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玄幻仙俠]

天心譜

[複製連接]
查看: 12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7 16:37:52

再者,身軀被一雙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擁摟入雄壯的胸懷中,似乎就是貼靠在昔年日思夜想的愛郎懷中?並且被愛郎一雙有如含著魔力的手掌在身軀各處的敏感之處連連不止的恣意撫摸挑逗著,使得身軀逐漸酸癢難受,心慌意亂中,鼻息漸粗,且全身軟弱無力的逐漸停止了掙動。
  夢想及憧憬已然成真,並且在此時此刻親身體驗著,身心同時獲得了往昔從未曾有過的柔情慰藉,縱然是假,也要把握住此時此刻及時享受著,哪怕夢醒之時一切成空,又回到空虛寂寞的孤獨中,也要一圓昔年的夢想及憧憬,才不枉曆經此生!
  于是,已忘了對方是甚麽人,而且也不在乎對方是甚麽人,一雙顫抖的玉手立即反摟著雄壯的身軀,並且情不自禁的移動著螓首,兩片顫抖的朱唇尋到了兩片溫熱的厚唇,四唇相合中更爲真實,使得她更爲相信夢想已成真。
  在如此難以令人置信的心境之中,芳心深處的澎湃意念再也難以壓制的立即奔騰而出,並且迅速變成了一團熊熊烈火,開始燃燒著自己的身心,也勾動了對方。
  恍如天雷勾動了地火,在無情又似有情的焚身欲火之中,忘了人世間的奸險醜陋,也忘了對方是甚麽人,終于在石室中展開了一場有如干柴烈火一般激狂無比的云雨之歡。
  常久以來,“天樞樓主”早已習慣了遭人以各種淫具淫虐,雖然也能由其中獲得舒爽,可是其中卻少了兩情相悅,相互憐惜的情愛,也沒有肌膚相觸的真實感,因此內心中甚爲空虛。
  如今遇到了轉世數度的老魔,不但熟知女人的心思及身軀的反應,也熟知各種御女之技,知曉在云雨之中,何時應出軍挑逗?向時應出奇兵?何時應出兵遲緩?
  何時應疾猛狂攻?何時應休兵停戰?何時應整軍再戰?
  再加上陳騰云的肉軀具有一根已屬異�的巨碩玉莖,使得久遭各種淫具淫虐,已然顯得寬松的玉門深處依然能感受到撐漲飽滿的充實感。
  當“天樞樓主”耳中聽著往昔從未曾聽過的情意綿綿低語聲,以及往昔從未曾經曆過也未曾享受過,嬌柔身軀緊貼在雄壯胸懷中,也感受到那根粗巨堅挺的火燙巨物與玉門內里的嫩肉緊裹貼合,將胯間撐漲得甚爲飽滿充實,也感受到活生生的火燙巨物,在玉門深處忽緩忽疾,忽縮忽刺,忽左忽右的往來縱橫中,那種肌膚相觸�磨的美妙真實感,使得身心同時獲得了往昔從未曾有過,真實且美妙的激狂感覺。
  于是在內心及身軀同時獲得了真實美妙的感覺中,使得“天樞摟主”的芳心更爲顫悸且激狂,恍如一頭從不知肉味也從不知飽食的餓虎一般,在鼻息粗喘香汗淋漓中,開始狂亂且淫蕩的迎合著對方。
  “血魂天尊”已由“天樞樓主”的身軀反應中,已察覺出她此刻的激狂。雖然內心竊喜心計得逞,可是也心知她久遭粗巨淫具淫虐之后,若與尋常人交歡,已甚難獲得舒爽,若不能使她獲得滿足,定然無法臣服她順從自己,成爲自己謀略中的一粒棋子。
  心中了悟,當然會盡己所能的征服她,于是立即將各種御女之技逐一在她身軀上施展。
  果然立即使“天樞樓主”舒爽得呻吟呓語連連,不到兩刻,更使她激狂得如同怒濤中的小舟,身軀狂亂扭搖且尖叫連連,終于元陰狂泄而出,這才靜止不動。
  當她回味著如登仙境的美妙滋味之時,尚在她耳邊低語著柔情之言,使她身心同時獲得甜蜜的激情,而胯間玉莖則緩緩的吸取著元陰。
  休歇片刻之后,再度施展御女之技,而且頻頻更換不同的姿勢,使她享受到各種不同滋味的舒爽感,待她連連元陰狂泄,已然登臨仙境九次才息止。
  雖然“天樞樓主”的元陰已然狂泄九度,縱欲過度的眼圈發黑,且全身虛軟得顫抖不止,可是她尚不滿足的喘息央求著:“弟……弟弟……姊姊今生至……至此才……真正享受到……最真實……最美好……也最舒爽的歡樂……因此姊姊還要…
  …你不必憐惜姊姊……盡情的淫辱……甚至淩虐姊姊皆可……姊姊甯肯死……死在弟弟的胯下……也不願枉活此生……”
  “血魂天尊”使她元陰連連狂泄九度,可是並未曾泄出元陽,而且一一吸取了她狂泄的元陰,此時已有意行功調息,將吸取的元陰煉化歸爲己用,況且留她一命尚有大用,因此立即柔聲說道:“姊姊,你元陰已連泄九度,腎水虧損過多,須調息養身才行,不能索須無度的再度肆淫,否則會損及身軀及氣機,如此並非小弟所願,如果姊姊尚不滿足……
  那麽姊姊先歇息一個時辰,待身軀及氣機皆回複之后,小弟再與姊姊共享歡樂,定然會使姊姊獲得滿足的,再者……只要姊姊願與小弟常久相伴,來日方常,又何必急在一時?”
  雖然自古至今常聽紅杏出牆之事,然而那是因爲當男人不能滿足女人對性欲或物質的欲望,或是時時粗暴的拳腳相向時,只要受有心人勾誘,十之七八便會紅杏出牆,可是當女人愛上一個男人,並且臣服一個男人之后,必然會言聽計從,哪怕命都丟了也不在乎。
  而此時的“天樞樓主”身心皆已獲得了往昔從未獲得過的極度滿足,再耳聞滿含關注之情的柔聲勸止,芳心中更是顫悸且歡愉得湧生情意。
  再者,心愛的人兒也已應允待會還會令自己享受方才那種又真實又甜蜜又美妙的舒爽,因此立即面浮歡愉之色,情意綿綿的膩聲說道:“嗯……姊姊聽你的話…
  …可是姊姊的真氣已封……咦……”
  “天樞樓主”膩聲說著時,卻發覺原本道制的穴道不知何時已然解開?體內的真氣已毫無阻礙的可循行了,如此豈不是功力已複?
  芳心怔愕中,心神已全然平靜的默思時,卻見他在身側閉目趺坐著,身周已湧溢出一些紅霧,心知他解開自己被封的功力之后,已開始行功調息,因此“天樞樓主”又疑又喜的立即思忖著:“啊?他已在行功了?如果自己趁此時全力一擊,縱然不能立即擊斃他,也將使他身受重創甚或走火入魔,爾后在道主面前定然是大功一件!可是……他爲甚麽對自己毫不防范?難道他毫不耽心自己出手傷害他?或是他真的對自己有情,所以……啊?莫非他曾在自己身上施展了某種暗手?所以才不耽憂。”
  思忖及此,頓時心中一驚,也立即趺坐行功搜經過脈,默察有哪一處要穴或是奇經異穴遭暗手禁制?
  可是行功數大周天,不但發覺真氣循行順暢毫無阻礙,並且已將全身三陰三陽,將近四百個穴道全然循行過,甚至連奇經異脈中一些甚不重要的小穴道,還有各關節及肉穴,也都全然默搜數遍,並未察覺到有一絲一毫的不妥,可見心上人並未在自己身上施展了某種暗手。
  也由此可知,心上人不但對自己毫無敵意,而且甚爲相信自己,所以毫無顧忌的在自己身邊行功,也不耽憂自己會傷害他,反倒是自己疑心過甚,如此又豈對得起甚爲相信自己的心上人?
  芳心又羞又愧之中,默望著那張俊面,心思紊亂的喃喃低語說著:“雖然在之前與他是敵對之人,可是萬萬沒料到他的心性是如此的善良,而且甚有情意,使自己在如此短暫的時光中,便心生激情的與他有了肌膚之親,也萬萬沒料到這個小大人不但天生異�,而且淫技也甚爲高明,竟然使自己獲得了往昔從未曾獲得的甜蜜時刻,反之……”
  “天樞樓主”低語至此,突然淚水盈眶的歎息一聲,並且再度喃喃自語著:“唉……自己在宮中二十余年的時光中,從未曾獲得天下女子皆曾有過的男女情愛,也無人呵護自己,更無兩情相悅的歡樂,而是供人淫虐的可憐人而已,若非爲了報答夫人的恩情,與二妹留在宮中維護鳳兒,否則早已離去尋求幸福,又豈肯久留宮中任人糟踏淫虐?
  而他……與他激情的春風一度之后,他對自己不但毫無敵意了,而且還如此的信任自己,毫不耽憂自己會傷害他,可見他是個有情有意,且寬宏大量的人,與道主相比,雖然他年僅雙旬出頭,卻是個足可托付一生的人,況且他是與“九幽宮”
  有仇,卻與自己毫無仇恨可言,自己又何必自斷美好的未來呢?
  可是……天下間年輕貌美的姑娘甚多,而自己年已四旬,他真的會喜歡自己嗎?怕只怕他有了年輕貌美的姑娘之后,便將自己棄之不顧,難以與他長相�守……”
  思忖及此,頓時心中惶然得唯恐失去他,可是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是默思片刻之后,突然面浮喜色,且神色堅定的說著:“不行!他是個足可托付一生的人,我絕不能放棄他,我不敢乞望甚麽妻妾名分,我要以婢婦的身份常久留在他身邊,爾后只要他肯偶或慰藉自己的身心,便可心滿意足了。”
  “天樞樓主”的心中有了決定之后,面上憂色立即消失,並且欣喜的再度行功,而此次則是聽從心上人之言行功調息,恢複激狂肆淫時所虧損的氣機。
  可是當她再度行功入定之后,身側的“血魂天尊”突然睜開雙目,面浮笑意,望著行功入定的“天樞樓主”,可見“天樞樓主”方才的一舉一動以及喃喃自語之言,皆未逃過“血魂天尊”的耳目。
  當然,被拘束在體內的陳騰云魂魄,也同時知曉了此中情形。
  于是“血魂天尊”又獲得陳騰云的獻計,又有了利用“天樞樓主”的計策,並且在研商之中有了說詞,如何才能使她信任不違?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0322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