分
Crawler | 2016-9-22 21:52:25

 守仁眯著眼回憶著自己的風流事,漸感性慾高漲,便按了按電鈴,對秘書劉曉芸說:「叫新來的那個~~~~~孟秋蘭來見我。」

  孟秋蘭一分來就留在市局機關了,這是前所未有的,在辦公室工作,是個美差,同來的男女同事都很限慕,但是老同事們對她的態度卻很暖昧,客氣中帶著一絲疏遠和戒備,這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她今年剛剛22歲,從小就是個美人胚子,而且能歌善舞,本來家裡人都以為她將來會向娛樂圈發展的,可是她從小就對警察工作非常熱愛,始終不改癡心,倒底還是報考了警校。

  她正整理文件,聽說秦局叫她,忙整整衣襟,大步走了出去,她沒注意幾個老同志饒有意味的目光。

  她走到局長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立正報告:「報告秦局,孟秋蘭到」,馬上,秦守仁那笑吟吟的和藹面孔親自打開門讓她進去,隨手又關上門,親切地在她的香肩上拍了後:「小孟同志,坐,坐坐,怎麼樣,工作得還習慣嗎?」

  孟秋蘭剛剛拘謹地坐下,忙又起立道:「報告局長,習慣,同事們待我都很好……但是秦局,我不太習慣辦公室的職務,我想到刑警隊工作。」

  「好好好,坐下說,坐下說」,秦守仁笑容滿面地拉著孟秋蘭緊挨著她坐下,孟秋蘭不自然地向外側挪了挪屁股,秦守仁目光下垂,在孟秋蘭端坐沙發,雙膝並起使之繃緊的由腿到臀的優美曲線上盯視了一眼,笑笑說:「嗯,本來嘛,年輕同志來了都應該下到一線去鍛鍊一番,積累些經驗,啊,不過,你呢,是很優秀的~~~? ~~啊,我呢,就堅決主張~~~~~把你~~~~」,秦守仁一面說,一面又挪近了身子,?一隻手放肆地放在孟秋蘭青春健美的大腿上,輕輕撫摸著。

  孟秋蘭只覺得渾身肌肉一緊,汗毛直豎,她警覺的推開秦局長那隻向上移動的手,秀氣的眉兒蹙了蹙,問:「秦局,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秦守仁叼了一枝煙點上,吐了口煙圈,慢悠悠地說:「也沒什麼事,小同志剛來,瞭解瞭解你的情況嘛。」

  孟秋蘭硬梆梆地說:「我的情況,個人檔案裡都很清楚。」

  秦守仁笑了笑,說:「喔,是瞭解一些個人情況嘛,小孟同志,剛剛畢業參加工作,現在有沒有男朋友啊?」

  孟秋蘭說:「我剛剛參加工作,這些事還沒考慮。」

  「唔,好,年輕人嘛,事業為重,你能潔身自愛,把持自己,這很好,不像一些大學,聽說下水道堵了,清理工去修,居然從下水道裡掏出很多避孕套,很不像話嘛。」

  這是一位上級、一個局長該向一位年輕的女同志說的話嗎?孟秋蘭警覺地注視著秦守仁,沒有說話。

  她那秋一泓秋水似的盈盈明眸,讓秦守仁心中一蕩,忍不住又把手放在了她的肩頭:「我就知道你是個信得過的好同志,所以執意把你留在了機關,到下面去,又髒又累,陞遷也是很難的。」

  孟秋蘭不動聲色地拍落他的手,沈著地說:「是,局長,局長如果沒別的事,我去工作了。」

  秦守仁的臉沈了下來,道:「孟秋蘭同志,看來你是還不瞭解我嘛,我這個人在本市可是說一不二的人喲,誰要是不識�舉,可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孟秋蘭冷冷地一笑,說:「局長同志,不瞭解,在今後的工作中我們可以互相瞭解,對我來說,只想努力把工作做好,局長沒什麼交待的事,我先出去了」,說著敬了個禮,起身拉開門離去。

  秦守仁碰了個軟釘子,恨恨地把煙掐滅,低聲說:「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等你吃到了苦頭,就知道老子的厲害了。」

  他無可奈何地拿過幾份文件批閱了一下,忽然電話鈴聲響起來,拿起一聽,是政協老李的電話,他在電話裡說,有個人是他的遠房親戚要轉從部轉業到本地,請秦局長給幫幫忙,並且說來人現在就在市局外面,如果他不忙的話可以現在打電話叫他上來。

  秦守仁懶洋洋地聽著,隨口說:「好,好,我現在沒什麼事,你叫他來吧」。

  一會兒功夫,傳來一陣敲門聲,秦守仁大聲說:「請進」,�頭一看,不禁眼前一亮,只見一位漂亮的女軍官正站在自己面前,她五官明秀,皮膚白晰,大約有二十七八歲,穿著一身全體的軍服,潔白的襯領襯托的面龐被映襯的愈加白晰,略施粉黛,看上去既明豔動人又比較含蓄,豐聳的前胸把軍服頂了起來。

  秦守仁忙滿臉堆笑地請她坐下,年輕女軍官邁著輕盈的步履搖曳生姿。

  「您好,秦局長。」性感的嘴唇輕啟露出潔白的牙齒,隨著笑容臉上浮現出兩個可愛的小灑窩。老色鬼立刻被明亮的她吸引了。兩人寒暄一番,女軍官細說自己的情況,原來,她是北方某市的人,叫蕭燕,在部隊剛和自己的一位戰友港生結了婚,這件事原本雙方家長都是反對的,因為兩人都是獨生子女,長期兩地分居,一南一北,雙方老人都不願意自己的孩子離得太遠,至今也不肯原諒他們,一直再無往來。現在她丈夫想轉業,而自己還要再過幾年才轉業,她按規定要轉回北方,將來丈夫轉回南方,兩人又要兩地分居了,所以她想兩人都留在本市,好不容易把轉幹辦答兌好了,可是還得有個接收單位,又想找個好工作,就輾轉找到了自己丈夫過去的首長秦守仁。

  最後,她哭著對秦守仁說:「秦叔,我是很要強的,為了我的事我和家裡鬧翻了,如果現在灰零零地回去,真的是沒臉見人了,如果你不幫我的忙,我只好死了算了,你看,我愛人現在都沒在家,我剛結婚就都快1年沒見到我愛人了。」

  秦守仁矜持地笑笑,說:「這樣吧,我現在還有個會議,今晚我到你家再詳談,你放心,我的朋友還是很多的,啊,而且港生又是我過去的部下。這個~~~?幫他安排工作,甚至找個相當不錯的工作應該還是不難的,這樣吧~~~~你把你家地址給我,今晚七點你在家等,我再聽聽你的具體情況,再做安排,放心,啊,一定讓你滿意。」

  蕭燕千恩萬謝地走了,秦守仁得意地笑笑,以他的經驗,就樣心高氣傲、條件優異,很少遇到挫折的女孩子一旦有求於人是很好對付的。再說,實在不行就強姦了她,不是更刺激,今晚在她家好好玩一玩。

  因為去省裡開了兩天會,下午他藉口有些累,提前回家了,到了家門口對秘書劉曉芸說:「晚上六點半你來接我」,然後就上樓了。他住的是高級住宅小區,四室二廳的房子,老伴李紅英在海關工作,是檢查組長,她早就和情夫開始過上同居生活,平常很少回家。家裡只有個女兒秦曉華,高中畢業也不想找工作,不是出去玩,就是呆在家裡。秦曉華17歲那年就被秦守仁強暴了,那一天她那禽獸不如的秦守仁趁他老婆出差在外地,到她房間裡假裝借東西,突然關上了門……

  雖然秦曉華早就對平時經常色迷迷地打量她的爸爸感到反感,但他還是趁美麗清純的秦曉華疑惑驚慌之際,一把摟住秦曉華,無論秦曉華怎樣掙扎,就是不松手。少女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著她秦守仁那雄壯如牛的身軀,可是哪裡能擺脫他的魔掌。秦曉華哀求道:

  「爸……你……你要干什……麼?……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他一面箍緊秦曉華纖細柔軟的腰肢,一面淫笑道:「嘿……嘿……,小美人兒,我想你好久了,別怕!你還沒嘗過那東西的滋味吧?待會兒我包管你欲仙欲死……」。秦曉華一面羞紅著俏臉忍受著他的淫言穢語,一面用羊蔥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著這個慾火攻心的男人那寬厚的肩膀,並拚命向後仰起上身,不讓他碰到自己成熟豐滿、巍巍高聳的柔挺玉峰。可是,時間一長,秦曉華漸漸感到力不從心,她知道不會有人來救自己。秦曉華開始有點絕望了。

  她推拒的力氣越來越小,他也開始收緊他的手臂,並終於把驚慌美麗的處女那貞潔嬌挺、柔軟豐聳的乳峰緊緊地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嗯……」秦曉華一聲嬌哼,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長這麼大,從來沒有一個異性與自己這麼接近,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她感到頭一點暈,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美麗清純的處女芳心又羞又急。

  他只覺懷中的絕色大美人兒吐氣如蘭,嬌靨若花,一股處女特有的體香沁入心脾。胸前緊貼著兩團急促起伏的怒聳乳峰,雖隔著一層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軟豐滿的酥胸上兩點可愛的凸起……他熱血上湧,一彎腰,不顧秦曉華的掙扎,把她抱了起來。美豔絕色、秀麗清純的秦曉華羞紅了臉,她越來越絕望,嬌軀越來越軟。她嬌羞地閉上自己夢幻般多情美麗的大眼睛。

  他抱著這個絕望的大美人兒走到床前,把嬌羞無奈的秦曉華壓在身下。秦曉華羞憤難抑,哀求道:

  「爸……,你……你不能……這樣……,求……求……你,放開我……」。

  秦曉華被壓在床上,死命地掙扎,可哪是他的對手,他一張充滿邪慾的醜臉吻向秦曉華絕色嬌豔的俏臉,吻向秦曉華鮮紅柔嫩的柔美櫻唇。

  秦曉華拚命地左右搖擺,並竭力向後仰起優美白皙的玉頸,不讓他一親芳澤。可是這樣一來,那一對本就嬌挺怒聳的美麗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翹挺。他兩手就勢隔著一層薄薄的潔白襯衫握住了秦曉華一雙柔軟嬌挺的乳峰,

  「嗯……」

  秦曉華嬌羞的一聲嚶嚀,芳心一緊,羞紅了臉,

  「別……別……這樣……,放……放手……,你……不能這樣……」。

  他那兩隻粗大有力的手掌在秦曉華白嫩嬌美的乳峰上,隔著一層又薄又軟的襯衫輕揉撫著,瓷意享受著身下美麗聖潔的清純處女嬌羞掙扎,秦曉華嬌軀一震,芳心一陣迷茫,長這麼大,還從未有過男人撫摸自己,更未有異性碰過自己那柔美嬌挺的怒聳乳峰,給他這麼一揉,不由得玉體嬌酥麻軟,芳心嬌羞無限。

  他老練而耐心地揉撫著秦曉華高聳嬌嫩的乳峰,溫柔而有力。他漸漸覺察到被壓在身下的秦曉華那雙不停掙扎反抗的小手已不是那麼堅決有勁了,並且,隨著他在秦曉華那怒聳椒乳上的揉摸輕撫,秦曉華那嬌俏的小瑤鼻呼吸越來越重、越來越急促,那美麗羞紅的玉首不再死命地擺動,漸漸變得溫馴起來。

  他欣喜若狂,不動聲色地用一隻手繼續握住秦曉華飽滿嬌挺的乳峰揉摸,另一隻手向下摸索,秦曉華羞澀不堪地感到一隻魔手從她高聳嬌挺的乳峰上向下,經過自己柔軟纖細的腰肢,撫過自己渾圓細滑的大腿,插進了她緊閉的大腿內側。

  「別……別這樣……,求……求你……」

  秦曉華嬌羞萬般,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著,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體已漸漸不屬於她自己了,在他身體的重壓下,自己的嬌軀玉體是那樣的嬌酸無力,他狂熱粗野的撫摸不再是令人那麼討厭,隨著他在自己柔軟嬌翹的乳峰上的揉搓,一絲電麻般的快意漸漸由弱變強,漸漸直透芳心腦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陣輕顫、酥軟。

  當他的手從秦曉華的乳峰上向下蜿蜒而過,直插秦曉華緊夾的大腿根時,更令秦曉華全身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快意。他用手死勁分開秦曉華的玉腿,伸進秦曉華的下身,緊緊按住秦曉華嬌嫩羞澀的玉溝一陣恣意揉撫,一股少女青春的體熱直透他的手心、大腦。

  秦曉華初時想用手陰止他,可怎麼也無力把他的手抽出來,秦曉華秀美嬌豔的小臉羞得通紅,從未有過男人撫摸過自己如此隱秘的部位,隨著他的揉撫,一股麻癢直透少女芳心,彷彿直透進下體深處的子宮。

  秦守仁感到女兒的下身越來越熱,少女的絕色嬌靨越來越紅,呼吸越來越急促,他興奮地繼續挑逗著身下這絕色嬌美、清純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麼時候,他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團三角底褲已濡濕了一小團,他欣喜萬分。他開始把自己脫得精光,他身下美麗絕色的純潔處女秦曉華此時正竭力想抑制住腦海中那波濤洶湧的陌生而令人害怕和羞澀不堪的淫慾,可是那埋藏在一個成熟少女體內已經很久的正常的生理反應一經喚醒卻再已平息不下去了。

  秦曉華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腦海裡的淫慾狂濤,已不能控制自己身體那些羞人的生理反應,芳心又羞又怕,嬌羞萬分,一張吹彈得破的嬌嫩玉靨羞得通紅一片。突然「噝」的一聲,秦曉華感到胸口一涼,原來,父親脫光自己的衣服後,又給她寬衣解帶,解開了她襯衫的扣子,脫光了秦曉華的上衣,然後一把撕掉了秦曉華的乳罩。

  正嬌羞無限、不知所措的秦曉華已被脫光了上身,一對雪白飽滿、柔軟嬌挺的乳峰驚慌失措地脫圍而出,只見那一片潔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膚上,兩隻含羞帶露、嬌軟可人的乳峰頂端,一對鮮豔欲滴、嫣紅玉潤的玉乳乳頭就像冰雪中含羞開放的花蕊,迎著男人充滿慾火的眼光含羞綻放,微微顫抖。

  秦曉華羞紅了臉,嬌羞無限,不知該怎麼辦,還沒來得及用手摀住自己飽滿嬌挺的玉乳,就已被他一口含住了一隻飽滿的乳峰,令秦曉華不由得嬌羞萬般。他用手握住秦曉華另一隻柔軟嬌挺的玉乳恣意揉撫,另一隻手又解開秦曉華的裙子,秦曉華全身除了一條三角內褲外就一絲不掛了,少女那粉雕玉琢般晶瑩雪滑的美麗胴體已完全赤裸在他眼前。

  父親的手隔著秦曉華薄薄的三角褲,輕輕一按少女飽滿微凸的嬌軟的處女陰阜,美貌絕色、秀麗清純的秦曉華嬌軀不由得一顫,他暗暗高興,立即脫下秦曉華的三角內褲,絕色嬌媚的可人兒已經一絲不掛了。只見絕色少女秦曉華那美妙玉滑、雪白修長的粉腿根部,一團淡黑微卷的陰毛嬌羞地掩蓋著那一條誘人的玉溝。

  看到這樣一具猶如聖潔的女神般完美無瑕、如凝脂般雪白美麗的優美女體赤裸裸地橫陳在床上,他興奮地壓了上去。正嬌羞萬般的秦曉華忽然感到下體一涼,全身胴體已一絲不掛,緊接著一個火熱的異性身軀重重地壓在了自己嬌酥萬分的玉體上,一根又粗又硬的火燙的肉棒緊緊地頂在自己的小腹上,少女芳心又一緊,「嗯……」 的一聲嬌喘,嬌羞萬分,粉臉羞得更紅了,她嬌弱地掙紮著,無助地反抗著。

  男人一面含住秦曉華的一隻飽滿雪嫩的玉乳,吮吸著那粒粉紅嬌嫩的乳尖,一隻手握住秦曉華的另一隻嬌挺軟嫩的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輕撫著秦曉華那白皙細嫩、晶瑩剔透的雪肌玉膚,滑過清純嬌美、楚楚含羞的絕色麗人纖細柔滑的柳腰、潔白柔軟、美妙平滑的小腹,手指直插進少女秦曉華的下身,「啊……」一聲火熱而嬌羞的輕啼從秦曉華小巧鮮美的嫣紅櫻唇發出,開始了處女的第一次含羞叫床。

  男人在秦曉華柔若無骨的嬌美玉體上恣意輕薄、挑逗,一個未經人事的清純處女男人哪經得起如此挑逗,特別是那隻插進秦曉華下身的淫手,是那樣溫柔而火熱地輕撫、揉捏著美貌絕色的純情少女那嬌軟稚嫩的陰唇。

  「啊……啊……啊……」

  秦曉華腦海一片空白,芳心雖嬌羞無限,但還是無法抑制那一聲聲衝口而出的令人臉紅耳赤的嬌啼呻吟。

  他挑逗著少女那顆嬌柔而羞澀的芳心不一會兒,只見少女下身那緊閉的嫣紅玉縫中間,一滴……兩滴……,晶瑩滑膩、乳白粘稠的處女愛液逐漸越來越多,匯成一股淫滑的處女玉露流出秦曉華的下身,粘滿了他一手。秦曉華嬌羞萬般,玉靨羞紅,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下身會那樣濕、那樣滑。

  男人分開秦曉華含羞緊夾的玉腿,挺起陽具向秦曉華的下身壓下去。秦曉華突然從狂熱的慾海中清醒過來,拚命地掙扎,想甩脫那根插進下身大腿內側的「毒蛇」,可是由於那巨大可怕的火熱的「毒蛇」沾滿了秦曉華下身流出的粘稠津液,而且少女陰道內已濕濡淫滑一片,他就已順利地用龜頭頂住那緊閉而滑膩的嬌軟陰唇,微一用力,龜頭已分開兩片稚嫩嬌滑的濕潤陰唇,他一鼓作氣,下身一挺,碩大渾圓的龜頭就已擠進濕濡火熱的嬌滑陰唇,頂進秦曉華的陰道口。

  「嗯……」在絕色美貌的純情處女的柳眉輕皺、嬌啼婉轉聲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碩粗圓的龜頭已刺破秦曉華作為清純處女最後一道證明的處女膜

  「……啊……啊……爸爸……不要啊……痛……好痛啊……嗯……」

  秦曉華秀眉一皺,一陣嬌羞地輕啼,美眸含淚,只見秦曉華下身那潔白的床單上處女落紅點點。

  慾火中燒的男人哪管處女呼痛,向秦曉華的陰道深處連連推進,在美麗絕色的清純處女的破瓜呼痛聲中,終於深深地進入到秦曉華體內,男人那火熱硬大的陽具緊緊地塞滿秦曉華那「蓬門今始為君開」的緊窄嬌小的處女陰道。一種從未有過的極度的舒爽快感令秦曉華渾身玉體陣陣麻軟嬌酥,深深插入她體內深處的它是那樣的充實、緊脹著她聖潔、幽深的處女陰道玉壁的每一寸空間。一想到自己聖潔的處女之身已被他無情佔有,秦曉華只感到絕望和無比的羞澀難堪,最終無可奈何地放棄了柔弱的反抗掙扎。

  秦曉華嬌靨含羞、玉頰暈紅,嬌羞無奈,那根深深插進她體內的巨大「肉鑽」是那樣飽滿而火熱地充實填滿著她早已感到空虛萬分的芳心和寂寞幽徑。

  「啊……啊……啊……你……啊……你……啊……啊……你……啊……」

  秦曉華嬌喘連連。男人讓陽具浸泡在秦曉華淫滑濕潤的陰道中,雙手撫摸著秦曉華那細膩如絲、柔滑似綢的晶瑩雪膚,又用舌頭輕擦秦曉華那嬌嫩堅挺、敏感萬分的羞人乳尖。

  最後,他的手又沿著秦曉華修長玉滑、雪嫩渾圓的優美玉腿輕撫,停留在少女火熱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著少女,牙齒更是輕咬秦曉華嫣紅嬌嫩的乳尖,待秦曉華的呼吸又轉急促,鮮紅嬌豔的櫻唇含羞輕分,又開始嬌啼婉轉,柔軟嬌嫩的處女乳頭漸漸充血勃起、硬挺起來,他自己那浸泡在秦曉華緊窄嬌小的陰道內的陽具也越來越粗長,他開始在秦曉華濕滑柔軟的陰道內輕輕抽動。

  「啊……啊……啊……啊……啊……你……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秦曉華嬌羞萬般,嬌靨羞紅,玉頰含春地嬌啼婉轉,處女開苞、初次破身落紅的她被那從未領略過的銷魂快感衝激得欲仙欲死……嫵媚清純、嬌羞可人的絕色麗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細滑的嬌軟玉體隨著他的抽動、插入而一上一下地起伏蠕動,回應著男人對她的姦淫抽插。

  男人從秦曉華的陰道中抽出陽具,又深深地頂入秦曉華的體內深處,並漸漸加快了節奏。

  「……啊……啊……輕……輕……點……啊……嗯……啊……嗯……輕……輕……點……啊……嗯……輕……輕……點……啊……嗯……啊……」

  床上響起純潔處女嬌羞火熱的呻吟嬌啼,美麗絕倫、清純秀氣的美人秦曉華芳心含羞、美眸輕掩,美妙光滑的雪臀玉腿挺送迎合,婉轉承歡。

  「……啊……嗯……啊……嗯……啊……嗯……啊……嗯……輕……輕……點……啊……嗯……輕……還……輕……一點……啊……」

  秦曉華嬌靨含春,玉頰暈紅,嬌羞萬般地嬌啼婉轉,只見秦曉華嫣紅嬌小、被迫大張著的可愛陰道口隨著那巨大陽具的粗暴進出流出一股股濕濡粘滑的穢物淫液,秦曉華下身那潔白柔軟的床單被她的愛液淫水浸濕了一大片。男人在秦曉華那緊窄嬌小的處女陰道中抽插了三百多下後,終於開始了最後也是最瘋狂地衝刺。

  「啊……嗯……輕……輕……點……啊……嗯……啊……嗯……輕……點……啊……嗯……啊……啊……輕……輕……一點……啊……啊……」

  男人在美貌絕色、清純可人的少女秦曉華的處女陰道中粗暴地進進出出,每一下都真抵處女那緊窄、嬌嫩的陰道底部,碩大渾圓的粗硬龜頭更是狠狠地頂在少女嬌嫩的子宮口上,初經人事,才被開苞破身、處女落紅的嬌麗女人哪堪這樣的淫風暴雨摧殘,那強烈至極的銷魂快感令初經人倫的美貌處女秦曉華在男女淫亂交歡的慾海中越沈越深……秦曉華被他頂刺、抽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

  「啊……」驀地,男人緊摟住秦曉華一絲不掛、嬌軟光滑的纖纖細腰,把秦曉華赤裸雪白的下身緊緊拉向自己的下體,陽具又狠又深地頂進秦曉華火熱緊狹、濕潤淫滑的嬌小陰道深處,頂住秦曉華下身深處那嬌羞可人、稚嫩柔滑的子宮口,一股炮彈般的陽精直射入秦曉華那幽暗嬌嫩的子宮內。秦曉華被他這最後的衝刺也頂得玉體一陣痙攣、抽搐,陰道深處的柔軟玉壁也緊緊地纏夾著那粗暴闖入的龐然大物,緊窄的陰道內那嬌嫩濕滑的粘膜一陣吮吸似的纏繞、收縮。

  少女修長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揚起、僵直,也從幽暗、深遽的子宮內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膩的寶貴的處女陰精,「哎……啊……」秦曉華嬌靨羞紅,玉頰生暈,楚楚含羞地嬌啼狂喘。他終於強行姦汙了秦曉華。

  清純豔麗、溫婉可人、美貌絕色的少女秦曉華還是被她秦守仁強行姦淫蹂躪,失去了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成為嬌豔可人的成熟少婦。秦曉華下身潔白的床單上,片片落紅和斑斑淫精穢液摻雜在一起,濡濕了一大片床單,狼藉汙穢不堪入目。

  有道是:佳人云交雨合,處女含羞落紅。秦曉華本是一個美麗清純、溫婉可人的純情少女,可她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男人交媾合體、雲雨交歡就嘗到了男女歡好交合的高潮快感,以一個聖潔無瑕的處女童貞為代價,領略到了那一聲聲嬌啼呻吟背後的醉人纏綿,不由得麗靨暈紅,玉頰生暈,少女芳心嬌羞萬般。

  男人壓在女人柔若無骨、一絲不掛的嬌軟胴體上休息了一會兒,�頭看見胯下的這位絕色尤物那張通紅的嬌靨、發硬堅挺的嬌挺乳峰和粉紅勃起的乳頭,鼻中聞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蘭氣息,邪惡的淫慾又一次死灰復燃。從雲交雨合的高潮中滑落下來正嬌喘細細、嬌羞萬般的秦曉華忽然感到那本來頂在自己的陰道口,泡在淫滑濕潤的愛液中已萎縮的肉棒一動,又漸漸�頭挺胸。

  秦曉華嬌羞不禁,玉體一陣酥軟,男人再次將粗大的肉棒插進秦曉華緊小的陰道中,深入秦曉華的體內抽插起來,

  「啊……啊……嗯……爸爸輕……點……啊……嗯……啊……」

  美麗絕色、清純可人的絕色麗人秦曉華不由得又開始嬌啼婉轉、含羞呻吟。雪白柔軟、一絲不掛的美麗女體又在他胯下蠕動、挺送著迎合他的進入、抽出,美麗清純、嬌羞可人的絕色尤物又一次被姦淫征服了。 從次秦曉華就墮落為一個放蕩的女子。

  今天秦守仁一打開門,就聽見從女兒房裡傳來一陣浪叫聲,不禁皺了皺眉,女兒叫秦曉華似乎繼承了他淫蕩的本性,總是帶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來鬼混。聽見開門的聲音,屋裡靜了下來,他回到臥室,一會兒聽到砰的一聲,大門關上了,知道那男人已經走了,接著他的房門打開了,十八歲的女兒裹著一件浴巾走進來,一頭烏黑的秀髮披在白嫩如脂的肩頭,胸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膚,中間的乳溝清晰可見,底下一雙纖秀的小腿汲著一雙繡花拖鞋。

  她長了一張瓜子臉,彎彎的眉兒,小小的嘴,此刻正滿面風情,看見父親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頭,笑吟吟地說:「爸,你回來了,怎麼今天沒有飯局嗎?」。

  秦局長坐在沙發上,哼了一聲說:「飯局哪天沒有?你以為什麼人請我都去嗎?」

  兩朵紅暈突然飛上了她白嫩的臉頰:秦曉華水靈靈的眼睛望著他,笑嘻嘻地跑過來,嫩白的手擘摟住秦守仁的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懷裡,豐滿的小圓臀在他胯上劃著圈,紅豔豔的小嘴「巴」地親了他一口,說:「爸,是不是想女兒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手掌探進她的浴袍,愜意地揉搓著她的嫩乳,另一隻手摟著她的小細腰說:「哼,想你,別美了你,你這不是挺不寂寞嗎?剛剛那又是誰呀?」。

  秦曉華嘟著小嘴唇,俏皮地說:「怎麼,老爸,吃女兒的醋了?」,她忽然興奮地湊近秦守仁的耳邊說:「爸,剛剛那是土地規劃局趙局的二小子,哎,你知道嗎?他們有個換友會呢,有沒有興趣?」

  秦守仁皺了皺眉,說:「少惹事,舉動搞那麼大,不怕人知道嗎?」

  秦曉華撇了撇嘴,使勁在爸爸的小腹上壓了一下,諷刺地說:「得了吧,三寶局長,你怕過什麼啊?我聽說那裡面只要帶女伴就行,都是從香港、台灣那邊傳過來的,聚會挺秘密的,有換妻的,換妹妹的,換女友的,換女兒的,聽說換孫女的都有呢,主持人是一對兄妹,聽說也是本市大人物的子女,流過洋的,有興趣沒有?」

  秦守仁聽的怦然心動,但還是遲疑著說:「這個~~~~~我是公安局長,?怎麼這種事連我都沒聽說過?我們的關係總是不好讓人家知道吧?」

  秦曉華笑著說:「得了吧,老爸,那裡面的人誰不那樣啊?誰也別笑話誰,你不知道,才證明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怎麼樣,改天我先去看看,然後再陪你去怎麼樣?」

  秦守仁笑了笑,沒吱聲,算是默許了。

  秦曉華嚶嚀一聲,臉紅紅地軟在父親懷裡,嬌嗔地說:「老爸,人家剛做,你就回來了,不管啦,你要負責喂飽人家。」說著吐出小香舌就往爸爸的嘴裡鑽。

  秦守仁厭惡地別過頭,問:「你有沒有瀨口啊?」

  秦曉華吃吃地笑著,調皮地說:「人家還沒給他含呢,只是讓他把我那裡舔得流了好多浪水,還沒過癮呢,就讓你捉姦在沙發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含住女兒的小嫩舌狠狠地吸了一口,彼此吻了一番,秦曉華輕盈地跳下地,麻利地解開浴袍,她的身材玲瓏有致,是個麗質天生的美少女,自從被父親經歷過性愛的洗禮後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豔。從背後看著她修長雪白的玉腿及圓翹豐潤的雙臀,以及光滑無瑕疵的少女美玉似的頸背,秦守仁不由得起了生理反應,秦曉華嬌俏地白了父親一眼,道:「還不快點,不像第一次要人家似的那麼急了是不是?」

  秦守仁開懷大笑,站起身把衣服脫掉,曉華嫣然一笑,蹲在父親面前,纖細的玉指已經在套弄著他的小弟弟,才沒一會兒功夫已是玉莖怒挺,昂然矗立在蘭的眼前,

  「哇,爸,你真是雄風不減當年,比剛剛那小子的還要粗大得多呢」,曉華讚歎著,嫵媚地瞟了父親一眼,張開櫻桃小口,替他含弄起來。

  一陣快感傳來,ㄋ秦守仁微閉雙目,享受著女兒技巧的服務。

  一會兒功夫,他的雞巴就變得油光鋥亮,紅通通的龜頭有雞蛋那麼粗,他一哈腰,就把女兒嬌嫩的身子抱了起來,女兒在他懷裡吃吃地笑著,兩個人到了意大利進口的豪華大沙發邊,他把女兒放在沙發上,騰身上沙發,兩個人成69式,他張開大腿把女兒的螓首夾在雙腿中間,女兒自覺地一把將他粗大的玉莖含入口中,用小口賣力地吸吮吞吐著龜頭,還用玉指輕輕刮搔著他的陰囊,那種麻電暢快的感覺從小腹直衝而上。

  他分開女兒的玉腿,開始狂熱的吻著她的蜜處,大手在她豐隆的玉臀、嬌嫩的大腿、平坦的小腹處撫摸著,用舌尖舔吮她那柔嫩的小穴。

  去省裡兩天,沒有做過愛,現在他再也按捺不住,開始粗暴地在女兒溫暖、濕潤的小口中抽送起來。

  「唔……不要……插……太深……討厭死了,嘴……都酸了啦」,女兒一面含含糊糊的說著,一面緊閉一雙媚目,更抱緊了爸爸的屁股,吸吮得更加起勁。

  「…嗯……唔……嘖!……嘖!……」女兒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響,小肚子也一挺一挺著,盡力地迎湊著自己鮮嫩的小穴,讓父親的舌頭舔弄得更深。

  秦守仁加快了動作,把女兒的小嘴當成了一個靈活的小穴,使勁插弄著,感覺著女兒靈巧的舌尖在環繞舔弄著他的龜頭和馬眼,嘴裡也叫著:「……小華……哦……你這個……小……頑皮……好……爽……,我的好女兒,太棒了,爸爸愛死你了,唔……,好舒服呀……唔……啊……」

  一邊說著,一邊飢渴地把女兒粉嫩小穴裡的滑膩淫水吞進嘴裡!

  終於,他笑著用力打了一下女兒翹挺的小圓臀,發出「啪」的一聲,說:「寶貝女兒,你的淫水都快把爸爸淹死了。」

  女兒翻身仰過身子,胸脯上下起伏著,赤條條的一身冰肌雪膚透出一種激清的嫣紅,她的一雙青蔥玉手淫蕩地撫摸著自己飽滿的乳房,喃喃地說:「喔……我要,……給我吧……爸……,給我……,我好想要……要你插進我的身體……唔……」。

  秦守仁轉過身趴在女兒赤裸嬌美的身上,開始輕輕吸咬搓她可愛的乳頭和乳房,女兒喉中發出輕聲的呻吟,長長的眼睫毛迅速地抖動著,小嘴裡發出呢喃的聲音。

  她修長的玉腿無意識地扭動著,交纏著,光滑的肌膚在父親身上蹭著,窈窕的細腰拱起來,又放下,迷人的雙乳就在這一拱一放中彈躍著,搖晃著,平坦、光滑、柔軟的小腹因為激情而收緊,俏挺的小圓臀,在父親的大手裡被揉捏得像麵糰似的,乃至於稀疏草原中小溪溝的潺潺流水的越湧越多……

  秦守仁貪婪的品嚐著女兒香嫩細滑的肌膚,恣情的享受著父女心靈和肉體上的交融。那種其他美女所不能給予的禁忌快感使他色授魂消,這就是他對同一個女人,無論如何美豔,但是玩過幾次之後就不再感興趣,但是對女兒,卻始終愛戀如昔的原因。

  空氣中飄蕩的是濃濃的情意和穿越父女禁忌後的異樣快感,秦守仁低聲在女兒耳邊低語著:「女兒,我要上馬了,要插進你的小穴,要狠狠地干你啦。」

  女兒含羞的微笑一下,一雙媚目瞟著健壯、魁偉的父親,嬌聲說:「爸,我那裡都癢死了,快給我吧,插我,捅我,干死我吧。」

  秦守仁激動地跨上女兒的肉體,分開她的雙腿,用手指撥開她紅嫩的小陰唇,此時上面還映著閃亮的淫水,他慾火滿腔,徐徐的將玉莖插入小穴內……好緊好緊……,女兒的那裡火熱幽窒,一瞬間插入後,整根雞巴立刻把一種柔軟、嫩滑、火熱所包圍、緊裹,還有著一種彷彿具有生命力的彈跳感覺。

  女兒的嬌軀顫抖著接納了他的侵略,因為興奮而呻吟著:「爸……爸……好……脹……啊……,爸呀……美麗……女兒了……呀……」

  女兒年輕嬌嫩的幼蕾讓秦守仁又愛又憐,他像打樁機似的推動抽送起來,把自己粗大的玉莖不斷送進女兒禁忌的體內。

  不管是先前深情溫柔的愛憐還是現在狂風暴雨般的恣情衝刺,小華都感到異樣的興奮難抑,她在父親身底下時而呻吟,時而激亢,扭動著香軟的身軀,奉迎著父親的抽插,喊叫著:「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舒服……舒服得……快……飛了……」

  可是野獸般的父親依然毫不留情的捅著,撲哧撲哧,淫靡的味道充滿室內,掩蓋了噴灑在室內的高級香水的清幽香味。

  女兒喘息呻吟著,緊緊抱住秦守仁,一雙雪白的大腿盤繞在他粗壯的腰間,而父親則更粗暴地肆虐佔據進出她美麗的身軀,然後就在最後的一擊中,秦守仁將大量濃稠灼熱的精液射入自己女兒的子宮內。

  「小華……我的心肝……我的寶貝……我可愛的女兒……我好愛你。」秦守仁喃喃地訴說著自己的愛戀癱了下來,而女兒則臉色潮紅,香汗淋漓地癱在沙發上。

  一雙玉腿無恥地張開著,父親尚未完全軟下來的雞巴還插在她濕淋淋的小穴內,感受著那高潮中的痙攣 。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