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4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將軍向寵
Crawler | 2016-10-20 20:40:14

今天愛人生日,十二點半了我才發信息祝他生日快樂,這還是我們結婚六年來我第一次這樣誤事,因為我一直在想該怎樣把這兩天的事情記錄下來,給自己留下一個可供審視的機會。

  因為,你們看到的將不是快樂,或者說是不純粹的快樂,又或者說只能算是一種幸運,因為,我們只是遇到了一對很好的夫妻,很純樸很善良很熱情很恩愛的一對(下文我將對方先生直接稱呼為王,他愛人為胡)吧。

  這次是我們夫妻的第八次交換了,也是最開心的一次、最想回憶的一次。

  三天前,老公和我經過多次的聯繫和商量,決定這個星期五加上大禮拜利用三天的時間來完成這次煙台之旅,並與對方協商一致前去他們那裡,對方夫妻顯示出異常的高興。星期五的早上,太陽已經很高了,我和老公才從被窩裡爬出來,簡單的洗唰和打扮,按照事先的計畫我們上路了,目標是六百公里外的煙台。

  火車在不緊不慢的跑著,窗外的景像是那麼的誘人,老公不停的向我介紹剛剛過去的那個地方的名勝和人文,我們的心情似乎出奇的好,下午四點多列車準點到達終點這座有名的海邊小城。一個簡單的旅行包裝載著我們的全部所用之物,老公輕輕鬆鬆的背在身後,我空手行走時那樣的舒暢,剛出站口,我就在茫茫接站的人海中發現了他們,幾乎是同時男主人也看到了我們,幾句熱情的問候我們上了他們的私家車,十幾分鐘後到達了一家很有名氣的飯店,看來我們將在這裡開始我們的共同三天生活。

  這頓飯足足吃到晚上八點多,看來主人倆安排的很是用心,我們面對面地坐下去,兩個男人開始談天氣,談煙台的海洋性氣候與內地的氣候差異,後來男人們的話題又轉到兩岸關係上,我和胡則比較沈默,有時候只是隨和著笑一笑,我不敢直面看王,我覺得我會洩露自己的表情或意願,當我無意的斜視了他一下,一時間我像是從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墜感使我思想清晰,不隱瞞地說,我覺得我們更適合做朋友,而不適合做性遊戲,但是這頓飯給我們的融洽帶來了很好的效果,果然,吃完飯一起去唱歌時大家都輕鬆得忘記了自己其實是要做什麼的。丈夫很開心,喝著啤酒,唱著記憶裡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他一手拿麥克,一手指著我,嘴裡唱著「最愛是你……」迷離的眼神讓我感動。而他們很親暱地對唱,也很開心。我們都這樣坦然地打發著時間,昏暗的燈光產生不出一點點感覺,唱在嘴裡的情歌也只是一種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該做什麼或不該做什麼。十一點半的樣子我們一起坐出租去他們家裡。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寬暢的大廳足足有三十個平方,兩個臥室一明一暗門口相對,前後陽台分通兩個臥室,女主人講整個牆體、門窗都採取了隔音材料,關上房門就是聲音再大外面也很難聽見,白色的裝飾更顯得室內簡潔溫馨,我擁擠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鬆,夜風很溫良,王在走上涼台時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暫停留,我突然變得緊張。

  大家在沙發上坐著,女主人把衛生間的熱水調好讓我去洗澡,並順手給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內心真的有幾分感激他們如此的周到,此時我一再叮嚀自己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後出來時,我還是發現了自己露出的小半個胸和清晰可見的乳暈……我雙手掩著胸,坐在丈夫旁邊。大家也都輪流著洗澡,其餘的人都較沈默,那時有個台在播射鵰英雄傳。

  完了之後我們都本分地坐在客廳看電視,一直到次日淩晨一點多。燈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沒有一絲曖昧,於是女主人關了客廳的燈,大家開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實有些勉強,因為王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很抱歉)。可是燈滅了,視覺上的壓力小了很多,所以,我們就開始營造一種曖昧。大家坐一張沙發時,王摟住我的肩,右手攬住了我的胸,我沒有拒絕,那時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見丈夫很規矩地坐著,我突然覺得對不起胡,就用眼神鼓勵丈夫。那時我是輕鬆的,也許是身體的短暫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寬容與接納……天色已晚,大家仍沒有睏意,還是在王的提議下我們才準備我們的真實課題,按照主人的分付,老公和胡在南臥室,我和王在北臥室,就在我們要分別進入房間時,女主人快速走到我身邊在我耳旁悄悄地說,她老公的傢夥很大,要是吃不消不要硬來,我心裡不覺得暗笑,別嚇唬我,孩子都生出來了我害怕他那個小小幾幾,不過我還是機械的點了點頭,我們分別進入了兩個房間,一切的感覺是陌生的。因為習慣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激情的心沒有如約而至……雖然是房門相對,但是關上門後還真像女主人說得那樣外面的一切都難以如耳。王是一個很有修養的那男人,他並不是那樣的猴急,而是和我坐在床邊聊著讓我開心的話題,他的手卻在我胸前不停的來回撫摸,並在我們的說話時悄悄脫掉了我的睡衣、乳罩和內褲,使我緊張的心在不知不覺地過程中接納了他,當他把我慢慢的放倒在床上時,我到是那樣的自然了,在那幽暗的壁燈光下,他迅速的脫掉了他身上唯一那件短褲,這時我才想起女主人的囑咐,我的眼神迅速的掃到他的兩腿中間,只見他那雄起的武器挺在腹下,雖然沒有特別的長,但是那個粗確實我沒見過,我想足足有四到四點五公分吧,我的心一下又收緊了,緊張的思維著我該怎麼辦,此時他似乎察覺到我的反應,站在床邊,用右手拿起陰莖讓我看了個清楚並說道:「害怕了吧?我的這個是有點大,不過結過婚生了孩子的女人更喜歡,你要是覺得受不了,我們可先試一試,行就干,不行就慢慢的適應好嗎」?我不自然的笑笑說:「我真的沒見過這麼大的,是有點緊張」,他把我的身體調整了一下,我頭朝裡屁股朝外,他在床邊提起我的腿分開了,我的心在突突的跳,我感覺到他那巨大的陰莖頭頂在了我陰道口上,感覺到他在慢慢的推進,此時我感覺到一股生疼刺向我,我不由得「啊」了一聲,他立即停止插入問道:「疼得厲害嗎」?

  我說:「是阿」,他顯示出很有修養慢慢把陰莖從我的陰道中拔出來,躺在了我的身邊,用手在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頭髮,我們相擁著,此時無聲勝有聲,我覺察到他的幾幾在慢慢變軟。

  我很內疚的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說:「我知道,我們會慢慢的和合作好的」,我們躺在床上,他沒有再次插入的動作,但是幾次把我壓在身下、有時候吸吸我的乳頭,我則用手緊緊地握著他的幾幾,至少給他一種身體上的快感。時間過得真快。

  他�起頭看看牆上的鐘錶說:「我們進來快一個小時了,不知道他們倆進行得怎麼樣」?

  我說:「是不是擔心你老婆啊,放心吧,我老公雖沒你的大,但是火力很猛,哈哈哈」,我不由得笑出聲來,他在我的臉上吻了一下「你個騷妹妹,看來你老公喂得你不錯阿,哈哈哈」,他也大笑了起來,緊張的心一下放鬆了,我們倆緊緊的抱在了一起「要不我們去看看他們做得怎麼樣」?王忽然提出一個新的課題,我想了想他的大傢夥我一時還不適應,去看看別人也好消磨點時間提提激情就說:「你看了他們正在做著可別上勁把我整慘了阿」,「不會的寶貝,我知道你吃過後還會想吃的,哈哈哈」,「你好壞」我順手在他的幾幾上輕輕的拍了一下說:「走,去看看他倆在幹啥,可是怎麼看啊,叫他們倆看到多不好意思啊」?

  「我有辦法,他們房間有燈,後陽台上是黑的,我們從哪裡往裡看的清他們,他們看不到我們」,我捶了一下他的背:「你鬼點子真多」,我在他的擁抱下,裸體的我們倆輕輕的出門、走過客廳、餐廳來到了後陽台,一道不太明亮的光線穿過薄薄的窗紗從北臥室射出,我們倆個人相擁著悄悄地走到了窗前,藉著並不太光亮的光線房間了看得清清楚楚。

  床上兩個人光光的身體正疊加在一齊做著上下運動,老公趴在胡的上面每一次都是那樣的用力,啪、啪—啪啪的響聲很有節奏,伴隨著這種響聲的是啊、啊—啊啊的叫聲,我們倆不約而同的數著1、2、3、4、5……18.20……70.71,終於老公趴在了胡的身上不動了。

  「怎麼了,累了」?

  「你還不過癮阿?都快一個小時了」,「射了嗎」?

  「沒有」,「那就歇一會吧」,看著這樣溫馨的對話我的心中不免有點嫉妒,這麼體貼人的老公讓給了一個初次見面的女人,我回頭看了看王,發現他並沒有認真地在觀看眼前的情景,是不是他也心疼著他的老婆,在我回頭瞬間,他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下,同時我覺察到我剛才害怕的那根東西已經從我的兩腿中間插了過去,他雙手緊緊地抱著我,並不時地揉搓我的乳房,我把我的左手按在他的胳膊上,右手握住那根從我腿間插過來的陰莖頭,我們繼續在看戲。室內的他們並沒有注意到我們的存在,只見到老公從胡的身上翻下仰面躺在床上,胡則迅速的坐到我老公的身上,我這才發現老公的命根是那樣的剛挺威武,我體內的水在視覺和後面那個男人的摩擦下流了出來。室內的表演在繼續,一段女子坐蓮後我沒看清楚他們什麼時候換成了男上女下69式,老公的陰莖在胡的口中進進出出,胡的嘴角邊已經躺出了不少的液體,看得出她在努力的張大嘴巴迎接著那根肉棒的拔出、插入,胡的雙腿曲分著,老公的頭抵在她的兩腿之間,不時地作出舔、咬的動作,胡的屁股下面已經濕了不小的一片床單,說不出這些水是胡的液體還是老公的口水。

  「快點、快點、我要來了,快啊」,一陣女人的叫喊聲傳出,只見女人的屁股在不停的上下襬動,「啊、啊、啊——-啊」,一聲長嚎,女的伸平了雙腿,只見老公動作加快,女人只是機械的張著口,「啊、埃、嗷————嗷」,又是一聲長嚎 ,老公的陰莖從胡的口中拔出,一股白色濃濃的粘液順著胡的嘴角、臉上、耳根流到了頭髮上,他倆擁抱在一起,室內停止了一切活動。這時王輕輕的擁著我離開了這個窗口,我們回到了我們的房間,之後並沒有做什麼,我知道他很想要,但是又怕我害怕不急於行事,我們穿上內衣、睡衣,我斜躺在他的懷裡看著電視。

  十多分鐘後老公和胡裸體從房間裡走出來,老公的臉上還掛著汗珠,看來他真的累得不輕,軟軟的幾幾隨著他的走動左右搖擺,胡的臉上、頭髮上還掛著濃濃的液體,從她陰部流出的東西順著她的腿往下流,可能是沒有預料到我們早已在客廳中的原因,胡把手中的衣物自然的檔在了陰部,老公笑嘻嘻的說道:「你們怎麼那麼快啊」?

  王說:「快去洗一洗吧」

  他們倆從衛生間出來的時候老公只穿著那件小小的內褲,胡則穿的多一些,在我們相擁的沙發旁他們也相依而坐,「看得什麼片子阿」?胡一邊擦著頭髮上的水一邊問到。

  我說:「射鵰英雄傳,演好一會了,廷好看的」,胡問:「什麼,你們看好一會了,怎麼沒做阿」?

  老公看著我的眼睛好像在尋找答案,我說:「真是,我有點怕,沒敢,不好意思」,胡過來一邊拉起我一邊對他老公說「你就是拿我有本事,就是不愛惜我,妹妹都來咱家了,你就不會好好伺候阿,來來來,回屋去,我們倆幫你們一下。在胡的連說帶拉大家嘻嘻哈哈笑聲中,我們一同進了我剛離開臥室,在胡的催促下,她和我老公都只穿著一件內褲,而我和王被扒得光光的,不知道是她們高潮後的快樂還是我真的想試一試那個大傢夥的利害,大家營造出一格熱情開放的場面,我仰面躺在了床的中央,王則在我的雙腿中間朝我而跪,老公在我的左則斜臥著,他的右臂從我的頭下穿過並把手按在我的右肩上,給我無限的撫愛感,胡在我的右則,用她的左手輕輕的撫摸我的雙乳,右手則緊握她老公的陰莖給他快感,我老公一會伏在我的臉上給我輕輕的吻,一會給我擦擦本來就沒有的汗水,當他看到王那特別大的陽具後,他那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安,在胡的連續刺激下,王的陰莖膨脹到了極點, 4.3公分(後來知道的)的粗度也使我不由的心在打顫,我還是不動生色的看看老公,他又一次的親吻了我好像給我鼓勵,」好了,準備開始吧,妹妹你吃過一次後可別上癮阿,讓我以後老餓肚子,哈哈哈「。

  她的這句話確實讓大家放鬆了不少,我不由自主地把雙手放在了屁股下面,緊緊地托起臀部迎接著緊張的那一刻。

  」好的,慢慢來,進的不要太快,不行就停「,胡就像一個指揮員在指揮一次大的運動,王輕輕的趴在了我的身上,不知為什麼此時老公起身轉到了我們的後面,一會我才明白,他在看王進入我身體那一刻對外我衝擊,我儘量把腿分到最大,王的粗喘說明他已經開始發力,胡用左手拿著丈夫的陰莖幫它尋找目標,右手則扶在她老公的屁股上示意推進的動作,我明顯的覺察到王那巨大的龜頭在向我的體內推進,覺察道有點疼感,不由得」啊「了一聲,胡立刻叫道:」停「,並問我:」能行嗎「?我點了點頭,表示我能忍耐,胡則低頭看了看我的陰部,對我老公說:」你別光看熱鬧,幫幫忙,把你老婆的陰唇往兩邊分分「,老公笑著說:」真是麻煩啊,哈哈哈「此時我覺察到我的陰唇在外力的作用下向兩邊分去,王的陰莖又慢慢地向我體內推進,我不時的發出」啊---啊「輕輕的呻吟聲,可是胡並沒有再次喊停,我感覺到王的速度在加快,我緊緊地咬著牙,隨著王猛地一推,我」嗷「的大叫一聲,胡說:」好了,到底了,慢慢的往外抽「,隨著胡的指揮,王在我的身上時起時伏, 那根讓大家著急的大傢夥在我體內慢慢進進出出,幾分鐘後王的速度明顯加快,我也不再喊叫胡拉著我老公說:」走吧,別看了,讓人家趕快做吧「,我看到她在我老公的屁股上扭了一下,老公則順手抱起她走出了房間。我們真的配合得很快很好,王幾次去看我的陰部有沒有出血,慢慢的我們適應了,並先後做出了幾個花樣,雙人臥式,口交,69式,背後式,啪、啪、啪——啪、啪,啊、啊、——啊的叫喊聲我想他倆肯定聽得很清楚,中間幾次我還特意留意陽台上的床戶,哈哈,我在看他們有沒有在偷視我們。

  半個小時後,王那根巨大的陰莖已經垂下了頭,上面掛滿我那紅色的分泌物,我那難已閉合的陰部液流淌著他的精液,在他的攙扶下我們慢慢的走向衛生間,路過客廳的時候我看到老公臉上帶著疼惜的表情,而胡則高興的喊叫著:」怎們樣,妹妹,你的逼吃飽了嗎,哈哈哈「,我回了她一句:」等會看我老公幫不幫我給你個陰進口出穿膛過「。

  女人總是有些敏感,我很愛憐胡,就像憐愛自己。在看電視的時候我讓丈夫抱著她,我則在身後抱著丈夫,其實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沒說出來而已。我頭貼在他的背上,感覺他胸部的溫度。這個我熟悉的溫暖的懷抱……我不忍離開。很長時間情緒才穩定下來,我覺得那是因為兩個男人的同時安慰。

  我和胡都認為在這個遊戲裡男人得到的快樂多於女人,我們很友好。

  她的笑很迷人。稍微休息過後,天色已經很晚,不免都有了幾分睏意,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麼睡。其實在剛才休息時我就對丈夫明確說了:」我不想和王整個晚上都在一起。「這是真的,當時並沒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著別的女人過夜。我只是從我自身出發而強烈要求的。所以大家在討論時都儘量遮掩自己的態度。當然,明確地表達出來肯定或多或少地傷害到某個脆弱的靈魂。

  我笑著說:」我還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睡。「,如果開著燈,大家會看到我坦誠的絲毫不加掩飾的微笑。大家其實並不很贊同我,因為他們還在討論。」你們決定,我隨便。「他們三個都這樣說。我突然有一種悲哀,但又很執拗。也許他們都期待一種新的睡眠的感覺。

  我堅持:」還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習慣。「他們同意了。因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回到南臥室,當然地發生了一絲不快。我是個自私任性而又刁蠻的女人,我責怪丈夫不顧及我的感受,責怪他不疼惜我,責怪他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愛我,責怪他的種種……我刁鑽古怪的問題常常詰問得他有口難辯,我打他,掐他,擰他,我讓他發誓說愛我……我背過身去,雙手抱肩,頭髮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淚流滿面,鼻息沈重不堪,我覺得性使一切變得脆弱。

  我想著任何一個值得我懷念的男人:我想到我原來的那些性友,就非常想在淩晨三點鐘發短信告訴他我想他,想他純潔到單調的情感,我知道他會說世界還是純淨的好,於是我就非常懷念以往純淨的生活…想到小唐,想到WXY,想到WY,想到陌生的」心情「……那時隨便任何一個向我表示過關心的人,都可能成為我的傾訴對象……我的淚已經打濕了鬢角的頭髮……正在這時,王推門進來了,對丈夫說他們換一下睡吧,我一聽非常非常不高興,但是沒說一句話,我的鼻息聲讓他覺出了異樣,於是他問我丈夫我怎麼了?丈夫說睡著了,他問這麼快,丈夫說:」坐一天的車,天又這麼晚,再加上剛才的興奮勞累吧「於是王說那你們睡吧……王走後我故作平靜地說:」失望了吧?要不你過去?我一個人睡挺好……我不會生氣的,真的。「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勁抱,我再躲,他再抱……終於我很委屈地鑽進他懷裡,數說著他種種的不是,他開始吻我的耳垂…我們又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下身雖然有點痛但又隨即沈沈睡去,我還是依舊的姿勢,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以前總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懷孕以來,丈夫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壓,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睡姿,所以,這個姿勢就變成了我們現在最佳的入睡姿勢,就像在自己家裡那樣這一夜我睡的和踏實。

  星期六的早上太陽已經很高了,我才懶洋洋的從床上坐了起來,老公似乎還沒有要起床的意思,我問:」很累嗎,身體吃不消今天就悠著點「?老公把雙手枕在頭下慢悠悠的說:」什麼呀,我是在想想昨天晚上你被嚇的事情那,哈哈「,」壞蛋,你看到別人哪有那個操你老婆你不心疼啊 「?

  」心疼是心疼 ,不過我們出來就是享受的,你興奮了我也高興,我真的害怕他那大的傢夥把你的洞撐破了 ,哈哈哈「,」去你的,你要是有那麼大的傢夥我誰也不讓用,自己留著啊,哈哈「哎,你說他們起來了嗎?我們起床吧,別讓人家說我們是一對懶蛋啊,我去洗漱了,你也快點起來吧,昨天那他們不是說今天帶我們出去玩一去哪嗎」,老公聽到這裡坐了起來。

  由於昨天晚上的愉快合作,今天那大家的心情都特別的好,王一面開車還一面不停地介紹煙台的特點,他的老婆到是不住的提醒他注意安全,路連島的東口、西口,煙天台上公園上的燈塔下都留下我們的足跡,隨後我們又乘船去了崆洞島,吃了一頓在內地很少能見到的海鮮,下午快到五點時我那雙高跟鞋好像在和我作對,使我的腳掌越來越疼,胡的腳上也磨起了一個泡,看來穿著高跟鞋遊玩真的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回到住人的家我就立即脫下那雙好看但是不舒服的鞋子,洗了一個 熱水澡,有點勞累的身子 才輕鬆下來,電視機旁我們一面吃著新鮮的水果,一面繼續聽著王對煙台的敘說,老公不時的用我們泰安的特色講上一兩句 ,他們都很健談,我和胡則在一起小聲的說著家庭 、孩子、工作和女人生理上的雞毛蒜皮的事,這時王走到我的身邊坐了下來,我仍在和他老婆說著話,王就不知不覺的從我的背後解開了我的乳罩扣,那件帶蓓蕾花邊粉紅色的乳罩掉在了我的腿上,胡用手打了王的手臂一下說:「色狼啊,你就不能讓妹妹消停一會啊」,此時我老公卻說:「要不大家再來一次吧」,王則立即迎合到:「好啊,我們在一起玩一會再吃晚飯,到時候我下廚,哈哈哈」。這次仍然是到了南臥室 ,可能是這間房裡的床特別大的原因吧,女主人快速的整理了一下床面,本來都沒穿多少衣服的我們立刻都脫的精光,我們還是交換著做,兩個男人就像事先說好似的把我們兩個女人並排放倒在床上,他們並沒有上來 , 而是站在床下分別把我們倆的腿搭在他們的肩膀上,我看到王的臉在發紅,不停地在用手刺激自己,老公則不緊不慢的分開 胡的雙腿 ,好像在仔細的欣賞著一件作品,由於我和胡並肩相躺,我們還沒有去關注男人們的事情,任他們隨意在擺動著我們的身體,我看看老公,他閉著眼睛,身體不停地前後運動,我問胡:「進去了嗎」?

  胡答:「不知道什麼時候進去的,你一問我才感覺到逼裡有根東西進進出出的,嘿嘿。我老公的進去了嗎」?胡反問我,我說「好像還沒進去,正在往裡插啊」,「別怕,他那東西也就是第一次見怪嚇人的 ,以後就是一種享受了,真的,我們談戀愛的時候他一直不讓我看,可能是怕嚇的我不敢跟他談了,結婚前年撚吧,他去我家正好我父母去走親戚了,我們有了第一次,當我見到那個東西時,我真的下的不知所措,但我不停地在哭,他一面安慰我一面往裡插,我感覺到一陣撕心裂肺,好像有人要把我劈成兩半事後我出了很多血,半天沒有站起來,哈哈哈 」,兩個男人在我們的身體上用力的重複著一個動作,閉口不說一句話 ,我和胡則任他們抽插,根本沒在意還在做著愛,繼續著我們女人之間的對話,「你的第一次順利嗎 」?胡問我 ,我想了一會說:「真的我第一次沒什麼很特別的,就是稍微有點疼,出血也不是太多,完事後我最怕的是懷孕那」,「看來你老公一看是就很珍惜你唄」?

  「不是的,我的第一次不是他開的,認識他還是在我第一次的兩年後,」什麼?你把第一次給了別人,給的誰,你老公當時知道嗎「?

  」是我在高中時我的體育老師,那天下大雨,我家遠又忘了帶傘我就住校了,天很晚了我就要睡覺時我看到窗戶上有個人影,我嚇得不敢出聲,那人就先說話了,我是你劉老師,後來他進了屋,我們有了第一次「,」哈哈哈哈,你還挺超前的,現在想想也是,女人早晚要讓男人捅破,只要喜歡,給誰都一樣「。

  我們兩個女人的身體在男人的動作下不停運動者,根本沒有去關注,只是我們不停地聊天。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察到 胡不說話了,雙臂抱著我的頭和肩膀閉起眼睛在哪裡呻吟著 ,嘴裡不停地發出啊、啊的聲音,我也靜了下來,室內只聽到啪、啪——啪、啪啪,皮肉的撞擊聲,隨著一聲」嗷「,我看到老公趴在胡的身體上不動了,胡的身體在一陣劇烈的顫動後也發出」啊「的一聲停止了運動,我知道他們都到了高潮 。王還在用力得在我的體內抽插,這時老公仍趴在胡的身上看了我一下,我朝著他笑了笑 ,老公用手撫摸著我的臉上,」舒服嗎「?我問老公,他沒回答只是點了點頭,我說:」摸摸我的 乳房吧,我快來了「,老公輕輕地把手放在我的乳房上撚著我的乳頭,王的速度突然加速了一倍,室內啪啪的皮肉撞擊聲特別的大,」哇——嗷「,王射了,我只覺得陰部一熱,昏了過去。

  除了外出玩就是家裡玩,根本沒有食慾,晚餐我僅僅喝了一小碗粥,電視仍是我們的主要消磨時間的條件,新聞過後王說他有CD,幾部片子他認為不錯,我們都認同了他去那片,只見他熟練的鏈接線路、調整光色,不一會電視上出現了夫妻交換的鏡頭,好像是一部陝西的內容,成員有四五對,片子拍的很有故事性,記得好像是從吃飯開始的,氣氛很熱烈,女士們都穿著高跟鞋、很漂亮的衣服,男士們都很有風度,他們在賓館租的房子,看不清誰合誰是夫妻,更沒看清楚誰和誰在交換,做愛的場面很多但是顯的有點亂,我們都集中精力得欣賞著每一組鏡頭,片子結束時我們才發現四個人擠在了一個沙發上,王說:」看人家打扮的多新潮,你們倆能讓我們開開眼界 嗎「?

  」是啊,這兩天光做愛了 ,都忘記了穿 衣服的你們是個什麼樣子了,哈哈哈,打扮一下,提提我們的情緒「老公隨和著王,」那有什麼,想看什麼樣的,我們保證讓你們褲襠裡的東西蹺起來妹妹,你帶了嗎,沒帶 我有啊,說啊,你們想看什麼樣的「?女主人又是反嘴又是問著我老婆,」就來個高跟鞋、黑色長筒襪、丁子褲、超短裙、帶乳罩不穿上衣,哈哈哈「,老公完全表示同意,十幾分鐘後,我和女主人亮相了,二十七八的女人正是最美的時候,還沒等我們倆醒過神來,兩個男人就把我們按倒在沙發上,老公甚至都沒把胡的丁字褲撥開就插了進去,胡疼的大叫:」慢點啊、慢點啊,你把我的丁字褲都頂進去了「,老公笑著說:」我太猴急了「,當胡坐在沙發上慢慢從陰道中拉出那根細細的帶子時,我看到上面帶有少量的血跡,這場服裝秀的結果時王把精液射宰了我的高跟鞋上,老公的精液粘滿了胡的乳罩,男人做完後喝水休息,我們倆女人不得不打掃戰場。當時鐘指到12點時,第二天的活動畫上了一個句號,我和老公上床不久,興奮點仍然起著作用,我親吻丈夫,他有點興奮,我勸他去隔壁房間,他說不去,我知道是說給我聽的,但還是挺高興……女人就這一點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為什麼莫名其妙地特好。在我的勸說下老公還是過去了,王也來到我的身邊。我們倆在聊天,真的沒有什麼顧忌了,之後他去了一趟衛生間,回來時手中拿了一包濕巾,這個男人真的很周到,我好像喜歡上他了。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看得出王很牽掛妻子,問我:」你說他們做了嗎,做完了沒?「我說:」不知道啊,好像沒聽到動靜,要不你去看看吧「。

  他問:」你去不去,我說我沒有那個勇氣「,哈哈,我是不想再轟轟烈烈的高一場,畢竟這兩天做得太多了,下身有點隱隱約約的疼感」,他過去了,一會就過來了。

  我問:「他們做了嗎?完了沒」?

  他說:「好像沒做,但是你老公趴在我老婆身上」。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裡一陣發緊,擔心老公消精過度,我說:「我也去看看。」

  丈夫趴在胡的身上並沒有對準胡的部位,兩陰有一定的距離。看見我過來,他們笑了。

  我說:「怎麼沒做,練功啊?

  丈夫說:」不行了,透支的厲害。「我問為什麼,他說:」在休息,哈哈哈……「我說:」我可不是有意要過來的,是王說你們在玩遊戲我才過來的。

  我的解釋是正確的,但是正確的解釋恰恰為我的真實想法作了很好的掩護……我還是很自私。……無法言說的委屈一下子湧了上來……  丈夫看見我寬容地笑笑,他知道我在尋找安慰。我回到房間躺在王的懷裡睡著了。

  今天是星期天,也是我們這次計畫的最後一天,當我醒來的時我發現王已經離開床不知去向,我又在床上迷糊了一會,老公和胡在客廳的說話聲說明只有我自己還沒有起床,後來老公喊了我兩次我才懶洋洋的離開臥室,胡早已做好了飯,安排我和老公先吃,胡說:「找人買好了車票,他去拿票了,一會就回來」,我們真的感到之一對夫妻與我們真是有緣分。往回來了,兩張臥鋪車票放在了茶幾上。

  他說:「離開車的時間不大兩個小時了,收拾一下在家休息一會吧,不外出來」,我們真的有積分感激,簡單的行李不用收拾,我們只等上車的時間了,剩下的近兩個小時怎麼打發那,王說:「我們抓緊時間在再來一次吧,也好有個美好的總結」,大家都鼓掌同意了,在客廳裡我和 王,老公和 胡,我們進行了半個多小時的做愛,也可能是要分別的原因吧,很快大家都到了高潮,就在我要區衛生間的時候,女主人喊住我說:「別排出來,你就要走了,就把我老公的精液一塊帶走吧」

  我說:「要是在車上流出來多難看啊」?

  「我有辦法,來,你仰躺著,我用創可貼給你 糊起來 就躺不出來了」,我下笑著說:「那我可真的要把你老公帶走了,哈哈哈」,「就是讓你帶走啊。留個紀年啊」,說著,兩片床可貼封在了我的陰唇上,「那你逼裡還有我老公的精液啊,你也會封起來嗎」?「」你看,我早封上來,等你回到家後,你打來電話我們一快揭開封條好嗎「?她說著�起一條腿,讓我看看她的封條」好的,一定,說話算話,我們走了可不許早拆封條啊「,」一定,我還想留到你們下次再來的時候那「,」下次啊,我們不來了,該你們到我們家了「,大家表示一定如約按照計畫準備出發了,在開門前老公突然把 胡按坐在地上,那根引陰莖立即插入到戶的口中,僅僅幾分鐘,一股白色的液體充滿她的口腔,此時王 也把我摟在懷裡,在他呀噢噢射精的一霎那,對準了我的胸膛,他的精液濕透了了我的乳罩,已經沒有時間在打裡了 ,胡伸了伸脖子把老公精液嚥了下去,我則拉了拉上衣遮擋住沾滿精液的乳罩。門開了,我們奔想回家的車站。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