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8-16 17:53:11

不如張泉靈聰明,不如柴靜有口才,不如白岩松深刻,我必須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才能維持跟那些優秀的人一樣的水平。

  《焦點訪談》《新聞調查》《新聞會客廳》《面對面》《新聞1+1》……央視新聞頻道這些響噹噹的名牌欄目,都曾活躍著一個知性樸實的身影——董倩。

  適度的自卑讓我前行這位在央視摸爬滾打了14年的資深記者和主持人對成功的解讀很簡單:努力和機遇是每個人成功的砝碼,只要有機會就盡量抓住。

  適度的自卑讓我前行

董倩經常被人問及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北京大學歷史專業,她總是誠懇回答:“十幾歲的小女孩面對歷史的感受,和到了40歲的時候再看歷史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當時學歷史可以說是'不得已而為之'。”

  為什麼“不得已”呢?

  那時霍達的小說《穆斯林的葬禮》風靡校園,小說以美麗的北大為故事背景描寫了一段唯美的愛情故事。當時,董倩心想,就憑這部小說自己也要去北大讀書!但她報考的是北京大學英語系,英語成績卻一般,只能留在北大讀“冷門”專業。

  她選擇了歷史系,可是那些枯燥乏味的年度大事表,她壓根兒就不想好好學。她特別羨慕英語系的女同學,總覺得自己失去了最心愛的東西,還會躲起來偷偷流淚。

  整個大一,鑽了牛角尖的董倩根本沒有調整過來,沈浸在失落裡,學不進去。

如今的她已深諳一個道理:“當你經歷了一些事,你會問'為什麼';當你問'為什麼'的時候,你就想知道以前是什麼樣的。這大概就是歷史的魅力所在。”

  董倩最愛北大的未名湖,春夏秋冬每次季節轉換的時候,她都要去湖邊轉一轉。她還喜歡泡圖書館,想讀什麼就讀什麼,讀不懂的,就複印下來帶回宿舍再讀。在北大四年,她沒有找男朋友,不是在湖邊散步就是在圖書館啃書本。

  在北大,像她這樣的學生很多,充滿著求知的、向上的朝氣,那種氛圍讓董倩至今懷念。

  從北大畢業後,董倩為求職的事四處忙碌。

  1995年10月,董倩去參加央視的招聘考試。灰毛衣、格子襯衫、短頭髮、戴眼鏡,董倩素面朝天,帶著一身“學生氣”,夾在精心化妝、打扮入時的對手中間,顯得格外“稚嫩”。但她那種特有的自信和朝氣,打動了在場的考官,最終順利進入新聞評論部《焦點訪談》欄目做編輯。

  那是11月底的一天,天是灰色的,飄著雪花,冷得不得了。她早早趕到央視東門傳達室,等製片人李小萍來接她進去。她緊張興奮地站在雪地裡,一點都不冷,渾身發熱。

  漫天的大雪,熱烈奔放,董倩從此進入央視的大門。這一扇門就此改變了她的一生。

  真正進入央視,董倩覺得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歸零。她根本不懂電視,連什麼是編輯機都不懂!也沒有人主動輔導一個新人,有不懂的她就要勤問,賠笑臉去迎人家的冷漠。

  她感覺自卑透了。

  北大四年培養的清高,就此轟然破碎。辦公室裡其他同事出出進進忙這忙那,自己卻像根木頭一樣,傻呆呆地坐在辦公桌前不知所措。

  後來,她得到機會去採訪那些“東方之子”,但白岩松採訪一個人只需20分鐘,自己卻需要兩個小時,心中對台裡的攝像師感到十分歉意。

  在一次採訪中,採訪對象告訴董倩:“人和人的資質都差不多,有的人能成功,有的人不能,就在於誰能堅持。”

  這話讓董倩明白:只有改變自己,適應社會,執著努力地堅持,堅持,再堅持。

如今的董倩平靜地說:“一個人在從學校到社會、從年輕到成熟的過程中,適度的自卑是非常好的,它會推動你向前。當你知道自己這方面不如別人的時候,克服缺陷的過程就是努力向前的過程!”

  越做越覺得如履薄冰

  憑著勇於挑戰的拼搏精神,經過十幾年的磨煉,董倩才有了今天的睿智、成熟和乾練。

  1999年澳門回歸,董倩第一次參加大型直播節目,她以鎮定自若的心理素質出色地把握了現場。 2000年,她加入《新聞調查》當記者,照例做得很好。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只有完成了'東方之子'的積澱,通過在'東方之子'的鑽研、訓練、提高,才能進入'新聞調查'這一更高的層次,也才有相對自如一些的採訪功力。”

  現在她成了《新聞1+1》的當家主持人。

  “從做現場記者到進入演播室做主持人,我的速度比別人可能快了些,但既然受命於此,就要盡力干好。”這是董倩的一貫風格。

  看她的節目既不大起大落,也不驚心動魄,但是很有厚重感,鏡頭前覺得很平淡,看完以後卻覺得有深度。不懂就問,不懂就學,每做一期節目,在所涉及的專業領域內做充分的準備,這體現了董倩科學、客觀、理性的工作態度。

面對一些批評的聲音,董倩笑著說:“有了批評,這說明有人看我的節目了,有人注意我了!人應該換一個角度看待批評,把它貼到牆上隨時提醒激勵自己!”

  生活中的董倩,真誠樸素,仍帶著些“學生氣”。

“我只是節目製作眾多環節中的一個。其實,電視有時候挺不公平的,有那麼多的人參與了電視節目的選題、策劃、編輯工作,最後觀眾記住的卻往往只有露臉的公眾人物。”

  那天,董倩應邀與網友進行在線交流。她對網絡主持說:“你瞅我的頭髮,我自己剪的,一剪子下去就成這樣了!”主持人樂了。又有網友問她一個問題,她脫口而出:“我這個豬腦子,怎麼想不起來那時候採訪的是誰了呢?”

  從重點大學到新聞評論部,一路在“人尖”中打拼的董倩,雖然親歷了眾多重大事件,越來越被觀眾和業界認可,但她卻有著出乎意料的謙虛。

  董倩的父親是從山東農村出來的,他經常用一些農諺教育董倩:稻子熟了腰彎著。

  董倩曾說自己“不如張泉靈聰明,不如柴靜有口才,不如白岩松深刻,我必須要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才能維持跟那些優秀的人一樣的水平。”

  她說這些話,沒有絲毫的矯情。

她坦言:“真是越做越覺得如履薄冰。按說每做一個節目我都應該增加自信,但問題是兩方面的:一方面,的確是培養了自己的自信,知道在面對採訪對象的時候應該調整到一種什麼樣的狀態,這比以前自信了;另一方面,我比以前更誠惶誠恐、謹小慎微,因為我知道要採訪得好太難了!怎麼能夠深入事情的本質、核心,挖掘到真實情況,這其中的學問太深了!”

  讓對方覺得你配坐在他面前

  董倩是一個很用功的人。

  董倩覺得要想採訪成功,首先氣勢上不能輸,一定要讓被採訪者眼裡有你。為了做到這一點,採訪前的功課便不能不做足。 “如果你的提問不準確,或者說你的提問不夠水準,讓對方覺得你不具備與他們對話的資格,那麼他們很可能就會敷衍你。”

  董倩從不吝惜花在工作上的時間。為了做好一期節目,她常常“預習功課”到深夜。有一次,她把編導準備的半尺厚的資料帶回家,眼看著天黑了,又到了天漸明,人們又離家上班了,她還在工作。整整一天一夜,董倩從材料堆裡提煉了滿意的採訪提綱。

  “一個節目的成功與否,跟你的準備是成正比的。再得心應手的片子,你輕視了它,一樣效果不好,因此我會重視每一個片子。”

  她不給自己任何懈怠和輕慢工作的理由。

“當面對專家的時候,沒有任何東西為你遮醜:他們的目光直視你,讓你無處躲藏。如果你沒有能力與他們對話、過招,那就是一場不對等的談話,根本沒有辦法深入探討問題。”董倩這樣解讀自己的工作,“當主持人能夠把問題最核心的東西抓住,引導專家去分析,專家的精彩,就是主持人的精彩。”

  董倩已經成為一個名記者,但她並不想把自己營造成一個明星,她甚至本能地抗拒著這種可能。十幾年面對面的採訪經驗,董倩總結出一句話:讓對方覺得你配坐在他面前。

“不管什麼人,部長也好,普通老百姓也好,所謂'配',就是讓對方感到'你懂我說的話'。不因為他是高官就仰視他,也不因為他是普通人就俯視他,心態要平和。要了解他的處境和他講的內容,要設身處地地站在他的角度考慮。”

  即使是採訪一個犯人,她都會讓對方覺得自己是被尊重的。因為她知道,人只有處在被尊重的狀態下,他才會感覺雙方是平等的,也才會有與人溝通、交流的願望。

  從最初的迷茫到現在的成功,董倩感觸頗深。不是所有得到機會的人都會成功,因此屬於自己的應對機會的資本一定要雄厚。她告誡年輕人:“你是一個小蘿蔔,沒有你的坑,你就得去努力尋找你的坑,找不到,你就變成了蘿蔔幹。”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