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江城周曉

[複製連接]
查看: 8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18 08:16:35

江城的風景,一切的歲月,煙花,祭禮,江水,古城,從來沒有消失的黑暗,
但也從來沒有散去的光明。白天是江城的光明歲月,夜晚依舊是江城的黑暗時代,
只是比起曾經暗無天日的那個時代,這個城市,還有著希望。一個單身二十餘年
的母親,卻用自己的雙手成為了江城的富豪之家。

  夜色闌珊之下,燈火肆意浮華。男人女人,有誰會刻意的去發現骯髒?

  在郊區的別墅中,周麗華站在地上,在她的腳下,跪著她的女兒周曉,母女
生的極為美麗,但是同樣她們也極為淫浪。

     兩人一絲不掛,兩對雪白的嬌軀上面都是汗水。

     周麗華看著在腳下跪著的女兒,臉上的笑容中露著滿意。因為有什麼比一個
奴隸女兒更好的呢。周曉此時忍著疼痛,她跪在指壓板上,纖細的小腿上沒有多
少肉,腿型完美,這麼一跪,指壓板上的凸起直接咯在骨頭上,疼痛,酸楚,這
令她汗水淋漓,但是自己的母親卻又腳踩著她,非常用力的踩在她的背上。完全
不顧細她的痛苦,或者就是想讓她痛苦。

     剛剛被打腫的屁股在周麗華用力的踐踏下,壓在了周曉的玉足上。聽著周曉
因為疼痛而來的呻吟,周麗華更加興奮,陰道裡的跳蛋感覺更刺激了。

  一隻玉手慢慢的撫摸到周麗華的肥臀。在臀上輕輕的捏著,周麗華最喜歡這
樣的玩法。而那雙手捏的力道輕重合意,疼痛中又有些爽快。

     周麗華把腿從周曉身上放下,雙腿分開,修長的雙腿,緊致的陰道在燈光下
若隱若現。

     身後的女子馬上會意的跪著爬到自家母親的胯下。女子修長的身段,此刻跪
著爬著,好像是一隻美女蛇。她是周曉的姐姐,周揚。

     有什麼比一個奴隸女兒更好的呢?兩個啊。兩個美女此刻都在跪著。周麗華
俯下身一看,便覺得心中無比暢快。兩個淫蕩的女兒,一個淫蕩的母親,每天晚
上固定的淫豔遊戲。

  周麗華蒙住兩個女兒的眼睛,然後找個房間躲起來。而兩個女兒,先找到她
的,可以免除懲罰,但是沒找到的,那就要接受懲罰。只是兩個女兒必須脫光衣
服,在陰道肛門中塞入跳蛋,之後開始跪著,一層層的尋找。所以,今天受罰的
就是周曉了。

  而周揚和自己的母親聯手的鞭打妹妹的屁股,很快便打的紅腫不堪。

     事實上,三人之間,打屁股是常有的事。周揚的臉輕輕的貼在地上,雪臀高
高撅起,肛門中的特質肛栓,通體鐵質的肛栓底下是個又長又大的肛塞,而上半
截是一根粗大的假陽具,由於是鐵質的關係,所以周揚必須用力的夾住自己的肛
門,不然一旦掉下來,自己同樣也要受到懲罰。而她看著妹妹那緊閉的肛門,不
由的羨慕至極。由於高高翹起屁股的關係,那根假陽具碩大的龜頭直接對著周麗
華的陰戶。而周麗華將跳蛋拿出來,示意周揚把跳蛋塞進周曉的陰道裡。

  周麗華看著在自己身下,粗大的鐵陽具在燈光下泛著神秘的光芒。她慢慢的
分開自己兩瓣緊閉的陰唇,穴內嫩肉鮮紅,對著假陽具碩大的龜頭,微微的坐下
去。金屬特有的冰冷感刺激著女人身上最嬌嫩的肉穴,周麗華心神一蕩。但是還
是坐了下去,周揚一邊用力的夾住自己的肛門,一邊給自己跪在指壓板上的妹妹
塞上跳蛋。

  兩根玉指輕輕的分開周曉粉嫩的下身,周曉的陰唇呈粉紅色,兩瓣嫩肉平常
緊閉在一起,一旦情動之時,便會如同現在這樣的微微分開,穴內的緊致嫩肉,
收縮力強,本來在穴內有一股淫水,但是只會一絲一絲的流下來,除非用手,或
者工具,否則她的淫水就只能這麼輕輕的落下來。

  周揚將手中的跳蛋塞進周曉的下體,並且心滿意足的在周曉下身揩油,啊呸,
玩耍!額,算了,撫摸,愛撫。

  周麗華此刻把大女兒當成了胯下的陽具底座,在女兒的臀後不停的抽動,雪
白的玉乳在空氣中跳躍,宣告著自己的存在感,周揚現在的感覺不是特別好受,
但是很享受,臀後的美豔母親在用自己的肛栓高潮,而隨著周麗華的每次抽動,
本就插得極深的肛栓似乎已經開始慢慢的往下陷了。

     周揚清楚的感覺的到,那個粗大的肛栓一點點的又進了自己的腸道,她已經
想到了自己等會將肛栓拔出來的時候,肛門恐怕會變成一個大洞,而且,更有可
能是母親就那樣捏著肛栓,瘋狂的搗弄著,然後再拔出來。

  周麗華在享受著,周揚在享受著,周曉也在享受著。三個女人,共演的淫豔
大戲。只是可惜,沒有觀眾。偌大的別墅中,只有三個女人的聲音。

     周曉跪在指壓板上,不敢有一絲的放鬆。陰道內的跳蛋震動頻率很強,但是
還是能夠承受的,只是,隨著長時間的跪姿,並且一動不動,周曉感覺自己的兩
條腿已經發麻,卻也不敢扭動身子,只能說是繼續在那裡跪著等待周麗華的命令。

  周揚發現了這一點,一雙手輕輕的捏著自己妹妹纖細的小腿,在她的腿肚上
面按摩著。而沈溺在那根假陽具帶來的快感的母親,還沒有發現這一點,不然她
早就讓周曉休息了,三個美人的身體好像連在了一起,三人之間的血緣關係,令
她們所有人都瘋狂,亂倫的禁忌,三個女人只能通過這樣的一切來釋放。

  三個女人,各有風情,三人嬌媚的呻吟聲在這個別墅裡回蕩,卻沒有一絲聲
音傳到外面。周揚的存在,好像是維繫著母親和妹妹之間的紐帶,母親在自己的
身後用自己肛門中的肛栓自慰,妹妹的一對玉腿也在手中,她清楚的感覺到她的
溫度,她的雙腿微微的顫抖,當下按摩的更加用心了。

     只是,自己母親在身後的動作越來越快,周揚只感覺肛栓一點點的繼續沒入
肛門,那種感覺,牢牢的頂在腸道轉彎處,而一點點的推進,都是在腸道中最瘋
狂的擠壓。

     白天工作了一天的勞累,此刻在這種羞恥的感覺之下,一點點的消失不見。
面前是妹妹的玉足肥臀,粉嫩的肛門在兩隻玉足上面,因為跪著的關係,股溝大
開,菊門緊緊的閉合著。粉紅色的菊門,好似從未開啟,但是只有周揚知道,自
己的妹妹的肛門已經經過無數次的愛撫,各種東西的插入,只不過,總是只插入
一根手指粗細的東西,其他的粗大的東西,統統沒有用過。所以肛門保持著一直
的緊致。

  母女三人都出落的美麗非常。並且各有風格。

  周麗華今年已經將近五十歲,但是看上去仍然像是三十多歲的美婦人,身上
自然的誘惑感,在配上那一對高聳的大乳,濃濃的母性氣息,撩動著每個男人的
心臟。腰肢纖細,身段豐腴,可能是因為生過兩個孩子的原因,但是臀部沒有絲
毫的下垂,仍然是與細腰一起,勾勒出驚心動魄的曲線。美豔的母親,美麗的風
情,兩個女兒自然的繼承了她的基因,還有她的淫浪。

  周揚今年二十五歲,身材修長,擁有一雙修長的美腿。臀部挺翹,容貌秀麗,
經常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一種濃郁的知性感撲面而來,白嫩的身子,肌膚如雪,
在黑框眼鏡的襯托下,本就白皙的臉蛋又白了幾分。一對杏眼在眼鏡下,道不盡
的嫵媚風情。而她的美腿,一旦穿上絲襪,更加經驗。高挑的身材,讓她在女性
中鶴立雞群。比自己的母親和妹妹都要高出大半個頭,所以在母親的要求下,在
家裡她必須跪著爬行。省的擡頭費事……

     周曉從小收到母親和姐姐的寵愛,兩人都不想讓她接觸那些社會的陰暗面,
可惜,在江城,永遠不少任何黑暗,也沒有什麼光明的騎士,周曉雖然沒有實質
的接觸過那些,但是在學校中耳濡目染,早早的破了身子。

     周曉的變化令家裡的兩個女人幾乎瘋狂。自己一直保護的孩子,竟然和她們
一樣的放蕩,最終,兩個人的遊戲變成了三個人,但是她的姐姐和母親還是對她
非常呵護。

  周曉沒有母親的爆乳,也沒有姐姐的長腿,但是她的容貌卻繼承了母親的優
點,身材雖說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卻是一個很好的比例,整個身子嬌小玲瓏,
完全沒有姐姐那種高挑健美的氣質,卻由內而外的透著柔弱感。讓人想要擁入懷
中。

  三人的淫戲,以母親發現周揚那雙不老實的手結束。兩個女人把家中最受寵
愛的孩子抱在浴缸裡,溫暖的熱水將周曉的身子包裹起來,周揚的玉手探入水中,
認真的按摩著妹妹的身體。

     而母親則是走出浴室,在臥室裡待著。只不過臨走之前,還很用力的將周揚
肛門裡的肛栓往裡面推了幾下。

     很顯然,對於自己沒有高潮表示了一下不滿。對此,周揚只得苦笑,並用力
的夾住自己的肛門,不讓那根肛栓脫落。然後跪在浴室的地板上,給周曉按摩。

  溫暖的水,微涼的手,兩種感覺在周曉敏感嬌小的身子上交織著。漸漸的手
變的溫熱,而陰道中的跳蛋在這時異常的活躍,周曉舒服的在浴缸裡面呻吟著。
自己的姐姐溫柔的按摩,但是力度完美,更是讓她整個身子都放鬆下來。少了指
壓板的折磨,周曉的兩條白生生的小腿上面滿是紅印。

     周揚更是重點按摩那裡,力道輕柔,不讓妹妹感覺太疼痛,周曉的聲音疼痛
中帶著爽快,在溫水的刺激下,漏在浴缸外面的小臉紅暈漸染。疼痛感令她興奮,
陰道深處的跳蛋震動感讓她爽快。她的小手慢慢的伸向自己雙腿之間,那一粒小
肉豆已經立起,在溫水的刺激下,帶給她火熱感,她一隻手伸進自己的陰道,在
陰道中抽插刺激,另一隻手兩根手指按住陰蒂,在浴缸裡撫弄著。

  周揚看著周曉自慰的淫態,自己的胯下也是一陣空虛。但是看看周曉的腿,
還是決定繼續按摩,按摩的力道輕柔,周曉自慰的快感令她自己發出淫浪的呻吟。
這時母親大開的臥室門也傳來她那如泣如訴的呻吟聲。

     周揚:「……」

     她也想自慰了……

     周揚看著浴缸裡的妹妹,還是選擇繼續給妹妹按摩,只是有點心不在焉。

  而心不在焉的周揚,看著妹妹的自慰,聽著母親的呻吟。手裡的動作依舊在
周曉兩條小腿上按摩著。周曉躺在浴缸裡面享受著,終於在一聲嬌媚酥軟的歎息
中,身體微微抽搐了幾下,到達了高潮。滿面紅潤,媚眼如絲,身子在溫水中微
微泛紅。高潮過後的餘韻,竟是如此誘人。

     周曉看著還在自己腿上按壓遊走的手,心中不由暖意更甚。而周揚很是認真
的盯著她那雙光潔的小腿,動作輕柔,生怕弄疼了她,嬌美的面容在燈光的映照
下,面上微微的紅暈,眼中專注的神色,還有因為肛門中肛塞的存在,而微微蹙
起的兩彎柳眉。細長的眉,秀美異常,之前戴著黑框眼鏡的時候,雖然顯得知性
感十足,但是摘下眼鏡,屬於她的美豔感更是令人驚豔。

     周曉盯著自己的姐姐,突然發現,姐姐的身影真的是高大呢。而那兩條長腿,
多一分則肥,少一分則瘦,有的時候看著兩條長腿,便感覺到一種藝術感十足。
而且腿上肌膚細膩,好似美玉無瑕,真的是一對玉腿。

  周揚繼續給妹妹按了一會之後,便輕輕的起身,只是雙膝依舊跪在地上,費
力的伸出一雙長手,拿起毛巾,擦擦手上的水,接著雙手撐在地上,跪著爬出浴
室,性感的翹臀中間,那根鐵質陽具好像是長在臀上的尾巴似的,隨著她的翹臀
在爬行中不斷搖晃。美妙的身姿走進了母親的房間。

  周曉看著姐姐的身影,不由想到了,周揚在家裡因為跪著的關係,總是比她
們矮,但是在外面她卻比家人都高,她一直以來都是溫柔。哪怕是在外面,對待
家人她總是很溫柔,而在公司,她卻是以手段強硬著稱。很是矛盾,但是在周曉
看來,這個不愛多說話的姐姐,卻是她心中最高大的山峰,在她的遠方,給她最
堅實的信念。而媽媽則是她心中的廣闊土地,讓她無限奔跑。

  周麗華一雙嫩手中捏著一根假陽具,假陽具的粗大,肉色的棒身在她緊致的
下身不斷抽插,並且嗡嗡震動著,假陽具的粗大,令周麗華的抽插很是費力,棒
身上的凸起的小顆粒,讓她快感橫生,在她的兩條腿中間,已經是一大灘淫水,
看來已經高潮了不少次,房間中正對著床上擺著一個巨大的機器,那是一個大型
的炮機,周揚曾經親自體會過那種狂暴至極的抽插力度。而周麗華手中的那根陽
具,就是從炮機上拆下來的。

  看見周揚的身影,周麗華輕聲的問道。

  「曉曉沒事吧?」

  「我剛剛給她按摩了腿,現在還在浴缸裡面躺著,應該沒什麼事。」

  周麗華看著自己溫順的大女兒,看著她跪著的模樣,忍不住說道。

  「累了就站起來吧,我就是玩笑話你還當真,跪了這麼多年。」

  周揚的頭埋得更低了。看著地板,聲音有點沙啞的說。

  「沒事,我不累的。」

  周麗華聽了這句話,心中不由哀歎了一聲。眼中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身影,那
個男人,幾乎割裂了她們母女之間的關係,他一直喜歡的是周揚,但是周麗華卻
橫刀奪愛,用盡手段把那個男人追到手,然後那個男人一直遊走在她們母女兩邊,
對著周揚說著溫柔的情話,對著周麗華是粗暴直白的抽插。

     然後就這樣了幾個月之後,竟然想要對當時才十六歲的周曉下手。這個時候
的母女二人終於開始憤怒了,周麗華直接聯繫別人動手,在深夜時分,將男子沈
入江底。

     那時的月亮圓的好像是離別,江水在月光中生輝,而男子,沈沒在美麗的月
光之下。而母親的這個舉動,令周揚真的是心死如灰。而對於自己的母親,周揚
再也沒有了從前的玩鬧,撒嬌。只是繼續著和母親的淫戲。

  「你站起來。」

     周麗華雖然淫蕩,但是對於兩個女兒卻也是寵愛至極,只是當初不知道怎麼,
好像真的被那個男人迷了心智一樣,才會主動的勾引那個人。

  聽著母親的話,周揚輕輕的站了起來,高挑的身軀,已經很多年沒有這樣的
站在母親面前了,或者說,很久都沒有站著看家裡的一切。她站著的時候,視角
漸漸的高了起來。原本覺得高大的床,此刻卻感覺很矮。

  周麗華知道自己當初那個錯誤的命令之後,周揚哪怕在夏天,也穿著長褲長
裙的原因,但是此刻再看卻覺得觸目驚心,周揚的膝蓋下面,居然全是繭子,深
色的繭子,在她那兩條白嫩的玉腿上面格外明顯,兩條長腿的形狀雖然依舊美麗,
但是那兩處老繭,令原本無瑕的美玉上面,多了明顯的裂痕。

     在那完美之上,一點點的傷害,都會放大無數倍。而那,就是瑕疵,而更重
要的是,在她的心裡,還以為自己女兒的腿一切如常,還是向以前那樣的完美,
卻忽略了,她在家裡已經跪了五年多的時間。

  周麗華怔怔的望著女兒的腿。只感覺口中發苦。過了一會,才拍拍床,示意
她坐在床上。周揚依言照辦。直接坐在了床上,肛門中的肛栓被柔軟的床墊擠著,
脹痛感不停,令周揚的眉頭皺的更緊了,但是卻也什麼都沒說。

  周麗華看著現在的周揚,心中百味雜陳,憤怒,痛苦,後悔……甚至想要流
淚。可是看著周揚那不帶多少感情的雙眼,心裡面涼了半截。

  以前周揚跪著的時候,她從來沒有看到她的眼睛已經冷成這樣。

  周揚就那麼坐在自己母親的身邊,但是身體始終沒有挨著她,兩條玉腿交織
在一起。美麗誘人。縱然腿上的老繭破壞了完美,但卻不至於像是從前那樣美的
讓周麗華都不敢用力撫摸。只是她的態度……周麗華閉上了眼睛。壓低的聲音在
臥室裡回蕩。

  「以後你不要跪著了,一次也不行。」

  周揚坐在她的身邊,但是周麗華卻感覺坐在遙遠的江邊,她說的話沒有得到
一絲的回應。她的眼睛繼續閉著。

  「以前的事是媽媽錯了,你能原諒嗎?」

  周揚依舊無聲。只是眼中的冰冷更甚了。右手習慣的摸著自己的眉梢,來遮
住那充滿嘲諷的挑眉。

  許久等不到回答的母親,終於還是讓周揚回去了。

  臨出門的時候,周揚沙啞的聲音響起。

  「如果是在幾年前,你讓我站起來的話,那樣我可能會選擇原諒。但是現在,
這個話題……」周揚眼角劃過的淚水,滴在地板上。

  「現在這個話題,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著周揚高挑的背影越來越遠。躺在床上的母親,也在心裡聽著女兒的腳步
聲越來越小。周麗華等了許久,卻聽不見腳步聲。恍然驚覺。

  「這麼多年,我竟一直以為她還在與我並肩而行……」

  周麗華更清楚一點,女兒離開了她,但是卻沒有背叛她,這種感覺才更是令
她揪心。因為讓她離開自己的人,正是自己。

  周麗華看著手中的假陽具,愣了好久,將它扔到地上。

  淚水一滴滴的滑落,而她和周揚,心裡最痛的傷疤,同時被對方揭開。血淋
淋的傷口,鮮血化作淚水。而裂痕好像化開一點,也好像更深了一點。

  兩人之間唯一沒有正式決裂的紐帶,或許就是周曉了。

  只是周曉卻不知道,她一直在大地上奔跑。永遠也追不到那座山,因為,那
座山已經高高的懸在海外。

  周揚坐在窗前,兩條長腿在窗外隨意的晃著。天邊的明月,遠方的江流。黑
暗中的江城更有魅力了。

  「這樣的江城……」周揚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臉上的惆悵變成冷漠。

  「真是讓人心碎。」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