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071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8 08:09:21

   1

  保強有些鬱悶,接了妻子銀蓉的電話,沒說上幾句就被匆匆掛掉了,電話裡
冒出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是「你什麼這個時候給我打電話……」

     他有些尷尬,他感覺到了周圍和他一起參加節目的人臉上露出的意外,這和
其他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沒有噓寒問暖,沒有家長里短,沒有秀恩愛般的撒嬌,
他不得不將話題轉到女兒身上,「爸爸你什麼時候回來啊……你再不回來,你就
不用回來了……」

     女兒的話讓他一陣抽搐,臉上一陣發乾,這不是銀蓉常常掛在嘴邊數落他的
話嗎?

  節目組給參加節目的人每人三分鐘往家裡打電話,別人都嫌三分鐘不夠用,
自己聊了不到一分鐘,就被匆匆掛斷了,他有點不是滋味,可能是妻子太累了吧,
一個人照顧兩個兒女是挺累的。

     但他怎麼也睡不著,看著窗外皎潔的月光,他的思緒飛得很遠很遠,他想像
著銀蓉摟著兩個孩子睡覺的樣子,想像著兩個兒女剛聽完妻子唱得搖籃曲睡著的
小臉蛋,燈一定都沒有關,因為在家裡都是他關的燈。

  他來參加真男子這個節目還沒幾天,就已經很想家了,一如他參加其他演出
一樣,恨不得當天就結束,然而他知道為了養家糊口他必須堅持下去,即使他一
刻都不想離開家,一刻都不想離開銀蓉,他要賺很多很多的錢,讓妻子和家裡人
過上一輩子都不敢想像的生活。這次的出鏡報酬是500萬。

                                                          
                                 2

  銀蓉看著被女兒弄裂了的右手中指的指甲,心裡還在生氣,剛才保強的女兒
弄髒了她的一幅漫畫,那是她最愛的一幅漫畫,漫畫裡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含情
脈脈的捧著一顆心,銀蓉想揪住女兒,誰知道她一溜煙就給跑了,銀蓉一陣急追,
逮住了啪啪兩個耳光直接就搧了上去,搧第二個耳光的時候,手指刮到了牆上,
中指的指甲就裂了,直到現在還有點疼。女兒站在牆角哇哇大哭,她也不理。

  傭人噤若寒蟬的站在一邊,沒有銀蓉的命令,她不敢上前去安慰那可憐的小
女孩。

  銀蓉很不喜歡他和保強生的這個女兒,她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她就有一種怨
氣,這種怨氣直到看到越長越像宋仲基的兒子的時候,才慢慢消減,她沒有確定
過,但她相信即使不去確定,兒子的另一半基因,肯定不會是保強的,她為她的
決定感到滿意,沒能嫁給他,但能生一個下一個和他的結晶,是她這輩子最正確
的決定。

     如果不是和他,憑著保強那幾百年都沒有進化的鄉鄙野夫基因,能有這麼優
秀的產物?她不想自己優秀的基因被淹沒在一堆沒有開化的劣質基因裡,再無顯
現的機會,優秀就該和優優秀結合,這樣才會催生出更優秀。

                                                         
                                 3

  為了更優秀,她付出了很多。

     她又想他了,那個叫宋畎的男人,就是畫在漫畫上的男人,確切的說是保強
的經紀人,在她眼裡帥過宋仲基的男人,她大學時代第六任男朋友,如果不是保
強橫插一杠,也許現在她正躺在他的懷裡美美的睡著了吧。

  大學臨近畢業的時候,面臨抉擇,銀蓉不得不在矮矬富的保強和高帥窮的宋
畎做出決定,但她幾乎就在一瞬間就決定了保強,她知道憑藉她和宋畎再什麼努
力,永遠得不到他們想要的生活,二流大學畢業的兩個人,要邁到那樣的階層太
遙遠了,炫目堂皇只能是癡人說夢,等待的,只可能是大城市裡暗無天日的地下
室,朝九晚五一月領個兩三千,斤斤計較的計算著花出去的每一分錢,每天除了
疲憊就是沈重,以及這重壓之下不可避免的性欲減退。

  她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不能!她必須緊緊攥住保強這支藍籌股,不管
她願不願意。

  作出決定的那個晚上,她不得不抱緊宋畎,安慰他:「蘭博基尼會有的,瑪
莎拉蒂會有的,冠希的品牌店也會有的,你喜歡的生活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我只不過走了一條捷徑,相信我這條捷徑上一路都會有你。」

     宋畎卻淡淡的一笑,「你的決定是正確的。」

  那一瞬間,她覺得一股邪惡的快感從腳底升起,漸漸的漫過心底,為達常人
之所不能,她的違心選擇,已經足以抵償道德給她的那一絲不適,「我已作出了
犧牲,我應該得到我想得到的。」

     她這麼想,她甚至有了一絲按耐不住的衝動,為可以預見的美麗生活,為可
以盡情享受的人生,為即將親手創造的一切。特別是她喜歡的男人同意了她的想
法,她和他總在同一個頻道上,

  冷漠,果斷,決絕,她腦海裡出現了動物世界裡,兩隻眼睛泛著幽冷綠光的
狼,在漆黑的無邊的森林裡相互取暖的畫面,狼是宋畎的崇拜動物。

     她知道人生苦短的幾十年裡,能夠錯失的機會不多,捷徑就擺在眼前,沒有
人會傻到不走。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8 08:10:07

    4

  她很惱火保強再次打來的電話,就在她和宋畎赤身裸體在保強的寶馬車裡打
得火熱的時候,她和宋畎緊緊的交纏在一起,宋畎粗大的陰莖正深深的插在她的
陰道裡,她穿著兩條深咖啡色的絲襪,兩腿腳被幹得高高的掛起,手機在一旁的
座位上一聲緊接著一聲響著,她看到了保強的來電顯示,她伸出手去夠手機,宋
畎壓得她太緊了,她夠了幾次還是夠不到。

  宋畎又是猛烈幾次的急進直插沖出,直讓她翻白眼,她想推開宋畎,卻被宋
畎死死的壓住,粗大的陰莖進得更深了,插得她兩隻深咖啡色的絲襪腳都在打抖,
再來一插,腳尖都繃直了,她又翻了次白眼,腳張得大大的在宋畎的身後抖了又
抖,她真受不了這巨大的刺激。

  「管他做甚,不接也不會死人的,壞我好事……壞我好事……看我不搞死他
……我他媽的……搞,他媽的搞死他……搞……搞搞……」

     宋畎喘著粗氣猛衝一氣,一邊咒駡著,再次催動粗大的陰莖急速的進出,兩
粒碩大的卵蛋,拍拍的甩在銀蓉粉嫩的屁股上啪啪急響。

     銀蓉的陰道一陣急卷泛液,她感到本已潮淖驚人的陰道又是一陣猛烈的收縮,
氾濫成災的一片淫液紛湧叠出,她尖叫了起來,屁股一個跳震,但她還是趁著宋
畎弓起身子,龜頭抽出陰道口,滴著淫液的陰莖蓄勢,準備給她來一次長程衝刺
的時候,把一旁還在響著的手機夠了過來。

  她咧著嘴承受了宋畎那一下衝擊,迅速的平復一下,接通了電話:「喂,保
強嗎?什麼事啊,又給我打電話?」

  「老婆啊,我睡不著,想你了,你睡了嗎?是不是吵醒你了。」電話傳來保
強的聲音。

  「你應該知道我現在已經睡了呀……不……不我還沒睡著……我是準備睡了
的……」

     銀蓉不耐煩的敷衍道,宋畎又是幾次猛烈的急捅,攪著陰莖又在她的陰道裡
攪上幾攪,巨大的快感讓銀蓉不由的悶哼了一聲,她一隻手在宋畎身上猛捶了幾
捶,提示他她正在接電話。
 
     「老婆,怎麼了,我怎麼聽你很痛苦?是不是不舒服?」」保強聽到了銀蓉
的哼聲。

  「哦……我在辦事,不是……我沒事……」

     宋畎又是一陣抽插,銀蓉真的要氣瘋了,一邊是無所事事打來電話的老公,
一邊是情人凶辣火熱的暴幹。

     「我……沒有啊,只是來了那東西,有點疼……」她編出了謊話。

  「大姨媽?上周不是剛來過嗎?怎麼還沒完……」保強疑惑的問道。

  「是……還沒完……可能不正常了吧!」

     銀蓉硬著頭皮繼續編,宋畎又是幾次猛捅,銀蓉又連翻了幾次白眼,差點又
叫出來,兩腿掙張了幾下,猛烈的一次高潮襲來,連她握著的電話差點拿不穩,
「……不跟你說了,我要處理一下……」銀蓉趕忙掛斷了電話。

  沒了電話的聲音,寶馬車恢復了平靜,只有撲哧撲哧一次猛過一次的抽插聲,
寶馬車也跟著搖來晃去,震彈得極富彈性。銀蓉盡情的和宋畎織纏在一起,她要
充分的享受,享受這難得一次的偷情,享受這大得異于常人雞巴的進攻,雖然這
只是很多次中的一次,但每一次都讓她欲死欲仙,欲罷不能。

  他們換了一次體位,銀蓉像狗一樣的跪在車後座上,宋畎從後面急進,只是
洞穴從陰道換成了肛門,肛門被插是銀蓉感覺最刺激的性交姿勢,自己最羞恥的
地方被男人開疆擴土,被男人的生殖器填滿,那種充實感,只有切身體會才食髓
知味。肛門已經被宋畎擴得很大。

     銀蓉難以想像自己小小的屁眼,怎麼能放進那麼大的東西,一次又一次的深
深進入,她感覺自己快要爆炸,整個身體像是被插入一根危險而碩大的消防栓一
樣,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陰莖碩大有力,不惜力的每一次抽插,銀蓉感覺每一次拉出都要把自己抽空
了,每一次插入又快要把自己充爆了,抽與插之間一陣又一陣的快感將她整個人
高高顛起,一直顛一直顛,她覺得自己飛得很高很高,甚至產生了迷離的幻覺,
周遭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剩下的只是在自己無窮欲望的牽引下,一次又一次的被
滿足,道德算什麼,不算什麼,在赤裸裸的欲望面前只是一粒渺小的塵埃罷了,
小到不用吹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銀蓉半咪的雙眼,眼珠子上翻,翻了又翻,幾近無意識的嗚咽聲從喉嚨裡發
出,她卻根本聽不見,這次的性交時間太長了,她足足被幹了差不多一個鐘頭了
吧,她想。

     宋畎很強,又持久,這是她對他最滿意的地方,她有時甚至弄不清楚她到底
是喜歡這個男人本身還是更迷戀他的生殖器,一根有如馬卵驢蛋般的生殖器,捧
在手裡都極具分量,更不用說被它搞了。也許沒這生殖器,她也不會喜歡吧,一
個廢物男人是沒有女人喜歡的。

                                                         
                                  5

  保強怔怔的看著黑屏了的手機,一切又歸於沈寂,他總覺有什麼不對勁,具
體是什麼他又答不上來,想著妻子往時的音容笑貌,想著自己溫馨的家,那一絲
的疑慮也很快就消散了,他笑自己傻,有什麼好想的,得到妻子銀蓉是上天對他
最大的眷顧,他已經很幸運了。

  他忘不了遇見妻子的那一天,那是一個細雨剛過的早上,他來她的學校做宣
傳,在眾多的歡呼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她,他幾乎是一瞬間就愛上了妻子,
從一見鐘情而後一發不可收拾,直至一定終身,那天他感受到了說書先生所說的
賈寶玉遇見林黛玉那種激波蕩漾和心猿意馬,他從沒有象那天一樣難以自製,魂
不守舍,如果不是礙於活動,他可能會衝動的沖進人堆裡,牽上她就走了吧。

  他為自己和妻子能有如白娘子與許仙在斷橋上相遇,一眼定終身的經歷而感
動,僅僅一眼就如此讓他牽腸掛肚,刻苦銘心,欲罷不能。僅僅一個她沖他的歡
呼和微笑,他就好像已經嗅到了從她的身上飄逸過來的陣陣味香,心居被一種無
法訴諸於言語的感覺早早溢滿,這是一種深藏在內心的靈魂感動,也是一種難於
表述的美妙感覺。

  他喜歡她的飄逸長髮,他喜歡她的蟬薄絲襪,他喜歡她的小小翹臀,他喜歡
她婀娜的小蠻腰,她是清晨裡翠綠青草上的一滴晨露,她是絕壁深谷裡的一株幽
蘭,她是雪峰山上的埋藏最深的一冰純玉,她是他的呼吸,她是他的跳動,她是
他張開的每一絲毛孔,她是他湧流的每一滴血液,一切由此都有了意義。

                                                      
                                   6

  激情四射的一次偷吃,像以前的很多次一樣結束了,宋畎伏在銀蓉光光的背
脊上,喘著粗粗的氣息,粗如易開罐般還插在銀蓉肛門裡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
抽送,他咬牙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漿白液,盡數射進了銀蓉的肛門裡,抽出的時候
發出了一聲巨大的真空被破敗的噗聲,蕩響在寶馬車內小小的空間裡,碩大的龜
頭滴著黃色肛液和精液的混合物,被插成棒球般大小的肛門還未癒合,內翻的肉
紅色肛肉和深幽的巨洞對比強烈,一直到銀蓉無力的翻身攤坐在真皮座椅上,那
洞才因擠壓而合,白色的精液被擠出了肛門,滴了下去。

  銀蓉想去找紙巾的時候才發覺紙巾已經用完了,她脫下一邊腳上的深咖啡色
絲襪,然後揉成一團塞進肛門裡,用力摳了幾摳,把分量很多的精液都摳到了絲
襪上,絲襪很快就濕透了,她用絲襪擦拭了一遍下體,一把抓住一旁正在穿內褲
的宋畎,掐著他的下巴讓他把嘴張開,把沾滿精液的絲襪盡數塞進了嘴裡,惡狠
狠的說道:「我叫你搞,叫你搞……吃下去……要是保強剛才發現了什麼,我們
就完了……嚼上……說了多少遍了,你還不覺悟,信不信明天我就開了你,看你
怎麼混……」

  宋畎一下有點懵,但看著怒容滿面的銀蓉,也不敢把嘴裡的絲襪給吐了,
「……你到底給我嚼上啊……」

     銀蓉啪的搧了宋畎一個巴掌,宋畎慘叫一聲,不得不忍著噁心,對著塞在嘴
裡蘸滿自己精液的絲襪嚼了又嚼,幾滴被擠壓的精液還順著漏在外面的絲襪腳尖
滴了下去。

  「滾蛋,下次再不小心看我怎麼收拾你!」銀蓉一腳踢在宋畎還未完全軟下
去的

     陰莖上,宋畎又是一聲慘叫,「哎呦我的命根子啊……」

  「好了,別鬧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太晚了傭人會發覺的,我只是提醒你而
已。」

     銀蓉看著宋畎一臉的痛容,用一邊還穿著絲襪的腳,撩弄著宋畎被自己一腳
踢軟下去的陰莖,撒嬌道:「老公,你搞得人家都酥完了,我都沒有力氣站起來
了,都是你這個壞東西,每次都把人搞得欲死欲仙的。」

  宋畎把嘴巴裡的絲襪吐掉,伏身過去,趴在皮膚滑不留手的銀蓉的身上,在
銀蓉情欲還未完全消退紅得發紫的小嘴上親了一口,道:「老婆,好愛你啊,今
天要不是該死的保強打電話來攪興,我們還能更盡興點,早點想個辦法把他解決
了,我們就逍遙快活一輩子了。」

  銀蓉哧啦啦的幾口,把還掛在宋畎嘴邊的幾條精液舔食乾淨,軟得像蛇的身
子往宋畎懷裡鑽,道:「還要從長計議,沒這麼簡單,我也煩了,跟他七八年了,
我都膩了,沒文化的土包子,每次回來都往我身上撲,一個勁的傻幹猛幹,一點
都沒有情趣,煩都煩死了,一天都不想呆下去了。」

  宋畎一想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每次回來都被保強搞,心頭一陣鬱悶:「放心,
他這次沒有三個月回不來,下次再給他接幾部戲,連軸轉,累死他,讓他沒時間
煩你。」

  「老公,還是你好,你真的好體貼啊,每次你都安排的穩穩當當的,這麼多
年了,那死鬼都沒有察覺,真是傻得可以……蠢蛋,傻逼……」

     銀蓉在宋畎懷裡愜意的舒了舒身子,任由宋畎的一隻大手,在她黑的漚紅的
爛逼上隨意摩擦。

     那塊逼被很多男人幹過了,她覺得只要有了這東西,男人那東西要多少有多
少,只要能爽,被誰插她根本無所謂,只是停留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夠大夠粗
的就停留久一些,不夠大不夠粗的玩玩也沒什麼。

     她覺得一切都令她滿意極了,用不完的錢,生殖器雄大的情人,隨意使喚打
罵的丈夫,優秀基因的兒子,除了滿足無窮無盡的性欲,追求一些奇淫技巧外,
她真的找不出生活裡還有什麼值得追求的,空虛寂寞,只有用一次又一次的刺激
才能填滿……

  在宋畎的一陣摩擦下,那塊爛逼很快又濕潤了,她知道又可以再玩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