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58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9-29 22:23:44

我出生在一個只有十幾戶人家的小山村,那時的農村都在學習大寨,父親被派到了興修水利的工地,那年我只有十二歲,一個看似非常偶然的機會讓我目睹了自己母親的行為後,我開始對女人產生了仇視的心態。

  那是一個流火七月的一天,中午我正在教室吃著帶來的午餐,副校長進來告訴我們下午不上課了,原因是我們的老師家裡有事,我們可以回家了,我們九個中午不回家的同學有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村子比較小,學生也少,因此縣上不在村裡辦學校,所以我們就必須到一個較大的村子的學校來上學。

  我家的那個村子離學校所在的村子有十幾里的路程,因此我每天要不行一個多小時才能到學校。

  放假對一個不太喜歡學習的孩子來說無疑是一種獎賞,我心情愉快的幾口吃過了飯,背上書包和和我有著同樣命運的同學告別,輕快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出了村子就是一望無際的稻田,一年兩季的二季稻正是灌漿的時候,入眼是一片的蔥綠,我順著村與村的車馬路,頂著當頭的烈焰向自己溫暖的家中走去。

  當我一路上玩耍著回到村口時,已經是離開學校兩個小時之後了,我沿著熟悉的路走到了家門口,沒有看到以往的院門被鎖,心想母親今天沒有下地幹活嗎?伸手推院門準備進去,可是一推門竟然鎖著,她心中有點納悶,想著是不是母親睡著了,便轉過圍牆,像以往一樣準備從家裡豬圈的圍牆上翻進去。

  我爬上不高的院牆,兩頭豬已經吃過躲在院牆下搭起的一個遮雨棚下,我正要跳下時,聽到母親非常怪異的叫聲,同時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說:「秀芳,弄的你爽不爽?」

  我聽出來那不是父親的聲音,心中一下想起同學之間有時會談起的女人偷情的事,心想母親難道有野男人,母親在背著父親偷情,便輕輕的溜下院牆,慢慢的邁著步子靠近父母的房間的窗戶,同時耳中傳來母親的聲音:「啊,你個死鬼,每次都找些東西捅我,快點吧,萬一有人來,啊,好舒服,就你會弄好了吧。」

  我躡手躡腳的來到窗下,由於是背光我不怕被裡面的人看到,慢慢的伸頭向裡望去,一看之下令我血脈噴張,之間我的母親脫的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兩條雪白嬌嫩的腿張開著,一條壓在坐在床邊的男人,我們村裡會計的身下,一條腿自己用手抱著,會計的另一隻手正抓著我小時候吃過從裡面流出乳汁,晚上睡覺時抓在手裡玩著才能睡著的奶子,母親的奶子又白又大,特別是兩個乳頭有帶殼的桂圓那麼大。

  回想起小時侯睡覺錢,抓著母親的奶子的感覺,光滑柔軟,兩個奶頭輕輕的抓弄後會變的硬硬的。而此時卻在會計的手中不斷的隨著抓捏變換著形狀,同時可以看到會計手中抓著一個有我小臂粗細的黃瓜,真在母親那被黑黑濃密的陰毛覆蓋著的騷穴裡抽插著,每當深深的捅進去,母親就會從喉嚨裡發出令人激動的哼叫聲。

  而那個近五十歲的會計也是一絲不掛的,兩腿間高高的翹起了一根粗大的肉棒,我看了之後感覺比父親的要大,不由想到自己胯下已經堅硬如鐵的陽具,感覺已經不比父親的小了,可是比起會計充血勃起的肉棒來說,還是小了很多。

  母親被會計用黃瓜捅弄的不停的淫叫,不斷的叫會計好男人,好大大(我們那裡把父親叫大大)。此時大約母親已經被搞到高潮了,會計站了起來,一邊在母親肥白寬大的屁股上拍了一掌說:「秀芳你真夠騷的,光用黃瓜你都流了這麼多的水,一會求我操你還不爽上天了,起來趴下,該你好好的舔我了。」說完便躺在了床上。


※ jkforum.net | 捷克論壇

  我母親叫閔秀芳,那年剛三十歲,是我父親從另一個村子娶來的,大家都說是村裡最好看的女人。此時會計讓母親倒著跪趴在他的身上,母親只好用手抓住粗長的肉棒,在手中熟練的套弄著,會計則在母親高高撅起的豐臀上拍打了幾下,母親似乎已經默契的知道要幹什麼,雙手伸到後面用力的扒開自己的屁股,會計便將那根黃瓜更深的插進了母親那色澤有些偏深的陰戶。

  母親連續的淫叫被含入嘴裡的肉棒堵住,變成了在喉嚨裡壓抑的哼叫,會計的另一隻手從倆人之間伸過去,揪住母親脹大的奶頭,用力的拉長後放手,是的豐滿柔軟的奶子不停的跳動著。

  我看著母親淫蕩無比的樣子,心中開始產生了一種變化,母親原本在我心中美好的影響變得開始醜陋,沒有想到平時賢惠溫柔得母親在別的男人身下這樣得無恥和淫蕩,同時感到自己得陽具脹的發疼,不由伸手從褲子裡取出來,用手套弄著。

  眼睛看著房裡的母親�起頭,對會計說:「親大大來吧,我受不了了,」會計笑著說:「早上說過來你還說不要,這回想要了我就不給你,真的想要就快點親親你大大。」

  我多麼希望母親拒絕他,可是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母親撲上去在他的臉上叼米般的親著,嘴裡還不停的說:「好大大,秀芳受不了了,你不弄下次就再也別弄了。」母親發嗲的說著,會計早已經吃定母親的說:「你說的不要,那好我現在就去找春生的媳婦,到時候你不求我我看你能忍得住。」說著用力的從母親的騷穴內抽出那根黃瓜,放在嘴裡就咬了一口上面沾滿母親騷穴裡流出的淫水的黃瓜。

  母親明知他是在有意的都弄她,還是一下拉住她說:「別走,早就知道你和春生媳婦有關係,好了快點吧大大,我的好大大。」會計笑著將母親按在床上,手扶著自己粗大的肉棒對準母親紅紅的,已經水濕膩滑的騷穴一下就插到了底。

  「噢,大大,好厲害,秀芳美死了,」說著雙手摟著會計的脖子,主動的把舌頭伸向會計,會計不客氣的一口含住,因為用力而繃緊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母親的身上起伏著。

  這樣操弄了一會會計換了個姿勢,雙腿騎在母親的一條柔軟的大腿上,左手抱住母親的另一條腿,一邊動作右手還抓著母親的肥奶揉捏,不時的拉動,母親非常舒服的、無恥的叫著好,鼓勵他用力的操,我看這兩人的結合部,每一次抽出母親那充血後鮮紅的淫肉都會被帶出,翻在外面,同時會有涓涓的淫水流出,順著母親的屁股縫流下去。

  我在不知不覺中感覺插在母親的騷穴裡的肉棒是自己的,手上不停的加快動作,不一會就感到渾身發麻,腰上發緊,一股令全身麻木的快感從陽具擴散到全身,我射出了我生平的第一次。

  收好我的陽具,再看房內的情況,此時母親跪在床上,會計站在地上,粗大的肉棒在母親的騷穴裡快速的進出,母親已經進入了癡迷的狀態,嘴裡不停的哼叫,一隻手伸到自己的陰部,快速的搓弄自己腫脹的陰蒂,兩人的肉體相碰發出了很大的聲響。

  猛地會計趴在母親光潔白滑的後背,雙手用力的捏住母親兩個垂吊著、不停晃動的奶子,胯部用力的頂住母親肥白的屁股,全身痙攣般的抖動起來,母親看樣子也痛快的高潮了,嘴裡連聲叫著:「親大大,太好了,秀芳美死了,啊,用力、用力,啊!」

  會計一邊用力的揉搓母親兩個已經發紅的奶子,一邊說:「秀芳怎麼樣,比二虎弄得好吧?」我一聽心想母親真是個淫婦。

  二虎是我家隔壁的,三十多了還沒有娶媳婦,一個人住著,一天到晚遊手好閒,沒有想到母親連那麼邋遢的一個人都要,心裡對母親的厭惡和仇視更深了一層,一股黑色的慾念在心裡湧動。

  正想著房裡傳出會計的聲音:「秀芳,咱們村長想你好久了,乘著這會每人我去叫他,你乖乖的讓他操弄一下。」母親聽了一邊用自己的毛巾擦著會計的肉棒一邊說:「你個死鬼,自己操弄還不夠,還要替別人拉皮,我不做,」說完一推他,用毛巾自己擦著淫水和精液糊滿了的陰部。

  會計聽了提好褲子,一邊又抓住母親已經紅紅的奶子說:「你敢,秀芳你的事就不怕我說出去,你要是聽話,村長不會虧了你的,現在乖乖的上床等著,要是不停我的,看我怎麼收拾你,忘了上次在馬棚,你真的想讓大叫驢操弄你。」

  母親一聽渾身一抖說:「不要,我聽你的還不行嗎,只是我怕他知道了非殺了我不可,」母親擦好一邊穿衣服一邊看著會計。

※ jkforum.net | 捷克論壇

  「放心吧,只要你聽話,不會有人知道的,好了你等著,」說完就往外走,我忙躲了起來,又過了一會會計才出來,一邊走一邊嘴裡還自語著:「賤貨,一天沒有男人都不行還裝貞節,」說著出了院門。

  當我躲在柴垛後面腿有點發麻時聽見腳步聲,五十歲了的村長雙手交叉著背在後面走進了院子,母親聽到動靜忙走了出來,臉上滿是笑容的說:「村長你來了,快進來,」村長一見母親眼睛就發亮,盯著母親走路而在衣服下跳動的奶子。

  母親讓村長進房後,轉身將院門插上,還心虛的四處看看,走進了房裡,我正在想等一會再出去,就聽母親說:「村長你別急嗎,哎呦你輕點,」我心想這村長是個猴急的人,便躡手躡腳的到了窗下。

  這時母親的衣襟已經散開,村長的手正抓著白白軟軟的奶子揉弄著,母親靠在村長的身上,村中低頭叼住母親已經脹起的奶頭,雙手解開母親的褲腰帶,寬大的褲子便滑落下去,在母親的腳背上堆成了一堆,村長的手急不可待的便摸到了母親剛背操弄過得陰部。

  兩人依靠著坐在了床上,母親將腳上的褲子取下放在床上,人也躺了下去,分開雙腿任憑村長的雙手扒開陰唇,露出裡面紅腫的穴肉,村長的手指便捅進裡面,不停的抽動摳挖,嘴上不停的在兩個奶子上舔吸起來。

  少時村長放開了母親,自己將衣服脫光,露出了胯間勃起的比我還小的肉棒,母親見了眼神中露出些許的不屑,還是扶著村長上了身,村長看起來非常激動,一進去便快速的動著,母親嘴裡發出了哼叫,聽起來就知道是在討好村中,不像背會計操弄時發出的那種不由自主的叫聲。

  村長搞了一會就慢下來了,母親似乎感覺到了說:「怎麼了,村長?」「哎,年紀大了,力不從心了,」村長有點尷尬的說,此時母親體現出了溫柔善良的一面說:「別急,村長你躺下我幫你,」說著便翻身起來,跪趴在村長的身側,雙手抓住村長已經變得軟軟的肉棒輕輕的套弄著。

  過了一會不見起色,便低下頭用嘴將縮小的肉棒含在了嘴裡,村長立刻發出了一聲快樂的哼叫,母親認真的舔吸著,不一會便有了變化,母親為了能盡快的結束,分開雙腿跨了上去,將手中的肉棒對準自己淫濕的騷穴坐了下去,待順利的到底後,便快速的搖動著肥白的屁股,一邊抓住村長的手放在自己柔軟白嫩的奶子上。

  可是沒幾下村長的肉棒就脫出了體外,再次變得軟軟的,母親開始有點不耐煩了,口隨意動的說:「村長怎麼了,又這樣了,是不是做的太多了,」母親沒有太多考慮的一句話,不想在村長聽來就像在取消他,一直以來在這個小村子,村長就是最大的,沒有人會得罪他,現在母親的話,特別是在床上,這樣的話對一個男人來說無疑是嚴重的,甚至是有侮辱的成分,何況是村長。

  村長沒有說話,�手對著母親就是一個耳光,接著爬起來將母親按住,雙手抓住母親的奶子用力的擰捏,母親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不停的叫痛,村長更是不客氣的,一手抓住母親遮擋的雙手,一手對著母親白嫩的奶子就打,嘴裡開始罵道:「你這個騷貨,是你沒有本事把他弄硬了,敢取消我,看我怎麼收拾你,」說著已經在母親的奶子上擅了十幾下。

  母親這才明白怎麼回事,心中害怕,只好忍著疼說:「村長別打了,是我不好,我用嘴給你弄,」村長本就是為了偷情的,聽了便停了手,可意外的發現自己的肉棒竟然�頭了,母親也發現了,說:「村長你又行了,快點使勁的操弄我,」說著分開腿迎接村長的肉棒。

  村長也知趣的快速插入,便開始抽動,感覺要軟了,便用力的抽打母親的奶子,母親疼的不住的求饒,心中也知道只有這樣村長才能完事,所以雖然叫痛,還是沒有阻攔,很快村長就射了出來,一下撲在母親的身上,無力的抖動著。

  良久村長才起身,母親忙用毛巾幫他擦乾淨,討好的說:「村長你真會弄,秀芳差點被你弄死了,」村長滿意的笑了,一邊還意猶未盡的抓捏著母親被打的紅腫的奶子,說:「秀芳你可使真夠騷的,記得我還會找你的,」母親知道是不能拒絕的,便說:「村長看你說的,秀芳今天都給你了,只要村長不嫌棄告訴秀芳就行了,」說完穿上衣服送村長出來。

  我從家裡出來,鑽進村外的一個小樹林,躺在長滿青草的樹蔭下,想著自己愛戴的母親竟然是這樣的人,心中開始對女人產生了厭惡的感覺,同時想到母親那被操弄得微腫的騷穴,不由掏出陽具開始手淫。

  母親被人操弄的樣子深深的吸引我,我開始逃學,只要父親不在,我就會逃學,跑回來看母親被村裡的男人操弄,心中也越來越希望那些男人更狠的折磨母親,特別是村長和會計為了更加放心的操弄母親,把父親編到了進城打工的土建施工隊,待父親走後我就基本上不上學了,看著母親被村裡的男人們按在床上操弄。

  待我長大後,也開始接觸女性,可是每次腦海裡都會出現母親被人壓在身下操弄的景象,久而久之我的心裡開始產生強烈的虐待欲,每次和女人在一起我都會想辦法,找藉口虐待身下的女人。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