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奉獻嬌妻

[複製連接]
查看: 150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叫我惡魔
高級會員 | 2016-8-17 09:13:19

人生是個詭局,任何精打細算,都扛不住生活的瞬息萬變。

  二十三歲的楊偉一直感覺他的生活如一灘死水,缺乏變數,沒有細節。

  所以,在大學畢業後的第一天,他就做出了一個重大的人生決定:去醫院捐
精。不為錢,隻為了尋找一份刺激,為乏味的人生添一絲生動的顏色。

  在因為匪夷所思的動機而做出這個匪夷所思的決定時,他不會想到,就是因
為他這個一時頭腦發熱的荒唐決定,將他未來的生活帶入了一個不可預知的詭局:
香豔、錯亂、荒謬、悖德,讓他的人生充滿了快意與刺激,新鮮和肉慾.

  深南是一座快節奏的移民城市,人情淡漠。

  楊偉不喜歡這座城市,但還是來到了這裡.

  他感覺自己的一切都充滿悖論,而他也樂於用自己的一時衝動,為他的人生
悖論再添幾分荒唐論據。

  他是傣族人,老家在西雙版納一個極其偏僻的小山溝裡,父母都是農民,家
世背景極其簡單。在這樣一個拼爹的年代裡,有爹但卻拼不起的楊偉,隻能孤身
一人到深南拼自個兒,希望能在很多年後,開著香車,帶著美人,回老家光宗耀
祖。

  楊偉的工作還沒有著落,但他並不著急。他的身上還有一些錢,是在畢業時
他的校花女友蕭月硬塞給他的。

  蕭月是楊偉大學同學,學的是表演藝術,被稱為「史上最漂亮的交大之花」,
被楊偉不慎採擷後,全校震動,認為好好一枝花被豬拱了。

  說她被豬拱,不是因為楊偉不帥,而是因為楊偉太窮。

  楊偉其實是個帥哥,一米八的個頭,性格陽光、體魄健美。但在這三觀錯亂
的年代裡,美女傍款爺已成思維定勢,跟了窮光蛋帥哥,隻能算是被豬拱。

  蕭月的家境也很一般,父親是個醫生,母親是個教師,在福建一個縣級市裡
住著九十多平米的房子,算得上是標準的城市中產階級,不富裕也不困窘。

  畢業後,蕭月拗不過家裡,先回了老家,因為她爸爸已經在他們那裡的電視
臺為她謀了一份差事。她對楊偉說要先去報到敷衍幾個月,然後再找個理由辭職
到深南陪他。

  楊偉堅信蕭月一定會履行她的諾言,會來深南陪他。

  來到深南後,楊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醫院去捐精。

  在經過了極其複雜繁瑣的體檢過程後,楊偉把厚厚一摞檢查單遞給了一個女
醫生。

  女醫生是個三十多歲的美豔少婦,身材氣質都極好。

  她翻看了下檢查單,又看了眼楊偉,笑道:「沒有問題,小夥子長得也不錯,
肯定能提供很優秀的精子。」說著,有些曖昧地衝楊偉笑了笑,站起身遞給他一
張名片,說:「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取精室。我叫韓曉楓,這是我的名片,以後
你要捐精可以直接聯繫我。」

  楊偉覺得「韓醫生」三個字太職業化,跟美女醫生的氣質不相稱,想了想,
喊了聲「韓姐」。

  韓曉楓曖昧地看了楊偉一眼,笑道:「小夥兒人帥嘴甜,一定騙了不少女孩
子吧?」

  楊偉嬉皮笑臉地說「不多,也就百八十個」,逗得韓曉楓格格直笑,嫵媚地
白了他一眼,說:「你可真不是個好孩子,嘴巴太油。」

  楊偉巴巴地跟在美女醫生韓曉楓身後,看著她包裹在白大褂下,隨著走動而
不斷扭動著的豐腴屁股,小腹升起一股熱意,忍不住就想上去摸一把。但這裡畢
竟是醫院,他還沒那個膽子當眾耍流氓,隻好咬牙忍了。

  取精室不大,牆上掛著幾幅裸體美女寫真,還掛著一個液晶電視。一張床放
在電視對面,粉紅色的紗帳和床單看上去有些曖昧。床頭櫃上還放著一個玻璃瓶。

  韓曉楓站在床前,微笑著告訴楊偉可以通過手或者器械取精,器械就在床頭
櫃裡;說如果覺得刺激不夠,還可以打開電視看激情片;又告訴楊偉說床頭櫃上
的那個玻璃小瓶是用來裝射出的精液的,不能用手擦內壁免得汙染;射精的時候
要儘量把所有精液都射進玻璃瓶裡;還囑咐楊偉說,如果用手取精,需要戴上一
次性手套;末了又說了句:「還有什麼不懂的,現在可以問我。」

  楊偉見韓曉楓性感迷人,忍不住起了調戲的心思,笑道:「我第一次做這種
事,什麼都不懂。你先告訴我,怎樣用手取精?」

  韓曉楓曖昧地看了楊偉一眼,笑道:「真不懂?」

  楊偉笑道:「我從小就是好孩子,五講四美三熱愛,隻知道好好學習、天天
向上,長大了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說的這些都太專業,我真是一竅不通。」

  韓曉楓狠狠白了楊偉一眼,道:「好,既然你不懂,那就讓姐姐來教你:把
褲子脫了,露出男根來。」說著,自己先動手脫掉白大褂,露出裡面穿著的粉紅
色吊帶緊身短裙。短裙裙襬極短,剛好能包住屁股。她的雙腿筆直修長,穿著肉
色長筒絲襪的腳上,蹬著一雙很亮的黑色高跟亮光皮鞋。

  脫掉白大褂後,韓曉楓又打開了液晶電視,電視裡正在播放激烈的島國愛情
動作片,一男一女正在裸體捉對廝殺,呻吟叫床聲不絕於耳。

  看著性感迷人的女醫生,楊偉的下身頓時有了反應。他三下五除二褪掉褲子
坐到床上,露出了雄偉碩大的男根,足有二十釐米長,直挺挺、硬邦邦地翹著,
猙獰的龍頭頂在小腹上,一跳一跳的。

  韓曉楓看著楊偉勃起的男根有些臉紅,笑道:「看不出,你還這麼有料。」

  說著彎下腰,也不戴手套,就用自己柔軟纖細的手,握住了楊偉堅挺的男根,
一隻手上下套弄,另一隻手則輕輕地撫摸著楊偉的陰囊。

  楊偉被韓曉楓套弄得極其舒服,忍不住呻吟出聲,把手放到了韓曉楓的大腿
上,隔著肉色絲襪輕輕撫摸。

  韓曉楓並沒阻止楊偉的輕薄,反而用撫摸楊偉陰囊的手,輕輕去按壓他的龍
頭,結果舒服得楊偉一聲呻吟,直接把手從韓曉楓短裙下伸了進去,一把抱住了
她的屁股。

  楊偉的手在韓曉楓的屁股上遊走揉弄著,開始以為她沒穿內褲,結果後來又
摸到了一條帶子,才知道韓曉楓穿的是丁字褲,心裡一陣肉緊,居然用手把韓曉
楓的裙襬完全撩了起來,露出了她穿著丁字褲近乎赤裸的下體。

  韓曉楓紅著臉嬌嗔了一句「討厭」,還是沒去阻止楊偉的流氓行為,隻是極
富技巧地套弄著楊偉的男根。

  楊偉得到韓曉楓的縱容默許,膽子越來越大,一雙不規矩的手在韓曉楓光滑
細膩的屁股上到處遊走,最後居然摸到了她的私處。

  韓曉楓的私處一片濕潤泥濘。

  就在楊偉想把手指插進她的身體的時候,韓曉楓卻死死地絞緊了雙腿,把他
的手夾在腿間,紅著臉喘息著搖頭道:「不要。」

  楊偉問:「為什麼?」

  韓曉楓咬著唇不說話,隻是更緊地夾住了雙腿。

  楊偉無奈,隻好從韓曉楓雙腿間抽出手來,繼續撫摸韓曉楓的大腿和屁股。

  韓曉楓見他退讓,鬆了口氣,道:「這才是好孩子。快要忍不住射精的時候
提前說,姐姐要用玻璃瓶給你接住精液。」

  楊偉這時已經快要達到高潮,但他還是強忍住射精的衝動,道:「好姐姐,
讓我看看你的奶子行不行?」

  韓曉楓猶豫了一下,半晌才道:「好吧。不過,今天的事要保密,不能說出
去,知道嗎?我幫你手淫射精,這還算是職責範圍內,其他的傳出去我的飯碗就
砸了,名聲也毀了。」

  楊偉趕緊賭咒發誓說哪怕坐老虎凳、灌辣椒水也堅決不說,這才逗得韓曉楓
莞爾一笑,道:「你就是貧嘴」。說著,從肩膀上褪下吊帶,露出了一雙堅挺飽
滿的乳房。她沒有戴乳罩,隻用兩片乳貼遮住了乳頭。

  楊偉看到美女醫生的一對奶子,心裡更是激動,伸手揭掉了韓曉楓一隻乳房
上的乳貼,張嘴親了上去,含住了她的乳頭,使勁兒吮咂。

  韓曉楓遭到突然襲擊,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但還是很盡職地幫楊偉套弄著男
根,並沒有隻顧自己享受而怠忽職守。

  就在這時,楊偉已經登上頂峰,語無倫次地道:「韓姐,韓姐我要射了…

  …」

  韓曉楓急忙鬆開楊偉的男根去取玻璃瓶,不料已經晚了,乳白色的黏稠液體
從楊偉男根龍頭處噴薄而出,幾乎全部射在了韓曉楓的大腿和絲襪上。

  由於韓曉楓的短裙被楊偉掀到了腰間,甚至還有一絲精液射在了韓曉楓露在
丁字褲外的私毛上,盈盈欲滴。

  韓曉楓狠狠地白了楊偉一眼,嬌嗔道:「白忙活了,一滴沒保存下來。」一
邊說,一邊從床頭櫃裡取出手紙,去擦大腿和絲襪上的精液。

  楊偉嘿嘿訕笑著伸手去抹韓曉楓私毛上的精液,不料卻碰到了她濕潤滑膩的
私處。

  楊偉促狹地用手輕輕按了一下,結果韓曉楓猛地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渾
身顫抖著將楊偉攬在懷裡,使勁兒將楊偉的頭壓在她飽滿堅挺的乳房上,語無倫
次地說:「快,快親姐姐奶子,姐姐要高潮了。」

  【奉獻嬌妻】第02回:旗袍少婦開叉高(2152字)

  楊偉毫不遲疑地叼住了韓曉楓粉嫩嬌小的乳頭,含進嘴裡使勁兒吮咂,又用
手再次輕揉起韓曉楓的私處。

  不到一分鐘,韓曉楓就發出一聲悶哼,渾身顫抖著達到了高潮。

  高潮退去後,韓曉楓紅著臉白了楊偉一眼,低聲說:「今天的事不準告訴別
人,否則姐姐永遠不理你。」

  楊偉趕緊賭咒發誓。

  韓曉楓笑道:「我不信男人發誓的,你巧舌如簧說再多也沒用,還是用實際
行動來向黨和人民交一份滿意答卷吧。今天我違規操作,還沒取得你的精液。所
以,一個禮拜後你還要來一次,除非你想讓姐姐下崗丟飯碗。」

  楊偉趕緊道:「哪裡哪裡,我一定來,向毛爺爺保證。」

  韓曉楓道:「你住哪裡?聯繫方式再給我個,我懶得去那些單子裡翻找。」

  楊偉急忙把自己的手機號寫給韓曉楓,笑道:「今天是我第一天來深南,還
沒找地兒住下就迫不及待來學雷鋒,自己都不知道會住哪兒。」

  韓曉楓笑罵道:「你可真會往自個兒臉上貼金,還學雷鋒。不過姐姐倒是可
以幫你。姐姐有個朋友是做生意的,剛結婚不到半年,家裡有好幾套房子,你可
以暫時住他們那裡. 深南的房子不好找。對了,你的工作單位在哪裡?」

  楊偉苦笑道:「我是到深南碰運氣的,哪裡有什麼工作單位。」

  韓曉楓笑道:「那你更不該盲目租房了。至少也該等工作單位定下來之後,
再在單位附近找合適的房子。」

  楊偉笑道:「那就麻煩姐姐了。我媽說我今年運氣格外好,一出門就會踩到
貴人,原來說的就是你。」

  韓曉楓嬌嗔著捶了他一下,道:「貧嘴。你等一下,姐姐出去幫你聯繫一下
朋友,看行不行。」說著便起身,整理好裙子後又穿上白大褂,離開了取精室。

  沒過多久韓曉楓就回來了,微笑著對楊偉說道:「搞定了。你現在附近找地
方玩會兒,還有兩個小時我就下班了。晚上我那朋友請客,為你接風。姐姐陪你
一起去。」

  楊偉趕緊道:「這不合適。我住人家房子麻煩人家,怎麼還能讓人家再請吃
飯?要請也是我請。」

  韓曉楓笑道:「你是個窮學生,拿什麼請?人家可是有上億資產的大富豪。

  你請人家去地攤兒吃拉麵人家也不去啊。你那點錢拿不出手的。晚上乖乖去
陪姐姐吃飯好了。」

  楊偉無奈,隻得答應了。

  坐在富麗堂皇的豪華包間裡,楊偉覺得有些像做夢。

  他人生二十三年的運氣一直平平,甚至連一毛錢都沒揀到過,卻不料來到深
南後的第一天,就以極其詭異的形式,遇到了美女醫生韓曉楓,然後又在她的幫
助下,坐在了這間豪華到奢侈的酒店包間裡.

  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乞丐,餓得發昏的時候,天上掉下一個餡餅,剛好砸在
他的頭上。

  他是個徹頭徹尾的悲觀主義者,從來不相信天上掉餡餅這種事,念大學的時
候,曾在校園裡貼了一張題為「天上掉的餡餅必然有毒」的大字報,一時間廣為
流傳,使他名利雙收,一舉成為著名校園悲觀主義散文派領軍人物,並成功俘獲
校花蕭月芳心。

  但現在發生的事,卻的的確確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偏偏又讓他感覺不到餡餅
有毒。

  他隻是個一窮二白的大學畢業生,窮得叮噹響,一沒有錢,二沒有地位,實
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可以被利用的價值。

  楊偉百思不得其解,最後隻能把一切歸結為緣分。

  因為緣分,他才會心血來潮,鬼使神差地去捐精;因為緣分,使他遇到了韓
曉楓這位好心的美女醫生;因為緣分,他與韓曉楓還發生了一些男女間比較親密
曖昧的事;因為緣分,他坐到了這個豪華到極點的包間裡.

  楊偉跟韓曉楓坐在包間裡,隨意地聊著曖昧的話題,時間過得很快。

  沒多久,包間門打開,穿著制服絲襪的漂亮女服務生引領著一男一女走進包
間。

  男的儒雅帥氣,一身剪裁合體的西裝顯得格外精神。女的則嬌小嫵媚,披肩
長髮、不施粉黛,穿著一件湖綠色旗袍,旗袍開叉很高,露出了穿著黑色絲襪的
修長雙腿。她的脖頸修長白皙,十指纖纖,渾身上下都有一種靈秀之美。

  楊偉看著女人,居然有一種很面熟的感覺。

  女人極其漂亮,比起蕭月來也不遑多讓。胸前雖然沒有韓曉楓那樣宏偉碩大,
但她身上那種優雅高貴、溫婉嬌怯的氣質,似乎又比韓曉楓高出一線,看得楊偉
心裡怦怦直跳,下體居然起了反應,迅速地膨脹了起來。

  韓曉楓起身,很親熱地跟倆人打招呼,指著楊偉說:「這就是我說的那個大
學生,楊偉。」又向楊偉介紹倆人:「這位是趙廣群先生,有很多生意產業;這
位是他的太太,何芸女士。」

  楊偉急忙站起身,含笑向二人點頭緻意,說:「趙先生趙太太好。真不好意
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趙廣群爽朗地笑道:「不麻煩。我們夫妻跟韓醫生是好朋友,她交代的事,
我們不折不扣要堅決辦好。」說著,向楊偉伸出手來跟他握手,說:「其實大家
都是年輕人,在一起有共同語言的。我們夫婦年齡大些,也不過才二十七八。以
後你別喊我們先生太太,怪彆扭的。你叫我趙哥吧,那是你何姐。」

  楊偉急忙喊「趙哥,嫂子」。

  趙廣群隨和地一笑,說:「坐下談,不要拘束。菜馬上就上。」

  嬌媚少婦也向楊偉微笑緻意,臉色有點微紅。

  吃飯的時候,趙廣群很隨意地問了下楊偉哪個學校畢業,讀什麼專業,家住
哪裡,父都從事什麼職業等等,楊偉都很老實地招了。

  趙廣群提議喝一些酒,楊偉很爽快地答應了。

  他的酒量恢弘,在大學裡曾大殺四方。

  不過,在跟趙廣群坐到一起端起酒杯後,他才發現自己的酒量根本不堪一擊。

  倆人喝的是五糧液,何芸和韓曉楓則喝葡萄酒。

  兩位女士喝得很優雅,趙廣群和楊偉則喝得十分豪邁。

  兩個小時後,四個人喝得都有點高,趙廣群提議去跳舞,韓曉楓熱烈擁護,
說好久沒瞻仰跳舞皇后的舞姿了,何芸趕緊紅著臉說「哪裡,跳得不好」。
奉獻嬌妻】第03回:神秘穢亂舞廳(2290字)

  四人開車開了好久才來到一家舞廳。

  這家舞廳沒開在市中心,而是開在深南市郊一座小山的半山腰上。

  下車的時候趙廣群微笑著對楊偉說:「這家舞廳很特別,不是一般人能進來
的。」

  果然,在舞廳門口,趙廣群四人被兩個保安攔住了。

  趙廣群微笑著掏出一張金色卡片,又指了指楊偉等人說:「我朋友。」

  保安狐疑地看了楊偉一眼,道:「進去後要守規矩。」

  趙廣群笑道:「放心吧。我跟你們劉老闆多少年的關係了,還能砸他生意嗎?」

  舞廳的光線很暗。四人坐下後,趙廣群點了些酒水。

  一支曲子很快結束。

  片刻後,下一支曲子響起,是慢四的節奏。

  趙廣群很紳士地向韓曉楓邀舞,結果韓曉楓微笑著拒絕了,說:「嫂子在,
你也敢跟別的女人跳舞?還是陪嫂子跳去。」

  趙廣群無奈地挽著何芸的手下了舞池。楊偉看了韓曉楓一眼,笑道:「不知
道我能不能請韓姐跳一支舞。」

  韓曉楓愉快地答應了。

  楊偉攬著韓曉楓的纖腰滑入舞池,合著音樂的節拍翩翩起舞。

  蕭月是學表演藝術的,舞蹈是必修課之一。而且,蕭月的母親是音樂教師,
這讓蕭月從小就接受了很系統的聲樂形體訓練,跳舞跳得極好,是交大的「舞蹈
天后」。

  當年為了追蕭月,楊偉除了在校園電線杆上發表了那篇著名的《天上掉的餡
餅必然有毒》大字報外,還刻意苦修了各種舞蹈,最後居然也憑著健美的體魄和
俊朗的外表,成為交大著名的「舞蹈王子」。

  攬著韓曉楓的腰滑入舞池後,楊偉就像戰士來到了久違的戰場,舞姿優美、
技巧�熟,輕歌曼舞、飄逸瀟灑。

  對楊偉高超的舞技,韓曉楓表現得又驚又喜,擰著他的胳膊嬌嗔道:「你個
壞孩子,剛畢業就跳舞跳得這麼好,是不是大學裡把時間和精力都用到這種事上
去了?說,大學裡睡了幾個女孩子?」

  楊偉被她掐得直抽冷氣,一邊咧著嘴告饒說「姐姐饒命」,一邊報復性地把
手從她裙下探入,摸上了她挺翹的屁股。

  韓曉楓嬌嗔著捶了他一下,說「不要」,卻被楊偉更緊地摟進懷裡,一手攬
著她的纖腰,一手在她挺翹的屁股上遊走,又用早就硬得不像話的下體,隔著韓
曉楓薄如蟬翼的裙子,死死地抵在她的三角地帶上。

  韓曉楓在楊偉懷裡掙紮了幾下,沒戴乳罩的奶子在楊偉胸前不斷蠕動揉搓著,
結果更加激起了楊偉的情慾.

  楊偉低下頭,溫柔地把唇印在了韓曉楓的額頭上。

  韓曉楓呻吟了一聲,不再掙紮,反而�起頭來,雙眼迷離地向楊偉索吻。

  楊偉毫不客氣地將唇印在了韓曉楓溫潤柔軟的雙唇上,用舌頭撬開幾乎毫無
反抗鬥志的韓曉楓的唇,探進了她的嘴裡.

  韓曉楓伸手攬住楊偉的脖子,一邊隨著音樂的節奏曼舞,一邊跟楊偉激烈地
接吻。

  楊偉更加激動,不管不顧地將手移到韓曉楓肩上,勾住她的吊帶輕輕撥了一
下,就讓韓曉楓的吊帶順著手臂滑了下去,露出了她潔白的胸膛和右邊的乳房。

  楊偉激動地將手移到韓曉楓堅挺碩大的奶子上,將她乳頭上的乳貼撕掉扔在
腳下,低頭含住了她的半個奶子,使勁吮咂。

  韓曉楓的乳頭似乎格外敏感,被楊偉含到嘴裡後,立刻起了反應,激動地將
頭仰向身後,使勁挺起胸,讓奶子更緊地壓在楊偉臉上。

  楊偉有些心虛地看向四周,發現舞池裡並沒有其他人注意他們。而且,像他
們這樣親密狎暱的大有人在,有個年輕女孩甚至脫掉了裙子和內褲,跟一個高大
英俊的中年男人抱在一起親吻舞動。她的下體完全赤裸,隻穿著一雙性感的網格
黑絲襪和一雙高跟黑皮鞋;上身則穿著件吊帶緊身小衫,短得隻到腰部,下體和
私處完全遮不到。

  楊偉受到鼓勵,膽子也變得更大起來,一邊吃著韓曉楓的奶子,一邊把手摸
到了韓曉楓的私處,揉搓著她濃密的私毛,又把手探到了更深處。

  韓曉楓的下體已經濕得一塌糊塗。但就在楊偉想把手指更進一步的時候,卻
被韓曉楓攔住了。

  韓曉楓堅定地看著他,說:「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天。」

  楊偉苦笑著用堅挺的下體蹭了蹭韓曉楓的大腿,道:「韓姐你是醫生,你應
該知道這樣憋著對男人身體很不好的。」

  韓曉楓想了想,道:「我幫你想別的辦法,讓你射出來吧。」

  說完,韓曉楓把手探向楊偉的下體,輕輕幫他解開腰帶,連著內褲一起給他
褪到了腳下。

  楊偉配合地挪動了下腳步,踢開了掉落在地上的褲子。

  這時,他的下體已經完全赤裸。

  韓曉楓用手握住了楊偉猙獰的男根,輕輕搓動著。

  楊偉舒服地呻吟了一聲,抱怨道:「又是用手,太悲劇了。」

  韓曉楓狡黠地笑道:「這次不用手,給你換個新花樣。」說著伸手將裙子撩
了起來,微微分開雙腿,道:「插進來吧。」

  楊偉激動地睜大了眼,喘息著問:「你是說,我可以插進你的身體?」

  韓曉楓紅著臉嬌嗔道:「誰讓你插入身體。我是說你可以把你的男根插入我
的大腿間,我用大腿夾著你的東西幫你射精。」

  楊偉頓時興緻索然,道:「悲劇。」但還是挺著堅挺的男根插進了韓曉楓的
兩條大腿之間。

  韓曉楓在楊偉的男根插入後,緊緊地將自己的雙腿併攏,用一種很妖媚的姿
勢扭動著雙腿,頓時給楊偉帶來了全新的刺激。

  楊偉的男根插在韓曉楓兩條赤裸的大腿間,韓曉楓濕潤的私處剛好壓在了他
的男根上。就在她扭動雙腿的同時,她粗糙的私毛和嬌嫩的私處也在不停地與楊
偉的男根進行著摩擦。這樣一來,不僅楊偉受到了巨大的刺激,連韓曉楓也得到
了強烈的快感,一邊扭動著大腿,一邊咬著唇呻吟著,對楊偉道:「快,用你的
手來揉我的奶子,用力些。」

  楊偉這時也是十分情熱,一隻手揉捏著韓曉楓的屁股,一隻手握住了她的奶
子,用力揉搓著,同時又俯下身去,跟韓曉楓再次熱吻到了一起。

  韓曉楓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一隻手也在楊偉赤裸的大腿上胡亂撫摸著,另一
隻手則去輕輕按摩他的子孫袋。

  沒過多久,韓曉楓的身子猛地劇烈痙攣起來。

  她激動地用手使勁捏著楊偉的屁股,雙腿繃緊,死死地夾住楊偉的分身,嘴
裡發出了一聲悶哼。

  就在這時,楊偉也達到了高潮,龍頭一鬆,一股股男人的體液飆射而出。

  隨後,他聽到身前傳來一聲驚呼。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現正努力完成【好市民達人】,請大家多多支持!
只要按「感謝」就可以囉!
台灣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大陸好友 : http://www.jkforum.net/thread-6598346-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