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16 17:52:29

她,出生在蘇北農村,一個世世代代務農為生的家庭,家裡有四個孩子,她是夾在中間不被注意的“老三”。

  四個孩子要吃要喝要穿,家裡經濟非常拮據。直到十歲那年,在她的一再請求下,父親才很不情願地把她送進了學校,是母親替她幫的腔:“讓她上幾年吧,好歹能識數,會寫自己的名字。”

  向著月亮奔跑在班級裡,因為年齡最大,所以農忙時節,她經常被老師叫去幫忙幹活。她喜歡這差事,因為老師家裡有台黑白電視機,幹活的間隙,老師會善解人意地打開電視讓她看。什麼歌舞啊港台的電視劇啊,明明是乾巴巴的新聞,她也看得津津有味。她總覺得,電視裡的那個世界,和自己身處的這個世界不一樣,那是一個多麼豐富美妙的花花世界啊!

  也就是那樣的一天,她在老師家的電視機裡,看見了排外國人在跳芭蕾舞。那些美麗的人,穿著夢幻一般的白紗裙,頭昂得高高的,跳著夢幻一般的舞蹈。她傻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能有人可以這樣美,她覺得自己的眼睛熱熱的,喉頭顫動,想要說什麼卻發不出聲音——那也是人嗎?是和我一樣的人嗎?他們怎麼吃怎麼睡?

  她徹底被震撼了。儘管那個時候,她赤著雙腳,腳上和小腿上,還殘留著秧田裡的泥汙。

  看過那段舞蹈之後的好多天裡,她還是神思恍惚,無論吃飯還是上課,即使是在睡夢中,那一排跳舞的人都在她面前晃。她想:那才叫活著啊,如果我也可以變得那樣美,穿著那樣的白紗裙,站在舞台上跳舞,那麼我這一生,就算值了。

她悄悄去問學校裡教音樂的老師:“那是什麼舞?我們學校為什麼不教呢?”老師告訴她“那是芭蕾舞,是需要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壓腿、下腰訓練的,你們這樣的已經不行了,骨頭部硬了。”

  她不死心。那時候她相信老師教導的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還有,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她自己練,天天起個大早,把自己的腿架在門口的石墩子上,拼命往下壓,疼得直咧嘴,眼淚都出來了,母親罵她,“大清早的發什麼神經啊! ”她不理會,風雨無阻照練不誤。

是和她一直這樣堅持訓練自己有關係吧,十六歲的時候,她已經出落成一個身材修長、腰肢柔軟的美女,長長的頭髮像舞蹈演員一樣梳得光光的,在腦後挽了一個髻,和同村的那些女孩子站在一起,她顯得鶴立雞群。因為外形出眾,有時候鄉里有什麼匯演活動,學校裡會安排她去參加,也因此,她比學校裡其他的女生要多見過一些世面。她會說不太標準的普通話,知道瓊瑤和三毛。

別的女同學成天謀劃的是去城裡的餐館打工,而她,成天想的是能夠站在真正的舞台上,穿著白紗裙錦緞鞋,頭昂得高高的,跳一回真正的芭蕾。

  她喜歡自己有這樣一個不同凡響的夢想,喜歡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儘管因為這個夢想,她被那些女孩子孤立,也被大人們潑冷水。

  初中畢業了,父親說什麼也不讓她再讀書了,給了她兩條路選擇,一條是在家幫助父母種地,年齡合適了就嫁人,另一條是出門打工。她選擇了後者。

她在17歲那年去了上海,因為她打聽到,上海有一個芭蕾舞團,她徑自找去了,她對傳達室的大爺說“我想在這裡找一份工作,什麼工作都行。”大爺問她:“為什麼偏偏要在這里工作?”她說:“因為這裡可以看到芭蕾舞。”大爺說:“不行啊,這裡沒有適合你的工作啊。”她失望極了,放下隨身帶的包袱,一屁股坐在包袱上,捂著臉哭了……大爺正在為難的當口,團裡的一個舞蹈家路過傳達室,看見這情景,好奇地停下了腳步。舞蹈家剛生完孩子,聽大爺說了事情的原委,說,“正好,我要找保姆呢,你願不願意幹保姆啊?”

  她抽噎著�頭,淚眼迷濛中看見眼前的女人修長的脖子、光光的髮髻,和電視裡那些芭蕾舞演員一樣——做不成芭蕾舞演員,能夠和芭蕾舞演員一起生活也很好啊。她點頭答應了。

舞蹈家每天都要在家裡練功,知道她愛芭蕾,便允許她在旁邊觀看,心情好的時候,也能教她幾個動作,並且告訴她:“如果活都乾完了,你可以來這裡練功。”當然,如果團裡有演出,也會給她弄票。能夠如此貼近芭蕾,她心懷欣喜和感激,對舞蹈家的孩子愈發盡心盡力。孩子帶得非常好,舞蹈家因此感激她,孩子入託以後,舞蹈家給她報了一個自費的英語大專班,說:“既然已經出來了,就別再回去了,但是要想在這城市立足,就得有一技之長。”

  她不想學英語,她只想在真正的舞台上,跳一回芭蕾。經過幾年的暗自苦練,她已經可以跟著音樂跳一整段的芭蕾舞了。

  舞蹈家告訴她“學英語和跳芭蕾並不矛盾,但是如果你在這個城市連生存都不能解決,又從何談起能成為真正的芭蕾舞演員呢?”

  她想想也是一隻要能留在這裡,那麼一切都有希望。她乖乖去上了這個大專班,刻苦學習,學習之餘,依然每天練功。她沈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無暇顧及其他。她捧著書獨自走在林蔭路上的美麗身影,成了校園裡的一道風景。

班裡有個男孩子,是上海本地人,家境富裕、為人溫厚,是班里女生們心儀的對象,可是自從男孩子在學校的元旦晚會上,看她跳過的一段芭蕾舞之後,便對她念念不忘,男孩子向她表白,“我想,如果你能成為我的妻子,如果我能天天看到這麼美麗的舞蹈,那麼我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大專班結業之後,她和男生結了婚,靠男方父母的幫助,在上海的浦東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她把其中的一個房間裝修成練功房,她終於可以在自己的房子裡,穿上美麗的白紗裙,美麗的舞蹈鞋,盡情地自由自在地舞蹈。她的身邊永遠有一道欣賞的目光。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故事裡的她,是我的姨姐,她現在生活在上海,和丈夫一起成立了一家小小的翻譯社,生意很好。丈夫非常愛她,他們有一個可愛的女兒。

而在她的家鄉,和她同齡的那些女孩子,那些曾經嘲笑她的夢想的女孩子,要麽還在家務農,農閒時打打麻將:要麽是在城裡打工,住在城市邊緣的簡易平房裡,和小菜販們為著五毛錢一斤的雞毛菜討價還價……

她今年快四十歲了,依然沒有實現自己最初的夢想,但是因為這個夢想,像奪目的鑽石一樣始終閃爍在她的正前方,讓她不懈怠不沈淪,引領她向上向上……她全身所有的細胞都調動了起來,這麼多年來一直鼓著心勁兒,時刻準備著。

  向著月亮奔跑,即使夠不著月亮,但至少,你能夠成為繁星之一。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