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7 16:43:56

自從父親死后,娘就獨自撫養她的我長大,雖然附近的鄰居一直勸娘改嫁,但娘卻怎麽也不肯,所以娘一直過著相當的苦的日子,直到她我我漸漸的長大,娘才漸漸的減輕負擔。或許是我們母子相依爲命的關系吧!長大后的我還是相當的黏著娘,就算已經十六歲了的我,每天晚上還是喜歡跑去跟娘一同擠在一張床上睡,而娘一直以爲我是因爲沒有的父親所以才特別喜歡黏她這個做娘的,所以也不以爲意的答應了。剛開始我還只是靜靜躺在媽媽的懷里睡,但漸漸的我開始對娘的豐滿的肉體起了興趣,一開始我只是將手伸進娘的衣服里撫摸著娘的雙乳,不久我就要求娘脫掉身上的衣服,讓我吸吮、玩弄乳房。而娘也因爲我沒有了爹,所以相當的疼我,對于我的要求她也會盡量的來滿足我,因爲對娘來說,這只是男人的通病,不管是多大的歲數了還是總像小孩一樣喜歡吸吮女人的乳房,就像我的爹一樣,還沒死時也是天天吸吮著她的乳房才睡著。慢慢的我又不滿于吸吮娘的乳房而以,我對娘的陰戶也起了興趣,于是開始要求娘脫光衣服,好讓我看個、玩個夠,起初娘不肯,但后來經不起我苦苦的哀求之下,娘只好答應我,但娘卻不肯脫掉褲子,只肯讓我的手伸進她的褲子里玩著她的陰戶,而我也不時的拉著娘的手伸進自己的褲子里,讓娘的手玩著自己的雞巴。

  當娘第一次握著我堅硬、粗壯的雞巴時,娘才知道原來我已經長大了,慢慢的在我靈巧的手指玩弄之下娘也達到了快感,所以不知不覺的娘也喜歡讓我玩著她的陰戶,最后我們母子倆也不知是什麽時候開始的,更不知是誰先動手脫光對方的衣物,母子倆每天晚上總是脫光了身上的衣服在床玩著對方的性器直到累了才睡覺。

  當然我也曾經要求過娘要和她乾穴,但娘卻死也不肯答應,最后我只好偷偷的趁著娘不注意時,握著自己的雞巴在娘陰戶上的穴口上磨,但每當我準備將自己粗大的雞巴插入時,總讓娘給阻止了!

  雖然娘也知道再這樣繼續和我玩下去時,總有一天會出問題,但她也沒辦法阻止了,更舍不得阻止,因爲她也喜歡讓我玩弄而達到高潮的快感。

  今天我們母子倆像往常一樣的躺在床上玩著對方的性器,唯一不同的是我早已脫光了衣服,而娘則光著下半身,但她的衣服還穿在身上,只不過是被拉開吧!我像往常一樣趴在娘的身上,我張口含著娘的乳房不停的吸吮著,手則在娘的陰戶上搓揉著,慢慢的我趁娘迷網時整個人都爬上娘的身上,當我的手握著雞巴在娘的陰戶上不停的磨著時,僅存的一絲道德觀念,使娘一手緊著濕答答的陰戶,一手緊緊的抓住我蠢蠢欲動的雞巴,說道:「不可以,我,娘的身體,可以讓你玩、讓你舔,娘也喜歡你那樣做,但你絕不可以將這個放進娘那里面去,萬一,把娘的肚子搞大的!你叫娘怎麽出去見人?」

  「好親娘,你難道看不出來?我老早就愛上你了!你知道我盼望這一天有多久了?你就成全我對你的愛吧。早在你讓我吻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該知道這種事只是遲早的事,不是嗎?你難道不願讓你的情人疼愛你的身體?讓所愛的男人從自己的身上得到最大的滿足,不是每一個女人所喜歡的嗎?親親,你就行行好,讓你的我徹底的征服你吧。迎接我,你將會發現我對你的愛是多麽的熱切,多麽的激烈。」

  面對我火辣辣的求愛,娘既驚又喜,她原來以爲這一切只是我的性欲作祟,萬萬沒想到我早已將自己當成我的情人,而且正要求著自己的身體。拒絕嗎?不!自從丈夫死后的每一個冷清的夜晚已經讓她怕透了,而她更只是個四十二歲的女人,是個正常的女人,她絕對需要男人的滋潤、憐愛。

  娘手中握著我炙熱的大雞巴,像一道催命符,讓她忍不住的回想起那遺忘已久的滋味。那被我調弄多時的陰戶,此時又偏偏不爭氣的蠕動著,似乎爲自己的膽怯而感到不耐。方寸已亂的娘,終于跌入欲念的泥淖,輕輕的歎了口氣,將頭轉向一邊,不再說話。

  我發覺娘原來緊抓住雞巴的手,已不再使勁,便知道娘親心里已經肯了,只是礙于娘的身份,不敢放松手罷。于是慢慢的撥開媽媽已經毫無力量的雙手,靠近她的耳旁說著:「娘,別想那麽多,就讓我們當一回夫妻吧。」

  就此同時我將在外徘徊已久的雞巴緊抵著娘的穴口不停的磨著,這要命的磨擦,終于將娘最后的一絲道德防線磨掉了,原來阻止我的雙手,這回兒反而搭在我的屁股上,又摸又按,似乎有意無意的摧促著我趕快進港,但我卻還是握著雞巴不停的磨著她的穴口。

  最后只見娘雙手掩住她那漲紅的臉龐,吃力的出聲道:「娘的小冤家,進來吧,算我前輩子欠你的,只希望你永遠記得你剛剛說的話,可千萬別負了我!」

  聽到娘這句話,我如蒙大赦,手腳也加快了,一時間,娘已被我剝個精光,像個去了殼的荔枝。歲月並未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吹彈得破的肌膚仍像處女般散發出誘人的氣息,挺秀的雙乳令人垂涎欲滴,稀疏的陰毛讓陰戶顯得更脆嫩,透過昏暗的燈光,我直盯著娘飽滿雪白的陰戶看著,我看到娘陰戶上含著些許愛液的穴口,似乎正熱切的招呼著我快點進入似的。

  久久未曾經曆這種陣仗,娘羞得用雙手掩住了臉,靜靜的等候親生我來受用自己的身子,享用自己早已多時沒讓男人用過的騷穴,她覺得此時自己就像一頭待宰的羔羊,而我就像一頭即將撕碎自己的野狼。當自己緊合的雙腳被人無情的扳開時,娘知道那頭一絲不挂的野狼已經發動它的攻擊。就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我那粗壯的身體已壓將過來,領受著迎面而來的混濁的氣息,娘可以感到我那股灼人的沖動。

  接近沸點的我挺著猙獰的雞巴,在娘的穴口急切的尋找戰場,一來心急,二來生殊,使得我折騰半天仍然無法將自己的雞巴與娘的騷穴結合。依然以手遮著臉的娘,一則疼惜我,一則擔心我走錯門路,硬是用那大家夥招呼自己的屁眼,好幾次想出手幫忙我,奈何她仍然鼓不起勇氣抓著親生我的雞巴往自己的小穴塞,眼看不得其門而入的我似乎開始爲自己的笨手笨腳感到煩燥不已,娘突然想到一個好法子,她想:「我這小冤家只不過是抓不準該用力的時機,好幾次都是過門而不入,且讓我出聲引導我。」

  于是,就在我再次將龜頭對準自己穴口的時候,娘輕輕的「啊!」了一聲,這幾乎聽不到的一聲,在我聽來就像導航船的鳴笛聲,聰明的我馬上知道自己已經找到通往生命之道的入口,喜不自勝的沈下屁股。順著娘滑不溜丟的淫水「滋」的一聲,我的龜頭就擠開娘那已十多年沒人探訪過的陰道,一時之間我覺得娘那緊湊的小穴緊緊的夾著雞巴,讓我有了趐爽的感覺,我忍不住的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雞巴緩緩的插入娘肥美的小穴里,而娘一時間也覺得自己的小穴被我的大雞巴稱的漲滿滿的,一種充實而麻癢的感覺襲上她心頭,小穴里的淫水也因雞巴的原因而給擠了出來,這讓我更加的興奮。我的雞巴沿著娘那似曾經遊訪過的小穴不停的尋訪、追擊,直到龜頭緊緊的抵住娘的子宮。我閉上眼睛享受著雞巴被娘淫穴緊緊包裹著快感,我感受到娘小穴里的嫩肉不停的蠕動,那像怕我雞巴抽出似的不停的吸吮著的快感讓我爽的不知自己是誰了!

  在恍恍惚惚之中,娘突然感到整個陰戶遭到我毫不憐惜的攻占,尤其是我那碩大的龜頭剛頂開她那早已封閉十多年的小穴時,更讓她吃不消,她想起她和我我爹新婚之夜也不過如此,娘不禁緩緩的吐了一口氣,以消減我那巨大生猛的雞巴所帶來的幾絲疼痛。

  想起十六年前,自己費了九牛二虎的勁兒才把身上這娃兒從這個地方擠了出去,想不到十六年后的今天,卻讓身上這冤家的一翻甜言蜜語,給哄開了自己的大腿,然后把她生我的大雞巴硬生生的擠回這個地方。

  想到自己固守十數年的貞操,就在這一瞬間,成了我蛻變爲成人的祭品,娘心中不免有幾分懊悔。但淫穴里那火熱、粗大的雞巴卻也讓她慢慢的興奮起來,淫穴那種近乎漲痛的充實感是娘十多年來的渴求,再受到四周淫亂氣氛的感泄,娘的心竟如遭到惡靈蠱惑般的爲自己能和我一起完成我人生的第一次,而感到激動。眼看身下的娘,因一時間無法領受自己無從回避的充塞而不自然的輕搖著腰枝,我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縱橫戰場的的大將,而呵氣如蘭的娘,就像一件自己費了好大的勁才虜獲到的戰利品,而現在正等待著自己去探索、享用。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0321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