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29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Burakku.kuroi
王子 | 2016-8-17 03:10:15

BenCheng本年30歲,結業於年夜學工商辦理系,年事輕輕就擔負某年夜企業公司的總司理,可算得是年輕有為的才俊。

其實說穿了也不外如斯罷了,由於某年夜企業公司不外是他老爸所具有數家公司的總機構,父業傳子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老爸是自力更生的,日常平凡吃苦刻苦才有今天,成為家財萬貫的豪富翁,因只有阿Ben這一個獨生子,所以才要他攻讀工商辦理,未來在他大哥退休以後,能接掌他宏大的事業。故此先交付阿Ben一家投資公司,進修一切M&A等營業的經驗,今後才干擔當年夜任。阿Ben也未使他老爸掃興,書是讀得很好,生意上的營業也辦得很好,亦可欣慰其老爸老媽的心願了。

獨一的毛病就是阿Ben素性風流,完整一付花花令郎的風格及年夜少爺的氣派,花錢如流水揮金如土絕不變色。自擔負總司理的職務後,生意上的寒暄應酬,天天都收支歌舞酒榭脂粉叢中,進修了良多調情手段及床第功夫。

再加上他生得體健高峻、俊秀蕭灑,又是年夜少爺,有錢的花花令郎,不知愛煞幾多風塵女子。阿Ben在歌台舞榭脂粉叢中玩過一二年後,總感到風塵女子為了是錢,毫無情趣可言。

有一日,聽了伴侶阿Sam一席談話以後,因而轉變了玩樂的標的目的,以良家婦女為獵色對像,心想:「人生活著也不外數十年的性命好活,若欠好好享受,多玩幾個女人,特別是要試試分歧年紀的女人,各類分歧風味的陰戶,不然,比及七八十歲,人已老化性性能也已老化,想玩也玩不動了,那才喪氣要命呢!

更況且憑本身此刻的前提,還怕找不到下手的對像嗎?」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公司裡的女人員還算很多,是以阿Ben鼓起由公司女人員下手的主張,何況本身是公司的主管,要制作和她們親近的機遇也較便利。

過了不久,機遇終究到臨了。公司裡新近招聘一位辦公室助理,名叫Sindy,三十五歲擺布,臉容還稱得上是中姿,身體也不錯,肌膚雖不太白淨,但細嫩柔滑。收支公司時,阿Ben在人事部呈報的材料上望過她的經歷表:中學結業,生有一女,丈夫因肝病沒法工作,家道清寒。阿Ben本意是招聘年青小妹來擔負的、因憐其家庭情況而破格錄用。

Sindy因感阿Ben破格錄用之情,故工作勤懇,待人平和有禮,所以贏得公司高低同仁齊聲贊譽。阿Ben心中暗想Sindy長得還算不錯,三十多歲正如伴侶阿Sam所說的「三十如狼」,恰是凶惡貪心的年事,性排泄到了飽和點。

她的丈夫得了肝病的人,須要醫治和養分及療養,到處處所都要用錢。再者得了肝病的人無力和老婆進行房事,不單無力並且基本不克不及,否則則病情加重,就魂棄世國了。

那Sindy才三十多歲的婦人若何熬得了呢?主張打定,就即刻下手。

第二天五點正,全部員工走完了後,Sindy將年夜辦室掃除整潔後,再到總司理室去掃除。排闥一望阿Ben坐在沙發上吸煙,忙一鞠躬嬌聲道:「總司理,你還沒走呀!」「嗯!Sindy,把門關好。坐下來我有話問妳!」

「是!」 Sindy關好門、坐在阿Ben的對面沙發上道:「請問總司理有甚麼囑咐!」 Sindy拘束的坐著。「嗯,沒有特殊的事,由於上班的時辰人多嘴雜,此刻只有我們兩小我談話比擬便利些。

妳來公司一個多月了,工作還勤奮,待人接物都很不錯,公司高低的同仁都一致稱頌妳,我想下個月升妳當我秘書助理,因妳只有中學結業,其它的營業妳沒法勝任,妳的工作再找個小妹來做、不知妳的意思若何?」

Sindy原來一顆心高低跳動不斷,認為本身工作不力。若被解雇,那一家四口的生涯就完了。一聽總司理的贊賞及升遷之言,喜極而泣的說道:「感謝總司理您的選拔,Sindy曾蒙破格的錄用!巳感激涕零,此刻又蒙您選拔升職,我真不明白若何酬報您的年夜恩!」說完站起身來向阿Ben連連鞠躬稱謝。

「好了,你坐下!這沒甚麼,我是論公行賞、工作優良者我定當選拔,工作不力者,我一樣要處分。

不要謝了,今後盡力工作就好了,快把眼淚擦干吧!

否則給他人望到、還認為我欺侮妳呢?」

Sindy忙把眼淚擦失落,一雙眼嫵媚的望著阿Ben,粉臉害羞的道:「總司理,您真會說笑話!您怎樣會欺侮Sindy呢?」「那可說不定啊!」阿Ben說完哈哈年夜笑起來,Sindy也笑了起來。

「嗯!對了,Sindy,妳此刻的薪水是幾多?」「我此刻的薪水是六千元!」Sindy嬌聲應到。

「太少了,那怎樣夠用呢?明天我看護管帳課加薪給妳,每個月一萬元。假若妳工作表示精良,我私家每個月再津妳一萬元,好欠好?」 Sindy一聽真是喜出望外,趕緊說道:「感謝總司理!您對我太好了!

我真不明白若何來酬報您!」此時,Sindy已泣不成聲的說不下去了。阿Ben一望事機已成熟一半了,忙走曩昔,一手抱著她的細腰。一手拿著手帕替她接著眼淚、說道:「Sindy,不準妳再說感謝的了,明白嗎?」「嗯!」Sindy應了一聲、由阿Ben替她擦淚。

Sindy感到本身的腰被他抱著,半身依偎在他的胸膛上。一股年青剛陽的男性體溫,傳到她的身上來,使得Sindy全身不由自立的輕輕發抖起來了,粉臉煞紅。「對不起!總司理,我太掉態,太沒有禮貌了。」說著想掙扎出他的懷抱。阿Ben的手牢牢的摟著,使她不克不及脫身,而且說道:「不妨!別動!就如許坐著好了,妳方才哭了一陣,如許比擬舒暢些。

Sindy我明白妳的丈夫得了肝病,須要醫治,家裡還有兩個小孩要撫育,到處須要錢用。妳的學歷不高,找不到高職位賺高薪,所以很同情妳的情況。歸正我又很多這一點錢用,輔助妳又何樂而不為呢?」「總司理,我太。。。。。。。。」Sindy話沒說完,已被阿Ben用手握住。

「Sindy!怎樣不聽話了,今後再說甚麼感謝呀謝呀的,我可要賭氣了!」

「是!Sindy今後不敢說了!」

「Sindy,我要問妳一件事,必須老誠實實、坦坦率白回答我。不準有一個字來騙我,否則的話我不饒妳!」

「好嘛!您請說,Sindy決不隱瞞騙你,我可以起誓。」

「起誓倒沒必要。我問妳,妳丈夫病了很久了?」

「病了一年多了。」

Sindy懇切的答復。「我傳聞得了肝病的人,是無能和老婆行房事的,妳有沒同他行房事呢?」阿Ben邊說,摟腰的手掌按在她一顆乳房上輕輕揉捏起來。

Sindy一聽他問起本身夫妻的房幃私密,摟腰的手又改在乳房上揉搓,真是又羞澀又舒暢。她已一年多沒有和丈夫行房事了,在忍無可忍時,只好用手指來自慰,必竟手指的粗度和長度有限,基本不克不及解決高燒的欲焰,不時使得她展轉不克不及成眠。

此刻被阿Ben這一挑逗,全身打了一個冷顫,小穴裡面就像萬蟻鑽動,陰戶不覺濡濕起來。羞得她欠好意思答復,垂頭輕搖幾下,算是答復。

阿Ben見她嬌羞樣子,心中愛煞極了,手掌加重揉捏。「那妳一年多沒有行房事,想不想呢?」他的手指改成揉捏奶頭。

Sindy羞得低下粉頸,連連點了幾下。「那妳有無在外面找此外漢子來解決妳的性欲呢?」Sindy又是搖了幾下頭。「那妳忍耐不了,是否是本身用手來自慰呢?」Sindy的粉臉是更紅過耳根的點了頷首。

「那多災受哇!Sindy,我好愛好妳,讓我來替妳解決,好嗎?」 Sindy一聽芳心跳個不斷,嬌羞的說:「總司理!這怎樣可以呢!我有丈夫、有兒女、那不是太。。。。。。。。」Sindy嬌羞的說不下去了。

阿Ben�起她的粉臉,吻上她的紅唇。Sindy被吻得粉臉緋紅,雙眼現出既驚慌又飢渴的神情,小穴裡流出一陣淫水,連三角褲都濕了。

「Sindy!妳安心,妳丈夫無能來撫慰妳,我也沒有太太來撫慰我,我倆是惺惺相惜,何不相互撫慰,使兩邊都能獲得性欲的知足,如許對兩邊的身心都有利益。再說我不會損壞妳的家庭幸福,妳有艱苦我會盡全力輔助妳。

今後妳須要我撫慰妳,我隨時奉陪。今後我倆人在一路時,妳叫我揚弟或其它甚麼都可以,我也叫妳Sindy!承諾我好嗎?親愛Sindy!我決不會虧待妳的。」

Sindy被阿Ben懇切的言辭,再加上本身也其實急需有條年夜雞巴來解決性欲。阿Ben長得又俊秀蕭灑、年青硬朗,又是本身的年夜老板,像如許好的前提,提著燈籠都找不到的美男人,就是掉貞給他,也是情願甘心的。因而嬌羞滿面的點了頷首,算是承諾了。

「啊!寶物!來站起來我們先去吃飯,然後再去開個房間,好好的玩個利落索性!」「你的辦公室還沒打理呢?」

「不要了,明天上班後再弄吧!」「我不克不及跨越十點歸去,明天還要夙起,做便當給孩子帶上學哩!」

「明天別做便當了!給他們錢在外面吃好了。」阿Ben說著,拿出錢包數了十張千元年夜鈔共一萬元給Sindy。

「那我穿得如許隨意,也沒化裝就走哇?」Sindy有點自形寒酸道。「穿如許也很好呵!酒店認錢不認穿,只要付錢就行。我就是愛好妳這類天然美,有些女人化裝得像鬼臉一樣,望起來反而感到嘔心!走吧,別多說了,時光可貴!」二人相摟相抱而去。

XX酒店的奢華套房的年夜床上,躺著兩個裸體赤身的一對男女。阿Ben先細心的欣賞Sindy姣好的粉臉,肌膚雖不太白淨,摸在手上滑嫩異常。

胴體成熟飽滿,雙乳呈半圓球型,脹蔔蔔的特別飽滿,如像半個年夜皮球伏蓋在胸前一樣;兩粒殷紅色的奶頭,像兩個紅草莓一樣年夜,矗立在粉紅色的乳暈上,艷麗的刺眼生輝;高凸的陰阜上長滿褐色二寸擺布的陰毛,巨細陰唇和她的乳頭一樣,也是性感的艷紅色;頂上一粒粉紅色的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巨細;粉腿苗條、身體曲線都很都雅、臀部肥年夜高翹。

阿Ben望了一陣,離開她苗條的粉腿,先用手指揉捏她的陰蒂。用嘴去親吻她的紅唇,次序而下,含著她那艷紅似草莓的奶頭,吻吸吮咬,拉著她微微發抖的玉手來握本身的年夜雞巴套弄著。

Sindy一握住阿Ben的年夜雞巴,芳心跳個不斷,心想好粗好長呀!比本身丈夫的快粗長一倍、又硬又熨。羞澀怯地握一握那龜頭,哎唷!我的媽呀!就像4、五歲小孩子的拳頭那末年夜,本身的小穴生得那末小,再加上一年多沒有插過,等一下若是被他插進去,不痛逝世了才怪呢?可是再一回憶痛逝世了總比空虛的好,管他的!

阿Ben在吻摸她的紅唇和乳房一陣以後,伏在她的雙腿中心,含住那粒似花生米般的陰蒂,用雙唇去擠壓、吸吮、再用舌頭舐、牙齒輕咬的逗弄著。

Sindy被阿Ben舔弄得興高采烈、魂兒飄飄,滿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她太久沒有接觸漢子的愛護了,那邊經得起如斯的挑逗呢!一股淫水直泄而出著。

「哇!Ben!別再舔了!我。。。。泄。。。。了。。。。。。。。啊!。。。。啊!。。。。。。。。」阿

Ben忙將她泄出的淫水,都吞吃下肚,�開端來問道:「Sindy,妳怎樣如許快就泄身了、而且還泄得那末多!」「Ben,我已一年多不曾被漢子親近愛護過了。

誰明白你一就舐咬女人最敏感的陰蒂,如許我怎樣受得了,固然就像山洪爆發一般的,一發不成整理了。

小寶物!你真有一套整女人的本領啊!」美娟嬌聲細語的說著。阿Ben聽了哈哈笑道:「Sindy,妳已過了一次癮了,再望我整女人的另外一套工夫,讓妳開開眼界吧!」說著一挺胯下的年夜陽具。

Sindy一望,哇!真嘛逝世人!真粗真長!快要八寸擺布,又硬又翹,真像條年夜號噴鼻焦一樣,插進去怎樣受得了哩!「親弟弟,姐姐的穴小,很久沒有和丈夫玩過了,你的其實太年夜了,比我那丈夫最少長了三寸多,又粗了一倍,盼望你顧恤姐姐的穴小,輕輕一點慢一點的肏才好啊!這可別整姐姐啊!」「我明白,親姐姐,我會使妳如屍解境般的利落索性的!」

阿Ben說罷握住年夜陽具,瞄準了她粉紅的春洞,挺力一肏「滋!」的一聲,肏入半截。阿Ben馬上感到她的小穴,緊小狹小,包得年夜龜頭牢牢的,舒服極了。

「哎呀!好痛!又好脹!」她低聲叫痛,頭上都冒出盜汗來。阿Ben明白她是比擬內向而涵蓄的那一種類型,固然很痛,也不肯年夜吼年夜叫。她的屁股扭動幾下,全身發抖嬌喘喘的。內陰唇一夾一夾的吸吮著他的年夜龜頭,淫水潺潺流出。

阿Ben再加力一頂,七寸多長的年夜陽具直插到底。

「啊!哎唷!你頂逝世我了!」她仍是低聲細語的哼著。

她閉著眼輕輕的哼著,不像前些所玩的林美娜和洪阿姨那樣又喊又叫,只此安寧靜靜地享受著、性愛的樂趣。阿Ben覺得她的淫水愈來愈多,增添了潤滑的感化,便漸漸的抽插,等候她能順應了、再快抽猛插地還不遲。 Sindy的淫性也爆倡議來了,她雙手雙腳把阿Ben纏抱牢牢的,肥翹的臀部越搖越快起來,嘴裡「啊呀!咿呀!」的哼聲也高了起來。

「噗嗤!噗嗤!」的淫水聲愈來愈響,也越來越多,桃源春洞也愈來愈滑溜了。阿Ben加倍快抽插,三淺一深、六淺一深、九淺一深的變更著抽插,時而改成一淺一深、二淺二深、左衝又突,輕揉慢擦,逐一搗到底,再旋動屁股使年夜龜頭研磨她的子宮一陣。

Sindy天性內向涵蓄而害臊,又是第一次和阿Ben做愛,再加上有了老板和員工的身份參雜在內。此刻被阿Ben的年夜雞巴肏得的她欲仙欲逝世,心坎有一股說不出口的舒服感,非得高聲叫嚷才干舒解心中高興的情感,可是就是叫不出口來,盡在她的喉嚨裡「喔!喔!呀!呀!」的哼著。

阿Ben望在眼裡,忙結束抽插,柔聲道:「妳若是痛,或是舒暢,就直管叫了出來好啦!不要忌憚甚麼!性愛就是為了享受,不要怕難為情和害臊,放松心境,勇敢的玩樂,如許我倆才干夠盡興舒服,也不孤負這春夜良夜。」「我怕你會笑我淫蕩風流!」Sindy說完把粉臉埋在他的胸膛上。

阿Ben扶起她害羞帶怯緋紅的粉臉說道:「Sindy,有一句俗語說著,女人要有「三像」才干娶來做太太。第一:在家要像婦女;第二:出外要像貴婦;第三:上床要像蕩婦。妳懂不懂這三像的意義呢?」

「我懂!可是我們又不是夫妻嘛!」

「哎呀!我的傻姐姐,我倆固然不是正式的佳耦,可是此刻巳經有了肉體闕系,我是妳的情夫,妳是我的情婦,把個「情」字取失落,也算是半個佳耦了。

再說我不會損壞妳的家庭幸福,所以我不談第一像。我也有才能做到第二像,妳下個月升任人員,穿著妝扮都要時麾美麗一點,否則坐在辦公室給客戶望到不太美觀。我明白妳的情況不妤,明全國班後到我辦公室來,我送一筆制裝費給妳。

妳生成麗質,我要將妳裝扮得像貴婦一樣。至於第三像嘛!Sindy,就要望妳的了啦!漢子最愛好的 就是俗話所說的:「妻本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就怕偷不到,所以說「偷情」的味道是最美好,而又最刺激了,這就是所有漢子的通病。

在女人方面想「偷情」,又怕丈夫、兒女、親朋明白和碰見。可是和情夫在一路幽會時,是又怕又羞又愛。1、怕被人碰見和情夫在一路呈現。2、和倩夫在一路又有點羞性。3、和情夫做起愛來,就像翻江海。地震山搖,風卷殘雲,繾綣到逝世一樣,去享受性的岑嶺、欲的極點,不達到利落索性淋漓之境決不罷休。

所以我要妳放松心境,不須要害臊,也不要當我是妳的老板,要當我是妳的情夫、愛人或丈夫來對待,如許妳心裡就沒有忌憚,玩起來彼此心境才會舒服順暢,明白嗎?我的親姐姐!親mm!」「好嘛!我的親丈夫!親弟弟!來親親mm嘛!」 Sindy被阿Ben一番話,說得心境豁達起來,也親親切熱的叫著,並把櫻唇送到阿Ben的嘴邊要他來吻。

阿Ben一望興高采烈,猛吻狠吮著她的櫻唇及噴鼻舌,插在小穴裡的年夜雞巴又持續抽插起來。 Sindy扭動著肥臀相迎,陰壁嫩肉一張一合,子宮也一夾一夾的夾著年夜龜頭,騷水不竭的往外流,淫聲浪語的年夜叫:「哎唷!親丈夫!我裡面好癢!

快。。。。。。用力的頂姐姐的。。。。花心!對。。。。對。。。。啊!好舒暢!我歷來沒有如許舒暢過。。。。。。警惕肝。。。。。。啊。。。。。。真美逝世我了!啊。。。。。。我又泄了。。。。。。。。」

Sindy感到花心奇癢難抵,全身酥麻,淫水又一泄如注了。一股熱液自她的穴被湧出熨得阿Ben全身一顫,猛吸一口年夜氣,舌尖頂緊牙床,匆忙壓縮肛門和丹田,隱住精關,否則就出師未捷身先逝世,佳麗還沒有獲得知足,本身若先垮台了,那豈不焚琴煮鶴。阿Ben使出忍精法將精關隱住一陣,一望Sindy有點沈入昏倒的模樣,這是女人到達利落索性的「小逝世」狀況,匆忙加速速度,猛抽狠插。每次都頂到花心的嫩肉上,再旋動屁股一陣揉磨。

Sindy又悠悠醒了過來,一望阿Ben還在不斷的猛力抽插、特別花心被年夜龜頭揉磨得酥麻酸癢、真是舒暢酣暢極了。

嬌喘喘的、浪聲叫道:「哎唷喂!小寶物。。。。親哥哥。。。。我好舒暢。。。。你怎樣還沒有。。。。。。射精呢?mm受不了啦!我又要逝世曩昔了!

求。。。。求。。。。你。。。。好丈夫!饒了我吧,小穴快被你肏破。。。。了。。。。啊。。。。。。真要命!」阿Ben見她滿臉騷浪的樣兒,淫蕩的啼聲,還有年夜龜頭被子宮口咬吮得一股說不出來的勁,更助長了他那漢子要馴服一切的野性。搏命的猛抽狠插,真有勇士舍身殉難的那股勇氣,一陣猛攻猛打。

「哎呀!媽呀!你要肏逝世我了!哎唷!警惕肝!我完了!」 Sindy已沒法把持自已,肥臀猛的一陣上挺,花心牢牢咬住年夜龜頭,一股滾熱的濃液直衝而出。熨得阿Ben猛的一發抖,陽具也猛一挺,抖了幾下,龜頭一癢、腰背一酸,一股熱燙的精液強有力的直射入Sindy的花心。她抱緊阿Ben,陰戶上挺,蒙受了他噴射出來的陽精,賜與她的快感。「啊!小寶物!利落索性逝世姐姐了!」

一場劇烈的搏鬥戰,歷經一個多小時的殺伐,終究結束了。阿Ben用手輕輕撫摩她的全身,讓她享受性飛騰後,漸漸答復身心的安靜。Sindy閉緊雙眼,享受她從沒有過的溫存愛護。「心肝寶物!你真會玩,你的這條年夜寶物真棒,插得我逝世曩昔了好幾回,淫水都幾近快流干了。

還有你那一套事前和過後的調情伎倆,在我丈夫身上歷來都沒有過,他都是呆板板的,一點味道都沒有。姐姐這一年多來的性飢渴,你一會兒都給我解決了。警惕 肝!我今後一天也少不了你,要把你當做我的親丈夫、親弟弟、親哥哥一樣的對待,盼望你常給姐姐情的撫慰、欲的知足,我不要甚麼名份,只要永遠做你的情婦就稱心滿意了。」

阿Ben聽了她這一番話也衝動的說:「Sindy,我也好愛妳,妳不單長得文雅漂亮,性格又溫順,特別妳阿誰小穴穴,那末緊、那末小、包得我的雞巴好舒暢、過癮,妳是我所玩的女人中,最美好的小穴了,吸吮得我是欲仙欲逝世!我也舍不得妳呵!天天在一路是不可的,我倆每禮拜歡好一次或兩次。好嗎?」「好吧!姐姐都聽你的!」「此刻九點多了、沐個浴我送妳回家。」阿Ben送Sindy抵家門口一望,本來她的情況那末欠好,住的舊公房。

「Sindy,就這房子嗎!」阿Ben摟住她的細腰問道。「是,我丈夫在未抱病前做技巧工人,還算過得去。此刻靠我所賺的就難保持。。。。。。。」Sindy羞澀的答道。「真難為妳,也苦了妳。我既然愛妳,我要供應妳吃、穿、住這三樣,讓妳過舒暢安適的日子。」

Sindy一聽感謝的雙眼一紅,淚水潺潺而出。摟著阿Ben一陣猛吻、輕輕說道:「親哥哥、我很感謝。。。。。。」阿Ben吻住她的櫻唇:「不準說甚麼感謝之語!」

「嗯!」阿Ben附耳輕聲道:「親mm,把腿張開,讓哥哥再摸摸我那心愛的小穴。」「嗯!」Sindy明日羞的張開雙腿,讓阿Ben去摸她的小穴。

「親mm!哥哥又想插妳的小穴了!」 Sindy被摸得淫水又流了出來,嬌聲道:「親哥!不可!適才被你肏到此刻還有點痛,等幾天好一點,陪親哥玩一個晚上或是一天都可以好嘛!心肝。。。。。。。。」「真的比妳丈夫給妳開苞時還痛嗎?那妳丈夫的東酉有好年夜?」 meiya8.com 「羞逝世人了!叫我怎樣說得出口嘛!」

Sindy被問得嬌羞滿面,阿Ben就是愛好她的嬌羞狀,逗著她說出來。 Sindy附在他耳邊道:「他的比你渺小差不多一倍。親丈夫!別再問了。。。。。。羞逝世人了!」「好!我不問,進去吧!一切等明全國班再說吧!」

阿Ben回家躺在床上,想一想Sindy這個三十多歲的婦人還真棒,其它的不說,光就是阿誰小穴,真迷逝世人了,都生了二個孩子,仍是那末緊小;內功又好,化幾個錢玩玩也是值得,今晚一戰就快近二個小時,「三十如狼」這句話老劉還真沒說錯,又狠又貪又婪,想一想真是過癮。常言道:「有錢能使鬼推磨」。

阿Ben花了數百多萬元買了一層高等年夜廈公寓,再叫裝修公司,趕工安排好她的新房,在一個禮拜內就全體辦好當了。阿Ben在辦好一切以後的第二天上班時,叫Sindy到他的辦公室來,輕聲對她說:「Sindy,明天是周末。妳請半天假,早上先去辦妥印鑒證實。

再到XX路XX號X律師行門口等我,一同去打點房子的掛號及過戶手續,明白嗎?」「Ben!我!」「不準多說!照我的話去做,此刻辦公室人多。妳出去吧!」「是!」Sindy鞠躬退下。

Sindy出了他的辦公室,匆忙走進女茅廁。心中跳個不斷,她總認為像阿Ben那樣有錢的膏粱子弟,又年青蕭灑,還怕沒有女人尋求他,而缺乏女 人玩樂嗎?認為玩玩本身就算了罷了,沒想到他仍是真的愛著本身。動作還真快,不聲不響的在一個禮拜內,把房子都買好了,要送給本身。

她真不敢信任是實仍是夢,忙到洗手池洗把冷水臉,使本身蘇醒蘇醒。第二天一早,她先去戶政事務所辦妥了印鑒證實,搭車趕到XX律師行,等了半晌見阿Ben駕著轎車達到。一同進去,阿Ben將一切證實文件及Sindy的印鑒交給律師,律師開了一張收條給Sindy,阿Ben付了一切費用,工作就辦完了。

臨行時,律師說到道:「十天之內衡宇及地盤所有權狀我們會寄給Sindy密斯,請安心!」「好的!感謝!」坐進車子裡後,Sindy心境衝動的說:「Ben!我。。。。。。。。」「Sindy,又來了,我不準妳再說甚麼謝字和感謝二字,我愛妳就要讓妳過舒暢的日子。先去吃飯,吃完飯我帶妳去望妳的新家。」餐後,阿Ben駕車馳至XX路XX巷一棟高等年夜廈公寓門前停下。

「Sindy,就是這一家的15樓!」 Sindy一望,這是市區內一所高等年夜廈公寓。望得她心跳得發愣了。

「Sindy,來!請下車,上去望望。」阿Ben在前領路。乘坐電梯到了15褸,阿Ben拿鎖匙打開X號的鐵門及年夜門。走進客堂,Sindy一望心喜若狂,客堂的裝飾及全新的家具裝備,都是高等奢華得不得了。阿Ben道:「Sindy,還對勁嗎?」「親弟弟!Sindy太對勁了!

我真不明白要如何才干表達!」

「唉!怎樣又來了!」阿Ben摟著她的細腰,吻住她的櫻唇,不準她再講話。 Sindy忙將噴鼻舌伸入他的口中,吻吮得「吱!吱!」有聲。 Sindy道:「這楝房子必定很貴吧?」

「不貴!才數百萬!」

「你還說不貴,以我家來說,數十年不吃不穿也不消想一想買如許的房子,我真榮幸!親弟弟!Sindy好愛你!」

「來!我帶妳去望望房間及其它的處所。」

二人來到臥房裡面裝飾得華麗奢華,Sindy望得是呆頭呆腦。「Sindy,妳望裝飾得還不錯吧?」

「哇!好美麗!好奢華!Ben,這張床好年夜呀!」

「親姐姐,床年夜才夠我們作戰呀!否則會失落到地上去了。」

「親弟弟,你真壞!」Sindy粉臉緋紅,不堪嬌羞。阿Ben把Sindy擁入懷中,親吻著櫻唇,手也撫摩她的乳房。Sindy被吻摸得春心蠢動起來了。

「親姐姐,我們來試一試這張床的彈力,好欠好?」

說著,伸手拉下Sindy衣服背後的拉煉,「嘶」的一聲,已成露背裝了。

「親弟弟,我本身來吧!你也快脫吧!」Sindy嫵媚的道。二人都有一禮拜不曾做愛了,匆忙各自脫光衣服,相擁相抱的倒在床上,舍逝世忘逝世年夜戰起來。

只殺得暗無天日地震山搖、人仰馬翻,變換各類姿勢,縱情盡性的玩樂。直到筋疲力盡,靈魂飄揚、進入太虛地,才癱瘓在床上昏昏睡去。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腹黑是天性:不加好友是惰性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