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12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17 19:47:40

你娘可真是有心人,她如此做作,倒顯得我這個正室小家子氣,排擠人家,容不下人家!”宣華夫人冷淡地說,面露不悅之色。她口中的“人家”,自然是指武天驕了。
  “舅母說哪里話了!”淩霄鳳笑著說:“我娘也是瞧著天驕表弟喜愛,把他當兒子一般看待,給他置辦一些衣服,並無針對舅母的意思!”宣華夫人嗯的一聲,面無表情,凝視著淩霄鳳問道:“你娘真的出去了?”
  “真出去了,舅母爲何有此一問?”淩霄鳳平靜地道,臉上波瀾不驚,不動聲色。宣華夫人道:“你說謊,我問過門口的守衛,根本就沒有人見到你娘出去?”
  淩霄鳳心中一跳,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但隨即意識到不對,鎮定地道:“我娘極少從大門出去,或許她和天驕表弟是從后門出去的。”宣華夫人敏銳無比,瞬間捕捉到她眼中閃過的那絲慌亂,心中詫異:“她爲什麽慌亂?”
  本來,宣華夫人也不敢肯定淩霄鳳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是拿話詐她,王府那麽大,依她的身份怎麽可能跑去問守門的守衛。不過,她對淩霄鳳的淡定從容暗自的贊許,單憑這一點,就不是她四個女兒能比得上的,當下向兩個女兒使了個眼色,武玄霜和武青霜立刻會意,兩人上去一左一右地挽住了淩霄鳳的手臂,武青霜笑說:“表姐!京城西街最近開了一家玉器鋪,里面的珠寶首飾不錯,我們一起去逛逛,如何?”
  “好啊!”淩霄鳳答道,但話出口立刻意識到不對,心中一凜,忙改口道:“不了!你們去吧,舅母她……”宣華夫人笑著打斷道:“不用招呼我,你們年輕人喜歡什麽干什麽去,我坐一會,等你娘回來!”
  淩霄鳳還想說什麽,武玄霜和武青霜不由分說,拉著她走,武青霜道:“去吧!以前你不是一直和我們一起出去的嗎!”淩霄鳳想不去也不行,只得和武玄霜她們一齊走,心中期望著舅母不會發現什麽!
  淩霄鳳一走,宣華夫人立刻站了起來,臉上閃過了一絲的陰冷之色,呐呐自語道:“武賽英啊武賽英!我倒要瞧瞧你在搞什麽鬼?”說著在廳中走動了一圈,在靜室門口停了下來,側耳細聽了一會,聽里面沒有聲音,方才推門進去。
  宣華夫人雖然不常來棲鳳樓,但對這里的結構環境卻是了如指掌,對武賽英的生活習慣也是了然于胸,一清二楚。她進入靜室,在靜室中逛了一圈,來到西側的木架前,木架貼著牆壁,上面擺放了不少的大小古董,品種不一,有金銀銅玉之類的,也有陶瓷之類的。
  木架左側的牆角處的平台上擺放著一個花盆,花盆中種著一株紫色葉莖的植物,莖上長著五朵拳頭般大的幽藍色花蕾。宣華夫人不敢去碰那花蕾,別人或許不認識此花,她卻認得,花盆中植得的乃是産自修羅帝國的“魔鬼花”,又名“食人花”,又或者叫“魔鬼食人花”。不知道的人手一旦觸碰到“魔鬼花”,哪怕是微小的一點,花蕾立刻綻放開來,伸展大十數倍大,甚至數十倍,刀刃般的花瓣如魔獸的嘴一般將人的手咬住,噬食其血肉,吞噬的直剩下白骨,可謂是恐怖萬分。
  第8章 乾坤導陽
  花盆是最顯眼的位置,也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如果盜賊進入屋子,只會偷木架上的古董,而不會去動花盆。宣華夫人雙手小心翼翼握住花盆的邊角,左轉三圈,右轉了三圈,霎時間,響起了一陣喀嗒的聲音,古董木架突然動了起來,向右挪移開了三尺,露出了牆壁上的一道門戶。宣華夫人見了冷笑一聲,順著門戶走了進去。
  喀嗒!在宣華夫人進去后,木架自動挪回了原位,一切恢複了原有的樣子。
  練功室中,武賽英施展“乾坤導陽”之術,將武天驕體內赤龍魔丹的魔力精華一絲一縷地導出,吸納轉化,歸入丹田。初始還算順利,便將武天驕過濾過的魔力丹氣導出吸納的十之三四,然而,當她再想繼續施術時,武天驕忽然醒了。
  武賽英沒有想到,武天驕居然會蘇醒過來,像淫獸般對她發動一輪又一輪的沖鋒,龍精虎猛,索求無度,一時間措手不及,一陣陣的快感令她欲罷不能,神魂俱醉,凝聚的“乾坤導陽”被沖擊得真氣潰散,只能迎合著對方顛鸾倒鳳……
  赤龍乃是頂級魔獸,性奇淫,其魔丹更是天下至陽至淫之物,武賽英低估了赤龍魔丹的功效,以致失控。武天驕仗著魔丹之助,與武賽英展開了一輪又一輪的�殺,他現在就像一頭瘋狂的淫獸,理智盡失,只知道沖鋒再沖鋒,發泄再發泄……
  武賽英久曠之身,何曾有過如此的猛烈瘋狂?直被沖擊的嬌啼呻吟,浪叫不絕,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猶如浪潮般一浪高過一浪,攀上一個高峰又一個高峰,銷魂蕩魄,欲仙欲死,媚眼如絲,如癡如醉。武賽英從未有過如此的歡快,直覺得以往的歲月白活了……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武賽英漸漸有點感到承受不住了,赤龍魔丹的淫欲霸道超出了她的想像,見武天驕猶自動個不停,予以索求,如饑如渴,不禁心中暗暗叫苦,她已經近乎虛脫,丟盔棄甲,潰不成軍,再讓武天驕搞下去,非出人命不可!她想推開武天驕,拉動鈴铛的繩索,卻提不起絲毫的力氣來,怎麽辦?
  這個時候,武賽英開始后悔了,后悔一個人不該獨自面對武天驕。正當她彷徨無助之時,室門突然開�,有人進入了練功室,順著台階走了下來。
  武賽英喜出望外,以爲是女兒進來了,也沒看清楚是誰,張口就喊:“鳳兒!快……啊……制住他……啊……我不行了……”
  宣華夫人進入練功室,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她萬萬沒有想到,一向寡居獨處,高傲的不可一世的武賽英竟然……和比她小幾十歲的武天驕躲在練功室中做這種事,一時驚得目瞪口呆,瞠目結舌,腦中的思維瞬間停頓,一片空白。
  武賽英見久無響應,扭頭一瞧,頓時臉色大變,脫口叫道:“怎麽是你?”宣華夫人半響才回過神來,怒笑道:“武賽英,我以爲你有多尊貴,原來骨子里十足的是個淫婦,不知廉恥,居然和自己的……做出此等的龌龊淫∼亂之事,簡直是丟盡了武家人的臉面!”
  武賽英並不作答,剛見到宣華夫人時確是心慌,但很快便冷靜下來了,正愁脫不開身,沒想到宣華夫人恰時闖進來了,如果進來的是女兒淩霄鳳,或許于心不忍,但進來的是宣華夫人,那就沒有顧忌了,她來得正是時候,既然她發現了,要是不將她拖下水,自己將身敗名裂,不得好死。想到此,武賽英鼓足最后的余力,猛地推開了武天驕,翻身滾下了石床。
  武天驕淫欲如潮,理智全失,腦中僅存的一個念頭就是和女人交歡,被武賽英推開后,一下子沒了發泄的對象,正好瞧見了一旁的宣華夫人,當下虎吼一聲,向她撲了過去。
  宣華夫人大驚失色,連忙側身閃開,右手一掌劈向了武天驕。砰!掌擊在了武天驕后肩上,如中敗革,武天驕渾如未覺,一轉身,又向宣華夫人撲了上去。宣華夫人沒有想到自己蘊含七成功力一擊的“神女碎心掌”,居然傷不了武天驕,怔神之下,頓被撲倒在地,不禁魂飛魄散,當下運足全身功力掙扎,奮力地擊打武天驕。然而,此時的武天驕宛如怪獸一般,渾身如鐵,根本不怕她的擊打,力大無窮,將她壓在了身下,撕碎了她衣服,轉眼間,宣華夫人一身華貴的宮裝被撕成了碎片,飛離了玉體……
  “畜生!放開我……”宣華夫人掙扎未脫,破口大罵,驚駭的幾乎暈過去。她的罵聲武天驕根本聽不進去,相反的,她的叫罵反抗反而激起了武天驕更加瘋狂的獸欲,將她周身衣服撕的一絲不挂,俯身而上,一下進入了桃源深處……
  啊——宣華夫人發出了一陣淒厲慘叫,腦中轟然巨響,天旋地轉,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遭人強暴,痛失清白……
  縮在石床角落的武賽英冷眼瞧著這一切,見宣華夫人遭武天驕強暴,心中說不出的快意,同時暗自慶幸,慶幸宣華夫人來了,她要是不來,自己怕是凶多吉少。
  武賽英強打精神,拖著酸軟的身體,穿上衣服,悄悄地離開了練功室,留下宣華夫人獨自一人承受武天驕,她走得悄無聲息,輕手輕腳,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生怕驚動了武天驕,擔心他舍棄了宣華夫人,轉向了她。
  出了練功室,武賽英發現靜室空無一人,女兒淩霄鳳不知去哪了?不禁眉頭一皺,心說:“這死丫頭,讓她守在這里護法,跑哪里去了?”
  此時,武賽英顧不得多想,身上沾滿了汗水異味,下身黏糊糊的狼籍一片,又腫又痛,走路都得小心翼翼,十分別扭,比之當年新婚和夫君的第一次還要不堪,實在是羞死人了!
  武賽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間,吩咐下人備好洗澡水,她要沐浴更衣。服侍她的侍女大爲奇怪,夫人平日都是晚上洗澡,今天是怎麽了?
  武賽英沐浴更衣后,本想上床睡一覺,不過想起練功室中的武天驕和宣華夫人,想睡又不敢睡,萬一宣華夫人承受不了,脫陰死了麻煩就大了,到時如何向武無敵交代?武賽英雖然巴不得宣華夫人死,卻也不能讓她死在棲鳳樓,惹上麻煩。當下打扮了一番,又回到了靜室。
  在靜室中徘徊了一會,武賽英打開室門,悄悄地進入了練功室,但很快又退了出來,著急地在靜室中踱步徘徊,心急如焚,自言自語:“怎麽辦?這樣下去宣華夫人一定受不了,難道我把她替下來?”
  武賽英猶豫半響,最后狠狠地一咬牙,口中吐出了兩個字:“拼了!”再次的進入了練功室……
  潮來潮往,潮起潮落,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練功室中的春潮終于退去,風平浪靜。
  圓形的石床上,發泄后的武天驕倒頭呼呼大睡,沈睡如豬。武賽英和宣華夫人也是精疲力盡,躺著呼呼喘氣,氣息急促。三人通體淋漓,肌膚上布滿了汗水,肢體交疊,糾纏成一團,姿勢極爲淫蕩,整個室內彌漫著刺鼻的淫靡氣味!
  半響,宣華夫人吃力地推開壓在身上的武天驕,坐了起來,臉上一片的茫然。武賽英也坐了起來,下了石床,撩了宣華夫人一眼,優雅地穿衣,口中道:“王嫂!我以爲你有多尊貴,原來骨子里也是淫婦一個,不知廉恥,居然和自己夫君的兒子通奸,做出此等亂∼倫醜事,簡直是有辱婦德,敗壞倫理!”
  這話原先是宣華夫人罵她的,她現在稍加改動,奉還了回去。宣華夫人氣極,指著她顫抖地道:“你……”她已然氣得不知說什麽才好?武賽英冷笑道:“我怎麽了?是你不懷好意,闖進我的練功室,我可沒有害你,你自己的表現,自己也看到了,叫得驚天動地。我沒想到原來王嫂你是那麽的騷,那麽的浪!真是讓人難以相信!”
  宣華夫人氣得幾欲吐血,大口大口地喘氣,胸腹起伏,胸峰顫動,已有三個女兒的她,身材依然窈窕,胸峰飽滿堅拔,誘人眼球。武賽英見了暗自贊許,不可否認,宣華夫人是一等一的美人,養尊處優,身材保養的十分好,生了三個女兒都沒走樣,妩媚成熟的美婦風韻比之少女更加的誘惑男人,不過自己也不比她差!
  武賽英對自己的美貌還是十分自信的,穿好衣服后笑著對宣華夫人說:“王嫂!你也用不著生氣,你也是過來人,發生這種事沒什麽大不了的,你不也很享受是嗎?今天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天驕知,只要我們不說出去,誰會知道?以后天驕就住在我棲鳳樓,你要是想他,就來我這里找他,如何?”
  第9章 一柱擎天
  宣華夫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吃力地下了石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又望了望沈睡的武天驕,道:“今天的事,你我最好爛在肚子里,不然,我們都不得好死!”說著,去撿地上的衣服,卻突然發現衣服已經被撕碎的不能穿了。武賽英見了冷冷一笑,道:“王嫂!還是到我房間去梳洗打扮一下,穿上我的衣服回去,不然,你這副樣子回去,會惹人懷疑的。”
  宣華夫人無語。
  武天驕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的夢,夢到自己與美女翻云覆雨,激烈交歡,夢中的美女先是武賽英,后來來了宣華夫人,兩人輪番上陣,使出渾身解數,抵死纏綿,欲仙欲死……突然,晉陽王武無敵闖了進來,滿臉怒氣,殺氣騰騰,怒吼一聲:“孽子——”
  刹那間,一道耀眼的刀光劈了過來……
  “救命——”武天驕慘叫一聲,忽地坐了起來,大口大口地喘氣。眼前燈光明亮,身處一張軟榻上,繡被羅帳,房間中空空蕩蕩,空無一人,哪有武賽英、宣華夫人、武無敵的身影?武天驕呆立半響,直覺得身上冷飓飓的,猛然醒悟,自己是在做夢,真奇怪,自己竟然會做這樣的春夢,竟然和姑姑……武天驕一陣汗顔,心有余悸,最后那一道刀光太嚇人了,居然嚇出了一身冷汗!
  咦!不對!武天驕忽然想起來了,早上自己被武天虎和武玄霜他們弄到院子的雪地上受凍,自己凍昏迷了,后來就什麽也不知道了?誰救了我?
  武天驕訝然,一看身上,穿著光鮮的內衣,肌膚干淨,似乎洗過了澡,只是下面的小弟弟有點脹痛。想到此,伸手摸了摸,一摸之下,武天驕嚇了一大跳,心中疑惑:“自己的小弟弟怎麽變得如此大了?都快趕上驢子了!”
  “你醒了!”
  忽然,房間中響起了一個嬌媚的聲音,動聽悅耳,宛如天籁之音。不知何時?武賽英出現在了軟榻前,面帶微笑,眉宇含春,眼中閃爍著奇異的目光,穿著一身得體的低領粉紅羅裙,項上戴著一串珍珠項鏈,領口處露出一道驚人的雪白乳溝,散發出無窮的誘惑。
  武天驕何曾見過這般風情?一時忘了答話,竟瞧得癡了。
  “你瞧什麽?我問你話呢?”武賽英嗔道,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云,竟有了幾分的羞色,心中暗暗竊喜。她之所以這般打扮,不乏有引誘武天驕的意思。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如豹,武賽英今年三十九歲,正是虎狼之年,自從與武天驕發生了那種事后,嘗到了甜頭,食髓知味,已然深陷其中,欲罷不能。
  啊!武天驕心神一震,猛然醒悟過來了,忙道:“醒了!醒了!原來是姑姑你救了我!”武賽英颔首道:“我是救了你,以后你可要報答我!”說著,在榻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一定!一定!”武天驕連連點頭道:“姑姑救命之恩,天驕縱是粉身碎骨,也無以爲報!”武賽英微笑道:“你可要記住你今晚說的話,以后要好好地報答我!”
  “那是當然!”武天驕肯定地道:“姑姑!這是什麽哪兒?好像不是我原來睡的房間?”
  “這里是棲鳳樓,你表姐的房間!”武賽英淡淡地道:“你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
  “什麽?我竟然睡了那麽久?”武天驕吃了一驚,道:“不可能吧?”武賽英哼了一聲,道:“怎麽不可能?你中了九幽陰魂掌,是你表姐把你救回來,還把房間讓給你睡!”
  “表姐!”武天驕想起來了,記得自己被武天虎踩在腳底下,昏迷之前,依稀見到了一個穿白衣的少女,忙道:“表姐在哪?我還沒見過她。”
  “她在靜室里練功,你會見到她的。”武賽英眉頭一皺,不知怎的?心中竟然有了一絲的不快,說道:“天驕!你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這次要不是我和你表姐,你已經命喪黃泉了。”
  唔!武天驕心中一凜,想起自己被武天龍他們扔在雪地里凍,不禁一陣后怕,問道:“他們……爲什麽要那樣待我?”武賽英歎了一口氣,道:“天驕!晉陽王府不是你想得那樣簡單,你無名無份,不過是一個私生子,他們殺了你,跟踩死一只螞蟻沒什麽兩樣,你懂嗎?”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17613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26 10:39:12

感謝大大的辛苦創作 超讚的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