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87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來年羊毛超級賣
Crawler | 2016-8-19 18:24:23

有一些日子(現在也還是),在網上我只瀏覽淫妻類的文章,開始幻想妻子被別的男人操得死去活來,由其是那種特別粗長的雞巴,青筋暴起,通體油亮發黑,在妻子淫汁橫流的肉穴裡捅進抽出,刮翻著穴內嫩肉,真的讓自己慾火高漲,堅硬如鐵。記得再次提起那個人是我主動的,那是一次歷行公事的做愛。
我狠狠的將整根雞巴捅進妻子的陰道中,為將要提出的問題興奮得有點發顫。妻子感覺到我的情緒,拱著身子熱切地響應著我。
「爽不爽?」我喘著粗氣問她,快速而猛烈地抽動著。我不希望在她十分清醒的情況下問她這個問題,避免尷尬,也不容易動氣。
「爽。。爽死我了。。啊。。。哦。。操死我了。」妻子有點語無倫次,神情有些迷亂。
「爽。。。是吧?。。比他操得爽嗎?」我清楚聽到自己的喉嚨「咕嚕」一聲,艱難地吐出這句話,同時抽插的速度明顯快了一些。
「比他操得爽。。。啊。。。」妻子興奮的回答,沒有任何猶豫或者羞愧,乾脆得讓我有些心痛,而且,我感覺到了她陰道壁的收緊及顫抖。
「是不是已經把我和你那野男人比過很多次了?。。。干死你個騷貨。。」我興奮地帶著報復的心理狠狠捅了她兩下。媽的,我還沒提哪個人,她都已經想到他了,肉洞還那麼大的反應,八成以為現在插在她騷屄裡的是別人的雞巴。
妻子沒有覺察我的變化,浮蕩地呻吟著:「好爽。。。老公,你現在最歷害。。操死我了。。。嗯啊。。。快點操。。」
「他操得不爽嗎?」我將妻子的兩條腿駕在肩上,雞巴連續3次長驅直入,盡根沒入淫水氾濫的陰道內時,前挑後撞,頓時攪得水花四溢,淫聲連連。
妻子吃力張著嘴,斷斷續續的說「不爽。。。啊。。。爽。。。爽。。死了。。」
「他操得你也這麼爽?」我又一次將雞巴從那溫熱的信道內抽離,然後就像工地上的打樁機一樣又猛然直直插回去。
妻子舒服得哦了一聲,淫叫著:「他操得不爽。。一點都不爽。。。老公。。你操得爽啊。。。老公。。。我離不開你。。啊。。。」她奮力地想�起頭伸著雙手想抱我,但我沒有放開她的腿,最後她無助地像哭一樣「哦哦」叫著,雙手從左右兩邊把兩個白肥的乳房不斷也緊緊擠壓在一起。
「他操得不爽你還讓他操那麼多次?。。啊,你個騷屄,就那麼欠操嗎?」
「。。。」妻子的雙腿被我壓到她胸前,整個屁股高高懸起,身體呈U型,在我快速的衝擊下,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哦…我的….騷屄….是被你的…..大騷巴….操爛的…操爛了….啊。。操死了…..」
我有些續不上力,腦袋缺氧似的有些空白。這兩年幾乎沒有什麼體育鍛鍊,身體已經大不如前,從插入到現在至少有45分鐘了,這種劇烈的活塞運動太消耗體力了。
妻子從剛才的狂風暴雨中慢慢回過勁,開始心痛起我來:「老公,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再搞嘛。。」像條勃發春情的蛇一樣纏著我扭動著。
我確實有些累了,俯在她身上不動. 妻子立即像八爪魚一樣雙腿絞在我的屁股上,雙臂緊緊摟著我,生怕我的雞巴脫離她的陰道,下面的肉腔律動著,時緊時松地咀噬著我的肉棒。
我用臉頰磨著她的耳垂:「你們有沒有操過一百次?」我很驚詫自己變得這麼開明大方了,記得第一次知道她在那個人那裡過夜的時候,我是懷裡揣了一把菜刀找上門的。而現在,除了聲音興奮的有些變調外,我沒有任何怨恨別人的意思。
「嗯,討厭。。」妻子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開始忸捏起來。
「有沒有嘛?」我的屁股動了起來。
「沒有。。」妻子摟得我更緊了.
「那有多少次?」
「…...」妻子似乎在猶豫著
「老婆,你說嘛,我不會生氣的.」邊說邊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4-..5次…啊」,在我肉棒的威屄下,妻子又進入狀態.
「真的…沒有超過5次…啊..好爽….快點插啊..老公..」
「我不信.」我停下來不動:」不說實話,我不搞了.」
「真的老公,就5次…求求你,快點操,操我啊,老公….我受不了了啊.」妻子咬著牙忍耐著,渾身滾湯。
「是你自願的還是他強迫你的?」我當然知道是她自己進了人家門還上人家的床,但我還是希望聽到她說出另外一個結果.
「是…」她趕緊用雙手去摟我的屁股。
話音沒落,我就猛然一下插進去:「你個臭婊子,竟然掰開騷屄叫人家操….老子今天非操死你….操….非把你的臭屄操爛…..還敢不敢叫野男人操?…..嗯?」我發瘋似的快速抽動著。
「不敢了,老公….我再也不敢…..叫野男人操我了…..你一個有都快把我操死了…..爽死我了…..啊啊……屄心子都操爛了。」妻子弓著身子,頭部不停在擺動著。
我再也撐不住了,一股強烈的快感已經不可阻擋在湧上腦間,我用雙手牢牢地捧著她不停擺動的頭部,屁股用盡全部的力氣向她下面撞擊著。
一下,兩下,三下,最後深深插進去:「我射…射….嗷….嗷」我抖摟著,腦袋再次空白,失去意識,一下,二下,三下,隨著肉棒幾次無比強勁的勃動,一股股精液像火山一樣噴放,滋滋地打在她的陰道壁上。
妻子張著嘴卻發不任何聲音,只是不斷的吞著口水,喉嚨裡不時「咕嚕」響。
劇烈的高潮持續了近一分鐘,我才無力地癱軟在妻子身上喘息著。妻子像八爪魚一樣死命地把我鑲在她懷裡,嘴裡一邊老公老公地淫叫著一邊在我臉上到處狂亂地舔著。
我們太久沒有這樣瘋狂地做愛.享受了.
看看妻子側臥著凹凸起伏滑如錦鍛的腰身,我的心裡充滿愛意。翻身過去摟住,妻子�了�頭,左臂便從她脖子下面伸過去握住她的一隻大乳。
該面對的始終都要面對,我扳過妻子的臉對著:「舒服不舒服?」
妻子閉著眼扭暱:「舒服。。。」
我對著她的嘴吻了下去,她掙紮了幾下便接受了,並更熱烈的啜吸著我的口水、舌頭。
好不容易才掙脫,妻子如絲媚眼充滿款款柔情,眨巴著注視著我:「老公,我好舒服,你呢?」
「我也是。」我慢慢地撫摸著她說,「。。。。。說說他是怎麼做的,好不好?」
「說什麼呀。」妻子嬌羞她把頭往我懷裡鑽,「不都一樣,有什麼好說的。」
「說說嘛,沒事的。」我慫恿著,「事情都過那那麼久,我早看開了。」
「真想通了?一點都不恨我了?」妻子揚著臉問我。
「真的,想通了,就當老子的自行車被賊偷去騎了一圈又找回來了嘛。」我笑說揶諭道。
「你才是破自行車。。。」妻子嬌羞地在我腰上搗了一下,回嘴道。
氣氛活絡起來,問答的過程我們都很興奮,讓妻子翻身背對我,就又插進的的肉洞裡。
她說他們真的一共只搞過5、6次,沒有我想像的的上百次那麼多。
聽妻子說著她姘夫的偉岸,想像著那鳥黑粗長的雞巴在她自願敞開的肉洞裡肆無忌憚的進出,妒火和慾火交替迸發,燒得我的肉棒堅硬膨脹,拼了命一樣的在她陰道里插弄渲洩著。
最後妻子在我瘋狂的操弄下達到第三次到高潮,我也一洩如注,精疲力竭。完事後,妻子溫情款款地說,我還是喜歡你的,不大不小,正合適我,搞得我爽死了。
妻子比我理智,沒有因為貪慾而去冒險,我們的兒子如此可愛,家庭如此美好,為什麼要去破壞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